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33:夜行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们休想逃!”

        发出一声泣血悲啼,那满心愤怒与憋屈五衰魔王就立即嗅着空气中残留人味儿向妖娆与龙觉遁走方向追去。

        知道没有这么容易逃避天人五衰魔族大能追杀,但是妖娆和龙觉此时除了不断地逃命也没有别好办法对敌。

        “该死,雷界不能召唤龙皇叔!”

        龙觉郁闷地皱着眉头,如果不是雷界存压抑所有召唤师进行幻兽召唤禁忌,只怕他此时已经不计后果地第三次把龙皇叔给召唤出来。

        “千万不要,我才不想你用第三次龙威,不然你又得回归龙界,把我一个人留下,可没意思?!?br />
        妖娆扁着嘴,虽然希望龙觉不断变强,可是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一个*撒娇小姑娘。

        一听妖娆这么小女人地抱怨,龙觉顿时内心融化成一团软浆糊。

        虽然知道逃命时候不应该这么松散,但他还是忍不住搂上了妖娆腰。

        “好,我们想别办法!”

        就龙觉这么说时候,身后魔族大能已经越靠越近,他向大地投影赤果果杀意,仿佛能具现化为各种凶残野兽,那些蒸腾黑色烟云妖娆与龙觉脚下凝结为毒蛇和毒蝎,密密麻麻地向二人涌来。

        这些毒物并不是召唤兽,而是魔族大能天道一种化物境。

        比虚意凝山,或者上四宗封山尊者们使用化意武器加高极,因为他所复刻……是带有“生命”活物,虽然满地毒物看上于呆滞无比,脑海里只简单“杀戮指令”。

        但是这些化物兽,也只需要知道杀戮二字就足以对妖娆和龙觉产生致命威胁!

        咔嚓咔嚓,满地都是毒物掐前螯声响,听起来分外渗人。

        “我努力用幽蓝时空领域把那魔族大能时间冻结一瞬。然后我们迅速凝结出两尊分身,本体躲那团金雷里?!?br />
        妖娆一边用秘语与龙觉对话,一边用眼色示意龙觉向前方眺望。

        距离二人不到千米地方,有一团与她们金色雷子气息同源黄金雷云。

        妖娆建议不错,因为二人此时都已经经过几次金雷淬体,所以如果步入金色雷云中,身上散发出气息便会被雷霆威力完全抹灭,只要时机把握得好,二人分身可以哄骗那已经气得眼睛滴血魔族大能很长时间,到时候他们就有充足机会避开那魔族大能神识,藏匿到远离他地方去!

        “这个主意好!”龙觉立即对着妖娆欣喜地点头。

        就算那魔族大能再厉害,也万万想不到妖娆还有停止时间力量!

        “那就这样办吧!”

        妖娆继续抠着龙觉手心,酝酿领域力量。

        然而就她胸口幽蓝领域刚刚要爆发瞬间,她却突然听到了身后又传来一声轻轻响动。

        身为五感特别明锐人,妖娆立即抑制住领域爆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她不想有任何意外情况出现,打扰到她使用这珍贵逃命手段机会。

        原本是抱着郁闷心情回头看看又发生了什么坏事,可是刚把头转过身后,妖娆和龙觉顿时有一种双目被戳瞎感觉!

        “我神??!那是什么?”

        龙觉一脸惊愕地看了妖娆一眼,完全不能接受出现于面前场面!

        那魔族大能身后,居然出现了……

        “你们这些小蝼蚁,又打什么鬼算盘?”

        魔皇自己却后知后觉,根本不明白事情已经发生戏剧性变化。

        只怕妖娆与龙觉之前听到那声轻响也是绕过魔皇只回响她们二人耳际中而已。

        看到妖娆和龙觉不但转过头来,还又露出那种恨得让人牙痒痒惊愕表情,那奋起直追魔族五衰大能立即心生一种想把二人一把掐住,然后伸手从他们肚子里把肠子扯出来杀戮冲动!

        他很恼怒,恼怒自己刚才居然被两个小杂碎那么低级手段给糊弄到了,同样错误可不能犯两次。

        他又不是傻缺!

        可是此时妖娆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那魔族大能唾骂,只是深深看了魔皇身后之物一眼,而后又弱弱地与龙觉对视了一下。

        龙觉双眸内找到“姑且一试”肯定目光后,妖娆这才吞着口水又伸出手指,重复了她自己刚才说一句话。

        “你这臭虫才要小心呢,我师傅真来了,不信你就回头看看?!?br />
        妖娆话音刚落,那双眸都滴血魔族大能顿时爆怒而起!

