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61:眼熟的花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与天昊太上长老等人对完话后,昆山圣王陷入了深深沉思。

        他承认天昊太上长老对时局分析与安排是务时而且毒辣……但是这种手段,却让他一时之间无法轻易决断。

        自己圣王殿中枯坐了许久,昆山圣王终是把心一横,从怀里捏出一枚王令,上面急急地书就了数行大字,而后向半空中抛去。威严而果断地说道:

        “圣王令出,如见圣王亲临,十七部六十八枢长老,严格以此令指示行事!”完全没有人控制王令,悬浮半空中等待着昆山圣王把后一句话交代完。而后像是自己长着腿一样,“呼”地于令下腾升起一股神圣气息,疾速冲破窗棂,一头没入已经黯淡夜空里!

        数息之后,看着令牌夜色中划出那道金辉缓缓消散,原本端坐王座上昆山圣王也突然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而后瘫倒柔软靠垫里。

        好像下达这个命令让他瞬间老去百年阳寿。

        此时他眼袋下垂,一脸倦容,脱下白日里那光鲜亮丽“圣王”头衔,他不过也只是一位发中泛起白霜普通人而已。

        “希望这一次,这么大牺牲,能抵挡魔战步伐,并把那盗骨贼人……逼出来!”

        一边这样暗自呢喃,昆山圣王眼中一边迸发出幽幽光焰。

        夜正深浓,没有人看见圣王山上飞出一枚王令。

        此时妖娆与应天情则精神抖擞地看着苏苏无声地从夜幕里落药田之内。

        苏也算与应天情打过几次照面,所以二人间没有那么陌生感觉,都是为了陨骨而行动,朋友间默契悄然升起。

        “我们走?!?br />
        妖娆静哼一声,三人就像是融入轻风鬼魅,不留痕迹地消失浓浓黑暗中。

        妖娆行于三人前方,她神识张得极大,昆山宗内,鲜少有人能感觉到她天人四衰神识,而她却像是长着一双可以看透岩石与树丛天眼一样,提前预知前方所有情况。

        别看昆山宗夜分外宁静,可是一但张开神识,妖娆还是立即发现了诸多异样!

        那些看似不起眼山中小院内,充斥着大量杂驳并敏锐气息。这些气息不但是由强大诛神甚至天人境长老发出,而且这些气息明显带着警惕意味。

        “不对劲啊,昆山宗夜防怎么这么严苛?”

        妖娆皱着眉头带着应天情与昆绕过一个又一个昆山长老守备范围。

        她这些人神识范围中穿行不会引起他们注意,可是难说应天情与苏气息不会暴露出来。

        一般除非一个宗门正进行着高度戒备,不会出洞这么多大长老与强者们夜中守山。

        “苏,昆山出什么大事了吗?”

        妖娆向着苏苏秘语传音。

        “我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啊,不过这几日倒是总有长老匆匆向圣王殿去?!?br />
        苏也很奇怪今夜戒备,完全出乎了他预料,要是没有妖娆带路,只怕他还懵懂地御空就已经完全落入那些长老查探。

        听到苏这样回答,妖娆加眉头紧锁??凑庋榭?,一场不知道由何而起风暴像是昆山宗里不断酝酿。

        带着迟疑与提防。三人很就到达了药田以北偏僻后山中。

        远离主峰地界,那些弥漫于半空中那些杂驳纷乱神识戒备也少了许多,妖娆这才长长舒一口气,静心回想黄纸上记载内容。

        展现妖娆、应天情、苏苏面前是一片看似寻常小树林。

        林子东头有一株不知道干枯了几百年黑色乌木,远远看去那些枯死树枝就像是盘曲一起嶙峋枯骨,夜色中伸张出极为狰狞形状。

        妖娆站树下,对着枯树粗大茎杆匍匐于地方向向前走了十八步,眼前便出现一株碧色高树。

        与那枯树形成鲜明对比,此碧树虽然纤小幼嫩,但却生机澎湃,即使昏暗夜色里也显得无比明亮。

        树枝上敲来敲去。

        妖娆寻找那黄纸上所说:“击碧树,有空灵声出,而后复见泉涌?!币煜?。

        她知道如果纸上写是正确,那么她与应天情,苏苏三人现步入便是一个很巧妙自然大阵,有时候,聚天地灵气万物生灵,会自然形成?;ひ毂Υ嬲蠓?,只有以特殊方式一一破解自然之阵,才有可能走到阵法守护秘境里去。

        也许这里自然大阵是昆山宗远古某个符师创造出来自然大阵,也有可能是借用了天然阵法隐藏自己宝物。

        见到枯树,碧木都存,妖娆便笃定至少黄纸上记载秘境是存,而且这个秘境很隐秘,因为就算今夜昆山宗防备那么严苛,但是这片后山树木百丈之内,却完全没有神识覆盖。

        “咦,奇怪了,怎么就是敲不到黄纸上所说‘空灵’声处呢?”

