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7:突然升起的恶趣味(一更)

    437:突然升起的恶趣味(一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到有对手对自己扑来,那呆立原地天人长老也不逊色迅速反击。

        只不过着实想不到神宗萧氏一脉大举进攻被这不出名小地方战神们完全堵传送阵上,面对这样出人意料场面,再从容战者亦难得保持平静。

        何况向自己飞身而来……

        可是一个天人境!

        距离太近了!根本来不及召唤战兽,二人就近身扭打一起。

        帝岚没有亮出魔角,他身上魔息也很好地被五灵阵给隐藏,但是他那骇人气势与凶残如血目光却远比一般人族召唤师浓烈,像是地狱鬼王一般狠狠地向老者扑来!

        赤果果肉搏!

        这种低级战斗方式天人境召唤师中着实不常见到。

        不过知道妖娆是想?;ご驼笕翰槐黄苹?,帝岚便竭力收敛自己与对手破坏力。

        任此天人强者如何挣扎,以帝岚实力根本不畏惧他攻击与召唤术,所以他仗着比人族力气大优势,一手抱住了那萧氏长老大腿。

        “臭老头,跟我去洗澡?!?br />
        雄赳赳,气昂昂,帝岚拖着那天人境长老腿就御空飞起。

        “我擦!这是武者吗?力量这么大!”

        天人境萧家长老一拳拳轰帝岚身上,用通通都是碎骨断脉元素幻技,但看那年轻男子毫不变色脸,就知道这种程度冲击不过是给他挠痒!

        邪火子与魔云宗长老们只能张大嘴巴看着一位银发男子,拖着一只人天空疾行。

        吓!那是什么情况?

        不打架还要去洗澡?

        众人直接被帝岚给雷翻了。

        那神宗萧氏第二个天人境长老一边高声尖叫,一边继续召唤巨大幻兽向帝岚发动轰击!

        可是所有轰击撞五灵大阵上只不过是给结界掠起丝丝波痕而已。而以帝岚御空速度……只需三息,就能拉扯着这老头儿冲入麒麟王渡劫雷海!

        “救命??!不要!”

        “变态!”

        “妖孽!”

        “你自己也会被雷轰死!”

        “该死!这狗屁大点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天人!老夫不甘心??!”

        萧氏长老看到雷光就眼前,立即陷入癫狂。

        拖着自己是个力大无比天人境强者,正渡劫人也必是经历天人雷劫,还有开始女修……仿佛亦是位比自己还强天人大能!一想到这些,还没被雷劈中他就已经开始为这些变态横空出世而吐血!

        自己好歹萧氏一脉中也算是个地位不低长老了,怎么来到这冰封城里,直接被人闷打成这样?

        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他就要与此生说再见,这萧氏长老自然一边嚎叫一边反抗。

        但是帝岚听不见。

        “来来来,好好洗洗澡!”

        不顾那天人强人哀嚎,帝岚一边拍手一边把他塞入渡劫雷暴闪电中!

        帝岚所谓“洗澡”真凶残。

        哗哗哗从天而降惊雷,确有些像是从天庭飞溅而落瀑布狂流!不过这雷瀑中“洗澡”,怕是要先洗去皮肉,剜去经脉……后连骨头都不留下吧?!

        凤狂与修斯心跳加速,看着帝岚无情地站雷海中拍手心!

        轰轰……咔嚓!

        雷海中发出不和谐声音。

        只见噼里啪啦一阵电光,一团黑乎乎炭化物便从雷光中掉下来……

        好可怜萧家长老,能修炼到天人境着实也不容易,可是本以为自己是来屠城,没想到一出传送阵还没有好好看清眼前景物,就跟他那些打头阵小弟子们一齐下了地“听潮阁”-,全文字手打狱,全尸都没有一个,直接雷海中化为一焦炭一块。

        而因为五灵身,完全不受天罚伤害帝岚却一脸笑意,又毫发无伤地走出来。

        真是触目惊心,看着帝岚,所有人只有一个念头:

        “确是人间凶器?!?br />
        众人拍着自己受惊过度小心脏默默于心底惊叹道。

        一方势力,能出一个天人境长老,已经足以让受自己庇佑小辈们千年繁荣,而像冰封城有麒麟王,帝岚,妖娆同时镇守,何况妖娆实力还天人三衰巅峰之上,那么确有资格叫板初元大陆大多数牛人。

        正帝岚“洗澡”归来还没有靠近妖娆身侧之际,妖娆突然双眸一缩,感觉到了一股终于让她灵气微动气息!

