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20:天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虽然知道妖娆与她爹爹,以及他爹朋友前去昆山宗抢东西,但水伯着实没有想象到,这些家伙们抢来居然是昆山至宝岐连钟!

        所以心里狠狠震惊了一把,水伯才把自己手贴岐连钟身上。

        毕竟可以催动极道幻器,并不是每一个天人四衰召唤师都有机会得到殊荣,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这次,今生还有没有别机会?

        传说完全催动极道幻器时候,极道幻器有可能会把隐藏于器身下隐秘极道本源展示给催动者,有缘者将从中得到不可想象智慧与力量!

        所以说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才把极道幻器当成一件战斗武器同时,也把它视为一座移动秘密宝库!

        华虚道人与天葵原本因为龙觉和水伯脱离战场而激烈地向妖娆所位置挥兵而来??墒蔷退强吹窖掷锬墙鸸馍辽列≈由材恰?br />
        二人直接石化于原地!

        岐连钟!

        所有上四宗太上长老们不会认不出那小巧玲珑极道幻器,即使它现只微缩到半个巴掌大小,但是没有人会质疑它身份与威力!

        “天……天葵!那那那……那是岐连钟??!”

        华虚道人顿时结结巴巴地对双目滴血天葵说道。

        “你们把天昊……把天昊怎么了!”

        看着熟悉无比岐连钟,天葵心神正崩毁。

        虽然知道妖娆自昆山战场而来,天昊杳无音讯,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代表着昆山立世之威极道幻器,居然也被妖娆擒来。此时天葵已经无法去想象昆山宗变成了什么模样,一心只记挂着天昊!

        四宗太上长老,通通都是早已经抛弃人个情感冷血修行之人,可是唯独天葵,从来没有放下过对天昊感情。她师傅曾经说过,那是她修行中大心魔。说得一点也不错,因为她现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冷静四宗太上长老。

        “别问天昊了!”

        华虚道人狠铁不成钢地对天葵咆哮。

        “四个天人四衰!其中至少有两个是四衰巅峰,而且也至少有两人契约着兽神!他们手握岐连钟,我们怎么办???”

        现没有时间讨论岐连钟为何妖娆魔女手里问题。

        华虚道人这么详细地数着围绕于岐连钟旁四人战力是有原因!

        为何上四宗无论战时还是和平年代,都至少要维持四位太上长老宗内坐镇?那是因为催动守山极道幻器,至少需要四人之力才能开启极道幻器百分之八十能量。

        极道幻器们通通都有一种奇特禁制,如果是五位天人四衰开启,它被启动能量也不会超过任意四人开启时强度。仿佛它们能接受多外力,就是四股。

        但是一但这四人中有人身负兽神或者其它与寻常人不相同能力,也许就能触动那些隐藏于极道幻器中某个特殊符纹,而令极道幻器散发出力量显现无法预期爆涨!

        眼前四人,明显有着大化催动极道武器能力!

        这种事没有人能提前预测,而极道幻器神威百分之百启动记录初元世界漫漫历史长河中也曾经出现过几次。每一次出现,都必意味着一场惊天地泣鬼神恐怖大战!

        华虚道人可不想看到那一幕重演于自己面前,特别是极道幻器还捏敌手手心里时候!

        此时妖娆,脸颊上透出凝重表情,因为自四人开始唤醒岐连钟,她身体内力量,已经开始疯狂地流泻而出!

        轰轰轰!

        天地间顿时出现了大地将要毁灭巨大轰鸣!

        这阵势完全与天衡一人驾驭岐连钟时候完全不一样,四人力量灌入钟身,立即让微缩岐连钟发生异变!

        先天本就是一个实力完全不被人知老妖孽,天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异于常人天赋?

        而水伯乃是曾经天榜第十强者百代崆峒随身护卫,战力不用多说,必然非常彪悍。

        妖娆与龙觉……不需要质疑。如果他俩称不上变态,那么世上就不再会有人敢自称天才!

        而且此时重要一点是,除了妖娆一人以外,其它三人实力通通都是天人四衰小乘巅峰!

        所有人睚眦欲裂目光中,那原本只手可以盈握岐连钟顿时疯狂地爆涨起来!

        一山之大,两山之大,三山之大!

        直接扩张到比龙皇叔体积加巨大以后,岐连钟爆涨之势都依旧没有头!

