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10:古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妖娆依旧是举起了手中那两件变成没有威压之物上古祭祀礼器。

        虽然她很想把魔珪与火璧丢出去换成朔月黑刀对天衡与岐连钟发动攻击,但是下意识地,她还是选择相信这两件曾经发出过极道幻器威压东西。

        “妖娆干什么?”

        先天大帝双眸内幽火跳动,他身后升起无数莲枝直接把发狂中阿斯兰特牢牢地捆自己身旁。

        此时先天大帝不知道如何帮助妖娆解除岐连钟威胁,所以他不能让阿斯兰特也冲上前去白白送命!

        “先天,放我出去……唔……”

        一朵莲花直接塞入了苦逼阿斯兰特嘴里,把他后一句唾骂声也噎回了嗓子眼内。

        妖娆飘渺模糊身影倒映于先天大帝眼眸中。

        此时妖娆仿佛比纳多多魂影加虚无单薄,只有双手高高举起,左手一支七尺长珪已经超过世人所见所有玉珪长度,带着一股无法言述黑暗魔息。而右手一枚圆璧通身流火,那完美同心圆象征着天道完美寓意,是上古时代古巫们喜爱祭祀用品之一。

        天空中纳多多与昆山弟子战斗仿佛也已经停滞,众人众魂纷纷以灼热目光看着融化岐连钟上天衡老儿与手持奇怪礼器威压遁入虚无妖娆。

        他们二者胜负,决定着昆山一战终结局。

        若妖娆败,只怕纳多多要挣脱“女”印魔化,先天也会无心恋战,放手离去。若天衡败,那么等待着昆山弟子们就将是滔天烈火还有无法挽回颓势。

        纳多多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只觉得额头痛得仿佛要爆炸。

        而妖娆对身侧发生一切已经充耳不闻,她所有精神力都只放了双手两件礼器上。

        天衡嘲笑与唾骂声不断,落入妖娆耳内也似蚊蝇嗡鸣,不知其意。

        “你们要……怎么用?”

        妖娆清冷目光放魔珪与火璧身上,分别把它们高高举向天空。

        “好吧,如果天有神明,地有灵,那么我就相信礼器也是一种玄妙力量,世上真存我不可理解东西?!?br />
        闭上眼睛,妖娆心静如止水。

        她灵魂从来没有达到如此空灵境地,也许是因为身体法则被岐连钟击溃,也许是自己已经与死亡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这非生非死玄妙处境下,妖娆反而突破自我,瞬间达到了一种万物皆空微妙精神世界。

        远古时代古巫们就是以这样心情进行对天地四方虔诚祭祀。他们相信,他们聆听,所以他们感受到了凡人们永远无法触摸东西。

        妖娆心魂像是没有重量丝线,被风轻扬直上云天。

        “我要逆转一切,让我规则重建!”

        这是妖娆发自内心深处希冀。

        她只有这千钧一发时刻看透并凌驾于岐连钟规矩之力,才能把自己拉入这覆灭声波重掌握自己生命。

        嗡!

        就妖娆放下对礼器不信任心情,并尝试着去感应天地间流转神秘力量时。不可思议一响便妖娆耳畔轰鸣。

        原来激发魔珪与火璧不是威压与灵气,而是一种心境变幻和放松。

        好像是一滴水落入平静湖泊,瞬间水下激起层层水浪推搡力量!妖娆笃定这水波豁然中开声音只有她一人可以听到。

        因为这巨响之后,她精神世界中,蓦然多出了许多光怪陆离东西!

        她看见……看见漫天瓢泼大雨从天空疯狂坠下,眼前世界,早已经不是她熟悉昆山千山连绵之景,而骤变为一片灰暗海上雨夜画面。

        “是记录于魔珪与火璧中记忆吗?”妖娆蹙眉。

        首先印入眼帘,是天空闪电惊若游龙骇人场面!

        似有一道黑暗裂口苍穹出现,无以计数淫雨自破口倾泻而下,无止无休!

        水大得好像要把整个世界淹没!

        大地一片汪洋大海!哗哗声耳边呼啸。

        只有翻沸幽暗水体内偶尔惊涛落下后露出一些尖尖岩石。

        这些岩石并不代表着坚实大地,因为闪电过后,那些极烈刺目寒光把尖尖岩石下水体照得灯火透亮。

        借着一闪即逝强光,妖娆看见蛰伏于水下那深邃而不见底高耸山体!

        那些嶙峋山石,陡峭山壁,还有窒息虫兽通通……深藏水下。

        所有一切都说明着一个让人心跳结冰事实。

        雨……果真已成巨灾!

