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5:天魔九星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师尊,你要干什么?”

        感觉到自已丹田与气海内暗力疯狂地向外散失,而且势头完全无法抑制,妖娆心跳一凝,额头上便渗出密密层层汗水。

        血老头烙印之威,不足以传递他意念,所以妖娆只能从那些血煞行为中揣测血老头用意。

        然而面对眼前出现惊变……血十三是要送她去死??!

        烙印不但第一魔祖结界中不?;に?,反而通通缩回她气海内将黑暗灵气激发,令她吞噬之风中散发出诱人气息……

        嗅到食物味道,那层层包裹妖娆身侧阴风蓦爆发出一股饥渴怨念!

        第一魔祖要吞噬她!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随着血十三烙印消失,阴风再次向妖娆身体扑打而来!

        带着势无可拦冲动与狂妄,想要把她身上所有精纯暗力化为已用!

        妖娆根本就没有躲闪机会,直接被阴风卷入了乱流里!

        那些如刀子般锋利风刃直接把她衣物割成碎片,她光滑肌肤上留下无数令人肝胆俱裂伤痕,那些深入肌骨风涌,野蛮地抽吸着她骨血中流动生机与力量。像一头千年没有进食,已经饿得要发狂野兽一般,将妖娆当成了世上美味食粮!

        妖娆要是再不做出有效果反抗,只怕很就会沦落为当初她见到那魔祖大能身体支离破碎模样!

        “是像呆子所说,立即转换身体灵气,迷惑阴风带伤返回……还是任由师尊血煞气息继续把我丹田内暗力送出?”

        两个声音同时妖娆心底回荡。

        她还有返回雷界机会,只要推动光灵珠,散发出光属性力量,就能暂时逼退阴风吞噬。但是身体忍受剧烈痛苦同时,她不信……

        不信血老头当真要把自已葬送这里!

        “不可能!”

        妖娆一咬牙,也没有向龙觉征求意见,便贸然地做出了一个疯狂决定!

        “师尊呀,师尊,你不要坑我??!”

        一边自已心底默默呢喃,妖娆一边完全封印自已丹田内光,火,水,土,雷灵珠运转,直接把自已所有精神灌入暗灵珠内!

        妖娆推动下,暗灵珠疾速旋转,向她气海供应多暗力!

        “既然你要我散出暗灵气给第一魔祖吞噬,那我就依你所愿,将力量通通给他!”

        暗力爆棚。

        妖娆疯了!

        不再反抗血煞推动自已暗力趋势,妖娆甚至直接化被动为主动,一心一意地燃烧起所有暗力量!

        轰轰轰!

        黑暗虚空中顿时传出震耳欲聋爆响声,那些源源不断暗元素妖娆身侧蒸腾而出,相互推挤涌动所爆发出巨响。

        一股比黑暗为浓烈玄黑之气层层包裹妖娆身旁!

        此时她简直比魔皇还气势汹汹!

        那无边暗力涌入第一魔祖结界内,顿时滋润了干涸千万年阴风,就算是魔族中天资卓越强者身陷这滚滚吞噬之风内,只怕都做不到如此时妖娆一般毫无保留地燃烧自已力量献祭魔祖。

        她就像一柄炽热蜡烛一般黑暗中燃烧,只不过她身体上迸射出烛火,通通都是比黑暗浓烈黑!

        这举动确是疯狂,被越来越疯狂阴风吞噬,若她再不抽身离开,只怕陷得太深便再也无法出来!

        这个选择,很有可能把她拉入万劫不复境地里!

        可是妖娆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

        只因为血十三烙印……教她这样行事!

        莫大疼痛顿时蔓延全身,好似无数吸盘叮妖娆身上,不断吸食着她骨血,撷取她灵气。

        但是就算感觉到生机不断消失,妖娆也没有再反抗过阴风吞食。

        这让人煎熬时光持续了很长时间,而就当她已经意识迷离,觉得自已已经再也经不起摧残之际,她突然感觉到阴风对自已灵气摄取力量……减弱!

        “这是幻觉么?我怎么觉得风停了下来?难道是我五感丧失,所以才有这样错觉?”

        费力张开眼,妖娆小脸白得吓人,脸颊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

        不过还好眸内还有丝丝光华顽强地流转,证明此时她还没有挂掉。

        待妖娆咬着自已舌头,以疼痛把自已从意识迷离中唤醒,她才百分百地笃定,那些刚才还如饥饿野兽一般疯狂撕咬着自已阴风,果真是停了下来。

        取代阴风是躁动。

        耳边有一抹聒噪声响越来越大,顷刻之间化为震天动地轰鸣!