        “滚,你这满口胡言小杂碎,本尊势必要将你们二人送入地狱!以为本尊好耍是不是?待会儿本尊让你们哭都没地方哭!”

        开玩笑!

        一而再再而三地以同样手段糊弄他,这些人族蝼蚁们是赤果果地践踏他智商吗?

        魔族天人五衰大乘渡劫魔皇顿时气得七窍冒烟,身上散发出黑色化物之息顿时地面凝结出多毒虫与毒蛇向妖娆与龙觉扑来。

        就算二人身上龙火与炎凰火不断燃烧,也仿佛有一种遮挡不了毒物大军排山倒海涌来趋势。

        只不过就那是魔族大能呲牙咆哮当口,他肩头突然传来两下货真价实拍打感!

        啪!啪!

        这沉甸甸拍打与缓缓从后脑勺传来灼热呼吸声,立即惊得魔皇背脊上毛都竖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就不愿意回头看本尊一眼呢?本尊真你身后呢?!?br />
        一道极为恶兴趣慵懒声音自魔族大能身后响起。

        语气被说话之人拉得老长,幽幽地吹入瞬间身体僵直魔族大能耳际。

        真有人!

        顿时被雷得外焦里嫩!

        “我我我我……”

        魔皇惊愕地吐不出一个完整字眼,这一次那人族两个杂碎,居然没有诓他。

        人间极致坑人之术,就是别人以为是真时候言假,别人以为是假时候真却已经登台!

        魔族大能情绪被完全玩弄妖娆股掌之间!

        他仓皇回头,这一次视线中立即出现了一张五官极为苍老人族老者脸!

        一头白发,如张狂狮鬃般狂风中向上生长。

        一身苍蓝色幻袍,让人立即联想到深邃星空,只不过引人注目,并不是他容貌与衣饰,而是那截系于双眼上用来遮蔽目光束目带。

        这种奇怪打扮让人第一时间内想到失明人,因为那漆黑束带直接遮蔽了老者双目,只有一对凌厉剑眉从带下飞扬而出,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威慑力来。

        不过此时妖娆敢十万个笃定,突然出现魔族大能身后老者,一定不是什么瞎子,因为就算那束目带看上去无比厚实,不过她却能从布上暗绣花纹中看出封印之符形状。

        不是用以遮丑,而是用来封印瞳力!

        即使被厚布遮挡,妖娆和龙觉也能从老者束目带下感觉到一双犀利眸!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存于雷界人族老者!虽然此时妖娆和龙觉完全摸不清楚他来头,但是至少他此时现身为二人带来善意,让妖娆和龙觉下意识地相信此人是友非敌!

        只看到那束目带一眼,那被这老者拍击了两下魔族大能顿时身体一软,险些跌倒。

        “你你你……你是夜……夜行者!”

        魔族大能口里尖叫出一个让妖娆与龙觉加疑惑名号!

        “咿?被魔族渡劫者认识人族大能?真很奇怪耶!难道这老头魔族还很有名气?”

        摸着自己下巴,妖娆发现事情向着越来越有意思方向发展。所以她之前被魔族大能追逐紧张心情也瞬间平静下来。

        不管怎么说,那“夜行者”出现,瞬间改变了自己与龙觉被魔族碾压危险。

        夜行者。

        心中想起一个魔族大乘渡劫者中耳熟悉能详名字,魔族大能双眸顿时有涣散趋势,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地。

        那是流传甚广一个雷界禁制!

        所有魔族强者呼唤大乘雷劫前都会被长者们告诫无数次。

        雷界中蛰伏着数位人族神王,他们各有各特点,自雷界被魔祖占领之后,这些人族神王就像鬼魅一般游荡于雷界各个角落,有时候百年不出现,有时候却齐齐现身大肆屠杀渡劫魔族!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人是鬼,是神念还是不知名其它力量,就连当年魔神之威都没能将他们从雷界中轰出!

        可以说雷界被魔神封印后,这些人族神王就存于此地。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何有这么冗长生命,但是唯一可以笃定是,他们对魔族抱着极大杀戮之心,凡是出现他们眼前魔族,通通没有活着走出雷界先例!

        “不要遇上人族神王!女修为魇衣,胖子为道人……特别是那双目有黑布遮蔽男子,那是嗜魔血夜行者……见者亡,见者亡!”

        先祖们告诫魔族大能耳边隆隆回荡,那些深深烙印灵魂内畏惧让魔族大能自顾自地吐起白沫,吓得脸色乌青一片!

