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31:城主何在?

    431:城主何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难得找到这么悠闲惬意感觉。

        手上提着麒麟王冲入人堆好不容易买来莲藕酥,妖娆拉着麒麟王冰封城西街玩得欢腾无比。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好像比霁雾城集市上精神振奋。

        冰封城西街大道极长,因为冰封城建立之初就按一座超级巨城建制进行规划与修建,虽然建城时候花了众人不少力气,但是建好之后那宽广街道四通八达交通却让人感觉到了只属于雪原一种大气奢华。

        沿街零零碎碎各式各样商铺极多,五花八门,做什么都有,因为入驻冰封城势力还增加,做生意商贾并没有达到饱和,所以西街一眼看去并不拥挤,每座客栈,药行,武馆……之间都间隔着很宽敞空间。

        妖娆咬了一口手上莲藕酥,那奇特口感立即让她眼睛笑得弯弯。

        明明是鲜嫩弹口今年下莲藕,但是加上了店中秘制配方,却顿时给人一种脆而酥感觉,让人吃了之后简直赞不绝口。向驭兽环内丢了一些小食,相信帝岚那吃货一定会寻着味儿找到目标。

        而就妖娆一边嚼着手里藕酥,一边抬着头左看右看之际,一栋独特雪房突然映入妖娆眼帘。

        此时妖娆与麒麟王二人刚好走一栋七层楼高冰雪高楼旁,正是这高楼顶部镶嵌金玉之光吸引了妖娆注意力。

        此建筑物明显比四周居民楼与商铺要高大许多,不但主建筑物高有十丈,而且它四周还以雪原内极为奢侈楠木制成水榭楼阁,以火兽魔核铺就河床,令蜿蜒环楼小溪清澈而严寒中不结冰。温热水流甚至供养着溪水中一群群色泽艳丽锦鲤,这些华丽装潢,昂贵细节,无处不张显着此处商家雄厚势力背景。

        此楼一层二层三层,皆是贩卖药丹与幻器精美商铺,墙外冰雪内冻结着宝石与水晶,甚至正门门楣上还矗立着一头瑞兽彩凤冰冻真身!

        三层以上从不接待外人,看上去像是专门供给此楼主人居住与会客之用。但装饰奢侈程度却比一至三层有过之而无不及!

        檐角飞金,以龙凤夔牛等瑞兽首镇四方。无论是冰刻还是木雕工艺都极为精湛,一看就知道必出自冰封城内出名老匠人之手。

        无论是现冰封城还是将来会繁华冰封城内,以这样奢华建制修建冰楼,都可以百分之百地算做西街上被人称道地标式建筑,而且从此楼后突??粘鲆淮笃盏乩纯?,这楼主人还有继续大兴土木,将这华美楼栋继续扩张心思。

        此等财力与此等雄心,只怕初元大陆上也找不出几方势力!

        而就妖娆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细细打量此楼细节时刻,一道不和谐声音却突然从楼内传出!

        这声音来突兀,完全让人应接不暇。

        “你们这些不长眼小蝼蚁,滚!”

        随着一声威压隆隆长啸声,高楼第四层雕花窗棱应声而破,一股恐怖狂风挤开残裂窗口,把两个黑色身影直接从四楼房间内丢了出来!

        “哗!好吓人!”

        惊变来得突然,沿街商人与百姓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怎么一回事,自己头顶上帽子就悉数被那迅猛罡风给吹跑,有甚者,因为实力不济,直接那嚣张而不加遮掩威压中“咚”地一声跪倒地!

        一时之间飞沙走石,鸡飞狗跳好不混乱!

        谁也不曾想这平静一日里突然搞出这么不和谐一幕!所有还勉强站原地人纷纷疑惑地侧目。

        集市上有纷争是再所难免,因为所有商人都来自五湖四海,乌合之众还没有来得及磨合与交流,发生大大小小摩擦都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丝毫不顾忌与避讳街头那些实力低微平民百姓,先砸窗又丢人,实是有些太霸道了!

        众人目光注视中……两个黑乎乎人影从四层高楼上东倒西歪地砸下来!

        妖娆无辜地站原地,头顶太阳突然失去了“第五文学”,全文字手打光彩,那是因为那两个被人从房间是内丢出来黑衣人影刚好位于她头顶,所以立即遮蔽了她眼前光明。

        一口酥还嘴里,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两个硕大无比屁股正对着自己鼻梁砸来!

