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46:还有一件事没办

    446:还有一件事没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把泥绾师叔当垫脚石,激战中轰开了天人第衰那道门?”

        听到泥绾子那无奈又纠结叹息,水仙子差点没惊得一个趔趄向后厥倒!

        这冰封城主是什么妖孽?

        无道子领域杀不灭她,泥绾子出手还让她晋阶!

        召唤师们都知道天人四衰意味着什么,哪怕一个势力中只有一个四衰强者,身为初元四巨头之一神宗都不会轻易地对其发动战争,因为一个四衰强者可以投影下死亡阴影,足以上整个神宗除了天人境以外所弟子瞬间死灭!

        与四衰大能开战代价太,若非蓄谋已久把握十足暗袭,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得罪!因为他们都是只手可以毁天灭地人物!

        所有人原地陷入了一阵呆滞,无道子与水仙子还保持着他们刚刚攻击时姿态,身体僵硬地矗立原地。

        从之前对冰封了解甚少不以为意到现心中惊诧已经无以复加……他们打心眼里明白,一个恐怖势力,正边陲无人问津混沌大陆……悄然崛起!

        “哎……道友之天资,世属于罕见?!?br />
        泥绾子一拱手,言语中已经放弃对冰封城与神宗那解不开仇恨,心中带着化解矛盾意味。

        谁对谁错,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两大巨头利益要站一处,万万不能因为细小而微不足道一些摩擦而产生残酷对战。

        “下神宗第四峰封山尊者——泥绾,愿出面将道友与此次萧家恩怨化解,希望道友给老夫一个面子?!?br />
        没有想到泥绾子居然做起了和事老。

        第一句话说开,第二句话就不再那么难以说出口。

        泥绾子神色恢复从容,嘴里话也越说越顺,因为打心眼里,他是相当忌惮与欣赏这冰封老祖实力??此惶祷坝植灰醵拘∪俗鞣?,其实泥绾子心里也默默猜想只怕此事也是萧家先触了他什么霉头。

        不过这一切也仅仅只是猜想而已,站自己立场上,纵然那嚣张萧家老祖再有错,他还是神宗门徒,绝对不可以交给外人任意处置。

        这是神宗面子问题,容不得半点退让与玷污。

        “泥绾兄言重了,能与泥绾兄一战,本尊今日心里也格外开心?!?br />
        听到泥绾话,妖娆轻笑着说道,她雄厚力量脚下张息,而脸颊上也带着旁人看不道潋滟笑意。

        此时她,心中亦感触良多,因为昔日自己还曾被泥绾子点过额头,欲收为徒,今日却已经与他争锋相对,甚至借助他力量把自己蓄积体内天人四衰之力给点爆。

        世上万事,完全无法被人提前预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连妖娆头自己都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与泥绾比肩场景。

        而事实就是这样直白地摆所有人面前。

        妖娆整理了一下自己纷乱长发,收敛身上气息。

        现确是没有什么理由再与神宗诸位封山长老对战。因为自己已经不再需要对手激出压制身体深处潜力,冰封城也能得以安定。除了一件事还没有了结以外,这是一个双赢而又完美结局。

        妖娆清脆回答声再天空回荡。纵然从白焰下窥见不到她真颜,但是这分外好听声音还是给泥绾子等人一丝心灵悸动遐想……

        仿佛那实力恐怖冰封女修,还是一个年轻女子!

        若她阳寿不满三千就达到了今日高度,只怕天宗都会为之震动了!

        泥绾子眸底闪烁着湛湛精芒。对妖娆话极为受用,虽然今日是他们四人群战一人,但对方似乎没有半点傲气,反而极给面子地称自己一声“泥绾兄”。

        与这样强者不打不相识,也算是场奇遇。

        空气中肆虐沉沉杀意正无声消散,就连水仙子与无道子都感觉到远方夜空下泛起丝丝黎明之光,让人沉重心情开始突然转好。

        听到泥绾子与冰封女修对话,只有那站远处萧家老祖被憋得一脸菜色!

        他拳头捏着咯吱作响,牙齿都差点被自己咬碎了吞到肚子里,可是他现面对是一个实力恐怖到让人吐血天人四衰巨擘!莫说自己还想找她麻烦,就算此事汇报到圣王赫连川那里,只怕也是不了了之。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了解了?那我萧家白死那么多弟子?我二弟一亡,老子神宗第二主峰峰山尊者地位还能不能得保?”

        一想到这些东西,萧家老祖五脏六腹都顿时搅了一起,此时他只想速速离开这倒霉到极点地方,好好回神宗把整件事都梳理一番!

        “可恶!就算你个贱人莫名奇妙成了四衰大能,本尊日后也一定想办法让你不得好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这心中还排斥着满满怨念与愤怒萧家老祖黑着脸,根本赖得继续听泥绾子与那冰封女修面子上漂亮话,只想带着自己心中恨意赶回到自己老巢里去。

        只不过就这个时候,妖娆那清脆声音又当空而下!

