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22:师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进阶力量已经远远传到流云山脉四域,不但让流云殿内弟子与长老们心脉悸动,让邪月派与一些已经打流云殿主意小门派强者们惊恐不已。

        一个天人境强者出现流云山上!

        而且流云殿弟子和长老们纷纷出动,于整个流云山边沿布设下了无数岗哨,严防外人入山窥视。这明摆着就是证明那发出恐怖火息又引动天人境渡劫雷霆强者与正没落流云殿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邪月派古风老祖被吓得惶惶不可终日。而有甚者,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曾经欺负过几位流云女修,一定不会被对方饶恕,所以连夜卷着铺盖弃派逃走。

        妖娆与小南并不理会流云山外动乱,而是终日隐居已经被雷霆毁灭第九峰山下研习着破天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指奥义。

        已经得到白色羽毛中珍重秘宝,妖娆倒也不急着离开,她曾说过一定要把爹爹关于破天指道统教给小南,所以闲暇下来,她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章节便真极为耐心地一点一点指导起小南指法。

        让妖娆欣慰是,小南悟性奇高,虽然说不上是天纵奇才一点就通,但她领悟力确很强,有时候自己只说一句,她就能自行猜到其后许多东西,而且小南又乐于吃苦,有时候遇到瓶颈无法突破就没日没夜地自行钻研。有时候甚至能想出一切跳出纵世破天口诀东西,让她都觉得耳目一。

        流云殿内长老与弟子们都不知道妖娆是否带着小南离开,因为自那日骇人雷威过后毁于一旦第九山脉内就再也没有传出奇异气息,但她们丝毫不敢松懈,只是心力地守护着整个流云山脉安定。

        那流云殿老妪没有丝毫欺瞒妖娆念头,说了不打扰她清修也不过问小南去处,所以这么些天便再也没有于第九峰附近出现。

        只不过五日后,那些天天睡不好觉周遭小派却是再也沉不住气了!

        “那天人强者到底是不是与流云殿有关?”

        “他经过雷劫,是生是死?”

        邪月派古风老祖已经急得嘴唇上都长出几个大水泡,完全猜不到流云殿意图。要是他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修炼到诛神初期,原可踩平流云山时,突然流云殿又出现一个强到实力恐怖天人大能,那他好日子可真到头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

        房间里踱了几天步都想不出所以然古风老祖此时心底萦绕都是浓浓疑惑,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比舨磺籽廴ブっ饕幌履乔空叽?,他一定要亲眼去看看他那威压浓烈身影!

        如果这场雷威,只是流云殿单方面造出来闹剧,那么他便立即一把火把流云遗迹与遗孤烧成渣渣!但如果那流云幕后强者真存,那么他这一辈子就再也不来打流云山主意,安安心心做跪流云殿旁一只狗。

        抱着这样念头,古风老祖一挥衣袖,顿时从他那富丽堂皇大宅子里消失不见。

        天空卷起浓浓恶风,一道灰黑强大风影,如掠过苍穹又伸开双翼夜蝠,直接向流云山地界纵身飞去。

        待古风御空飞到流云山脉,突然感觉到数十道熟悉气息,他立即俯身一看,原来流云山脉外围数十位小宗门宗主已经齐齐汇集于流云殿锁山大阵前,手里提着各种礼物,吵着要见那五日前唤起雷劫“流云大能”。

        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与古风念头是一样。

        无非就是笑里藏刀,想来试探流云殿口风。

        与此同时,妖娆亦第九峰废墟中看到小南发出了第一道纯正破天指奥义。

        那毁灭死光,带着见神杀神,见佛斩佛霸绝,于空气中掠过一道斜斜灰线,不偏不倚地击中千米外一座巨石正中央,山崩地裂巨响陡然响起!瞬间碎石满天飞溅!

        虽然没有妖娆一出手立即毁灭方圆百米一切生灵彪悍,但以一个十阶域主标准来衡量小南现成就,已经完全可以用“逆天”二字来形容!

        “不错,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了?!?br />
        妖娆身上散发出幽幽暗光为她遮蔽了扑面而来滚滚尘埃,她对小南轻笑着说道。

        此笑意中饱含着一股难以掩盖自豪,虽然还是觉得收徒弟这件事完全不符合自己性格,但看到小南自己指点下能进步得这么,她心里欣慰顿时泛滥成江海!

        如果是和平年代,她甚“小说领域”,全文_字手打至觉得与龙龙,爹爹一起隐居山林,开个小派,教教徒弟打打野味也是一种不错选择,但是现她还背负着太多使命必须抓紧时间好好完成,根本没有办法把小南带身边顾及她安危。

        所以现她学成破天指,亦是她们分离时刻!

