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2:因为他是我师尊

    542:因为他是我师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嗯,是叫血魔,我问过呆子和大喜,初元后世应该把那邪魔称为……血十三?!?br />
        没有看到妖娆越来越抽搐脸颊,夜行者已经陷入对住事回忆不可自拔。

        “当年那邪魔出现于雷界,真是引起了一场浩劫,因为雷傲开始把他误认为魔族,所以我们并没有机会与那毫发无伤破界而来血魔有任何交流。只看他们二人于初见之下打得难分难解,并终以雷傲死还有血魔破界而出为终结?!?br />
        妖娆耳畔传来夜行者一波又一波声音,顿时感觉自已胃跟肠子位置都腹腔内倒了一个个儿!

        他师尊老猛了!居然曾经来过雷界又出去!还……还还还打死了一位远古大能!

        妖娆头上瀑布汗流下,差点没一口血飙出来。

        她记忆又回到雷鸣城第一次与夜行者见面那个瞬间……她想起那朱红侧殿内冰冷阴暗房间,六尊棺材,五白一黑以扇形分布于地面上。

        夜行者“长眠茧”位于中央,而静置于一旁黑色棺木,带着那么浓烈忧伤和寂寞。

        她原本以为六位远古大能中那一位,因为无法抗拒岁月流逝而夜行者等人之前陨落,所以心里还一直萦绕着一股对那逝去者敬意和哀悼。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那雷鸣城主人……是被她师尊打死!打死!

        妖娆已经摇摇欲坠,而龙觉也早已经被雷得五内重伤。

        “其实当年我们都很想知道那血魔是如何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就破界而来,只不过雷傲太激动了,完全没有给我们双方交流机会……”

        “咦,妖娆你怎么脸色有些苍白?不怕,那血魔不可能再来一次了?!?br />
        终于感觉妖娆有些不对劲,夜行者分外慈祥地安抚着妖娆已经肝胆俱裂心情。

        弱弱地看了一眼眼前五位都面带关切之意五位天人强者,妖娆顿时从牙缝里挤出一丝笑意。

        “喔,没事,请继续讲,继续讲……”

        开玩笑……妖娆此时哪能没事?

        变态血老头劈死了一个远古大能,要是现妖娆把自已与血十三关系说出来,那纯粹是自找麻烦,天知道这些失去同伴远古强者们会不会惊叫而起,而后把她直接撕碎成渣?

        “师尊哇,你为啥如此地让徒儿难做人……”妖娆此时只能心底嗷嗷大叫。

        “唔,好吧?!?br />
        夜行者迟疑地看了妖娆一眼,而后继续自已话题。

        “直到血魔杀死雷傲,从雷界畅通无阻地离开,我们才反应过来,那魔人虽然狂放不羁,但却是千万年来被我们所见,唯一一个离开此地人族召唤师!”

        “他太邪恶了!比魔皇还疯狂,但是他却能平安离开,也许他是用自已身与心灵与第一魔祖达成了什么不为人知交易,而后才带着无边罪恶回到初元?!?br />
        夜行者越说越激动。

        “听呆子与大喜意思,那血魔回到初元后果真人族地界里投影下无边邪恶,为大地带来近千年黑暗历史,后才被人族中优秀精英联合绞杀。成为被人唾弃万代凶煞之王!”

        “哎!那样黑暗而邪恶家伙,真是人族中败类!所以我一直不想对你们提起这断隐秘历史……不错,千万年来,被我们探知到人族中,只有他一个,是平安离开雷界狂人!”

        “呀呀呀,不对劲啊,妖娆,龙觉,为什么你们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是因为刚刚渡过雷劫,体力空虚么?”

        对于妖娆与龙觉这等天资卓越小辈,夜行者等远古大能越看越喜欢,自然无比关心二人任何不适之处。

        可是夜行者不知道,他每每拧着眉头唾骂一次血十三,妖娆和龙觉就心跳加速一次。

        眼前场面,实是太尴尬了。

        一边是结识前辈,各个对他们照拂有佳,一边是自已尊重老魔头血十三,无论如何妖娆都不会舍弃他。

        所以妖娆得知这两方势力间竟然有浓得化不开误会与血仇,简直五内重伤,睚眦欲裂!

        情况发展已经远远超脱她控制范围,她就像是暴风雨中飘摇小船,无论向左还是向右,都有立即被狂风拍到礁石上被打个稀巴烂生命危险。

        “呃……我们是有些累,今天经历事情太多,而且那出界禁忌也远非我俩可以想象,现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回雷鸣城休息?”

