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3:应该会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下定决心后,妖娆便一扫自已心中彷徨与阴霾,把自已头高高抬起。

        她师尊是血十三,她以此为骄傲。

        如果到化龙血池打开那一瞬间,从化龙血池内走出是第一魔祖而非血十三,那么她依旧不会忘记那些曾经血十三加诸于自已身上种种温暖。并倾自已所有,把魔祖重封??!

        扪心自问,她有追索到头,发现一切是错并不惜任何代价扳回错误决心,即使自已要付出……也许是生命代价。

        为血十三,她愿意一场豪赌。

        “龙觉,我想我知道师尊是怎么出界了?!?br />
        沉下心意后,妖娆对龙觉小声地说道,声音虽小,但很坚定。

        “是么?是怎样?”

        龙觉一扬眉头,有些意外地看着妖娆。

        如果承认血十三就是第一魔祖代言人,那么确很轻易就能解释血十三为什么能活着出界原因??墒撬钌畹孛靼?,妖娆绝不会以那样目光看待血十三。

        “因为他是天魔子啊?!?br />
        妖娆终是想起了血十三另一个身份。

        “也许他早知道魔祖阴谋,所以假借了第一魔祖力量,以暂时妥协换取进出雷界通行证,要不然以师尊心性和实力,怎么可能轻易被魔族打上天魔星烙???”

        血十三一直妖娆面前表露痛恨魔族态度,可是他却是初元世界里有名气天魔子之一。

        这相互矛盾事实,一直让妖娆极为困惑。

        若不是血十三本就是第一魔祖傀儡,那么现也就只有这一种解释……血十三,为入雷界,自愿成为天魔子!

        从帝岚描述中可以看出,魔族对天魔子身体是极为看重,既然第一魔祖想借实力强大人族或者魔族召唤师身体重生,那么他必然不可能去吞噬天魔子肉身,也必须放任所有天魔子能自由进出雷界修行。这样才能保证自已灵魂容器是强大而不可超越肉体。

        “这么说来,一切确是能解释得通!”

        一股光焰龙觉眼内蓦地跳跃而起。其实把事情串联到现,一些看上去完全无法解释东西也渐渐浮出水面。

        “不过若是天魔子……那血前辈身体内……便真寄生着第一魔祖魂魄了?!?br />
        刚开心一瞬间,龙觉立即又想起了这个让人担忧问题。

        就算血十三身体不灭,又有何人来保障他心中没有沉睡恶魔?

        “也不一定,反正师尊说过他没有……也许他自有办法消除第一魔祖对他影响,所以才会那样肆无忌惮地成为天魔子,再说了,连姬天白那妖人都还活着,当年我师尊,一定比姬天白厉害?!?br />
        说起血十三凶残事迹和变态实力,一股骄傲心情立即涌上妖娆心头。信则不疑,既然不会舍弃对血十三信赖,那么妖娆就把他曾经所说一切都当做判断是非标准。

        “哈哈哈哈,也有道理。好吧,那出雷界对于你来说……还真有可行机会?!?br />
        一边轻叹,龙觉一边把自已视线转移到妖娆左臂上。

        其实打从开始,驭兽环就是二人底牌,有了驭兽环储能力,只要能送一人出界,那么两人,三人,四人……通通不是问题。

        而身上带着血十三精神烙印妖娆,也许能凭借着烙印中夹带天魔子气息,无视第一魔祖吞噬结界内嗜杀禁忌,轻松地踏出结界去。

        “现重要是,让那五位远古大能抛下对血前辈仇怨,自愿化干戈为玉帛?!绷跚崆崴档?。

        “他们只能放弃复仇想法,不情愿也得情愿,因为只有我师尊力量……能救他们!”

        此时妖娆比龙觉狂傲,高高抬起自已脖子,一字一句说道。

        当年五位远古大能与血老头恩怨纠缠不管谁对谁错,都必须通通放一旁,因为现摆眼前需要攻克事情,只有离开此地一事。

        “走,我们回雷鸣城去?!?br />
        妖娆拉着龙觉,一路向雷鸣城狂奔,穿越数百里云路,凭借着脑海里烙印精神联系很又找到雷鸣城转移后隐藏地点。

        当二人身影出现于城中时,整个雷鸣城正沐浴一片祥和神光中。

        宽阔广场上空无一人,五位远古大能也许都已经进入侧殿休息,就连那风风火火大喜也不见踪影,不要说那一天到晚抱着百代明珠传讯水晶发癫百代崆峒。

        “喏?!?br />
        妖娆刚踏入广场后就立即对龙觉努了努嘴,而后目光投向雷鸣城那高大而连绵主殿殿顶。

        那些高高飞扬而起殿角屋檐中,有一个一脸铁青呆子正双手抱胸,如铁坨子一般盘坐房顶一动不动。

        这还是大喜不小心提供情报。

        “想要找呆子,如果不是雷鸣城外游荡,就是房顶上?!?br />
        龙觉被妖娆努嘴声音吸引,立即与妖娆相互对视一笑,而后伸展着衣袍,轻盈如鹞子一般向那呆子所方向御空飞去。

