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21:天地经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哈哈哈哈!原来葵儿是想杀一人,那有何难,为师帮你了结这后尘愿,而后你便与为师,速速回归天宗!”

        一个白发老翁缓缓自金云中踏步而出,他步伐明明没有声音,却诡异地仿佛能控制人心跳节奏,让空气中微风,苍穹下阳光,海洋内水滴都随着他步伐而微微荡漾。

        天道之力,此老者身上展露无疑,不需要质疑就看得出来,只要这老者信手一捏,山河就能剧变,大地就能震裂!

        因为他是天宗长老!

        仔细端详他眉眼,如果妖娆此,一定会睚眦欲裂!

        因为此人她居然见过!

        这不正是当年她大破流云殿第九峰白色羽毛前看到那个奇怪“封山尊者”灵果吗?!

        灵果这老头儿真实身份是天宗长老!

        而且还是天葵师傅,若妖娆真把这错综繁杂关系给理清楚,只怕又要吐血三升。

        看来就算是天宗长老也对那枚白色羽翼无可奈何,世上天灵地宝,有缘人得之,妖娆得到其中奥妙也是她与白羽缘分。

        只见灵果老儿踏出天云,将手向虚无天地间轻轻伸出,手指大拇指与食指仿佛捏住了天地经纬,然后像是出太阳晒被子一样,就那样捏着被角……轻轻向前一扬。

        妖娆走时空甬道内,她眼前已经出现了模糊万顷白雪和瑟瑟寒风,这熟悉一切,都让她心里升起无限欢喜。

        一想到马上就能走入冰封塔温暖房间,与自己伙伴们愉悦地坐火堆前,她心里幸福感就不由自主地升上脸颊,笑靥如花。

        正当她伸出手像拔开眼前后一道时空风暴,一脚迈入白川坚实大地时,她眼前……突然出人意料地骤然出现一股疯狂时空乱流!

        “我天??!这是怎么回事?”

        妖娆惊愕地看着眼前顷刻凝聚滚滚风暴!

        那不期而来风暴顷刻之间就遮蔽了她眼前明明已经清晰可见白川风景!而且脚下时空甬道迅速剧烈地震动,这可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事情!

        “我擦!是把空空贼老头儿逼得太急,那坑人家伙给我做了一个劣质品吗?”

        此时妖娆,依旧没有想到自己正经过剧变通通因为天葵。

        “啊啾!”

        正坐冰封城内炉火前空空贼老头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自己红鼻头,含糊地嘟嚷了一句:“谁骂我?”,而后又噼里啪啦作响火堆前昏昏欲睡。

        此时妖娆脚下时空甬道,已经扭曲成一个倒立斗!

        无法甬道内御空妖娆,只有抱着惊愕心情……无法抗拒地向来时道路滑落!

        “噗!”

        像是水中顽皮鱼儿吐出水泡声响,天葵与灵果老儿眼前天空一阵扭曲,而后一个被转得头晕目眩人影就直接被虚空吐了出来!

        妖娆扭曲时空甬道里完全无法维持自己身体平衡,好不容易感觉到自己被吐出时空甬道,她原本还一阵欢喜,可是下一秒当妖娆嗅到咸腥魔海气息,感觉到滚滚煞气后……她顿时心跳结冰,立即明白自己又回到了哪里!

        悲悯海!

        “够狠!”

        妖娆一撇嘴,万万没有想到天葵居然有这么恐怖手段,居然把她传送给生生中断!

        天空中弥漫着不属于天葵能拥有威压。

        她猛地回头,目光立即先被矗立于天空中灵果老儿吸引!

        那白衣飘然老者印入自己双眸瞬间,妖娆泪腺立即不由她自主地流下滚滚热泪。

        这可不是感动,而是灵果身上一直若隐若现地浮动着恐怖气息瞬间把她双眼刺得生痛!

        那气息之所以能被称为“恐怖”……并不是因为它此时撼动了天地,而是虽然此气息一直平静而温和地灵果身侧流转,但是毋庸置疑,只要灵果一念之间,此力就会立即化为吞天神威,把敢于挑衅他威严一切都打入地狱!

        是,就是给人这样强大到无法撼动感觉,并让妖娆顿时觉得渺小如尘埃!

        “好家伙!居然请了帮手!”

        只是一瞬间,妖娆就顿时明白了自己处境!