        妖娆大脑当机之际,还好龙觉还有余力周旋。

        只见他一把揽住妖娆腰按自已怀里,一边脸颊上扬起丝毫没有破绽笑容,从容对五位远古大能说道。

        “就是就是,小家伙们都帮了一天了,又是渡劫又是沉浸于雷界各种秘密里,你们也不体谅一下!”

        魇衣立即站出来拉着妖娆,一脸关切地从袖袋中取出手绢为她额头擦汗。

        虽然魇衣看上去容貌也是二八少女,但是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一股前辈对晚辈浓浓呵护之情。

        “我们可以先回雷鸣城,出界事情日后再讨论?!?br />
        剑极也不爽地看着夜空,这怂人一得瑟就没完没了,不就是想现一下他比其它四人过人瞳力么,界已经看了,魔族秘密也捅破了,还要说那么多沉重话题去恐吓小辈,是抢其它人风头么?

        “来来来,不着急,虽然那魔祖禁忌很强大,但我们集所有人力量,也未必想不出破解之道?!?br />
        看到魇衣拉着妖娆,剑极也去拉龙觉。不让夜行者再两个小辈心里独占鳌头。

        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是未来龙战皇,一个传承着莫里斯幻器,日后成就,一定惊天动地,就算是活了近千万年他们,也不得不高看一眼并想要拉拢与亲近。

        “剑极说得没错,我们此地渡劫又破开雷界幻影窥视魔祖禁忌,说不定已经引起魔族注意力,还是早退避为妙?!?br />
        绝心皱着眉头,阴冷眸子早开始向四面八方连连扫视。

        几人一边吆喝,一边把妖娆与龙觉从夜空身旁拉离,而后连扯带拽地拥着向雷鸣城而去。

        那热情与亲近是妖娆现需要东西,因为她生怕那血十三话题会继续被人翻出来继续叨念。

        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想,横生自已眼前这些乱麻要如何整理,好像她师尊血十三与五位远古大能血海深仇,比破开魔祖禁忌让她头痛一些。

        带着种种心思,妖娆与龙觉很跟着五位远古大能回到雷鸣城去。

        五位远古大能自然一脸喜气,反正魔祖禁忌中隐藏秘密他们早已经知道了,所以心里根本没有半点负担,而看到龙觉和妖娆都那么潜力惊人,心性坚韧,五人顿时被龙觉和妖娆气势鼓舞,满心都是对未来希望与憧憬。

        而今日经历一切,对妖娆和龙觉来说……就不那么顺利了。

        妖娆没有把握那五位实力恐怖远古大能得知自已是杀死雷鸣城城主血魔徒弟后……还对自已宠*有佳。

        恐怕可能下场,是被五人联手诛杀,夺过六灵幻器,而后烧去给雷鸣城主祭魂吧?

        所以待回到雷鸣城,告诉五位远古大能自已需要时间好好休息后,妖娆与龙觉又偷偷地溜出了雷鸣城外,找寻了一片无人云海驻足。

        妖娆与龙觉相对对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无奈地耸耸肩头。

        得知有人曾经破界,这是一件顶好消息,特别是那人还是妖娆师尊血十三。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为什么血十三猛到还打死了一个远古大能?这将引发一系列妖娆与龙觉一想起就头痛不已事端。

        比如五位远古大能知道妖娆身份后,会不会置她于死地?

        比如十人破界后,那五位立即有可能晋升涅槃强者远古大能日后会不会阻挠妖娆去化龙血池救人?

        于整个初元人族来说,五位远古大能是不可或缺存,而对于妖娆和血十三来说……他们通通都是极有可能立即变成敌人恐怖对手。

        “妖妖,我们有麻烦了?!?br />
        龙觉眨着眼睛,一幅天然萌模样。

        “唔,是有很大麻烦了?!?br />
        妖娆双手抱胸,只有五位远古大能不身旁时候才能这样无所忌惮地与龙觉聊天说话。

        “没关系,先想出界事情吧,若是我们能把五位远古大能,百代崆峒前辈,还有另外两个雷鸣城徒弟一并带出雷界,也许雷鸣城主死亡血仇,可以一笔勾销?!?br />
        龙觉认真地对妖娆说道。

        无论当年雷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夜行者描述,似乎错也不完全血十三身上,因为他一贯就是那么嚣张变态作风,是率先被雷傲认定为邪魔,双方才不记后果地打起来。

        若是真要追溯,也只能说雷傲技不如人了。

        当年雷傲已经是天人五衰巅峰强者,而血十三才不过初入雷界而已,就算冗长时间磨去了雷傲一些战力,但是与当年愣头青一样血十三对战,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占下风。

        战者死于决斗,完全不能把这仇恨加诸于胜者身上。

        生死角力,难免有败一方。

        想想雷傲一方还有五人,而血十三只是只身前来。若是换位思考,换成自已或者妖娆面对突然出现敌人,不也会拼一切,将对方立即斩杀于掌下么?