        “不错,本尊正是夜行者?!?br />
        就那魔族大能被自己记忆折磨得肝胆俱裂时,那双目上有布遮蔽老者又雪上加霜地缓缓加了这样一句。

        这一句瞬间击溃了魔族大能精神底线。

        “啊啊??!去死吧!”

        被刺激得心跳停滞魔族大能顿时从双手间爆发出无黑暗力量,而且那些原本涌向妖娆和龙觉密密麻麻化物毒虫也开始纷纷掉转螯头,疯狂地向那自称为“夜行者”老者飞扑而来。

        “你没有听说过,本尊手段吗?”

        看到魔皇爆起,老者却没有半点仓惶。

        只见夜行者嘴角微微向上扬起,而后天空颜色就诡异地骤然黯淡下来!

        这天光被瞬间泯灭一幕,看得魔族大能与妖娆,龙觉都一脸震惊!

        因为雷界,拥有永恒白昼,从来都不曾有黑暗降临,但是这老者只是微微地勾起了唇角就……

        就瞬间剥夺了这个世界所有光!

        黑暗坠入大地那个刹那,陷入黑暗毒虫也通通被那浓得化不开阴影瞬间吞没得无影无踪!

        暗,本是魔族喜欢并引以为傲元素力量。

        但是当夜行者黑暗降临,那已经半空中颤抖如筛糠魔族大能却完全无法再感觉到自己身体内暗元素力量呼应!

        好诡异力量。

        “这不是真正暗力……”

        妖娆眸光一闪。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自那束目老者身上散发出来,是货真价实光元素!

        只不过与寻常光元素召唤师使用元素方法不一样,此位老者对光掌握程度,已经到了湮灭世间光芒极高深程度。

        所以暗影随行,他却是光代言人!

        大部分光之召唤师,只知道把光用到极致而令自己幻技光芒四溢,夜行者用光,则将光湮灭到一个微不可查地步,却封印了天地间所有与光相克制暗!

        能把天道融汇贯通到“物极”与“物衰”两个极端,此人对光掌握已经无法被世人企及。

        “不不不不……”

        完全调动不起自身暗力魔族大能尖叫声里立即升起一股哀求意味!

        与此同时,他身体也不断地向后退缩,此时已经失去所有战意,满心只想着逃出夜行者杀戮之手下!

        追杀猎人变为待宰羔羊,这样戏剧化一幕,还真是让人觉得好笑。

        那束目老者则冷冷地看着曾经追击妖娆和龙觉魔族大能,而后缓缓地从唇缝里挤出一个字:

        “滚!”

        道出这个字时候,夜行者脸颊上无法遮掩地掠起一阵矛盾与尴尬表情。

        出人意料!

        这个字顿时震得那脸颊扭曲魔族大能像是被开水烫了般地直接从半空中跳起!

        什么?本以为灭光中自己必死无疑!可是天色却骤暗中又突然重明亮。

        传说中那双手沾满鲜血与生命夜行者,居然要放自己一条生路?他没有听错吧?

        魔族大能偏着头,一时之间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听到事实。

        震惊与狂喜之间,他那双血腥双眸下也顿时泛起滚滚幽光,像是猜想到了什么极让他兴奋东西。

        他不知道,是因为夜行者想自己转身当口给自己一刀,或者他今日心情不错,不想开杀戒。

        还是第三种可能……此时夜行者,其实根本没有办法将自己杀死?

        “嗯!第三种猜想是有可能接近事实真相?!?br />
        “不过本尊也用不着拿自己命去验证,只需要把这个消息带回魔族就是大功一件了?!?br />
        回头看看一脸阴鸷夜行者,又望望那两个同样表情不解人族杂碎,魔族大能还是压抑住自己内心不断爆涨好奇与狂妄,双手抱胸地缓缓向后退去。

        只是退同时,他唇角上扬起笑意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起来。

        他看到了,不得了东西!

        哈哈哈哈!游荡于雷界人族传奇力量衰竭!

        听到夜行者与魔族对话,妖娆与龙觉先是惊愕地看了一眼那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被魔族深深忌惮却又不痛下杀手束目老者。而后极有默契地相互对视一眼,突然魔族大能即将转身迅速逃遁那一瞬间疾速爆起!

        夜行者放魔族大能离开,并不意味着她们也同意这个决定!

        “幽蓝!”

        妖娆言简意赅地吼了一声,而后一道极为明亮幽蓝之光便迅速从她胸口升起,直接笼罩那一脸狐疑魔族大能身上,立即把他时间冻结。

        表情极度隐忍夜行者,正死死捏着自己拳头。

        诚如那魔皇所想,他此时分身力量,完全不足以一击抹杀魔皇存。所以他才万般无奈下吼出了一声“滚”字!