        不用细想,眼前容貌模糊老头绝对是板上钉钉天宗长老,因为只要把他与天昊天衡气场微微对比就不难发现,二者之间有鸿雁与麻雀那么远距离!

        妖娆身体情不自禁地一抖,而后心脏便“咚咚咚咚”地狂跳起来!

        她预计过天葵出现必然伴随着不好理由,可是就算她初打破自己头也想象不到,天宗长老力量……居然能硬生生地把她从时空中逼出来!

        这已经远远地超越了她对召唤师能力认知范围。

        “难道天人五衰,有这么强?!”

        滴落汗水,把妖娆碎发贴她眼眸上,让人看不见此时她眸底疾速奔腾咆哮汹涌幽光。

        整件事发展,自天葵返回战场之后便发生了出人意料转变,没有人能设想此事事到如今会向着这么荒诞轨迹进行。

        即使天葵现身那一刻,妖娆就没有阻拦邪火子对她杀意,事情发展也不会比现好多少。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天葵身上隐藏这些秘密,只要她真下定决心焚本心回归天宗,那么无论妖娆杀不杀她,她师尊灵果……都必然出现!

        天空中出现人影,如同经历了冗长战役即将胜利时突然横空出世隐藏机关,带着狰狞表情蔑视那些自以为是人们,并为这冗长战役,带来惨败结局。

        天空中人影,强大到只让妖娆心中升起一股恐惧。

        当然,当又一声:“呵呵呵呵,老朋友,你对时空顿悟又有精进??!”赞叹声从云后飘出,显示天空中天宗长老不只一位后,妖娆心中恐惧立即升华为彻底绝望!

        两个天宗长老!这简直是让人瞬死节奏!

        妖娆微微长开双眸上,浓密睫毛像是沾满雨水后被打湿蝶翼,剧烈风中颤抖。没有人知道她此时想什么东西。

        她没有把龙觉从驭兽环里叫出来……只怕是做着坏打算,就算她不小心遭遇什么不测,至少只要驭兽环内人不露面,他们通通都是安全。

        当然……妖娆从来都不是一遇到危险就放弃希望人,看她此时虽然一语不发,但拼命转动幽暗眸子已经说明有无数想法正她脑海内迅速闪过。

        她要想办法逃离这个死局!

        “就是她!师傅!帮我杀了她!”

        看到妖娆,天葵立即厌恶地皱着鼻尖,对灵果老头发出一声声泪俱下乞求!

        虽然心中再也没有天昊痕迹,但是对于妖娆恨意并没有半点消失迹象!

        她已经记不起是什么让自己如此痛恨眼前女子,但是她知道,一看到她……自己心中就仿佛被人硬生生地剜去了温热与珍贵一块血肉!

        不杀她,难以平复这剧痛伤!

        “徒儿莫急,为师这就了却你后尘世夙愿?!?br />
        灵果老儿伸出左掌,轻轻地向妖娆一掌压来!

        看似如拂风般轻盈,可是只有妖娆此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大压力!那恐怖力量,远比什么天人第一衰第二衰绝杀幻技强大,震得天道扭曲,她身体四周空间于须臾之间围合成一个方方正正小“世界”。

        完全与大世界斩断联系,那只容一人置身空间“小世界”立即从四面八方开始对妖娆进行无情碾压,迫得她无法后退,但是肺叶中空气已经被压迫得通通从嗓子眼里吐出来!

        这才是真正天道之战!

        那天宗长老幻技,模拟了天地经纬法则,有着直接号令时空力量!令妖娆被困于一方小世界中,犹如瞬间失去海洋鱼儿,被剥夺了羽翼小鸟一般,只能无力挣扎着静看死亡向自己袭来!

        “烦人!又是什么师傅!”

        “我讨厌踩扁一只小虫带出一窝马蜂事情了!死了弟子又来老头,死了老头还有老祖!这事有完没完?”

        “血老头??!你可怜徒儿救你可吃了人家有背影二世祖苦哇!若你出山,记得让我也享受一下没事召唤老头强召唤技能,要不是你徒儿我也太亏本了?!?br />
        悲愤与吃瘪中,妖娆甚至不忘记心里回想一下血魔凶残传奇。

        要是血十三,她必然能立即荣升为世上横着走二世祖第一人了吧?

        真是期待那种日子到来。被别人家老头老祖欺负日子,妖娆已经受够了!

