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08:魔,可遮天!

    008:魔,可遮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魔族大军中女性魔族确不多。而且妖娆完美化型程度亦十分引人注目。特别是她与小希多一同下车,所以即使一下车就站离小希多很远,但还是不能避免被人与小希多和小埃伦联想成一拔人。

        特别是当一个高大魔族壮男叽里咕噜地向小希多表达了同行之意并朝到小希多拒绝之后,那高大魔族壮男就顺着小希多爪子指方向,向妖娆走来。

        “女魔修有什么本事?哼,趁早把你名额给老子让出来!”

        看着那魔族壮男一张一合嘴,纳多多心力将他口中每一个字眼都准确地翻译出来。

        其实用不着小纳解释,妖娆和龙觉也早已经从那魔族男子一脸狰狞表情中出了他赤果果杀意。

        不了解狩猎大会赛制妖娆和龙觉当然不知道,这种杀人为乐血腥屠戮可以以单人为战,也可以以团体为战。

        后高荣誉也分为单人和团战两种,这可以使得一些单攻不强,但是团队协助力高魔族召唤师们发挥大杀戮本能。

        而团队作战高人数限制是……三人。

        小希多与小埃伦铁哥们关系一定是世人皆知,所以现那些想成为队伍第三人魔族青年们立即把主意打了后一个名额上。

        讯问之后发现小希多把妖娆定为团队里第三个人之后,那些胆大包天家伙们就直接走上前来强迫她把位置让出。

        妖娆眼前魔族壮男只比小希多矮一点点,魔鳞颜色为很难描述褐黄色,是与小希多一样完全拒绝化型魔族之一,而且背上武器模样十分古怪。

        此魔武器是一张打鱼网。

        而且网绳与网绳交织结点上还异生出向内突兀细小倒勾。密密麻麻像是绒毛一般。

        可以想象这么鬼畜武器如果人身上一刮,只怕半身皮都会直接被掀起来。

        这种武器不是强力单体作战兵刃,所以势必需要队友人协同作战,所以这褐黄魔族才对妖娆存抱有如此深怨念。

        若妖娆退出小希多队伍,小希多强袭攻击,小埃伦机动助战,还有这持网魔族后发力,一定能让他们收获数量惊人战果!

        妖娆存打破了这优良配制,所以她与很多想要跟小希多结成队伍魔族召唤师们矛盾一触即发。

        可是还没有等纳多多继续传达妖娆心意。整个大风领上便突然吹起了一道渗人阴风!

        此风瞬间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呜呜呜……”

        像是泣血兽唳,卷走所有魔族心中残存余温。

        那形容不出阴寒大风像是空间罅隙中打开了一道通往地狱门,那些酝酿于苦寒和罪恶深渊空气一瞬间通通挤过狭小时空大门,自东向南狠狠地吹拂着整片大地!

        龙觉看见自己脚下本来就为数不多植被立即此风吹拂下弯折腐朽。连任何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悄然消失于滚滚烟尘之中。

        “好恶风啊千金不滚粗全文阅?!?br />
        呆子眯着眼抬起头来,原本就铁青脸颊上是升起一股凝重。

        “来了?!?br />
        帝岚捂着自己胸口,把妖娆交给他六枚灵珠紧紧地攒自己手心里,身怕自己曾经身为天魔子气息散出一丝一毫。

        这风断绝了孱弱细小生灵所有生机,却吹得所有魔族精神一振,方圆千里之内,几乎瞬间鸦雀无声!

        低吟声,议论声,兵刃摩擦声……这个瞬间通通神奇地湮灭。

        好像渗人阴风有着禁言神奇效果,而其实龙觉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嗓子没有被任何力量束缚。

        但此风狂蛮迅猛,却如一个根植所有魔族心中开关一样。自吹出第一道狂风起,就号令着所有魔族战神聚精会神向天空仰望。

        风阴寒也立即点燃了所有魔族召唤师们内心疯狂涌动熊熊战火!

        比任何苍白言语加有力召唤。

        比任何禁忌蛊毒加有效摄魂。

        就连站妖娆面前褐黄魔战神都好似瞬间被鼓舞,幽暗魔眼内倏地闪烁起璀璨精芒!

        那锋芒毕露模样甚至让妖娆双眸情不自禁一缩,连带着心跳也加速起来!

        只见这鳞甲褐黄魔族战士急急挺直腰杆,转过身子,像其它所有魔族召唤师们一样,高高抬起自己头颅,向混沌不明天际中眺望。

        此时天空中明明什么都没有!而他们目光却虔诚而敬畏。

        而万众魔军都保持着相同姿势!

        只有像哲泽这样随行而来,并不与参与比赛老魔族强者们御空而起,大军头顶上鹤立鸡群般地笔直站立,以谦卑表情静默不语。但他们目光,也追随着云后什么不为人知东西!