        妖娆侧着头,把自己面前碧树从上到下敲了个遍,尤其是树梢附近,因为时隔这么多年,天知道阵眼随着碧树生长,长到了什么地方去?

        “我来试试?!?br />
        应天情走上前来,突然蹲下,靠近地面地方敲了敲。才试几个地方,却突然几声沉闷声中敲出了“空空空……”悠扬声响!

        那声音很奇异,虽然妖娆与苏曾经想象了很久什么叫“空灵”之声,而又拿捏不准,但是这“空空空”声音于应天情指下响起瞬间,他们却立即笃定就是这种感觉!

        清脆声响沐浴下,三人心中却好似甘甜清冽山泉轻轻一荡,一种被清洗悸动油然升起。

        随着那空击木声音徐徐荡开,地下蓦然传出潺潺流水声响。

        而后一涌亮闪闪泉水突然从碧树根下汩汩涌出,弯弯扭扭地石隙间向前延伸。

        果然……涌出了泉水!

        “以你以为时隔那黄纸主人前来已经百年千年,这碧树上机关已经长得老高所以才一直高处找是吧?”

        应天情轻笑地对妖娆说道:

        “我却觉得那阵眼一定是不变化,不然我们之后寻宝者,岂不是要爬到树顶上才找得到?它一定固定某个无论什么人都能碰触地方?!?br />
        有时候聪明并不一定是解决问题关键,一门子死脑筋也能派上用场。

        “好吧,算你是个找禁地幸运星?!?br />
        妖娆咧开嘴对应天情一笑,承认寻宝时候带着他总会有些出人意料用处。

        而后她看着那蜿蜒泉水徐徐向远方流去。

        只见不一会儿,那些亮晶晶泉涌就地面上画出一道长长痕迹。

        无论时光变幻多年,地貌改变了多少,想必从古到今,只要泉涌一出,必然只指向一个地点……

        那就是妖娆之前找到黑色枯木!

        流出泉水枯木下盘绕出一个完整圈儿,而后悉数没入那干涸树根,没有再向外渗出任何一滴,直接把碧树与枯木以一眼清泉给连接了起来。

        三人没有感觉到空气中有任何气息变化,但异相还是立即出现三人面前。

        好似那自碧树流来泉水中携带着大量生命力,所以枯木根须吸收了泉水之后,立即老枝复醒,那看似早已经枯死百年黑色枝条末端,居然迅速地生长出稚嫩叶来!

        咔嚓咔嚓……

        随着叶从枝条上探出头来,乌木那粗大树身也发出一阵木质剥落刺耳轰鸣。

        而后以肉眼可见速度,树身上豁然裂开一个黑黝黝口子!

        从枯木中裂出树洞一眼看不到头,只能堪堪容一人过身而已,看来便是秘境入口。

        “我先下去?!?br />
        看到入口打开,妖娆自然喜滋滋地一头冲上去,想直接跳入洞内。不过此时看她这么兴奋模样,应天情便突然横起飞腿踹了她一脚,给妖娆使了个绊子,先二人一步滑入树洞里。

        天知道这洞下有什么东西?又不是打开秘境入口就百事顺利。

        应天情无畏地先做了三人垫底。

        看到应天情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妖娆与苏立即紧跟后,也利落地一头没入树洞中。

        那自碧树根下流出泉涌应该不是无休无,待它干涸之时,想必就是枯木入口关闭之时,那个时刻来临前,妖娆、应天情,苏一定要从秘境里赶回来才是。

        树洞很狭小,完全没有御空飞行空间,而且长长洞口内不知道沾染了什么滑溜溜液体,直接让三人加速向地下坠落!

        虽然狭小地方施展不出御空能力,但应天情还是轻松地分辨出上下左右。

        他认真分辨脚下场景,眼前很就出现了一些幽幽光点,所以他立即努力睁大眼睛向下眺望。这才千钧一发之际分辨出那些光线源于何处。

        哪里是什么柔和地底照明之物?

        分明就是无数拔地而起锐刺尖端地下磷辉石照耀下散发出森然冷光!

        “原来是个陷阱??!”应天情暗叹。

        要是就这么落到那些锐利尖刺上,就算不死身上也得被戳出几个大窟窿!