        岐连钟爆涨当口,几乎所有人都忘记手里战斗,抬头张大嘴巴眺望眼前发生一切。

        只有一只战兽,还憋着后一口气忘我地战斗。

        “咔嚓”一声,直接把那三足金乌脖子扭断,龙皇叔才算是小小地出了一口恶气。

        “臭小子,我走了,下次再来陪你打架?!?br />
        余力散,皇叔分身又对着四宗长老与世家联军喷了一口浓浓龙息,喷倒不少人后,这才岐连钟越发高昂极道之威下,缓缓消失于天空。

        它脸颊上还带着不舍于战表情,只不过分身之威只能初元维持这么长时间。

        龙皇叔走了,可是手握着岐连钟妖娆和龙觉等人,却拥有了多震慑敌方砝码!

        此时妖娆,龙觉,先天,水伯站岐连钟如大陆般钟顶上,四人都有神光加身,带着让人无法直视威严。

        那巨大钟身上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无人能解精细花纹,而且它们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正以一种和谐节奏缓缓变幻滚动。

        花纹幻变并非没有章法,而仿佛像是应和着某种天道,所以无论哪个角度看,都会心中隐隐升起对某件事物明悟之心,并因此而莫名感动!

        这不是这个世界本应该存事物,这是凝结了初元人族先祖们无数代智慧与力量才铸造出逆天幻器。每一代极道幻器持有者,只有使用它时刻,才能深刻地体会那些凝结于幻器中精魂与伟大之创造力。

        它是人族繁荣足迹,是智慧凝结宝库,那些消失于历史文书中点滴精华,都能从它那些繁杂而精致花纹中找到渊源。

        无法言喻悸动妖娆心中震响,这岐连钟力量仿佛瞬间为她拔开了眼前许多曾经不可琢磨迷雾,并把她带到了一个境界!

        她看到自己神识越升越高,飞出身体,踏云而起,穿透九霄,而后站立于与炎阳同等高度……而后俯瞰自己脚下世界。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感觉。

        心中有什么东西悄然萌发。

        这种感觉有可能继续了数个时辰,又有可能只是一瞬间,反正待妖娆清醒过来之后,她从其它三人脸颊上也看到了同样恍然大悟表情。

        看来受到岐连钟力量全开影响,四人收获都不小。

        妖娆,龙觉,水伯,先天大帝相互对视一眼,而后再把目光看向远方,不约而同地仰天咆哮。

        “滚!”

        那立于他们足下完全态岐连钟,立即发出一声雄浑而激昂鸣响!

        铛!

        没有人知道岐连钟是什么做到!

        自那恢弘声波传出刹那,靠近钟声华虚道人自头顶长发开始,便这徐徐向外传递钟声中一点点地化为虚无。而他本人却仿佛感觉不到一丁点痛苦,以至于身体完全溃散前一秒,脸颊上还带着懵懂不知表情!

        无声死灭!肉身成灰!

        身灭之灰弥漫于狂风中,一点点向众人推进。

        这华虚道人死灭看得天葵与芙蓉子肝胆俱裂,不过此时天门宗四位太上长老却早已经站得远远,好像根本没有参合到战斗激烈风暴中。

        “退啊天葵!”

        芙蓉子还算有些情谊,感觉到事情不对,立即扯着已经僵硬于原地天葵急急向后退却。

        她眼前,有一股透明狂风迅速向前涌动。凡是接触到那狂风东西,无论是沙砾,岩石,草木还是天人四衰强大召唤师,通通都瞬间化为尘埃!

        无法拒绝,不容抗拒!

        这就是极道幻器真正力量!

        它代表着天地,代表着这世界上神圣而不可亵渎无上天威,它咆哮声中,万物都必须臣服于它法则。

        所有妄图与它抗争者……灭!

        站岐连钟上妖娆,龙觉,先天大帝和水伯都深深地被眼前一切震撼,他们只知道将岐连钟发动后,一定会引来惊天动地神威,但是也不曾料想,这股力量是如此恢弘浩瀚。

        像华虚道人那样天人四衰巅峰强者,居然也无法岐连钟全开威力下发出半点反抗与挣扎。

        以极道钟为中央,方圆百米内万物,都碾成一片碎渣。以这个势头继续散出岐连钟神威,只怕把敌方全灭都不是问题。

        “留下他们性命吧,要是上四宗强者们都死了,魔战可要肆虐起来,我不想做罪人?!?br />
        妖娆率先发出了这样声音。

        龙觉看了妖娆一眼,默默地表示赞同,虽然他看着妖娆身上伤依旧心痛不已,但是妖娆说得极有道理。毕竟每一个宗门,都镇守着一方魔战场,今日到场四宗强者们,可都是魔战主力,如果他们都死灭此,那么世界动荡很会初现端倪。

        “退散!本尊不想看到杀戮!”

