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3:谁说我没有来?

    433:谁说我没有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纵然有百般心思,千次猜想,麒麟王都完全不可能想到妖娆所谓之助力是这么直接而直白一个结果……

        将自己推向天人!

        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玩笑,如果所有人都能这么轻易地一夕之间打破诛神境与天人境间厚重壁垒,那还要千年苦修做什么?!

        不过这世上确存着一些能让人钻小空子捷径,比如妖娆与龙觉晋阶方式,帝岚被远古魔祖附身后成长,还有上四宗天宗弟子们修炼手段……

        不过得幸能迅速从诛神晋升天人强者召唤师,于整个初元幻界来说,还是凤毛鳞角!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诛神强者们,依旧只能选择艰苦历练那一条路!

        完全无法想象,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妖娆却把这样一个可遇不可求机会砸了自己面前!

        “难怪妖妖那么笃定,明日傍晚,我必能与那神宗长老一战而胜!原来她早已经得到了逆天神技!”

        看着那源源不断从妖娆左臂驭兽环内涌出能量原石还有各种丹药,麒麟甚至忍不住心里暗道一声:

        “妖孽??!”

        要知道这种能让人打破诛神—天人壁垒神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有独立开创一脉与上四宗叫板势力!

        上四宗内除天宗人外,亦不是人人可以瞬息由诛神巅峰窥见天人境奥妙,大多数人还是必须老老实实用时光历练自己根基。

        可是妖娆现握有这样神技手,日后把冰封城诛神们通通都提升至天人境根本就不是遥不可及梦想,当这一天到来,冰封城势必成为连上四宗都无法挟制初元第五大势力集团!远远盖过所有荒古世家锋芒!

        妖娆身下能量原石不断堆砌,只不过一眨眼时间就她与麒麟王脚下形成了一个巨大“圆环”!

        圆环将二人包围于其中,即使妖娆还没有开始发动神技,那巨石凭空出现,瞬间卷起元素暴动场面依旧无比骇人。

        只听见恍若雷鸣般巨响!

        那一枚枚蕴藏着巨大能量原石天空中碰撞相接,掠起暴走沙尘!

        妖娆青云老头儿那里买下,是以“吨”来计数能量原石,所以此这些泛着青,绿,白光水,风,光系能量原石,就像是万千流星般九霄凌云上飞旋!

        此时妖娆,如同御天神王,双手轻舞,而后带动着这些巨石有规律地排成一圈,好似星辰与天道规则,她手下也只不过是辅助她舞动乾坤工具。

        轰轰轰!

        硝烟弥漫,碎石纷飞!

        脚下环形能量原石带越来越坚固,如凭空以星海铸成高山般,妖娆带着麒麟王赫然矗立于山巅高处!

        这个瞬间,麒麟王心情顿时繁杂得难以形容!

        从一开始对妖娆囤积能量原石举用还极为不解,但此时,他终于看到妖娆那隐藏恣意人间轻狂性格下那深邃而睿智头脑!

        对冰封城来说,以八成收入来购买能量原石原是一件疯狂而看不到短期利益事,但对于冰封城召唤师们来说,以区区八成收入,换来一个天人强者,这简直是一本万利,天上掉馅饼大机缘!

        麒麟王瞬间明白妖娆为何一直对此事秘而不宣,因为她要做事情实是太逆天!真正完成之前说出来,只怕就连相信她人都会下意识抱着怀疑态度!

        “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一双温软似湖眸中陡然爆发出两道极烈之光!

        这璀璨目光中浸渍着麒麟王坚定心情!被妖娆力量振奋,明日傍晚之前,他要创造出一场奇迹!一场让整个初元幻界都无法忘记传奇!

        “嗯,我开始了,不要分心,全力凝神?!?br />
        妖娆此话说得凝重,已经没有半点玩笑意味,虽说六绝冲脉神技成功率很高,但也不意味着它必然成功。

        不成功下场……也许是二人双双伤亡!

        她可不想看到这样狗血结果??銮艺馐撬谝淮沃锷襻鄯逭倩绞ι砩鲜褂谜庀钌窦?,一定比助小南晋阶难上万倍,她得尤其小心。

        妖娆气息提起,而后默默地开始运转深深烙印自己脑海里心法!

