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51:去祭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本来是埋怨上官紫痕打断自己,结果没有想到从石头后面爬出来看到是妖娆与龙觉本人。天下无敌顿时呆立于原地张大了嘴巴。

        手里传讯水晶也捏不稳掉到地上。

        反正正主已经自己出现了,那还要记录小舞每一步卜算有什么用?不如让二人自己去听好了。

        “妖娆,龙觉你们来得刚好,可不能让小舞白白牺牲?!?br />
        一看到妖娆与龙觉二人脸,天下无敌顿时眼泪都吧唧吧唧落下来。

        俗话说得好,男儿有泪水不轻弹,可是天运宗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天下无敌,上官紫痕,范大与小舞感情越来越好,此时天运宗被上四宗逼成这个模样,三人通通看眼里痛心中。

        只可惜上四宗是什么来头?

        世上只怕没有一方势力能一力承担四宗联合绞绞杀怒火,何况四宗之上还有天宗与世家联盟庇佑。所以众人也没想能把小舞与天机老人救离苦海,只是希望妖娆与龙觉能加强大,它日兴许能为天运宗今日覆灭讨回一个公道。

        “确不能让小舞和她师尊就这样白白送死?!?br />
        龙觉一边用坚定而低沉声音说道,一边回忆起当初众人洪荒秘境中经历过往。

        那么活泼可爱小舞,今日居然被逼成舍身欲拉上四宗一同陪葬烈女,个中煎熬和艰难,大概真是有苦说不出口吧?

        “有天运宗弟子衣物吗?给我们通通整一套来?!?br />
        妖娆急急地问道。

        每一分秒浪费,都意味着小舞与天机老人等天运宗弟子又向死亡靠近一步。

        听到妖娆这个要求,天下无敌先是一愣,而后立即明白了妖娆想法。

        她要乔装天运宗弟子混入卜算仪式现场去!

        “好,我去取衣物!”

        一边说天下无敌一边一头又钻入乱石堆后,看来天运宗不为人知储物室也早已经被他摸得清清楚楚。

        不过片刻,天下无敌很就自己穿着白色丝衣,又手里提着三件长袍出现妖娆,龙觉,上官紫痕面前。

        只可惜天下无敌底子就是个猥琐模样,所以那风仙道古华美长袍穿他身上,反而显得他整个人加像泼皮一样。

        他一出现,三人立即扭头,那一身暴殄天物匪气简直不能让人直视。

        倒是妖娆,龙觉与上官紫痕各自穿戴齐全后飘逸如仙,被冰蚕丝加持散发出清冷之意把三人衬托得好似仙尊降世。

        “想从正面进入是不可能,因为天运宗祭坛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完全被人包围起来了,不过我知道一条秘道,可以绕过所有人,直接从祭坛上出现?!?br />
        天下无敌一边努力脸颊上挤出正人君子肃穆表情,一边一字一句地对妖娆与龙觉说道。

        天下无敌话题太吸引人了,这可是一个惊爆消息。

        “什么?你能直接上祭坛?那太好不过了!”

        妖娆顿时拍手叫好!

        若不是天下无敌提供这个让人兴奋好消息,只怕她必需把上官紫痕塞入驭兽环世界里,再与龙觉二人想办法无声地突围而入。

        没有想到还有直达祭坛秘道存,立即给她剩下不少麻烦。

        “无敌,你怎么会知道天运宗秘道事?”

