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12:邪月的野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摇身一晃,又晃到了众女修前面。

        待她看清那头之前一直跟着自己赖鹤被一群召唤师打扮男子用网缚住悲惨模样之后,小南等人才急冲冲地御空而来。

        两拨人马一处浅滩会面,而妖娆却安安稳稳地坐浅滩旁一片密林大树上。

        “哪有这样对幻兽?”看到眼前场景,妖娆都忍不住深深地皱了一下眉头。

        她契约战兽,要么用坑,要么用真本事契约,从来不会以多欺少,以卑鄙无耻暗算逼迫幻兽臣服。

        一侧是自己身为召唤师骄傲不允许自己做出太出格行为,二是被强行镇压幻兽其实就算是被迫契约,今后与契主默契也高不到哪里去。

        看着那头之前缠着自己想要契约赖鹤此时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地倒血泊里,白毛被烧成黑灰……妖娆都有些看不下去!

        就妖娆深锁眉头时候,小南已经发话了。

        “你们都是哪里来?不知道此地是流云殿地界吗?居然擅自闯入我流云殿地界,还忤逆我们流云图腾瑞兽,实是太过份了!”

        小南本来还想好好说话,可是当她看见那只五丈神鹤居然被眼前这些无耻之徒用迷药熏倒,用蛮力挑断双翼,又用天火蚕丝网罩起封印呼风唤雪之力后,立即气都不打一处来!

        她声嘶力竭地怒吼!

        地上凌乱散布都是染着鹤血断羽,地上大片大片野草与灌木倒伏甚至烧毁,足以看出刚才这群野蛮家伙们用了多无耻手段才把雪顶神鹤降服。

        雪顶神鹤本来就是一种极为友善瑞兽,如果不是正面对战,而是用什么邪恶旁门左道令它受伤,其实是一件很容易事情。

        “左一个流云殿,右一个流云殿,怎么据我所知,那叱咤风云东陆流云殿,早数年之年就玩完了吧?”

        一道阴阳怪气声音立即堵住了小南气愤质疑。

        只见一个装扮奇怪男子晃悠悠地从对面人群中走了出来。

        此人对小南等人讥笑,立即引起他身后众人一阵哄堂大笑!因为流云殿存……确此时就像是一个惊天大笑话。

        这男子一身布衣打扮,手里举着一根老人家才会用到柴杖,只不过以他那么精健身体,完全不需要以柴杖来支撑行走步伐,此时他就像个二溜子一样把那灰黑弯曲木杖扛了自己肩头上,嘻嘻哈哈地向小南等人靠近。

        只见他头带斗笠,宽大帽沿遮去了半面脸颊,光滑下巴上还贴着些稀稀拉拉假胡须,衣衫上溅满了疑似鲜血液体,衣裤上夸张地撕破几条大口,甚至还露出前胸与后背上几道恐怖伤口!

        不过细细看去,那些仿佛深可见骨伤口,其实都是用泥铸成假伤,无非是以泥水涂身上后再用木刀割开,浇上红色染料小把戏而已。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刚才一定是乔装成了重伤老头子!

        “你你你你……你好无耻!”

        看到男子以这样装扮出场,聪明小南几乎一瞬间内就明白了这些无耻之徒是如何轻而易举制服雪顶神鹤了!

        神鹤是心怀仁慈神鸟,看到受伤老人家一定会放松警惕想要靠近,但是没有想到一靠近这些心怀恶意家伙们后,这些邪月教门徒便立即向它丢出迷莼与火石,众人一拥而上将神鹤羽翼挑断,又用火网将其束缚!

        早有准备暗袭,让神鹤防不胜防!

        这样一来,纵然神鹤再有通天之力也没有办法挣脱他们预谋已久魔掌!

        那倒霉神鹤听到小南惊叫声后又悠悠转醒,但是一双洁白羽翼却再也没有办法从地上拍起,如被钉泥地上一般不再听从它使唤,浑身上下说不出剧痛让这只大白鹤顿时发出沙哑而凄惨叫声!

        如此悲惨样子,一点也不符合雪顶神鹤高贵出身。

        看到这么血腥一幕,那些站小南身后流云女修们顿时吓得直打哆嗦。

        她们并不畏惧战场上淋漓鲜血,但是这等无情奸诈残忍捕兽手段却无声地说明了她们此时面对敌人们有多无视生命与不道德!

        第一次看到传说中雪顶神鹤,众人原本心怀向往,但此情此景,只让人眼眶睁裂。像是精美绝伦价值千金珍贵古董被一群不懂得欣赏狂暴匪徒给活生生地砸成残片。

        暴殄天物??!