        嘴角一抽,应天情顿时捏起召唤阵诀,从他幻兽空间中召出一只五彩斑斓巨大蜘蛛。

        以速度,一股奶白色浓稠蜘丝立即从彩蛛身上喷出。将三个将要落锐刺人通通罩起来,而那些飞速向四面八方激射蛛丝凹凸不平狭小空间内找到了无数支撑点。终是让三人停止了下落趋势。

        挣脱出蛛网,妖娆费力地从地面棘刺与狭小下落甬道间找到了一处间隙,从间隙中爬过,她终于避过刺尖,落了坚实大地上。

        应天情与苏也紧跟妖娆身后爬了出来。

        直到此时,三人才看清眼前树底秘境全貌。

        “这个陷阱,还真是让人大意不得?!?br />
        看着眼前那根根高有十米巨大棘刺,妖娆不禁发出一声感叹,而后向前走出几步。

        那树洞通道正下方,就林立着这样一片刺海,若是抱着好不容易进入秘境兴奋心情来到地下,只怕心中欣喜还没有散去,迎接自己就是死亡穿刺……

        站刺海旁,妖娆低下头向里面看去,只见那一枚枚刺茎旁还依稀残存着些不属于此地物件。

        那些破旧刀剑,腐朽长鞭……都带着人族幻器形状。

        看来死于此刺海人族召唤师,这数百年来也不乏其人,反正每个宗门每一年都会有一些突然失踪而寻不到线索弟子长老,其中一部分人就是因为误入什么不为人知秘境而丢了性命。

        就妖娆细细分辨残留地面上那些金属物件时候,突然有一股恶风拔地而起!一个眨眼间,那黑乎乎刺海深处突然伸长出无数颜色妖治碧绿藤蔓,每一枚藤蔓顶端还异生着一枚像蛇口般狰狞尖锐獠牙!

        一滴滴腥腐恶臭从这些藤蔓蛇口中涌出,无以计数它们以闪电般速度扑天盖地向妖娆当头罩来!

        那骇人气势,就像是暴风巨浪想要吞没一叶没有任何防备能力扁舟,完全不给妖娆反抗机会!

        “妖娆!”就苏苏大吼声中,妖娆身影已经消失于滚滚藤蔓海中!

        可是就苏与应天情急得赶向前冲,欲制止那些数量惊人藤蔓把妖娆卷入看不清头刺海中时,一道道极烈光芒突然自层层叠叠藤蔓下迅猛地穿透而出!

        像是有一股恐怖力量藤蔓下酝酿。瞬间把那些死死压地面上碧绿枝条像吹气球一样吹鼓,而后因为遏止不了爆涨气旋而“轰”地一声……那些长长吞人藤蔓立即被爆成了斎粉。

        妖娆踏着炎凰之火,轻盈地从刺海边缘走了出来。

        这些小伎俩,又怎么可能威胁到她安危?

        “有点意思?!?br />
        妖娆耸着肩头对应天情与苏苏说道。

        “看来这些藤蔓就是专门以吞噬生灵为生嗜肉植物,被刺刺中来客们连骸骨都没有留下,只有他们幻器才会掉落刺海下?!?br />
        看着妖娆这么淡定地分析每个陷阱有什么玄机,苏只觉得自己想要吐血。

        “我说你能不这么吓人么?看到你被那些恶心树条儿吞了,我心都悬嗓子眼里?!?br />
        “哈哈,我错我错?!?br />
        妖娆对着苏和应天情抱歉地摊开手心。

        因为想点找到与陨骨有关线索,所以妖娆对此时树洞秘境中发生一切都很意,她想所有可寻线索里找出与“梦里人”或者陨骨有关蛛丝马迹,以证明这个秘境有继续探寻价值和意义。

        抱着这样想法,他自然每经过一处,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我们往里面走吧?!?br />
        知道于发财老头留下黄纸里已经没有了下一步记录,所以应天情指着昏暗地穴对妖娆说道。

        “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br />
        妖娆目光却没有从刺海深处挪开,因为她敏锐五感那一片刺海下幻器残片里寻找到了什么让她觉得好奇东西。

        “我去看看?!?br />
        一边这样说,妖娆一边御空而起,丝毫不意刚才那些獠牙藤蔓威胁,直接向刺海深处飞去。

        也许是之前吃过她亏,那些再次从刺海下伸出藤蔓妖娆身侧恼羞成怒地翻滚咆哮,却没有一根敢于靠近她身体。

        很妖娆就接近了她想要物件正上方,一把捏起那遗落地不知道已对被黄沙掩藏了多少年东西捏手心里,而后匆匆地返回了应天情与苏身旁。

        “你拿来是什么东西?”

