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0:零级幻兽出战

    390:零级幻兽出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啪嗒,去打熊?!?br />
        妖娆扬手一指,顿时把那好战水晶小蝎子给祭了出来。

        她没有比暴熊等级低幻兽,除了炸毛小鸡之外,像炎凰,二毛,小白,小八之类,是既会暴露她身份又无法参加比赛强大幻兽,这种局面下,她手里也只有啪嗒合适出场。

        听到可以打架,好战啪嗒极为兴奋地从妖娆肩头一跃而起。丝毫不觉得自己体积与对手相差十万八千里远。

        嗖!

        一阵轻盈光芒掠过夜空,而后稳稳地立于探出悬崖松枝上,高高翘起蓝紫色尾勾,而后很老道地把那同样挂松枝头上吕大少腰带剪断。

        嘭!

        人影掉落,这之前出场乌龙人物终于以适合方式离开了“兽斗”战场,漆黑山谷深处,还有被龙珊一巴掌拍飞林扬大哥等着他。

        众人目光树枝上寻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那身体小透明,纵长不过半个巴掌大小水晶小蝎子。

        黑暗夜色与浓密松针中,那小小蝎子几乎完全可以忽略。

        好??!

        那主持比赛男子眼眸一缩,就连经验丰富他都着实很少见到比赛者第一场出战会祭出这么小巧战兽。

        “这……幼生虫系幻兽,无翼不能飞行,零级幻兽……”

        男子有些为难地说道。

        原本每场兽斗,重要就是第一场与后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场面要是火热,接下来整个比赛过程都会白热化竞争,阔气少爷们会源源不断地向赌池里抛掷金钱??墒撬诖鹑瓤?,居然变成了一只小甲虫对战四米大地暴熊无悬念过家家……

        “这位客人,您确定……首战使用这零级蝎兽进行比赛?”

        男子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地再次讯问妖娆,本来女客出战幻兽已经由“一个人”换成了“一只兽”,多次换出战幻兽是不符合规矩事,但为了场面好看,他不得不做出这样讯问。因为蝎兽没有元素幻技,只能近战,可是……它不会飞??!就算再强大也不过是天空中被暴熊追着打。

        “确定啊?!?br />
        妖娆一扬素手,从袖袋中顿时抛出十万金铢钱袋子,直接丢入了金席前赌池内。

        “就算是金席客人,以一只虫系战兽对战猛兽系中型幻兽还是十分不理智。太过自信,到时候丢脸只有自己?!?br />
        主持大局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举起手向前一伸。

        “开始下注!”

        三仙峰内金,白,青三席上纷纷响起金铢相互撞击发出清脆悦耳声音,到场客人们,除了渴望目睹那些寻常不可能见到稀奇异兽之外,狂热喜爱还是一掷千金,一夜爆富刺激感!

        “这次庄家赔定了!”

        青席与白席上宾客们脸颊上都洋溢着洞察一切笑意。

        没有玄念胜负,下得多就赚得多!

        一时之间大量金铢钱袋子都向白席赌池内疯狂投掷而去。每一枚钱袋子上都烙印着所有人精神烙印,到时候赢得赌注,庄家就会按赔率加倍将金铢偿还给赢家。

        哗哗哗哗!

        像是流星雨从天际划过,无数闪烁着金丝银线光华钱袋子没入巨大赌池内,那不断填入池内钱袋一个堆砌着一个,很将整个渚池底部完全填满。

        “赔大发了……”

        主持人额头上瞬间渗出一颗颗黄豆大小汗水。

        要知道无翼不能飞零级幻兽战场设立无底深渊山谷战中,几乎还未开战就已经立于完败地位。要是全场宾客都赌暴熊胜利,那么只此一场,就能让自己与这场兽斗赛组织者输得血本无归。

        “要命咧!”

        知道自己会因为这倒霉金席参赛者坑得好苦,但是比赛组织者们也只有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丢了钱赌是小,丢了面子……以后就不要想初元蓝魔?;烊兆庸?。

        正当主持男子一脸苦样地想要宣布比赛开始时候。

        一声清脆“叮咚”声突然出人意料地惊愕了他耳。

        漆黑夜空中又划过一道璀璨光华,众人视线紧紧追随着那光华划过天幕轨迹。

        一枚满满钱袋子“叮咚”一声没入金席山峰前无人问津赌池内,紧紧地挨着妖娆之前丢入钱袋。

        两只一大一小钱袋子挨一起。顿时使那几乎空无一物赌池显得再不那么寂寥冷清。

        “你丢了多少?”