        “泥绾兄?!?br />
        不会自降身价称泥绾子为前辈,虽然妖娆心中还是把泥绾子当成前辈一样敬重,但是既然这弱肉强食世界法则需要冰封城出现一个震撼世人“老祖”,那么她就一定要让自己成为那样只可被膜拜与瞻仰,而从不被超越标杆!

        妖娆气场,此时异常肃穆威严。纵然威压收敛,依旧让人心中升起敬畏悸动。

        “我们之间得确没有什么值得生死惨斗过节,本人一贯十分敬仰神宗威名,三位来我冰封城作客切磋,本尊自然万分欢迎……”

        妖娆扭曲事实能力也不是盖,一瞬间就把眼前一票刚来喊打喊打杀老东西们说成是来“切磋”幻力尊贵客人。

        这话顿时说得无道子泪流满面,心中凄楚嚎哭:“那是必须,我与泥绾都成了你这变态破阶垫脚石,于公于私,你都得给我些面子吧!”

        “但是……”

        客套话说完,妖娆心中必然还有一个但是!

        “我们之间……好像还得先解决一件事?!?br />
        妖娆利落果断声音给了人无疑惑。

        “什么事?”

        正咀嚼妖娆深意泥绾子与无道子等人下一秒就明白了她所指。

        于平静之中,一股不加遮掩,就是想让人看到杀气突然凭空暴起!

        轰轰轰!

        说完那句让所有人都满意客套话后,从妖娆所天空一域突然咄咄生出无杀意!

        这杀意冰雪中骤然化为一只夺命大手,直接向那一脸阴郁,离众人远萧家老祖狠狠扼去!

        “开玩笑!本姑娘为了冰封城安定,给神宗三分薄面就已经不错,看泥绾与剩下二人都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份上,停战亦无妨,但是那居心叵测萧家老祖,本姑娘也不会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放回神宗去!”

        妖娆自己心中如是长啸!

        “不要以为本姑娘是吃素!动我冰封城之人……杀!无赦!”

        纵然妖娆不想与泥绾子等人结怨,但是那该死萧家老祖,她是绝对不会放过!

        平地惊风起,看到眼前惊变,刚才还笑得友好泥绾子老头儿,笑容差点石化脸颊上!好似一砣屎糊了嘴角,完全只记得浑身抽搐!

        “奶奶个腿了!”

        “是哪个王八羔子说那冰封女修温婉有礼,颇识大体?”

        一边翻白眼,泥绾子一边好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嘴巴!

        看来自己真是被屎糊了一眼,一个疯狂到能以死意来激发自己晋升之力妖孽,又怎么可能怀着一颗宽容宏大心灵?

        看来那冰封老祖是恨萧家老祖到了骨头里,就算以神宗停战为要求,她也丝毫不准备放萧老头一条生路!

        泥绾子顿时怒火再烧!

        不是谁对谁错问题,而是自己代表着神宗退了这么多步,那冰封女修好歹这些面子还是要给吧!

        神宗已经不明不白枉死了那么多弟子,而冰封城搞不好一个没伤,仅凭这一点,这嚣张妖孽……也应该停手了!

        “不可杀他!”泥绾子一声长啸。

        身为神宗封山尊者,泥绾子绝对不允许自己同行者惨死与自己面前,如果带回神宗是萧山子尸体,那么他又要如何向赫连圣王交代?

        被乍起杀意笼罩,那刚才还站远处皱着眉头心里酝酿着阴毒杀意萧家老祖立即被骤然冷凝空气敲得一个趔趄想要厥倒!

        一回头,就看到一股恐怖风雪化为一只巨手模样,无情地向自己捏来!

        那以自然万物,化为攻击之法天道攻击,看上去威力不比泥绾子刚才祭出两座百丈高山小多少!

        只此一见,灵魂都跳出身体来!

        那风雪中赤果果杀意,如同不可忤逆光芒,直接穿透他皮肤,刺入他五脏!让他心中充斥恶意这一瞬间都被抛去九霄云外,浑身上下,被一股莫大畏惧与痉挛笼罩!

        强到让人望而生畏!

        “啊啊啊??!”

        萧家老祖顿时被吓变了脸色!

        打死他他都想不到,就算这种时刻,那该死冰封女修还不放弃杀他心意!

        “她……不是与泥绾子和谈了吗?”

        “救……救救救……救我……泥泥泥绾!”

        哆嗦着发紫双唇,萧家老祖说话声音都开始不利落自然,他一边踉跄后退,一边凄厉地大呼泥绾子名字!

        “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这种情况下,他力量完全不能与那冰封女修化物之手相提并论,但是他坚信这种?;榭鱿?,心软泥绾子一定不可能丢下他不闻不问!