        这疯狂从天空豁口落下暴雨,甚至已经把大地上高山脉吞没。

        可以想象那些曾经居住山脚下人族,此时陷入多么巨大一场?;?!

        妖娆再抬头,发现水天相交处一片黑压压颜色并不是黯淡天光,而是成千上万坐着竹筏一脸惨白人类。

        他们面黄肌瘦,身体单薄得仿佛一阵风就能被吹倒,一波接着一波暴雨中,无数人开始跌倒,身体上都残留着暴雨打击后红肿溃烂伤痕。

        雨水暴虐成灾,就算是雨滴落身上也有成年男人一拳之威力道。

        无数人死亡,但那些还有知觉人,无不用着一种惊恐中带着愤怒与憎恨目光抬头看向黑暗天幕中那道狰狞裂口。

        天被撕开了,所以那深邃裂口就成为一切罪恶源泉!

        “吾……雨……大……术……”

        伴着暴雨,一切声响都被哗哗雨落声击溃!但妖娆还是听到了与雨声不同断断续续嘶吼。

        各种奇怪声音,都让人有一种幻听声音,不知道那些被撕碎声响是源自真实,还是自己无边恐惧与彷徨中产生一种幻觉。

        直到妖娆看到一个手持长珪与火璧人影站无边无际人族避难木筏中间,她才顿时目光一震,急急地竖起耳朵听那人呢喃自语!

        “那人手里拿……不正是与我手里一样魔珪与火璧吗?”

        妖娆目光锁定那千万坐躺之人中央那唯一站起人影身上。

        一个古巫。

        妖娆此时只能这样判断!

        因为此人上身**,却用雨水都洗刷不去颜料画满色彩艳丽而且花纹狰狞符纹图腾,头上带着比脸大两倍木质面具,看上去如远古妖兽一般凶残邪狞。

        他手舞足蹈,不知道跳着什么蛮荒舞蹈,但是嘴里念念有词,却用又都是妖娆能听懂语言。

        “吾辈喜好和平,却不知为何触怒天威,引来天外之水淹没天地。实乃吾辈无法抗衡之毁灭之灾?!?br />
        “吾只能寄希望于借用天神之力,唤起先祖遗物与天通灵?!?br />
        “若天有灵,地有神明,必能听到吾辈子民悲泣声音?!?br />
        古巫声音缓缓响起,原以为会被暴雨空气中撕裂,但是出人意料是……那些蜷缩于木筏上灾民们却通通都以迸发着希望目光把灼热视线投放这浑身涂满各种图腾符纹神棍子身上。

        “吾之祈愿,虔诚以灵魂问询……”

        “那天之裂痕,从哪里来!”

        高举手里魔珪与火璧,那头带面具古巫无畏地昂起头颅,对着漆黑苍穹一声咆哮!

        好气势汹汹咆哮!天雨都这个瞬间被啸声推开!妖娆双目瞪得浑圆。

        轰轰轰!

        天空顿时划过一道巨大闪电,以戳瞎人眼炽热光芒还有震耳欲聋巨大声响回应着古巫质问。

        所有人纷纷吓得飘摇木筏上瑟瑟发抖,抱头哭泣,而只有那无畏古巫依旧挺直腰杆,继续对天怒吼!

        “吾之祈愿!天道残缺,不以万物生灵之性命为代价,这下了百日暴雨,得停了!”

        无论这古巫祈愿声与申述声有没有起作用,但这风雨飘摇,与大地淹灭毁灭之景中,那铿锵而笃定怒咆声却像是凝聚着所有人类勇气与信念长剑,气吞山海,无畏地划过长天!

        自古以来,人斗不过就是天!

        天地自有法理,天欲落,大地欲变汪洋,这是谁都扭转不了自然之道。

        可是这个瞬间,妖娆却真切地感觉到了渺小人类敢问青天勇气与执念!

        就像是当年先天朱雀九戟下狂笑:“吾一世逆修!”一样,人族先祖们很久远曾经,就已经拥有了质问苍天不公傲骨。

        轰轰轰!

        又是一道惊雷怒咆,仿佛对那古巫指责十分愤怒地直接从天而落,狠狠地击打高举魔珪与火璧古巫身上。

        天发怒!

        绝对不允许孱弱生灵来忤逆它威严!无论大雨倾盆,还是天地毁灭,这都是天道选择,天下苍生,都只能虔诚接受。

        惩罚!

        咔嚓!

        一声脆响,那覆盖于古巫脸颊上狰狞面具立即被雷电击打得一分为二,从那古巫脸颊上滑落入?!冻隽艘徽拍昵岫∶赖煤盟蒲跞菅?!