        一股肃穆氛围拔地而起,狠狠地扼着所有魔族心灵。

        妖娆也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呼吸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她嗅到了……一股浓烈血腥之气!

        “好重血气?!?br />
        龙觉声音所有人心中回荡,他那低沉声音立即压得泠,邪冰与呆子脸色加暗沉!

        此情此景,让小纳有些记忆混乱,他依稀记得,自己曾经无数次经历这样场面!

        那些谦卑蝼蚁们匍匐地,以灼灼目光欢迎自己莅临!

        他们恨不得立即为自己献出卑微灵魂和完整生命,只为博取自己一道赞许目光。

        一言可是兴邦,一个弹指可以碎捏万众生死……

        “对,就是现这种感觉!就是现这种感觉!”

        小纳内心连连战栗,沉浸于自己回忆内不可自拔,却没有发现自己此时也成为那虔诚俯首万众之一,淹没于滚滚魔影之后,等待着真正上位者现身。

        轰!

        一团浓黑身影自阴风之后突然毫无征兆地横生天际,那极烈黑暗立即遮蔽了天空中后一丝昏暗光线。

        那云团爆炸声响不大,却震得所有魔族强者们身体情不自禁不断颤栗工业为王。

        一片玄黑外,天地交接地平线上,甚至诡异地升起腥红光芒。

        “欢迎你们到来……我孩子们?!?br />
        沙哑声音自那团看不出任何形状漆黑云雾,直接传入所有魔族强者们心田深处!

        那沙哑声音响起后瞬间,妖娆顿时看到天空中模糊太阳轮廓被完全遮蔽,而一轮血色残月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取代了太阳位置横生天,对着世人散发出狰狞而邪狞笑脸。

        目光所及整片大地,突然腾升起无数黑暗死光!

        那些蜿蜒如魂黑暗光线从岩石罅隙与沙砾间发出,如魂灵一般扭曲而张扬地升入半空中。

        “这不是魂?!?br />
        身为魂主契约者妖娆自然能感觉到那些犹如魂体黑芒中没有半点生命迹象,她甚至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些光束内蕴藏骇人暗力还有魔族大陆所特有凶煞气息!

        这只怕就是小希多曾说,魔族大陆数年一次,地煞魔气爆发后,从地底盈满则溢将要为所有狩猎者们冲破紫魔海结界力量!

        妖娆身旁龙觉情不自禁地连连颤抖。因为此时空气中所有元素都被暗力驱赶,此时他无法再从空气中获得任何灵力,甚至自己丹田和气海内力量也有被暗力疯狂吞噬一空趋势。

        大风将妖娆长发卷入天空。

        这便是百代崆峒所说,所有光明阵营强者通通无法魔族深渊发动百之百战力真正原因!

        妖娆小手立即贴了龙觉颤抖背脊上。她自己元素力量早已经与体内暗力交融于一起,所以并不会受到空间元素阻断影响,所以她立即把自己力量向龙觉悄悄输入,这样才保证着他平稳呼吸。

        眼前场面实是太惊人。

        视线范围内树木花草通通湮灭,而那些从地上蒸腾而起魔息却于众魔眼前幻化成“巨树”模样,不断抽芽生长。

        所有魔族强者们被此力量滋养而脸颊上洋溢起兴奋和迷醉表情。

        好似这毁灭一切力量对他们身体来说,简直比十全补药还要有效。

        “约定与六年前一样?;虻ザ佬卸?,或组队捕猎,无论用任何手段,取人族牲畜首级多分者为胜!”

        天地间除了呼啸风声,只有云后带着血腥之意咆哮众魔耳畔激荡。

        “平民首级一枚一分,战神首级每高一阶加一分。诛神牲畜首级一枚二十分,天人第一衰初期牲畜首级一百分为底限,每高一个境界加一百分?!?br />
        沙哑声音简单地陈述着历届狩猎大会章程,他那没有情绪波动声音仿佛提到根本不是去屠杀有血有肉生灵,而是秋季要去收割什么不知疼痛庄稼。

        人头……这场狩猎中,通通只是代表胜利和失败一种符号。

        一股腥甜血意妖娆嗓子眼里翻滚。

        她没有轻狂地用自己神识去窥视云后魔影,但是此时她已经极难控制自己愤怒情绪!

        这些嚣张魔族实欺人太甚,居然把人族当成任他们亵玩和屠杀玩物来对待,现还如此厚颜无耻地讨论杀一个人可以获得多少积分贴身高手俏?;ㄈ脑?!

        不但是妖娆,龙觉,邪冰,呆子,泠脸颊上都浮现出极度隐忍表情。

        有熊熊怒火灼烧着他们心灵,只要再忍数息时间,魔息力量推搡着他们冲出紫魔海,那么他们立即就会点亮手里传讯水晶!