        位于冰封塔内众人,很就发现了妖娆与麒麟王失踪,不过众人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一位魔云长老带来消息,二人正冰封城以北千里外进行着秘密修行。

        众人无力去助二人成功,此时唯有默默祈祷。

        “呜呜呜呜!放开麒麟王,让我去!”

        只有内心与自信心受到双重打击邪冰还墙角不断地抹着眼泪。不过无论他多么捶胸顿足,撕心裂肺此时都没有人有时间顾及他心情。

        因为大家守守城,修修养,还要挤出大量时间把冰封台布置成能让所有冰封城百姓前去观战决战之地!

        从冰封城正门向东千米,越过静宁不冻之湖,就是麒麟王与神宗长老约定地点。

        还没有到第二日,就已经有冰封城商贾和手艺匠人们放下手里生意与活计,开始举家向冰封台走去。

        站冰封塔上,就可以远眺到城门口那已经开始缓缓移动人海长龙!

        一眼看不到头长龙向冰原远方延伸。

        有人驾车,有人御空,所有人都带足了衣物与粮食,车上挂着灯笼,手里举着火把,张灯结彩,好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隆重宴会。

        不!

        所有人心中,这场决战比任何宴会还要隆重!

        大家都不想错过这场城主大人以弱而无畏战强战役!纵然他们没有能力为此战出力,他们也要以满腔热血来回报城主大人爱民之情!

        他此战,是为民而战!为?;け獬遣磺拍疃?!

        虽然胜算极低,但却充分地体现了白川臣民们不屈强权意志!

        所以冰封城百姓们通通把自己好衣服穿身上,杀鸡宰牛,像是去庆贺百年一遇大喜事一般冲向冰封台抢座席。

        不过就算人们倾城而出,但长龙却没有半点混乱感觉,所有人有条不紊地向前进发,一些御空战神们甚至开始帮助那些实力孱弱妇女与儿童行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些白川原著民与从五湖四?;憔塾诒獬巧碳置怯辛苏庵帜垡黄鹎橐?。无论自己曾经生活何方,此时大家都发自内心地把冰封城当成了自己家园。

        “看来我们也先去冰封台上维持秩序好了,不出今夜,整个城人都会涌向冰封台?!?br />
        元方对众人说道。

        “是??!看来大家都很热心呢,宁可冰天雪地里蹲一晚上等明日傍晚决战,也不自己家里温暖炉火前靠着?!?br />
        百里尘自己身外穿了一层又一层狐裘,像他这样幻力不高召唤师酷寒中蹲一夜,还真是一件困难事情。不过即使如此,他依旧准备好了出行。

        “不知道麒麟王与妖妖现怎么样了?!比糁衲锴着踝乓淮笾压鎏碳μ勒局谌酥?,准备把热汤分给众人,也好先暖一暖身子。

        看来住冰封塔里所有人,除了还城池上空巡视魔云长老与刃部战士们,其它人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也向冰封台进发。

        众人心中带着忐忑,也带着期待,既希望妖娆与麒麟王能给他们带来一场奇迹,又默默祈祷即使二人没有找到战胜神宗长老办法,也一定要战斗中全身而退。

        抱着这样心情,元方与百里尘等人也融入了出城队伍里。

        谁也听不到那远离冰封城千里之外一片冰雪中骇人巨响与痛苦咆哮。

        这些惊天动地声音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夜,好似整个天空都将被那啸声撕裂,巨石破碎声音延绵不绝于耳,原本白茫茫大地此时变得一片乌黑!

        为何地是黑色?

        那是因为天空中不断破裂能量原石被妖娆抽出灵气后便无力地化为沙砾。

        黑色沙砾与从天倾盆而降暴雪揉合一起,便使得坠地成冰之雪也被染成石色。这片灰暗雪原,突兀地出现于芒芒大雪中,像是一场人力不可制城天灾!

        天空中能量与灵气疯狂暴走!好似不断有什么不知名力量驱使着它们向天庭冲击!

