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00:悲悯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初元世界蓝魔海,有四片巨大人族主陆,分别被星月圣地,天门宗,昆山宗与神宗雄踞。

        而悲悯海则是神宗封神大陆上一个极为著名大凶大恶之地,地形繁杂,易守难攻,毗邻魔海。

        此地有无数险滩,就连那些水中魔兽海怪不小心游入礁石都无法从错综繁杂险滩中原路绕行而出,后只得被晒死盐碱大地上。

        不过它们尸体也不会长久地留存于地面,因为从地下不断升起地煞之气几乎可以一夜之间把一头鲸鱼腐蚀成一架枯骨。

        所以放眼望去,一望无垠大地为一片银白,那不是什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碧海银沙,而是无数海兽人魔堆砌而成骨架海滩。这些骨刺鳞次栉比,犹如怪兽巨口,满眼都是向天生长尖锐獠牙。

        没有任何生物生存这样环境下,就连细小壳虫都对此地煞气退避三舍。

        天空中弥漫着让人无法呼吸死意,每每扩张肺叶,都会让人觉得自己肺泡里被吞入了刀尖,割得人五脏六腹都剧烈地疼痛。

        所以此地被世人称为“悲悯”。

        悲悯所有进入这片荒滩活物与生灵……

        这里是连通地狱道路,只要进入,就再也没有活着出去可能。

        这里也是处决封神大陆凶残恶徒殉葬场,是所有身负“神宗敌人”之名所有初元召唤师们灵魂深处忌惮地点。

        若是倒霉被仇家寻上,咔嚓一刀也算痛,可是如果被缚入悲悯海,被满地煞气一点点撕碎腐蚀,这可是世人可以想象痛苦死亡刑罚。

        就算是世上大奸大恶之徒,悲悯?;肴惶斐缮甭局?,都有充足理由让世人……悲悯。

        此地被人高高竖起十根巨大白色木枝!

        那突兀而巨大白色木架,远远看去,就像是矗立于此地庄严墓碑,带着巨大怨念与恐惧,苍茫地直指苍天。

        而其实认真看来,这些巨大白色木枝顶端,都以细细铁链捆绑着一个活人。

        符山八个弟子,钟林子本人,还有那可怜天生灵体,不多不少,刚好十个,被分别禁锢十枚巨柱顶端,饱受煞气腐蚀,炎阳灼烧,万众唾弃。他们一个个都干渴得皮肤发皱,气息怏怏,只有停着蚊蝇嘴唇不时蠕动一下以证明他们还活着事实。

        从白柱下升起一些灵气,保证着十人生机不灭,可是纵然不灭,其实比死还难受百倍。

        老六那个胖子变形得厉害,一身肥肉仿佛几这天完全消耗一空,脸颊上褶子都垮了下来,他有气无力地耷拉着眼皮,想要睁开眼看一看师傅与兄弟们情况,却被那刺眼阳光戳得眼珠子酸痛,视野内白花花一片。

        六胖子想哭??上б蛭?,他除了眼眶剧痛感觉,一滴水也挤不出来。

        打死他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给符山诸人带来这么大麻烦,他也想不到看上去有些秘密但亲切可爱小师妹阿九……居然是被上四宗追杀了许久魔女,自己二师兄泠……是个魔族美女请留步!

        这些天来所发生一切他脑海里都是一团浆糊。

        依稀记得四个强到不可想象又地位尊贵四宗太上长老从天而降,他们带来一只像狗又像人妖孽直接把阿九替身扑倒,然后二师兄就露出魔族体征与四人厮打,顽强地对抗了不多时所有符山弟子便直接被一群神宗长老弟子们揪来了悲悯海。

        那日染符山上鲜血此时还刺痛着他眼,他想起小翠花看他后一眼那厌恶与害怕模样,知道那应该就是二人后一面。倒地上泠,被像畜生一样四肢捆绑起来师尊……这些让人想要流泪滴血画面,一幕幕眼前上演。

