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56:出门遛个弯弯

    556:出门遛个弯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娃娃鱼小性子爆发,令百里尘吃了不少苦,不过好就好有惊无险,至少没有捅出什么大麻烦。

        让人欣慰是,百代崆峒亲眼看到冰封城众人为给百代明珠解毒而倾情付出一切。

        心中萦绕深深感激,让百代崆峒对妖娆与龙觉好感又加深不少。

        妖娆对朋友真心,再一次验证狂魔血十三徒弟,并不是凶残如魔冷血之人。

        有百里尘承诺,妖娆不再担心百代明珠身上毒无破解一日,以百里尘设想,只要以特殊方式将明珠体内毒素与娃娃鱼天尊毒素耦合一起,然后让娃娃鱼吸出,困扰百代明珠睡症就会彻底清除。

        所以安抚完被巨树婆婆打屁股娃娃鱼,妖娆和龙觉便不再干扰百里尘潜心炼药,他们悄悄退出药室,只把百代父子与水伯留药室之外。

        交代了百代崆峒几句话,而后二人便悠闲地向冰封城地牢里走去。

        地牢里关着泥绾子,水仙,无道人三位神宗封山长老,要不是妖娆好好回想了一番,差点要把他们三人忘记。

        想想悲悯海一战,损失严重……恐怕要属于昆山和神宗二宗。

        昆山没有闭关清修太上长老二死一离开,此时只剩下孤独天昊老头儿一人独守偌大宗门。

        而神宗呢……是莫名奇妙地少了三位封山尊者。只怕神宗当时派出队伍回归神宗后清点发现少了泥绾,水仙与无道人身影,完全会是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清楚三人是何时失踪吧?

        妖娆和龙觉步入旋转入地楼梯,径直向冰封城地下潜入。

        虽然说冰封塔下冰窖就是城内“牢房”,但是妖娆没有虐待战俘癖好,所以换一个角度看,冰封城地牢其实带着一种瑰丽异域之美宏大地宫。

        那些自然生长冰下万年冰魄还有五彩水晶和玄黑岩石并没有被当初建立地牢工匠们剪除,反而这些美丽自然景观下又开辟出房间和通道,将这些横生于天顶或者拐角处冰魄水晶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地牢虽深,但是因为由冰建立,再加上空空贼老头与他师兄弟们挖空心思布施下阵法,令阳光依旧能从冰层上射入,于剔透结晶体内散射出犹如虹彩一般梦幻光芒。

        这冰雪地宫,干燥而不寒冷,步入地下,反而比暴露于空气让人觉得温暖舒适。

        看到妖娆和龙觉缓缓从楼梯走下,守卫地宫刃部战士立即把腰杆挺得笔直,精神抖擞地大吼一声。

        “统领好!”

        封闭空间内,这中气十足吼声立即嗡嗡地震响。偌大空间内来回激荡。

        “你们好?!?br />
        妖娆看到站岗刃部战士,立即笑靥如花。

        她亲卫队是整个冰封城守备核心力量,分散于城防,天空巡逻,地牢,传送阵等事关冰封城安定各个军事禁区。

        所以凤狂与修斯天天忙得跟陀螺一样,要不是妖娆加紧催促,只怕二人晋升诛神境都没时间修炼。

        “带我们去三位神宗长老住地方?!?br />
        龙觉淡淡地说道,没有用“关押”二字,只怕他心里,也从不曾想真要把三位神宗封山尊者当成敌人。

        “是!”

