•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1:被发现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四位天门宗的长老,从刘家出来后心情都微微好了一些。

        烟水子曾经是天人四衰的强者,在天门宗内坐拥太上长老宝座,只不过于天门魔域一战实力大幅度下跌,导致幻阶坍塌至天人三衰,正好没有超过魔族狩猎大战人族参战最高实力标准的基线,这一次才能出现在蓝原战场之上。

        其它三位天门长老也许不知道魔族狩猎大战与人族屠魔会的种种约定,但是烟水子却对此事略有耳闻。

        天门宗掌权者们自然对这种“交换”式的屠杀极为厌恶,但是一宗之力终究是拧不过大腿的,所以这狩猎战延续了近百年,却一直没有停止。

        此次烟水子来到蓝原,除了亲身参与反抗狩猎的魔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联合世家的力量共同抵制这样没有意义的相互残杀。

        大部分世家宗主都知道每隔六七年会爆发一次大规模的魔战,而且从天而降的魔军在大肆屠杀三五日后会直接被源自天空的暗力卷走,来无影去无踪,完全不可预测和琢磨。

        所以在一心祈祷每次魔族狩猎大队不会降临自己所在的大陆以外,这些世家宗主们也无比期待着又一个三年后人族青年弟子借初元光明地气爆发的涌大批涌入紫魔海报仇的屠魔大战开始。

        这些满心仇狠的世家家主们只知光暗有交替,却完全不知道一切战火之后都有幕后黑手。

        只有不断的杀戮和战争,才能磨砺出铁血的战士,才能令两族平民代代相互仇视,这才是狩猎大会与屠魔比赛的真正目的。

        这一次,烟水子要把这些真相暗地里告诉世家之主,然后借助他们的手,把源自魔族和人族上层的约定撕毁。

        看烟水子此时嘴角上扬的表情,应该在刘家得到了支持。

        虽然一两个世家的力量,对于整个历史洪流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他烟水子……不,他整个天门宗也许都只是上位者眼里一只微小到几乎看不见的蝼蚁,但是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烟水子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变得有意义。

        “兄弟们加把劲,你们的老骨头还没有碎吧?按往年的经验来看,魔族狩猎大会还有最多两天就要结束,届时紫魔海澎湃的魔息会把所有狩猎者们直接卷回魔界去,所以想多杀点魔族畜生们,只有靠现在了!”

        烟水子扬着双臂对其余三位天门长老吼道。

        “你才老骨头呢,老子今年十八!”

        一个须发皆白的天门长老意气风发地挥动着自己手里比身体还高一头的巨斧,对烟水子比出根小手指摇摇。

        “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都是一起征战四方的老伙计了,他们之间的默契无人能敌。所以一边相互调侃着,四人一边疾速向前方御空而行。

        “咦!前方好像有战火的气息?!?br />
        也不知道飞行了多久,天门宗四位长老中突然有一人耸着鼻尖大声说道。

        “是有魔族在屠城!”

        烟水子目光沉沉地向远方眺望,一道血色从他的眸底划过,顿时让他肃杀的脸看上去更加凝重起来。

        “而且好像来了……不得了的人物……”

        他抬头向天空眺望,浓云早已经遮蔽城上空的星夜,但是透过那些似蛇般盘旋的黑云撒落大地的……是一股让人心惊胆寒的威压!

        “我们去上面一看!”

        瞬间就下定了决心,烟水子率先拔地而起,破云直上!

        因为他知道碍于四衰以上人族强者不可前来支援的约定,天宗不会出现,神宗,昆山,星月圣地亦早在与妖娆魔女的战斗里元气大伤,根本没实力再派出强者支持蓝原之战。

        所以现在他感受到的沉沉魔威定无人压制,若令其扩散,一定为祸苍生!

        “走!”

        其它三位天门宗长老也没有犹豫,纷纷跟在烟水子的身后,向着暗力最为浓郁的地方御空而去。

        既然敢来蓝原,他们便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考虑之内。

        若能斩杀魔族四衰以上的强者,拯救更多的蓝原平民,那是他们毕生追求的荣耀。所以虽然被那萦绕于天庭后的恐怖暗力震得灵魂悸动,四人依旧杀气腾腾没入云中。

        鲜少御空到几乎要触摸到宇宙边缘的高空,烟水子等人呼吸都瞬间觉得有些困难,好不容易停下脚步,然后他们看到了……

        一头让人熟悉的黑虎!

        吼吼吼!

