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44:生死轮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只见那附着着魔鳞大手升起,很就有一个人影从水中一跃而起!

        “喝!”

        妖娆双眸猛地一缩,看到这个人愤怒容颜之后,背脊仿佛突然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棍子,大脑内开始有什么东西迅速地复苏!

        一半覆甲,一半为姬天白那俊美但狰狞脸!

        看上去好似他身体与意识已有大半被那恐怖而邪恶远古第一魔祖吞食!所以一半为魔,一半为人,看上去整个人荒诞至极又邪恶滔天!

        魔焰从姬天白身上咄咄爆发,而他那恐怖容颜只不过一瞬间就直接贴了距离妖娆鼻尖一拳之距位置上……那泛着红眼,脸颊上细小毛发,一一清晰可见!

        姬天白贴近妖娆后立即嗜血地对她咆哮!

        “你若不拉我出地狱,我就带你去地狱陪我!”

        啸声震天!

        姬天白眼底闪动着幽幽魔光,而他这般歇斯底里长啸瞬间,他身后骤然升起一股迅猛狂风!

        狂风之烈,直接伴随着他啸声向妖娆当头罩下,喝得她长发狂舞,下意识地用左手遮挡睁不开双眼!

        这狂风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撕裂!

        恐怖力量立即让山林毁,天空幻境扭曲不成实形!

        大地隆隆颤抖,溪水荒诞逆流……刚才还是那么宁静而美好秋日,此刻就像是一团被人揉皱了画卷,陡然开始显现出脆弱皱痕!

        “姬……天白!”

        捂着眼妖娆,嘴角突然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被这早就忘脑后家伙提醒……她确想起来,她们二人之间,好像有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约定……

        此时她不乎自己是不是恪守了这个约定,但是姬天白出现,直接让她迷茫与思考起来……

        为何自己数万年间记忆,没有一刻属于姬天白?

        没有他生与死,爹爹与先天就不可能完成斩杀第一魔祖大业,她所居住山林,就不可能数万年没有战火,还保持这么宁静气氛!

        他是一个悖论……

        一个与自己所相信世界真相不同悖论!

        真理建立,需要无数正确结果堆砌。而推翻真理,却只需要一个错误!

        姬天白身上魔祖没有被除去,所以众人完成心愿围绕自己身边假设……不成立!

        “这是?”

        妖娆眼蓦然张开!取代她走向死亡之从容是一道凌厉精芒!

        轰!一声巨响!

        看到妖娆眼底精芒,那半身堕魔姬天白立即半空中化为滚滚魔烟四散而去!而与此同时,那扭曲山河中又传出一道温柔却不可抗拒声音!

        这声音听来分外熟悉,因为这是妖娆自己声音!

        “醒来……悟道已经结束了!”

        咚!

        这声呼唤,好似晨曦中从远山深处发出一声钟鸣,它跨越迷雾,穿越千山,用那悠扬而余波不警世之声,唤醒了所有沉浸自己梦乡中悟道之人!

        “我……确是梦了好久?!?br />
        “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妖娆被此声震动,静静看着姬天白于天空散去模样,一步踏入溪水里,水中她倒影并不苍老,反而异常地年轻!

        这便是唤她清醒另一个本我!“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

        水中人对妖娆一笑,而后倒影与本体蓦然重合!一道轻盈光自妖娆身上疯狂地腾起!

        她本心为自己留了一条退路……她把无道子磨难通通当成悟道后脚下路才开始继续向前延展。

        与此同时,正与妖娆对战无道子却没有察觉到自己敌手异样。

        “后一步了,后一步了!”

        站妖娆身前无道子脸色惨白,看上去为了支撑领域消耗,他自己力量已经用到头!

        不过场所有人却不担心他胜利。

        因为那“冰封老祖”身侧白火已经数熄灭,整个人都干涸成一团枯骨,皮紧紧地贴骨架之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尊早已经被岁月与风沙风化尸体。

        死意夺走了她容貌,她美,她护体白焰还有她所有……呼吸。

        她……死了!

        这焦干骨架双眸紧闭,一直保持着挺直背脊,一手伸向前姿态!即使是“死”,依旧带着一股不屈意念。

        这战意隆隆枯骨,让无道子与泥绾子灵魂悸动。

        “哈哈哈哈!无道子老弟真厉害!把这冰封老祖都整成这个样子!战胜了一个兽神召唤师,日后老弟神宗前途一定大放光明!”

        萧家老祖却一旁疯狂地大笑。

        此时这家伙轻狂态度,顿时让无道子狠狠蹙眉!