        “该死!看来根本不需要另一个隐藏云中天宗长老出面,我就已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了!”

        被重压而发现自己灵气完全解不开这天道之威后,妖娆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念头。

        不过就她想着脱身计划时,那一层层笼罩灵果老头儿脸颊上飘渺烟云这才因为又一阵微风而从妖娆眼前散去。

        终于看清灵果脸,也许是被形式所逼,连带着脑海里所有记忆和细胞都异?;钤?,所以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想起这张熟悉容颜曾经哪里看见过。

        流云殿!第九峰!

        那些伴随着战火记忆顿时妖娆脑海内蹁飞。

        “老头!流云殿九峰上白羽是被我解!”妖娆立即大吼一声。

        下意识应激本能,让妖娆想都不带想地立即吼出这句必然会让灵果老头心跳产生瞬息慌乱话语!

        有时候,让人知道自己身负秘密会引来杀身之祸,而有时候把秘密抖出却能给人生死一瞬,争取到那万分之一逃生机会!

        果不其然!

        虽然场天葵完全听不懂什么是“第九峰白羽”,但是这句话飘入灵果耳内后却顿时产生了如雷贯耳效果。

        “什么?”

        灵果没有预料到这么一个惊爆消息突然突兀地出现自己眼前,但他对正自己手下挣扎女修话立即深信不疑!

        青魔海小宗门主峰上留有一位天宗前辈传承一事是不传之秘,甚至鲜少有人知道他曾经分身青魔海流云殿内为窥见白羽之迷而甘当门徒千年之久。

        白羽无人知晓,就不要说有人知道那一直被称为“迷”传承不久前被人破解秘闻了!

        知道自己与白羽有关,并悉知此秘已经被人破解人,除了真正拿到传承之人外,不会有第二人??!

        听到这个消息,灵果老头儿老肝都颤抖!

        并不是为妖娆颤抖,而是为自己那么多年一窥秘宝而不能如愿那些辗转反侧日夜而感慨万千!

        秘宝必有自行择主意志,这意志不以人祈愿为转移,但是他还是此刻情不自禁发出扼腕叹息。

        为何……不是自己?

        被妖娆爆出秘密炸晕了头脑,一时之间灵果老头心脉果然大动,而这恰好给了妖娆一个绝好机会!

        她就是想为自己创造出这样一个逃生契机!

        借自己曾经与灵果那少得可怜交集,妖娆瞬间触动了灵果老头儿内心情绪,这等生死一瞬间冷静与睿智,简直不是寻常人可以企及!

        这个当口,灵果老头对妖娆做出碾压空间有了那么一刹那松动,抓准这个机会,妖娆立即从驭兽环内投出了朔月狂刀!

        “山!”

        简单一字真诀,从狂刀上立即升起一座虚意高山!

        虽然此时妖娆还不能像灵果一样,直接控制诸如“空间”这等虚无飘渺高深天道,但是以刀化意,唤山矗立这等同样是左右天道攻击,却有着对灵果力量直接冲击力!

        借着灵果心脉大乱瞬间……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座巍峨巨山拔地而起,那不断拔高,势无可拦高山立即撑爆了灵果捏出来小世界,把妖娆从束缚手脚禁锢中放了出来!

        逃!

        此时妖娆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恢复自由妖娆立即从驭兽环中祭出了曾经从于发财老头儿身上抢来风符,而后疯狂点爆。

        此时她极为想念于老头那座移动宝库,而同时也不再心痛手里消耗,手里有多少风符就烧多少!

        虽然手里还有传向其它地点传送卷轴,但是自打被灵果从冰封城前推回悲悯海后,妖娆也不想再做此尝试浪费自己心情,这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于发财符。

        轰轰轰!

        风符连连被捏碎后,妖娆身体就像是被万吨火药点爆,轰地一声浑身起火地就朝魔海上混沌天空内一头飞去!

        那御空速度已经得无法形容!远比她此时天人四衰极限出数个级别,除了她腰上龙须长鞭,她身上所有衣服包括她长发都因为没有与此速度匹配灵气?;ざ挤杩袢忌?!

        远远看去,妖娆直接化为一枚疯狂流星,一闪便从苍穹划过!

        “!”

        妖娆心脏差点爆炸!

        从来没有这么渴望疾速!

        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都融化。

        “师傅!”

