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1:我同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众人眼中小蝎子根本没有躲闪动作,那恐怖“地裂龙卷”中黯淡小豆豆眼内突然爆发出兴奋精芒。

        它磨着小爪子直接向那冲击力极强黄芒中央一跃而去!

        找死??!

        它弹跳力永远无法触及远离它数十米远大地暴熊,但是也不至于要羞愧到自杀。

        为什么不躲反而向前跃出?

        那小小身体直径两丈并还不断扩散土元素奥义下显得那么渺小卑微,但是它蝎身上闪烁鳞鳞水晶之光却又像是一抹星芒照亮了黯淡夜空。

        金席内有些人已经放希望,认为自己投错了赌注,而有些人原本迷离眼,却因此变故而倏地出现神光!

        不会吧……她要?!太危险了!不可能!

        隐藏于迷雾中三人中,断峰突然瞪着眼睛站了起来!

        无论场成百上千人心中各怀心思,小啪嗒只抬头看着那股越来越大,而后直接吞噬它所有视线,取代它整个世界元元素风暴……而后小小身体轰然被那恐怖力量吞没!

        轰轰轰!

        摧枯拉朽!

        土浪过处百草弯折,巨木倒伏!那凹凸不平山脉仿佛被人用巨大力量狠狠地刮去一半!褐黄泥土与草皮之下深埋是万年不见空气岩石与黑土,却因这与土元素极有亲合力暴熊一击而重见天日,好像整个山外面翻到了里面,里面推到了外面。连这么坚硬自然结构都不复存,又何况那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小小水晶蝎子?

        巨石滚动与山体摇曳声音隆隆不绝对于耳。震得众人头皮酥麻。

        虽然暴熊不属于稀有幻兽品种,但是这只强大熊兽却以它货真价实战力体现出了他惊人一面。只不过它强大……并不是借由对手对比而出,而是它发出幻技时那地裂天崩场面与排山倒海气场。不需要任何对比,所有培养过熊系战兽召唤师都深刻地明白了它不凡。

        要是加上契主幻修等级,还有辅助战兽与幻兽幻器加持,此兽实乃不可多得一只强力主战幻兽!

        这场战斗结束了。

        没有出乎大部分人预料。

        而就那矗立于火焰翼蛇身上主持者想要叫停比赛瞬间,簌簌而落山石之下,突然一闪而过一道极为璀璨光华!

        “那是什么?”

        敏锐召唤师们余光都捕捉到了黑夜中星火,毁灭中不同寻常之光!

        “果然是这样!胆子也忒大了点!”

        断峰忍不住低吼一声。

        “什么什么?到底是什么?”好奇巫兰也顿时跳了起来伸着脖子站断峰身旁向山下眺望。

        被巨大力道狠狠地撞击到身后岩石上!但小啪嗒却借此以反弹力量高高地跳起!

        这是对手借它,它身体永远也不可能达到极限之力,有这力量反作用力为支撑,它跳得老高老高!漆黑夜色中就像是飞翔一样!

        战斗就是这样,不顷全力不算真努力,万物之力化为己用!自己,天地……甚至对手!

        没有所谓穷途末路!除非真把一切可变都算没有生路,不然换个角度,自己渺小,对手强大,都是打败对手一种武器!

        一米……两米……

        越来越近!

        电光火石间反扑,小啪嗒完全没有余力散垂垂欲落模样。

        横生它身前身后水晶结甲簌簌地剥落,由无数层薄薄水晶甲包裹而成结界土元素疯狂撞击之下层层剥落,正是这层层铠甲于是轰击中消磨着暴熊攻击。

        那些龟裂痕迹让人触目惊心。一些无法遮挡力量甚至极为野蛮地透过水晶结界直接震得小蝎子血肉翻飞,但是这力量远没有达到超越它自愈能力极限!

        所以不断毁灭中……它身体亦不断地重生。

        生命之息坚定散发出一股万夫莫挡气势!

        “我靠!把辅助契主战甲用了自己身上!天才??!这契主与蝎子,都是天才!”

        一只水晶蝎能铠化面积并不大,用契约主身上也许单只只能达到百分之一二十左右覆铠程度,但是用自己身上,却可以结成多层防御结界!

        只不过水晶蝎一般没有什么强大作战能力,很少单体作战,所以也从来没有人把铠化这样用过!

        这是妖娆与小啪嗒心意相通而共同想出来应战方法,妖娆知道啪嗒身体耐受强度,而啪嗒相信妖娆指挥与判断!

