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0:人头买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不是明城那个小世子么?”

        妖娆低着头,依稀从脚下人侧脸认出了明扬身份。

        “喂,明城你不是挺牛哄哄么,怎么到了这里这么孬了?”

        妖娆心跳顿时一紧,而后缓缓盘腿坐下,用手拍着明扬头。

        见此明家小少爷一身污血地倒这里,她大概能猜出明扬前一夜遭遇。

        这小少爷必然是因为追击自己而落单,没有顺利返回明城反却遭人暗算,才沦落到现这个地步。

        这原因要是深究起来,还与她有那么一点点甩不掉关系,所以此时妖娆也不能看着不管。

        “你懂个屁啊,我又不是因为伤痛才哭泣!”

        明扬死死地用自己手指抠着铁笼坚硬笼底,把十指指甲都通通抠断依然浑然不觉得。

        他声音,此时就像是泣血野兽,从喉咙深处发出绝望嘶吼。

        “那些垃圾,把老子修为给废了!他们把我给废了!我狠不得扒他们皮,喝他们血!”

        一拳砸地面上,明扬手腕处被挑开伤口立即再次涌出大量鲜血。

        有丝丝微薄灵气从他伤口散出,可是因为大椎穴和手脚经脉都已经被人刺破,所以身体内气流根本无法汇集一起进行运转。

        看着明扬那癫狂模样,妖娆默默地闭上了嘴巴,因为她理解这种痛苦。

        刚才她也错怪明扬哭泣,他眼泪不是因为身上伤痛,而是因为愤怒!

        因为实力才是他尊严,他一生追求荣誉。剥夺一个战者灵气,比剥夺他生命让人无法忍受。

        “我恨??!我恨??!”

        明扬手指不断地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这些恶徒到底想做什么?为何要废我修为,还与魔族勾结一起……本少要撕了他们!”

        明扬猛地抬起头,双目都有血水一滴滴滴落。

        眸底闪烁着凄厉鬼光!

        如果此时可以出笼,他愿以自己生命与魔鬼交易,化为怨念无心厉鬼,不休地纠缠那些该死败类们!

        “唉?!?br />
        妖娆看着明扬背部被刺刀挑破大椎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看明扬身上伤口,可以想象被人重伤时伤人者凶残。

        “撕个毛啊,你自己现都是废人一个?!?br />
        一巴掌把明扬从地上抬起头重拍回地上,妖娆开始驭兽环里摸索起来。

        咚。

        明扬额头再次撞击地板上,头上传来痛感让他立即恶狠狠地抬起头转向妖娆。

        从开始到现,明扬一直沉浸于自己痛苦中,其实一直没有注意身边到底坐了个什么人。

        看到妖娆第一眼,他立即身体剧烈一震,而后失声叫道:

        “怎么是你?”

        这才把妖娆认出。

        “原来她也被抓来了?!?br />
        一惊之后明扬立即清醒,想起这从明城翻墙而出古怪女子刚才打了自己一巴掌,一点都不理解他心中凄苦,于是明扬又万般愤怒地对妖娆大吼道:

        “你怎么知道本少爷此时有多愤怒?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明扬双眸里闪烁着嗜血红芒,他心里充斥只有沸腾怒火。

        一个高高上明家世子此时沦落到这番田地,自然是从天庭陨落,被一昔践踏入泥,这等反差还有无端被人算计痛苦,值得人深深同情。

        “愤怒有什么用,你现能报仇么?再这样乱动伤筋,气息紊乱,只怕真就救不了了?!?br />
        妖娆翻了一个白眼,对着正乱嗷嗷明扬口里丢入一枚苦涩药丹,而后手掌就轻轻地覆盖了他背部大穴之上,向他身体注入自己灵气。

        “呸!这是什么东西,毒药么?怎么这么苦!”