        妖娆低下头,挑起长眉对笑得极为扭曲百代明珠问道。

        这货古怪笑脸实让她很不舒服。

        “嘿嘿嘿嘿……本少买东西,从来没有回过本,这一次,你要给我破这人例??!我投得不多不多,区区十六万……钻石币而已?!卑俅髦橐痪浠安灰淮嗡低?,差点把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吕二少又直接吓得倒地晕厥。

        我日??!十六万钻石币,也就是一千六百万金铢!

        戳死人??!

        把全部家当都卖了,一般人都凑不出这么多现钱手,他们虽然是世家嫡长或者一宗传人,但场年轻才俊们头上还有宗王,家主,太上长老。霁雾城内众人都需要金铢,大部分金铢还是集中老头儿们手里,一下能拿出十六万钻石币百代明珠简直无异于妖孽!

        虽然天人境联盟们因为百崆峒失踪而不再向百代明珠提供聚神丹,但是他财路来源于百代世家自己幻兽资源与万年积淀。又没有老爹与他抢财富,这阔少自然富得让人不敢想象。

        兽斗一开场就下这么大赌,一会儿要是输了,可就再也没有赌金应付接下来其它赌局了!

        看来百代明珠这次要玩就玩场大,只怕他一人下赌注就有十分之一白席前赌注之和!

        噗!

        妖娆也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百代大爷怎么这么有钱??!早知道湿婆还不如卖给他呢!”

        “这个……那我也赌!”

        见识了“玉姑娘”痛扁自己哥哥手段之后,吕二少再也心生不出轻视她心情,顿时也利落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他今次随身携带所有金铢,直接也投入了金席前赌池中。

        “咳咳……城主大人,借小点钱吧,小缺钱买药了?!?br />
        百里尘亦不愿意错过这等绝好机会,顿时托着下马故作可怜地扯着妖娆裙角。

        参赛者自己不能买自己,但是身为她朋友……谁都可以继续下注??!

        呸!

        缺药?

        那青霆药田里只怕存了上千吨药材原料吧?

        “赢了之后你一我九?!毖凵裼陌档鼗卮鸢倮锍疽?。

        “这不公平啊……这也太少了,至少要五五吧?”百里尘与元方混了太久,就连那小气巴拉掰手指模样都与元方一模一样。

        “百代明珠,你要不要我再借你些钱来赌?”妖娆顿时一扬下巴对已经向自己付出了真我百代大爷讯问道。

        “哎……别别别,好好好,就我一你九……你九……”百里尘顿时拉着妖娆袖子一脸陪笑地说道。

        “这才乖……”妖娆忍着抽动脸,把驭兽环内卖湿婆剩下钱都交到了百里尘手里。

        原本祭出小啪嗒,不过是为了解决自己不小心参赛乌龙。但是眼看着百代大爷与百里尘都想靠自己赚钱,那么她也不能太不给力让大家赔本又赔心情。

        得好好打一架。

        妖娆目光放啪嗒身上,由漫不经心渐渐变得犀利而冷酷起来。

        嗖!嗖!嗖……

        吕二少,百里尘钱袋子一前一后地飞入金席前空旷赌池内,而后竟然有数十只钱袋子紧随其后地同时飞入金席赌池之内。抛出这些钱袋子人,都是同坐于金席之内,刚才亲眼目睹了妖娆扇人一幕宗门主峰首座弟子们。

        天河是下意识地觉得妖娆身上气息值得他相信,而其他人则是报着赌一把心情看看这陌生女子真正实力。

        待这些钱袋子飞入金席赌池之后,下赌过程才算完全结束。

        虽然放眼看去,白席赌池金铢袋子满满,金席赌池金铢袋子空空,但是谁也不知道金席这些大爷们每个钱袋子里到底放了多少钱,所以这场战斗胜负赔率也无从得知。

        看到金席内也抛出了数十枚钱袋子,那主持比赛男子才微微觉得有些安慰,而后以他那浑厚而嘹亮声音向三山之巅大声喝道:

        “第一战,比赛开始!”

        吼吼吼!