        “我菜来了!”

        妖娆妖冶一笑,手指关节都开始于顷刻之间捏得噼啪作响。

        以神宗风格,强总要后出场。

        此时她已经感觉到了威胁来临,所以双眼开始直直盯着微光四起传送大阵。

        “帝岚,邪火!你们两个来守传送阵,守不住时候,关闭所有大阵能源?!?br />
        妖娆反应出奇,传送阵群中两枚传送阵刚刚亮起瞬间就对天一声狂吼,而后瞬步朝着身前双双点亮阵符纵身扑去!

        听到妖娆安排,帝岚与邪火子身影立即出现了妖娆刚才站立地点。

        而妖娆本人则早已经以炎凰白焰加身……敏捷地向那双双于自己眼前亮起传送阵内击出两计破天指!

        嗜杀黑芒划过长天。

        轰!轰!

        巨响升起!

        强者不愧是强者。

        两计破天指都没有重伤正欲出阵二人,不过这忽如其来恐怖攻击却立即将二人打得狼狈至极。纷纷错愕地从传送之光中不优雅地滚了出来!

        骨碌骨碌!两个衣角被破天指打出豁口老头终于踉跄地站立于妖娆十米开外。

        睚眦欲裂!

        萧家老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分身刚走出传送阵时候就会遭到攻击,所以呆立于当场。

        就像是今日傍晚时,萧家老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三弟萧山子会对战冰封城城主一战中败北感觉。

        但是那一直没有关闭传讯水晶却忠实地记录了萧山子被雪暴碾成斎粉那残酷一幕!

        看到萧山子留神宗命牌于自己手中破裂成渣,那一地石屑完全点爆了萧家老祖内心愤怒之火!

        他可是神宗现第二主峰封山尊者,神宗地宗内地位卓越不凡,难道连一个区区荒原小城都收不到麾下?反而还要折损自己一位珍贵天人境长老?

        一气之下,他并没有向神宗上层报备,而立即召唤第二主峰所有弟子长老还有萧家本来势力大举攻入冰封城!

        不但凝结出一道天人二衰分身率领部众,还把萧家第二强二把手也带到战场之上!

        这破城他不想要了,他只想把那些曾经亵渎他威严与他权力蝼蚁们通通夜之间轰成肉渣!

        抱着这样念头来袭。

        可是他错了……

        大大错了!

        踏出传送阵第一幕,不是看到业火四起贱民悲鸣,自己弟子与属下大杀四方威风场面。而是一计有力杀戮剑气,狠狠地戳着自己心窝而来!

        虽然来只是自己分身,而且分身亦敏捷地躲过了这杀戮之指,但这样开场,完全颠覆萧家老祖之前屠城幻想,像是无情又狠辣一个巴掌,重重地打了他脸颊上!

        冰封城完全无损,而且还有余力反击!

        “贱人该死!”

        萧家老祖分身立即气急败坏地大吼起来!

        完全没有想到之前自己派出天人长老与诛神、域主没有把该死冰封城主围绞,还任他对自己发出了攻击!

        不过一吼之后,萧家老祖顿时又觉得有些不对味儿。

        “不是那冰封城主!”

        因为纵然是那冰封城城主向自己宣战,他一指剑气也不会把自己与自己副手同时逼得狼狈翻滚。

        那么这一计攻击源自何方?

        “难道此冰城内还有天人强者?”

