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5:给你十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得瑟地带着她便宜妹妹拉风地回到三仙峰金席之内,水伯自然没有多问什么,不过看那原本气势汹汹带着“玉姑娘”去打架龙姑娘现一脸小娘们儿委屈样子跟“玉姑娘”身后,就知道这场大战一定是“玉姑娘”占便宜。

        “连龙都她身上讨不到好处!啧啧……真厉害。这丫头也不知道到底藏了多少东西?!彼牡装蛋翟尢?。

        “咦,她又回来了?!?br />
        隐入迷雾之后三人看到妖娆重归金席,顿时又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了身上。

        断峰有些忌惮地看着妖娆背影,心中对自己说道:“虽然此女不是天宗或者世家联盟人,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去主动招惹她?!?br />
        巫兰倒是对妖娆没有太大兴趣,因为她注意力一直放百代明珠身上。

        只有羌厝断峰貌似平静表情中依稀看到了什么东西,所以忍不住小声嘀咕:这家伙刚才真跟丢了那女修身影吗?

        “呀!你们终于回来了!可把我想坏了!”

        妖娆即将落座瞬间,百代明珠却突然如惊弓之鸟一般迅速地起身,对着妖娆一脸媚笑,甚至还不忘记极为绅士地给她拉开坐凳招呼她坐下。

        这极为殷勤模样与妖娆记忆里那个懒洋洋百代明珠完全判若两人,所以妖娆顿时身体一滞,有些迟疑地指着百代明珠向百里尘问道:

        “这家伙吃错药了吗?”

        “没有,没有……”

        百代明珠立即抢百里尘之前回答,而后很积极地插妖娆与百里尘之间拉着水伯手,欢喜地说道:

        “今天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玩了,我们让吕二少送我们回家吧……好吧?好吧?”

        百代明珠努力地瞪着自己大眼睛,拼命地妖娆与水伯面前眨啊眨,可惜一贯慵懒贵公子形象卖起萌来简直三观毁,就连一直对百代明珠无比熟悉地水伯都忍不住抽动着嘴角想一巴掌把这貌似是他少主妖孽抽出去。

        “少主,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水伯摸着百代明珠额头,完全摸不清楚情况。

        浑身是伤吕二少挣扎了一下,还是觉得向实力变态“玉姑娘”与水伯老实交代得好,于是这才吞着水口小心翼翼地向二人交代:

        “咳咳……玉姑娘,明珠刚才把他带钱都输光了,还顺便输光了你赢来钱?!?br />
        吕二少一边交代一边额头上冷汗直流。说到后时候目光一直躲躲闪闪地注视着妖娆脸,希望能从她脸上提前看出她情绪变化。

        一看到吕二少已经无耻地把自己出卖,百代明珠知道再怎么拉开话题也没有效果,于是立即换成一幅无辜表情。

        “咳咳……玉儿,你刚才赌金不过也就是十万金铢而已,回去哥哥还你……还给你?!?br />
        确如百代明珠所说,妖娆进行兽斗时只向赌金池内投去十万金铢,不过她还借给百里尘数百万之数,而这些钱又赌局中翻倍,如果这些钱都被百代明珠挥霍一空,可是一笔不小数字!

        “不是十万,是七百六十九万?!?br />
        貌似与世隔绝,一直埋头苦干自己手里那些事百里尘突然抬起头来,向正对着妖娆讪讪而笑百代明珠心窝里丢去了一柄锋利尖刀!

        噗!

        我钱!

        一听到具体数字,锱铢必较妖娆眼眸内立即喷发出热腾腾杀气!哪里还管百代明珠跟自己有什么交情,立即把他当成该死恶棍!

        “呵呵呵呵……”

        钱……是没得谈!

        妖娆陡然笑得阴森,向着百代明珠亮出了她尖锐小虎牙。

        “百代……明珠……”那幽幽叫唤听得百代明珠毛骨悚然?!澳阒恢馈牢仪普?,罪无可赎?!”磨牙声音骤响,吓得百代明珠顿时小脸发白!

        就连站一旁水伯都顿时掉了一头黑线。

        若说刚才玉姑娘兽斗中当真赢得了这么多钱,那么以自己少主向赌池里下赌,那么他赢到手赌金,应该比玉姑娘还多十倍!