        夜行者他们痛恨……除了雷傲之死另五人极懊恼以外,恐怕还有那延续了千万年,对暗力偏见罢了!

        “现想想,我进入雷界时候,是有意收敛着自已暗灵气,如果当时我以暗力入界,不管第一魔祖认不认得清我是人族,恐怕都会因为我身上具有他可吞噬灵气而放我进入?!?br />
        妖娆从自已破界而来初事件开始回忆。希望从自已记忆还有对血十三了解中,先找到平安离开线索。

        “不错,我也是这样认为。若是你当时用了暗力,那么我龙息就派不上用处,只怕入界人便只有你一个了?!?br />
        龙觉一边说一边露出庆幸表情。

        “还好妖妖你习惯性收敛暗力啦,不然我就不能跟你一起混进来?!?br />
        抱着妖娆小手脸颊上蹭蹭,龙觉才不希望妖娆独自一人面对眼前这么多纷乱事端。

        眼前事情虽然多而难以解决,但至少好他与妖娆并肩站一起。

        “嗯,这确是一件大好事?!?br />
        妖娆看着龙觉那风骚模样,心里郁闷之意也立即消散了一半。

        “还好有你,不然我连个说话人都没有?!?br />
        眯着眼睛轻笑,妖娆再一次把注意力放了对事态分析上。

        “这么想想,入界禁忌其实是很简单,那就是两个字……‘暗力’?!?br />
        龙觉非常明白妖娆此时所指。

        其实任何看似无法解释现象都很有可能只有一个简单答案。

        比如那只拍人族而不伤魔族魔祖巨手,只怕出现与否关键就这里!

        “你说……”龙觉突然拉长语气,一脸狞笑地对妖娆说道:“雷鸣城,那剑极徒弟,总是神出鬼没呆子,是不是真呆?”

        龙觉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顿时引起妖娆小眼睛鬼畜地闪烁。

        “你是说?”

        妖娆也立即把身体向前倾来,而后小脸扬起意味深长笑容。

        “要不我们等下去试试?”

        龙觉眨着眼睛,此时已经笃定那神出鬼没从不与人交流,一消失就是数月呆子,很有可能其实是个暗属性召唤师!

        “好!看呆子从不跟人交流样子,势必心里有什么秘密。不过他与大喜也不亲近,所以大喜应该与百代崆峒一样,都是光明系召唤师另辟蹊径进入雷界人族至强?!?br />
        “若是呆子本身隐藏暗力,那么他进入雷界时,很可能并没有朝到魔祖巨手阻挠?!?br />
        妖娆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感觉自已至少对魔祖禁忌加深了一层了解。

        她曾猜想过,对黑暗召唤师深恶痛绝之想法,很有可能源自第一魔祖,现想想,这个想法很有可能成立,因为虽然暗属性召唤师也同样能被第一魔祖吞食,但是他们存……能直接向世人证明雷界天道虚假性。

        若此虚假性被世人认同,那么第一魔祖低调扼杀人族至强修炼之路,并不断积蓄自已力量阴谋就完全无法无人知晓情况下默默进行。

        为此……让这个世界上所有暗属性人族召唤师通通消失,是第一魔祖掩盖其罪恶手段必经之路!

        “好吧,试探呆子事情我们先放一旁。现我们还得想想,你师尊血十三是如何从雷界出去这一件事?!?br />
        龙觉轻声对妖娆说道,那轻柔声音中,仿佛带着一种忌惮意味。

        “出界禁忌触发点,也是‘暗力’,我们夜行者瞳力辅助下,看到那魔族大能死亡,明显是因为有一股莫名邪意追逐他身上生机与暗力而去。所以出界时,所有生灵,特别是身上带着极强大暗力生灵,必成为魔祖绞杀首要目标?!?br />
        “如果这么推测,血十三能活着出界,简直是一场不可能完成奇?!?br />
        龙觉一边说一边再次拖长了语气,因为血十三是与妖娆极亲近人,所以他没有把这句话之后“除非”二字说出口。

        但妖娆依旧能感觉得到龙觉“除非”之意!

