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04:来得威武,走得诡异!

    504:来得威武,走得诡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被眼前突然有敌军冒出奇景吓得不轻,早已经掐碎了前往昆山宗传送卷轴黄须圣者和火纹子又哪里敢跳入传讯银光里?

        现他们非但不会迈入传送阵,反而异常希望被假消息引回昆梧大陆天昊,天葵,卞通,菡萏子,铜虎还有铜豹能赶折返回来!

        他们两个已经疯了!

        悲悯海太上长老只剩下他们两个,而那盗骨女修却又凭空冒出,这怎么不让人睚眦欲裂,心跳结冰?!

        为何魔海内会踏波而出一妖美女修,身侧有红发战神和兽神之威萦绕?

        难道那妖娆魔女带着她部下捏碎传送卷轴而来?

        要说传送卷轴有多珍贵?就算是天葵天昊身上,都不会多于十张昆山定向传送卷,因为制作这些携带轻便符纸要耗费大量财力与高级符师精神力。

        早已经设法防范妖娆魔女战术上使出什么妖蛾子,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才共同决定以神宗悲悯海作为终决战地点。

        因为就算消息提早散播出去,初元也不可能有任何符师能短短五天时间内打通一个通向悲悯海传送通道。

        可是此时眼前出现一切,已经完全打破黄须圣者与火纹子常识!

        刚刚天昊才接到昆山宗被那盗骨女修强袭消息,这一刻妖娆魔女已经凭空从海下升起!

        “蝼蚁!死灭!”

        美艳女修出现于黄须圣者与火纹子面前下一秒,守护于她身侧红发男子就冷冷一哼,而后于左拳中挥出一道赤红龙息,那龙息滚滚向前,瞬间击中了正手持骨杖不断击打泠赤身刽子手眉心!

        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只见刽子手被红芒击中瞬间立即皮肉翻飞,而后黄须圣者与火纹子惊恐目光中**灰飞烟灭,只剩下一具惨白骨架被红芒余威推动,轰地一声直接撞入他身后百米外山体内!

        此人受到龙觉攻击第一秒就已经死灭,不过这刽子手骨架依旧存世……白森森骨连同他手中握着行刑骨杖一同于撞击山体那个瞬间裂成了漫天飘扬骨渣!

        一切都电光火石间发生,好似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大活人死亡,而是什么绚烂戏法,让一个刚才还生龙活虎壮丁顷刻消失所有人面前。

        天空此一瞬寂静无声。

        黄须圣者与火纹子瞠目结舌地瞪着那双从海中升起年轻天人。

        纵然他们手中也握有数以百计杀戮记录,但是看到红发男子如同捏死一只小蚂蚁般地一击把行刑弟子击成碎屑,两个老妖孽心弦还是情不自禁地狠狠悸动起来。

        随着黄须圣者与火纹子心跳加速,那一直都没有出手女修又上前一步,高傲地抬起了她尖尖下巴。

        她没有再说话,但是一双泪汪汪大眼睛内却流动着上位者与生俱来睥睨天下寒光。

        这等尊贵与自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而是生之尊荣,一世叱咤天地所点滴沉淀贵族气息。

        这分傲然与不屑坚定不屈,甚至让沐浴于她目光中黄须圣者和火纹子都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感觉。

        “妖娆魔女医道官途TxT下载!把你手里神宗陨骨,与天门宗陨骨……交出来!”

        吞着口水,黄须圣者也上前一步大声咆哮道。

        他自尊不允许他有半点退缩表现,何况就算天昊天葵他们已经匆匆因假消息而冲向昆山,但是这悲悯海四域依旧驻守着无以计数初元强者,他们来源于上四宗主峰,来源于那些底蕴深重洪荒世家。

        就算这些强者并没有修炼到天人四衰幻阶,他们以数量也依旧能把盗骨女修还有她姘头通通困此地!

        “哼!”