        妖娆倒吸冷气,因为那被雷击中古巫实是太年轻了!而且就算以现世眼光来看,他亦算得上是绝代俊美年轻男子。

        可是此时他非但没有被天雷击得浑身焦黑,反而手握魔珪与火璧双手上倏地蒸腾起一股骇人气势!

        “我天!”

        妖娆惊叫出来!

        她此时完全陷入呆滞,因为她能分外笃定,从那年轻古巫身上升起,至少是天人四衰威压!

        “告天大祈愿之术!”男子大叫。

        古巫啸声把环绕于他身侧滚滚雷威通通摒退于百米之外,他身上气息不断拔高,就连暴雨也无法贴近他身体。

        随着长啸,他眼,他手上都蒸腾起莫名气息。

        妖娆可以用自己生命起誓,那一定不是灵气凝结幻术,而是一种飘渺而不可名状力量!

        比什么预言术要真实,因为它确确存于妖娆眼前。但又完全无法去理解,因为那些力量中不带威压与攻击力,却充溢着一种让人灵魂颤抖,想要跪地流泪恢弘与庄严感觉。

        “嗖”地一声!

        那实力已经天人四衰年轻古巫拔地而起,蓦地跃入天际,手举长珪圆璧,无畏地向天空落雨之深邃裂隙内冲去!

        相比于那自西向东突兀横生于天空中裂隙,古巫身体微茫到几乎可以忽略。

        但妖娆却这个瞬间深深地记下了他眼还有他声音!

        他眼底迸射出奇异七彩光芒,好像已经超越了天道力量!他声音震耳欲聋,洪荒龙吟也不过尔耳。

        “吾之祈愿……叫天,天裂合并!”

        “叫地,大水平息!”

        这恢弘而嘹亮声音整个天地间回荡,好似这才是天威力量!

        轰轰轰!

        天地变幻,巨响连绵,而后所有人肝胆俱裂瞬间,天裂合并,乌云退散,阳光普照!

        雨骤停!

        如同神迹一般,刚才还犹如毁灭一般末日之景,立即迎来了风平浪静灿烂日光!

        只有神……才拥有这样力量!

        生!

        那些蜷缩于木筏上民众们此时都开始舒展四肢,站起身来疯狂呐喊古巫名字!

        他们眼里,这确是大祈愿神术魔力,他们巫师,手持与先祖与天空神明对话信物,将天神远祖力量从地下唤起,而后终结了他们水淹浩劫!

        被世人狂热呼唤古巫从云后一跃而出,此时他身后天空裂隙哪里还找得到?

        青天光滑如镜,只有悠然白云悬挂于天际,只给人轻盈柔软感觉。

        俊美古巫苍白脸颊上带着心满意足微笑,他身体经不住消耗地摇晃了几下,而后才立落地把手里魔珪与火璧合二为一,变成一支黑红相间短杖插腰间。

        这强大古巫对世人嗡嗡地说了几句话,而后御空消失于天云中。

        妖娆眼前景物开始退散。

        但是她看清楚了,非常清楚!

        那让天裂愈合,大雨骤霁力量,并不是什么愿力与不可理喻神棍子魔术,而是她可以理解天道威力!

        那实力高达天人四衰年轻古巫本来就实力不凡,而它手里魔珪与火璧,则是一中极为稀有辅助幻器。

        因为手持二物,那年轻古巫对天道亲合力祈愿瞬间达到了世人所不可企及高度。

        虽然不知道那漏下暴雨天裂是由什么原因横生天际,但是古巫却两件祭祀幻器辅助之力下,得到了一双看透天道慧眼,一双缝补天道巧手。

        所以借由魔珪与火璧力量,那古巫冲入天空豁口内,将那给大地带来水祸漏洞给重修复起来!

        要将他称为“神”也不过分,因为那个瞬间,古巫对天道掌握确远远超过了他本来应该具有高度。

        他成功为了能随心左右自然大道创世主。

        这不是迷信,而是货真价实一种能力。

        “原来是这样!”

        妖娆双手狠狠一握,左手魔珪与右手火璧传来一冷一热但同样坚硬触感。

        眼前所有画面都随风散去,取而代之是那镶嵌于岐连钟上天衡老儿那枚丑陋人头。

        现妖娆终于明白为什么“魔王短杖”一分为二后反而没有半点级道幻器威压。

        那是因为现珪璧分离状态,才是此器神威时刻!

        一个通天,一个感地。同时呼应与探寻着无声无形交织于天空中天道规则。它们那澎湃威压,悉数化为了让人无法琢磨愿力她身侧萦绕。

        两件礼器,是呼应天道神物!

        “这不正合我意?”

