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53:碎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瞬间众人眼前死成渣渣青衣老者,怎么说也是星月圣地成名多年长老,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瞬间成灰。

        众人刚才看到一切,只能说明那一头是血天运宗弟子所言非虚,天演仪不但即将爆炸,就连反噬天演仪与天运宗弟子天罚业已从天而降!

        “天??!难道妖娆魔女当真是不能算人?”

        “大事不妙,看来妄图窥视未来,确会引起上天不满,苍天欲灭天运宗这些本不应该存于世上天道泄露者!”

        议论声骤起。

        就算是那些天人四衰四宗太上长老,以及隐藏人潮中天宗使者们,只此都不敢学那星月青袍老者去挑衅天道威严。

        因为他们眼中,刚才那将青袍老者从祭坛上轰击而出金色雷霆,神圣而不可亵渎!

        那不但是货真价实天罚,还是天罚中鲜少有人能见神圣金雷,品质远远超过一般雷力,是以那么细小一道雷光,就足以将一个天人境强者瞬间烧成灰烬!

        坐于看台上四宗来客们纷纷下意识后退,无论此时天运宗祭坛上正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不想被卷入那威压堪比极道幻器风暴中!

        天算师本就是初元人族异类,四宗既喜欢利用他们力量,又畏惧他们对未来预言能力。

        所以眼见现事情发展突然像是脱缰野马不受控制,所有人立即退避三舍,身怕自己也沾染上什么玄之又玄不好东西。

        与这些胆小怕事,让别人死时候一脸正气,自己有危险却缩得比谁都虚伪强者不同,那些站祭坛下方天运宗老少家眷们却通通急得向祭坛内涌去!

        这一退一进两拔人,立即形成鲜明对比。

        有时候,并不是战力强大就意味着尊贵和高尚,此时那些自诩强大者与天运宗家眷们相比,丑陋孱弱心灵立即暴露无遗。

        天运宗家眷们从来不知道天演仪过度窥视天道会引起这么强烈天道反噬。

        “难道真如那一脸是血小兄弟所说,绝大部分献祭于祭坛上天运弟子已经生机断绝了吗?”

        天运宗家眷们心中升起无焦虑。

        想起那被雷轰出,顷刻成灰青袍者,心中记挂着自己孩子与夫君,这些天运宗家眷完全把自己生死抛于脑后,推推挤挤叫喊着亲人名字向前奔走。

        若是因为献祭力量不足,才引得金色天罚落下,那么他们可以代替家人去死!只希望那被金光笼罩祭坛上,他们可爱亲人们都还没有生机断绝。

        “恒……恒……你要等着我跟孩子?!?br />
        那一直被羽恒默默注视女子,捧着自己肚子一路小跑,边哭边向高高祭坛上爬去。

        “素素,不要急,羽恒不会有事?!?br />
        素素身旁,立即有人伸出援手,用胳膊架着这哭得都没力气女子继续前行。

        无论男女老幼,通通相互搀扶,一边急得流泪,一边有条不紊地向祭坛顶端爬去。

        此时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一头是血从台阶上滚下来天运弟子。反正他只出现于世人眼前嗷嗷了几句就彻底消失不见,谁都不知道他捂着脸滚去了哪里。

        噔,噔,噔,噔……

        数百人凌乱脚步声祭坛台阶上回响。就连范大也一头是汗地背着天机老人率先跳到祭坛上面。

        很担心小舞,范大一上来就急急寻找小舞身影。

        结果只是一眼,这五大三粗身壮如牛大块头儿就立即保持着张大嘴模样,直接石化楼梯口上。

        他这呆傻模样,简直与天下无敌看到妖娆和龙觉那个瞬间如出一辙!

        “天??!二坑货怎么?”

        范大嘴里,此时只剩下倒吸冷气声音。

        “恒哥!恒哥你还好么?你要是……”

        哭得昏天地暗素素好不容易爬到祭坛顶端,可是那一句话还才喊出一半,剩下一半便直接卡了素素嗓子眼里,差点没让她一口气背过,又从台阶上滚下去……

        嘶!

        所有冲上祭坛天运宗家眷,此时表情都不会比范大与素素淡定从容。

        他们要不揉着自己眼,要不扶着自己下巴……反正通通都有一种看到不可思议之事而头晕目眩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那刚才还台阶上翻滚唾骂上四宗男子正从容地用一条毛巾擦脸,洗去血污后露出,是一张陌生但英俊非凡容颜。

        “此人……绝非天运宗弟子!”

        众人心中叹息。

        除此之外,祭坛上没有一个人死灭,包括小舞内所有献祭者们通通坐地面上,以呆滞神情眺望一位手握幻器,金雷缠身美艳女子。

        那祭坛下就能感觉到恐怖极道威压,正是出自这女子右手手心如印如玺一般金色幻器!

        此器气息原本就霸道不羁,所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幻器自爆。但只有此时靠近一窥才知道,不断强劲地张息威压,就是女子紧握幻器鲜明特点之一。

        对于眼前数位并不属于天运弟子却身着天运宗服,又已经完全控制大局陌生人,所有天运宗家眷们通通抱着又惊又畏心情。

        “难道一切变故都是经由他们之手,上四宗看客们面前演一出戏?”