        娇美女子没有说话,而是左手一挥,天空后顿时出现一漆黑巨兽阴影。右手一扬,扑天盖地烈火化为巨禽羽翼,轰然从云后出现。

        那些充斥于海天之间浓烈兽神气息完全让场所有人陷入一种疯狂里!

        双兽神召唤师!

        完全契合这妖娆女修破壁来到初元后种种战迹传言!

        她有一兽一禽,两只兽神!

        直到此时,黄须圣者与火纹子二人才确定眼前女子,一定不是陷阱,必是妖娆魔女本人无疑!

        “臭丫头,你真是找死!”

        无需再继续多言,黄须圣者与火纹子干脆不再去管那天空中即将熄灭昆山传送阵符,纷纷捏起手诀,一边召唤战兽一边向天空中那身上带着两只神兽威压女修匆匆扑来!

        无数战神,诛神,天人强者如雨后春笋一般从大地升起,远远看去多到看不清容貌,通通都释放出强大威压,一个紧接着一个地把女修与赤发男子所天空给包围得犹如天网一般。

        悲悯海大战……一触即发。

        而与此同时,天昊也率先冲回了昆山宗总坛。

        轰!

        狂风割着衣袍,把天昊从传送阵银光中吐了出来。

        他身体几乎是一息之内成功实现了从悲悯海到昆山总坛转移。只不过……

        “咦?怎么这么安静?”

        耳畔没有预想中隆隆咆哮声,眼前也仿佛没有丝毫战火……只有昆山锁大阵破裂场面,那些积蓄于昆山山脉中用以滋养弟子和奇花异草灵气透过破裂锁山大阵从地面蒸腾而起。

        归来第一时间内,精明天昊老头儿就立即感觉到了不对气氛!

        “不是正大战么?”

        “那妖娆魔女应该正与她同伴们费劲心思想要找出昆山太尊陨骨藏匿地点吧?”

        正当天昊捏起手诀想要召唤他兽神战兽瞬间,他却突然看到了让自己睚眦欲裂一幕!

        眼前根本没有人打架!

        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山大阵破裂风暴震倒地弟子之外,其余昆山长老和门徒们都垂着手,傻傻地站原地,有手捏成拳,有握幻器,有结阵奴兽……明明正处于临战状态,但是他们眼前……却偏偏没有敌人!

        大地宁静安详。

        所有还等着与敌人生死一拼昆山人脸颊上,都挂着迷惑与茫然表情抗日之兵魂传说章节!

        初那红裙女修带着三位威武霸气天人强者手持黑暗极道幻器把他们自信永远不会破裂锁山大阵一击而灭场面实是分外让人灵魂悸动。

        她打碎是根植于昆山人心中延续于数千万年信仰与坚持,而正当这些昆山弟子们自信心大受摧残适于进攻当口……她却又带着那巨大金光骨兽,还有她那些威压不凡同伴们瞬间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都摸不清这妖娆魔女到底想干什么!

        她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进攻时刻出现,一击轰开了昆山宗坚固防线。

        又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离开时刻消失,带着所有人惊愕与不解,瞬息消弭于天地之间!

        来得威武,走得诡异!

        好像是来游行挑衅而已,打一炮就走。

        她行踪神出鬼没,没有任何能可以猜到她心中真实所想!

        “她人哪里?”天昊怒咆!

        天葵与卞通,菡萏子,铜虎,铜豹冲出传送阵这一个瞬间差点被这直破凌云怒咆声给震得双耳流血!

        “发生了什么事……喝!”

        天葵先是下意识地冲上前去,对天昊关切地讯问道,可是下一秒,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此地奇怪气氛。

        虽然昆山宗锁山大阵是破了,但是宗门总坛内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大地青葱,层林点染,不见任何战火与悲鸣天地肆虐。

        若不是之前有昆山圣王传讯,此时她甚至看不出昆山宗内有半点曾经遭遇敌袭痕?!交故悄巧?,水还是那水,空气甜美,不沾染半点血腥气息。

        所以还没有问完天昊,天葵自己已经开始倒吸着冷气!