        “哎呀!我擦!”

        妖娆嘴里酥都卡了嗓子眼里。

        “躲啊,姑娘!”

        “要砸死人了!”

        惊呼声街头连成一片,有热心者看到妖娆身着冰封城平民衣饰,还以为她被忽如其来惊变吓呆原地,所以拔腿就向她跑来,想要一把将她撞开。但是就算如此,只怕前来援救人速度也比不过那两个从天而降屁股。

        麒麟王站妖娆身侧没有出手,而是紧锁眉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与他类似表情还有妖娆,她目光一闪之后取而代之神色则无比阴暗,恼怒不是今日走霉运一出门就看见别人腚,而是因为那从天而降两个屁股……她着实眼熟得很!

        那大小,那形状……那轮廓!

        刃部!

        曾经日日夜夜与刃部属下们奔跑拼杀搏击,她对每一个人音容相貌都无比熟悉,甚至从他们侧影及背脊,都能分辨他们身份。

        那两个屁股……明明就是两个刃部成员屁股!

        人掉下来那一瞬间,妖娆就不禁心头怒骂:“去死吧!是哪家召唤师这么嚣张,敢冰封城内动我人!”

        一团火妖娆心中“呼”地爆发出来!

        因为她无比坚信所有刃部属下人本,被她带出来部下绝对不会没事找事冰封城内恣意妄为后还被人打得屁滚尿流!

        “何人如此粗野?!”

        一想到这里,妖娆眼内顿时迸发出两道凌厉炬火!

        不过愤怒之余妖娆又有些惊诧!

        因为刃部所有人平均战力都远超寻常门派弟子长老,他们常年被百里尘药物滋养,而且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历练,大多数人都有八,九阶战神实力,特别是凤狂与修斯已经双双晋阶为十阶域主。

        就算他们不是逢战必胜,但也不至于自己城里被人打得跌落高空连逃遁与御空力量都完全丧失!

        看他们现那狼籍下落模样,好似重伤身,连气海都不回应他们呼喊!什么敌手能强到如此地步?

        “被打成了重伤?”

        想也不想,妖娆一把丢下左手被自己咬了一口莲藕酥,而后指尖捏出一道看不见风涌,轻轻向上一抬,手中力道顿时与自上而下嚣张呼啸罡风两相抵消,旁人看来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但那歪歪斜斜正对妖娆鼻梁砸下两个人影却突然被一股强大而且坚定力量托扶,而后轻缓地落地面上。

        妖娆出手得让人看不清,所有人都误以为这无辜女子多是二人坠地后一秒终于回过神来闪到一旁。

        没有众人预想中“嘭嘭”巨响,二人已然“平安”落地。

        要说“平安”,也只能说他们坠地过程有惊无险,而实际上待二人坐定,两道路人们立即看到了一幅惨不忍睹场面!

        只见那两位黑衣人双肩都极为不正常地扭曲着,像是被人直接反手绞扭折断了双臂,而双颊也像是开了染房,红青紫脸颊上连成一片,原本应该是挺拔鼻梁此时已经向内凹陷,眉峰与脸颊上伤口内正汩汩向外喷着鲜血!

        好重外伤!

        看清二人模样后路人们又是一阵尖叫,因为要是平常人被人打成这幅模样,只怕早已经痛得地上翻滚,但是两位黑衣人韧性却出人意料。

        这么伤重情况下,二人脸颊上除了愤怒,仿佛没有一点痛苦表情,没有痛苦地叫嚷,也没有向旁人求救。

        一人费力地用还能移动左手捏诀,召唤出一只小小冰鼠,小鼠代替了他们被折断双手,迅速从一人袖袋内衔出药瓶,将两枚赤红保心丹塞入二人口里。

        见那小鼠做完这一切后,二人身上便腾起一股浓郁生命之力,身上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嘶嘶地向外散发出白色灵气,大有接骨续筋趋势。

        看到二人迅速而有效地为自己治伤,那被训练得无比利落务实反应能力着实让人叹为观止。有行人终于从二人衣饰与肩章上看出二人身份。

        “是城主亲卫队!”

        “不会吧!亲卫队街头居然被人打了!”

        惊呼声连成一片!