        连招呼都没有打,一计恐怖拳风就从龙觉袖中爆发而出,直奔那神情木讷呆子而去。

        与此同时,妖娆也瞬间落于呆子后方,手里朔月向他腰窝无情斩来,半点让他喘息机会都没有留下。

        呆子原本枯坐于大殿琉璃瓦上,双目紧闭,一脸木讷,但是妖娆与龙觉从天而降当口,紧闭双眸却登时大张,从浑浊双目下倏地爆发出两道璀璨精芒!

        因为他能感觉得到,那两个人杀意是货真价实存,如果他不及时做出反抗举动,只怕下一秒就能看到自已身体和头颅分家!

        完全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已会突然遭遇袭击,而且生死就一眨眼时间内变幻。

        “喝!”

        想也没想,呆子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立即绷得紧紧。完全没有保留自已任何底牌。

        呆子防御瞬间,一股强大土元素气息拔地而起,不过很地……一股比土元素精纯百倍暗力也随之接续上来。

        这是每一个人简单本能反应。

        这千分之一秒应激反应下,谁也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妖娆与龙觉会对他发出攻击,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已应该如何隐藏身体内那些绝对不想让他人发现秘密。但是身体却会先于头脑直接爆发出强大自保本能……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

        果然,暗力呆子身上涌动,待他反应过来自已倒底做了什么时候,这力量浓郁程度已经完全无法被他掩盖。

        所以除了愤怒与不解,呆子脸颊上还出现了惊恐表情。

        果然!

        而妖娆与龙觉却感觉到暗力那一个瞬间,同时停下了对呆子攻击,他们身上杀意此时戛然而止,身体动作也同时停顿了呆子身前。

        “你们到底做什么!”

        呆子愤怒地嘶吼,可是又怕惊动到五位远古大能,所以这嘶吼声音被他压得极低,只能从那极为隐忍喉间滚动声中体会他现怒不可遏心情。

        “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br />
        龙觉一声冷哼,完全击碎了呆子所有底线。

        也许就连呆子师傅剑极,这数万年间都没有发现隐藏于他身体内真正强大力量。并不是他惯用土,而是极为精纯暗!

        看着龙觉那张俊逸无双却又寒冷如同冰山般脸,呆子顿时双肩剧烈颤抖了一下,而后情不自禁地险些跪倒地。

        自已想隐藏秘密已经被人试了出来,此时再想愤怒申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自已生死已经捏对方手里,自已便没有了梗着脖子说话权利。

        “你……你们……要什么?”

        呆子双眼视线一涣散,说话语气立即软了下来。

        他惊恐地看着妖娆与龙觉,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种哀求意味。

        “求求你们,不要告诉我师傅还有其它四人师叔,不然我就死定了?!?br />
        拉长苦瓜脸,呆子对着妖娆与龙觉一脸诚意地央求道。

        “放心,我们也没有恶意?!?br />
        妖娆扬着坑爹小脸,说这话时候一脸恶意。真不知道刚才是谁波动着空气中暗元素,让呆子隐藏于身体内真实力量如此轻易地爆发出来。

        “你告诉我们,你进入雷界时候,是不是没有被魔祖巨手阻拦?”

        妖娆清冷声音天空中回荡。

        “你怎么知道?”

        完全没有想到妖娆问是这样一个问题,呆子声音立即提高了八度,而且脸颊上也露出惊讶表情。

        “你是用暗力进来吧?”

        妖娆才懒得去回答呆子质疑,她目光直视呆子脸颊,接着问出了自已第二个问题。先从呆子这里验证自已对入界一些猜测,这样才能笃定自已对出界遐想没有偏离事实。

        “对啊对??!”

        妖娆话音刚落,呆子立即把头点成了小鸡啄米状。要不是知道妖娆与龙觉二人才入雷界不久,他都要怀疑二人是自已破界时一直站一旁围观老妖孽了。

        “我得确是土暗双性召唤师,不过暗属性要远远强过土属性,来到雷界之前,一直以暗力为主战力,甚至进入雷界,都没有遇上任何麻烦,只不过那该天杀魔祖,居然雷界设了那么多禁制,甚至于还困死了五位对黑暗力量仇视无比远古大能,你们说要是换了你们……又会如何?”