        那得令刃部战士立即兴奋得双颊通红。平常若是凤狂和修斯此地,他们根本就没有向妖娆统领和龙觉统领献殷勤机会,早被凤狂修斯一脚踢到角落弯里。

        这回总算有直接对两位统领服务机会,那红着脸儿刃部战斗简直激动得不行。

        “这边走,这边走……”

        刃部战士立即二人身前带起路来。

        其实地下冰牢里也没有关押什么重要犯人,要是平日里捕获一些胆大包天来冰封城想揩油倒霉流寇,此地空空贼老头儿设下结界已经足以令实力不济匪徒们无法施展拳脚。

        不过三位神宗封山尊者可都不一样了。

        泥绾貌似只有天人三衰巅峰战力,不过天知道他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本领?而水仙虽然只有天人一衰,但却是被记名天宗外门弟子,天资卓越,容貌年轻,不日将进入天宗门下进一步历练。无道人虽然是板上钉钉天人三衰,不过他那诡异死亡领域,亦是不能小觑实力。

        所以不但三人身上设下重重禁制,天天给三人灌入百里尘特制封灵药丸,刃部战士们也极认真地驻守冰宫出口,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三人动向。

        只不过跟着刃部战士走了几步,妖娆和龙觉就驻足停留一间巨大冰室前。

        拨开门上设置结界,妖娆与龙觉被刃部战士迎入了房门内。

        “咦?”

        听到门响声。房间内顿时有人诧异地轻咛了一声。

        抬起头,泥绾子立即就看到了妖娆和龙觉房门口出现。

        被人注视同时,妖娆也打量房间内场景。

        囚室内各物器物一应俱全。

        别囚室里只怕除了床以外,不会摆放什么软榻琴鼓书画??墒钦獍仓萌簧褡诜馍阶鹫叻考淠谌词裁炊加?。

        若不把它称之为“地牢”,这房间精致,至少可以媲美各大人族主城内有名客栈天字号贵宾房间。

        此时泥绾子,正一边下棋一边手托茶杯。

        而与他下棋不是别人……正是被冰封城大鱼大肉养得容光焕发符山钟林子老头。

        看到进入房间居然是妖娆,钟老头立即兴奋得对妖娆嗷嗷大叫。

        “阿九,来看,我要把泥绾老儿内裤赢下来了!”

        一边得瑟地大声显摆,钟林子一边右手二指夹起一枚白子,将其铿锵掷入已经略带颓意零星黑子间。

        白棋杀入,立即让那本来就势微黑方棋势被拦腰斩断,溃不成军。

        果如钟林子本人所说,这一盘棋,是泥绾子输了。

        泥绾子钟老头意咆哮声中低头看了一眼棋局,一声不发地抬起头,目光却越过钟林子头顶,幽玄地径直向妖娆扫来。

        “符山第九徒,好出息!”

        突然杀气腾腾地低吼,泥绾子一甩手里茶杯就蓦然腾起!

        他那突然爆发气势无与伦比,瞬间掠起一股狂风把身侧所有细小摆件通通扫到了地板上。

        当然……打翻也包括放身前那副棋盘。

        “我擦!老不要脸!居然毁棋!”

        钟林子顿时气得骂人,但是看似轻浮表情下,却有一股暗示妖娆要小心眼视从钟林子双眼间悄悄向妖娆飘来。

        无视钟林子弱弱抗议,泥绾子大步而起,气势汹汹直接向妖娆和龙觉踏来!

        与泥绾同时起身……还有坐一旁水仙和无道人两位。

        虽然体内灵气被空空阵法和百里尘药剂禁锢,但是三人心中涌动滚滚怒意,绝对足够燃烧他们灵魂。

        真是太让三人吐血了!

        曾经与他们一战而胜冰封城老祖……居然是这么年轻个女娃娃。

        而且坑爹是,她还是把四宗整得团团转,差点要颠覆人族所有势力妖娆魔女!

        她身份太多了,先是符山第九徒,又是冰封城幕后黑手,再是太尊陨骨盗骨者。

        每见她一次,都会感受到震惊,泥绾,水仙,无道人此时真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立场来面对这有千种身份和容貌妖孽女子!

        曾经冰封城一战,让三人输得心服口服,虽然泥绾子当初未全力,但至少身心都被妖娆意念震慑而放弃了争斗之心。

        但是现得知她真是妖娆魔女,并击破昆山锁山大阵,打死天衡太上长老,抢走昆山极道幻器岐连钟和第三枚太尊陨骨。三人心中敌意又开始无法遮掩地爆发出来!