        借由暴熊攻击力强大反弹力来缩短二者之间不可弥补实力鸿沟,让无法飞行小蝎子获得一次暂时飞翔于天际能力。

        只不过争取这个机会,需要无与伦比勇气,强大防御手段,还有对时机精确测量与判断。

        这些东西都无法用具体数字来进行衡量。所有出人意料行动力,无非能以九个字来概括……

        与生俱来战斗本能!

        “好强防御能力!这水晶蝎铠甲强度已经远远超过寻常战蝎,而且他好像只是一只幼生态小家伙?!?br />
        “还有自我愈合能力。刚才第一眼,它蝎尾被土元素溢入结界力量给震断了,但是现那些伤口都已经自动愈合?!?br />
        对于幻铠辅助战兽,除了结铠强度,让召唤师们心动不已另一种能力就是恢复力,而小啪嗒自我愈伤能力已经变态到让场所有宾客们叹为观止地步!

        “那契主也忒胆大了,要是我幻兽,我一定不敢让它正面迎击那暴熊力量,这简直是九死一生嘛!”

        “居然真飞起来了!”

        所有人惊叫声中,小啪嗒天空中划出一道优美曲线,而后跨越那原本不可能逾越鸿沟,直接落了暴熊肩头上。

        “把它甩下去!把它捏死!”

        看到这不可思议奇袭,熊主显然有些慌神,所以下达命令也让暴熊有些不知所措。

        而既然站了暴熊肩头,小啪嗒自然不可能轻易再被对手甩出身体,它张着自己透明小腿,啪嗒啪嗒速爬到暴熊伸手够不到背脊上,而后高高地扬起了自己尾刺,迅速向厚实熊背上扎了下去。

        众人只看到眼前水晶之芒一闪。

        小啪嗒蓝紫色尾刺深深没入暴熊身体,刺末端妖紫色骤然消失殆,仿佛那妖冶毒素此瞬间都顺着暴熊体内血液流动而悉数倒灌入他五脏六腹。

        毒发作得很,从啪嗒扬起尾针到此时不过数吸时间,就只见那巨大暴熊突然不自觉地抖动起自己双肩。

        嗷嗷!

        凄惨地嗷嗷叫了两声,暴熊顿时口吐白沫儿翻着白眼直接失去意识,带着啪嗒向深邃山谷深渊坠落。

        那两声惨烈叫声山谷中隆隆回荡,于青,白,金三席张大嘴巴宾客们脑海里不断回响。

        这可是货真价实蚂蚁插大象。

        实力悬殊那么多,甚至还一个能飞一个不能飞,就是这样大差别,那小得几乎可以忽略水晶小蝎子居然还这么利落果断地把比它巨大那么多暴熊给直接干掉了。

        扭曲暴熊脸给场众人留下相当深印象。

        那主持比赛男子差点惊得从他脚下火焰翼蛇头上跳到山谷里去。

        这么多年,他见过无数场出人意料逆袭之战,今日这场,绝对能排到前三!

        看到金席与白席赌池里数量悬殊赌金,这男子顿时笑得合不拢嘴,花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他清了清嗓子,中气十足地说道:

        “第一战,金席蝎子胜!”

        嗖!

        又一道风声响过!

        听到这声胜负宣判,一直压抑着自己情绪站山岩石上妖娆立即纵身跳起。踏着滚滚流风向山谷内疾驰而去。

        她小蝎子可是跟着那失去知觉暴熊一起向深渊滚了下去呢!

        呼啦!

        转瞬之间,一位长发飘飘女子就陡然出现山谷中央,疾速向下俯冲而去。得让众人看不清她脸庞,视线中只有那绽开得犹如孔雀开屏般绚烂长裙,如妖芒一样直入人心。

        “那是蝎主!”

        有人心中默默叹息。

        妖娆纵身于须臾之间来到还不断下落暴熊身旁,只见精神抖擞小啪嗒正站晕厥暴熊身上不断上下跳动,看到她到来仿佛加兴奋。

        “哎哎哎,你厉害?!?br />
        妖娆笑着对那正举着小前螯乱晃小蝎子伸出手。敏捷小家伙立即一跃而起,跳到她手背,而后沿着她手臂飞也般地爬到了她肩头上。