        巨大的黑虎在世人面前展现出它的完全形态,长有百丈,一身好似流淌着暗金色的熔岩,那些蜿蜒流淌的回路如神秘的符印一般,加持着黑虎的速度和力量。

        那骁勇威武的身影刚好在烟水子等人冒头的那一刻自他们眼前掠过,与一头与它体积差不多大小的穷奇魔兽撕打在一起。

        穷奇身上的煞气和魔息混合在一起,为它营造出一种狰狞而且凶残的气场。

        把双翼张开,它的模样就像是一头长着蝠翼的豹子。

        从穷奇薄翼上飞出的风刃无以计数,在天空中割出“嗖嗖嗖”的连续爆响。

        而黑虎也不甘示弱,一扬头就只见它身上熔岩般的暗金能量回路又增加一倍,直接重叠在之前蜿蜒的符印之上,顿时令它身上升起的暗力强度加倍增涨,最后化为一层包裹着黑虎的结界,令那些风刃切割的力量骤然降低!

        “怎么会是它!”烟水子身体猛地一抖。

        虽然小白的体积发生了变化,而且这一次为了压制穷奇,它身上的兽神威压也悉数释放出来,但是它身上那些繁杂的流动暗纹,还是令烟水子等人在第一时间内就想起了之前被百印天魔子堵截后出现的那位魔女!

        在看到黑虎兽神的那一瞬间,烟水子的目光就开始在天空中急急寻找起那魔女的身影。

        因为兽神战场上澎湃的威压令四人都无法再向前半步,但是烟水子还是于第一时间内找到了那个英姿飒爽的身影!

        此时的妖娆并未伪装成魔女将暗力张开,但是她那凌厉的身手,还是令烟水子立即认出她必是在百印天魔子面前救下自己的女子。

        “她原来并不是魔族!”

        “可是她却契约着只有暗力持有者才能驾驭的黑暗狂虎兽神!”

        阵阵惊叹自烟水子心底升起。

        若说此时还因为固守着光明的教义而将妖娆视为敌人,那么自云中升起的两头神圣真龙,协助妖娆一起与穷奇和黑衣月依对战,已经足以再次证明她立场的正义。

        真龙是一种最为高傲和尊贵的幻兽,绝对不可能与魔族为伍。

        所以被黑暗兽神和真龙环绕的女子,是一个集光明与黑暗为一身的逆天女修!

        妖娆可没有精力注意到突然出现在战场最外围的四个人影,因为她与黑衣月依的战斗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地步。

        看到自己左侧与右侧同时升起两头真龙,一头口喷烈火,一头水光缭绕,黑衣月依的眼底顿时露出绝望的神情。

        她身上的魔息开始不正常地剧烈起伏,好似身体内藏着一枚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会把毁天灭地的力量洒满天空。

        “想自爆?没那么容易!”

        妖娆一点也不怜惜黑衣月依的身体,她只是不希望黑衣月依在自爆的同时把胸前的那枚天魔铃仿品给一齐炸飞。

        所以在黑衣月依的脸色不正常是红润之前,妖娆的身上突然爆发出幽蓝的时间领域力量,把黑衣月依的身体禁锢在了一个冻结的时间点上。

        虽然只是一息光景,不过对于妖娆来说已经绰绰有余。

        一边轻笑着看那被禁锢于凝固时间中表情错愕的黑衣月依,妖娆一边瞬步走到她身前,一把取下了挂在她胸口的金色小铃,并随手以朔月给了她脖子一刀。

        对于黑衣月依来说,也许这一息之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通通无法感知,只是前一秒还看着自己的对手站在百米之外皱眉眺望自己,后一秒已经看到她收刀后利落转身的背影。

        “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黑衣月依这么想的时候,只听到“噗”的一声轻响,她的身体就一分为二,开始迅速在天空中分化并消失!

        身外化身自然没有鲜血迸出,只不过身体遭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所以便没有办法继续存世。

        “吼吼!”

        感觉到契约主的“死亡”,那已经被小白压在身下的穷奇顿时也发出一声悲怅的惨叫,而后消失在小白的爪下。

        “铃铃铃?!?br />
        杀了一个魔王的身外化身妖娆并不觉得兴奋,不过摇着手里的小铃,她却分外好奇。

        因为这铃声中的确夹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蛊惑之力,就算是她自己摇动都能感到灵魂被震动的感觉。

        她与黑衣月依的战斗结束,当沸腾于天空中的混乱气息微微有些收敛,妖娆立即感觉到了不属于战场的气息的存在。

        把假天魔铃丢入驭兽环内,妖娆抬起头,正好在小白的爪下看到了烟水子等人呆呆站立的身影。

        “小白,不要伤人!”