        先天大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把他那清冷而悠长声音送出万米之外。

        四人同时遏止住了岐连钟神威进一步扩散趋势,所以那惊人透明狂风就突然停顿于原地,像一头还未完全苏醒洪荒猛兽一般原地沸腾狂吼。

        驻足不前,只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它威严。

        看着这样架势,剩下天人长老与四宗世家联军又怎么敢再上前一步?

        华虚道人死亡一幕永恒地烙印他们心头之上。

        若是华虚道人都无法抗衡力量,他们又凭什么自信自己能够抵抗?

        “妖娆魔女,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们会来找你算帐!”

        “今日之仇,将来百倍奉还!”

        “妖女,多行不益必自毙!”

        那些早已经吓得脸色发白长老世家联军们顿时一边扬着拳头大吼,一边屁股点火般地疯狂后退,生怕自己也被卷入那吞人岐连钟极道神威中。

        哗哗哗!

        源自四面八方敌人,此时就像是嗡嗡蜜蜂一样,失了巢穴后,通通发出嘈杂声响而后漫无目地一哄而散。

        只有先天大帝对岐连钟拥有无上控制能力,所以此时他脸色凝重,直到眼前所有人都通通散后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那一直被四人停滞于原地极道之威,这才再一次徐徐散开。

        仿佛被凝固时间再一次开始滴答作响。只见无声狂风再次爆起,而后势无可拦地涌向四方。

        “轰轰轰”爆破声不绝于耳,视线可及之地瞬间灰飞烟灭!

        若妖娆与先天大帝是没心没肺冷血恶徒,此时那些漫天肆虐骨灰就是上四宗此行所有人终下场。

        可是他们没有那么做,而是以华虚道人之死为血鉴,将那些心怀敬畏与恐慌人们通通喝退,然后才无人悲悯海骸骨银滩上,完全释放了岐连钟一响力量。

        他们眼前一切,立即呈现出光怪陆离之景,因为被悲悯海腐蚀骸骨,骨滩下大地,空中漂浮尘埃乃至于整个空气构造都通通被岐连钟极道力量打成细碎尘埃。

        这些东西于天地间翻滚交织,顿时把整片天空都渲染为一片半气体半液体混沌混合之物。

        远远看去,就像一团巨大浊气,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上古天地初开神话。

        清盈之灵气腾空上扬而形成天?;胱浅林刂瞧碜孤涠纬傻?,天地即成,便有神明于天地苏醒!

        此时妖娆,龙觉,先天大帝,水伯四人都闭着双目陷入一种微妙境地。

        他们四人徐徐落地,心中都回荡着敲响岐连钟后心中升起莫名明悟,直到那耗神威岐连钟又化为小钟模样落入先天大帝手心里,众人才纷纷退出那玄妙意境。

        “我感觉到了雷劫牵引?!?br />
        妖娆张开眼第一句话,就把其它三人雷得不轻。

        “妖娆,你现就要唤雷吗?”

        先天大帝无语地瞪着妖娆,明明四人同时都因为岐连钟极道之力而受益,为何现只有妖娆这小妖孽一人又要再次渡劫?

        “还不是现,我们先回冰封城去再说?!?br />
        妖娆笑嘻嘻地摆手,而后又瞪了先天大帝一眼。

        “你们一个个都要天人五衰了,就我一个还没经历过四衰渡劫,我弱了,需要渡劫,所以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br />
        是……现地先天眼眸里,写满了:“你是妖孽,你是妖孽……”明显意味。

        拉着龙觉,妖娆立即向被解救符山师兄们冲去,众人见面,自然又激动得泪水涟涟。

        钟林子老头儿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好,只记得狠狠地抓着妖娆手,接连说了三个“好”字!

        “好……好……好!”