        不曾想冲上祭坛后会看到这样惊爆人眼球一幕。

        一疯狂念头顿时所有楼梯口上人们心中升起,令众人心情悸动起来!

        “那女子……手里握着天罚之雷!”

        看着妖娆右手,所有人双眼顿时有血迸出!

        实是太惊人了,看来刚才杀人者并不是什么所谓天道反噬,而是这手捏幻器女子!

        不仅是刚登上祭坛天运宗家眷,就连小舞与羽恒等天运宗核心弟子,看到妖娆以金雷秒杀天人一衰强者那一幕都立即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听说过世人受天??佳?,却从无人亲眼看到……驾驭雷霆者出现!

        眼前一切完全出人意料,特别是对于对天道有着与众不同虔诚和笃信天运宗弟子及家眷。

        他们眼里,连天罚都能驱动女修,本身就是天道化身!

        她出现,带来无论是灾祸还是福祉,众人都发自内心地接受!

        因为天威……不可忤逆!

        一拔冲上祭坛人群,除了范大以外,就只有天机老人还依稀记得妖娆模样。

        “原来……是那洪荒秘境里煞气深重女子??!”

        “太不可思议了,她命中明明处处血海,死境重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煞主,却既被天道庇佑宿命,又有金雷天?;ど?,成为天道代言者……”

        “老夫与天道打了一辈子交道,到头来还是完全猜不透天意到底预示些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真是讽刺啊,天道,永远不可让凡人触摸?!?br />
        天机老人眸下有星火闪烁,完全不可理解这被上四宗联手绞杀,甚至命天运宗陨命来算女魔头,此时会出现天运宗神圣祭坛上……而且还是以如此强大而庄严姿态。

        “罢啦,通通都是天意??!”

        抬头看一眼青天,天机老人趴范大背脊上咳嗽了几声,再次闭上双眼。

        妖娆不曾想,自己千圆满之雷对这些天道虔诚信徒们会产生这么大影响,她只感觉到到这个瞬间,所有人**辣目光向自己袭来。

        甚至于那些刚刚冲上祭坛男女老少,都通通极有默契地没有大喊大叫,只是迅速地站了自己家人身旁,而后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眸光中甚至带着些许敬畏。

        “敬畏很好……”

        “至少让这些被奴役了数千年,已经被上四宗洗脑,不会反抗天算师们不会因为我接下来要做事而发狂?!?br />
        见所有天运宗弟子长老及家眷通通都云集祭坛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蓦然回头,妖娆眯着双眸眺望高耸入云金光幻器天演仪。

        从她浓密睫毛下,透露出是霸道而幽暗寒光。

        而后妖娆冰寒声音便幽幽地传入所有人心田:

        “你们知道吗?比起上四宗垃圾而言,现我恨就是这尊被你们奉为神之幻器天演仪!”

        语出惊人,顿时把所有场天运宗弟子又通通惊得倒吸冷气。

        为何矛头会突然指向天演仪?

        “妖娆姐姐是什么意思?”

        瘫倒羽恒身旁小舞极为不解地盯着妖娆那正一上一下蠕动双唇,生怕遗漏了从她唇间吐出任何一个字眼。

        “既然算多了,你们性命都会被它吞噬,那要它有何用?”

        怒意再次于妖娆眉眼间爆发!

        根本没有给所有天运宗弟子们机会,妖娆顿时爆跳而起,把萦绕于自己身侧金雷注入雷鸣城之印内,而后直接挥着雷鸣印向那金光缓缓消散天演仪砸去!

        这一举动,只让人所有人瞠目结舌!

        “为何要成为这幻器粮食,任其吸食生命?未来有无数可能,并不是你知我知,一切祸事就不会上演,既然如此……这吞人幻器便不要算了!”

        “这才是禁锢你们枷锁,有此器存世,便永远都有如你们一样被迫不断向它献祭人。便永远都有为了利用它而不断压榨他人性命强权存世!”

        “未来自己手里!人是算不出来?!?br />
        “小舞,我要你活,我要你还有你亲人们通通活下去!”

        “就算你们不再是天算师,就算你们看不清未来宿命,你们还有家人可以珍惜,有傲骨可以坚持……这才是真实而完整人生??!”

        妖娆啸声响起同时,雷鸣印裹挟着道道金雷,轰然与高大天演仪两相撞击!

        轰轰轰!

        巨大撞击声顿时掩盖了妖娆啸声,那些远远退出千米外四宗来客们通通只听到震耳欲聋轰鸣,感觉到排山倒海威压。

        只有那些双目迸裂站祭坛上天运宗弟子,才清晰地听到了从她喉咙深处嘶吼出每一个字眼。

        她呐喊,就像是一道迅猛狂风,狂野地撞击着他们心田!

        这疯狂女修……毁灭天演仪!