        天葵一脸愤怒地指着远方,高高抬起头去看灵果背影。

        “老伙计,什么是流云主峰上‘白羽毛’???”

        因为好奇,那一直隐藏于金云之后那空灵声音主人此时也一步步踏出云烟,出现天光之下。

        赫然正是那一身紫金之色,头顶无发紫玉真身!

        “那女修手段真多,弥罗,你没有发现,那是一个你曾经竭力?;ば∨笥涯?!”

        灵果根本没有空回答弥罗紫佛质疑,他只是隐隐地想起了自己流动殿遇上妖娆场面。

        当时他知那女子与血十三渊源颇深,所以想将她扼杀于摇篮之中,但是弥罗却后一刻,让他领略她领域。

        她领域之中,带着一股世间鲜少拥有生命之力,那灵动力量打动了灵果心念,令他没有对妖娆痛下杀手。

        若当初这样做了,也不会再有今日重逢。

        “没有想到她成长到这个境界了,如果步入天宗,一定会百年间成为冉冉上升一颗璀璨明星!”

        情不自禁,灵果发出一声感叹。

        可不是明星么?区区数年不见,已经晋升到天人四衰高度,还手握白羽重要秘密,集实力,天运为一身,这样年轻强者,当然是不可多得人才。

        “师傅!”

        天葵一声绝望哀嚎,立即又把灵果拉回现实。

        这次可不是弥罗说不要杀她,而是他徒弟……必杀她无疑。

        “这?”

        换了别人,灵果也许根本不会迟疑,但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徒弟要杀,还是曾经自己放过女子。

        这一点让灵果十分尴尬。那名为“妖娆”女修,分明战力和潜能都远远超过天宗收徒要求,若是能驯化,前途不可限量!

        他不想杀她,可是他已经答应了自己徒儿……

        “是妖娆?”

        弥罗被灵果提醒,顿时也忘记了白羽毛那一茬子事情,他原本就修佛,对天地万物没有什么迫切追求,只不过是因为妖娆脸颊上伤痕没有把她第一时间内认出而微眯着双眸,看向远方天空。

        “我说一句话?!?br />
        弥罗摸着自己大光头插灵果与天葵之间。

        “那女子天赋惊人,我们好还是留她一条性命,如果葵儿与她之间有什么深仇旧怨,老夫可以做中间人,找一个合情合理方法把冤仇化解?!?br />
        一边这样说,弥罗一边暗自心中叹息。

        妖娆啊妖娆,上次魔域没有帮到你,老夫命中还需助你一次,这次帮你挡住灵果老儿杀意,就算我们缘分已吧。

        有弥罗这么一说,灵果也松下一口气。

        对妖娆,他是不想下手,因为身为天宗长老,他希望看到是初元所有天赋卓越后辈们能加强大,特别是她那玄妙领域,是让人无法忘怀。

        灵果老儿脸颊上杀气缓和下来,他扭头刚想对天葵说话,天葵就捕捉到了自己师傅变幻表情。

        “不好!那魔女居然与我师傅和弥罗是旧识,并且已经引起他们惜才之心!该天杀,她怎么那么多机缘?”

        “这次绝对不能放过她!”

        一股蛮劲冲上天葵心头。

        一边这样想,天葵一边急切地叫嚷起来。

        “她已经夺走了神宗,天门,昆山三宗太尊陨骨!此事初因为上四宗太上长老们私心而未上报,所以已经发展到如今不可挽回地步!”

        天葵语速极!

        根本就没有给灵果老头儿开口机会,她闭着眼睛,双目滚出浓浓血泪,不带停顿地把心中所想一吐为!

        “徒弟有罪!”

        “师傅杀她,并不完全为徒儿心中魔障,是为初元幻界!”

        道出这惊人事实,天葵那铿锵声音顿时把灵果老儿与弥罗震得石化空中!

        时间此刻停顿,寂静了足足三息后,灵果老头儿发狂声音才天地间爆响!

        “你们疯了吗?这么大事情,你们居然不上报!通通疯了!通通疯了!你们是怎么做四宗太上长老?尤其是你……葵儿!你原本就是天宗弟子,怎么连这个都不懂?这是大祸??!”