        此女太邪恶了!

        若任她继续初元幻界嚣张,她必成为魔修!

        抱此念头,三位神宗封山尊者皆目露凶光,无比厌恨地瞪着妖娆。

        房间内空气温度立即降至冰点,一股沉沉杀意笼罩妖娆身上。

        不过妖娆和龙觉既然敢来,自然早已经想到自己会面对泥绾,水仙和无道人怒火。

        “三位看来是地下住久了,内火旺盛,需要到外面去透透空气啊……”

        妖娆一边捂着嘴轻笑,一边轻轻地挥了挥衣袖。

        随着她长袖看似不经意拂拭,刚才还沉沉于空气内躁动暴虐之息立即一扫而空。

        仿佛片刻前那剑拔弩张场面通通只是一场幻觉,众人间感情好得不行。

        感觉到气氛骤然变化,泥绾老儿顿时双眸狠狠一缩!

        他刚才用是“威慑”,虽然灵气被封印,但他意念还是可以压制实力不济自己召唤师,这才是他一直安于蛰伏地牢,等待妖娆现出真正原因。

        他预计中,妖娆多还是天人四衰初期战力。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妖娆非但不受情绪威慑影响,反而能那么了无痕迹地迅速把弥漫房间内气氛扭转,这样变故,是泥绾子等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结局。

        “妖妖说得没有错,让晚辈带三位出去走走,现刚刚黎明,可是冰封城美丽时间?!?br />
        龙觉一脸笑意地对三位震惊中神宗封山尊者说道,不过这醉人微笑中,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气度。

        一边说龙觉一边拉起泥绾子和无道人胳膊,将二人向门外推去。

        开玩笑,现他与妖娆都是四衰大乘金雷渡劫者,岂是四宗封山尊者级别召唤师可以威慑?

        莫说隐藏实力泥绾了,就算是天昊到来,只怕现也只能被他夹着走。

        挣扎了一下,泥绾子顿时一头黑线地发现,这一直妖娆魔女身边赤发男人果然也不是什么摆设,居然一人挟制他和无道子绰绰有余。

        “我神!这些疯子实力到底有多高?”

        “没有依附任何宗门和世家,他们是怎样获得战力?”

        “难不成他们从魔族获取机缘吗?”

        越想越觉得寒,泥绾子此时只觉得自己虚弱无力,便任由龙觉拖曳着,向地面御空而去。

        没有被龙觉拉扯水仙,被妖娆蛊魅凤眼一瞪,顿时也呜呜地跟泥绾身后,自行向外走去。

        神宗三位封山尊者,确从来没有见过冰封城城内全貌。

        当初与妖娆一战,是城外进行,而此次得知妖娆真实身份,他们立即心中猜测真正冰封城……只怕是一个魔族混杂黑暗城池。

        所以紧闭着双眼,三人根本不想看地面上让人心碎邪狞场面。

        直到清晨温柔而冷冽风吹拂到三人脸颊上,热闹小贩叫卖声还有食物诱人香甜气息迎面扑来。

        泥绾子才忍不住微微张开了眼。

        其实眼前是一座美丽人族巨城。

        除了空气分外冷凝以外,其实比一般人族主城加恢弘有序。

        “我怎么忘记了,冰封城也是混沌大陆崛起贸易主城,哪里会真魔族横行?若是真有魔族,也一定是隐藏妖娆魔女秘密据点里吧?”

        一边立即被眼前井然而热闹街景吸引,泥绾子一边努力继续给自己洗脑。

        就他眯着眼睛,试图滚滚人群中找出不和谐魔息,想扒下那些寻常居民貌似幸福容颜,聆听他们发自内心痛苦呐喊瞬间。

        泥绾子突然看到了一个出人意料人影!

        应天情!

        那一身华丽紫衣,雍容华贵神宗骄子正挺直腰杆,推开一片又一片向他扑去年轻少女,努力挤向一家生意火热包子铺。

        对了!