        风沙吹过众人眼,眼前哪里有什么妖娆魔女踪影?

        半晌,所有人都石化于寂静山风中!

        从破裂昆山锁山结界下冒出精纯灵气……蒸得天昊老儿直想流泪!

        “我勒了个去!敌人呢?敌人们都他丫丫去了哪里?”

        直到数息之后,所有从悲悯海匆匆赶来四宗太上长老都站了自己身侧,天昊老儿才终于回过神来,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泣血嘶吼。

        昆山圣王被天昊怒意震得一滚,干脆直接缩墙角里熄灭了自己传讯水晶不敢出声。

        他哪里知道自己匆匆传讯之后,那些原本已经扑天盖地从金光骨兽背脊上跳下敌人们会突然嬉皮笑脸地解开裤子昆山宗山头上撒了些黄尿而后拍着肚皮又心满意足直接返回骨兽身上,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流氓!无赖!地痞混混!

        那些臊尿还熏得他要吐血呢!

        当时他还没来得及把敌人突然消失情报汇报天昊,眼前这些原本还悲悯海主持行刑太上长老们就纷纷捏着传送卷轴回到昆山宗里?

        太迅速了!

        这不能怪他谎报消息,要怨只能怨对手太过于狡猾!

        “师兄,你赶来前一秒,那妖娆魔女连同她所有属下气息就瞬间通通消失于天地之间,我寻了百里,都再也没有找到她们还隐藏于此地痕迹风流医圣TxT下载?!?br />
        就昆山圣王不敢出声当口,一个脸色不良老者匆匆从远方归来,一看就知道正是坐镇于昆山宗后一个太上长老——天衡。

        看来他妖娆气息消失刹那,还曾试图追寻她离开方向,不过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她与她同伴人间蒸发了!

        天衡回答让从悲悯海赶来上四宗长老们纷纷眉头拧得深。

        “昊哥,黄须圣者与火纹子……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跟来?!?br />
        天葵眼神一暗,就所有人都低头保持沉默当口,突然指出了这一被人遗忘重要事实!

        “不好!”

        天葵提醒之下,天昊老头顿时就像是被人身后猛地打了一闷棍,而后顿时仓皇地大叫起来!

        “那两个老家伙没有来,一定是被悲悯海什么事给绊住了!这怎么可能,以他们实力,怎么可能被事情绊住手脚,除非……除非悲悯海现已经成了一片战??!”

        一边大叫一边吐血,天昊老头儿脸色已经绿得发亮!

        他不能想象……想象把昆山锁山大阵打破东西只是幻像,但是他也无法接受,接受那妖娆魔女已经不昆山宗地界事实。

        难道她有数百张传讯卷轴能带着她部下一同前去悲悯海?

        难道区区五天她就打通了从昆山到悲悯??占漯??

        无数疑问瞬间交织脑海里,撑得头骨都痛得想要爆炸,但是天昊无法忽略眼前已经发生变故……那就是……他们又扑了一个空!

        妖娆魔女这一招真是太毒辣了,无论她是用什么方法做到,这场战斗都足以被列入史册!

        这哪里是什么趁着上四宗太上长老们通通不宗门,所以舍弃符山师长,直来昆山夺骨?这分明是调虎离山之计!先昆山虚晃一枪,把所有战力都从悲悯海引开……那妖娆魔女,还是想去悲悯海救人啊啊??!

        只有疯子才做得出这种事情!

        她连魔王极道幻器都借了出来,可是此物居然也只是她一个演出道具!

        看到极道幻器打破昆山锁山结界,谁都会以为她势必借此物神威,一举将昆山烧个底朝天,不济也要把昆山宗内陨骨挖出来带走,可是上四宗上太长老们通通没有想到,这只是一场闹剧!

