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6:五彩的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白鹤带领之下,妖娆与小南很就穿过密林走到了此山另一面去,因为之前一直御空而行,妖娆并没有发现这处隐蔽山沟沟里谷地。

        小处可见大风景。

        脚下蜿蜒流淌小溪,溪旁恍若透明鹅卵石,还有低矮却颜色错落有致灌木都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美感。

        再加上要西斜阳光从树丫间投下光影,地上微微跳动,这些细小节奏都让人觉得放松与欢喜。

        “你老巢这里?不错嘛,看上去是个不错地方?!?br />
        看到眼前精致小风景,就连妖娆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对那大白鹤比出了个“赞”。

        大白鹤高傲地扬起头,仿佛对妖娆赞美极为受用,而后张开大嗓门“哇哇哇哇”地大叫起来!—

        它呼唤与自己生活一起好伙伴。

        “扑棱,扑棱……”

        大白鹤叫唤中,一道五彩身影突然众低矮灌木深处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那些绚烂夺目五彩羽翼简直戳瞎了妖娆与小南眼!

        确出乎二人想象!

        不是说流云山脉来了两只雪顶神鹤吗?为什么此时飞出来是一只五彩……呃……鸟状不明生物?

        妖娆定睛看了几眼,怎么也无法鉴定眼前这只不明鸟类品种。

        “这这这……完全不能让人联想到雪顶神鹤好不好?”小南惊呼。

        因为它长着孔雀尾,白鹤头,朱雀赤红翎,身上还插着各种禽类五颜六色长毛……可以欣赏,会觉得它美得稀奇,不能欣赏,完全会把它当成妖孽!

        这怪鸟看到大白鹤带着两个陌生人走来,却没有一点警惕神色,甚至因为多了两个观众,而极为兴奋地抖着自己一身彩毛妖娆与小南面前扭起一身花毛……

        “是跳舞吗?”

        好荒诞舞步呀!这怪鸟一摇一晃像是喝醉了酒鸭子,总是让人挂心它下一秒会不会被自己笨拙步伐绊倒,但是跳舞者本人却丝毫没有觉得不妥,那扭小腰抛媚眼儿动作简直风情万种。

        “不错不错!跳得太好了!”妖娆赞美道。

        小南憋得发青无语表情下,妖娆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拍手道好。这不禁让小南与大白鹤对妖娆功力加敬畏有佳!

        听到妖娆赞美,那五彩怪鸟仿佛跟打了鸡血一般,顿时小眼发光,加卖力地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加侧空劈腿!想把自己看家本领都显示出来。

        噗!

        看到那短短小腿半空中扑打着,小南终于忍不住喷饭,因为师傅赞美刺激下,那那五彩怪鸟也跳得越来越得瑟,而后它身上颜色艳丽鸟毛居然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花哨装饰彩羽落地,终于露出它雪白鹤身。

        原来荒诞怪鸟它真是只喜好收集彩色鸟羽来装饰自己特立独行之鹤!

        看到自己屁股下夹着孔雀毛因为剧烈动作掉下地去,那小白鹤立即一个俯冲入地,贼兮兮地把地面上鸟毛衔起重插入自己尾部,而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客人面前展示着自己美丽。

        经过这彩羽落地又重被插回羽翼下小运作,这小白鹤为雪顶神鹤真身已经被妖娆与小南看了个清清楚楚。

        此时小南肩头大白鹤又开始叫唤,小南则继续充当大白鹤与妖娆之间传话者。

        “我家大白鹤说了,它这同伴,从出生起就一心想要成为飞禽之王,所以觉得自己若是能生万鸟羽翼,就能随风化凤,成为真正万鸟之主,结果便什么都不做,只知道捡别人毛,所以成了一个终日什么都不做傻鸟?!?br />
        哦……原来是这样。

        妖娆明白状况同时,顿时换了一种目光去看那蹲小南肩头大白鹤。

        开始只是以为这家伙被小南契约,心有不甘,所以想回老巢拉个垫背,但现看来,它极有可能是担心自己如果随主人走后,这个成天不懂修炼只知道找彩毛跳舞小家伙没有人照料,所以才强拉着自己与小南寻来。

        “看不出来嘛,你还挺有义气!”

        妖娆顿时高看了大白鹤一眼。如果没有大白鹤?;?,这成天不务正业小白鹤很有可能被比邪月门徒凶残召唤师契约而去,以它那样不务实心性与比大白鹤弱了近一半幻兽威压,想想都知道不会有什么太好下场。

        不过妖娆对小白鹤之前那几句夸奖倒不是虚伪,因为能无视世俗目光去追求自己所喜爱生活是一种极大勇气,但是如果它每天只知道这么虚度光阴,那这值得旁人称赞勇气就立即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你想让小南把这个家伙也带走?”