        明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枚苦涩药丹就已经顺畅地划入了他喉管,直接落入肚子里。

        妖娆这枚药丹手笔可大得惊人,自从悲悯海将符山弟子通通救回冰封城后,百里尘就开始着手研究恢复人经脉圣药,不懈努力下,这种能弥合受伤经脉药丹终于被炼制了出来,不过动用了药田内数种千年一开花珍惜药草,而且成丹率低得惊人。

        这一枚药丹造价就足以与一个天人境召唤师半年修炼所需所药品媲美,治人之后还剩下几枚,百里尘通通都交到妖娆手里。

        现这价值不菲圣药,又被妖娆用了明扬身上。

        不管明扬手底下乱嗷嗷样子,妖娆灵气轻轻没入明扬身体,梳理着他因为穴道撕毁手脚筋断裂后体内乱窜灵气。

        配合着缓缓施放药性,被妖娆灵气疏导,很明扬体内就升起了一股暖流。

        “这是……”

        明扬体内出现不同寻常感觉,背部和手脚经脉断口开始酥麻麻地痒,像有蚂蚁群爬上身体不断啃咬一般。

        虽然有些难受,但是敏感明扬还是立即发现,那原本已经断裂,没有任何可能再相互连通经脉之间,又出现了细小灵气交换!

        非常微弱气流大椎穴和手脚经脉内流动!

        这令明扬顿时大脑当机地!

        因为他非常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不是单纯愈伤,而是已经断绝了希望修为,又有可能被重修复,就算现只有微茫一丝气流,但也意味着完全不可能出现奇迹,正他身上上演。

        这是明家药师都完全做不到事情。一个修炼者经脉废了就废了,原本完全没有康复希望,他本已经心如死灰,可是眼前这奇怪女子,却突然于无黑暗中,带给了他一道光明。

        “这这这这……”

        明扬抬起头,万分惊愕地对妖娆蠕动着下巴,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

        关于这女子身份,实力,背影是完全都是迷团,但是此时明扬却完全不关心这些,因为他此时深深悸动是……

        她给与了他一场生!

        “这什么这?”

        妖娆翻了一个白眼。

        “我灵气不够用,接下来你自己梳理和运转体内灵气,一刻都不要停,要一直维持它们断筋处流动,这样才有可能把经脉恢复到原来百分之七八十?!?br />
        “你实力会暂时降低一些,大概跌落到八阶战神吧,而且以后修炼也会有些影响,不过好歹不会是个废物?!?br />
        此药有一定失败率,并不能完全把一个经脉全断人恢复到曾经巅峰期水平,妖娆先把丑话说前头,免得明扬这小子从失落中刚找回希望又跌落到无边失落里。

        明扬听了妖娆话后先是身体一震,而后又立即回过神来,苦涩表情从他脸上褪去,取而代之是一股决然。

        天下自然没有万能药,能把他从死境中拉扯回来,重给他修炼希望,他还有什么可不甘与埋怨呢?

        若是苍天注定让他从此修炼速度减慢,那么他就花比别人多十倍,多百倍努力,一样能弥补伤痕造成缺陷。

        这么一想,明扬立即心中释然。

        “谢谢!”

        明扬脸颊上闪动着感激光芒。

        他一边感激着妖娆,一边努力地推动气海灵气回旋。

        “不谢,承惠一百万钻石币?!?br />
        妖娆细细白白小手明扬脸前展开,从容地掂了又掂,干净掌纹无比清晰。

        这一枚药可贵得很呢,她不过是收个成本价而已,一百万钻石币,不算多。

        “噗!”

        明扬差点妖娆面前飙出一口老血。

        咬着牙,明扬对妖娆点头。

        “好,只要我能活着回明城,这钱我给!”

        一个明家世子命,百万钻石币就百万,他明扬,给得起!

        哟!

        妖娆立即笑得小眼弯弯,不错,他就喜欢爽人。

        “去宁神运功,没恢复好,一百万钻石币也一枚不能少?!?br />
        妖娆无情声音明扬耳边响起,铁公鸡模样深深印入明扬心田。

        一阵汗颜,完全分不出眼前女子是好人还是坏人,没有再说话,明扬开始努力地调整着自己呼吸。

        不比刚才妖娆用她灵气为明扬梳理经脉那么顺利,此时本就力竭,每推运一寸,明扬就痛得大汗淋漓。不过他依旧努力地维持着断脉处那细如发丝般灵气连接,将它们剧痛中慢慢扩大。

        若是别人给了他重生机会,他自己没有好好把握,那才叫悔恨终生!