        上官紫痕瞪大了双眼,看着一脸得意天下无敌。她记忆里,自己闭关时候,天下无敌除了偶尔回自己宗门外,几乎都湖对岸守着自己才对。

        “那是自然,你闭关时候我可没有闲着?!?br />
        天下无敌扬扬下巴,表示自己绝对是个人才,早已经没人知晓情况下把天运宗所有隐秘通通挖掘过一番。

        “跟我来?!?br />
        一扬手,天下无敌带头就跑,看他不慌不忙模样,必是对找到秘道极有信心。

        越过层层秘林,四人前行方向貌似是与天运宗祭坛越来越远,但是上官紫痕却悄悄张开了自己天眼向四周环顾,确很山体内看到了一些隐藏岩石罅隙间彼此相连隧道。

        有此佐证,上官紫痕立即放心地继续紧紧跟天下无敌身后。

        天下无敌带着三人跳入一片看上去很寻常蒿草堆里,搬开一块盖地面上圆石,于是乎一个黑乎乎洞口便很出现龙觉与妖娆眼前。

        直到众人冲入秘道,天下无敌嘴巴都一直没有停。

        “这是天运宗一个很有意思小传说……”

        “传说他们第十几代某个宗主,入门时候天资非常差,根本没有机会像核心弟子一样天天靠近天演仪去揣测半极道幻器烙印卜算符纹,所以他入门前十年干脆什么都没有做,背着锄头一心一意地下挖出了这样一条隧道直通祭坛顶端?!?br />
        “隧道通行后,他就日日夜间避过同门师兄弟们耳目,靠此秘道通向天演仪,便以愚钝天资和锲而不舍毅力,终是顿悟天演仪上二分之一卜算符纹印,并一举成为天运宗历史上接近天道宗主之一?!?br />
        “所以当他荣登宗主之位时候,便把这个小秘密告诉了几个他喜欢弟子,并一直保留着秘道通行。是以鼓励后人,简单之事重复做,只要比别人多花心思,再笨拙人也总有成材一天?!?br />
        这是天下无敌与天运宗核心弟子们喝酒套出来旧闻。

        虽然到了现世,天运宗规矩已经改变,只要是天运宗弟子,随时都能上祭坛参悟玄妙卜算天道,再无三六九等划分。

        所以自然无人继续使用偷偷摸摸方式靠近天演仪。

        但是出于好奇与无聊,上官紫痕闭关修行某日,天下无敌还是一个人消消地进入天运后山,把这个传说中秘道给真翻了出来!

        当时看来,这行为只不过是天下无敌好奇心旺盛随性之举,却没有想到今日为妖娆和龙觉大开方便之门!

        一边听着天下无敌绘声绘色故事,妖娆,龙觉与上官紫痕一边地道中疾行,迅速向天运祭坛靠近。

        “啊……四宗果然是底蕴深厚,才推动到第七层,就已经如此吃力了?”

        站祭坛上左右天演仪运算小舞狠狠地压下涌动于自己胸口几欲从口中喷出血腥之意。

        虽然上四宗宿命没有被天道庇佑,不过数万年底蕴不是盖,四宗开山立派后便有无数能人异士为四宗献祭献魂,其命数由大量强者堆叠加持,难以窥视,亦难以撼动。

        所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舞浑身被汗水打湿,每推一层天演仪都让这半极道幻器金光四溢,才艰难地将第七层天演仪转动起来。

        “那妖女宿命,看起来好难算哦!”

        看台上发出阵阵感叹。

        眼见着天运祭坛上金光一片,已经完全把献祭天运弟子遮蔽,而且那些如流水如烟云般光芒还汩汩流下祭坛,缓缓向四面八方蔓延。那些高坐看台上四宗长老们此时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看来看去,他们只看到静止不动天运献祭弟子,还有不断舞蹈天运圣女。

        原本小舞身姿曼妙,舞动起来姿态优美。

        但是再美东西看久了也会乏味,特别是那些不断从天演仪上流泻而出金光又将小舞身影一点点遮掩。

        眼前只有金光浮动,看久了真让人昏昏欲睡。

        “别用你们神识去窥视金光下天运弟子哦?!?br />
        有人开始人群里警告那些第一次莅临天运宗参与观礼四宗长老。

        “那祭坛精神力通天,是以能感怀未来和宿命,如果被其它力量扰乱,卜算结果会有偏差,而且你们……也抗不过天道反噬力量?!?br />
        不知道谁声音徐徐吹过众人耳边,顿时让那些心痒难耐想要继续监视天运弟子演算人们乖乖收敛了自己神识。