        呆子一摊手,激动得脸颊都抽搐起来。

        反正被妖娆与龙觉看穿了,那他干脆就把自已一直隐藏于心底各种纠结彷徨无奈好好吐槽一番!

        “天下那么多暗属性召唤师,难道通通都是恶人么?”

        低低地申述,呆子脸上表情精彩纷呈,只怕是心里觉得自已小命已经握妖娆与龙觉手里,再不发泄一把就再也没有机会。

        “还有这里五位师傅师尊,偏偏好一个朋友被暗属性召唤师杀了,他们对暗属性召唤师怨念,几乎可以用恨入骨髓来形容!”

        咬着牙,呆子从牙缝挤出这几个字眼。

        其实想想呆子境遇,确也挺可怜。刚刚进入雷界,把淬体雷霆积蓄圆满,却发现自已苦逼地出不去了,雷界内漫无目地游荡,又倒霉遇上剑极。

        估计他被剑极带回雷鸣城里,并悉知五位远古大能无比痛恨暗力后一定直接吓尿了。

        对于身为暗属性呆子来说,只怕与五位远古大能待一起,比与魔族对战还恐怖……所以雷鸣城万年时光,他一直不与人交流,天天装疯卖傻,每每憋不下去时候,就佯装失踪离开雷鸣城去雷界里好好放松一把。

        由呆子那抽搐脸颊推想出其中种种,妖娆顿时感觉到一股极苦逼意味涌上心头。

        这孩子……也忒惨了一点。

        “你们也唾弃暗元素么?你们要把我交给师傅么?你们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我秘密……”

        声音完全没有停顿,呆子咬着舌头一口气问了妖娆与龙觉无数个问题,脸上惊恐表情完全无法遮掩。

        看到呆子如此凄惨模样,妖娆再也憋不下去。

        “你怕个啥啊,我就是知道你一定了解一些别人不知道东西才来问问。别慌张?!?br />
        一边说,妖娆一边散开自已身上暗力,那纯粹而浓郁气息刚刚散出空气,就顿时惊得呆子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三分!

        因为就算是他,都无法将暗力凝结到如此精纯地步!

        眼前发生不可思议之变故只能说明……他眼前女子,是一位比他还有资格被称为“暗魔”强大黑暗召唤师!

        “你你你你……”指着妖娆,呆子一口老血飙出来!

        “嘻嘻……大哥,我真没有恶意,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必然也尝试过出界吧?能把出界时具体情况说给我们听么?”

        妖娆嬉皮笑脸,好似一点都没有把人吓到吐血忐忑。

        “你隐藏得好深哇!”

        你了半天,呆子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第一句就道出了自已心中大震惊!

        从师尊师叔们描述中……他知道眼前两位年轻后辈,一个与远古龙战皇有很大关系,一个传承了莫里斯尊王幻器。理应是这世上光明与正义人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其中一个身上带着足以媲美魔皇暗力!

        这个消息要是让五位师傅师叔知道,只怕他们老肝都会被直接震个粉碎!

        呆滞于原地数秒,呆子觉得发生自已身上一切他已经无力自行理解,所以他心境立即屈服于妖娆和龙觉期待目光之下,缓缓陷入自已那些不为人知秘密里。

        “那个禁制啊……”

        呆子声音带着一股追忆意味。

        “确是用来吞噬暗力而用?!?br />
        “曾经每次离开雷鸣城,我都想赶逃回初元去,与几位师尊师叔待一起,实是太可怕了,完全不知道哪一日被他们发现我秘密,我就会被他们挫骨扬灰送入地狱去。不过魔祖禁忌又实强大?!?br />
        “如果以暗力破界,立即会遭遇一股莫名阴风蚕食。身体无力,七窍流血,浑身生机灵气通通不被自已掌握地从皮肤钻出?!?br />
        一想到那些不良回忆,呆子就情不自禁地打起哆嗦。

        “好我还身负土元素力量,第一次破界时候,一察觉自已被莫名力量开始吞噬,我就下意识地收回暗力,把土元素凝结于自已身侧,因为当时进入距离不深,所以短暂地迷惑了那吞人阴风,只拖着半条命从黑暗里挣扎出来?!?br />
        “那一次师尊还以为我与魔族大战一场,搞成极为狼狈模样。很慈祥地照顾了我数个月我身上伤口才有缓缓恢复趋势?!?br />
        “那阴风第一吞噬条件是暗力,若是不以暗力破界,确能生存长时间,但是无论多强人族光明系召唤师都走不穿那无黑暗?!?br />
        “我曾经以破界来历练自已对暗力封闭能力,时隔很长时间才想明白,对人族召唤师那么唾弃第一魔祖,又如何会轻易让人族召唤师好过?”