        小白也是为了妖娆好,不想旁人看到她的战斗为她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于妖娆感觉到烟水子等人存在的同时,大肉掌就已经对天门宗的四人狠狠拍去。

        可是妖娆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立即喝止了小白的杀意,将它化为巴掌大小的黑猫放在自己肩头。这才再次正视四位天门长老的身影。

        “唔……被认出来了?!?br />
        看清烟水子的脸的那一刻,妖娆真想擦一把从自己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此时姬天白并不在天空战域之上,想必此时他还在百花城内偷袭魔族狩猎者,于?;て矫竦耐甭佣崮ё逭焦?。所以妖娆并不能借助姬天白的手去抹除烟水子等人的记忆。

        再说了,以烟水子等几位天门长老的精神力,只怕也不那么容易被姬天白迷惑。

        妖娆一向是敢做敢当的性格,既然被发现,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索性大方承认就是。

        所以妖娆干脆面带笑意地对烟水子等人点点头,而后呼唤着炎与那头名为“玉河”的青龙向龙觉的方向奔去。

        小白坐在她的肩头,此时站在龙觉炎龙头顶上的妖娆,身上带着一股极为神圣的光芒。

        世人原本就鲜少见到真龙的伟岸身姿,此时一位长发女修挺好脊梁站在龙首之上,目光睥睨,表情平静,还有一头更为巨大的青龙在她头顶蜿蜒飞腾,光是二龙神威就已经在虚空中碾出猎猎风响,足下流云呈现出拱月之姿。

        也许只有在梦境里才会出现如此恢弘的画面。

        烟水子等人自然不会就此离开,他们对眼前女子的身份又惧又畏,而烟水子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心中更是已经对妖娆的另一身份有了大胆的猜测。

        “跟着她?!?br />
        一咬牙,烟水子便带着其它三位天门长老跟在了妖娆的身后。

        妖娆与两头真龙向龙觉与青龙召唤师所在的战域飞去。

        不难看出另一侧的斗争也接近尾声。

        那半步涅槃境的魔族强者在二人的夹击之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早已经伤痕累累,气息低微。

        炎与玉河眼见自己的主人还在战斗,立即重新投入战场之上。而有了两只巨兽的辅助,甚至没有让妖娆出手,那魔族大能的心脏就直接被青龙召唤师给轰爆!

        青龙召唤师的力量好刚猛,那堪比神器般的魔族半步涅槃者的身体居然被他直接撕成两半,再无愈伤重生的可能。

        魔尸从天空陨落。

        这一切自然再次看得烟水子等人瞠目结舌。

        呜呜呜……

        自那魔族大能身死的瞬间,天空中立即响起一道刺耳的阴风!

        空气的温度也立即降低数度,冷得让人骨架子打架。

        这不是什么魔祖在做怪,也不是魔族大能死前秘法,而是所有修炼到半步涅槃者,通通都属于百年一出,万里挑一的绝世人物。

        他们的气息与天地呼应,生机断绝时,就像是这世界骤然失去了一件珍贵的宝藏,所以引起阴风萧萧,星光暗淡的天地异相。

        是的……就算死去的是个魔族,依旧是一位不得了的魔族大能。

        这份魔族悲怅之感,一定会立即传达到正在百花城内作战的魔族狩猎者们心田深处,宣布着这场战役魔族的败北。

        若他们还在城内做困兽之争,势必要被人族胜利者们随即通通送入地狱!

        青龙召唤师甩了甩拳头上的魔血,这才有时间对龙觉回过头去一看。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不似一位前辈在俯瞰自己的晚辈,而是一个强者在欣赏另一个实力不凡的强者。在刚才的战斗里,龙觉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实力。

        “小子,你就是龙觉吧?实力不错,龙族试练进行到第几步了?”青龙召唤师铿锵有力地问道。

        这是白发的青龙召唤师与龙觉的第一次对话,当然……如果不算那些“我来??!”,“你闪一边去”之类无关痛痒的吆喝。

        这第一次对话的内容,就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心跳节奏骤然改变!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龙觉一扬长眉,立即脱口而出。

        自与这青龙召唤师相遇到战斗结束,他可是半点关于自己的信息都没有透露过的,对方是如何知晓他的名字的?

        “龙觉……”

        烟水子双眸一缩,目光立即从龙觉的身上转移到妖娆的脊梁。

        “那她果然是妖娆!”

        之前就已经猜想到数次救自己的女修正是把上四宗陨骨盗出并搅得所有四宗长老不得安眠的妖娆魔女!

        毕竟身为女修又光暗双修而且强大无比,以这等苛刻的条件在初元现世的人族召唤师里筛选一遍,除了妖娆魔女,别无他人!