        世人都说,人要擅于取舍。

        所以巨大利益诱惑之前,实难有人做到与她一样,看上去极占优势情况下还会如此果断决绝地放弃对昆山宗攻打,调头直扑悲悯海!

        要知道……她这一次如果不把昆山太尊陨骨带走,以后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如此贴近这化龙血池珍贵“钥匙”了!

        这一刻,四宗太上长老中居然有人情不自禁地开始嫉妒那些被锁于悲悯海白色巨柱上符山小弟子们。

        他们看来,如果自己角色与那妖娆魔女对调,死一万个微不足道符师,都远远不及攻下昆山宗能掳劫利益相比较。

        而她……却消耗自己极多灵气,拼死发动极道幻器……做出如此多铺垫,只为前去悲悯海,救那么几个小小符师性命!

        “我们……再回悲悯海去权少诱宠呆萌妻!”

        天昊老头眼都淌血。

        这样一来一往,既费传送卷也极大地消耗了他们时间,要是他们昆山宗耽误时间太长,黄须圣者与火纹子悲悯海没有顶住压力,那就正好中了妖娆魔女分化瓦解之计!

        这一战,实没有想到会打得这么苦!

        才刚刚开场呢,就已经被对手牵着鼻子走,要是给他们准备一口缸,他们至少能吐三缸血来唾骂那邪恶又狡猾臭丫头!

        “天衡……通知其它三宗,所有能调动太上长老们通通前去悲悯海,现我们没有什么退路了,妖娆魔女借来极道幻器没有那么能进行第二次使用,其它三宗锁山大阵暂时是安全并无敌,所以让老家伙们全部出现!”

        “今日,一定要把这邪恶女子绞杀悲悯海里!”

        天昊老头表情肃穆地对一脸凝重天衡交代,而后把手向前一伸。

        那昆山宗符师们看到天昊这样手势就知道这位大爷又需要悲悯海定向传送卷轴了,可是山内这种对特殊地点特殊制符存量并不多,所以咬着牙,昆山符师宗主才从储物袋中又取出六张卷轴,交到天昊手里。

        其实他心中有一个疑惑。

        就是那来攻宗门女修,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就到达悲悯海。

        因为悲悯海远封神大陆一处大凶大恶之处,想要建立传送卷轴时空联系,每一张卷轴都必须花费价值百万金原料耗费一月时间来制作。

        这与平日里任昆山弟子昆山所昆梧大陆到处飞卷轴概念是完全不同。

        可是他不敢把这个疑惑说出来,因为大人物总有大人物出其不意手段,也许真就有逆天符师能节约成本五天之内做出可供数百人使用卷轴?;蛘哐詹胖皇亲频搅死ノ啻舐狡渌鞒谴驼笊?,再用城与城间传送阵进行迁徙?

        所以抱着各种狐疑,昆山符师宗主只是默默无声地交出卷轴,而后退到了一旁。

        自神宗符山出乱后,本来各宗符师地位也受到了极大影响,所以昆山符师宗主,根本就不想这个时刻给自己找不必要麻烦。

        将手里悲悯海卷轴迅速分到其它五位太上长老手里,天昊大声吆喝道:

        “!我们赶返回悲悯海去!”

        此时悲悯海,确陷入一场混战中!

        除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天人境召唤师从魔海里升起,随着黄须圣者,火纹子暴怒,魔海中又陆陆续续地飞升出无数身着黑衣蒙面战士们!

        他们身手敏捷,与那些拔地而起洪荒世家强者们纠缠了一起!

        “阿九……真来救我们了?!”

        老六眼泪早就糊了一脸,可是他与那些符山弟子们都一样,早已经被折磨得一句话都喊不出来,只能震惊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惨烈大战。

        十人中,只有一个人一头黑线。

        泠费力地睁开早已经被打肿眼,盯着那站龙觉身前女子,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沫。

        “那女人,究竟他丫是谁???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