        也许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话语来形容钟林子老头内心繁杂而激动心情。

        看到妖娆浑身是伤模样,众人就能明白为了成功解救他们,妖娆付出了多大努力。

        那因为从霁雾大陆带回自然之灵老五与老六,甚至此时羞愧地抬不起头。

        所以他们俩个带着那已经被煞气沾染灵体抱头蹲角落里划圈圈。

        三人那时不时抬头瞄一眼妖娆可怜模样,看得妖娆一阵大笑。

        “好了好了,没事了……以后符山还是符山,只是跟上四宗再也没有关系了。我家里还有一群老符师呢,到时候你们一定会相处得很融洽?!?br />
        妖娆拍着众人肩膀,心里说不出来地开心。

        反正钟林子老头与众师兄弟们神宗也从来没有被人待见过,不是被克扣月供就是不当人看。要不是钟林子老头儿对神宗曾经满心忠诚,她早就把众人从神宗通通带出来了!

        此事正好了结符山与神宗羁绊。

        以后他们一定与空空贼老头那群人臭味相投,说不定现扫攻符,阵符,时空符师都聚合一起,以后还真能搞出什么惊天动符师传奇来呢。

        “妖娆,干得不错?!?br />
        泠踉跄地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妖娆脸。就算自己此时经脉寸断,看到妖娆,他也依旧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一句“干得不错”,将他对妖娆感激与赞美之情表露无疑。

        “二师兄?!?br />
        看着泠身上比别人加狰狞伤疤,妖娆顿时心里一阵绞痛,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泠会受到加非人虐待。就是因为他那半人半魔混血身份。

        “你放心,我一定找人把你治好……不对不对,一定要治得比原来还健壮!”

        妖娆心痛地把手搭泠肩头。

        要是百里尘没办法让泠恢复如初,那这世上一定再也找不出好药师!

        “嗯嗯,我相信你?!?br />
        泠开心地点着头,不管妖娆说什么,他都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

        因为她就是那种传说中,不断创造奇迹人??!

        “先不要这里待着了,我们回冰封城去!”妖娆拍着小手。

        悲悯海被岐连钟碾碎了骸骨银滩说有多荒芜就有多荒芜,这里风都贫瘠到吹到人身上会带走身体热量。

        所以就算有万语千言想对所有人述说,妖娆也打算先回冰封城再说。

        “那我们此分别?!?br />
        先天大帝握着岐连钟打断妖娆话,看来早就计划好不再与妖娆同行。

        “你助我得到昆山极道幻器,我也助你摒退上四宗诸多敌人,谁也不欠谁,记得以后有这么好交易,再来通知我?!?br />
        先天大帝清朗声音,绝世风度与逆天战力都给场人们留下极深印象,一些第一次见到他人甚至听到他不再同行时,心里都产生了一股不舍心情。

        不过此时先天大帝确不需要与妖娆返回冰封城去,手里拿着两件极道幻器他可得立即返回他早为自己准备好藏身之所里。

        “好,一言为定?!?br />
        妖娆与先天大帝击掌三声,而后又“噗通”一声扑入了阿斯兰特怀里。

        “爹爹,你又要走了?!?br />
        与对先天大帝那客气态度截然不同,一看到阿斯兰特,妖娆骨头就软若无骨。立即像小猫一样阿斯兰特怀里蹭蹭。

        那一直心里憋着一口气阿斯兰特抱着妖娆瞬间,心情顿时得到了极大满足。

        “妖妖乖,爹爹忙完手里事,就去冰封城找你?!?br />
        阿斯兰特拍着妖娆头,就像她小时候他怀里撒娇时一样轻轻顺摸她长发。

        “唔,爹爹?!?br />
        妖娆用极低声音对阿斯兰特继续说道,这细小声音,恐怕也只有阿斯兰特本人能分辨清楚。

        “要是先天那家伙欺负你,你记得告诉我,还有……爹爹你要记得,他再怎么强,也不过只是你一株契约小兽神。他怕失水,也不能离开地面?!?br />
        “还有,还有……”

        妖娆碎碎地对阿斯兰特道出了先天大帝所有弱点,生怕阿斯兰特先天手里吃亏。

        “哈哈哈哈!”

        阿斯兰特顿时被妖娆逗得哈哈大笑。

        “放心,爹爹不会吃亏?!?br />
        阿斯兰特笑意胸腔内回荡,一阵不舍之后,他还是站了先天大帝身后,与那数百位强者一起御空离开。

        直到先天大帝与阿斯兰特身影从天空中消失,妖娆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视线。而后对众人说道。

        “大家准备好进入驭兽环空间哦!”