        所以苍穹发出沉闷响动,大有天盖欲裂,青空坍塌趋势。不过细细分辨这些混乱能量风暴,又能惊诧地感觉到它们隐藏于狂野中精妙流动。

        咚咚咚……

        暴风蜿蜒咆哮,带着重鼓作响节奏,这空旷无人旷野上,奏出一曲恢弘乐章。雷云翻滚处,两个人身影恍若天神。

        自第二天一早,所有已经坐冰封台四野高坡上百姓们就悠悠转醒,他们身前燃烧……是一夜未熄灭篝火,火堆旁都堆放着烈酒与肉食,看来众人为了近距离下观看这场决战,都做好了充足准备。

        即使心里明明知道战约定傍晚,可是刚这清晨第一抹重见微光照向雪原之时,所有人目光还是不约而同“唰”地一声都向那空旷而平坦冰封台看去。

        他们打算整整一日,就这样死死盯战场上,为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激动人心细节。

        也许此时冰封城里,除了冬眠于地下雪原蛇,也就只有神宗长老与弟子们还属于他们那片废墟上蹲着。

        萧山子极为愤怒地坐一个零时搭建低矮冰房内,看着那些又龟裂冰砖双眼抽搐。

        居然自昨日高楼倒伏后,冰封城内所有建材商人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他再次购买冰砖与原木要求。

        “小畜生们,不知道哪里来胆子!不是告诉本尊什么原料卖完了,就是小店已经打烊!打你妹烊!分明是不把本尊威严放眼里!”

        “好吧!这些冰封城刁民!你们等着,等本尊今日傍晚把你们那当成神一样膜拜狗屎城主打个屁滚尿流,待我神宗掌管了此城税收,本尊要把你们通通扒下一层皮来,好好教教你们……什么才是真正强者!”

        没有寻到重建高楼冰砖,萧山子只能命令弟子们从倒塌废墟中寻找临时建房材料。

        可是他那些弟子们楼倒时候被砸伤不少数,剩下那些被吓得不轻孬种们也只残瓦中寻到了极少量一些破砖头。

        好不容易给萧山子一人建起冰房,其它弟子们都暴露于风雪里瑟瑟发抖,可是这临时建起房子,好像又咔嚓咔嚓地开始开裂,搅得心情本来就极是不好萧山子加火冒三丈!

        咔嚓!

        他一脚踩爆了地上一条早已经被冻成雕塑金红锦鲤,心里烦躁不安。

        看到那被压冰雪下,身体都变了形招牌凤凰真身,萧山子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自己明明是来冰封城里当大爷,为毛手持强大战力还要过这么憋屈日子?

        看来不把那自以为是冰封城主那些贱民们眼前折磨致死,根本就无法驱散自己内心燃烧怒火!

        “兄长!”

        萧山子轰然站起,一把掏出了怀里传讯水晶点亮。

        神宗某处,一个白胡子长者身前水晶上,便出现了萧山子这张狰狞老脸。

        “何事?”

        那正神宗后山某个秘境中闭目养神老者好像早已经预料到萧山子脸会出现传讯水晶上,所以他半张着眼,慢悠悠地问道。

        “我冰封城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毕羯阶涌偶降厮档?。

        “小麻烦?以你能力,还能遇上小麻烦?”

        白胡子老者惊奇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萧山子吞着口水把自己前一日挑衅冰封城贱民,反被无视事情详细地说与那白胡子老者听。

        “我说三弟啊……”

        听完萧山子描述,白胡子老者双眼已然完全张开。他伸手摸着自己那把白花花胡子,脸颊上表情也随之阴郁起来。

        一但脸色低沉,便完全没有之前闭目养神那种风仙道骨之感,反而像是白天消失,黑夜出现,伴随着黑夜来临,无数肉眼不见但心可感知魔孽鬼影开始渐渐此老者身上蜿蜒生长。

        “此时想必办法,打通关系,派你去冰封城主事,首要目就是为萧家一脉掠夺资源?!?br />
        “现林家覆灭,第二峰封山尊者为兄已经坐稳,再加上黄家嫡子也意外死亡,只剩下应氏风头盛,轩辕氏与云氏次之,是我萧家崛起好时机?!?br />
        “那冰封城与混沌陆距离我封神大陆路途遥远,神宗上层也不会过分注意那亘古就不繁华小地方,但为兄看得出来,冰封一域日后一定日进斗金,如果我们把它牢牢地握手心里,以后萧家一脉也会财富日渐深厚!”