        “加西……得勒日格……克伦布赫羽……”

        细细分辨,妖娆听得出那是古老魔语。

        但是很遗憾,她并不什么古魔族语言专家,完全听不懂那些震动她五脏生涩卷舌音到底倾诉些什么东西。此时也没有办法把纳多多从驭兽环里扯出来分辨这魔语内传达意念。

        不过就算不明白回荡于虚空间古老魔语到底倾诉什么秘密,此时妖娆心中还是一阵窃喜。

        因为她没有死……

        非但未死,而且疯狂地献祭暗力后,天地间回荡阴风反而突然消失。

        丹田内还有暗气涌动,只是后一丝,却未断绝。

        这一刻,妖娆真搞不懂第一魔祖结界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了。

        他明明是要吞噬暗力嘛,为什么不把自已吞噬一空?

        还有为什么献祭自已力量,然也能让阴风停止?

        就妖娆又虚弱又一头问号之际,那一直喧闹耳边魔语也蓦然停止,而后漆黑虚空中,突然沉寂下来。

        妖娆摆正自已身体,孤单地矗立于无边黑暗中……双眸蓦然大张!

        她感觉到了,感觉到此静得吓人虚无远方,有一抹极为恐怖力量正向自已急急激射而来!

        ?;倨?!

        这个瞬间妖娆心跳骤停。

        因为她虽然能感觉到向自已袭来力量巨大,但是此刻,她却有一种无论向任何角度躲避,都完全无法逃离那力量攻击范围局促感!

        好似天上地下,竟无一处容身般无助!

        一道暗金色流光从黑暗深处探出,向妖娆心口无法阻挡地径直击来,掠起空气震动,还有这一界中所有阵符和法则悸动。

        只是一眨眼光景,它已经横生妖娆眼前!

        “天啊……天啊……真躲不开耶?!?br />
        妖娆一边惊呼一边连退退后退,她御空速度之,到每退一步都黑暗中掠起层层浓云和空间扭曲,但就算如此,才堪堪退出三步妖娆还是感觉到胸口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刺痛。

        被撞击那一瞬间,妖娆立即感觉到一种牵扯着灵魂刺痛没入心口。

        急剧浓缩暗金力量顷刻之间通通灌入妖娆身体,而后她气海和丹田,立即被一股强到几乎要爆炸暗力极度填充!

        “这?”

        下意识地,妖娆已经开始转动早就干涸得想开裂暗灵珠,把莫名其妙又极为强大精纯暗力吸入灵珠内同化。

        妖娆虽然迅速地做着适合环境各种行为,但是她大脑已经空白一片,有些没办法把一幕幕发生于眼前事情理出头绪来。

        为什么第一魔祖黑暗结界,几乎把她耗后,又突兀地将一股强大力量反赠于她?

        以现身体内充盈灵气来算,这股浓烈暗金黑暗元素,除精纯无比之外,还带着一股人族召唤师们很难感悟无情和狂野。力量中夹带着对天道领悟,对于她来说……竟然相当于一场机缘!

        管不了那么多,暗灵珠同化速度非常,很就将这些暗力通通吸入珠身,得到了高层次领悟,就连那漆黑灵珠珠壁上都开始泛起点点暗金流光。

        “非?!欢跃??!?br />
        就算力量与生机重回到自已身体,身上伤口几乎瞬间痊愈,但是胸口还是痛得牵扯灵魂。

        妖娆摸着头,总觉得自身体被暗金之力重充盈后,脑袋里就开始有什么钝钝东西敲打自已天灵骨,所以意识一阵阵刺痛与酥麻。

        伴着这种难以形容刺痛和酥麻感,妖娆眼前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条道路。

        虽然肉眼看不见,但两侧阴风却自发地妖娆身下铺路,讨好又献媚地推动着她双肩,送她向道路走去。

        此地再无物怀有恶意想要吞噬妖娆灵魂和身体,那些沉沉压人心房令意志低沉,死意盎然威压也通通消失不见。

        好似这个世界已经包容和接纳了妖娆存,并带着善念想要送她离开。

        “不对,不对,不对……是什么东西不对劲?”

        妖娆咬着自已手指,把眉头差点拧成麻花。虽然此时已经感觉不到半点死亡威胁,但是为何她心跳……那么呢。

        一滴冷汗划落于她鬓角。

        而后她低头,有些手指颤抖地拉开自已衣衫。

        向胸口一看。

        不看时心中还抱有一线希望,待看到那一秒,妖娆双眼差点滴下血来!

        “师尊!你就是这样出界吗?”

        睚眦欲裂……妖娆看着自已心口上那九枚漆黑并透露出点点暗金色泽天魔星,因为知道真相,眼泪差点掉下来!