        苏与应天情可不敢像妖娆那么彪悍地那么靠近恐怖刺海,把她拉到安全角落里,苏才开始细细打量妖娆手里东西。

        是一个残破储物袋,因为袋口烂了一角,所以里面储物空间已经被破坏,虽然袋口还是扎得紧紧,只怕里面藏着东西很多年前就已经通通消失空间罅隙里,早已经寻不到踪影。

        “妖娆,这破袋子有什么稀奇?”

        本以为妖娆寻了个什么宝,一看到只是个破袋子,苏脸颊上忍不住升起了失望神色。

        就连他怀里伸出个头小猊都对着妖娆露出不屑表情。

        “这些不喜欢卫生又半夜起来偷偷摸摸家伙们讨厌了?!?br />
        小猊伸出小爪,对妖娆比出一根鄙视小指。

        不过妖娆好像对这枚破旧储物袋却很感兴趣,她借着树洞下微弱荧光细细地摩挲着储物袋上花纹,翻来覆去地不断研究。

        这已经失去效用储物袋根本经不起妖娆翻动,很就她手心里化为一片片残布。

        但是握着这些残布,妖娆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而后郑重地把它们收到了自己驭兽环里。

        “妖娆,这是什么?!笨囱乇砬?,应天情笃定妖娆一定这件物品上找到了什么有趣东西。

        “你还记得那于发财老头儿内裤吗?”

        妖娆没有正面回答应天情疑问,反而反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

        应天情一怔,顿时想起酒山禁地看到那个猥琐老头儿,稀奇古怪东西都是从他那模样滑稽“内裤”式储物袋里掏出来。而且妖娆手里记录上四宗禁地黄纸也是从那老头手里夺来。

        难道那鬼畜老头跟妖娆刚捡起来破袋子有什么关系?

        “不错?!?br />
        看到应天情脸上表情变化,妖娆仿佛就能看透他内心活动,所以不需要他开口,她就自顾自地回答:“这破袋子上符纹,与于老头内裤上符纹有异曲同工之妙?!?br />
        “要是它没有因为年久破损,只怕想要打开它,得付出极为沉重代价?!?br />
        妖娆还没有向应天情描述过空空贼老头之前打开于发财老头“内裤”时那场恶战,不过这个话题也不是她现想讨论问题。

        妖娆现想阐述重点是……

        手里破储物袋子,与于老头“内裤”是同源!

        那种特殊制符术,那种对空间折叠极深造诣,看上去不像是某个极强空间符师一生中不同时期作品,而像是一个家族代代传承一门技艺。

        因为看到这枚破袋子,妖娆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猜测。

        “应天情,你说,除了我们这种实力人进入这些上四宗禁地能多次全身而退,一般战神,有没有这么幸运?”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三人心中都有答案。

        “肯定不可能,就算是对符术有很高造诣大符师,若是没有天人境战力,只怕很难自由出入这些秘境?!?br />
        应天情笃定地点头。如果上四宗禁地是这么好闯,那么上四宗藏起来好东西早就数千年前被不成气弟子们盗光了。

        “而那黄纸上笔迹,也是不一样呢?!?br />
        妖娆眨了眨眼,眼底闪动点点星芒。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那黄纸上四宗禁地笔记,是由一脉人,代代相传,通过不同人收集而来?而那于发财老头,就是这一代传人?”

        好聪明妖娆,竟然只因为那遗落刺海里一枚破储物袋,就基本猜出了事情真相!

        于发财老头儿必出自一脉无人知晓,但实力雄厚势力,不然纵使他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收罗到那么多稀奇古怪强大幻器,符纸……

        “你是说一脉人不同时期弟子,进入不同宗门寻找与陨骨相关秘境?而能活着走出秘境弟子,就把自己心得与笔迹记录那黄纸上?”

        苏一皱眉头,瞬间捉到了妖娆话语中关键。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br />
        妖娆用力点头。

        “那黄纸上没有关于这树洞秘境破解之法,就意味着那个进入这个秘境于氏一脉弟子,没有走出去?”

        应天情脸颊一抖,又说出一个对三人来说不怎么好结论。

        “我想也是如此,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毕竟我们战力肯定比那于氏先祖强很多,如果这里能继续找到与他有关东西,就能证明我们猜想?!?br />
        妖娆看向秘境远方,除了对此地藏有昆山太尊陨骨抱以深深期待之外,她心中又多出了一些好奇东西。

        血老头从来没有提到过,除了魔云宗以外,他还扶植过什么神秘力量为他寻找陨骨,而那些数万年来一直孜孜不倦探寻着上四宗陨骨之秘于氏一脉……要找……真是陨骨吗?

        吾读提供全文字线阅读,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吾读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