        比一般打架斗殴引人注目,因为刃部黑衣小队代表是冰封城内强大城主所辖精英召唤师,实力远比一般守城军强百倍,地位仅次于城主与副城主存。

        刃部成员自己城里被商户打伤,这个惊爆消息足以好事者足足做一本书文章,要是城中恶霸连城防都无法应对,那么其它小商铺有如何能安心城中生活工作?

        这可是一件大事!

        因为那一声高过一声围观者叫嚷,顿时唤来了多旁观者出现街头上,甚至邻近几个街区行人们都好奇地匆匆涌来,一时之见四面八方都挤满了攒动人头。

        妖娆注意力先没有放那高大冰楼破损窗棱内探出人头身上,她一直默默注目着两位刃部成员治伤行动。

        心里默默舒了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虽然很长时间没有管教刃部,不过她曾经教给众人东西他们还没有忘记,力不敌对手情况下,哭泣与求饶是没有用东西,喘息之机抓紧一切时间为自己治伤才是首先需要解决问题。

        只不过几息光景,二人脸色就开始缓和,虽然断骨问题得回冰封城内找百里尘解决,但是至少二人伤口已经不再狂涌鲜血,而且混乱内息也有了平复趋势。

        二人也许刚才经历跌打太多,愤怒中竟然忽略了自己是如何从高空跌落过程,也没注意自己即将坠地时是因为什么力量而免受第二次伤害。不过从侧面也证明妖娆力道出现得极为巧妙,暗中助人却没有留下突兀感觉。

        易容后妖娆与麒麟王站人群之前,完全没有引起二人注意。

        喘息了半刻,二人便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站起,他们前胸与后背,还包裹着已经布满裂痕水晶蝎甲,要不是妖娆给所有刃部成员都配备了危急时会自主铠化水晶蝎兽,只怕二人此时受重创将加严重。

        “神宗长老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左侧那较高一些刃部成员一站起来就黑着脸对那高高冰房内探出人头怒吼道,看来心中郁结很深!

        探出头不过是一个黄衣小弟子,不过真正出手伤人者一定也透过那破裂冰窗正注视地面光景。

        神宗!

        听到这个字眼,围观众人们顿时双眸一缩!

        原来这楼是神宗冰封城产业!

        难怪占地百丈,高楼水谢被装潢得如此穷凶极恶!不过想想也知道,敢冰封内对城主属下动手嚣张势力,初元大陆能数得出也就那么几个!

        “靠!”

        “又是神宗!神宗乌龟孙子来冰封城做什么?”

        听到自己属下喊出“神宗”二字,妖娆便不淡定,看到二人虽然重伤,但生命无碍,她才把注意放了是谁把二人打伤这件事上!

        管他神宗鸟宗乌龟宗,打她刃部人通通都得她拳头下变稀泥!

        妖娆眼神里瞬间迸发出两道凶光!不过就她刚要冲出人群时候,左手手腕却突然暗暗被麒麟王捏住。

        “等等,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麒麟王一边环看四周,一边小声对妖娆说道。

        妖娆回头看到麒麟王目光中有郑重与审视意味,这才强行压抑着自己内心怒火把头侧向路人。

        那些无以计数路人眼睛里,她看到了迷茫,好奇,期待……甚至幸灾乐祸表情。

        是了……妖娆立即明白麒麟王心情。

        现她与麒麟王身份并不是游历大陆云行者,而是这座由各方势力交织扭合而成大城城主。乱打不能解决问题,而必须把纠纷分清缘由才好裁决,不然不明不白,反而把自己推向不利境地。

        也许自己一时爽把这冰楼拆了,日后那无耻神宗便能以各种理由来抹黑整个冰封城声誉。说不定那打人者还会立即反咬人一口!

        妖娆啐了了口血,而后硬生生把自己脚步停原地!

        不过她目光却直接刺入那破败冰窗内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神宗老乌龟!你死定了!”

        “哼!什么叫欺人太甚?”

        就麒麟王示意妖娆先不要冲动时候,一丝傲慢冷笑声就从冰楼四层内裹挟着隆隆威压散出。

        天人境!

        妖娆眼底幽光翻滚,只需要那人开口说一句话,她就已经笃定冰房内说话之人幻阶至少天人第一衰左右!