        四宗冰封城内,都驻有采买弟子和长老!

        “天情!天情!救命??!向宗门禀报……老夫与水仙,无道子被困冰封城了,这里冰封老祖……”

        泥绾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看到应天情身影就开始大吼连连,只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迎面飞来两个包子给直接塞住。

        “呜……”

        泥绾子顿时被噎得翻白眼,甚至连那美味包子到底是什么滋味都没能好好品尝。

        “师叔们,这家包子太好吃了,我请你们吃包子??!”

        抱着整整一笼包子应天情,一边挥手一边喜气洋洋地向众人走来。

        “喏,妖娆,这是你?!?br />
        率先献殷勤般向妖娆手里塞了两个大,又把怀里包子纷发给睚眦欲裂说不出话来水仙和无道人。

        后自己捏起仅剩下一枚,把那空空蒸包架子放到一脸黑线龙觉手中,无奈耸耸肩说道。

        “龙觉,对不起,没有你了?!?br />
        还不等龙觉发飙,应天情又一本正经地把视线转移到妖娆身上。

        “妖娆啊,可不要虐待我几位师叔哦,我说过,只要你不做正真伤害神宗根基事情,我是不会告发你?!?br />
        “但你若真想跟神宗为敌,我应天情第一个就是你敌人!”

        霸气无比地指着妖娆脸,应天情身上战意无比坚定。不过这嚣张又帅气气场也只不过维持不到一秒,他立即又恢复了狗腿子模样。

        “嗯嗯,包子吃掉,凉了不好吃?!?br />
        一边说,一边张开灵气,将妖娆身侧冷冽晨风通通扫却。

        “滚一边去!”

        龙觉实受不了应天情自己面前得瑟模样,捏着他衣领就把他丢了出去。

        看着那自称是神宗忠诚捍卫者身影天空中一闪而逝。

        泥绾子,水仙和无道人顿时听到自己心脏迸裂声音……

        丫!节操碎了满地!

        早听闻应天情神宗内就与符山九徒分外亲呢……把整件事情串一起想想,根本不难想出神宗酒山陨骨秘密是如何被妖娆破开,那分明就是应天情监守自盗??!

        推测出这个事实,三个被妖娆和龙觉强迫带出神宗封山尊者,直接石化原地,完全经不起这样刺激而精神陷入一种癫狂!

        他们所认识神宗应氏,没有一个是卖宗求荣败类,没有一个是欺软怕硬孬种!

        为何应天情却与妖娆魔女早早地勾结了一起?

        想着就觉得背脊发寒,因为妖娆如此坦当地把这一切都暴露给三人观看,就意味着……三人永远也别想把这秘密抖露回神宗去?

        这是一种挑衅?还是一种自负?

        无论妖娆心中想到底是什么,此份真实,都已经压得三位神宗封山尊者无法呼吸。

        正当泥绾子觉得天好黑,空气好沉重,真相好惊人同时,又有一人正一脸献媚地向妖娆和龙觉走来。

        “主人好……小又来请安了?!?br />
        应天情刚走,伊华老儿又出现于晨市中,一身奢侈打扮,脸颊上却堆砌着旁人从来不曾见过献媚笑脸。

        “主上精神真好,看来悲悯海一战后,主人实力又有极大突破,小此恭贺主上晋阶。主人天资和潜质……真是,啧啧啧啧,让小分外佩服?!?br />
        伊华这厮,完全是个利益驱动禽兽,从开始追杀妖娆欲夺她幻器到后被妖娆杀得弟子惨败他忠心臣服,无外乎都是看上妖娆卓越战力和与众不同运势。

        这一赌,还真把伊家带入了前所未有强盛中。

        有冰封城坐为靠山,伊华根本不愁物资和药丹供给,疯狂地世家势力中飞速壮大。

        所以就算看到妖娆领着三位神宗“囚徒”出来遛弯儿,伊华老儿依旧毫不避讳地凑上前来。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