        每个召唤师,每天都至少要做七七四十九个灵气全身动转才维持经脉通畅,而为了令断脉重生,明扬却要接连不断地一直调息。

        妖娆低头看了一眼明扬认真模样,淡淡地笑了一下,不再打扰他,而是自己也陷入了入定中。

        有姬天白出现地方,注定变故连连。她时间不多了,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浪费。

        若是姬天白已经被第一魔祖控制,那么她就不能再从他身上找到幽姬下落。

        或者姬天白依旧那么无耻可恶,妖娆也会重衡量为了第四枚出骨而帮他解除天魔星交易值不值得冒险。

        还好这一次姬天白明,她暗。

        能让妖娆有机会对接下来时局做出佳判断。

        姬天白与另一个天魔子缓缓走过一枚又一枚巨大囚笼。

        这个“落难者营地”不知道关押了几万人族平民与受伤召唤师。

        规模之大,完全无法想象。

        “万劫,老兄这一次手笔,不错吧?”

        站姬天白身侧高大男子用尖细嗓音狞笑道,只不过因为他声音太尖锐,所以笑声听起来亦极为刺耳。

        这位天魔子衣饰,其实比姬天白加奢侈华丽一些,只是之前姬天白太吸引妖娆注意力,而使其完全没有妖娆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

        此魔身穿是深渊魔龙皮制战铠,于纯黑中透露着一股妖邪紫,脖子上围有狂化魔狼毛皮制坎肩,顿时将他一身肃杀气息衬托得加粗犷。

        与姬天白一身纯白不同,他身影一直半掩于蒸腾魔息之内。

        飞扬于脖颈长长狼毫,将他古铜色脸颊线条衬托得加凹凸。

        眼窝深陷,发黑眼圈下一双闪烁赤红血光眸,凶残无比!

        这凶残天魔子名为毒牙。

        他威压,似乎比姬天白强一分,野蛮向外张息,令所有人通通退避三舍,以恐惧目光眺望他背影。

        毒牙看着姬天白,笑容里带着一丝遮掩毒意。

        “很好,不愧是毒牙兄,这样主意也想得出来?!?br />
        姬天白仿佛完全没有看出毒牙目光里浸渍毒蛇般想嗜血之寒光,依旧从容地笑着。

        “好小子,被你发现了我买卖,还厚颜无耻地要来参合一脚,没有半点找死觉悟……”

        看着姬天白那无懈可击脸颊,毒牙于心中想道。

        “万劫,算你狠!”

        一抹阴鸷表情从毒牙脸颊上掠过,不过他很就恢复了淡漠表情。

        此地是毒牙秘密据点。

        所有伪装成?;つ衙袢俗迳⑿拚倩绞?,都是他临时雇佣属下。

        所有天魔子们都必须参与狩猎大战,只不过不能携带帮手,又要风头盖过那些实力不错魔族贵族世子,于是天魔子之间战功争夺,就加无所不用其极。

        毒牙想到办法,就是雇佣为了金铢可以为魔鬼卖命人族恶匪,命他们收罗分散于各地人族流民,待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候,他就亲临一次进行“收割”。

        从活人身上直接取下首级,毒牙拿着这些花钱买来人头回到魔族不会受到半点质疑,而别看这些汇聚都是寻常百姓,数量叠加起来,也足够毒牙天魔子之中战功大幅度提高。

        说白了,妖娆莫名其妙涉及,是一场魔族狩猎者与人族败类们之间“人头买卖”!

        此时毒牙很愤怒有第二个天魔子撞见了自己好买卖,并恬不知耻地提出瓜分利益条件。

        那被毒牙深深怨恨……正是此时从容走铁笼前姬天白。

        并不忌惮万劫实力,但毒牙忌惮万劫将自己作弊丑事抖露到魔族上层去。

        每人天魔子都为了自己狩猎大会上成绩而不择手段,但是像他这样,不战而买卖战功行为,是令尚武魔族上层所不耻行为。

        所以看着眼前那一袭白衣魔影,毒牙只有郁闷地磨牙份儿。

        “今日这些首级,万劫老弟可以买去三成,不过希望今日之事,老弟可以为为兄保密?!?br />
        毒牙吞着自己唾沫,皱着鼻尖着对姬天白说道。分出去四成人头战功,他心都滴血。好除了万劫,不会再有别天魔子发现这个交易存,不然很油水都要流入它人腰包里了。

        “三成?”

        那面容绝世又妖气冲天男子先迟疑地摸了摸自己下巴,静静思虑了一番,而后才舒展眉头,似决断地把头一点。

        “三成太少了,还是四成吧,以后有这等好事,毒牙兄可不要忘记了老弟?!?br />
        毒牙僵硬肩头一拍,姬天白狞笑着甩袖转身。

        毒牙脸颊狠狠地抽搐。

        “居然要四成?干脆说你都要了好了!”