        “所以为了我们百年大计,不但要把那冰封城主干掉,你还得把城主权力牢牢地握手心里!”

        原来那被萧山子唤醒老者,正是代替被地火烧成废物林家老祖掌管神宗第二主峰萧家强长老。

        萧山子冰封城内横行霸道,不但是为神宗谋取利益,重要是……为了摄取财物助正崛起萧氏一脉神宗地位上一层楼!

        难怪如此狂蛮!

        “那是自然!不长眼冰封城主我并不放眼里,不过他们这些硬骨头蝼蚁没有第一时间内屈服我威慑下,反而搞出了什么一对一决战来定生死。我怕这么正式比赛之后,我反而没有什么理由去独占冰封城城主权力?!?br />
        萧山子挠了挠头,脸色为难地说道。

        “毕竟城里还蹲着星月圣地,天门宗与昆山宗老东西!”

        这才是萧山子担心事情!

        从一开始他就完全没有把什么区区诛神巅峰冰封城主放眼里,一个小小荒原主人,无论隐藏着多么逆天幻器或者幻兽,他没有与上四宗长老交情,又不认识什么势力雄厚荒古世家,必然不可能突破诛神境触及天人奥妙。

        自己早已经晋升天人第一衰,离渡劫只差一步,这种天与地实力差别之下,他完全不担心傍晚对决。

        只不过一想起城内还有那么多隐藏强大势力对冰封城啦啦文|学llxnet,全文|字手打这块美味蛋糕虎视眈眈,他便有些坐立难安。

        “我说老三,你怎么这么蠢呢!”

        听到萧山子诉苦,萧家老祖却丝毫不以为意,脸颊上甚至还浮现出一丝狠铁不成钢表情。

        “你与那城主对战,开斗之前不会定下什么生死之约还有胜负之契吗?”

        “让那该死东西一开始就允诺,如果你赢便把城主大权通通让给你,有这样话传世,就算那些星月,昆山,天门人馋得流口水,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了!”

        萧家老祖阴毒地说道。

        “嘶!”

        萧山子顿时倒吸冷气,如醍醐灌顶!这么简单问题,他怎么就想不到呢?

        “我明白了大哥!晚上等我好消息!”

        萧山子立即喜形于色,早把心里烦闷抛开,眼底闪烁起嗜血红芒。有了大哥主意,他只要全力杀人就好!这才是他拿手事情。

        “傍晚把你传讯水晶开着,老夫要第一时间内听到你得胜消息?!?br />
        传讯水晶之光熄灭前一刻,萧家老祖声音清晰地传入萧山子心里。

        看来萧家老祖对于萧山子一战而胜渴望亦十分迫切,因为刚刚坐稳神宗第二峰峰山尊者宝座,他**亦疯狂膨胀,恨不得立即把冰封城牢牢握手心里。

        与自己大哥对完话萧山子一身轻爽,看着天色还早,他闭目养神,只等着日头偏西,他去坐收冰封城权力和财富。

        “海天中文”,全|文字手打所有城内百姓商贾甚至那些星月圣地,昆山派,天门宗使者们都去冰封台上看热闹了。不过城中传送阵上偶尔还会零星闪现一些细小传送之光。

        许多恰好今日来到冰封城内买货商人或者小厮们都会惊讶地看到原本熙熙攘攘主城内此时无比空旷寂寥,莫说那些平日里两道站得满满小贩,就连路上行人都没有几人!

        只有天空上盘旋着几只苍鹰。城中一片静谧,神识探不到任何活物。

        被这死城之景吓得屁滚尿流,好不容易来到冰封城中闲客们连情况都没有心情去了解,顿时又慌慌张张地一头冲回传送阵里。

        没有时间去管理被传送阵传来客人们,元方与雪无干脆关闭了所有传送阵运行。

        这样一来,整个白川便成了一座远离初元蓝魔海各主陆一座封闭世外桃园!

