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4:便宜妹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龙珊被妖娆与炎凰创造“龙杀”战术烧得嗷嗷直叫。

        而与此同时,一脸仓皇老黄龙也急急插入二人身前。

        看到天空中那赤红如炎阳,体积大得惊人火鸟身影,老黄龙被吓得连连颤抖,立即操着结结巴巴声音对妖娆叫道。

        “不打了!不打了!我们龙族与炎凰一脉有约定,绝对不相互杀戮!”

        吓?

        还有约定?

        妖娆不解地看了炎凰一眼,而后者则挠着大头想了半晌后弱弱地说道:

        “好像……也许……似乎……八成……本尊与当年龙神有过这样约定,所以那时万兽将本尊封入万兽墙时候老龙也没有出来帮他们……咳咳?!毖谆朔叛燮づ叵胱诺背踉级?。

        噗!

        因为龙族与炎凰一脉本尊及后代都无比彪悍狂野,所以两脉老祖自太古时代就已经约定互不侵犯……

        不过那已经是太久远事了,老龙神都不知道挂了多少年,这种虚无飘渺约定就连炎凰本人都记不大清,不要说能束缚住现妖娆。

        听到老黄龙依旧不是服软而是来讨个说法语气,翘腿坐枯骨王座上妖娆丝毫没有退步意思。

        她歪着脑袋,掏掏耳朵,以气死人不偿命慵懒声音说道:

        “喔?本尊可从来没有听过那种约定,何况今日一战,可是你们龙公主先挑起,要抢我男人,还要抢我大老婆位置。要止战,也就意味着她输了哦!”

        其实妖娆灵气明明已经召唤炎凰过程里几近消耗一空,而且第为第一次使用“龙杀”之技,大量精神力浪费了火海灼烧中。她已经无法继续长久维持现战斗状态。

        可是龙珊与老黄龙面前,她依旧维持着现这种从容甚至有些享受折磨龙龙珊变态悠闲中。

        一听到自己输了真要做小。龙珊顿时把已经憋到嘴边求饶又吞回肚子里去。

        看着那腹黑女子暴露出恐怖本性,老黄龙差点一口老血飙出来!

        不愧是那把龙族搅得天翻地覆龙觉老相好!这等无情,凶残,无耻,鬼畜……简直与他如出一辙!

        太大意了!

        老黄龙心中狠狠地唾骂自己没有做好准备,他与龙珊来到初元人魔界前应该先好好调查一下这“妖娆”女修真正底牌才行。

        此时让龙珊公主如此狼狈……都是没有事先好好准备错。

        “那我不是比了!我们放弃比赛!放弃比赛!这场作罢!”

        骄傲得不可一世老黄龙依旧不松口地向妖娆继续高叫,就是打死也不直白把“输”字挂嘴边倔脾气。

        “你们可是说一不二龙族耶!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不行?我可不能让你们龙族破这个先例?!?br />
        对方不服软,妖娆也不松口,继续向龙珊发起凶残火焰攻击。

        被打得手足无措龙珊已经完全忘记了战斗要领,只记得嗷嗷大叫地空中不断翻滚。

        弥漫天空中火息越来越凶残。

        而那正支起结界以防妖娆与龙珊战斗之气传入三仙峰内水伯背脊上也陡然传出一声不堪重负清脆响动!

        咔嚓!

        结界被巨力撼动!

        这声响并没有给他造成伤害,但却让对自己实力无比自信水伯连连叹息,惊愕地倒吸冷气!

        实是太惊人了!

        明明看上去只是两个他根本不放眼里小辈战斗,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天空上蓄积灵气越来越惊人!

        那些混沌威压甚至已经沉积到撼动他结界地步!

        水伯蓦然抬头,于层层夜雾中依稀看到一片澎湃火海!那红得发黑火焰流过整片苍穹,仿佛要吞噬整个夜空!

        兽威浩荡!

        上位兽神召唤师!

        虽然还是没有猜出妖娆真实身份,但是“上位兽神召唤师”这七个让人心跳加速字却水伯脑海里与妖娆身影及容貌联系到了一起!

        好年轻上位兽神召唤师!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家少主真是好运气,与这样女子结成了朋友!

        此时水伯心中充满了繁杂心情。

        越发地觉得“玉姑娘”不同凡响,所以他脸颊上惊愕表情陡然一缩,知道事情严肃程度已经远远超过自己想象。

        水伯猛地低下头,取代他错愕表情是无比凝重目光与坚毅脸部线条。

        他蓦然对着断峰大吼?

        “你小子也看够了吧?再不滚,休怪老朽不讲情面!”