        自已成了九星天魔子!

        而一直回荡于脑海里犹如钝器敲打感觉……是第一魔祖魂力种子萌发证明。

        “啊啊啊……被坑惨了!”

        直到此刻,妖娆才完全想通这第一魔祖结界中禁制触发条件。

        第一魔祖是需要不断吞噬魔族黑暗灵气以维系自已生命,同时,他亦需要数量不用太多,但强大且中心仆从。

        所以吞噬阴风既是一种杀人手段,也是一种考验方法。

        能吞噬之风中张显强大而精纯暗力,并保持不死,至少证明了暗力持有者非凡实力。而且即使不断死亡中依旧不反抗风撕扯,又再一次证明了暗力持有者对第一魔祖忠心和虔诚信仰。

        这两点合二为一,就通过了对暗力持有者重重考验,让过关魔族或者人族,得到成为天魔子殊荣!

        身有魔星,等于手握离开此地通行牌!

        妖娆是隐隐地猜到这一点,才无畏地进入第一魔祖结界尝试,但是初她以为用血十三气息?;ぷ砸丫湍鼙芄醴缱飞?,哪想得到血十三血煞之息出现以后立即通通隐入她气海丹田,逼她以自已实力……通过了第一魔祖考验?

        “我然也成了天魔子?!?br />
        妖娆一头黑线,看着自已皮肤上那九枚小小星点有一种头晕目眩作噩梦错觉。

        如果这真是噩梦,那么此时她好希望自已能一头倒下再睡一觉后才醒来。

        可是她不能,因为漆黑星点上闪烁点点暗金流光像是妖冶毒一样,无时无刻不极度刺激着她双眼。

        而且随着星点稳定,九星旁还再度隐隐地浮现出一枚空有轮廓而无色泽第十星。

        可以预见,随着第一魔祖魂力种子妖娆体内觉醒,这第十星也会越来越色泽浓烈,后幻化为与前九星一模一样天魔标示。

        想想帝岚,想想姬天白……妖娆心都要碎了。

        “血老头,你果然是个老狂魔!”

        咬着牙,妖娆狠狠地挥舞着自已拳头,这一笔帐记她心里,待血十三出山,她势必要加倍还给他!

        时间妖娆心中滴答作响,现她时间,每一秒都金贵无比。因为她能感觉到那已经寄生自已身体内第一魔祖之魂不断壮大!

        “必须把他清出去!我得马上出界……去找姬天白,先把这魂力封印了。对!”

        妖娆双眸内迸发出两道璀璨炬火,此时她能想到缓解燃眉之急方法,就只有如姬天白一样以诅咒之力改造身体自残之法。

        不过就算自残,也好过身体被第一魔祖当成容身幻器吧!

        一道疯狂流风划过漆黑暗夜!

        妖娆御空速度前所未有地!

        没有身体烙印天魔星前,她完全无法分辨这魔祖结界中方位,但此时她五感已经可以感知初元界存气息。

        她正向那片朦胧气息疾速冲去!

        若是只有沦落为第一魔祖寄生容器才能破界,那么这个代价,确是让人无法接受。不过令妖娆无比郁闷中微微有些安慰是,至少龙觉还有八位雷鸣城强者们……她平安地带出来了!

        驭兽环并没有被魔祖力量感知与镇压,所以以她一个人堕身为魔换其它八人平安返回初元结果……值!

        妖娆此时心焦无比,甚至无法冷静地感知时间流逝。

        她眼里,每一秒钟都过得好像一年那么漫长,直到眼前黑暗化为光怪陆离各种空间乱流,初元界呼唤声越来越强劲,她才稳下心跳,深吸一口气,而后一头没入浓云里。

        呼……

        狂风割着皮肤耳边呼啸。

        这极冷湿度有助于妖娆平静她那燥热心情。

        此时她甚至已经把接下来每一步计划都周密地脑海里过了一遍。

        先潜入魔族深渊,从姬天白身上分出一部分诅咒力量植入自已身体,镇压魔魂,而后再寻找幽姬下落把第四枚陨骨拿到手。

        这样就有了开启化龙血池所有条件,而等血十三出山,也许完全抹灭天魔星对自已影响方法就能揭晓。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狂蛮地爆发着身上灵气,把自已像是出膛弩箭般向初元界推去。

        噗!

        一声轻响,仿佛什么粘稠薄膜破裂,而后妖娆眼前便再也没有黑暗遮蔽,一片碧绿得让人双眼想要流泪原始森林蓦然横生于她眼前!

        “回来了!”

        感觉到初元风拂过自已发梢这个瞬间,妖娆忍不住长啸一声,把那些一直压抑于心底所有怨气都宣泄一空!