        不像先天那群人战力精良,带着符山弟子又要远行,妖娆自然还是选择传送卷轴传送能力。

        “不过里面还有三个神宗封山尊者,大家一定要客气点对待,不要把他们给撕碎了?!?br />
        看着魔云长老们身上杀气还没有完全收敛,妖娆顿时又极为认真地对众人交代一番,生怕驭兽环世界里泥绾子,无道子与水仙也被魔云长老都干掉。

        她扣押那三人,只不过是不想必冰封城秘密被三人道出,可是她心中对泥绾子敬意,却并不因为她们二者站对立面上而有消减。

        “有客人?”

        邪火子嘎嘎地笑着把长眉扬起。

        “那是当然,圣女殿下,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客人们?!?br />
        这本来是一句好听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从邪火子嘴里说出来,就让人顿时有一股毛骨悚然感觉。

        所有人都听出邪火老头那话里猥琐意味,立即哈哈地笑出声来。

        大家一边轻地大笑,一边相互拉扯着正想向妖娆驭兽环内迈入,可是就这个时刻,那早已经被岐连钟轰得一片骨灰战场边缘……

        突然又走来了一个人。

        龙觉率先看到了那个人影,而后情不自禁地皱起眉头。

        妖娆感觉到龙觉突然轻震身体动作,立即心有所感,回头向后看去。

        因为妖娆扭头,众人其乐融融气氛立即戛然而止,然后他们顺着妖娆视线方向向远方观望,顿时皆陷入一片寂静。

        因为那出现于万米之外孤独人影,完全出乎他们意料。

        天葵独身而来!

        那孤单独行人摒弃了所有同行者,即没有带帮手,也没有召唤战兽,就那样双目无神地一步步向众人所地点走来。

        岐连钟响之余威还残留于这片大地之上,所以贸然闯入天葵,立即发带绷毁,衣袍撕碎!

        那些余威力量,甚至她身上割出一道道深可见骨伤痕。

        她原本已经惨叫,或者至少对身上不断生伤口露出痛楚表情。

        可是她没有!

        她就那样,像一个被封印了五感行将死亡老妪一般,步履蹒跚地一步步骨灰中前行。

        远远看去,甚至让人有一股寒气从心口升起,好像那个正移动物体,已经抛弃了身为“人”所有特质,她此时是一尊活着尸体。

        “那不是昆山宗太上长老吗?”

        “她怎么回来了?”

        “她就这样走来,也不怕送死?”

        “还是说她那一幅比死还难看脸就是说……她不想活了?”

        把目光从天葵身上收回,围绕于妖娆身侧同伴们立即开始猜测天葵突然返回战场原因。

        这场战斗早已经结束,就算是刚才逃跑对手们通通都折返此时,依旧无法与妖娆和龙觉力量抗衡,何况此时只回来了天葵一人!

        妖娆目光一暗,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那天葵原本就因为居有超越所有太上长老强大感知能力而曾经被妖娆忌惮。

        此时她回来……表面上定然不可能再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但是这昆山唯一一位女性太上长老,应该也不是什么疯子,为图一个死字便匆匆回头。

        她回来……一定同时带来了什么东西!

        “妖娆魔女!我恨你!”

        蹒跚向前数十步,天葵蓦然抬起头来,对着妖娆一阵咆哮。她那从头顶散落白发覆盖眼前,身上华丽衣物随着极道余威一层层破残,此时模样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可是她啸声中却浸透着无怨念。

        看来看到妖娆手握岐连钟,天葵直到此时还笃定天昊老儿已经死于妖娆手下。

        “杀了她!”

        邪火子立即向前一步,看着那老态龙钟女疯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格外渗得发憷。

        “算了?!?br />
        妖娆却一把拦下邪火子老头脚步。因为她能感觉到天葵发狂原因。

        上四宗地宗与天宗,完全不像散修一般无所禁忌,只要迈入四宗大门,晋升天人以上,为求窥见无上天道,一切个人感情都是被宗门明令禁止。

        所以天葵对天昊之情,寻常召唤师身上也许非常普通,但对于四宗太上长老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东西!