        这是她不想触及又不得不触及黑暗话题。

        除非血十三,真如上四宗家伙们所说……是初元世界里,传承了第一魔祖所有罪恶念头,把无边杀戮与血腥屠戮带到人间代言人!

        他本代表第一魔祖初元大地权威!

        只有身为第一魔祖想?;な粝?,他才不会被魔祖力量吞噬,自由出入雷界,空手打死远古大能,又后世带来千年黑暗统治之实,后被人族强四位涅槃大能以牺牲性命为沉重代价……将他肉身封??!

        如果换一个角度来想,邪恶血十三,确有足够资本,足够恶迹让世人唾弃与厌恶。

        若他为第一魔祖代言者,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这个“除非”……是真么?

        妖娆闭上了自已眼睛。

        何为真实?

        她心中轻轻地讯问自已。

        “双眼看到就是真实吗?”

        “不……那些浮于洋面,看上去只露出一个尖头冰山,也许隐于海下根基是一座巍峨巨山?!?br />
        “用心感觉到就是真实吗?”

        “不,如果某些人有意想要接近我,那么抱着迷惑我目,纵然我再心思缜密,也不免会被蒙蔽判断,比如姬天白当年……就算我再小心翼翼,还是没有一眼看出他真实用意?!?br />
        “那么师尊给我看,到底是真是假?给我温暖,到底是善是恶?”

        此时刻下,妖娆内心进入了一片纠结,她不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还不相信血十三为人,只是她深深地记得自已曾经对先天大帝所说过一句话。

        “前辈,如果你走到头,终是发现自已所坚持信仰有谬误,那么到那一刻,你有回头勇气吗?”

        现,妖娆把同样一句话用了自已身上。

        如果这数十年,她对血十三信赖,通通都只是第一魔祖一盘棋,那么她现,有明辨是非力量吗?

        “如果用眼,用心都看不透时候,这棋要怎么破?”

        妖娆不怕自已选择有错,无畏自已真心有可能被魔祖践踏和利用,但是她不想看到……自已一意孤行,令魔祖借血十三苏醒而重崛起这片天地下!

        “妖娆,你选择?”

        龙觉心底默默问道。

        说实话,现摆眼前种种事实证据都证明,血十三与化龙血池……是不要轻易去碰触人间禁忌!

        若化龙池下,封印是以血十三为代表第一魔祖之威,那么可以预见,妖娆将其打开会给整个世界带来一场多么恐怖浩劫。

        面对种种疑惑与指向血十三矛头,龙觉根本无法得出令自已内心折服答案,所以他此时选择遵循妖娆选择,无论她要选择深入黑暗,还是放弃手中一切,他都无条件站她身旁。

        黄泉碧落,生死毁灭,黑暗深渊,他陪她!

        “师尊……”

        所有念头妖娆心间流转百次。

        其实从理性角度出发,她已经无力为自已找出血十三必不是魔祖代言人证据。她手里握有三枚化龙血池钥匙,解开……还是继续封印,通通都她一念之间!

        但是她内心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告诉自已……不能放弃!

        “龙觉?!?br />
        当妖娆再张开双眸,她那明媚眸下已经多出一道凌厉冷光。

        “我不会放弃对师尊信赖,虽然我双眼看不到全部,我心灵感觉不到全部,但是正因为还没有答案,所以才不能妄下定论不是么?”

        因为看不全,所以要努力瞪大自已眼。

        因为感觉不完整,所以要以时光去验证心中所有想象。

        “他是我师尊!”

        “若我都不信他,那么世上便没有任何一人会信他助他?!?br />
        “他是我师尊?!?br />
        一边一字一句地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妖娆脸颊上一边闪过一抹狞色!

        “就算他是第一魔祖分身,那么也要由我手救出,然后由我手再次封??!”

        “这世上只有我有这权利!”

        “因为他是我师尊!”

        狂气从妖娆身上爆发出来,不管血十三真是第一魔祖分身,或者他是万古第一奇冤代罪羊。所有一切,妖娆都决定从救出血十三那一刻去判断。

        即使她有可能深深受伤,即使第一魔祖魔心也许比姬天白隐藏得加疯狂,带着以宠溺和呵护为名糖衣,自她朱雀麒麟城时就怀抱着恶念以温柔姿态融入她生命里。

        妖娆依旧选择继续相信。

        因为这是她誓言和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