        直到此时,老六才明白为什么阿九要那么决绝地离开。

        她已经利落地斩断了与他们一起一切印记,为就是让众人加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阿九心情缜密为大家安排一切,却通通因为自己愚蠢与无知而改变。

        “我对不起大家啊……”

        老六心里涌起阵阵悲凉,他想到霁雾城,五师兄竭全力阻止自己捡便宜市场上淘宝物。想到那时阿九,即使不露面也依旧给他们那么多无微不至关怀。想想那木雕中天然灵本,懵懂不知却那么乖巧听话。

        一切都是自己错。如果自己没有偷偷复刻阿九气息,那么一切都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无论上四宗对外发布行刑理由是什么,一切都是以自己还有师傅等人为诱饵,逼阿九不得不现身于此地。他能感觉到那些银白山峦下隐隐躁动强大杀意。

        这是一个巨大死亡盛宴。

        把他捉来都是上四宗太上长老级别人物,所以不难想象这个专门为阿九布下杀阵是怎样一个规格!

        天人四衰就有近八位,再加上无以计数上四宗弟子,与上四宗有关系世家老祖……这些战力汇聚一起,足以重挑起魔族深渊震荡,不要说仅仅是对付一个没有背景小小女修!

        “阿九……不要来……”

        “这些……都是我错……”

        大脑已经渐渐失去意识,但是六胖子干涸到迸血唇,依旧不断地呢喃着这样一句话。

        面对这么大灾难,想必此地九位符山门徒还有一位自然之灵都再没想象过自己还有逃生机会,只是现……六胖子不希望看到阿九傻傻冲来,后陪着大家一起死场面。

        “既然早已经与符山割断了联系,那么就自由地驰骋于天地之间……再也不要被曾经记忆束缚了双翼!”

        这是符山弟子们共同心意。

        一边这样想,老六一边陷入了沉沉晕厥。

        此时比老六情况糟大有人。

        泠浑身是伤,早已经维持不了人族外形,头上魔角峥嵘而出,一双魔眸黑红异色,半边脸颊已经被魔鳞层层覆盖,与魔族没有半点区别。

        自上四宗太上长老符山认出他人魔混血身份,立即对他直接进行了严苛制裁,若不是引出盗骨女修之前还不能杀掉符山其中任何一人,泠早就被那些极端厌恶魔族太上长老们撕成肉块。

        上四宗太上长老眼里,这个半魔族存,加证明盗骨女修邪恶和黑暗合成修仙传。她们必定是一伙无恶不作黑心魔族,通过完美化型潜入各个宗门进行着见不得光罪恶活动。

        所以泠身上除了被束缚着密密层层铁锁,琵琶骨甚至也已经被两柄绣迹斑斑长钩洞穿,鲜血早已经凝固于那比手指还粗大弯勾上,不过如果他身体微微于风中移动,还是会有伤口撕开,鲜血再次涌出声音响起。

        众人中被伤得重就是他!若不是因为他有魔族强大**和精神力支持,只怕此时已经咽气。

        而那从木雕中抽出木灵也已经元气大伤,早已经维持不了对妖娆气息复刻能力,一股股害怕与怨念气息从她身上升起,原本天真纯洁心灵已经被悲悯海煞气浸染,就算侥幸能够此大难中不死,她也再也不可能修炼为圣灵。

        钟林子想咬舌自,他没有老六那么天真想法。

        他记忆中,那一脸天真但骨子里透出一股狠劲阿九……可不是一个会冷眼旁观今日一切无情之人。

        她会来……十有**会来!

        不过就算她带着天兵天将从天而落,只怕也无法与这里整装欲战上四宗势力分庭抗礼。

        想杀她是谁???是上四宗太上长老??!

        莫说星月圣地,神宗,天门宗,昆山派四宗太上长老来了一半,就算只有神宗太上长老力量,就已经让他无法想象,不敢忤逆,寻不见任何生机……何况现是四宗究级力量通通出洞,这简直就是一群大象等着踩死一只蝼蚁。

        其实只要自己与自己弟子们都死了,这场一触即发毁灭之战就没有继续下去必要。只可惜??!只可惜上四宗太上长老们太深知人性,上四宗强者们把符山弟子束缚起来当口,通通卸除了他们灵气,口中塞了软布。

        想说话?