        龙觉与妖娆的名字,早已经如太阳和白天,黑夜与星辰一般联系在一起。凡是四宗长老,没有一个听到“妖娆”之名想不起的“龙觉”者,也没有一个听到“龙觉”者还想不起“妖娆”!

        烟水子的老肝都在颤抖。

        就算早已经猜到了这个事实,他依旧有一种灵魂震惊之感萦绕心头。

        先不说妖娆魔女盗骨灭宗之恶行,单是就他身为天门长老与妖娆魔女的对立关系来说,二者见面都少不了一番恶战,而此时在魔战场遭遇的妖娆魔女本人却三番两次救他于水火之中。好似与那个传说中十恶不赦的魔女完全不同!

        被龙觉不加思考的反问逗乐了。

        “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要说我还是因为你的现世而出关的……你信不信?”

        带着开玩笑的意味,白发青龙召唤师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完全没有看到远处四位天门宗长老们一阵青一阵红的纠结表情。

        不想再让龙觉猜忌,这青龙召唤师大笑完之后便自己解开了迷团。

        “那些寻常的召唤师们自然不知道真龙召唤师的稀有与强大,都以为我们是神秘而且鲜少在世俗界中存在的力量?!?br />
        “其实我们的数量没有想象的那么少,只是大家都十分低调,不喜欢谋权,隐世居住而已?!?br />
        “我本在百年闭关的过程里,听闻上四宗那帮老家伙们被一位魔女玩得团团转,而且魔女身旁,还出现了一个契约着真龙的男子?!?br />
        青龙召唤师伸手戳了戳龙觉的肩膀,大声说道:

        “所以我提前出关迎接你的到来,这是真龙召唤师的传统,这不……简而言之就是因为你才出关的?”

        真龙召唤师之间,是有这不成文的优良传统,也不知道从什么年月开始被真龙召唤师们代代效仿和传承……凡是有新的真龙召唤师在蓝魔海现世,都会得到所有在世的真龙召唤师们最热情的欢迎。

        同被真龙选中,同经历过龙族的虐待和教育,身体内同样涌动着不屈的战魂,所有人生经历都保证着即使真龙召唤师们并不同时在龙界学艺,但一定是臭味相投,值得信赖的好兄弟!

        在世人不知道的角落里,其实所有真龙召唤师们私下都有联系。

        “兄弟,没想到你自己倒跑来蓝原了,不但参加屠魔,还阴错阳差来帮老兄一把,哈哈哈哈?!?br />
        一边笑,白发男子一边看了妖娆一眼,脸颊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他心里在想:开玩笑,这么水嫩又厉害的女娃怎么可能是“魔女”?上四宗的长老们都常年闭关闭傻了吧?

        因为看龙觉顺眼,所以连带着看妖娆也极为顺眼。

        “什么?”

        龙觉倒是难得地连连吃惊。

        “初元还有很多真龙召唤师?”这个消息,就连龙珊和龙皇叔都从来不曾向他提及。

        自然是不会提起的,身为龙王,那两个高傲的家伙又怎么会记得龙族试练的失败者们?失败者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龙王半点气息的好不好?

        “哎,那是当然,每个天人强者阳寿都不只万年,你小子还以为一万年内龙族只看上你一个么?”

        白发青龙召唤师对龙觉露出“这小子真呆”的表情。而后扬了扬眉锋说道。

        “别问那么多,剩下的人你以后通通都会遇上,现在我可没有时间给你把在世的所有真龙召唤师一一数出来。对了,我叫明绝,你叫我明大哥就是了?!?br />
        明绝。

        又来一个姓“明”的,妖娆静静听着明绝与龙觉的对话,暗自腹诽眼前的青龙召唤师……不会是明扬的祖爷爷吧?

        爽气冲天地让龙觉称自己大哥,明绝终于再次把对话绕回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上。

        “快说嘛,你在龙界的试练,进行到第几步了?”

        因为之前看到龙觉挥出真龙六式的完整前四式,所以明绝对此问题的答案无比渴求。

        “唔……第二阶段的试练已经完成,只等着最后一次回龙界?!?br />
        龙觉揉着鼻尖,不好意思地回答。

        “什么?还有第二阶段?你还能再去一次,完成第三阶段?”

        明绝顿时傻了眼儿!

        为啥他以为只有一次试练呢?哦……那是因为他连第一次试练都没有通过,所以自然不知道接下来的所有步骤。

        不但是明绝不知道,分布于初元大地的其它真龙召唤师们也通通不知道试练分为三步,不然一直在互通消息的他们又岂会不知真龙六式的第三第四式?

        ------题外话------

        哇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