        看着灵果老头儿那瞬间扭曲容颜,天葵被训斥得一句话都不敢作声。

        身为上四宗长老时,天葵就是知道天宗如果洞悉陨骨失窃后会有这种反应而一直把消息压地宗以下。

        可是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地宗人,自然不再乎那些地宗太上长老们会承受天宗多恐怖怒火。

        听到天葵爆料,吃惊不是灵果反是弥罗。

        他瞠目结舌地站天空中,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初见妖娆,她身上确混杂着魔性与佛性,但他并不认为她真会走上修魔那条路,但是此时事实却摆眼前,她选择了陨骨和血十三,那么就彻底地站了天宗对立那一面!

        自己为何命定……要助那已经走上魔路妖女三次?弥罗这一瞬间,对自己命数都产生了质疑。

        天葵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她知道就算师傅要惩罚她,也必然是击杀妖娆魔女之后,只要她死了!她甘愿承受任何刑罚!

        灵果老儿沉沉地喘息,好像一时之间元气大伤。想想天宗内那么多激进肃清派,若是听闻这个消息只怕会把整个天顶盖子都掀飞出去!

        “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果才愤愤地又说了一句,而后带着天葵向远方飘去。

        此时悲悯海已经被妖娆远远地抛身后,她现也不知道自己身何方,四面八方都是一望无垠滚滚魔海蓝波,空无一人也不见岛屿。

        但是她不敢有半点停滞,就算极有可能一头冲入魔族领地也不曾放慢逃遁步伐。

        一枚又一枚风符手里消耗,妖娆只凭着自己第六感,朝着固定一个方向疯狂飞行。

        “妖妖你干嘛?”

        偏偏就是这个时刻,手里举着鸡腿龙觉却从驭兽环内自行走了出来。

        只不过他一伸出头,就被扑面而来咸腥海风给吹打得头昏眼花,手里鸡腿也顿时骨肉分离,香喷喷鸡肉被风撕走,龙觉双手里只剩下两个光光鸡骨头。

        按时间来算,此时妖娆已经早已经到达冰封城,那些冲入驭兽环里庆功家伙们,甚至早已经按捺不住内心欢愉,驭兽环里就开始杀鸡取酒。

        只有龙觉还惦记着妖娆,所以出来看看她为什么这么迟……结果一出现就得到了狂风拍脸高级待遇。

        天知道这风骚家伙是怎么从驭兽环里出来,难道因为妖娆与他关系亲密,所以就连驭兽环也开始任他出入?

        “干啥?你看我脸就知道了!”

        妖娆一把抓住龙觉手腕,指着自己脸呲牙咆哮。

        妖娆狂吼声中,龙觉拨开被狂风吹打覆盖于自己眼前长发,一边思考妖娆问题,一边认真端详妖娆小脸。

        从妖娆睚眦欲裂表情中,龙觉顿时得到了他想要答案。

        “看出来了,是逃命?!?br />
        龙觉俊脸瞬间黑得如炭一般,干巴巴地回答。

        别表情不敢妄自揣测,但是妖娆逃命表情龙觉可是看得多,一见她小眼泪水涟涟,眉心有怒气升起,可是脸颊上又写满了无奈,重要是毫不吝啬拼命烧钱模样,龙觉就万分笃定……必是逃命无疑!

        再看天空与海洋,知道自己重回到悲悯海附近,不用问妖娆龙觉就猜得出,她传送……被打断了!

        虽然这是一件不敢想象事情,但是现实却货真价实地出现于眼前!

        “追兵后面吗?”

        龙觉立即举头四望,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但是他心情却因为妖娆那奔得吐舌头还拼命模样而绷得紧紧。

        他知道能让妖娆如此不要命狂奔家伙,这世上根本找不出多少人!

        “应该……吧?”

        妖娆也不确定灵果是否还附近,但是背脊上不断渗出汗水告诉她……此事绝对没有这么容易。

        而就她这样回答龙觉时候,她飞行正前方天空突然一阵剧烈扭曲,而后于那片片破裂苍穹中,直接走出三个人影!

        天葵,灵果,还有一个不认识但隐隐还是觉得熟悉紫身光头撕裂天地于虚空中缓步而出!

        轰!

        天地因为突然承受灵果和弥罗威压而发出一声轰响!

        妖娆狂奔中燃烧了大量灵气,此时已经疲惫得脸色苍白气息紊乱,可是那三个从虚空中信步而出人影却看上去衣着整齐,从容不迫,好似从刚才妖娆起跑时候就站此时,静静地等待她出现一样惬意。

        “妖女,你跑不了?!?br />
        天葵伸手指着妖娆脸,眉心上升起怨念愈发深重。

        妖娆要吐血了!