        天运山脉之所以远望时如出鞘剑,直指苍穹。正是因为它高峰上矗立着由八十一层转轴堆叠而成天演仪。

        八十一层转轴底层百人无法合抱,不过越向上走,转轴则变得越来越尖锐细长,所以矗立天运宗峰顶上,像是把高山向天际无限延伸。给人一种锐利而势不可挡感觉。

        这是天运宗标志,也是天运宗鲜明特点。

        此器足足天运山上屹立了数万年之久,由天算师先人们以骨血铸造。然而再恢弘雄伟幻器,都有幻器寿命走到终结时刻。

        无论天演仪是世间第一卜算幻器还是它威压已经接近极道,凶残并裹挟着滚滚金雷神威雷鸣城印轰击下,它那高大器身上……很就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裂痕!

        雷鸣城原本是攻击力丝毫不逊色于岐连钟异宝,完全发动至少需要四位天人四衰强者同时发力,可是妙就妙妖娆体内有一道已经被她完全同化雷本源。

        凭借雷源气息激发,缩小成印雷鸣城,只需妖娆一人就足以挥动!

        妖娆从呐喊到击打天演仪,不过电光火石一瞬。

        动作迅速,完全让人无法预知。

        咔嚓!咔嚓!

        只听她右手还没收时,天运宗弟子们眼前天演仪上就徒然发出了这样一阵让人肉痛巨响!

        黑色裂隙像是蜿蜒巨蛇,带着嚣张而疯狂意味,迅速天演仪上蔓延开来!

        这让人五内重伤场景,不仅让场所有天运宗弟子睚眦欲裂,那些远远站千米之外四宗来客还有天宗使者们也第一时间内看到了天演仪坍塌。

        自巨大裂口向天演仪上攀援后,高高天演转轴立即发生了肉眼可见倾斜。

        好像有一只无形巨手正推搡着天演仪一侧,所以这半极道幻器下八层已经被小舞推动转轮同时发出不正常刺耳嘶鸣,而位于天演仪高处第八十一层尖端,也像一截被人斩断枯木般,所有人震惊目光中直接掉了来了!

        嘭!

        此声脆响,才真正预视着半极道器天演仪彻底毁灭!

        无论它成器后万年间卜算过多少天道,无论曾经有多少才能出众天算师陨命于它脚下……至此之后,世上再无天演仪这件幻器,也再不会有算者来此地眺望它宏伟尊容!

        妖娆是何等嚣张?

        为保天运一脉,所以竟然如此决绝地毁灭一件可助自己窥视天道半极道幻器!

        上四宗为何数万年来一直对天运弟子厚爱又严苛地禁锢?那正是因为所有强者,都无法抑制自己渴望先他人一步看到未来****。

        这就像是赌码前先看到了盘底大小,出招前先悉知了对手套路。个中好处不言而喻。

        换了任何与天运宗有关系势力,都必不可能如此无情抹灭天演仪存。因为说是说天算师们此一算中都会死亡,可是其实只要天演仪还,那些刚才站祭坛下女子腹中胎儿,怀里幼子,总有一日还会成长为可供四宗所用一代天算师。

        只要天演仪还……天运宗血脉宿命,永远都不会改变。

        可是妖娆却把一切都打破了!

        她不要什么宿命,不要什么先机,她只信每时每刻自己脚下所走道路,只希望自己意朋友们,能无拘束,幸福亦平安地活下去。

        为此……天演仪一定要碎!

        龙觉刚才大声吼出用以恐吓四宗强者们话语并不是虚言。

        妖娆确是要将天演仪还有因为这能看到未来所以才加诸于天算师身上所有屈辱和苦难,通通打烂!

        “救命??!好痛??!天道反噬力量好强大??!”

        天演仪倒塌当口,龙骚包依旧不忘记捏着自己嗓子连连大叫。

        这就是四宗强者包围圈下,他和妖娆依旧敢来独闯天运宗大底牌!

        不需要挥军强袭。

        天威震慑,还有其实一定真实存于所有四宗强者们对天算师一脉飘渺卜算力忌惮,足以把那些胆小鬼吓得躲到远处不愿靠近。

        龙觉一边高声尖叫,一边以凶残目光瞪着五内重伤天下无敌和上官紫痕。

        二人被龙觉那湛湛有神目光瞪得无所适从,只得也配合龙觉心意,清清嗓子,随着他连连惨叫!

        “??!师兄!师兄……你腿被雷轰碎了……师兄!”上官紫痕一边惊叫一边捂脸,好像每次跟妖娆与龙觉搅一起,她节操就要破碎一地。

        “怎么办?四宗列位强者,为什么还不来救我们?救命???!”相比之下,天下无敌那声泪俱下嚎叫才让人心惊肉跳。

        一声比一声凄惨尖叫,顿时令那些远观强者们打起寒战。

        开玩笑,整个天运宗祭坛都已经被极道风暴与滚滚雷光笼罩,此时谁若靠近,谁才是傻子好吧?

        ------题外话------

        亲爱们…保住菊花…55555

        下午四点二~么么哒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