        妖娆回过头去征询大白鹤意见。

        蹲小南肩头上大白鹤顿时拼命点头,与小南契约之后,它自己自然是随小南而动,主人去哪它就哪,但这成天混沌不可终日小白鹤,又要由谁来照顾?

        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让它安心随主人争战四方。

        “好吧?!?br />
        妖娆轻轻地点头,但是并没有让小南马上与小白鹤签订主仆契约。

        自己徒弟又不是不挑拣冤大头,随意塞来什么幻兽都一定要契约身上。妖娆估摸着,以小南此时灵气,契约了大白鹤后也只节余出少量可以继续与幻兽签订契约空间。短时间内如果没有什么大机缘促她疾速成长,那么如果这空间再被小白鹤占用,那么她今后又看到称心如意同伴,就失去了再选择机会。

        “不过也要看它自己意思了,跳舞是好事,但若还像现这样终日不思进取,也不懂任何幻技,那小南也不需要?!?br />
        买一送一是好事,但送东西如果是个负担,倒不如不用。

        “你若跟着小南,能与大白鹤一起修炼幻技吗?不有梦想是好事,但是成天空想,永远不可能让你变成鸟王?!?br />
        妖娆说话很直接,没有半点委婉意味。

        小白鹤陡然一滞,完全没有想到之前对它大加赞美女子现又这么毒舌地攻击自己梦想。所以它顿时怒目圆瞪,而后极为愤怒地对妖娆挥出一计风刃!

        一受到打击就脾气极为暴躁,甚至出手伤人,看来这小白鹤确是被大白鹤宠坏了脾气。

        因为这小白鹤原本就立溪水旁,所以风刃卷起溪中清水,顿时汇成小型风水龙卷向妖娆迎面扑来。

        因雪顶神鹤风水二力确精纯,所以这计攻击小南看来还真颇为有力!

        哟!

        “本事没有,这脾气还真不小?!?br />
        虽然小白鹤反应出人意料,但妖娆也不客气,左手一挥袖口,顿时把小白鹤发动攻击轻松地弹了出去!

        她没有凶残到直接对着小白鹤那不堪一击身体击打,但是那溯回力量也是擦着小白鹤身体而去,所卷起狂浪与大风直接把它那弱小身体无情地掀飞到了一旁去!

        “呀呀……咿!”

        想教训妖娆不成小白鹤顿时变成了一只落汤鸡,而且身上插着五彩鸟毛也顷刻之间都被狂风吹走,一身乱毛,无比凄惨。

        它这种根本不入流实力,对于妖娆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哇!”

        大白鹤看到小白鹤吃瘪,先是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前来?;に槐谎猩?,而后又身体一滞,用理智制止了自己这种冲动行为。因为极为聪明它其实也明白,自己过分?;ざ孕“缀灼涫挡缓?。

        被拍了一身水,白毛都乱成一团小白鹤看着一贯对自己极为呵护大白鹤都不出面来维护自己,顿时哇地一声哭出来,而后连地上那些乱七八糟鸟毛也不再清理,顿时垮着脸直接丢下妖娆,小南与大白鹤,一个人向远方飞去。

        “它要是一直这么任性,我是不会让小南多带这么一只幻兽,看看它刚才那计风刃,只怕是它拿手幻技了吧?”

        妖娆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就算是它拿手幻技,却出手时后劲不足,被山风影响立即偏离了即定方向,而且卷起溪水也没有凝结成冰,所以杀伤力大大降低,要是这种软绵绵幻技拿出去对敌,不说立即把自己小命送到敌人手里,还会害得契约主也一起陪葬?!?br />
        大白鹤耷拉着头,没有任何言语来反驳妖娆话语,因为她说都是事实,以自己经验来看小白鹤刚才表现,莫说妖娆还手了,就算是不还手站原地不动,那道只有三成力攻击都不定能准确地打她身上。

        看到小白鹤这样丢脸,大白鹤都没有脸继续小南与妖娆面前给它说好话。

        因为妖娆并不是一个好诓骗主……她可是一位鸟兽神契约者,只怕她所契约鸟兽神就是小白鹤一心幻想那种万兽之皇存。所以她一定不像自己有那个耐心去容忍小白鹤任性。

        一想到这里,大白鹤心里顿时升起一种狠铁不成钢感觉。

        它们雪顶神鹤一脉,不属于特别桀骜不逊种族。虽然通常不对人族召唤师示好,但内心深处还是极渴望被强者契约。也不会像那些独行幻兽一样,为了躲避人族召唤师追捕而藏入深山野林避世。