        得到主人命令暴熊顿时男子话音刚落之际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惊人兽吼。

        “大地之熊咆哮!”

        妖娆脚下顿时传来一阵阵大地悸动!

        土元素虚空中剧烈激荡!

        “好强土元素操控能力!”

        就连坐金席上召唤师们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双眼,对那大地暴熊喜欢不加遮掩地爆发出来!

        要知道幻兽种类繁多,莫说品种大小不同幻兽,就连一只母兽生出同窝兽仔之间都有可能存极大实力差别。

        那白席熊主祭出暴熊体积不算巨大,前臂却已有成年暴熊粗壮,而且身上生有三道血痕异相,从外观来看已经属于有别于一般暴熊佼佼者,再从它此时一吼之音中感受到它强大土元素共鸣性……那么小小个儿暴熊居然一吼能让三座远隔千米巨峰同时摇曳,可见血脉之强大威猛!

        “个头虽然是四级幻兽,但实力……却不弱于六七级巨兽!”

        有人小声地讨论起眼下对战。

        有时候主持比赛庄家也不一定能正确地界定出战幻兽实力,不过这并不违反比赛规定,因为应战者也有自己眼力可以判断对手真正战力深浅。妖娆应了战,就必须把战斗继续下去。

        妖娆倒不乎对手到底有多强大,因为“战斗”二字她深有体会。并不是谁力量强,谁幻技多就能毫无疑问地取得战斗后胜利。

        战斗是一门艺术,它综合了实力,天时,眼界,心理与运气……种种需要召唤师去注意与衡量因素,当这些繁杂因素悉数交织一起,才决定着一场战斗后胜利。

        “那蝎兽根本就不会飞行,这要怎么打?”

        于迷雾之后,巫兰与羌厝,断峰又开始把注意力放妖娆身上。

        “巫兰妹妹,你不要想那么多,那水晶蝎是百代家盛产一种远古虫种,只有群体作战时候才能发挥极强大铠护战技,是一种辅助兽,把它评为零极战兽都算抬举这种单个作战根本没有杀伤力小虫子?!?br />
        羌厝不以为意地摇着头。

        “我看那女子也没有之前想象那么背景深厚,她之所以召唤出与百代家有渊源蝎兽,无非是因为自己身上没有强大幻兽资源。我记得百代家,也只有家主一脉与赤蝎一脉实力强大者才有可能得到水晶蝎主认可,让他们全部装备高等水晶小蝎,这一定是百代家为了拉拢此女身后势力送出礼物?!?br />
        “能被现百代家看中,又回应百代明珠邀请势力,一定不是我们人,多是一隐世散修家资质偶尔破天千年不出小天才,她这战之后,就会发现百代家蝎兽是多么孱弱而不堪一击,她输定了?!?br />
        羌厝分析得头头是道,虽然有些狂傲,不过也确句句理。

        “不管她是输是赢,我们都可以拉拢,百代明珠因为被上面疏远,自然是不愿重回世家联盟与天宗内屈于人下。但那女子,就算上面不分给她聚神丹,只要她愿意供我们驱使,将来好处也是多多?!?br />
        断峰比羌厝冷静,看着妖娆眼内已经闪烁起点点星芒来。

        “那这样……百代哥哥会寂寞?!蔽桌夹∩厮档?,好像看着有人能陪着百代明珠亦是一件开心事。

        “呵呵……巫兰,你心性还太幼稚了,当那女子遭遇挫败,看到这个世界上还存着一片大天地让她翱翔,她一定会跟你我一样,抛弃昔日种种,不顾一切地向我们奔来。如果百代明珠能放下面子,我也希望他能重回到我们之中,以他战力而不是老爹名气来争取聚神丹?!?br />
        羌厝扬着眉,目光放了那早已经找不出当年精致神俊模样百代明珠身上。

        “是,她会输。如果是我,让那暴熊攻击蝎兽立足松枝,那小蝎子就再也没有战斗力可言了?!倍戏謇淇岬伢贫?。

        断峰话音刚落之际,远山就传来隆隆爆破声!

        那体积比小蝎子大了无数倍暴熊并没有向小蝎直接冲来,而是双拳虚无中有力地挥出几拳,可是看到熊兽挥拳瞬间前臂长毛徐徐向肩头推出层层“浪”涌。

        这一圈圈波涛般罡风,无声地述说着它拳风威力!