        因为楼内人嚣张到丝毫不收敛自己锋芒,于说话同时散出阵阵罡风,那些罡风中夹带着让人气息紊乱力道,于空气中揉碎了景物,让人们骇然地看到空气波痕被建强大声波扭曲了形状,而自己气海深处则无法抗拒地升起了一股畏惧。

        这畏惧感传到四肢与躯干,立即让人浑身颤抖无法呼吸!

        这么强对手,难怪会让刃部吃瘪!

        神宗长老讥笑声任未停止,继续随着那恐怖罡风向众人耳边吹拂!

        “我神宗神威浩荡,来你小小雪域荒城开宗驻点,是给足你们这些小小蝼蚁面子,你们非但不三步一拜,九步一叩首地从山脚下迎接本尊到来,还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那么理直气壮地来与本尊讨什么地租钱?”

        上扬语气里充满了对冰封城与对刃部不屑。

        不过由于麒麟王制止妖娆立即出手,反而让那嚣张神宗老者自己说出了事端起因。

        “神宗派本尊来你这鸟不拉屎小地方驻点,你们应该长跪于地,感恩戴德,本尊今日出手教训你们,乃是代你们那不中用城主来教训你们这些不长眼狗东西!要是你们狗城主知道你们这些小蝼蚁居然敢忤逆本尊,想必此时连小命都不会给你们留下!”

        “记住今日教训,本尊心怀仁心,对你们网开一面,撅着屁股滚回去吧!向你们那无能城主报个信,神宗从此以后,冰封城内一切占地,买卖都不交租不抽成,你们每年收益分我神宗一成,神宗天神护你们永代繁荣!哈哈哈哈!”

        那突兀笑声像是钝钝刀子锯木头声音,直冲云霄,让场所有人内心都慌乱如麻!

        天空中不走运飞过一只游鸟恰好被卷入了这道恐怖声波中,于是顷刻之间被笑声撕成两半,赤红血意,为苍白天空增添了一丝狰狞艳色!

        真相立即大白!肆无忌惮神宗长老以为凭借自己力量便能横行冰封城,所以口无遮拦地把自己险恶用心直接公布天下!

        无耻到丝毫不觉得自己无耻,这才是不要脸高境界!

        得幸于麒麟王拦下了妖娆,这才让世人清楚地看到了所谓神宗大能阴暗一面!

        “我日你十八代祖宗!”

        忍到此时,妖娆终于明白此事发生缘由,那些无耻神宗败类,仗着自己后台惊人,所以入驻冰封城后就开始为所欲为!

        不但占有冰封城商业街好地理环境,还赖着不交租金,如此也罢,竟然妄想把冰封城收益也囊括入怀!

        如果神宗如此,星月圣地必也如此,昆山与天门会紧紧相随,四大巨头把冰封城吃得死死,那还要冰封城自己城主做什么?完全给上四宗当傀儡与附庸都没这么辛苦!

        狗日被屎糊了脑子才会提出这么没有营养又霸道条件,来收店租刃部成员当然不可能接受这么无耻要求。

        抗拒神宗无理要求结果……就是二人双双被神宗长老折骨重伤,直接丢出窗台!

        那神宗长老言语对刃部极羞辱,实则是肆无忌惮地所有商户面前张显自己强大得不容违逆卓越地位!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无论冰封城有什么城主,被什么势力?;?,他上四宗地位,初元任何一域都无可动??!

        这一巴掌,即打了刃部身上,又重重地打了麒麟王脸上!

        如果不强烈回击,就证明从此以后,冰封城城主,自认为是神宗狗!

        站一旁麒麟王气得脸色发青,他早有耳闻神宗地租迟迟收不上来,所以今日一见还先拉住妖娆让她不要冲动,结果没有想到神宗居然如此嚣张!

        居然为了这么无耻理由便把刃部打伤!

        看来这些自恃“高贵”神宗垃圾们,是欺负人欺负到头顶上去了!

        一旁围观众人们眼底,顿时出现了各种繁杂神情,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冰封城城主年轻英俊,为曾经梦幻城一方匪首,各种庆典时时常出现于众人眼前,虽然容貌看不太清楚,但一身烟云,喜好蓝衣,爱民亲近……只不过实力不过诛神境地,就算再来十年百年闭关修炼,也完全不是神宗天人境长老对手!