        不确定呆立自己面前断峰是否也已经感觉到玉姑娘为上位兽神召唤师身位事,但水伯已然认为此人继续待这里,一定不会讨玉姑娘欢喜。

        因为“玉姑娘”行事一贯低调,而且明显与天宗及世家联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想到这里,水伯心中立即升起驱逐断峰念头来。

        断峰被水伯一声呵斥吓了一大跳!

        他曾经与百代明珠熟稔,自然也很明白水伯心性,这位老前辈能容忍自己此停留多时,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还顾念着自己与百代明珠昔日情谊,不过此时天空上威压越来越浓烈,甚至给他一种不只一只兽神出世巍峨浩荡感……

        也许事情发展已经开始远远超脱于水伯预料,所以他正向自己下达后逐客令。

        如果自己此时还要坚持己见地赖此处,很有可能会被水伯一巴掌拍飞到万米之外,半个月都爬不起床来。

        笃定水伯是认真,断峰立即一本正经地向自己面前水老头深深地作了一个揖。

        “晚辈这就走了,感谢今日前辈手下留情?!?br />
        话音一落,断峰立即“嗖”地一声急急向后退去,再也没有半点迟疑。

        他虽然身份尊贵又有庞大身份背景,但他并不是鲁莽人,明白自己小命只有一条,有些事不可以一味地强求,不然很有可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断峰消失于夜色中,水伯才心满意足地继续镇守着他结界。

        现因为看到了“玉姑娘”所展现出真正实力,让他加坚定?;に那?。

        “这样来历不凡丫头,一定可以把少主治好!”

        这才是水伯坚定信念!

        于天空之上,妖娆对龙珊并没有丝毫收手打算!看她那冷酷无情架势,仿佛不把自己力量耗,绝不放松对龙珊折磨。

        “我看凡事还是不要做得太决绝了?!?br />
        此时伴着龙珊嗷嗷大叫,就连一贯狂傲炎凰都忍不住抹着额头汗,以秘语传音妖娆。

        一边这样劝说,炎凰还一边心里不断嘟嚷:“我靠!这臭女人还一直骂本尊太嚣张,结果就连本尊都觉得要稍稍收敛时候她还这么坚定……喂!你才野蛮好不好!”

        “我不觉得过分???战斗是她们挑起,现处于劣势又是她们,她们自己不认输,我能怎么办?”

        妖娆无辜地摊开手心,一脸委屈地说道。

        那纯良表情,仿佛世上一切黑暗凶残无耻事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我我我……我受不了了,停战吧!”

        龙珊火海里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此时狼狈模样哪里像是尊贵得不可言说南龙界公主?金鳞焦黑,龙须直接被烈火烫成了卷毛,脸颊上布满了黑灰,只有两道委屈泪水冲刷出两道白白杠杠……

        再不服软,只怕自己就要成为初元有史以来第一条被人烧成龙肉烧烤公主龙,所以万般无奈之下龙珊只得吼出了“停战”要求。

        停战……已经是骄傲她内心可以接受低微央求声。

        今日之前,她实难以想象龙觉初元界老婆居然这么凶残强大!

        老黄龙听到龙珊叫喊“停战”二字后都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以龙珊性格,就算是被烧死也不会服软,所以内心深处虽然早想着撕破老脸去求饶,但是嘴上还是挤不出这样丢面子事来。

        不过看到传说中与龙神相提并论炎凰居然没有死亡,又一次出现初元人魔世界里,他久不悸动内心也不由自主地疯狂跳动起来。

        默默为自己与龙珊公主找借口……其实输炎凰手下,一点也不失面子……咳咳……因为那位大人实力可以媲美远古龙神嘛!

        好会为自己找台阶下老黄龙!

        要是他知道炎凰实力大损,今日多靠妖娆精神力与炎凰火合二为一创作出幻技困住龙珊,战局才向妖娆一方倾斜,不知道他会不会地上挖一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

        “哎呀,龙姑娘说‘停战’,意思是说我胜了吗?要是我没有胜,我们还可以继续打?!?br />
        妖娆一脸纯良,认真地对还咳黑烟龙珊说道,她手向上一扬,停住了仍环绕龙珊身侧“火龙”,但是火龙丝毫没有消减或者退却迹象,仿佛得到肯定回答之前随时可以继续发动。

        “就是你那个意思……咳咳……”

        龙珊泪水糊了一脸,今日可把她脸都丢到了爪哇国里去!

        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面子都今天一天之内完全被人踩了个干干净净!