        世间一切与修行无关感情,都被四宗视为晋阶心魔,可是天葵却能一直好好地隐藏心中情感,并稳稳地坐太上长老位置上。

        直到误以为天昊已死,才如此无法抑制地爆发出来。

        不因为是敌人,而反因为同为女子,妖娆觉得天葵这样疯狂,却比其它四宗强者们,心中多了些血性与真实。

        “她回到昆山宗就会恢复正常,我们不用管她。走吧?!?br />
        妖娆挥了挥手,制止众人杀意,而后开始将天葵放一旁,不断地向驭兽环内塞人。

        己方同伴与战友数量惊人,所以把人通通送入驭兽环世界也是一件苦差事,急着走妖娆,先把自己注意力放了安顿众人工作上。

        妖娆挥手间,不断有人迅速消失空气里。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你这凶残魔女,只配被人扒皮抽筋,生魂镇压于血阵之内,永世不得超生!”

        “今天你有多嚣张,明日你就有多落寞!”

        只可惜天葵非但没有领妖娆情,还依旧蹒跚向前,并对她发出凶狠唾骂。

        那些聒噪谩骂一直连绵不断,直到妖娆此时身边只有寥寥数人时候。

        妖娆一边拉着龙觉手,一边从怀中取出了后一张传送卷轴。只需要片刻时间,她就能重踏入冰封城冰雪大地。

        “我没有杀天昊,前辈不妨回昆山宗一见?!?br />
        准备离开前,妖娆对天葵抛下了这样一句话。

        可是妖娆自己并没有想到,正是这句话,却成为了点爆天葵心中怒火与疯狂火苗!

        “???啊哈哈哈哈!岐连钟都夺了,还这里大放厥词!妖娆魔女,你简直邪恶无耻到让人发指!今日若失你影踪,不知道何日才能是再见?所以我今日,定不能让你走!”

        天葵指天而狂,而后身体顿时如火炬一样疯狂地燃烧起来!

        为了死去天昊,天葵点爆了自燃力量。

        这个乌龙也怪天昊本人,昆山宗内看到先天大帝与妖娆带着岐连钟和陨骨神迹一般地从自己眼前消失,一口气提不上来天昊就直接晕厥于地,无论卞通和菡萏子如何呼唤都没有回过劲来。

        所以直接导致天葵求救与呼喊都无人应答,让天葵心中催生出这样不计后果做法。

        看到眼前出现这一幕,妖娆简直惊呆了。

        我擦!

        天葵疯狂真不是盖……这是想陪天昊一起同赴黄泉意思吗?

        瀑布汗从妖娆头顶流下。

        如果真是这种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感情,她必抱以敬佩之意,可是现问题是……天昊真没有挂啊啊??!

        烈火眼前噼里啪啦地爆响!火光把妖娆双眸都照得一片通红!

        第一反应是天葵**了!下意识地,妖娆上前一步,可是就她心中升起滚滚繁杂怅惋之前,五官敏锐她突然又嗅到了一丝危险气息!

        “不对劲!”

        妖娆双肩一震,顿时把龙觉也拉扯入驭兽环空间内,而后迅速而果断地捏碎了手里传送卷轴!

        非常不对劲!

        看天葵第二眼时,妖娆背脊上瞬间渗出无数冷汗!

        因为透过层层焚天大火,她看到并不是天葵那立即被烧得发黑身体,而是一个正剥落层层肌骨,越变越年轻娇美女修!

        那女修五官……带着天葵轮廓,却年轻异常,仙风道骨,眉心一抹狰狞之意,像是永恒不灭诅咒,让她只微微一窥就心有余悸!

        那苍老天葵消失,燃烧不是她身体,而是她身体内什么东西,与此同时,有什么东西生,一个崭天葵烈火中重生,带着妖娆不想看到气质。

        “走!”

        将所有人都收入驭兽环世界里妖娆脚下立即升起一道银光传送之阵,而后她毅然决然地纵身跃入其中。

        正因为相信驭兽环与传送卷轴力量,所以即使心中知道天葵出现也许带来了什么不好东西,妖娆也有自信天葵亮出她底牌前迅速消失于悲悯海萧索罡风里。

        此时天葵虽然突然自燃并展现出她不为人知另一面,但是妖娆没有兴趣一观后事进展。

        她走了!