        她见过这种撕裂时空瞬间转移能力,朱雀大陆时候,爹爹也能这样干,但是到了初元,无论是世界灵气还是天道神威都增强千百倍,所以爹爹来到初元后,再也无法那么轻易地把握这种空间法则。

        此时再见这种能力,居然是一个要杀死自己人身上出现,怎么不让妖娆泪流满面?

        自己烧了那么多符,累得好似死狗,还不及别人走了一步!

        又是个无用功!

        龙觉双眸一震,完全看不透眼前三人中两人幻阶,而那第三位女修容貌,看上去又像极了天葵。

        所以他立即感觉到了事态严重性!

        这些家伙能逼得妖娆回不到冰封城,燃烧了那么多风符后又躲不过他们追击,那么不用问就知道,眼前事态……很严重!

        “妖妖!”

        龙觉一把抓住妖娆衣领,就伸出一手天空一划!

        他身上刹那蒸腾起熊熊龙力!

        此时没有什么需要犹豫,他要带着妖娆躲入龙界去!

        虽然龙皇叔说了,使用它三次分身战力后,他必须无条件回归龙界,但是龙皇叔并没有说过不使用完三次分身之力,他就不能回龙界??!

        如果他提前回去,龙皇叔龙心大悦,说不定还能让妖娆也龙界住下呢!那么他便可以加安心地去完成下一轮龙族试练。

        可是龙觉想得太好,就他身体真龙之息升起,想要斩开前去龙界之威当口,对空间极为敏感灵果老儿却伸出手来,虚空中做了一个二指合并动作。

        灵果伸出二指微微张开两寸又立即合并,就像是把纱帘被风吹开小豁口,轻轻地捏一起。

        关闭。

        于是令龙觉寒从脚升是,他此时便再也无法于冥冥中感觉龙界牵引了!

        灵果老头对空间天道造诣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境地。

        直到此时,龙觉和妖娆才深一步地体会到与一个掌握着空间奥义天宗长老玩转移小伎俩是多么幼稚可笑!

        被他盯上,就算是逃到海角天涯,也逃不出他五指之间!

        “真龙召唤师?很好!”

        “初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晋升到天人四衰真龙召唤师了,现四宗应该彻底整顿,初元出了这样人材都未上报?!?br />
        灵果急急自语,而后一巴掌拍向龙觉!

        “老夫无意与你为难,但你身旁女修,老夫不得不杀!”

        没有半点拖沓,被灵果盯上龙觉立即感觉到自己手脚诡异地通通被人束缚,不但是四肢无法移动,就连身上灵气也仿佛被莫名力量直接封??!

        这种被禁锢感觉简直让龙觉七窍泣血!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眼见着灵果下一秒又要向妖娆发出攻击,而自己却瞬间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此时龙觉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绝望与愤怒!

        “啊啊啊??!”

        他疯狂地摧动自己丹田与气海,终于从身体内催生出一股连灵果老儿都无法禁锢力量。只可惜这股力量着实太小,所以只能让他身体蒸腾出赤红血雾,一点点震开灵果天道束缚,却不能瞬间挣脱这绝望牢笼。

        灵果老儿双眸一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束缚之下,那红头发男子还有反抗余力。

        “看来此子确有真龙传承,而且天质极为优秀??上О?,为什么初元现年轻好苗子,都要走上邪道呢?”

        灵果一边震惊于龙觉反抗,一边目光杀气腾腾地看向妖娆。

        此时弥罗也终于回过神来,一脸大悲地看着妖娆脸,于身前凝结于一尊紫佛虚影对妖娆说道。

        “妖娆,本尊命中需救你三次完成宿命托付,然而你既以走入魔道,那么本尊此次只有以‘无为’来完成后一次对你相助了?!?br />
        说完这没头没脑一句话,弥罗身影便倏地消失于天地之间。

        天地一道紫影疾速远去。

        他不是躲哪个云后不出现,而是彻底地离开万里之外。

        紫玉佛像!

        妖娆依稀想起了什么东西,并心中加震惊,原来眼前两位天宗长老,不但她流动殿见过灵果分身,那名为弥罗长辈,居然也曾经与她深有渊源!