        一听到妖娆说出此话,刚才还萦绕小南脸颊上那甜甜笑意顷刻消失于无形之中!

        “师傅……您要走了?”

        小南顿时可怜兮兮地站一旁,小足尖地上划来划去,模样十足让人垂怜。

        “一边去,为师可没有教你怎么坑人卖萌!”

        妖娆摇着手指着对小南嗤之以鼻,这种装可怜小伎俩对她完全不起作用。

        “你记得好好修炼,有事可以用传讯水晶传讯给我,现整个流云山脉应该没有对你有威胁强人,你越阶杀一两个诛神绰绰有余,但切记不可重蹈旧流云悲剧,妄自尊大,后还是付之一炬?!?br />
        虽然下定决心要离开此地,但妖娆对小南挂记不会因为远去而被她记忆渐渐淹没于尘埃,她会一直记得初元青魔海那个曾经给她带来无不良记忆残破宗门内,有一个小小女修,曾经默默地为她注视着她旧敌动向,并希冀用自己小小力量,给无数与自己命运相似女修带去生勇气。

        妖娆看得到,小南是流云殿一个希望,她未来还有无可能,虽然不与她同路,但必然也是一条辉煌道路。

        这一刻,妖娆突然明白了当年血十三看着自己那种怜惜感觉。

        因为欣赏,所以希望自己徒弟能自由地活这浩瀚世界里,不被任何世俗理法约束,不被任何所谓“强者”欺辱。不想给他任何责任与使命,只是单纯地希望她一生平安喜乐,看天地逍遥。

        一想到这里,妖娆语气也情不自禁地温柔而絮叨起来。

        “流云殿虽然现势微,但千万年大派底蕴依然,很多幻技与秘法才是它现珍贵东西,你若将现留存流云殿内所有秘籍都融汇贯通,日后成就必定非凡?!?br />
        “是!师傅!”

        数天相处,小南已经极为熟悉妖娆性格。

        她说一不二,而且行事果断,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那么一定就是去意已决。而自己虽然幻力有所小成,但是与师傅相比,根本没有资格站她身旁陪她争战四方!

        所以她亦不再挽留,只是表情坚毅小脸上,随着那声“是!师傅”应答而一滴滴温热泪水滴下!

        小南是一个很少流露自己真性情人,而且也不喜欢让人看到自己脆弱一面,但是现看着妖娆,她脸部线条即使能维持冷峻,但是内心不舍已经已经从晶莹泪水中流露了出来。

        “师傅所授每一字一句,都如刀刻于小南心底,永不忘记!”

        “师傅请再受徒儿三拜!”

        嘭嘭嘭嘭!

        小南咬着嘴唇跪地上连连磕了三个响头,顿时又把额头上旧伤磕出血来。

        看着小南头上流下赤血,妖娆抬头望了望天空,她身影没有移动,亦没有阻止小南继续俯身向地面碎石撞去。

        因为她是师傅,而小南是她徒弟!

        不是光阴过客,不是人生中匆匆一瞥就再也不见陌生人……而是荣辱与共,亲密无间,可换生死师徒。

        “罢了!”

        “磕过头就是徒弟,小南都给我磕过两次头了?!?br />
        妖娆心底也涌着一股无法言喻热血,她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我本不想再管任何于流云殿有关俗事,世间万物都有因果,当年我逞一时之勇,举兵来斩流云恶徒,虽然恶徒们大部分都陨落那场战火里,为世人除恶,善事一件,但我不曾预料,数年后流云遗脉弟子却无辜地受我之累被其它恶人打压欺负,这又是我无法掌握善中恶果?!?br />
        “所以我看破,世间强者,越强则越需要收敛锋芒,因为万物存世或者灭绝都自有因果,并发誓,不再随意改变别人命运。以个人喜恶去强行改写一段历史,也许善意会导致无法预计恶之花绽放人间?!?br />
        “本不想再参与与自己无关事,就此了结与小南,与流云一脉纠葛。但是……那流云老妪信守承诺护我五日清明,小南聪颖,令我爱不释手……看来我与流云殿渊源……还断不了……”

        “唉……罢了!罢了!”

        妖娆不知道是叹世事还是叹人生,看小南额头滴血一脸不舍地看着自己那幅表情,妖娆顿时心软地御空而起。

        纵声高喊一声。

        “罢了!这缘不解了,我就再助流云一次!”

        轰轰轰!

        她长啸之际,一股排山倒海威压顿时从她身下咄咄而起!