        妖娆把眉头一扬,笑容攀上脸颊。

        想要击溃岐连钟规矩声波,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由魔王短杖上爆发出比岐连钟强大极道威压,以强力生硬地逼迫岐连钟收回施放于自己身体攻击力。

        第二种是直接洞察出岐连钟为什么会对她身体造成这样影响,并寻找正确破解之法,从内部规则上,将其完全瓦解!

        第二种破敌之法相比于第一种来说要加困难,但是一旦成功,便能完胜天衡身体与意志!

        这魔珪与火璧仿佛就是为妖娆量身定做,居然恰好是一件助人窥见规则无上礼器。虽然没有过强攻击异能,但它这种通天辅助能力,估计是世间所有强者渴望而不可求无价之宝!

        “我之祈愿……”

        妖娆学着刚才看到画面里那古巫言咒轻轻呢喃。这一次并没有把灵气与阳寿注入双手武器,而是把自己精神力提到巅峰,与手里魔珪与火璧没有间隙地连接一起。

        “规则我眼中清晰可见,时光我足下逆流如初?!?br />
        闭上深潭般双眸,妖娆顿时感觉到那双手间传来奇异力量已经攀附于自己身体,融入自己灵魂。

        因为心无彷徨与防备,所以两件礼器终于馈赠于她突破自身极限,看破天道力量!

        再张开眼。

        黑眸不再!

        取而代之是一双近乎于妖孽般七彩宝石之眼!

        从妖娆眼底迸射而出璀璨光芒吓得天衡都心惊肉跳,他完全不知道眼前妖娆魔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威压没有变化情况下,他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不知名气息,妖娆身上悄然生长!

        是,妖娆张开眼那个瞬间看到了!

        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世界!

        眼前山水,都已经脱离她寻常时看到形状与材质,低头看看脚下大地,她甚至能瞬间明了昆山地脉走向,那些层层叠叠顽石是如何从远古时代开始一点点堆砌于地脉之上。

        不需要尝试,她就看穿昆山宗总坛脆弱防守何方,此时就算昆山宗锁山大阵还没有破碎,她也有足够把握找到其中敏感结点,将它一举轰破!

        她看到岐连钟上天衡老儿生机迅速消失,能计算出他后一口气将什么时候吐出。

        她看着岐连钟,发现这级道幻器铸成之术精妙到无以言述,就算自己借着魔珪与火璧也不能完全看透它钟壁,只能浅浅地看穿那些浮动于钟身元素还有法则。

        不过这一切已经让妖娆分外震惊,她第一次体会到创世者那种从容与强大。

        也许这就是涅槃后召唤师眼中世界?

        能轻易地看透物质组成,能信手捻来对手弱点与失误,所以才拥有改变山海,碎捏星辰恐怖力量?

        一边压抑自己内心惊愕,妖娆一边向自己身体看来!

        这一次,自信取代了惶恐,那些扰乱她气息与身体构成术岐连钟声波妖娆七彩天道之眼下原形毕露。

        她十分庆幸自己后一刻选择相信魔珪与火璧力量,那些种种无法理喻,不可看穿东西才她视线里凝结成了可以名状东西。

        她现要做只有……将一切被扰乱东西,通通拨回原位!

        哗!

        又一声轻响妖娆身边响起,好像是被倒满水钵子里又因为加入了什么东西而从光洁钵壁上徐徐溢出晶莹液体发出声响。又好似一股被压抑了多时轻风终于从皮囊内挤出,瞬间畅地推向四面八方。

        这是一种带着释放感声音,让妖娆身侧顿时神光拔地而起!

        领域!

        于七彩天道之眼看清岐连钟天道同时,妖娆领域之力也被魔珪与火璧被动地激发出来!

        “咦?”

        感觉到了自己领域,妖娆自己都有些吃惊,因为刚才她并没有主动唤醒领域力量。因为说实话,对于自己那变幻莫测领域,她也有些说不清楚。

        每一次领域出现,都会带来不一样能力,她领域……到底是什么东西?

        妖娆身体一震,就看到那些被圈入领域岐连钟声波以一种扭曲模样连连后退,如果这些声波能发出声响,那必然是一种十分凄厉刺耳怪叫声?;购盟坏结由ㄉ?,但她能看出这些将欲把自己杀死岐连钟天道力量此时不正常地后退。

        并不是因为自己手里魔珪与火璧,而是因为自己身侧腾起领域!

        “奇怪了?!?br />
        发现岐连钟影响于自己身体上退却同时,妖娆突然感觉到了自己领域与自己手中魔珪与火璧之间共鸣!

        ------题外话------

        亲爱们节日乐??!

        这个月补债与万,放月末,因为这几天依旧累得缓不过来,再加上手指有些不方便。群么么,记得吃月饼呀~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