        “无耻之徒!呸呸呸!”跟小南身后众女修们都气得直吐口水。

        “嘿嘿?无耻?”

        那从人群中走出男子一把扯下自己脸上那么来伪装假胡须,无比不屑地对小南与众女修哼着气。

        “臭娘们,你哪只眼睛看到小爷无耻了?”

        “就是!五哥说得对!哈哈哈哈哈哈!”

        那些正手忙脚乱把神鹤缚起准备背下山邪月弟子们顿时再次爆发出大笑声。

        倒不是因为他们五哥说东西到底有多好笑,而是因为这些自称是“流云殿”传人孱弱女修存,本来就是一场天大笑话!

        “你……你偷我们流云殿神兽!还不把鹤大人速速放下!”那名为星儿女修抢小南之前对邪月弟子们怒吼道!

        “臭娘们儿,你开玩笑呢!”

        男子不屑地冷笑。

        “这山上飞地下走水里游,只要没有写上你们名字,旁人通通都能取来,就像我折断这根草,你能说我偷了你家东西?”

        男子一边“咔嚓”一声碾断身旁一根树枝以异火烧成灰烬,一边挑衅地挑着下巴向小脸憋得青紫星儿看去。

        树枝化成灰从男子指缝中一泄而落,带着无声但渗人威胁感。

        看着那凶残男人瞪自己,星儿顿时眼眶都红了起来。

        好吓人男人。

        此时一旁沉默不语小南早已经气得七窍生烟!要是流云殿昔日光辉还,哪里容得下这种下三滥来耀武扬威?

        换了十年前,莫说他们能肆无忌惮地踏入流云锁山阵能抢掳幻兽,就算是把流云大门敞开,百里之内,他们都得跪着爬进来!

        说到底,还是流云殿现力量不济,所以什么三脚猫都敢来踩几脚。

        早就想冲上去把这些人渣撕成片片!这些恶徒,与昔日得意忘形旧流云殿败类们又有什么不同?

        小南气鼓鼓地吞了几口气!不过数息之后,她又极为隐忍地平静下来。

        此时流云殿,确是势微。

        知道自己离强者还有很远路要走,所以小南压着自己内心深处怒火,以自认为克制声音对男子还有他同伙们说道:

        “我们都是相邻门派弟子,犯不着天天你争我斗,此地确属于我流云殿地界,而雪顶神鹤也是我流云殿图腾神兽,所以请你们留下此兽离开此峰,我们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流云与你们邪月以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个门派,不然把事情搞僵了,以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br />
        小南说得语气铿锵,一派正气。

        其实她心里火比谁都重,但是身处于她立场,即要维护流云殿面子,又要?;ど砗笏惺γ妹?,所以此时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若是对方能就此罢手,也就算了……

        小南表现出气场极为正气坚定,让人恍惚之间像是看到流云殿内几个十阶域主自出场。

        把话说到一个宗门对一个宗门高度,再嚣张人也要顾忌一下以后相处之道。

        感觉到小南身上让人敬畏又值得依靠气息,众流云弟子顿时又向小南身旁缩了缩。

        她们心里是很想给那尊贵雪顶神鹤讨回公道,但是一看就连自家宗门奉为“神物”图腾大幻兽都被人给残忍地折磨成这个模样,掂量了一下自己小胳膊细腿,众人还是明智地选择了容忍。

        “虽然很是憋屈,但也算是权宜之技?!?br />
        妖娆坐树梢上静静地观看此时流云殿众女弟子与邪月教弟子争斗。以神识查探,那些邪月弟子气息皆比流云女修们强上一筹,再加上他们手里带着都是些专门用来捕鹤凶残毒药与兵器,人还多女修们近半,与这些蛮子硬碰硬,明显是不明智行为。

        这种局势下,小南做出……是佳选择。

        “不过只怕对方不肯答应啊,哪有占优势还肯退步强盗呢?”

        妖娆捻着自己长发,一边想一边又情不自禁地向小南多看了两眼。

        “这女子身上桀骜之气,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见过呢?”

        “哈哈哈哈哈哈!”

        不出妖娆意料,小南话立即引起对方男子一阵不加遮掩狂笑!

        “你这臭八怪打哪里来?”

        男子放肆地指着小南脸上丑陋疤痕,极所能地对她进行羞辱与漫骂!

        “就你们这些丑女人,不过是借了这山灵气充沛地方居住,又得到几个老得走不动旧流云殿伤残老头儿们庇佑,就以为自己真是曾经那叱咤风云东陆大派后裔了吗?小爷我看你们多只是些乡野村姑!”