        不过大型传送阵关闭,并不能阻止某些人脚步。

        “嗖!嗖嗖嗖!”

        靠近主城近郊处,突然点起了几簇明亮传送之光。

        喜气扬扬青云老头儿与他儿子青雄空空贼老头儿与邪火子带领下从空间甬道内走出来。

        一般很少有阵符师能单独完成珍贵传送卷轴镌写,但是看到空空贼老头怀里那厚厚一叠传送卷轴,青云老头儿顿时心情格外惬意。

        有这样能力符师帮助自己,那么青竹大陆矿脉大开一日便指日可待了!

        何况一路上空空贼老头与邪火子把冰封城给吹得天花乱坠,让这矿商父子二人对来白川之行抱着极大兴趣!

        四人从传送之光中一脚迈出,空空贼老头头也不回地指着身前主城对青云与青雄二人高叫道!

        “看!这就是我白川大地雄伟冰雪巨城!此地人口百万,商业欣荣,日后你青氏矿店坐落此地,一定能赚个盆满钵盈!”

        空空贼老头儿还滔滔不绝地继续吹嘘。

        呼!

        一道寂寥狂风吹过,顿时把空荡荡街道上一张还印着黑脚印破纸直接掀飞过来。无比讽刺地糊了空空贼老头灿烂如花脸颊上!

        “什么鬼东西!”

        撕下脸上纸,空空贼老头这才看清眼前一切,老脸立即陷入一片石化中!

        “靠!”

        “人呢?我们满街人呢?”

        热乎乎小心肝瞬间落入了冰水里!自己那费唇舌鼓吹脸前这一个人丁都不见荒芜街角处……显得是那么滴苍白无力!

        “咳咳……”青云老头顿时尴尬地咳嗽起来。

        他本就不十分相信那嘴上无毛空空贼老头鼓吹,一个荒原冰城,就算建制再大,也不可能那么繁华热闹,不过眼前半个人都看不到场面……也太萧索了吧!

        传说中那座正崛起神迹之城,难道就是这样光景?

        青氏父子与空空贼老头儿一起风中凌乱。

        只有邪火子老头还算淡定,一走出传送阵就立即感觉到了自己部下们分列于天空布成阵法气息。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仿佛是对着空气质疑,只不过下一秒,空空贼老头儿与青氏父子二人面前景物就顿时扭曲起来!

        扭曲空间泛起一道黑芒,而后一位黑衣而面露杀气老者便恭恭敬敬地从扭曲黑芒中走了出来,对邪火子恭敬地拱手一拜。

        “回左护法话,城主与神宗长老定下了决战之约,现全城百姓都去冰封台观战去了?!?br />
        言简意赅,那现身四人面前魔云长老就把事情来龙去脉详细地描述了一遍。

        “什么?竟然有这等事发生?好吧!本尊也去看看!”

        抬头看到阳光已过正午,与约定时间只差几个时辰,所以邪火子干脆利落地邀请青云与青雄父子二人与自己同去。

        “真是怠慢了贵客?!?br />
        因为青氏父子二人是妖娆圣女殿下亲自请来商人,所以一贯桀骜邪火老头对二人依旧礼让有佳。

        “原本想让二位我城内好好休息,领略此地风土人情,无奈我们那不乖城主大人又惹出这么多祸事,只得劳烦二位先随老夫去冰封台一观战局了?!?br />
        邪火子老头歪曲着事实,明知道这种惊天地泣鬼神,要打神宗老头还要明目张胆去打事,多半与自己那淘气圣女殿下脱不了干系,但一边心里暗爽,邪火老头一边不知脸红地开始贬低起麒麟王来。

        原本看到邪火老头对着空气说话,天空中就突然出现一威压浓烈,一身杀气强者,青云与青雄就吓了一跳,再听到二人对话,老头与他憨厚儿子差点一个趔趄晕倒地!

        神马?

        与神宗长老对战?

        而且并不是切磋,而是因为不合而定下生死决战!

        青云老头儿差点一口老血飙出来!