        她威压天地之间疯狂激荡,顿时激起方圆百里内禽鸟成群结队地飞起,还有隐参天巨树下那些毛皮斑斓猛兽们低低呜咽。

        这是一片无人住大地,却刚好给妖娆宣泄空间!

        看着自已又一次衣衫破败,妖娆先重给自已套上一身白裙,这才震着驭兽环,把龙觉与夜行者,百代崆峒等人从驭兽环空间中唤出来。

        “这……”

        剑极第一个从驭兽环内走出,看到青天,绿地与木中蜿蜒溪水当口立即捂着脸转身过去。

        他静默地矗立原地,如他一贯性格般沉默而且刚毅。

        但是妖娆感觉得到,此时他那张青脸上一定恣意纵横着泪水。对于才离开初元一个月她来说,重回到这生机盎然世界,她都满心激动。不要说五位千万年前就与初元诀别远古大能!

        随着剑极出现,夜行者,魇衣,绝心,王道人,大喜,呆子,百代崆峒,龙觉也依次而出。

        与剑极那静默态度差不多,其它四位远古大能出现后也都没有大呼小叫或者手舞足蹈。

        他们不约而同地别过脸,分列于各个方向,独自眺望远方,而后双肩剧烈颤抖。

        他们回家了。

        虽然这家与千万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但是足踏脚下故土,他们就像重得到滋养种子,力量干涸身体内极速复苏。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感觉。

        只有久别家乡才能体会,无论飞得多高多远游鸟,都无法摒弃那自出生起就深深烙印于自已灵魂深处乡魂!

        一时间万千滋味涌上夜行者心头,难以言述。

        如剑极曾说,他们通通都是被磨砺了千年精锐战剑,却于后一刻未能与莫里斯时代其它同伴们成为插入敌人心尖战力。

        这份英雄无用憋屈和懊恼已经陪伴了他们千万年光阴。

        所有他们熟悉人与物……都通通远去。

        他们是被迫逃兵,是被时间遗忘残刃。

        原本以为自已就这样怀着巨大遗憾寂灭于无人知晓时空里,可是他们出来了!

        这一战还没有结束,他们终于可以延续……千万年前未责任与使命,让自已一生,再次找回存意义!

        因为悸动,所以反而沉默无声。

        五位远古大能并不像没节操大喜那般一看到脚下绿林就抱着一棵巨树哇呀呀地狂亲起来。

        “老子回来了!你你你……”

        像啄木鸟一样,大喜亲得巨树咚咚直响。

        “非常,妖妖!”

        龙觉一脸惊喜地看着妖娆小脸,其实对于他来说,管他是初元还是别地方,只要能见到妖娆,就满心灿烂阳光。

        “妖妖,你脸色非?!缓??!?br />
        只是一脸,龙觉顿觉妖娆有异样。

        此时还能不断关注着妖娆人,恐怕也只有龙觉一人了。

        “嗯,确是不怎么好?!?br />
        妖娆缓缓点头,虽然也为自已能回初元能暗自开心,不过这淡淡兴奋早已经被心中其它事淹没。

        “我惹上大麻烦了?!?br />
        轻轻拉下自已领口,只露出一点点,就已经能让龙觉清晰地看到那正自已胸前暗光流转天魔星烙印。

        “天??!”

        看到天魔星那个瞬间,龙觉忍不住惊呼起来!

        “不!我们去魔族!”

        龙觉第一念头然想到也是姬天白,就算把姬天白杀了,将他身上所有诅咒完全夺过来,他也不能让妖娆被第一魔祖魂力吞没!

        想想若是第一魔祖以妖娆身体重生,以她那可小手杀戮人族,这简直比杀了妖娆还令人难受!

        龙觉惊呼声中夹带着莫大惶恐和不安,这些让人身体一颤浓烈情绪立即捏断了雷鸣城八人对重回初元世界巨大喜悦。

        那些默默流泪,疯狂大叫,笑得抽筋人们通通收敛自已情绪,疑惑又不安地向妖娆看来。

        感觉到所有人不安与问询目光,妖娆不得不对他们粗略地交代一番。

        只见她无奈一摊双手,黑着脸说道。

        “唔,不好意思,我成为了九星半天魔子?!?br />
        “现必须去寻找镇压魔魂东西,大家各自珍重!”

        妖娆解释时刻,龙觉已经抱着她腰,急急将她向远方拖去,现根本没有可以挥霍时间机会,解释什么早就不重要了,重要是赶把魔魂从妖娆身体内扫出去!

        而就当所有人震惊地石化于原地,妖娆和龙觉急急冲向魔界当口,一股已经被妖娆遗忘力量……突然于她气海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