        为这个想法,萧家老祖分身眼底顿时闪过一道幽光!身上倏地爆出杀气割得衣角猎猎作响!

        妖娆这一招先声夺人,确为自己赢得了很好主动权。

        因为此二人气息,为今夜她所见之强……双双都有天人二衰巅峰,甚至三衰初期威压!

        若把此二人留传送阵群或者冰封城内,就算伤不到自己,亦会给整个冰封城带来难以预计毁灭之景!

        而妖娆主动出击,完全激起了二人对她必杀心意,所以一击之后,这二人便完全忽视眼前一切,只把先剿灭她当成自己第一目标!

        感觉到眼前强威压,源自一团莫名白焰中人影,萧家老祖分身会登时急红了双眼,大喝一声:

        “你是何人!”

        冥冥之中,萧家老祖分身觉得此人并不是与萧山子对战时那御冰唤雪城主。

        “我是何人,你与我一战便知!”

        把自己身体包裹滚滚白焰中妖娆凌厉地说道。

        说话同时,她身体倏地升起,直击天云而去,要真正对战,地面上也束手束脚,天人境强者战场,不是平原就一定是辽阔天空。

        被妖娆刺激,萧家老祖分身与那位同样是天人二衰巅峰青衣老者追着妖娆背影向天空急速飞去!

        妖娆感觉到三衰气息,源自萧家老祖分身携带丝丝本尊威压,不过就实力而言,二人其实此时战力都二衰巅峰左右。

        这样天人二衰大能,对于冰封城诸人是想都想不到强大,但对于妖娆来说,以一战二……完全不话下。

        不过一瞬间,三人就已经凌驾于层云之上,透过夜云向“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下俯瞰,偌大冰封城也不过只是芝麻绿豆大小一个点点,就这样场景,足见三人御空高度有多远离大地。

        直到觉得冰封城不会被自己力量波及,妖娆心里才有了安定感觉,于是回头好好把她两位对手打量清楚。

        一位是青袍加身,一头黑发却面容苍老,看上去介于中年与老年之间,身上青袍很有讲究,微微星光中,随着角度变幻,青袍织物上还会泛起蓝紫光华,一看就知道经过水元素附魔,价值不凡。

        而另一老者,须发皆白,一身布衣打扮,脚踏草履??囱蛹?。不过身上气度与脸上表情却比华服者盛一筹!

        久经人事妖娆自然一眼看得出,布衣老者身份与地位远比华服者高出许多!

        “好像是尊分身?!毖宰约核档?。

        不但一眼笃定何人尊贵,还能一眼看出萧家老祖此次不过是分身来临。不过目光与气场都比华服者强那么多,而实力却二人不相伯仲,那么唯一合理解释便也只有这一个。

        因为这样推论,所以妖娆看向萧家老祖分身目光加幽暗。

        “若是能分身而来还有天人二衰巅峰实力……那么本尊至少与我幻阶相仿,而且一定是这件事幕后主使!因为神宗地宗,能高过天人三衰者,也数不出几人了?!?br />
        一想到这里,妖娆心中杀意便蹭蹭地向上冒出!气海中灵力像狂浪一般拍岸而起!

        这些无耻东西。

        明明是自己来找碴打人时不小心把狗命给送了,却还偏偏要来打着“复仇”口号为该死者“报仇”!其实说穿了……不过是拉不下老脸吞下这口气,亦不愿就此放弃冰封城誓死不愿放手主权。

        对于这等明目张胆来抢来杀者,死多少次都不为过!

        就妖娆心里杀意越来越盛时,那萧家老祖分身却偏偏不合时宜地开口就喷:

        “没有想到,这区区边陲荒原小城,居然藏着两个未计名野货散修,你们是欺师灭祖后改头换面占城为王,还是原本就是上四宗弃徒?”

        抱着极为荒诞想法,萧家老祖分身妖娆面前冷哼。

        “看来老夫此时是找对了地方,不但要为老夫三弟报仇,还要好好查一下你们底细,初元幻界,绝对不允许像你们这种不伦不类,说不清楚出处天人召唤师来祸乱天下!”