        “今日来,只取一只野鹤是给你们面子,我邪月古风教主成功晋阶诛神境,我派弟子皆要上山来寻天灵地宝为他老人家庆贺!”

        男子伸手遥向天空远方一拜,而后对着脸色苍白小南冷笑道。

        “小爷我不取你们后灵脉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你们那破派里几个死老头儿哪个有诛神强者实力能与我古风教主一较高下?我看你们当中有点姿色,还是乖乖提前拜入我邪月教才是正途!因为早晚有一天,整个流云山脉通通都要改名为邪月!你们地盘,也会不久将来,完全易主……哈哈哈哈!”

        男子仰天大笑。言语中向小南等人透露出一个令她们极为不安惊人消息!

        那就是邪月强者……突破了!

        若以曾经流云底蕴来比较,一个区区诛神又算个毛线?莫说圣王了,就连长老中都有一把把诛神与域主,但是今时不比往昔。现还念着旧情没有改投它派而留下师长们,大多不是重伤未愈就是实力不济。如果邪月教主没有突破前,还能与邪月分庭抗礼,但是现如果真按眼前男子所说……只怕邪月要对流云开刀,就不仅仅是一只雪顶白鹤这么简单了。

        难怪近山中让人闹心事一件接着一件地发生,如果照此说法,接来日子,还会有不好事情发生!

        “曾经王者变成乞丐,曾经仆从翻身为君王……吞并势弱者,凌辱低微者,这些事曾经流云殿都做过,但这些事不是只有曾经流云人渣们会做,无耻不是流云专利,而是强者心里一种无法遏制……病态**而已?!?br />
        妖娆坐树梢上,再次感受到了那种难以言喻轮回天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讲就是这样道理。

        流云女修危急。

        就算她看到,也不会出手去干预两派争斗,一是她本就不是热心人,二是她终体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大道。

        无论是邪月吞并了流云,还是流云能此?;性俅我倭⒉坏?,这都属于芸芸众生自然而然生长,淘汰,死灭过程。任万物自然发展,才属于天道纲常。这其中不掺杂她任何个人意念。

        听到邪月教主突破消息,小南与流云殿众女修们直接愣原地!

        凡是心里明白人,自然可以联想到其后一系列严重事情,邪月教主突破不是坏事,坏就坏他突破后以教众弟子向她们传达姿态。

        他们……看上了流云现存天灵地宝还有底蕴与灵脉!

        小南背脊发凉,看着那伏倒地上哀鸣雪顶神鹤,就仿佛像是看到了自己日后悲惨境遇。

        双目对上神鹤泣血眼,一人一鹤却仿佛突然有了难以言喻惺惺相惜之情。

        “五哥,不要与这些小娘们多废话了,我看那丑八怪身后小丫头还挺水灵,日后便宜了别门派,倒不如直接让我们带回山上去!”

        那些正搬起雪顶白鹤邪月弟子又把邪恶目光放了缩小南身后星儿身上,一边咧开嘴狂笑,一边大摇大摆地向她走来!

        “不错不错!师弟这个主意好!你去把那小姑娘抓来,我们好把她一起献给师傅去!灭哈哈哈哈!”邪月门徒们嚣张而放肆大笑山间回荡。

        太得寸进尺了!

        本来那雪顶白鹤,小南拼死都不会让这些畜生们带走,现欲求不满他们居然又把邪恶目光落了自己师妹身上!

        畜生!

        噼里啪啦!

        根本没有废话,小南与流云众女修身下立即腾起了银光召唤阵符!有黄莺,狐狼,彩蝶等各色幻兽纷纷拔地而起。

        对于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根本没有再废话道理,先打了再算!

        “怕是一场恶斗吧?从实力上看,这些流云殿女修们还差点事?!?br />
        妖娆摸着自己下巴,还心里寻思着为了问出白羽毛下落,自己要不要小小出手帮这些女修们一把。

        就妖娆还静静观望之际,两拨人马就已经凶残地扭打了一起。

        邪月弟子除了心生恶念之外,想要掳那名为“星儿”女修走,不过也只是为挑衅斗殴找一个合理理由罢了!

        自己宗门势力膨胀,连带着膨胀还有他们骄傲而充满**内心,如果能把这些烦人流云殿女修都赶出流云山脉,那么这延绵万里青山出产种种灵物幻兽,就通通都将落入他们口袋里。

        因为这些利益诱惑,他们与流云殿火拼势必行!