        但是为什么这样一眨眼时间里,他不但把自己手里钱都输得清光,甚至还把玉姑娘赌金一并给花得一毛不剩?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等下,老朽先问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以?;ど僦魑谝辉蛩⒓床辶苏㈧氚俅髦橹?,对着妖娆一脸愧疚地说道。

        “我去赌兽了?!卑俅髦樽灾砜?,所以很自觉地蹲地上戳手段指。

        “是,而且赌到一半睡着了,而且醒来之后并没有注意场上变化,又继续追加了赌注?!卑倮锍敬耸庇痔鹚晟佣匝胨馐偷?。

        这句话貌似是指责百代明珠大意,实际上却是为他解了这个围。

        因为妖娆与水伯都知道百代明珠睡症由何而起,所以一听说他睡症再次发作,自然都不好继续苛责他任性妄为。

        “如果是因为这个,那钱丢了就丢了吧?!毖猩逼偈币蝗?,而后不想再追究百代明珠失误。

        看到玉姑娘表情放缓,水伯大概也猜出了她心中所想,自然立即非常感谢妖娆深明大义,但是这数百万金铢,也不能这样说没了就没了,连个交代都没有吧?

        所以水伯立即又向百代明珠问道:“少主,你赌究竟是哪家幻兽,怎么会输得这么惨?”

        不提这个问题还好,一提起这个问题百代明珠脸颊上立即闪过一丝清晰可见恼意。

        “唉,不要提了,我还以为自己铁定捡了个大便宜,因为那幻兽实力与战力,我们还亲眼见过呢?!?br />
        什么?

        我们……亲眼见过?

        妖娆可以感觉到百代明珠说话时候目光明显放自己身上,那么他意思是……自己与他同时都见过让她们把钱输得精光那只幻兽?

        “就是那一只了,自打输了之后就被它主人打死,遗弃山崖旁了?!卑倮锍臼适钡叵蛟斗揭恢?。

        心有所感,妖娆顺着百里尘手指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倒挂金席旁突出山岩上绿色兽影。

        身长数米,头角峥嵘,绿鳞鲜亮,隐隐鳞下透露水光,只可惜已经开膛破肚,身上沾满鲜血,头角也折了一根,满地都是纷扬散落鳞片。

        虽然身体还抽搐,但看这么重伤,它应该是活不长了。

        “是那条地下拍卖会里被拍卖‘龙’!”

        妖娆目光顿时一闪,刚才听到百代明珠说“我们都见过”这句话时候,她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猜测。

        她与百代明珠和水伯一同见过幻兽,就只有这只而已。

        拿这样战兽出来进行“兽斗”,确是很容易让不明就里人们下错赌注。因为光看它外型与身上凶煞之息,很容易把这“龙兽”定阶为品质等级极高战兽,引来强大威力对手。

        可是其实它并不是真正龙,而是生得像龙一头蛟而已……无论是爆发力,耐力,元素豁免能力与持久力,都与龙相差极大。

        拿幼龙实力来要求它,不败才怪!

        百代明珠正是因为地下拍卖场内先入为主地认为此蛟为龙,所以信心百倍地把赌本全都压了它身上,这才导致现血本无归。

        “是绿龙!”就连水伯眼光都看错了,他这样高叫出来时候立即引起站一旁老黄龙嗤笑。

        “那种卑贱混血杂种怎么可能是高贵龙?那不过是沾染了一点点龙血蛟啦?!?br />
        虽然老黄龙用辞极为苛刻,但是也算是一语道破天机。

        “什么?!是蛟?!”

        百代明珠与水伯同时大叫起来,二人不约而同地瞪着老黄龙,脸上一幅不可置信表情。不过此时水伯还是很相信老黄龙话,因为刚才为“玉姑娘”护法过程中,他已经能笃定那龙珊与此时大放厥辞黄毛老头儿都是与真龙渊源极深人……或者说,他们才是真龙!

        “哪有外观长得那么象龙蛟?”只有百代明珠还不相信,他又不是没有见过魔族黑蛟模样?

        蛟大多没有龙角,或者龙角很小,只头上冒出两个尖尖,身体上细下肥,尾巴也粗粗圆圆。

        “那也不是纯粹蛟了,它先祖里有淡薄一些龙血,正是因为那一部分龙息影响着它外观长得十分像是龙,不过你们无知人类也不想一想,世界上哪里有纯种真龙会不被龙族?;さ厣⒙渌资??只要它身上带着百分之百纯血气息,龙族一定不会让它这样卑微地随意与人类契约,又如此可怜地惨死这种无聊战斗里?!?br />
        老黄龙说这话时候带着十足高傲,甚至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此时还化为人形,直接站了龙族角度上嘲讽着非龙族一切生灵。