        因为刚刚晋升天人三衰巅峰没有几日,所以她灵气中还带着丝丝缕缕肉眼可见细小雷光!

        雷光与火意将妖娆妖冶真容完全遮蔽,但她曼妙身影仍若隐若现地矗立于风中,引得人无限遐想。

        “你们这些鼠辈就别闹了,要见本尊,直接滚过来!”

        妖娆这声大吼声中夹带着浓浓威压,纵世傲天之情于阵阵声波中一览无疑!

        原来教导小南同时,妖娆神识早已经看到流云弟子对自己守护与那些小派宗主们前来借“拜会”之名一探流云殿实力虚实丑陋嘴脸!

        她本不想自己出面,反正有小南已经有震慑一方实力,她自己可以了无牵挂地默默离开,可是因为小南跪地向自己磕头那份虔诚与专一,着实让她个割舍不下这不足十日师徒之缘。

        万一有山外强者来临怎么办?万一那些杂鱼宗主联手对付势单力薄流云殿怎么办?

        心里因为突然产生了很重牵挂,又因为想起血老头对自己情深意重,妖娆陡然觉得自己还必须为小南做好这后一件事!

        把这些不安分杂鱼们通通吓得再也不敢出来蹦跶!

        为此,她破例地走向台前!充当谁也不敢再欺负流云殿一个假“流云老祖”!

        “滚过来……滚出来……”

        余声山野中不段回响扩散。

        此恢弘声波于顷刻之间推出方圆百里之外,轻而易举地从内部撕裂流云殿外围本就脆弱锁山大阵,把那些围拥山门口那些早已经焦躁得要打起来小门派宗主们震得一个二个七倒八歪摔地上!

        不但他们内息因为妖娆啸声而瞬间紊乱,就连他们双耳都被这恐怖力量瞬间震得耳膜出血,嗡嗡声合着啸声余威脑海里不断回响。

        “我擦,真有天人境强者坐镇流云山??!”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邪月古风老祖简直吓得一口老血飙出来。

        “这这这……这怎么办?”

        紧跟古风身后爬起来老家伙们纷纷肝胆俱裂地盯着半空中那数十枚被声波击穿锁山阵豁口,害怕得浑身战栗!

        数日前流云殿弟子们不让他们进入流云山脉,他们都要自行轰开结界,大摇大摆地冲入流云灵泉泡澡沐浴,顺带把山上灵果灵兽一并掳劫而走,但现纵然防御了他们无数次锁山大阵自行破裂……他们也没有那个勇气再嚣张地冲入结界之后再得瑟自己实力。

        因为只此一吼就已经差点震碎众人丹田气海,与这样恐怖流云巨擘对峙,他们哪里还留得下命来?!

        “那位强者真还没有离开!”一直与杂鱼宗主们周旋流云老妪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举目眺望远方,目光中带着感激神情。

        因为那强者无声教导小南,亦只有小南一人受益,但她若以“流云殿”名头出现世人面间,哪怕只是一瞬间,都能给流云殿带来至少百年安定!

        众人僵直于原地,可怜兮兮地沉寂了数息,直到妖娆第二声长啸声滚滚压来。

        “你们这些小派宗主们前两日不是吵着要见本尊吗?怎么了?架子这么大……本尊出现你们也不前来拜见,是杵山门口等本尊亲自去迎接吗?”

        好大一顶帽子扣那些早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宗门之主头上!

        要是他们真胆子大到要直接挑衅一个已经渡劫天人境强者,甚至还嚣张地让那么变态强者来迎接他们,管她是天人一衰巅峰还是天人二衰巅峰,一根小手指都能瞬间把他们压成渣渣。

        站妖娆身后小南莫名其妙地看到她御空而起,突然对着山门口高呼这些意味不明讥讽,开始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一结合流云殿历来饱受欺压,便立即把事情前因后果给想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听着师傅犀利嘲笑,一股暖流顿时小南心底涌起。

        因为她知道以师尊实力,原本对这些小成渣琐事根本看不上眼,但却因为自己原因而此时从暗处走向明处,甚至为她今后十年百年安定地隐居于流云殿内潜心幻修打下这么坚实基础。

        此时她感动已经无以覆加!

        所以小南一边默默抽噎,一边御空而起,紧紧地跟妖娆身后。

        吓!

        这还得了?

        一听到那恐怖强者冷笑着说:“要不要本尊来迎接你们?”这句话,那些本就面无血色宗主们直接吓尿了!哪里还敢跟棍子一样杵原地不动?纷纷提起衣袍,撅着屁股就疯狂地向声音传来方向飞扑而去!