        此时泥绾子,早已经开始动手!心中焦灼与怒火顿时让他爆发出惊人力量,好似比与妖娆相斗时加威压浓烈!

        只不过就这惊变丛生,众人关系顷刻间又开始剑拔弩张情况之下,妖娆怀中突然飞出一枚小小传讯水晶。

        “咦?泥绾兄,神宗叛徒,你还如此维护吗?”

        妖娆纯良而又带着极大惊讶声音突然众人耳畔爆响!

        因为她玩味语气……还有关键是她那惊爆内容,立即让泥绾子、无道子与水仙子注意力“唰唰”地放了从天空飞下那枚小小蓝光水晶上!

        “吓!”

        “那冰封女修胡说什么?”

        “老萧是神宗叛徒?”

        三人都被妖娆轻笑声给雷得不轻!

        就连那妖娆杀意下连连后退萧家老祖都有一种如坠云中感觉,只是那小小但明亮蓝光水晶还是冥冥中让他脚底骤然升起一股寒彻骨髓凉意!

        “不……不会吧!”

        “我素来敬仰神宗强者们心怀仁心,兼济苍生坦当作风,只有门风正派者,才有千万年来一直被我初元百姓供奉荣耀。今日得见泥绾兄与二位强者,本尊觉得神宗地宗封山尊者们,确没有辱没神宗威名,让本尊心怀敬意?!?br />
        妖娆恭维话说得漂亮,但也一开始时候就完全抹杀了萧家老祖所有退路。

        “但是我没有想到,三位为何要这么维护一个神宗背叛者呢?”

        那不解与无辜声音,妖娆说得惟妙惟肖,好似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萧家老祖与泥绾一行人看作是同伴,所以此时才会这样惊愕。

        “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

        被冰雪之手逼得连连后退萧家老祖一听到“神宗叛徒”这四个罪该凌迟大帽子突然扣自己头上,顿时连小心肝都吐了出来!

        “我胡说什么?”

        妖娆冷笑声像是穿透心肺利剑。一边带起那枚传讯水晶上蓝光,一边把无恐怖投影萧家老祖心上。

        “你说你并不是来为神宗弟子寻仇,而是来夺我冰封城城主大权和利益。神宗封山尊者,什么时候能出你这种败类?居然不惜屠灭一个无辜人族主城,而为自己谋求利益!这样垃圾……真是值得人敬重神宗门徒吗?”

        与妖娆冷笑讽刺之际,那枚漂浮半空中传讯水晶也开始展发出越来越强光芒,于泥绾子与无道子等人眼前投影出一幕记忆片断!

        那些清晰对话声便一字不差地落所有人耳里。

        眼前便是一夜前萧家老祖举兵来犯冰封城所有场景,二人天空中“秘谈”也直接呈现所有人眼前,萧家老祖丑陋嘴脸一览无遗,特别是妖娆佯装要与他们合谋瓜分冰封城利益时候,那萧家老祖完全把神“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宗抛脑后,一脸贪婪模样简直让人恶心得想吐!

        看到自己对话与身影出现那枚该死传讯水晶里,正不断躲避冰雪巨手萧家老祖一脸死灰,好似陷入绝望般脸都瞬间苍老了百岁。

        他是神宗封山尊者,自然知道神宗对待给宗门抹黑人手段。

        若是有本事,抢了别人东西而不被旁人知晓,不被强者抓到小辫子,那么神宗上层也许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么清楚地被人记录传讯水晶里,以冰封老祖现实力与将来影响力,直接把影像复印万份,广发天下,就算冰封老祖不动他,神宗上层也会因为他为神宗名声抹黑而直接把他碎尸万断!

        一想到这里,萧家老祖顿时觉得自己天都塌了!

        本自以为神宗是自己永远后盾,但是现他却连神宗名声也折损,日后神宗一定不罩着他……那么形单影只自己……又如何再博得别人援手与同情?

        “该死!那段影像,她居然给记录下来了!好歹毒用心!”

        “老夫悔??!若是没有留下这影像,此时老夫必不会这么狼狈无助!”

        看着那些栩栩如生记忆片断,泥绾子等人老眼都直了!

        一想起那萧家老祖神宗十八座主峰间痛哭流泣求他们出面一战情景,再与现眼前真相对比,纵然脾气再好泥绾子,心中怒火都顿时不打一处来!

        “奶奶个腿!本尊是被人欺瞒,还来助纣为虐??!”

        讨厌被人当炮使泥绾子当下就卸除了自己一身力道,突然止步于天庭,再也没有做出想要援救萧家老祖举动。

        “我冰封城,向来与人为善,从不觊觎不属于自己财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冰封百姓就能容忍它人恣意凌驾于我们头顶!”