        接回小啪嗒之后,妖娆又素手一扬,提着那重达数吨巨熊向上飞起。

        只不过是兽斗而已,她并不想让自己对手中毒后深谷里摔死。所以便随手将暴熊提起,仿佛完全忽视暴熊沉重身体,直接向黑空中侧身飞去。

        娇美女子,带着那头比自己高出一倍有余巨兽倏地腾飞而起,这种力量与敏捷动作只怕寻常召唤师都做不来。

        靠近白席所山峰后,妖娆手心顿时拍出一股狂风,恰到好处地把中毒暴熊沉重身体向白席前端它那脸如菜色主人拍去。

        “兄弟,承让了?!币还笆种?,妖娆顿时迈着闲适步伐向自己所金席内返回。

        其悠然自,其风华绝代……这些美剪影夜笼罩下显得无比朦胧却摄魂夺魄,一时间众人只记得屏息凝气把这蹁跹身影牢牢地记心底。

        无论是战技还是人影,都给人一种梦一般不真实感。

        空气中燥热减退,只有一股名为“悸动”心情空气中荡漾。

        只是就妖娆转身向金席而去瞬间,那负手立于白席前熊主突然脸色一沉,直接从储物袋内祭出一柄长戟,右手轻震,那戟头处顿时迸发出猛烈风暴,于须臾之间汇聚成一股巨大力量!

        向前推送!

        戟尖直戳入被妖娆轻轻送来暴熊心脏深处!

        轰!

        风涌心肺处爆破!那中毒未醒暴熊还没有来得及张开双眼再看自己狠心契主一眼就顿时被巨力撕扯成了无数血肉模糊碎片。

        一时之间天空血雨纷飞,腥气蔓延。

        “哼,无用之兽,留着也没有意义?!笔掌鸪り?,那黑着脸男子抖了抖自己身上溅到血沫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任那血雨沾红他之前驻足岩石。

        妖娆听到戟声,皱着眉头回看了那被撕裂暴熊一眼。

        本来只是切磋,她自是对暴熊没有个人喜恶感??墒强吹秸庋惺说酪荒?,一股对那熊主厌恶之情便骤然涌上心头。

        无论是胜是败,幻兽实力也是契约主能力一种体现,为何挫败之后,要将所有愤怒与怨念通通发泄到无辜战兽身上?

        这样人……简直不配为召唤师!

        只不过熊主这样行为,确并没有引起绝大多数人反感,因为败于一位女子手里一枚小蝎子,熊主已经十分失掉面子,他这样于众人面前显示出自己对于暴熊不屑,反而让人觉得他不过是随意比赛,无论输赢,那暴熊也不过是他不珍爱一枚玩物,便也争夺回了一些面子。

        说到底,这整个兽斗大会还是一场纨绔子弟们烧钱斗狠拼面子一场虚盛宴而已。

        看到这里,妖娆顿时对接下来所有比赛都失了胃口。

        当那足踏火焰翼蛇男子再次讯问她还参不参加第二场比赛时候,妖娆便头也不回地回答到:“不参加了,给我算钱!”

        好市侩回答。但是现除了钱以外,妖娆鼻腔里充斥兽血气味已经极大地收敛了她好斗之心。

        她不需要自己幻兽们出来给自己撑面子,也不屑于与这些永远不知道战兽为何物垃圾们为伍。

        看到暴熊死了,立妖娆肩膀处小啪嗒也顿时深深地低下了头。

        它本来还为自己能战胜那么强大对手而沾沾自喜,可是现它却不明白为什么它对手会被自己主人无情地杀死?难道是自己害死它?

        “不是你错,只是自诩强大人渣们根本不配契约战兽?!?br />
        妖娆拍着啪嗒身子坐入席间,不一会儿就会有庄家人把钱物清点清楚而后给她呈递上来,这一点倒不用担心庄家办事效率。

        她这一战,一定给自己赢得了不少金铢,不过大赢家不是她或者百里尘,而是坐她一旁笑得贱贱百代明珠。

        他下本不但够大,而且经次一战,下一年百代家蝎兽交易一定火爆到不可想象,每年兽斗都会立即影响到下一年幻兽市场各种交易额大小,特别是黑马一般斗兽都会成为受世人追捧货品进行多次售卖。

        这些都是妖娆为百代世家带来隐形收益,百代明珠自然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朵根下。

        “去查查这个女子来历?!?br />
        隐于迷雾之后断峰好不容易合上嘴巴,而后对自己身后老仆从认真地交代道。

        巫兰瞪着眼睛没有说话,而羌厝却伸着下巴不断用手摩挲着自己光洁脖子,眸中星光点点,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而正当妖娆坐定之际,一道骄纵声音顿时传入她耳际。

        “你还不错,本公主决定了,收你当龙战皇小妾?!?br />
        龙珊坐妖娆对面,双手趴桌上,身体大幅度前顷,舔着嘴角,一双湛湛龙目里闪烁着璀璨精芒。

        这货终于说出自己目地了!

        妖娆一直没有多过地招惹龙珊,就是为了让这小母龙把来寻自己目说出口。

        龙战皇?