        只不过妖娆还是不想放过龙珊自尊心。

        哼!抢我男人,把他困于龙界还敢来找我场子,本姑娘可没有那么好欺负!

        妖娆黑暗性格心中突然爆发。

        想想龙觉这些骄傲龙族手里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于是她脸颊上笑意越发地温柔可爱清纯无害。

        “那么我们约定呢?是不是也同时奏效了?”

        不自己得胜时乘胜谈条件,天知道这些龙族会不会日后反悔?

        “什么条件?”龙珊有些被烧傻了感觉,所以一时之间竟也忘记了与妖娆之间约定。

        不过她并不是故意这么问,因为龙族就算是一种很高傲生灵,但是说出话无论多么不容易达成,他们也一定会想一切办法履行诺言。这个特点,也算是他们骄傲而不待见其它种族之外一个很难能可贵优点吧!

        妖娆一扬长眉,手指轻旋,那火息澎湃“火龙”差一点再次扑回龙珊身上。

        那不断爆涨火舌吓得龙珊一阵哆嗦,终于极度惊恐之中蓦然想起自己与妖娆交战理由……

        “对对对……以后你是大老婆,我是小妾……我是小妾……”

        带着哭腔,龙珊扁着嘴满脸苦涩……明明自己是来给妖娆下马威,没有想到自己想要得到真龙使者精血开启龙神传承,不但要委屈成为人族伴侣,还不能当正妻,要委屈做别人小妾,头上再压一个大老婆!

        太郁闷了!

        这一点都不符合她只为人上心性与身份!

        不过说出话她不会反悔,只能把牙齿咬碎了向肚子里吞。

        免为其难地屈居人后……呜呜呜呜呜呜……

        心里已经勉强接受了自己败局,但是情感上还是难以接受,所以龙珊吼出自己是“小妾”之后,陡然化回人形,抱着自己已经被烧残了短尾巴坐天空中哇哇大哭起来。

        何况小老婆还必须听大老婆话,她说东她不能向西……这个要求本来是她刚刚向妖娆提出来,结果没有想到反而用了自己身上。

        一想到这里,龙珊顿时加难过。

        “龙珊说过,谁当小老婆就要完全听大老婆话,你现可以要求她不再打龙少爷主意了?!毖谆四ㄗ挪弊由虾剐∩囟匝档?。

        “不,我可喜欢她做小妾了,怎么能费了这么大力气,却不好好享受一下当大老婆乐趣呢?”

        妖娆亮出自己一排亮晶晶小虎牙,笑得格外阴森!

        “为什么?难不成你真还要给龙少爷找个小妾不成?”炎凰瞪着巨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妖娆,脸上露出吞了鸡蛋却卡嗓子眼里表情。

        “当然不是?!?br />
        妖娆惬意地摆着手指,那一脸得意小样儿让人顿时觉得背脊冷风嗖嗖……

        “你不都说了吗……”

        妖娆继续弯着亮晶晶双眼对炎凰说道:

        “这小妞说小老婆必须听大老婆任何指挥,那这不就意味着本姑娘玩腻之前,免费有了一头傻龙公主效忠吗?以后不好走路她开道,以后不好打敌人她上场……灭哈哈哈哈……这样不用钱养还能当肉盾小妾,以后来多少本姑娘就收多少,怎么可能这么赶走她?”

        妖娆一边说一边白了炎凰一眼,那明显带着鄙视之意目光仿佛说:“你这傻鸟,这么便宜战力都不要,真是没得救了?!?br />
        噗!

        炎凰是真吐血了!

        此时它想撞墙冲动比龙珊与老黄龙加明显!

        无耻??!

        土匪??!

        强盗??!

        就连上门来砸场子小三儿都能被妖娆魔女三下五除**娼为良为她卖命数钱还不能说被她强迫。这等变态奴役手段,只怕给那龙公主一万个心眼儿她也想不到!

        什么“小老婆”之类约定妖娆大魔头这里一定是放屁!

        后这龙珊公主只怕连龙觉一片衣袖都摸不到就要把自己所有好东西都献出来奉献给妖娆!