        还好百代明珠心细若发丝,已经感觉到不对头,但是却完全没有把这种情绪反应脸部线条上,而是默默地记下了老黄龙说话,而后紧紧地闭上自己嘴巴。

        而没有认真听吕二少是没有注意到老黄龙语气中那股无法掩藏对于龙族推崇与对人族轻视。

        好可怜。

        妖娆也没有意老黄龙说些什么。她目光一直放那还垂死挣扎绿蛟身上。

        第一次见到这蛟时候,她就被它那桀骜性格给深深吸引。不管是龙还是蛟,或者根本不是强大战兽,她喜欢看到幻兽们眼中那股澎湃生机。

        像是丑丑,还是丑牡丹被所有植物厌弃时,还会不依不饶地缠着自己,努力……很努力地开出一朵拳头大小鲜花来逗她开心。

        像是小啪嗒,被无数蝎王打得鼻青脸肿被群蝎践踏时仍然会一次……又一次地再次站起身子。

        她承认,无论是丑丑还是啪嗒,都不是她手下强战兽,但是他们都是她欣赏强者,世人都厌恶,否定,唾弃他们时候,他们依旧战胜了自己!

        出身无法改变,纵使出身决定了天赋与底蕴。但是除了出身以外,每一个渴望变强人,都有另外许许多多可以努力改变地方。

        有天生强者,也有后天强者,唯一不变,只有永远不放弃决心。

        看到那已经身残成那样还努力回过头来为自己舔血,而且对旁人同情之眼抱以凶恶目光绿蛟,妖娆突然提起了兴趣。

        要是地下拍卖会里开价百万,她倒没有兴趣买这小蛟,但一现看它死了依旧很凶恶模样,妖娆却心中涌起一股想要把它纳入怀里心情。

        众人不解目光中,妖娆突然一步步走向悬崖,而后驻足停留那突悬崖挂蛟之岩前,以低沉声音缓缓对绿蛟说道:

        “你若能十息之内来到我身边,我就救你!”

        好冷酷无情要求!

        那绿蛟之主之前与绿蛟签订是不平等契约,而它战败之后立即单方面解除了与绿蛟契约,此情况之下,一般幻兽都会凄惨地死去,而这绿蛟只是经脉全断却依旧顽强地凭借着它彪悍生命力活了下来。

        而且之前战斗中,它定是被对手打得没有丝毫还击机会,看它断角与被巨力撕开小腹就知道,因为兽斗会主持人错误地估计了它实力,所以一定引来了一位极强大对手。所以才使得它此时身体糟糕得像一团烂泥。

        此时绿蛟,经脉寸断,皮肉之下翻起是一截截都连不到一起去骨头渣儿,莫说十息之内从七丈之外岩石攀爬到妖娆身旁,就是让它再挪一挪身体,都是不可思议事!

        妖娆居然提出了这么变态条件!

        看着绿蛟似听懂了般以冷冷目光回头看向自己,妖娆加狂傲地扬起了自己头。

        “我没有嘲笑你,没有拿你寻开心,你这样,已经无法与任何人契约了,你这种死物于我已经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我喜欢你这种坚持,如果你给我一个奇迹,我就送你一个奇迹?!?br />
        霸气侧漏!

        妖娆此时高高站悬崖边上,以不屑目光蔑视自己表情,反而被绿蛟深深地记了自己脑海里。

        它讨厌那些因为它力量而对它热情追捧人,受够了发现它血统不纯而无情抛弃它人,看不了别人因为心软而同情目光,他一直渴望,就是一个强大到有足够自傲资本老大,让它心甘情愿匍匐于脚下,燃烧自己所有力量去情追逐她脚步!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想要得到那几乎不可能被救治机会,自己首先要完成一场几乎不可能挪动!

        绿蛟已近死灰双眸内骤然爆发出两道极为璀璨精芒!

        这两缕极烈光华顿时看得妖娆一阵舒爽??蠢茨锹舔匀烦鋈艘饬系赜幸懔?!

        这幼生绿蛟本来是可以御空飞行,可是之前战斗已经完全摧毁了它所有经脉,所以现它俨然只是废物一个。没有岩石支持便会直接滚入深邃幽暗山谷里去。

        但是因为有了妖娆激励,所以它突然扬起头,努力地向山壁上攀越,筋骨已经断裂,很难想象它是如何进行攀爬,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它居然真岩石上一点一点动了起来!

        一条长长血痕拖了绿蛟身后,那些咸腥浓烈血都是自它伤口流出,又因为身体与粗糙岩石剧烈摩擦而加加剧了失血速度。

        妖娆微微被绿蛟坚持所触动,她之前提出“十息”要求,只不过是想看看绿蛟求生意志到底有多坚定,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骨骼无法运动它,居然凭借着残存肌肉收缩力,像爬虫一样卑微但坚定地地蠕动起来。

        如果骨碎了,经脉断了,内脏流出肚子还要移动,想想都知道这有么多困难与痛苦,但是这绿蛟却咬着牙齿毫不犹豫地照做。

        这等坚定与认真,突然有些让妖娆不忍打断它!