        “唉!看来冰封城好日子要到头了,以后这里得改名姓‘神’了?!庇腥巳顺敝蟹⒊龅偷吞鞠⑸?。

        而他叹息则得到了绝大部分人默默肯定。

        谁都知道与上四宗威严抗衡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看来以后这冰雪大城里混日子,首先要看不是城主脸色,而是上四宗长老们心情。

        “只怕因此我们地租与买卖抽成要增加了?!?br />
        一个干瘦老头儿郁闷地吧唧着手里旱烟袋,只有上了年纪看破世间许多人情世故长者才能一眼看透这些妄为“上位者”们心中对利益追求穷凶极恶。

        一时之间那无数围观者们竟然不约而同地隐入一片寂静??蠢闯林匦那槿盟腥硕忌⒎⒊鲆还苫野灯?。

        而就这诡异寂静中,突然又有二人洪亮声音响起!

        “神宗老狗!你做梦吧!”

        “若我城主次,依旧不会臣服你淫威之下!”

        “对!没错!这里永远都不会姓‘神’!”

        “这里永远是我故乡!无论外来势力多么野蛮,我们都不会你们这些垃圾面前把头低下!”

        那嚣张神宗长老众人心中种下深深阴霾之后,铿锵而有力连续反驳声却如洞破黑暗浓云追风之箭,倏然以庄严而嘹亮声音粉碎了笼罩街头颓废气息!

        只见那两个双手被折断刃部战士双目怒睁,眼眶瞪裂,双目赤红!

        一人抬头挺胸,重重地向前踏出一步!

        此步犹如雷霆万钧,顿时地面掠起一阵延绵不绝地震动!好似山岳厚重,好似磐石坚韧!二人气场虽不敌那神宗大能,但同样顷刻之间,于众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痕迹!

        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这些硬骨头蝼蚁们还要挑衅自己威严!

        看到那些原本被自己强大吓得脸上出现奴才神色路人们这一吼之下精神与意识又有了自主独立趋势,那一直隐藏冰房内老者顿时恼羞成怒!

        他一声不吭,直接从四层高楼内直接挥出一道夺命狂风,无情向那敢于与自己对峙刃部战士心口挥去!

        杀心动!

        誓要把这等反骨碾成灰烬!

        吓!

        要死了吗?

        生死之际,战局陡然生变!

        杀人之风将要轰击到这男子胸口瞬间,那原本就附着于他前胸破裂水晶铠陡然发出一道耀眼闪光!

        不但他胸口被光团萦绕,他同伴身上也被忽如其来水晶光芒包裹!

        围观众人眼角余光被一道自天庭而落极烈之光刺伤,经受不了这么耀眼光华而紧闭双眼刹那,众人耳边只响起一道余音经久不散巨大轰鸣声!

        轰!

        仿佛有陨星从天外坠落于人潮中央!

        待所有人感觉到光线没有那么刺目之后,微微张开双眼,已经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前已经突然多出了数十道威压浓烈黑衣身影!

        刃出鞘!锋芒无坚不摧!

        凤狂左!

        长裙曳地,但左侧开缝直达大腿根部,露出修长而白皙长腿,还有紧紧包吞上赤红短裙,上衣紧致,勾勒出让人鼻血直喷曲线,而那大波浪发稍也被她自身炼出火侯火元素点染一片绛红,好似夏夜来临前天边沸腾火烧云,把那炽热悸动直接传达到人们心底里!

        修斯右!

        金发如灿烂阳光,又直又长,修剪得分外整理,两鬓金丝垂于**胸口,那从不落下日日修炼,让他肌肉块块分明,即算是于紧身武霸装中只露出胸口至小腹一域,也让人瞬间目光充血,感受到天神般完美比例与让人热血沸腾力量!

        此时凤狂美目中只有地狱业火,而修斯蔚蓝双眸内也只泛滥着吞人惊涛!

        本身刃部战士们就因为灵气滋养而长得极为俊美,而此时萦绕他们身上铁血肃杀之气是为他们冷峻双颊镀上了一层致命诱惑之力!

        让人灵魂悸动,却又想飞蛾扑火般地靠近!

        刃部强力量到??!气势如虹!

        众人因为契约水晶蝎子,所以同伴间也产生了一种难以用言语来解释羁绊。感觉到同伴们身上水晶蝎受伤,远冰封塔内休息凤狂与修斯便第一时间内抵达了事发现场,而且让他们觉得奇怪是……这次水晶蝎共鸣,似乎比平日强烈百倍!