        没门!

        想自杀?

        没门!

        钟林子满心悲凉,自己神宗心力数百年,就算没有什么功劳也有苦劳??墒墙袢詹⒉皇且蛭约悍噶耸裁床豢扇乃〈蟠?,而是只因为自己与上四宗想追击一人有过一段师徒之缘,所以他与他弟子,通通都要去死!

        碎捏生死上位者面前,所有人……通通都只是棋子。

        十个人影,像极了被穿银勾上奋力挣扎而不得逃生鱼饵。正等待着一场渔夫与鱼厮杀!

        而输家早已经定好,没有任何方法改变!

        看着天际,第三日夕阳西下,还有两天……就是符山弟子会被杖杀后关头,那之前,所有符山师兄们只希望阿九……根本不知封神大陆悲悯海将要发生事情。

        “她会来吗?”

        果然如妖娆预料,上四宗每一宗门都至少出洞了两位太上长老,他们分列于悲悯海东南西北四域,再加上无以计数上四宗弟子还有世家强者,已经把整个悲悯海围成了个铜墙铁壁!

        如果妖娆敢来,等待着她就是被戳成筛子下场。

        “她会来……我们也只有希望她会来了……”

        天昊老儿站悲悯海南端通道上表情繁杂地说道。

        “那妖娆魔女曾经洪荒秘境负火御雷,一击击退魔族穷奇大凶兽,可是就是一个这样值得注意罪恶种子,居然没有被我们那些不中用圣王和长老们注意死人经。让她居然成长到这个地步!”

        一提到这个问题,一股无法遏制怒意就涌上天昊老头儿眉头!

        若是此时妖娆听到他嗔怒感叹,必要对这昆山太上长老高看一眼,因为就这区区数日时间,他们已经把她老底给扒了个一清二楚!

        除不知道她此时藏身何处以外,直接将她从朱雀破壁而来,手握元素灵珠事调查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事情。虽然她手里幻器幻兽极多,每次面对不同敌人都量使用让人辨认不出战术招法,但是这世间不为众人熟知兽神契约者也就那么区区几个,只要找着见过炎凰或者黑虎线索向下追溯,自然就可以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到妖娆曾经往事。

        “从她生平之事看得出,那是一个天资极端优秀后辈,才破壁而出区区几年……就已经成为了天人四衰强者,还契约两只兽神,这样天赋如果被天宗发现,只怕她会立即成为天宗耀眼弟子吧?”

        天葵提到妖娆都是满脸震惊!

        所以一边问,她一边以询问表情看着天昊老头儿脸。

        因为就算是活了数千年天葵也实难想象世上居然存这么变态召唤师,那妖娆女修阳寿还不到数百年,就已经晋升到这样高度,纵观初元历史,漫长历史长河中这等妖孽也只不过五指之数。

        对于实力变态年轻后辈,天宗一直秉承着包容心态。

        “你是说天宗不但不会灭她,还很有可能因为她天赋?;に??”

        天昊一脸疲惫与否定地看着天葵。

        “不……葵妹,要是让天宗发现她存,也许我们都要承受天宗刑罚!”

        天昊语出惊人。

        “因为她是血十三传人!”

        这句定论是出口,天昊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完全收不住口。

        “我们手下那些没有用弟子们居然从来没有去朱雀奴部调查过她身世!”

        “她为什么要寻陨骨?为什么与四宗为敌?并不是她身性如此,而是因为她继承了血十三道统!只要稍稍去朱雀奴部调查一下就知道,当年朱雀荣光大帝与甘霖大帝先后破壁,朱雀世界帝气干涸,也再无初元种子接引使分身留朱雀接引帝……”

        “双帝并出,奴部灵气消耗一空,原本要迎接第三帝,朱雀奴部万物必须再积蓄上百年光阴才能再供养帝崛起。但她这第三帝却根本没有等待那么长时间,因为她直接坐着血十三万魔枯骨之王座,豁免天壁威压碾磨,直接来到初元大地!”