        把魔潮讯息传到白川,传到四宗,传到世家联盟,传到天宗里去!

        云后那沙哑声音缓缓陈述完历届狩猎大会基本章程之后,整魔族大队召唤师们就开始了无休止骚动!

        有魔族开始挥舞兵器头顶乒乓拍击,制造出刺耳噪音。有魔族三两成团,开始迅速组队,有挥出手里魔火,焚烧着人族四宗旗帜。

        “战意被完全激发出来了呢。这些疯狂家伙们……要抑制不了杀戮本能了?!?br />
        龙觉狠狠地皱着眉头。

        放眼望去,整个大风领上都是黑压压魔族。

        数量多到数都数不清楚,而妖娆一行七人隐藏于魔潮之内,只怕就算想要阻止即将发生战事,只要一亮出自己身份,就会立即被那些多如牛毛疯魔们一人一脚葬送这片荒凉大地下!

        “大难??!初元大难??!”呆子早已经被吓得不轻。

        “其实我有一事不明,为何小希多说这种魔族狩猎每隔数年都会发生一次,但是身神宗,我却很少听闻神宗向狩猎征兵或者防备?这明明就不是常规魔战嘛?!?br />
        只有泠极小声地嘟嚷了一句,但是完全没有人此时把这句话听到心里去。

        因为此时妖娆还心里盘算,自己一定要赶着先头部队冲回蓝魔海确定狩猎大军袭击方位。

        因为撕裂结界通道一定还远离人族主陆,只要她传讯速度足够,一定能让人族召唤师们魔军到达平民区前拦截魔族主力部队。

        她要把这些自以为是魔族垃圾们通通杀个屁滚尿流!

        就万魔咆哮,而妖娆一行人面色灰暗之际,那滚滚黑云之后突然又传出一声刺耳锐利尖唳声……

        “升……战……旗!”

        随着啸声响起,层层云后突然升起一杆光秃秃黑色旗杆!

        那高大旗杆足有三四百米。

        也不知道黑云后魔族上位者们以何物为那旗杆基石,反正它凭空矗立,却稳稳地立血月与层云之巅,高而看不见头,仿佛像是能把天庭都捅出一个大窟窿砥天魔柱。

        “哦!”

        魔众们间发出这样一种赞叹声响,头也不自觉地又扬起三分,目光追索狩猎大旗而去。

        而后随着自云间发出恢弘战鼓声,一张足足可以遮蔽半个天幕黑底红月三角血旗就缓缓地从云中升出,由一根粗大绳索牵引,向旗杆顶端上升。

        阴风刮得那张扬黑旗猎猎作响!

        哗哗声音众魔心中铺展出一股壮烈恢弘气势!

        魔,可遮天!

        狂,可御世!

        这只怕是狩猎前一种庄严仪式,对于魔族战者们来说,是鼓舞魔心关键一场赛前盛会毒宠佣兵王妃章节!

        所以这威压隆隆啸声扬起同时,那些原地上窜下跳魔族战者们立即停下手里挥动武器,再一次表情虔诚地向天空眺望。

        妖娆抬头看了一眼,而后立即双眸一缩,险些身上力量无法继续收敛!

        嘶!

        邪冰与呆子顿时发出倒吸冷气声音,而帝岚看到天空中正进行祭旗仪式,顿时脸色发青地站离其它六人三步,知道自己身份,一定会再次引起众人厌恶。

        妖娆这才明白,那一直弥漫天空中浓烈血腥之气到底源于何处,她开始以为隐藏于黑云后魔族上位者身上就是自带着如此让人恶心气息??墒窍终瓜炙矍耙磺?,却以世上惨烈姿态,述说一场凶残屠戮!

        只见黑夜血月三角大旗轰然升起之后,那被魔族隐藏于云后魔族大能拉起升旗绳索上赫然出现了一排密密麻麻小人。

        瞳力不错魔族们可以看到,那些随着血月狩猎大旗一同升起,还有被束于升旗索上铁勾洞穿着琵琶骨……人类!

        就连站大风领下姗姗来迟魔族召唤师们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么此时映入妖娆和龙觉眼帘,是分外清晰画面!

        无数活人,随着被巨力拉扯绳索一同升起。

        他们一个挨着一个,紧紧地贴一起,位于高升狩猎旗帜下,痛苦地痉挛。

        恐惧和害怕表情笼罩着他们面庞。而那些刺透他们琵琶骨铁索,勾首内还生铸着三条放血槽。

        所以随着旗帜升起,一道道血线也自这些人族活祭物身上飞扬而出,顿时天空中挥洒出一片腥红血雾!