        他是求胜,可是就算自己后得到了胜利,但是他对眼前那心智强大女修,依旧充满敬畏!

        因为他窥视过个女修死亡之美,是他生平见过之……从容。

        若不是敌对关系,他真想与此女修好好切磋天道,说不定自己有很多东西,都需要她点拨。所以此时萧氏张狂与不敬,直接触动了他心中绷紧那根弦!

        “你闭嘴!”

        心中有些寂寥之意无道子一句话直接把萧家老祖狂笑声给堵了回去。

        这莫名其妙怒火,顿时让萧家老祖气结,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明明说是恭维话,为什么那变态无道子还突然这么给自己一嘴巴!

        他愤怒又疑惑地看向泥绾子与水仙子,结果却迷茫地看到他们二人黑漆漆脸。

        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

        如果不是同出身于神宗,又为维护神宗面子和利益而来,此时泥绾,水仙与无道,都不想再和那轻狂萧家老祖站一起。

        因为眼前“冰封老祖”用她沉默韧性,早众人面前证明了她强大与不凡!

        “应是纵世天才,只可惜太狂,所以只能止步于此了……”

        嗅着夜空中弥漫血腥之气,看到那无以计数被冰封冰雪下萧氏弟子及长老……泥绾子轻叹一声。

        没有对妖娆同情,却还有一种抛弃敌对态度后惜才意味。若她不是得罪神宗,杀了那么多神宗门徒,他日成就,一定无可限量!

        这些各有心思人完全没有想到,意境中,妖娆却陡然恢复了少女模样!

        她眼中闪烁着睿智神光!

        无道子为她创造所有死意幻境,都是以她珍视之人,钟爱之物为依托,将所有美好毁灭,而后凝成刀锋深深地割她心头。

        但是无道子完全无法控制是:从来不被妖娆挂牵记忆!

        比如姬天白!

        可无道子不曾想,正是这么一个细小疏漏,却让妖娆本心牢牢抓住,她意念完全被万年时光消磨得从容走向死亡那一刻,她本心却直接把这关键底牌给抛了出来!

        以一个悖论,打破所有之前被精心营造出“真实”。

        “好吧,也算姬天白这次有些用?!?br />
        妖娆站水中,轻轻地捻了捻自己长发。

        不再被死意束缚,此瞬间,她矗立世界开始陡然坍塌。

        天空大片大片地从苍穹上跌落,而漫山遍野枫叶,也刹那消失不见,所有看似真实东西都消失,幻觉……总有化为泡影随风变灭一瞬。

        但是妖娆唇,还是眷恋地贴到了依旧盘腿坐于溪旁龙觉额头,一切都开始坍塌,却只有他影像那么真实而温暖。

        “龙龙,你赚到了哦,陪我两生?!?br />
        妖娆轻浅笑,依旧那么郑重地与龙觉道别。

        这数万年是假,但是于此数万年中经历支离破碎虚无记忆,还是改变了她心中某些东西。比如一些感情没有被磨逝,反而加香醇。她明白,这些是真……真实地存于她心中。

        “两生怎么够?你所有轮回,都只能遇见我,只有我?!?br />
        霸道回答字字铿锵。

        点着妖娆额头,龙觉明媚地笑,那有神龙目中闪动着,完全是跳出虚幻真实!

        妖娆微微一愣!

        不过待她还没有回过神来,龙觉身影便陡然于眼前消失,但并没有化为无形,而是忽地凝成一道赤龙之影,倏然跳出幻境,欢腾地飞入天际!

        “嗯?嗯哈哈哈哈!”

        看着那道眼前消失龙影,妖娆突然纵声大笑。

        真真假假,死死生生,看透看不透……她心中不经意地……轰开了一道门!

        “噗!”

        一声轻响,却像是惊世雷霆,陡然矗立于冰封城上空众人耳中爆破!

        正准备放下领域无道子,落手之间惊悚地看到……那面前枯骨女修伸出手指尖端,突然升起了一团诡异柔光!

        “这是什么?”

        他忍不住大叫出口。

        而泥绾子原已经半闭双眼,也此刻蓦然睁得浑圆!

        他不是被那好似诈尸一样诡异之光而惊吓,而是这个瞬间,突然感觉到了天空中蓦然爆动威压!

        “这这这……这不可能!”

        笃信无道子泥绾,完全不能接受内心推论!

        但是惊变却比任何人想象来得!

        只听无道子与泥绾惊叹声未灭……

        轰!

        枯骨双目突然张开,从深邃眼眶内倏地迸射出两道凌厉炬火!

        好惊人!