        扰乱结果是小,若把自己也当成祭品献给天演仪了可不好。

        于是这些无事可做,一心只等待结局四宗强者们纷纷闭上自己眼睛,柔软舒适座席上闭目养神起来。

        只有那些站中间天运核心弟子家人们纷纷心急如焚。

        因为他们一生都待天运宗内,自然知道天演仪八十一层,前七层层层金光四溢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小舞正进行演算,前所未有地繁杂和巨大!

        她算一定不某一个人宿命!

        因为一人之威再如何强大,也绝对无法令天演仪金光疯狂喷吐到这个地步!

        “她没有算四宗所要求东西!”

        所有站祭坛外圈天运家眷们心中都萦绕着这样这个惊悚答案!

        汗水从他们额头一滴滴落下,像是断了线珠子,没有一刻停歇。

        此刻一定有人想纵声高叫,可是他们通通把这份震惊深藏于心底,因为此时一旦有人把这个秘密捅破,那么等待小舞,必是立即死灭下??!

        就连家眷都看出了端倪,那些盘腿坐于祭坛上百位天运核心弟子是心知肚明!

        他们自小舞推动第五层天演仪时候就察觉到事情有不对劲苗头。

        可是看着小舞决然背影,所有人竟然出乎意料地保持着缄默。

        也许是能量回路联系让众人心意相通,又或者是同为被四宗欺压天运弟子,所以每一个都能此时深刻地体会小舞心中之绝望与愤怒!

        横竖都是死……为何要为四宗而死?

        “天算师尊严与傲骨哪里?”

        每个人心中都回荡着这样声嘶力竭泣血呐喊!

        羽恒看着小舞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凝重嘴角突然不知不觉地扬起了轻笑容。

        可能众人心中不为人知黑暗一面里,都或多或少地隐藏着想要爆发野火,只等一个契机便能喷涌为吞天烈焰!

        愤怒!不甘!怨念!

        所有天运宗弟子们被四宗上位者们逼出了叛逆反骨!

        随便小舞算什么,只要不是真为四宗而算,所有人心中都升起得到解脱与救赎意。

        血脉内有一种偷偷地……忤逆强权做坏事兴奋,有一种摆脱枷锁用后生命讴歌自己真魂嗨爽!

        “算死他们!算死他们!算得他们吐血,小舞!”

        抱着极度黑化,将欲反抗热血,羽恒把自己身体内力量毫无保留地向小舞灌入,好似只有拼命地燃烧自己,才能宣泄心中那郁郁难散怒意。

        与羽恒抱着一样念头并不是零星几人,没有事先约定,可是就小舞被天演仪压得想吐血当口,身后突然出人意料地传来了一股巨大精神冲击力!

        嘭!

        巨响一声,明明没有任何实物砸向小舞,可是她背脊却犹如被重锤敲击一般,立即情不自禁地战栗。

        不过这种冲击却完全没有伤害小舞意思,反而令她精神一震,而后手下第八层天演仪也开始转动起来。

        小舞得到众人力量支持,有些萎蔫意识重振奋,好似干涸河床终于迎来初春雪融后第一股清泉。

        她顿时感激地回头一看??吹绞撬刑煸俗诤诵牡茏佑氤だ厦枪睦抗?。

        小舞这些人支持目光中鼻尖一酸,险些落泪下来。

        除了上官紫痕,天下无敌与范大,就算天机老人都不知道算中她想要推衍到底是什么。

        小舞害怕众人得知她用所有人命为代价忤逆四宗,一定会遭到众人唾弃和鄙夷。

        但是现看到众人包容和肯定眼神,小舞才发现原来大家与自己想得一样。

        与其苟且偷生,换来并不平安喜乐被豢养人生,还不如拼死一搏,也为了不再让天运宗后世弟子再成为与她们一样连自己生死都无法掌握四宗玩物!