        哗哗哗!

        不到半刻时间,妖娆眼前就出现了数十个踉跄身影。

        只不过这些一边打抖一边哭宗主们远远眺望到妖娆身影,就顿时不敢再向前一步,一人接着一个地扑倒地,对着妖娆又磕头又求饶。

        那狗腿子模样看得曾经倍受欺负流云弟子们极为解气!

        妖娆对那些喧闹哭喊声完全充耳不闻,因为这些杂鱼们无非是自掴同时无比沉痛地阐述着自己门派曾经对流云殿犯下种种恶行,并痛定思痛地发血誓保证以后绝对为流云殿女仙子们马首是瞻。

        妖娆目无表情看着眼前一摆表演得声嘶力竭老头老太太们,知道他们确也没有犯下多大错误,让他们不公正对待流云殿原因……无非只是利益而已。

        她不想杀戮,也不想以血威慑这些乌合之众。

        只是想以圆满方式为小南出口恶气,顺带壮大流云殿势力!

        所以沉默了一会儿,妖娆便极为不耐烦地打断这些小派宗主们嚎叫,淡淡地说道:

        “叫你们来也没有别事情,只是我徒儿今日突破了,所以广邀各路朋友们来此一聚?!?br />
        没有兴师问罪,而是突然话峰一转。

        妖娆犹如天籁般声音苍穹下隆隆回响,顿时把那些,哭爹喊娘小宗主们吓得身体一滞!

        吓!

        难道不是为了翻旧帐所以叫我们来讨说法吗?

        一时之间众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眼前那位看不清真容绝世大能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但下一秒,极会变通邪月派古风老祖便立聪明地反应过来,顿时一脸堆笑地高举起自己随手从宗门内扯来“礼物”为幌子,对着妖娆与小南高呼道:

        “祝南仙子实力上一层楼!流云起舞,叱咤风云!”

        一边高喊,古风老儿心中一面暗自嗟叹。

        “我日!那丑八怪女修什么时候居然成了域主强者了?难道是那恐怖巨擘力量让她这么地成长到这个地步?嘶……这真是变态啊啊??!”

        因为之前已经与小南有过纠葛与争斗,所以古风老祖勉强记得她名字。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探究小南实力爆涨真实原因,因为深深被她那不知名师尊威压震慑,此时对方又温和地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所以不顺势舔地板人……才是傻子呢!

        被妖娆一提醒,那些跟着众人一齐冲到妖娆面前流云弟子和长老们这才发现,站强者旁侧小南……气息已经高达十阶域主!

        从她身上散发出气场配合着她那张冷峻脸,着实让人打心底里感觉到一股畏惧!

        “我天!”

        “小南好猛??!”

        “真是十阶域主吗?她是怎么突破?”

        “她身下是什么?是……是那雪顶白鹤吗?吓!还是两只耶!太厉害了!”

        只有天天与小南一起修炼流云弟子们才知道小南区区数天内气息有了多大提高,所以纷纷把嘴巴张得老大,几乎能直接塞下几个鸡蛋!

        因为那不知名强者气场盖过了小南太多,所以一开始众人并没有把目光放小南身上,而此时被提醒,再看小南一眼,所有人几乎都无法把她认出!

        “不是小南厉害,而是那不知名尊者实力逆天!”

        流云老妪肝都颤抖,她是唯一一个于五天前曾经见过小南一眼人,当时小南实力已经瞬间由七阶战神突破到八阶,那时候就已经让她吃惊不小,但现时隔五天再见,万万没有想到小南已经变成了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年轻域主!

        这样坐火箭般升级速度,爆强了!

        直接甩她同门师兄弟们数条街!

        而老妪明白,这所有一切不是小南自己天资傲世,而完全是那把自己容貌遮蔽强者能力!

        “老朽活了一辈子,虽然实力不济,但好歹也曾师出名门,眼界颇高,却也完全没有见过能这么短时间内助人幻力爆涨巨擘!那位尊者……只怕已经站了天道巅峰吧?”

        ------题外话------

        其实很多人都说妖娆收徒很奇怪,但是写到这一章,我突然明白自己为何这么执着地要把这个情节写详细。

        因为默默无闻付出与关怀,不是一人舍与,一人获取。而是一代又一代,因善意而生,因善意而传递到下一个人手里岁月传承。

        这本书,不是关于妖娆一人故事,而是人族与魔族千万年争战中世界不断变革故事,其中有传承,有延续,有本心,有人伦……希望看这本书人,可以得到一些温暖,一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