        只不过她干枯唇,又勾起笑意那一瞬,迅猛白色火焰又一次拔地而起,将她从头到脚紧紧地?;の奕丝梢钥峤缰?。

        只有那枯槁手,凝聚着那团诡异柔光,轻轻地……对已经瞠目结舌无道子……勾了勾。

        场面很惊悚,而就妖娆勾手指瞬间,凝结她指尖那团难以难容光团开始蓦然爆涨,以得让人惊叹速度于天空中壮大,不断向外扩张边缘瞬间就吞没了那一脸惨白无道子,把他身体……他领域……完全包被!

        “我要活着!”

        一股强大求生之意从妖娆干枯身体上升起。

        而那自她指尖上扩散光团,不是战技,不是白火,而是独属于她领域!

        轰!

        妖娆纵声长啸那一瞬,她与无道子之间空气立即悄然发生了变化,说不出是什么东西,却跟无道子开始发出领域之力改变天地气息感觉那么相似!

        我要活着!

        这一句坦坦荡荡毫不矫情啸声如雷鸣般灌入无道子耳,他前蓦然打开了一道世界!

        他看到……那阳寿数万年女子带着远离她少年一起争战天下,即使万年已过,她依旧那么精神熠熠。

        他看到那随风而灭药王身体归墟后凭空又出现了一尊由老藤盘绕而成苍青药鼎!此鼎女修指尖悬停一瞬,而后嗖地消失于天地之间。

        下一秒场景变换,那药王之鼎蓦然出现一个宁静小小村落,农家生婴孩,正独自吸着手指躺摇篮中抬头看天,家人都下地干活,唯一守小婴孩身旁老娭毑却已经炉火旁昏昏欲睡。

        药王鼎悬停婴儿头顶上,小婴儿不哭不闹,只会瞪大眼睛盯着那奇怪东西,微微蹙眉之后就突然绽放出动人笑容。而那药王鼎也便一阵轰鸣,直接当空砸下,“嗖”地一声没入婴儿眉心!

        没有半点不适,婴儿只是身体抖了抖,而后张开他那双灵动眼,眼眸原来那么清淡,瞳仁不深,却带着琥珀一样流光,让人依稀想到那已经逝去药王!

        嘶!

        蓦然陷入妖娆领域无道子顿时倒吸冷气,他不知自己为什么陡然被对方领域吞噬,不明白自己看到,为什么都是那冰封女修死境下幻境延伸。

        明明同样还是人衰老,亲人离开,但为什么这些场景投影于他心底悸动,却带着一种与死亡不同意味?

        “这是生?!?br />
        幻境中美艳绝伦妖娆突然出现,带着浅笑对正发呆无道子一步一步走来。

        无道子看不清她妖冶五官,却能感觉到自妖娆身上散发出那种绝世锋芒!

        “这是……生?”

        无道子疑惑地皱着眉头?

        “不错!这是生!”

        二人眼前场影骤然又变,万物粉碎消退,而只剩下一望无垠草野与青天??穹缇碜徘嘤统げ荽蟮厣先绾@艘谎霾幌?,而眼前女修脚下绿草却死生复荣。

        “生死轮回……”

        妖娆发出一声淡淡叹息。

        “离去者,总有归来一天,死灭者,总有传承得以延续一天,春夏秋冬,总有万物欣荣,万物是凋零再复兴一天?!?br />
        “死亡是为迎接出生,并不是万物末路头。于死极境中……我看到是生?!?br />
        脚下长草一息死灭,一息复荣,于死死生生中,爆发出让人叹息生命力!

        妖娆声音好似带着牵动人心力量,陡然让无道子心脉大乱!

        死中见生!

        他第一次听到这样意境!心中好似有一柄重锤,狠狠地敲破他曾经自认为完整天道!

        咔嚓!咔嚓……

        让人胆颤心惊脆响声天空响起,泥绾子,水仙子与萧家老祖惊悚地看到那代表着无道子天道根基领域那冰封老祖干枯手指下分崩离析!

        不会吧!

        领域破碎!意境被人由核心处轰塌!

        噗!

        无道子胸口一瘪,登时向天空喷出长长血啦啦文|学llxnet,全文|字手打线!好似经历了一场非人折磨大战,身心受到巨大摧残!

        所有他妖娆心中种下伤,都被她根根拔除,并以双重力量回敬给他意念念!因此回击,完全打破无道子坚定不移信仰,从而那浸入他灵魂死意与肃穆感也悄然发生剧变!

        他已然落败!

        所以他再也不想窥见任何关于眼前女修多意志,可是现主动权握她手里……无论他怎么挣扎,他就是退不出她领域!