        雪顶神鹤一脉,大都生活鹤神山上,到了年纪后都会结伴从鹤神山上飞下,向初元各域几个固定山脉飞去,而后这几个地方寻找它们命定契主。

        初元青魔海流云山脉……脚下这片土地,就是它们祖祖辈辈寻找契主,缔结契约,成就辉煌一个重要起点。

        现它把自己未来赌了兽神召唤师一个徒弟身上,说不上多辉煌,但至少还有未来走向美名传千里机会,但与它一起离开父母,从鹤神山上结伴而来小白鹤要怎么办?

        想带它一起走,它自己又不争气。不带它一起走,它又放心不下……

        雪顶神鹤一脉原本就子嗣稀少,每一个同伴,都是无比珍贵存。

        “小南,我们走吧?!?br />
        看到小白鹤一时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妖娆也不愿它身上过分强求。

        天大地大,人各有志,又何况那自小性格就长歪了小白鹤呢?

        其实它就这样欢乐渡过一生,与自己爱好为伴也很好。不要争战……一直躲深山中,不要被任何人发觉。便能自由一生。

        虽然这样可能性极低,但现妖娆也只能这样祝福着那特立独行小白鹤。

        “是!师傅?!?br />
        听到妖娆这样说,小南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世上唯有有信念人才会走上幻修大道,用自毁容貌来提醒自己小南比别人明白这一点。

        不是说换一种生活方式不好,但是身此世,有很多东西不能过份恣意潇洒,任性换来,也许是自己与朋友们一生厄运。生世家身负大任而不习幻修人,是一门颠覆之始。血统尊贵灵气精纯而不修炼幻兽,一定会极悲惨地沦为它人利用炮灰。

        天助自救者,若自己不能顿悟,任旁人怎么说都没有用处。

        “哇哇!”

        可是就妖娆与小南回头瞬间,一直蹲小南肩头大白鹤又发出了几声挽留叫声。

        “师傅……大白鹤央求我们再给那小白鹤一次机会。它若三天想不通也不回来,我们就不管它了?!?br />
        大白鹤以可怜兮兮眼看着妖娆脸,仿佛是后再与她谈一场交易,如果三天内小白鹤还没有改变,它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唔……”

        妖娆略微沉吟,而后郑重地点了一下头。

        毕竟她亦很看重幻兽们之间感情,看到大白鹤这么费力把自己与小南领到溪水前,又极力挽留自己和小南再给小白鹤一个机会,那么不冲小白鹤,单看大白鹤诚意与对小白鹤呵护之心,妖娆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它要求。

        “好吧,反正我也需要一个地点把纵世破天口诀传给小南?!毖档?。

        她声音虽然极淡,但是她点头却顿时给了一脸凄苦大白鹤很大鼓励与安慰!

        它知道自己现便宜主人完全都是按这兽神召唤师要求做事,绝对不会忤逆她要求,所以只要她点头,这事便还有转机余地!

        “哇呀呀呀!”

        听到妖娆要留下承诺,大白鹤立即从小南肩头一跃而起,扑打着还没有完全恢复双翼飞到了溪水另一头。

        因为想要讨好这两位心肠不错女主人,大白鹤显得极为热情。

        “咦,那溪水后头好像还别有洞天耶!”

        小南这才发现刚才小白鹤从灌木中飞出并不是一直蹲草堆里,而是灌木丛后还有一个天然形成巨大溶洞。只不过光线昏暗,还有丛生杂草掩盖了此洞口痕迹,所以刚才并没有被第一时间发现。

        “嗯,有一个鹤洞?!?br />
        妖娆神识早向灌木探过,确知道矮树后还有山洞存,所以她早心底默默感叹过这两只雪顶神鹤小日子惬意与精致。

        住着天然洞府,享受着流云山脉浓郁灵气,如果这些外力滋养下小白鹤还长成那样一计幻技都发不好模样……着实让人很捉急!

        妖娆一边说一边与大白鹤走入了山洞里。

        一走入山洞才发现,刚才小白鹤身上浑身插满五彩鸟毛真是不值得一提。因为这偌大山岩内部竟然密密麻麻堆放着无数根形状颜色都不相同百鸟落羽!