        “这么明显而危险讯号,我们那些没有用徒子徒孙们居然通通没有注意到!”

        “你是说血魔避开了初元,奴部里找到了自己传人,而这传人,手上已经持有两枚打开化龙血池底层钥匙?”

        天葵一脸震惊,此时连倒吸冷气气力都通通消失。

        血十三是天宗不想看到人物,自然也是四宗长老们畏惧?;?。

        如果单纯只是陨骨失窃,上四宗长老们还能推到秘境看守不严头上,毕竟数万年来,对四宗秘境中供奉着“奇怪骨头”能人异士也不乏其人。但如果真是血十三传人来盗陨骨,这整件事就向着严重百倍境地发展少年高官TxT下载!

        “事情就是这样,血魔还做垂死挣扎?!?br />
        天昊脸色极为阴沉地说道。

        “他一代又一代流传于世上传人中,此代终于出现了一个天赋异禀超级妖孽!”

        “如果我们让这消息传入天宗,天宗上层一定暴怒无比,将未把血魔传人扼杀于摇篮罪责怪我们身上,到时候是废功还是被流放,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说得对?!?br />
        天葵脸颊上立即升起浓浓杀意。

        “要是天宗知道我们办事如此不利,我们确有被废功或者流放危险。反而他们若是想再派出天人四衰召唤师坐镇上四宗,简直轻而意举。我们必须事情变得加严峻之前,把那妖娆魔女扼杀摇篮里!”

        “嗯?!碧礻坏阃?。

        他眼前,妖娆此次必须死悲悯海里!

        只不过他们想得也太简单。

        如果换做数年前妖娆,确可以说能被扼杀摇篮里,若她还是个刚刚破壁而出朱雀种子,若她还是个洪荒秘境中与月依对战黄毛丫头……那么面对上四宗太上长老,她确孱弱得像是一个婴儿。

        可是现……这些还自信满满上四宗强者们并没有发现,要抹灭她,就必须付出他们难以想象代价!

        冰封城……从未如此宁静。

        那些平日里喜欢大街上吵吵闹闹刃部战士,那些冰封塔里每天不打上几架就会头晕目眩魔云长老都不见了……所有冰封城战力倾巢而出。如果此时有觊觎冰封城敌人上门挑衅,此城此时脆弱得几乎就是一个空蛋壳。

        只不过没有人发现它防御力空虚事实。

        百姓们依旧日出而做,日落而归。让城内寻常生活过得热火朝天。但是冰封塔内却空空荡荡,只有法伊老头每天喝上几口小酒,捏着嗓子学着邪火子声音吆喝几声。

        除此之外,初元世界某些地方势力也不为人知地集结。

        至少此时灭合溟台也了无一人,上至溟苍海,下至小兽魂,通通早就从灭合溟台出发向妖娆所地点集结而去。

        还有伊家伊华老头……再失眠了一天后还是咬着牙吼了一声……

        出发!

        先天召唤刑墨带上了他们从魔王地穴中夺来极道幻器,与阿斯兰特一起从不知名群山中御空而起。不过这三人并不是形单影支,而是身后带着数以百计威压不凡蒙面召唤师。

        用手指想就知道……以先天风度与号召力,这么多年来初元培养势力应该亦是一股强大而无法被忽略力量!

        很久不曾露面朋友与亲人们都收到了源自初元蓝魔海传来消息。

        战火,一触即发!

        ------题外话------

        收到很多很多祝福,有QQ留言也有微博留言,非常感谢亲爱们。大么么一个!很感动,没有办法一一回复甚至没时间回复文下留言真很抱歉。这几天忙得晕头了,一天多睡四小时,现先五千一地着,回深圳睡两天后少多少补多少?;骨攵嗟4?。么么哒~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