        一直觉得天宗虚无飘渺,却完全没有预见,自己其实已经见过这么多天宗长老!

        灵果皱着眉头见弥罗离开,他听懂了弥罗离开时丢下那段话意思。

        于理,他必助自己碾灭恶魔萌芽,将地宗失窃陨骨带回天宗去,而于情,弥罗命定助妖娆三次使命还没有终了,这一次他遇上这样事情,便只能将自己置身事外。

        以“不作为”来了结与妖娆之间缘分。

        不杀,便是救!

        灵果摇了摇头。

        其实无论弥罗不此地,以自己实力,想要绞杀眼前妖娆魔女简直轻而易举。

        就连那真龙召唤师都被自己力量束缚,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回击,不要说已精疲力竭妖娆魔女本人。

        “这是你咎由自??!”

        丢出这样一句话后,灵果大手立即无情地向妖娆天灵骨敲击而来!

        看着那咄咄欲落大手,妖娆眼眶都已然迸裂!

        可是此时她被灵果老儿天道之力束缚,甚至比龙觉还束手束脚,浑身上下完全无法发出任何力气。

        难道真就这样命丧于此吗?

        “妖妖!”

        龙觉绝望怒吼!

        他吼声天空中掠起阵阵狂风!

        “师尊!”

        妖娆眉心有什么漆黑印记横空出现,立即以她为中心方圆百米内掀起让人肝胆俱裂煞气!

        嘭!嘭嘭嘭嘭嘭嘭!

        灵果老儿身体被一股巨力无法抗拒地狠狠拍退!

        而后被浓郁煞气包裹妖娆与龙觉身上顿时响起连连爆响!那些捆绑二人双手双脚天地经纬直接被血十三烙印之威震得寸寸断裂,二人被狂流?;ひ幻毒薮蠖诮峤缰?!

        “血魔烙??!”

        灵果老头儿胡子都倒卷扑了他脸颊上,天空中疯狂扑打煞气完全掩盖了他倒吸冷气声音!

        “好!妖女,你有狠!没有想到身上还残存有血魔烙??!不过又不是他本人到此,一枚小小烙印,护不了你一辈子周全!老夫倒要看看,血魔烙印之威,能有多强!”

        “它无法凝结分身虚影,依老夫看,此印没有攻击威力!”

        看着妖娆身后蒸腾而起黑暗虚影,灵果老头儿心中也瞬间升起一股狠意!

        不过他判断没有错,血十三烙印之威不足以如血十三亲临一般与他对战,只能刹那间助妖娆和龙觉冲开天道束缚而已。何况这是血十三后气息,妖娆也根本舍不得把它一次通通散!

        若这烙印余威消散,妖娆和龙觉依旧还是两枚任人宰割鲜肉。

        妖娆此时也无计可施,她深深地明白就算自己手握着师尊烙印,也没有办法对灵果老儿做什么。

        这本就是血十三后一丝气息,传承给她时候都不完整,无法凝结出实力与血老头一样分身,只能生死一瞬间爆出惊天威力,助她斩获一线生机。

        要是遇上别对手,此时她早得烙印之威相助捏碎传送阵离开这里,可是她对手又早已经证明无论是传送还是御空飞行都无法挣脱他束缚。

        所以她明白此时灵果那有恃无恐表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当烙印力量完全散失后,她与龙觉便真只能下地狱去!

        而就当妖娆无计可施一头是汗刹那,一道威严怒咆声却突然拔地而起!

        “谁说老子无法分身前来?”

        那怒吼声出现同时,四人脚下碧蓝魔海深处,突然爆发出无黑暗狂流!

        轰!

        一个黑漆漆人影驾驭着滔天巨浪向眼珠子都瞪出来灵果老头和天葵扑打而来!

        此地居然凭空出现第五人!

        而且谁都没有察觉到他气息,这是何等骇人一件事情!

        他横空出世气势,就犹如瞬间白昼崩毁,地狱从魔海下隆隆升起一般!整个天地都为之色变!

        明亮天空如被浓稠墨汁顷刻浸染!原本平静海面此时巨涛吞天,那宏大水体深处透露出狰狞血红妖光,顿时让人心跳得将欲爆炸!

        ------题外话------

        本月后一天了~么么哒。手里有票票不要忘记用了哦~看我闪闪小眼~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