        “你丫胃口也太大了,还下次再找你!若还有下次,万劫,老子还不如直接杀了你?!?br />
        只不过心里酝酿着这种念头,毒牙暂时还不想与姬天白完全撕破脸皮。所以愤怒地看着姬天白甩袖背影,毒牙忍着杀意,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

        “通通都给本尊广场集合!”

        生硬通用语内夹杂着强大魔息威压,方圆千米内营地内来回激荡。

        那些点亮于阴森铁笼内烛火都被瞬间拔地而起罡风吹得忽明忽暗,不要说此时被毒牙一吼而气海震痛所有匪徒们。

        “老三!走,主顾呼唤我们了?!?br />
        “哈哈……终于到了分钱好时候!”

        一个精瘦又长相猥琐中年男子麻利地把手里正开刃剔骨小刀收回腰间,而后从一架血污斑斑马车上跳下,匆匆向广场靠近。

        不但是老三,黑皮,大头这一群人,还有把妖娆骗来竹竿也一起汇聚了简陋广场之上。

        因为关押召唤师铁笼靠近营地中央,所以那些凌乱从各个角落冲出人影,很就妖娆前方汇合成一个约摸数百人队伍。

        他们有做游牧平民打扮,有做初元散修着装,为都是以不同面目去骗得逃荒百姓和伤重召唤师们信任。实质上,这些家伙通通都是被钱黑了心人渣!

        “没有想到贼窝里居然有上百号喽啰??!”

        妖娆所铁笼内有人发出一声轻叹。

        只怕此时除了趴地上运气明扬和一直盘腿坐地面上妖娆,所有被囚者们都把目光投向人头攒动广场中央。

        恶匪们集合,他们集合之后……是不是就代表着自己死期已经到了呢?

        所有人心脏开始无法抑制地疯狂跳动,无奈该死铁笼子又加持着封灵金属,以他们伤残身体,根本无法突破!

        “垃圾!变态!你们还是不是人??!居然帮着魔族做事!”

        “这些人都黑了心肝,蓝原突然遭遇魔袭,不去战场屠魔,却拿老百姓开刀!畜生!”

        看到恶匪们通通齐聚广场,那些关押铁笼内百姓们通通愤怒地吐着口水。只不过他们痛苦呐喊,完全入不了被钱蒙了眼恶匪们耳。

        这些恶徒们心中,一个平民头价值一枚金铢,一个召唤师则可以卖出十个金铢甚至高价钱。

        那些关笼子里,不是他们同胞,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赚钱一些牲畜而已。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于这个弱肉强食世界,哪有什么道德可言?

        不过是看谁能吃得下谁而已。

        乱世总会有人想着发战斗财,他们早已经把自己灵魂出卖给了魔鬼,虽然身披着人族皮囊,可是心灵已经黑得比妖魔还黑暗无情。

        “闭嘴!不想死得早,给老子安静!”

        恶匪中一个高大光头大汉恶狠狠地吼道,他那气势汹汹声音夹杂着杀意,顿时把所有弱弱抗争呐喊通通压了下去。

        大家已经落入陷阱,被关笼子里等死,就算吐干了口水,气炸了肺……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那些朴质村民们只能与自己家人抱一起,低低抽泣。

        妖娆一直闭着眼睛,对周围发生一切都置若罔闻,直到两股强大魔息再次出现广场之上。

        看到毒牙和万劫出现,以吼声喝止众人光头立即换上一幅献媚笑脸。

        他本是蓝原无头领一带出没强盗头子,一生都没有什么光辉战绩,无非是东抢抢西抢抢,一边流浪一边扩充自己地界。

        原本一生也就这样舔刀尖过了,却没有想到魔族狩猎大军到达蓝原时候,遇上了毒牙这么一个“贵人”!