        看到绿蛟甚至会抬起头来观望自己呼吸节奏,以保证自己能十个呼吸之内爬到自己身旁,妖娆是真内心触动起来。

        她不由自主地减慢了自己呼吸,以另一种方法达成她与绿蛟约定。

        呼……

        妖娆呼吸深邃而绵长,比百里尘他们呼吸节奏慢了不只一倍,但是这微小声音落绿蛟耳内,却犹如天地张息唯一声音。

        它不知道自己忍受痛苦时间是被身下剧痛拉得很长还是其他原因,反正这十息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却刚刚好让它攀上岩石,爬到女子脚下。

        看着眼前拖出长长血痕。妖娆实难以想象这身体孱弱如此绿蛟真能这样一缩一挪地径直来到自己眼前。

        真是不可思议!

        就连吕二少都忍不住惊呼起来:“这家伙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等顽强生命力,真是让人意想不到。而眼前正发生一切,又完全粉碎了众人之前对绿蛟生死猜想。

        百代明珠与水伯等人也走上前来好奇地静观着绿蛟与妖娆之间互动。

        头点了点妖娆足尖,绿蛟并没有因为达到目而放松自己精神,而是努力地盯着妖娆脸,仿佛对她说。

        “我做到了,接下来,是你履行你承诺时候了!”

        好有精神家伙!

        妖娆顿时一笑,轻轻地吐出自己第十口呼吸。

        她弯下腰,一把将浑身是伤绿蛟抱怀里,丝毫不避讳它满身血污。长长蛟身足有数十米,但是妖娆却感觉不到任何重量,看来这家伙失血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她想象。

        把绿蛟抱到桌前,也懒得去理会那些向自己投来好奇目光金席宾客们探寻,妖娆直接自己动手段清理里绿蛟伤口。

        无论是续骨还是疗伤,先得把它五内中已经粉碎成刺骨片与石屑给取出来。经受过魔战场药师训练妖娆自然对这种低级护理方法相当行。

        “那女修是要治疗那不成气绿龙?”

        有人开始发出质疑声音。

        “该死蠢龙,让它直接去死了就好,浪费了老子那么多赌金!赔钱货!”有人却咬牙切齿地怒骂。

        “喂!姑娘,你是没有看到这龙弱不经风模样才心生善意想治它吧?别费力气了!它契约主已经与他解除契约,它又受伤深重,你是治不好它!”

        有人善意地提醒妖娆。

        “哼,有些人就喜欢贪图些小便宜,以为捡了我不要东西养一养就又能为自己平添一只主战兽吗?”

        一个身着蓝衣年轻男子鼻子里喷着气,极为不屑地说小声嘀咕着。他嘀咕声顿时引起四周看客们一阵哄堂大笑。

        得到笑声,蓝衣男子得意扬扬,而后又大声对妖娆喊道:

        “这位朋友,此龙是个伪龙兽,我也是被人坑了才会花重金买下这坑爹东西拿来丢丑,虽然知道它已经命不久矣,不过你想白废功夫就废吧,以后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这货就是个垃圾?!?br />
        “喔喔喔……我忘记了,你就是第一场兽斗战蝎主,啧啧,不过姑娘你品味确很奇特,专门喜欢捡一些孱弱次等货培养,看上去某些时候,也能收到不小收益,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再随你意?哈哈哈哈!”

        男子笑得张狂,继而引起金席内其它人对妖娆轻视与怀疑。

        那么多场兽斗会里,还从来没有见过捡别人要死幻兽想要再从幻兽身上捞点好处人呢。

        虽然这女修之前赢得过一场不可思议战斗,但那场大战,只是零级与四级幻兽间进行争战,而且取胜手段及为凶险,所以众人只觉得妖娆聪明狡黠,但未必认为她真实力骇人。

        不过妖娆可不意这些异样目光。

        看那蓝衣男子模样,大概是绿蛟之前兽主,但又明显不是地下拍卖会里买下绿蛟人,只怕先前买主已经看出绿蛟非龙本质,又把这蛟龙第二次转手,让它吃了不少苦头。

        “那你意思是,这家伙你真不要了是吧?”

        妖娆提着绿蛟尾巴,挑着媚眼向那蓝衣男子侧身问道。

        ------题外话------

        祝亲爱童鞋们节日乐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