        “我要生……把我生机通通还来!”

        直接轰碎了无道子道心,但妖娆依旧毫不怜惜地怒目圆瞪,一步上前!

        她身体被夺手生机与灵气……她要拿回来!

        生中不求死,只要一息尚存,她就要活得光鲜亮丽!

        喝!

        被妖娆这声怒吼震得经脉逆行,身体像秋日残叶一样单薄而无力地向后厥倒!无道子再也无力与妖娆力量抗衡,所以倒地瞬间,手掌心内有什么光芒四溢灵气直接滚了出来!

        妖娆生机!

        于意念草原中,妖娆弯腰把它拾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冰封城上空天空,顷刻掠起了恐怖狂风!

        这些狂风中夹杂着大量灵气,疯狂割过泥绾子与水仙子身侧时候,甚至毫不留情地也抽吸着他们身体中积蓄力量!

        而这些狂风都不是目无章法地漫天乱飞,它们自女修掌中升起又通通贯入那干枯女修身体!

        轰轰轰!

        逝去力量重归本尊,妖娆心与身体都完成一次由死到生重生!

        巨大灵气半空中凝结与奔腾!甚至把围绕于女修身侧白焰结界都轰开了一道豁口!

        那火焰结界后合并一起那一瞬,泥绾子恍然间好像看到了乌黑长发雪白肌肤娇艳唇,浸渍无法言喻之潋滟!

        巨响没有停止之势,反而越震越惊人!

        妖娆凝结炎凰之火身侧烧得热烈,而她生机,不但夺回无道子之前掠走那一部分,此时还疯狂是吸吮着那些游离于天空中所有灵气!

        “这这这……”泥绾子惊得说不出话来。

        先是被冰封女修死而复生场面震撼!

        现泥绾子感受到天空气息不正常迅速流逝后,心中陡然又升起一股不可思议猜想,这猜想直接把他眼珠子挤出眼眶,下巴张得要落地面上!

        嘭!

        就此时,那道心完全崩溃无道子却被妖娆从她领域中丢了出来!有了他死,她领域中多了一道意味深长生……力量进一步发生着可喜蜕变。

        而一脸惨白无道子却嘴角抽搐,像是被妖娆重伤,精疲力竭,看上去心灵受到重创远比身体严重!

        他连连爆退几步,这才捂着胸口好不容易站定身体。目光繁杂神情纠结地看着前方还不断吞吐烟云那个身影!

        只需看她伸出火焰那段粉嫩藕臂,就能看出冰封女修此时不但生机恢复,并且比之前上一层楼强大!

        太妖孽了!

        能从“黄泉”中逃出,看来她拥有着比地狱阎王还坚定心智!

        死也不收??!

        无道子脸色纠结万分,此时他如落败雄鹰,不但锐气全失,就连身上气息也纷乱无比。死境已破,他道心也开始残破开裂,但不知道为什么……不但没有愤怒之意,他于冥冥之中,心底又蓦然有一种东西悄然萌发!

        能被对手破除天道,是不完美天道。

        无道子虽然伤重惨烈,但是这毁灭中,或者说是与妖娆对话与相互证道中,他其实窥见了让自己变得不一样天地!

        感激对手领域一战中没有于破灭自己道心同时捏碎自己心魂,此时无道子早已经不再记挂自己早被消耗一空体力,也全然忘记自己与眼前女修对立立场,他萧家老祖与泥绾子惊讶目光恭敬地对妖娆一拱手。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受教了!”

        对妖娆敬畏,此时化为赤果果推崇!

        无道子知道对方不杀自己为小,给自己了一场由生到死,由死见生大道洗礼,才是他今日得到无法预计价值大机缘!

        居然对战之人都会对对手这么直白地表达敬意,这戳瞎人眼场面只让场所有人睚眦欲裂!

        不过这场问道,只存于妖娆与无道子之间,妖娆有心也罢,无意也罢,这场生死天道,她亦大度地让无道子窥见了一二。

        就众人惊悚之际,妖娆大笑声突然于天空中震响,而她接下来举动实是出人意料,完全超脱了寻常人能接受思考范围!

        “你这句话等等再说把,先与本尊血战一??!”

        明明容易把无道子掐死领域中……妖娆放了他一条生路,给了他一场机缘。但却又不应该杀他之时,那烈火白焰之后,蓦然爆发出一股强大杀意!

        此杀意决绝不容侵犯,啸声响起之后,一柄被火焰包裹弯刀就杀气腾腾地挥到了傻着眼儿无道子头顶。

        “住手!”

        泥绾子再也忍不住,他皱着眉头长啸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