        “光明系召唤师进入后,没有第一时间被阴风追逐,那是因为其后还有加恐怖事情等待着他们。呵呵……几万年了,我一直只能迈入禁制一两步,要是真身陷下去,我明白,到后我一定耐不住折磨,直接爆发暗力求那阴风给我个解脱!”

        呆子冷笑着说道。

        此时倒轮到妖娆与龙觉微微震惊,他们原本只想试试呆子是不是黑暗属性召唤师,却没有预计居然从呆子身上挖到这么多有用东西!

        呆子描述中,他才是雷界人族中,尝试破界次数多变态。

        而且所有事实,都与先前妖娆与龙觉猜测八九不离十。

        只怕破界……只有魔族本人烙印才可以通过。无论光暗,通通绝杀!

        “现你们都知道了?还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么?”

        呆子秘密对妖娆和龙觉二人戳穿之后,脸颊上再也找不见那种木讷表情。一个身负暗力又多次尝试破界变态,又岂会是池中凡物?

        他那狭长眸里,闪烁起湛湛神光。

        “暂时没什么想知道了,就想再问一句,等一下,跟我们站一条战线上么?”

        龙觉微微一笑,知道妖娆要强逼五位远古大能放下对血老头执念,要是自已这方多个呆子,也好有多一个人来为自已说话。

        “啥?”

        呆子一愣,还完全没有搞清楚情况。直到听到妖娆那句让人五内重伤,瞬间三观毁灭陈述。

        “忘记告诉你了,打死雷鸣城主人,是我师尊?!?br />
        妖娆轻轻一笑,露出她那尖尖又好看小虎牙,让人想起吃肉不吐骨头小老虎,就算是温柔地笑也让人菊花一紧,心跳停滞。

        “噗!”

        大脑当机数秒,呆子直接给妖娆与龙觉跪了!

        太他丫刺激!

        原本五位远古大能有可能还没有那么痛恨暗力召唤师,就是因为数万年前血十三,让他们对所有身负暗力者产生了一种疯狂偏见。

        “老子本来不会过得如此辛苦,通通是因为这女子……师傅!师傅!”

        呆子双目迸裂,大张着下巴完全说不出话来。

        看来时隔数万年……雷鸣城真是又迎来一只大妖孽!

        而就呆子完全无法消化脑海里那些纷乱得无法整理麻线时,眼前赫然出现了夜行者身影。

        “两个小家伙,说是要好好休息,一转眼就又跑出城去,真是耐不住安定性子?!?br />
        夜行者此话里带着埋怨,不过细细去听他话里深意,其实多想要表达,是一种浓浓关心。

        也许是因为妖娆与龙觉身负龙战皇与莫里斯道统,也许是因为二人是千万年来为数不多进入雷界优秀人族后辈……又或许人与人之间相识,多是一种眼缘。

        就是一眼,便合口味。

        “还有了,你们说了什么,把呆子搞得呆傻了?”

        夜行者一脸困惑地拍拍呆子大头,龙觉低头仔细看看,呆子现双眼无光灵魂出窍模样……确是傻得可以。

        “我们是讨论一个问题呢前辈?!?br />
        妖娆轻盈转身,嫣然一笑。

        “若是世上只有暗力才能帮助我们离开雷界,又或者说只有你们曾经仇人有能力破开魔祖禁制,你们会借用这些力量吗?”

        完全不知道妖娆会有此一问,夜行者顿时眉头一皱,看着妖娆从容又娇美脸庞。

        “你是认真?”

        “嗯?!?br />
        妖娆轻轻点头。

        “应该……会吧?!?br />
        沉吟良久,夜行者才缓缓回答。虽然妖娆看上去像是开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夜行者就是从她身上感觉到一股凝重意味,这意味下意识地逼迫他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毕竟我们太需要离开此地,所以生存面前,可以放下很多东西?!?br />
        因为完全不知道妖娆所指,所以夜行者现回答只能做为一个参考。不过他现能表明这样态度,已经是妖娆和龙觉想象中好一种。

        “您这样回答……真是让我很开心啊?!?br />
        妖娆一边轻叹,身上一边蓦然爆发出恐怖而精纯浓烈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