        这些彩色羽毛还被小白鹤极用心地分门别类放置。

        红一堆,黄一堆,蓝一堆,稀有混色一堆被放置山洞里醒目位置,看上去得小白鹤喜爱。

        “看来它真是很喜欢假扮万鸟之王游戏人生,”

        妖娆感叹还没有说出口,大白鹤回头看到自己差点死掉再回来这区区半天时间,小白鹤那货又把它们同共家给堆成了杂货铺子模样,顿时心里有一股邪火轰然爆发!

        “哇哇哇!”

        妖娆都没有想到大白鹤居然有这么激烈反应,八成是对小白鹤关切都化为愤怒形式一泄而出!

        只见它愤怒地扑上那一堆堆羽毛,用自己还受伤翼与爪将它们通通撕成了渣渣!

        鹤洞内顷刻之间,鸟羽纷飞,浮毛乱涌。那些好不容易才堆放整齐华丽鸟羽们不知道倾注了小白鹤多少心血,可是此是不过一眨眼时间,便被大白鹤完全毁灭一空。

        谁知道那被妖娆气得半死小白鹤其实并没有走远,因为它这一辈子离开爹娘后就一直由大白鹤照顾,就算与它还有它主人置气,它都不敢飞得太远。

        刚才飞过一个山头之后,它立即匆匆折返,看到妖娆与小南走入自己巢穴,顿时贼兮兮地跟她们身后。

        结果没有想到自己探头去看这些人自己巢穴内行动,却看见大白鹤疯狂撕毁自己心爱之物场面!

        一时之间小白鹤眼眶就红了起来!

        难道自己就真那么让人厌恶吗?自己想成为万鸟之王为什么那么难被同伴们接受?

        也不知道是谁小白鹤小时候给它灌输了这样一个不着调念头,什么插着鸟羽就能成皇,但直到今日,它还幼稚地做着一昔由默默无闻小鹤一跃枝头变凤凰美梦。完全不知道自己想法到底有多无聊与可笑。

        看到小白鹤趁着自己不,还用一些它觉得不太好看素色长毛与断羽给自己围做了一张酷似王座鸟窝,大白鹤简直气得吐血了!

        要是有这个时间与精力,不知道自己又能多练多少幻力!

        并不今日妖娆与小南来此指出小白鹤偏执它才看不顺眼小白鹤玩物丧志任性,而是遇到妖娆与小南前,它就已经为此与小白鹤争吵了许多次,但一直没有结果。

        它原本也抱着与妖娆一样念头。

        乱作美梦雪顶神鹤也很好,只要一辈子待深山里,不被心有所图召唤师发现就好,但是刚刚经历被邪月派恶徒非人虐待经历,让大白鹤深刻地意识到,身为幻兽,实很难逃过被人契约宿命,若被心胸险恶者暗算,那真是生不如死一种体验,那些伤口疼痛,现还一波又一波地涌上自己心头。

        试想如果没有妖娆与小南突然出现,就算以自己那么强大力量都无法与有备而来敌人对战,何况是那么单纯又死心眼小白鹤?

        它经历无法言说痛苦与折磨,而小白鹤却还这里天真浪漫收集鸟羽……甚至浮夸地以鸟羽做了一个王座!

        太气人了!

        大白鹤眼瞬间通红流血!

        对着那精致而小巧“鸟羽王座”就发动了暴风骤雨般攻击!

        只见那大白鹤纵身扑向高有半丈“王座”

        双爪一左一右,直接野蛮地把王座一分为二,而后狂野地撕扯,用风刃割裂,用水波击毁!好像把此物当成了之前对自己痛下杀手邪月派仇人!

        “吓!”

        妖娆都没有想到大白鹤愤怒之火烧得如此旺盛。不过这是大白鹤与小白鹤之间纠葛,她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她与小南静静地站一旁看着大白鹤发飙,小南与大白鹤心意相通,自然能懂大白鹤爱之切,恨之深心意。

        无数断羽与浮毛从被大白鹤撕开编织物中飞出!

        但凡看到完整羽状物,大白鹤都会像是泄愤一样一把抓来而后不撕粉碎绝不罢休。

        撕拉……声音不绝于耳,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一堆废毛中突然飘出一了枚洁白如雪长毛。

        看不出是什么鸟类羽翼,但是给人一种轻盈洁白简单感觉!

        根本没有意,大白鹤此生已经与所有羽毛状物品产生了深深怨念,所以余光一见又有完整鸟羽飞出,它顿时一把扼住就开始用力撕扯!

        好有韧性!

        一扯而不破……于是大白鹤立即积蓄着自己第二股力量,再次用力地一撕……

        咦?!

        奇怪了,还是撕不破!()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