        神宗大名,初元蓝魔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手比天大超级巨擘!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招惹哪怕是与神宗沾点亲戚势力,不要说直接不服气就与神宗天人境长老定下战约!

        这这这……这简直是不要命了吧!

        “怎么?老弟不想去?”

        看到青云老头不良脸色,邪火老头儿顿时斜着眼睛问道,借此机会,他也想试试青云老头胆识!

        想他魔云一脉,敢杀神,敢亵佛,敢下海抽龙筋,敢入殿扒人皮!

        虽然不要求所有盟友都有血十三老祖那样敢做天下大不为之事气魄,但邪火子对胆小畏惧权贵者,还是抱着鄙视心情。

        “怎么不敢?”

        青云老头顿时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此时失态,并不是心中开始算计自己与冰封城合作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而是冰封城城主之狂野,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明明看上去是那么儒雅温和男子,怎么会做出这么激烈事情?

        “这种大事,我自己要去为城主加油!请邪兄立即带小弟去那什么冰雪战场一观盛事!”

        一边为麒麟王惊愕,青云老头一边大声地要求。

        这一点上来说,妖娆误打误撞还真没有找错人,青氏一脉自远古起就传承商道,他们一家立足之本就是一个“义”字,既然已经与冰封城缔结盟约,那么就算冰封城现要得罪他看起来不可撼动超级巨擘——神宗!青云老头儿心里也没有半点背信弃义想法。

        哟!还不是孬种!

        邪火子狂野一笑,直接扯着青云与青雄二人衣领,他们尖叫声音中御空而起,朝着冰封台疾速飞去。

        时间过得很,虽然老人们总是说“等待”是世上考验人心性一件事,但是冰封台四野高坡上等了一天一夜人们非但没有抱怨寒冷与无趣,反而十分兴奋地开始与四周陌生城民们相互结识,一边大声议论此战结果,一边分享受美酒与烤肉。

        无数曾经生活一个城中却从来没有交集人们因为这偶然一个契机而围坐了一起,如此纷乱雪原上,温度这么冰寒风沙里,能出现这么一处又一处其乐融融场面,着实是一个神迹。

        没有任何人组织,也没有经过任何培训,众人自发地退出冰封台平原千米,围坐于山隙与土丘上。无人喧闹,无人乱跑。

        看来麒麟王应战,温热了所有百姓心灵,让他们不但热心与陌生人交流,而且加深爱脚下这片大地。

        不一会儿邪火子就找到了元方与百里尘等人占据地点,因为那些热情民众们比他们还早数个时辰出发,所以就连精明元方都没有办法抢到视线有利高坡,所以只得一片冻得结结实实冰河上驻点。

        虽然地势很低,但好离战场也近,这些不怕死家伙们都想近距离下观看麒麟王大发神威。

        邪火子将青云与青雄二人介绍给众人,立即得到了众人热切回应,没有多久众人就打成一片,围坐一暖洋洋篝火前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点一点向西方落下日光。

        美酒与闲谈中,时间过得飞一样。

        转眼间那明媚阳光已经开始泛起红意,向天边倾斜。

        虽然色泽越来越红,甚至泛得云朵与风雪都泛起一抹酡红色泽,但阳光热度却越来越微弱。于茫茫雪原上肆虐暴风渐渐声势加强,所有人都把自己包裹厚厚狐裘内,只露出一双湛湛眼睛向天际眺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色越发地昏暗,所以众人心情亦开始越发地紧张,整个冰原已经不再呈现初众人把酒言欢相互窜门热闹景致,所有人都默默地回到自己家人身旁,与父母妻儿紧紧坐一起,心跳渐渐加强!

        有些年轻人身上那厚重狐裘下,甚至早已经藏着锋利幻器与刀剑。其实完全没有人约定,但是这些热血而年轻召唤师轻狂外表下,其实都隐藏着一颗赤诚心,他们默默为实力差神宗长老一头城主大人而担心,所以早已经做好了坏准备。

        也许这些悄悄捏着刀剑举动那些真正强者眼里无非是一场可笑闹剧,但是对于冰封城百姓来说,也许这便是他们用以回应城主大人守护百姓之心直接感激!