        修斯余光已经捕捉到那抹向自己受伤同伴胸口轰去夺命之风,所以他双脚点地之后没有半秒停留地又向两位刃部同伴飞扑而去。

        “飞龙,拓野!退后!”

        修斯叫唤自然是那两位受伤刃部战士名字,可是那站高楼内神宗长老亦不会让修斯这么轻易地把人从他杀气下卷走。

        于是修斯伸手之前,于空中追击二人杀戮之风速度节节爆涨,修斯指尖堪堪划过,直接轰中了那连后退都不来不及躲避男子心窝!

        轰!

        巨响震天!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捂着脸,生怕看到那血光四起恐怖场面。

        修斯惊得睚眦欲裂,心脏差点都裂成两瓣!这一招过手中……他才明白自己对手居然是一个天人境强大召唤师,若是兄弟因为自己救援无力而惨死自己面前,那么他也一定以生命化为鬼厉,与那无情敌人不死不休!

        就修斯惊得气息逆行,众人心情平复,开始认为自己能接受血腥场面才放开双手之际,众人这才意外地看到那原本应该已经是死人男子正呆呆地站原地。

        从他不断咽口水喉结上可以看出,这货居然毫发未伤!

        “这是?”

        硝烟散去。

        眼尖凤狂蓦然看到拓野胸前突兀地横生着一幅巨大水晶铠结界!

        那完整而厚重水晶铠,是他们自打各个契约了水晶蝎后都从来没有见过完整巨大防御盾!

        片片倒三角状细甲层层相堆砌,坚硬而细密结构有效地抵消了那致命狂风!

        “拓野水晶蝎进化了?”

        这一念头第一时间内闪过凤狂与修斯脑海,而下一秒,他们便立即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愚蠢假设!因为那无与伦比,无暇得让人叹息水晶结界半刻之后直接化做了一只小小水晶小蝎。

        “我勒了个去!原来是啪嗒!”

        蝎尾末端点缀着惹眼而妖冶蓝紫色!而蝎身上还得瑟地套着一枚青玉板指!

        “统领附近!”

        看到小啪嗒,一时之间所有刃部成员们心情都疯狂沸腾起来!

        “统领又救了我一命!”

        刚想感激涕零地向啪嗒大人致谢,小啪嗒就极为不屑地甩着尾针,那名字为拓野刃部战士身前一闪而逝。

        拓野只觉得刚才发生自己身上一切都是一场梦,由生到死,由死到生,不过电光火石一瞬,啪嗒大人为自己拦下那恐怖夺命之风,现还萦绕于胸口3gnvelnet-,全文字手打闷痛感无声地述说着刚才凶险惊魂!如果是全靠自己以力相拼,只怕现自己已经只剩下渣渣!

        看来跟随妖娆统领越长时间,就只能她身上找到越渺小自己……捂脸,真是没有脸见统领。

        这是只有刃部成员才能分辨幻兽,看到啪嗒便知妖娆就附近,不过经常铁血训练刃部战士们自然不会像小孩子一样知道妖娆场就欢天喜地地到处寻找她下落。

        激动之余,他们非但不欣喜,反而还通通打心眼里觉得丢脸!

        不想这种情况下被妖娆看见,因为平时妖娆统领不冰封城时他们总是对她吹嘘城内治安有多良好,城中商贾有多忠心??墒峭蛲蛎挥邢氲?,妖娆好不容易回一次冰封城,又被她看到这么狼狈一幕!

        此次若不是她暗中出手,恐怕自己兄弟真会折损二人!一想到这里,刃部战士们顿时都羞愧得想要打自己脸。

        妖娆自然会出手,要不是被麒麟王按着,她不但会暗中出手,还会直接明里出手,直接把那嚣张神宗长老拍成饼饼!

        余光已经人群中找到了妖娆和麒麟王身影,刃部战士们立即布出滴水不漏进攻阵势!威武杀气从他们身上腾空而起,灼烧斗志点燃了空气热度!

        他们都默默地等待着妖娆眼神,自他们被称为“刃”那一天,他们所经受……都是比一般召唤师严苛训练!

        就算论单体,他们完全不是天人境强者对手,但是论群战,他们十人联合,定能让那天人境神宗老狗血债血偿!

        那一直藏身冰房内神宗长老也倍受打击,他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何自己夺命一招并没有夺走小蝼蚁性命!