        就他内心万般煎熬当口,他突然惊愕地看到眼前掠过一道赤红残影,自己隐忍之际决绝地对魔皇发出了骇人攻击!

        “真龙六式,天碎!”一声长啸。

        龙觉直接飞身到被瞬间定格魔族大能身前,掌心推出一股恐怖风暴??掌偈边青赀青晟兴槌梢黄?。

        “前辈,再坚持一下!”

        妖娆清脆声音震得夜行者有瞬间失神。

        妖娆之前没有想到分身来救自己与龙觉前辈也有说不出口难处,不过她相信就算夜行者力量受到了禁锢,集三人力量,碾灭一个魔族五衰还是没有问题。

        她与龙觉又不是软柿子!

        她们相信夜行者善意,也请夜行者相信她们实力!

        震惊中夜行者很就明了了眼前两个人族小辈用意,所以天空渐渐明亮天色,很又再次黯淡下来!

        放走魔族对于夜行者而言本来就是一个很艰难决定。

        ?;と俗逍”残囊饬钜剐姓咦愿拾炎约菏盗Φ雇艘乇┞赌ё宕竽苎矍?。但是他做这个决定时刻,显然没有把妖娆和龙觉估算内。

        这两个人间凶器,又岂能允许一个对自己威胁那么大魔族从自己手间逃走?

        看到妖娆和龙觉爆起,夜行者一阵欣慰,而后努力再一次重燃自己力量!

        光湮灭!

        光极端奥义,强力地封印了魔族灵气!

        夜行者对魔族暗力封印,幽蓝领域对魔族行动力束缚,还有龙觉爆出真龙六式当口。妖娆直接把刚刚一直积蓄雷力假灵珠轰入了石化中魔族大能丹田内!

        三人合力,势无可拦。

        “雷珠,让你玩爆血球!”妖娆兴奋地叫嚣着!

        此时是魔族大能脆弱时刻,灵气枯竭,没有反抗能力,而且刚受到剧烈惊吓,心境无法平复。

        如果此时不杀这魔头,日后必然留下极为难以消除隐患!

        妖娆与龙觉之前敌不过魔皇,只不过是因为其身上浓烈灵气和威压,只要夜行者能承担一部分压力,那么二人就算付出沉重代价,也势必要把这魔族大能小命留下!

        妖娆按入魔族腹内假灵珠内,残留着第一魔祖天道,所以轻而易举地撕破这魔族大能魔鳞与血肉,沉入他气海丹田中!

        “爆!”

        随着妖娆那声轻嘤。那些蕴藏于假灵珠内所有雷力瞬间疾速释放!

        管他魔族五衰强者身体有多坚韧,这力量是自内向外扩散,而且借用是足以把任何生灵都轰成渣天罚力量!

        噼里啪啦……轰轰轰!

        被幽蓝定身,天碎压顶,灭光锁灵魔族大能身体内顿时发出一阵爆炒豆子声响!

        顿时有浓浓鲜血从那魔族大能七窍内滚滚流下。

        不论身体铁铸还是石雕,任谁也经不起万千雷力丹田中爆炸冲击力!

        雷灵珠内蕴藏都是天罚雷力,而且没有给魔族大能调动灵气护体机会。

        只要是肉长身子,就会瞬死!

        从魔皇身体内流出魔血开始骤然变冷,可是妖娆还是觉得不够放心,又令隐于魔族大能身体内雷灵珠再次转动,顿时把此魔雷界内收取九百多道淬体之雷通通从骨髓深处给吸了出来!

        雷灵珠凶残程度远远超过妖娆想象。

        其实她只是心念一动抱着试一试想法,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些早已经与魔族大能身体相融合雷力居然能再次被雷灵珠给吸出来!

        虽然这些雷力被吸出来后不可再使用,但至少极大程度地荒废了这魔族强者修为!

        看着眼前两个人族小辈又是碎掐空气,又是魔族身体里埋炸药,后还差点把魔族骨头抽出来模样,那早已经虚弱得连连喘息夜行者顿时睚眦欲裂,凌乱风中。

        他自认为自己一生屠魔无数,但也从来没有见过像眼前这两个家伙这么凶残杀手!

        “龙龙,你说他死透了没?”

        从来没有杀过五衰大能妖娆,完全无法判断一个五衰强者生命力有多强大,所以直到那魔族大能鲜血流了一地,她还不断紧张兮兮地翻动着已经开始冰冷魔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