        妖娆这妖孽,不但会吃了龙族所有好处,把龙珊公主欺压得比窦娥还苦,甚至还会让龙珊为自己卖身款数钱。

        “呃……我老了,我老了……”

        炎凰扶着额头,以无比同情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那还嚎哭龙公主,而后摇晃着自己要倒下身体急急回归自己通灵领域里。

        力量耗是一方面,而另一方向是它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得罪过妖娆这个腹黑女人,实难以想象自己如果同样对她做过过分事,现还能不能继续活世界上。

        炎凰消失,空气中温度随之缓缓降低。

        龙珊化为人形后龙息也收敛了不少,所以此时天空中威压因为龙与炎凰消失而骤然减少,大量夜云便滚滚簇拥而来。

        妖娆与炎凰对话同时,只怕老黄龙也把炎凰来历与龙珊简单地交代了一番,所以自尊心大受打击龙珊哭声渐渐地小了起来,她至少觉得自己并没有输得那么没有面子。

        龙族虽然天生喜欢藐视一切生灵,但真正看到强者时,还是会发自内心地产生敬畏情绪,甚至这种情绪要比人族面对权威时敬畏深重。因为她们比人族信奉强权与王者!

        妖娆此时已经体虚得不行。

        力量被枯骨王座与炎凰吸得七七八八,而控制幻技又消耗掉了她所有精神力,不过看到小母龙哭得那么凄惨,她心里还是嗨爽无比。

        所以收回枯骨王座与冰封骨兽,她一步步语笑嫣然地向龙珊走去。

        “来,乖,叫姐姐?!?br />
        温柔地抚摸龙珊被烧成粟米烫爆炸头。

        “姐姐……”

        龙珊吸着鼻子,蹲地上两眼泪汪汪地看着妖娆。

        “先把龙觉从龙界里放出来,以后有什么话我们再慢慢说?!毖紫认氲绞橇醣焕в诹缡?。

        “嗯?!绷浩疵阃?,也许龙觉这里,她他身上借点气还能与妖娆再战,所以她自然也无比赞同这个决定。

        “只可惜他南龙界已经失踪了,我派出龙使都找不到他,下次见到他,我一定放他回来?!绷喝险娴叵蜓信?。

        “南龙界?”妖娆一皱眉头,还是第一次详细地听到龙界内消息。

        “是啊,龙界很大,但只有我们南龙与人族还有联系,其它龙界龙族们,不但不喜欢见到人族,就连对南龙界都很敌视,当然……这都是因为龙族已经分裂很久,一直没有龙神出世原因?!绷荷粼嚼丛降?。

        所有真龙契约者们虽然会被多次迎入龙界进行历练,但是他们身上都带有龙族独有禁言阵法,绝不允许向初元世界其它人族提起关于龙界任何咨讯,所以就算是龙觉,也很少与她谈到龙界。

        一听到龙珊不是整个龙界龙王,妖娆顿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要是整个龙界都是这种货色家伙,那龙觉要成为龙战皇还有什么意义?

        “做这些娇滴滴小母龙头子?”

        妖娆脑海里一幻想这样场面,立即狠狠地把自己恶心到了,此时她深切地明白龙觉为什么拼了命地逃离龙珊魔爪。

        其实以龙觉睿智,完全可以先骗龙珊信赖回到初元再联合她与冰封城力量把龙族打散,但是他并没有用这样不入流手段,而是直接消失于南派龙族视线里。

        他能离开南龙界这么久而不回归,一定是已经找到了去处,也一定会用他自己办法回归初元。

        所以龙珊找不到龙觉,对于妖娆而言,听起来反而像是一个好消息!

        “好吧,反正看到他就把他放回初元来,不过也不用刻意去寻找他踪影?!毖钩淞艘痪?,顺便用手绢把龙珊脸上灰抹干净,又从驭兽环里找了一套华丽裙子塞到龙珊手里。

        反正她与龙珊身材差不多,而且她也不喜欢太金闪闪衣物,所以给她“宠物”换件衣物也是一个不错选择。

        她还要回到兽斗场金席里去,总不能带个衣衫褴褛爆炸头姑娘就这么回去吧?

        龙珊倒也不嫌弃,抽噎着把衣服换上,只是金色长发抹了半天还是那夸张爆炸头模样。只得费力地用些发钗勉强将卷毛们挽成一双发髻。

        “我们回去吧,妹妹?!?br />
        妖娆拍着龙珊肩头,把“妹妹”二字咬得十分清晰,她其实心里一直不断暗爽,莫说这小母龙以后什么事都听自己,就算是给她办几件事,以她与老黄龙战力,都能给自己省下不少精力和时间。

        灭哈哈……

        某妖女心中得瑟地狂笑。

        与此同时,断峰也已经回到了三仙峰迷雾之后三人坐席上。

        “怎么样了,断兄?”

        羌厝打趣地看着断峰脸。

        “不怎么样,跟丢了?!?br />
        断峰一脸平静地说道。既然羌厝与巫兰都没有跟着自己去天空之战进行观望,他也没有那个必要与他们进行信息分享。

        这才是上位者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