        只听见“呼”地一声风响,妖娆身影便利落干脆地完全消失于半空中,就连她脚下那枚银光传送阵符也于一息之后遁得无影无踪。

        一切都电光火石间发生,瞬间悲悯海战场内便只剩下自燃天葵一人。

        就银光传送阵关闭后一秒,一个身材修长,五官美丽年轻女子就褪去层层发黑旧皮囊,从熊熊大火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确如妖娆所见一样,这女子不但生得貌美,而且身上带着一股不是人人都可以模仿飘渺之气,仿佛不似人间之物,随风便会羽化登仙。

        她五官,唯有那一抹凝固于眉心怨气,生生地破坏整体灵动飘然美。

        这是天葵。

        对,确切地说,这是燃自己内心心魔而展示出自己真正面目天葵!

        她师傅曾经对她说过,妨碍她幻修大魔障,不是潜能已经到达极限,而是她那股对天昊无法放下执念。

        她默认这个心魔,并把它深藏于苍老容颜下,隐藏了自己貌美,收敛了自己威压,抛弃了自己曾经唾手可得荣耀与地位,甚至切断了与自己恩师联系。

        为就是能陪天昊身旁,以此生夙愿。

        这是这个夙愿,现已经无法完成,阳寿未,而她一心想要终老人已经死亡。

        那么她要这个心魔也再无用处,与其让它留自己心里,不如此时把这份爱恋通通烧……而后化为她复仇所有力量!

        天葵此时一脸平静,已经不再记得自己有多喜爱那曾经与她携手男子。初入宗门,她敬畏他,魔战场一战,她钦慕他,悉心指点,她心中炙热爱爆发,从小小外门弟子到天人境昆山贵,她只用了不到千年……他老了,她依旧他身旁。

        然而这一切已经如同落地镜面摔得四分五裂。

        记忆与爱,通通烧了。

        此时,她只记得重生前自己,给了生后自己……一个必须完成使命!

        “师傅!”

        只身一人站战场废墟中天葵,突然振臂高呼!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呐喊!

        这呐喊声中威压惊人!

        如果此时有人站她身旁,只怕会直接被她吼声中力量撕裂!

        好不容易才平息战场风暴这一个瞬间再次被激发,尘土拔地而起,于天地间轰轰地爆破!

        自天葵眉心……升起一道炽热光!

        那不过拇指粗细炽光倏地刺入层云,完全没有半点消散意味,甚至高高地穿透苍穹,不知道刹那射向了何方?

        轰!

        只是一瞬间。

        那原本已经晨光充沛天空内突然又出现了一片金色烟云!

        那云团光芒越来是越亮,像是从遥远环宇上疾速压下,顷刻取代了太阳光芒!

        “葵儿,你终于肯烧去心魔,回归天宗了?!?br />
        一道威严声音自那金色云团中发出,瞬间整个悲悯海内回荡!

        这声音让人灵魂不由自主地悸动,下意识地想要顶礼膜拜,而且余威阵阵,越发让人觉得威严神圣。

        “哈哈哈哈!恭喜葵儿历经千年终于渡过惊劫,你师尊还说,像你这样倔骨头,他生平都从未见过,没想到一个那么乖巧又有灵性弟子,会选择封灵自闭……今日你终于想通,此乃是你造化!”

        又一道比第一声叹息加空灵笑声响起,说明来者至少有两位。

        “是,师尊,弥罗前辈,葵儿想通了?!?br />
        天葵脸颊上带着惋惜表情。

        “烧去心魔之后,葵儿真不明白自己曾经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那些脆弱和荒诞情爱,以至于幻修道路上白白蹉跎这么多年光阴?!?br />
        “希望葵儿现重回正道还为时不晚?!?br />
        天葵虔诚地对天空之云拜下,而后认真地说道。

        “只是徒儿还有一件俗事挂心,若不解决,不知道是否依旧会影响日后修行。所以徒儿恳请师傅出手,再助徒儿一次!”

        天葵蓦然抬头,双眸中迸发出坚定神采。

        只是这神采与天昊已经毫无半点瓜葛,此时她,只想与自己曾经做一个了断!

        “葵儿,你说?!?br />
        那金色云团中苍老声音内带着丝丝长者慈祥。仿佛只要天葵说得出口事,他必定能立即为她摘星取月!

        天葵得到了自己师尊应允之后,立即站起身来,一脸狰狞地指着妖娆足踏传送银光而去方向怒吼道。

        “徒儿有一必杀之人,六息前,踏!阵!而!逃!”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