        妖娆啸声天空中回响,顿时让那些依旧站家中,虽然看不到天空激战之景,却还抬头眺望天幕滚滚狂风烈焰冰封城百姓们都清晰地听见这些代表着白川意志宣言!

        “我们是独立自主城民,所有妄图以战火,仇恨,恶念荼毒这片纯洁大地败类,都要此付出生命代价!”

        字字铿锵,妖娆啸声如重锤一样狠狠敲击所有人心上!

        这些话语,泥绾子,无道子,水仙子心中顿时留下了难以抹灭烙??!

        一股庄严亦肃穆气势拔地而起,此须臾,三人心中同时升起异样感觉……那就是现他们终于明白眼前那气息浑厚冰封女修钢铁意志源于何方!

        她并不是一个人战斗,这城中百万黎民,这白川万顷大地,都给了它们守护者以外敌不可撼动力量与支持!

        三人眼,莫然看到无数容颜,无天地!

        惊心!

        这是所有天人境强者都不敢一力抗衡万民之心!当一个领域守护者坐拥天时地利,握紧万民拥戴之心,任何情况下,她都是正义而被神庇佑战神!

        “以白川之风,冰封城雪为名……我,城!神圣不可侵犯!”

        妖娆缓慢而低沉地吼出那句麒麟王曾经向所有冰封城百姓们许诺诺言,这一句简单话,却完全而彻底地燃烧起所有人灵魂深处灼热烈火!

        大量百姓无畏黑夜严寒,推开家门走出大街,拢着毛皮做衣领,抬头高高眺望那混沌夜空。

        “你们冰封城太牛了!你们冰封城太牛了!”

        冰封塔内青云老头扯着邪火子衣领,激动得口吐白沫,只知道不断重复这一句话!内心震撼无法描述,他只能心里不断庆幸自己撞大运捡到这么彪悍盟友!

        看到泥绾与无道子都停步,那萧家老祖脸上绝望之意浓得化不开。

        其实他心里明白得很,以那冰封女修四衰强者实力,若是真想秒杀他,完全不会让他拖这么长时间,可是那扑面而来冰雪巨手却偏偏不紧不慢地慢他一步,让她有时间好好把自己羞辱一番,让他好好看到自己同伴们厌弃与鄙夷表情!

        这比死还恐怖绝望顿时蔓延他心头!

        人生中大错误,就是让萧山子来打这冰封城主意!

        陪了全家都不算,自己生命财富权力都此一瞬间毁于一旦!

        什么都没有了,连神宗都再也容不下他!

        “恶魔!恶魔!”

        看着妖娆身影,萧家老祖双眼红得滴血!

        “我悔??!”

        心念成灰,他亦再也没有别退路,所以干脆破罐子破摔地慢了一步,任那扑天盖地冰雪把自己卷入纷飞冰刃中!

        噼里啪啦!

        暴雪中发出一阵让人肉痛响动,而后那些带着咸腥之气冰雪就轻盈地散开,这白川洁净风会洗一切污秽,谁都再也看不出来寒风中隐藏杀意与血光。

        “嗯,这才算了解了一桩心事?!?br />
        妖娆就此收手,微笑如魔,而后把她目光再次放泥绾子等人身上。

        此时泥绾子表情……加纠结繁杂。

        他只是一时之间被那传讯水晶中记录真相给震惊,却没有想到就是这瞬间呆滞,那萧家老祖就已经被灭成灰!

        那冰封老祖果然是一个妖孽般存!

        看上去温和有礼,可是一旦触动她底线,她却比恶魔还要恐怖!这样人,让人打心眼里畏惧,只可做朋友,可千万不要变成敌人!

        一边这样想,泥绾子一边尴尬地扯起嘴角,向妖娆说道:

        “既然……既然此事真相大白,那还请冰封老弟不要心存什么芥蒂,我们神宗,一向是本着与冰封城修好之意来此城驻点,所以老夫不希望此事影响到我们之间关系?!?br />
        神宗封山尊者死自己面前,泥绾子等人多少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不过至少还有那枚传讯水晶,带去与圣王交代一下,只怕若不是萧家老祖已死,赫连圣王会给萧家大惩罚。

        “那当然不会影响我们双方友谊?!?br />
        妖娆轻笑着说道。

        开玩笑,谁会跟钱过不去?她又不是真想跟神宗彻底闹掰了,要是神宗从冰封城撤摊,她去哪里找冤大头给她花钱?

        “只不过还请泥绾兄多多费心,下次派一位有好些“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长老或者弟子来我冰封城担当特例,不要没事就砍我兄弟,无聊了把自己七大姑八大姨找来屠城就好?!?br />
        妖娆揶揄顿时让场三人没面子,真相如此,搞得他们三人像是来专门找抽白痴。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

        泥绾子吐血地说道,心里打定主意,以后没事一定不再来这丢死人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