        一天数万金铢入流水般流入他口袋,令这个恶匪头子**像没有头大海一般膨胀起来。

        所以看着毒牙那阴毒渗人化型魔族脸,大头顿时都从其中找出了一丝亲切可爱意味。

        “大,大人,今日货还不错,有九千七百六十四个平民,还有八十九个召唤师?!?br />
        大头俯着身子,毒牙十米开外结结巴巴地汇报。

        再靠近毒牙几步,大头估计自己就会被从这天魔子身上散发出来魔息直接碾成骨渣。

        “嗯?!?br />
        毒牙站原地,眸中闪烁着幽暗光芒。

        “这里还来了一位万劫大人,今日由他先取四成人头,当然,他取头钱,他自己出?!?br />
        毒牙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恶气。

        人头买卖事情不小心被万劫发现,大不了这次分点甜头给他,一起下了水,也不怕他再去长老会那些揭发。不过这买卖人头钱……他可不会帮他出。

        “区区几千金铢而已,万劫自然不会让毒牙大哥破费?!?br />
        姬天白高高扬起下巴,脸颊上闪过一道凶残寒光。

        妖娆静静地坐原地,目光却一步不离地落姬天白身上。

        此时还不是她出手时刻,她灵气,大概还只恢复到天人一衰初期程度。若要同时阻止两个实力处于巅峰天魔子对平民下手,恐怕真是个一场完全没有胜算战斗!

        看着姬天白脸,妖娆终于找出为什么时隔这么久,她对姬天白有一种陌生又熟悉感觉。

        因为那心理扭曲家伙,之前出现于她眼底时,通通都是一脸儒雅,波澜不惊,无懈可击模样。高高上,银光加身,神圣而不可亵渎……

        鲜少这么频繁将冰冷,凶残,邪狞之类表情展现于世人面前。

        所以看着一脸妖冶姬天白,此时妖娆真摸不准他灵魂,属于曾经银光“圣子”?还是凶残第一魔祖!

        妖娆一皱眉头,于心中默默对自己说道。

        “姬天白,不论你现灵魂是不是已经被第一魔神吞噬,倘若你当真如此泯灭人性,为魔族谋求理好生路而屠杀无辜百姓。那么你必要死我手心里!”

        一股杀意从妖娆心底迸发而起!

        之前希望通过姬天白找到幽姬和后一枚陨骨想法,这罪恶人头买卖之地看到姬天白身影后,基本已经妖娆心中破灭成灰!

        之前所有恩怨都只涉及二者间利益,而且姬天白加诸于她身上种咱阴谋算计,她早已经百倍还去。但是现……并不是二者间发生矛盾,而是影响到了整个魔族和人族仇恨累积。

        妖娆意止战。

        如果姬天白选择真正堕魔,并伤害人族无辜平民,那么她们之间仇恨,就永远不共戴天!

        于一瞬间,妖娆已经充分地设计好了自己接下来所有行动。

        她劣势于实力还没有充分恢复。不过优势也很明显,因为直到此时姬天白还完全不知道她存。

        妖娆置身铁笼,自然完全无法禁锢她力量,所以姬天白靠近那个瞬间,她必须将他一击击杀,然后才有余力对付剩下另一只天魔子还有一干恶徒。

        妖娆手心里,已经隐隐积蓄起力量。

        这力量被极度压制,几乎置身于铁笼内受伤召唤师们都没有察觉,除了趴妖娆手边明扬。

        “天??!”

        “好惊人力量!”

        只有极度靠近妖娆人,才能感知到被压制于她身体三寸之内威压,所以明扬此时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

        之前他就觉得妖娆必然是一个隐藏了实力神秘高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此刻散发出杀气和力量居然有如此强度!

        也许只有面对自己祖爷爷,明扬才有现这么悸动和惶恐感觉。

        “她……是谁?”

        心中涌动震惊差一点儿就打断了明扬灵气运行!

        此时妖娆已经无法分神去意明家小世子能吞鸡蛋表情,她十二万分精神都落姬天白身上。

        “那个该死变态,居然另一个天魔子之前从袖袋里摸出钱袋子,然后准备动手收割人头!”

        妖娆眼底涌动都是愤怒野火!

        她气息完全不张扬外放,远远地感觉不到她半点灵气波动,可是此时她热血已经身体内疯狂翻沸叫嚣!

        “姬天白……败类!”

        此时妖娆只等着一个时机……一个暗杀者以弱屠强佳时机!

        她要找到完美切入角度,以速度和出人意料出现方式,姬天白来不及防御瞬间,给予他致命一击!