        “你说得是龙觉?”妖娆一扬长眉头,顿时有些好笑地问道。死龙觉,这么久不回初元,难道是被烂桃花给困住了?

        二人对话无声中进行,轻声秘语直接传入脑海内,对话内容也只有二人知晓。

        “是??!”

        龙珊点着头笃定地说道。证实着妖娆猜想。

        “小妾?这么说你是大老婆,我是小老婆?”

        妖娆眉头越扬越高,她看得出来对面这脑袋进了水小母龙不是存心来找碴,而是真正认真与她探讨一个严肃问题。

        看小母龙那一本正经模样,好像提出给她“小妾”之名还是抬举了她身价。

        “不错!”

        小母龙那得瑟尾巴又不小心地从裙摆下伸了出来,地上一摆一扫,扬起不少灰尘。她高高抬起下巴,用俯视目光低头看着妖娆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以后可以称呼我为龙姐姐,当然,等我们夫君成为真正龙战皇之后,你亦不可以继续生存于初元人界这种肮脏低贱世界,可以随我们一同去龙界生活?!?br />
        “来来来,妹妹,给我敬茶?!?br />
        龙珊一脸苦样儿地指着妖娆桌前放茶杯。其实心里一直打着小鼓,这种烂树叶泡苦水她超级不喜欢,第一次喝时候差点拉了三天肚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初元人族们却觉得喝这种苦水自虐是一种特别风雅享受。而给人敬茶则是尤其有面子一件事。所谓入乡随俗,她只能忍着再喝一次这种难喝得要死怪东西。

        噗!

        妖娆一口老血差点飙出来!看着小母龙对着茶杯干呕模样她早已经心里笑疯了。

        “我要是不同意会怎么样?”

        倒不觉得这傲慢又故作镇定小母龙对自己有敌意,因为她早知道听说龙族都是一些目中无人大傻叉叉,所以妖娆心底没有涌起厌恶感情,反而有些想要调戏这小母龙心情。

        “你不同意,那龙战皇就属于我一个人了,因为没有我,他是永远也不可能回到初元来?!?br />
        小母龙呲了呲牙,心中暗道:你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因为龙战皇好像特别喜欢你,所以本公主才勉为其难地给你耐心解释,你这卑微丫头可不要不识抬举。

        “怎么样?你同意不同意?”

        龙珊手指戳着桌面,想要扮成谈判时不耐烦模样,那里想得到手指木桌上一戳一个洞,后还卡桌缝里只好掰下一个桌角才扯出来,好不丢脸……

        咳咳……

        妖娆只得以咳嗽掩饰自己内心狂笑。

        “我同意啊?!?br />
        她一摊手,根本没有龙珊想象那样誓死抵抗与怒火滔天。反而很轻松地就答应下来。

        从脚下小溪中飘过食物里给啪嗒找糖吃,妖娆翘着腿把身体陷坐椅里无比悠闲从容。

        “你同意?”小母龙声音都陡然高了八度,没有想到妖娆这么容易搞定!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带着这绝好消息回龙界去找龙觉,然后与他契约借他精血开启自己龙王血脉中龙神传承记忆!

        “是,我同意?!?br />
        妖娆重复了一次,她挠着自己头发,微张着朱唇带笑地回答。要是别人知道她这么容易妥协,一定都会立即抓狂暴动!

        如果血老头知道龙族这么欺负他小徒弟,一定用化龙血池戾气把整个龙界都喷死!如果冰封城众人知道龙珊提出这样要求,一定把她直接镇到地底当龙脉用!如果帝岚此时听到二人对话,肯定会拍着肚皮感叹……啊,本魔还从来没有吃过烤龙肉……

        龙珊立即沾沾自喜,可是她完全没有听出妖娆话中潜台词。

        这种小不小妾事,本来就与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如果是龙觉亲自来与她说,那么她就立即切了他小**,如果只是些小花小草自己满心意淫妄自封尊,觉得拿着了龙觉什么把柄来要挟她,那就通通是放狗屁了。

        要是这事龙觉真点过头,他就不会这么迟都从龙界回不来,龙珊不去找龙觉,反而来寻自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骚包龙已经完全脱离了接引他去龙界老龙们掌控。

        龙觉能背弃这些傲慢龙族,就意味着他一定有办法依靠别办法离开龙界回到初元,只不过过程要比之前预计坎坷一些罢了。

        而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妨与龙界来傻乎乎小母龙好好玩一把。

        一想到这里,妖娆就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

        ------题外话------

        对不住了,昨天暴晒一天,现还脚步虚浮,昨天想到今日文有些地方要改,很早起来又改了很久,所以才晚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