        看到又出现多蝼蚁自己眼前晃动,神宗长老顿时加烦躁。

        “看来今日不把你们通通斩杀于当场,你们是不会得到教训!”

        “本尊此时还有些佩服你们精神,至少你们没有像你们那缩头乌龟般城主一样,这么大动静下还不出头露面?!?br />
        “本尊已经说过了,神宗初元大地任何地域都是尊享特权上位者,你们不服从这铁定律,就要付出血代价!”

        一声高过一声嘲笑从那厚重冰雪高楼中传出,这么久都能见到神宗长老真身,不过他那沙哑又刺耳声音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喂!乌龟城主!你听到了吗?你小弟们无理犯上,他们小命,本尊可都收了哦!”

        嘲笑完刃部,神宗长老大嗓门又陡然提高八度,把自己那带着险恶用心冷笑散播到整个冰封城上空!

        经过神宗长老不断教唆,围观众人此时也疑惑无比。

        “城主呢?城主去了哪里?”

        气氛越来越微妙。

        妖娆感觉得到凤狂与修斯不断投向自己目光,其实若此时自己亲自出手,那区区天人第一衰垃圾她又何曾放眼里?

        只不过此时麒麟王憋着一口气却无比凝重声音,已经低沉地她耳边响起:

        “妖娆,他伤是你人,但针对……却是我。所以这一战,你必须交给我!”

        一字一句,麒麟王说得郑重无比。他性格温和,很少这么认真而不容拒绝,一旦他真用这种声音对妖娆要求,那就意味着……从来不动怒麒麟王,是真发怒了!

        妖娆闭着眼睛,明白麒麟王此话深意。

        从那神宗长老三句不离辱骂“冰封城城主”低劣手段上不难看出,此祸确是针对麒麟王而起,只不过先前两个刃部战士成了无辜牺牲品。

        神宗需要冰封城立威,开刀对象不会是寻常百姓也不会是守城将领,而唯针对城主一人!

        因为传言中,只有城主才是冰封城权力绝对领导者,那虚无飘渺冰封城老祖其实从来没有让人见过真容,存不存还是一个未解之迷。

        所以为了巩固自己地位,神宗定对与城主有关人与势力步步相逼,直到把所有反抗者踩脚下!

        “城主”二字就是冰封城一支不倒大旗,抹黑它,摧残它,折损它,焚灭它!它之将倒,整个冰封城都会失去凝聚意志!

        这就是一场卑劣心理暗战,让城主民众中失去威信,那么剩下众人们都将沦为任神宗揉捏生肉。

        深吸一口气,妖娆突然反手扣住麒麟王手腕,制止他向前冲步伐。

        开始是麒麟王不愿她出手,而现是她阻拦麒麟王发威脚步!

        “妖娆,你不懂吗?”

        被妖娆阻止麒麟王顿时急了。

        “这不是谁胜谁败问题,而关乎于整个冰封城民心,就算你以刃部统领名义,甚至立即用烟云遮身,表示你是‘冰封老祖’出战……都不如被神宗看扁城主现身得民心!”

        “身体能败,意气……不能输!”

        麒麟王认真地说道。只不过他一份责任感与认真,得到只是妖娆一个白眼。

        “前辈,你不觉得你这么说,就已经表明与那神宗长老对战……你自认胜算很低?”

        一语戳中要害。

        麒麟王顿时肩头一耸,而后为难地回答。

        “没有办法啊,又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个妖孽。神宗长老激我出战,做为代表冰封城意志城主,我不能不战,就算战败,我们冰封城不屈意志仍,大不了你再出来为我收场。我若不战而退,就算你现把那神宗长老逐出城外,日后身为城主我,还是会沦为世人笑话?!?br />
        麒麟王说是实话。有时候,信念是需要以明明知道会败还无畏向前勇气来捍卫!

        弱者不屈,比强者威力能凝聚人心!

        对于此时被神宗长老挑拨冰封城百姓而言,他们需要是城主出现,而不是妖娆爆发。

        “这个我明白?!?br />
        妖娆点着头,毕竟是自己把麒麟王推上城主之位,自然希望冰封城能他领导下走向辉煌明天。

        “但是我不喜欢什么‘身体能败,意气不能输!’这样话,意气不能输,身体……不能输!”

        ------题外话------

        票票落后了…55555。亲爱们,来点鸡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