        姬天白从自己袖袋内摸出一枚银丝绣金线小钱袋,一点也不心痛地直接丢了光头匪首脚下。

        装满金铢钱袋子泥土中翻滚,银白丝锦上立即沾染上了肮脏灰尘,不过翻滚袋内却发出阵阵让人心情愉悦金属撞击声。

        只要是钱,没有人嫌弃是不是沾了土。

        那光头匪首顿时喜笑颜开地弯下腰把钱袋子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手心中掂了掂。

        像大头这样天天打家劫舍就为了那些金灿灿钱币恶徒,对金铢数量和重量都有相当敏锐判断力,只需要手里掂掂,他就直接能估计出钱袋内金铢多少。

        所以一秒之后,大头先是陷入了一种呆滞,而后立即像畜生一样噗通一声跪倒姬天白脚下,脸颊上挂着能挤出油献媚笑容唯唯诺诺地抱拳说道。

        “谢万劫大人赏!”

        从刚才掂量中大头已经粗略估计出自己手里钱袋中金铢至少有五千以上,可是毒牙大人说了,万劫只取四成人头。那么多出近千枚金铢,难道不是赏钱么?

        知道自己招惹上……通通都是魔族财大气粗主,丢出来金铢自然没有再收回道理。

        所以大头权当手里拿着,都是赏钱了!

        其实一枚金铢一颗人头价格真是低廉到让人不忍直视,生命就像是一件低价货物一样这些黑了心家伙们手里交换。

        魔族不愿用多钱来换取被他们视为蝼蚁人族贱民生命,说白了,用这种低价让人族内部上演相互残杀戏码,也是毒牙恶兴趣之一。

        大头也乐得自,反正骗人比打劫轻松多了,而且每天日进万金,远远比他非战时赚得多数倍有余。

        “不是赏钱?!?br />
        就大头磕头致谢同时,姬天白双手负于身后,扬着下巴,对那趴地上舔自己靴子匪首嗤鼻一笑,冰冷地说道。

        “多出来钱,是用来多买些东西?!?br />
        姬天白才不是大方主,每一分付出,他必要计较十倍好处。

        他话立即让那磕头致谢大头笑容僵硬于脸颊上。而还不等大头回过神来,站姬天白身后毒牙立即不爽地叫嚣起来。

        “喂,万劫!你过头了吧!老子明明说分你四成,你现多出钱要强占老子份额,还是怎么地?”

        毒牙看向姬天白目光已经开始意味不良起来。

        “毒牙兄,你放心,我哪里是那么不守信用人?”

        姬天白转过身子拉着自己宽大衣袖掩嘴一笑,而后眉心突然升起一抹妖邪光芒。

        那有些夸张笑还有与笑容格格不入冰冷目光,顿时让毒牙身体一滞。一时之间琢磨不透姬天白心中所想。

        “我多买下,并不是你份子里人头?!?br />
        “不过这里还有些可以利用之物没有计算到买卖里,我一并将它们取走而已?!?br />
        姬天白一字一句,清朗声音从唇间挤出,如玉珠落入银盘似发出动听声音。

        妖娆手中浑厚力量已经积蓄完毕,只等着姬天白向铁笼靠近。

        一旁明扬,目光闪烁地看着妖娆那张嗜杀之脸。跳动眸光,显示他此时心绪之混乱。

        而那些完全不明白万劫大人说什么恶匪们却一脸期待地眺望着他强大而俊美身影。

        这个杀戮营地里不是死囚就是铁笼子,除此之外一无所有,难不成这远比毒牙看上去好相处魔族买家,想买些铁笼子回去吗?

        姬天白轻笑着看着毒牙眼睛,而后淡淡地说道。

        “这些垃圾小命,其实也可以一并收取了?!?br />
        说话同时,姬天白身侧突然爆起无数沸腾血线!

        那些犹如发丝般浓密又纤长血线有生命般疯狂天地间疾速蔓延??掌癖灰炝δ桃话阒苯哟犹炜昭瓜?,强大力量瞬间把那些聚合于广场上恶匪们压得通通无法动弹。

        变态威压!

        噗!

        一声皮开肉绽后鲜血迸射声音响起!

        只见那手里还紧紧攒着银丝钱袋匪徒老大已经双眼发直,一股扭合成团血线直击入他喉结之下,不费吹灰之力撕开他气管,如蠕虫一般刺入他心肺深处,将他心脏中温热鲜血通通喷出。

        而后一根细细血线便直接横切于气管血口,完全没有给那匪徒老大任何抗争机会,就把他头给完整地从脖子上切了下来。断口平整,鲜血绵延。

        瞬死!