        无论战果胜败,所有人与城主同!

        天空仿佛感觉到了众人急切心情,所以暴雪就像是突然将积蓄了一个月力量此刹那完全爆发一样,疯狂地向大地喷涌出如同海啸般暴雪!

        哗哗哗!

        雪花原本轻盈,但落地面上却已经沉重得可以让人听到似下雨声音。

        所有人视线顷刻变得白茫茫一片,能见度不过自己眼前五米。

        眼看着那余力将熄红日已经有小半坠入地平线,白川狰狞夜与寒冷开始再一次考验起所有人耐心。

        不知道这些等了一天一夜冰封城百姓们还有没有耐心,反正人群中有一个人耐心已经消耗到头!

        “我看那只会吹牛皮,其实早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城主大人……是不敢来了吧!”

        一声惊雷般咆哮声当空炸响!

        此声之雄厚,顿时震得所有人耳内开始嗡鸣!

        铮铮铮!

        声波激荡空气声音竟然凌厉到犹如刀剑出鞘!

        这恐怖啸声与瞬间拔地而起威压迅速荡破雪幕,如天空突然凝聚出一只无形大手,手掌可比断山斩树狂风,于刹那间自东向西,直接把纷飞于所有人眼前暴雪扫到了一旁!

        好强大出??!

        听到那傲慢而无理讥笑声,所有冰封城百姓们便立即猜到了来者身份,虽然心里立即升起强烈抵触心情,但看到眼前暴雪突然被莫名之力横扫万米骇人场面,所有人还是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

        无耻又卑劣是不错,不过不能否认,这神宗长老,确实力惊人!

        因为他气势凌厉出场,所以众人心中对城主大人担心立即又加重了三分!

        “哈哈哈哈!本尊此,而冰封城城主何?”

        随着第二声中气十足狂笑,只见那一身黑衣,长髯垂肩阴郁神宗长老大张着双臂,像降世神王般出现所有人视线中!

        他出场角度显然是经过精心计算,把暴雪扫开,刚好打开天幕一角,让那余温消逝但色泽艳丽后一抹残阳刚好照他正脸上!

        把阴郁面孔照得红润一片,好似乘着九霄天宫散落人间圣光莅临大地般,顿时给人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错觉。

        轰!

        萧山子双脚落地,他那寻常七尺身高内仿佛积蓄着比巍峨高山还厚重力量,所以脚底接地瞬间,立即让大地爆发出一声恐怖巨响!

        好似陨星堕落冰原,立即震起冰浪一片!大量雪雾从他身下升起,那余力绵长震感真实而速地传到场每一个人心田!

        “好强??!”

        冰封城百姓们忍不住发出惊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冰封台上冰雪,就是诛神强者全力击打,只怕也要一天一夜才能轰出一枚小洞。

        许多城内冰房取冰于雪原,但若想取一块冰封台上冻土为砖,只怕也只有冰封塔主塔身才有这份殊荣,但没有想到,仅仅是那神宗长老一个落地,就把大地砸出一个大洞!

        素知天人强者都强到不是人地步,但唯有此时亲眼看到,才能深深地体会这不是人地步到底有多变态!

        原本对那向自己挑衅冰封城主迟迟不到很是气愤。

        萧山子认为只有像自己这种身体地位高贵者才有后入场资格,但眼见着红日一点一点坠入西山,他还是耐不下性子地跳了出来。

        虽然冰封台极大,大到从这头看不清那头,但萧山子飒爽而威武身影,还是深深地烙印了这片茫茫冰雪之中!

        纵然没有姗姗来迟以提高自己地位,不过此时萧山子还是很机灵地找到了一个乐趣……

        就是不断以言语来唾骂与诋毁那还不曾现身冰封城城主,其实心里想比嘴上说加恶毒。

        因为他意识里,没有哪个傻叉会愚蠢地真正来挑衅自己威严,神宗内也许他不是强者,但神宗外任何地域,他都有足够资本横着走路!

        看来那胆小怕事冰封城主是放出了决战烟雾弹之后,脚下抹油地逃跑了!