        被血雾滋养狩猎大旗,甚至散发出一股妖冶魔光!

        狩猎大旗才高升一半,那些高挂旗杆上人族活祭已经多达千人之多。

        其中有平民,也有战神,兴许还掺杂着一些四宗长老,但都已经被挑断经脉,割去舌头,让他们无法以丹田爆破而自我了断,也无法发出不和谐唾骂声。

        只有嘶哑吟声天地间回荡,听起来痛苦无比,让人顷刻联想到地狱油锅刀山上受难灵魂。

        剧烈疼痛扭曲了他们四肢,无法言喻耻辱将他们道心和骄傲通通碾灭!

        妖娆眼眶顷刻迸裂,身体颤抖得无法抑制。

        她不忍心去一一逐每一个“活祭”脸颊上表情,可是她又不能不去认真地将眼前一切深深烙印于自己心间!

        她看到了浑身女子,那必然是被魔族百般羞辱后又挂旗绳下可怜少女。她看到了还未脱离稚嫩孩童,手脚已经被斩去一半,痛得表情渗人。

        那些曾经鲜活生命,此时就像是被串烤肉架上畜生,一个紧紧地贴着另一个,魔族人邪恶目光中,高高地升起黑云中!

        “我草!畜生!我砍了他们!”

        泠撕心裂肺地长啸,而后抽出腰间长笛,身上瞬间就结出细小符力雪花!

        他俨然已经忘记自己身体内还流淌着一半魔族血液,他心中只是涌动着一股疯狂想要屠魔冲动!

        只可惜泠还有冲出队伍,就被妖娆一拳头直接砸翻地牛男全文阅!

        泠下巴狠狠地撞坚硬地面上,而后温热血就汩汩地流淌下来。

        “阿九,你疯了吗?难道你心里其实跟魔族一样冰冷,看到这种场面,为了自保也能忍下去吗?”

        泠众人心中用秘语愤怒地唾骂着妖娆无情。

        “泠!你给我冷静一点!”

        又是一拳,妖娆直接打得泠鼻尖开花!

        泠被妖娆两拳打得愤怒异常,身旁萦绕暴雪差点就要不理智地悉数反扑向妖娆,可是就他心念冲动,想对妖娆攻击瞬间,泠抬头看到了妖娆眼。

        此时妖娆,与魔化女魔修没有半点区别!

        整个瞳内都闪烁着赤红血芒,两道不断线血泪从她冰寒脸颊上划过,让人瞬间心脏一缩,而后身体内所有疯狂与愤怒通通想潮汐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妖娆流泪。

        她心中之愤怒,完全不亚于此时萦绕泠心头拼死冲动。

        “你给我睁大眼看看,这个情况下,我们能做什么?”

        妖娆捏着泠衣领,骨节咔嚓作响。

        “大战一???拖延数小时,然后魔族援军无数,我们连求助传讯都发出去情况下战死于此,与那些已经生存无望同胞们挂一起祭旗?然后放任这些疯狂家伙们沾染着我们鲜血再冲入人族主陆,进行第二轮杀戮?”

        “泠!不要以为这里就你心痛!”

        妖娆血泪一滴滴落泠半覆魔鳞脸颊上,每一滴都带着灼伤人灵魂温度。

        妖娆讨厌事情,就是人命与人命之间两相权宜取其重,但是现现实就是这样,魔族地盘上,就算她驭兽环里现带着是冰封城所有战力,也完全无法此与集结了成千上万魔族决战一??!

        “我……对不起?!?br />
        泠撑身后手掌抠着碎石手早已经被自己磨得血肉一片。

        他发自内心对妖娆表示着歉意。

        是他太莽撞。也许是特殊身份,让他加迫切地想证明自己身为人类赤诚之心。所以面对眼前正发生一切,他才会有如此激进反应。

        “知道就好,给我站起来,好好看着眼前一切。它日……将其百倍奉还!”

        妖娆梗着自己脖子把泠从地面上一把提起?;购媚切┍患榔煲鞘缴钌钗ё迩空呙歉久挥凶⒁獾窖恍腥朔⒊鲂⌒∩Ф?。

        当然……除了一位站妖娆后方瘦小紫鳞魔族此时,仿佛不经意地轻轻看了妖娆背影一眼。

        血腥狩猎魔旗,此时已经升入百丈杆头高处!

        迎风招展,发出猎猎声向。

        一片血雾也随大旗飞扬而蒸腾入天。那笔直旗绳上悬挂是无以计数经脉已断,勉强还留着后一口气祭品。

        ------题外话------

        实是不好意思,睡少了码得慢,明天恢复正常时间了…么么哒~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线阅,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者支持!

        高速首发妖娆召唤师章节,本章节是8:魔,可遮天!地址为如果你觉本章节还不错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