        拼了!

        多精神异力从小舞身上喷涌而出,疯狂向天演仪灌入。

        她这一次爆发,顿时连续推开两层天演仪卜算,正转动天演仪,瞬间升到了第十层!

        “小舞长大了,管不住啊。不过那孩子,从小就是个不服管教丫头?!?br />
        被范大搀扶天机老人,此一瞬间浑浊双眸内突然闪过一道犹如回光返归照般似精芒。

        他轻轻叹息,以他眼光,必然比所有人早一步发现小舞忤逆上四宗苗头??墒蔷土飧煽堇先?,此时脸上也带着赞许神情。

        大量金色飘渺烟云从天演仪上喷吐而出,浓烈光线让四宗强者们可视范围大大减小。

        就连那些站祭坛之下天运宗核心弟子家眷们此时都身影朦胧,被层层光芒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好似有天灵地宝要从祭坛上酝酿而生一般,神圣而玄妙气息天空中不断扩散伸张。

        然而就此时,谁也没有发现高高祭坛上突然多出了四个人影!

        完全出人意料!

        因为妖娆,龙觉,上官紫痕与天下无敌都身着天运宗弟子衣物,所以偶尔现身于四宗观礼者们视线下,他们也不会大惊小怪,只当四人是献祭过程里必须出现人而已。

        因为不了解天算师卜算过程,所以上四宗强者们对突然出现人影不甚意,可是对小舞和所有正盘坐于能量回路上天运宗弟子们来说……这简直是一场巨大灾难!

        天算师们卜算过程里,意境是玄妙而不可琢磨。若有人近身打扰,势必会干扰到卜算后结果!

        “有人!有人进入!”

        盘坐于地天运宗弟子们感觉到有人入阵后立即连连倒吸冷气。完全不知道为何四宗强者层层包围下,还会有外人踏足神圣祭坛?

        此时由能量回路连接一起他们不可移动,也不能分心,不然小舞好不容易推动第十层天演仪就会立即停止转动,若是一切再重头来过……势必是他们无法承受巨大消耗。

        “那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穿着天运宗核心弟子衣物?”

        羽恒皱着眉头看向突然出现四道人影。难得就难得此时所有发现异常天运宗弟子们都没有叫出声来。

        一是因为被仪式禁锢,容不得众人鬼喊鬼叫,二是众人看到脸色一直不良小舞圣女,看到四人突然出现后,脸颊上立即扬起了激动又惊喜表情!

        “姐姐!你怎么来了!”

        小舞一边用力维持第十层天演仪转动,一边压低了声音,用颤抖又微小声音急切地问道。

        被层层天演仪光芒?;?,这细小声音只天运宗祭坛上盘旋。

        听到小舞问询,妖娆非但不觉得开心,反而沉默并一脸怒意地瞪着小舞那张因为见到自己而分外开心脸颊。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小舞顿时一脸委屈,看到妖娆,几乎又刺激到她泪腺,有无数心中苦困想对她倾诉。

        只不过此时时不我待,她已经没有机会再挥霍时间。

        “姐姐,你来了好,就这里看着,我立即把卜算结果说给你听……你等着,我要把天演仪,转到八十一层去!”

        抬头眺望天演仪高处那神圣顶端,小舞双眸内顿时迸发出坚定又决绝光芒。

        有妖娆来送她后一程,她已经心满意足!

        ------题外话------

        1月倒数第三天,月票被人爆菊花…5555,不能直视壮烈啊。

        万一直到月末,亲爱们有票力砸向我,十月亲爱们都拼命了,我也不能后一刻松懈。不求刷票或者重复订阅,手里有票,力一拼吧!

        另,下午四点,二。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