        一边这样想,萧山子一边深深地皱眉,对手怕自己怕到逃跑是很有面子,但是他却“海天中文”,全|文字手打失去了把对方撕成渣渣机会。这一点让他很不满意!

        “有种就给本尊现身??!自己定下赌约,自己却不敢现身,你们冰封城……都是孬种吗?”

        恶毒言语攻击半刻都没有停止,此时这些唾骂声都清晰地传入所有围观者耳际,不过众人都只有郁闷得吐血份,却没人大声站起来反驳。

        一是因为气得说不出话来,二是那红日眼看着就剩下一小丁点,而他们城主大人……确还没有出现!

        “是不是出现什么意外了?”

        就连不上心邪火子老头儿嗓子眼里都憋了一口气。

        “噗通!”

        眼看着那不过手指粗细残阳如鲤鱼入水般“噗通”一声跳入黑暗地平线下,所有人心情也此时刻完全坠入了冰寒!

        “哈哈哈哈!你们所笃行城主大人,失约了!”

        萧山子狂笑声随着扑天盖地黑暗而起,比夜风加薄凉地吹入场所有人破碎心中!

        萧山子是想先碾灭冰封城意志,而后奴隶这雪原繁华大城,为此他做好了充分战斗准备,可是没有想到,那鼓动起所有内心坚定意志冰封城主,却又用自己双手,活生生地掐灭了所有人信仰!

        付出所有真心,而后被人无情践踏于地打击,比他拳头换来胜利加威力百倍!

        以后这些无知又愚昧百姓们,心会比冰雪冷酷,比冻原荒芜……因为此瞬间,他们心……通通死去!

        所有人连呼吸都已然忘记,因为每一个呼吸都让他们感觉到心肺刺痛无比!这种痛楚直接牵扯着他们泪腺,好像眼眶内冰雪般温度液体控制不了想要流下来!

        就他们身体热度完全将要消散那个瞬间。天地之间突然回响起一道温柔而不失威严声音!

        这声音来古怪!

        没有人能分辨它从何处而来,因为从天飘落每一朵雪花中都蕴藏着这道声音,它存于风中,雪中,空气中,甚至众人灵魂内!

        天地之间……无所不!

        “谁说我没有来?不是约定日落时分?那残阳消失时刻,本尊不迟不早,刚好站了你面前!”

        温软声音接续着已经消失所有人面前太阳余温……不!比那红日温度高出千倍,这让人熟悉又感动声音立即唤回了所有人心中热血,甚至比刚才还要炽热!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

        有人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叫声中带着撕心裂肺激动!刚才于眼眶内打转儿泪水直接很丢脸地喷了出来!

        就算丢脸,众也不不乎,因为这声音响起,就证明着他们城主大人不是懦夫,没有如那恶心神宗长老所说,胆小怕事地把他们通通抛弃!

        这些呐喊声如星火燎原,顿时整个冰原上汇集成一阵排山倒海暴风!

        此声势,远比萧山子出场壮观百倍,顿时气得萧山子老脸都绿了起来!

        奶奶个腿了!

        这该死城主是什么时候来?

        暴雪冰原上肆虐,而一道狂野飓风突然萧山子眼前盘旋!那惊人气势犹如百丈冰龙从千年沉睡中苏醒,发出巨大啸声而后破土而出!

        轰轰轰!

        雪花与冰棱于空气中划出偌大而完美冰浪,而此惊人之暴风却须臾间升起,又于须臾间散……

        万重冰雪之花舞后,从容走出一位男子身影,身上单薄长衣破破烂烂,好似还没有开始决战就已经遭受摧残,发带早已经无影无踪,一头长发狂风中如水草般狂舞!

        可是明明如此狼狈,麒麟王身上还是散发出一种不为衣饰所影响雍容。

        不……这气息好似比之前强烈,独步于风雪,萧山子是扫雪而行,但麒麟王却舞风静立!凌驾于冰雪之上!

        “臭不要脸,搞什么东西,这么迟来,吓尿老子了!”邪火子看到麒麟王身影,顿时拍着胸口说道。

        ------题外话------

        月票第六,亲爱们好给力~群么么一个……你们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