        “今日老夫一定要替天行道,把你们通通送到垃圾应该待地方去!”

        真不明白这些自诩强者家伙们脑袋里装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明明说白了就是谁拳头硬,谁就有道理,谁就能得到丰厚财富!

        可是这些不要脸家伙们,却还是要动手前唧唧歪歪地找一大堆理由,先用歪理证明自己才是正义一方再出手,好像只有这样,他们老脸才扯得开一样。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此话一停,萧家老祖分身与他身后那华服追随者身上便升起浓郁灵气。

        空气因为爆涨威压而发出轰轰声响。

        看样子是交代完后事,二人准备向妖娆动手!

        妖娆本来才懒得与这些垃圾理论,不过看萧家老祖分身那唧唧歪歪嘴脸,她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恶趣味感觉。

        于是她身上杀气陡然松懈。

        蓦地对着两个喊打喊杀家伙叹了一口气:

        “唉……城主确不是个好东西。我引二位上来,不想打架,只是想谈个生意?!?br />
        妖娆这声叹息顿时惊得萧家老祖分身与青袍老者一阵呆滞,什么?难道冰封城内部其实早有纠纷?

        因为心里还打着自己主意,所以妖娆话直接戳中了让萧家老祖分身动摇关键点上……

        利益!

        “我不想跟那老古董一起做事了,不如我帮你们杀了他,然后此城名义上由有管理。但每年所得利益,我只分三成,其它通通给你神宗?”

        谁也看不到隐藏炎凰白焰下妖娆那赤果果讥笑表情,还有她手里捏着那枚可以记录场景高级传讯水晶。

        她十米开外,听到她建议,还是觉得她声音是十分诚恳及笃定。

        “你说什么?”

        萧家老祖分身有些警觉地多问了一句,虽然说那奇奇怪怪对手说话十分合他心意,但他此时根本无法判断这是不是对方一个玩笑。

        “我说二位不远万里来我冰封小城,其实说白了,不是想为萧山子大家复仇,而是看重此城四通八达传送网络,还有已经初具规模商业根基,那还要一把战火把它毁灭做什么?那该死城主说是把我当兄弟,可是虽给我城里地位,却不分我一毛利益,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你们把权力给我,我把七成利益给你们,这个主意岂不是皆大欢喜?”

        妖娆声音虽是女声,但装得颇有江湖浪气,俨然一幅小年轻气血冲动态度。越说越让萧家老祖分身心痒难耐。

        不错!

        这城毁了真很可惜,只要能找回面子,把谋杀萧山子人干掉,此地存意义能为自己赚得财富,才是佳结果!

        妖娆不给萧家老祖分身考虑余地,好话说之后,立即压低了声音换成一种严肃声调:

        “不过如果你们不愿意合作,我便当刚才话什么都没有说。我会自己离开,你们慢慢去与那城主疯子对打,他有办法一下让整个城都毁灭,到时候不论你们想得到商贾财富还是修复传送阵群,都是完全不可能办到事?!?br />
        委婉地断了萧家老祖分身后路,不合伙,双方都什么也得不到!

        一听到对方这么循循善诱,无耻程度又与自己不相上下,萧家老祖分身内心完全被妖娆动??!

        财富??!财富!

        放眼前财富如何可以不要?

        “听你这么一说,老夫觉得,此事确有斟酌余地?!?br />
        摸着自己胡子,掂量着自己说话分寸,萧家老祖分身这么回答着妖娆提出“建议”。既然对方已经没有下限,那么自己亦可坦白暴露本心。

        萧家老祖分身得意地笑着,只要合伙成功,他想得到一切,还是能通过眼前这位冰封城叛徒得到。只可惜他内心狂笑时候,根本想不到妖娆已经把这段对话都记录到了她传讯水晶里。

        ------题外话------

        下午四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