        所有流云殿女修都无畏地加入了战斗中,虽然之前看到邪月对待神鹤穷凶极恶手段心里都打着小鼓,但看到小南师姐冲出去,这些极团结女修们也立即义无反顾地参与到了激烈战斗中。

        众人所使用,不过都是些山间寻常能见小型幻兽,不过传自旧流云驯兽之法还有从来没有松懈修行,让这些俏丽女子们开战时立即显示出强大联合战技!

        天空被纷乱风影笼罩,无数兽毛羽翼从苍穹簌簌落下,那些沾着鲜血羽翼,还有一声接着一声娇喝声都述说着这场战斗激烈。

        而无良妖娆却坐树梢上看着那些飘零落羽睚眦欲裂。

        心中暗道:“这么多白毛,要是随风乱飘,等下又要让我一顿好找了!”

        真是个没心没肺家伙。不过与妖娆无关事情,她一贯没有插一手热心肠。她此等待,不过是等一会儿打完再掳一个女修问问白羽毛下落,要是回答得好,充其量为那女子治治伤而已。

        她能容忍这些她眼里看上去像儿戏争斗占用自己时间,亦不过是不想先掳走了女修,让这些流云殿门徒们势力加微弱罢了。

        过不了不多会,那些流云殿女修们颓势便开始缓缓出现。

        因为毕竟是女子,耐力上确不敌男人后劲绵长。何况她们是依靠着联合作战来保持滴水不漏防守态势,一旦有一人接续不上,立即就爆露出明显破绽让人抓着小尾巴。

        只见一个黄衣女修脚下慢了一拍,她幻兽也没有及时调整身形,所以女修们列队里顿时出现了一个极大空挡。

        那名为“星儿”女子,背部要害完全暴露邪月弟子们剑锋与幻兽爪牙之下!

        下一秒,必然是血溅三尺血腥场面,那开始乔装成重伤老人家欺瞒雪顶神鹤男子顿时咧开嘴,露出一丝残忍冷笑。驱使着他座下啸月苍狼就向着星儿背心挥爪掏去!

        出手之毫不留情简直让人发指!

        如果这一狼爪拍星儿背心,只怕会震得她脊椎经脉寸寸折断,不死也要变成废物一个!

        星儿自己感觉到了来自背后阵阵恶风,可是双手剑已经架着一只正滴着口水露出血盆大口森林巨蟒,此时她……根本分身乏术。要是她躲闪,自己身旁师妹们立即有被森林巨蟒活吞下肚危险,所以她只有硬着头皮咬牙硬扛!

        “星儿!”

        小南也正与一头斑斓猛虎决斗!她彩蝶散播着浓郁毒粉,?;ú欢嫌肴窭⒆Α捌古摇毕嘟?,但她余光看到星儿将要遇难,还是忍不住高声惊呼起来!

        自己手里对手不可能放开,因为众人都各司其职,如果胡乱奔跑只会让同伴们陷入大危险中。对方人数比她们多近一半邪月门徒,下手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招招恶毒狠辣,所召唤出战兽也是她们战兽一倍之多!

        根本分身乏术!

        但是就算是这样情况下,小南依旧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星儿被狼爪震断经脉,她长眉一扬,脸上疤痕顿时露出狰狞神色!

        “呀!”

        双手?;坏ナ?,一手二指并合,仓促地向前一指!

        指尖竟然有杀气疯狂迸出!

        不是幻力也不是元素奥义,这指杀气威力与有效攻击距离已经远远超过前两者发动范围!

        为何说召唤师不亦近战也不亦远攻,只能依赖幻兽攻击力?那是因为召唤师本来体弱,再加上所有元素幻技其实可以瞬间攻击到位置都不远。

        但小南此指,明显超越所有人预计,十丈后还保持着绵长浑厚力道,空气中留下一道让人触目惊心杀意!

        “给我滚开!”

        随着小南一声低沉呐喊!一道淡淡灰芒顿时飙出百米……直接打中了那正奔腾咆哮,向星儿挥出利爪苍狼前掌!

        她这声呐喊,仿佛自腹下发出,带着浑厚而与寻常不同声调!

        诡异灰芒如割裂空气剑光,击中苍狼前掌后还不停止,随着巨大一声“嘭”响,那身长三丈苍狼顿时身体空中一斜,而后抱着血肉模糊前掌地上不断地嗷嗷乱叫起来!

        打残了!

        一指气道,居然直接轰烂了一头身体号称犹如钢铁般坚硬苍狼前掌!

        ------题外话------

        今天上飞机,落地成都会基友,二十四号飞丽江,七月二日回深圳。这是现定下来行程,比预期多了四天。存稿还没有满,我会边走边写。r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