        这个到头来完全没反应过来匪徒老大,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顷刻被姬天白收去性命!

        原来他多给出钱,要买是恶匪人头!

        一切都电光火石间发生!

        妖娆都忍不住双眸一缩,就不要说那些蹲铁笼子里其他平民。

        “哈哈哈哈!想要害我们不成,反而把自己小命给断送了!”

        “爽??!老子临死之前能看到这些垃圾被切死,真是人生一大事!”

        所有被囚困铁笼内人们开始大声狂笑。

        “与魔鬼做生意,是先要把自己小命交出去!”

        “那白痴不知道,自己手里拿着,是卖命钱!”

        血线天空中恣意蔓延!

        那排山倒海气势只让人肝胆俱裂!

        噗!噗!噗……

        很一声又一声爆血管声姬天白身后响起,他甚至没有回一下头,那些实力七阶战神到十阶域主境匪徒就通通被血线包裹后割头!

        “万劫!你干什么?”

        这才回过神来毒牙看到自己属下们突然被姬天白所灭,立即气得七窍冒烟,对着姬天白疯狂吼道。

        毒牙这声怒吼,差点把众人耳膜直接撕裂!

        大地都因为毒牙愤怒而连连颤抖,杀意混合着魔息自毒牙脚下如潮水般迅猛地涌出。

        杀了这些为他日日收集人头人族属下们,毒牙战功损失不可预计!

        他来不及制止万劫突然变脸,但是万劫举动,对他来说足以被视为赤果果宣战!

        是敌,非友!

        怒火中烧毒牙直接从自己体内抽出了一把威压惊人魔刀!那刀一出,天地色变,日光昏暗!看上去是一柄神器极极强大魔幻器!

        他势头,立即高高压过姬天白气场。

        “我救你?!?br />
        姬天白站原地,任毒牙那迅速提升杀意混合着风刃割伤自己脸颊,他双手拢于双袖内,平静地吐出这四个让毒牙石化字。

        他淡漠眉眼,从容风度,还有眉心一直跳跃妖芒,都令此时毒牙灵魂一抖。

        “什么?老子没听错吧?救我?”

        虽然完全无法理解姬天白此时说辞,但是下意识地,毒牙身体还是僵直了半空中手里挥起战刀,也离姬天白心口一寸,没有继续向下刺去。

        “给我一个说法!”

        握着手里黑芒闪烁魔刀,毒牙冷冷地吐出这样一句话,若是万劫不能给他一个交代,他手里刀立即割了姬天白命!

        此时能对姬天白还保留着后一丝耐心,是因为天魔子之间禁止相互杀戮,如果手染天魔子之血,他必遭到魔魂强烈反噬刑法。

        忌惮这个禁忌,毒牙给了姬天白后一个机会。

        此时姬天白瞬杀早已经完成,那些停止于半空血线早已经割下近百匪徒首级,得甚至没容他们凄厉大叫或者屁滚尿流地逃跑。

        地上滚落都是恶匪们首级,通通挂着他们临死一瞬间惊愕,恐惧表情,其中包括了老三,包括了黑皮,包括了竹竿……

        恶匪团完全覆灭。

        姬天白没有收会那些割下人头还攀附于尸体上吸血血线,而是一挑长眉,狂邪地对毒牙蔑视道:

        “白痴!”

        “什么?”被姬天白再次挑衅,毒牙此时觉得就算顶着反噬之痛杀了眼前这嚣张家伙也值得!

        “本尊骂你是白痴!”

        姬天白依旧没有出手,反而毒牙魔刀下加狂妄起来。

        “你当那些长老会老东西通通都是瞎子盲人么?”

        姬天白薄凉唇间吐出刻薄话语。

        “这些盗匪本来就是薄义之徒,今天能与你合作,明日就能与其它天魔子合作,知道人多了,总会传到长老们耳朵你,你想被罚,我还不想陪你呢!”

        “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人族败类到处都是,今天杀一群,明天再找就是,像垃圾一样,你心痛个什么劲?目光短浅东西!”

        姬天白说此话时候,表情带着对恶匪们浓浓唾弃,顺带也把毒牙给好好鄙夷了一番。

        ------题外话------

        今天是万第七天,这个月月末,伦家要出门三五天,所以明天开始不万了,容伦家存存稿,不至于又出门吐血连连。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