        轰轰轰!

        生长松枝山崖顿时由内到外发出一阵沉闷巨响!随即那坚硬厚重黄土与岩石顿时就像是变戏法一样轰然倒塌……纷纷顷刻之间因为土元素暴动与重组合而化成液体一般泥浆。

        泥浆从山体内喷涌而出,随带裹挟着那根系深入大地松根一起冲了出来!

        噗……

        松根一软,它那巨大茎部就完全失去了支持力量而直接倒塌。

        簌簌泥浆与连根拔起巨树不堪一击地滚入深深谷底,几乎没有人能看清那刚才还趴树枝上水晶小蝎子身体此时去了哪里。

        妖娆悠闲地站金席幽静小道之前靠近山谷一块突出岩石上。

        召唤师是不允许进入兽斗战场,所以精神联系一定要与自己幻兽十分亲近紧密,不然根本无法向幻兽下达清晰而准确指令。当然还有非常重要一点……那就是参战幻兽必须拥有足够智慧自行判断大部分危险处境。

        此时妖娆只给小啪嗒下达了一个指令。

        那就是:

        “赢了有糖吃……”

        咳咳……

        要是众人听到世上存这么不负责任契约主,一定都会吐血死去,因为熊主那边即使遇到小蝎子这么弱对手依然不敢放松警惕,不断敦促着大地暴熊注意山石流动不要误伤自己,蝎兽左侧几米处出没,要保留实力打死蝎子后再战别对手之类……

        但是妖娆就是这么笼统一句骗小孩笑话。简直无异于告诉小啪嗒……你去死吧!

        妖娆不喜欢时时命令,特别是小啪嗒就是自出生起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不断挑衅蝎王打不死小强。要说湿婆顽固,还不如说小啪嗒顽强。

        战斗中作战者只有自己明白自己干什么才有可能以迅速,精准打击与敌人进行纠缠。她不需要只听从于自己傀儡,她需要是自己腹背受敌无力顾及全局时能独自撑起一片战场同伴。

        她相信小啪嗒有这样实力!

        巨树向山下滚动。而大地暴熊踏着风涌也疾速下降。

        把树下岩石瞬间震成稀泥,它主人觉得暴熊实力已经得到了充分展示,已经不需要再与孱弱对手进行没有必要纠缠,所以直接给暴熊下达了一击袭杀指令。

        “屏息凝气,等着它来打你,你一定扛得住,要注意角度,因为你只有一次成功机会!”

        妖娆心底默默地说道。

        她与小啪嗒都知道“不能御空而飞”这一件事令这场空中争战极为吃亏事,所以只有克服了这个看似不可能跨越鸿沟,啪嗒真正战力才能充分而真实地发挥出来。

        放心!

        小啪嗒心底给了妖娆一个放心暗示。他被蝎子窝里蝎子们群扁了那么多年,又妖娆教导之下大败数位蝎子王,早已经掌握了分辨时机要领。

        众人看到一位身材纤长潋滟女子站悬崖旁,明明就是那么随意地站着,没有搔首弄姿,甚至连正脸都没有给众人看到。但不知道为什么,仿佛黑夜中游离于虚空中神光却不由自主地向她身体聚拢而来,轻风与朦胧气息摇曳。扯着她那大摆孔雀蓝裙高高扬起,粗麻风中猎猎作响,长发飘扬,让人觉得这是一尊高傲孔雀,是一朵盛放山巅,众人只能眺望而无法伸手触及蓝色莲花。

        “小小人族拿那么只小小臭虫战斗,她能赢?”龙珊皱着眉头对老黄龙问道。

        “那必然是输定了?!崩匣屏涣诚酌?。

        “不,我觉得她能赢??晒至?,你听她那蝎子战兽灵魂之声……好强心跳声!”

        龙珊托着下巴,短短小尾巴慢慢地缩回裙子里去。

        小啪嗒正滚落于谷底巨树上疾速奔跑,“啪嗒啪嗒”脚步声非常密集。小蝎子完全无视松枝不断翻滚混乱场面,始终能找到重心保持自己不被泥浆与树枝压倒,一直向上攀援。

        它与那御空而立大地暴熊之间足足相差数十米距离,无法拉近与暴熊距离就永远只有挨打份。

        暴熊处于与小啪嗒同高位置,左手一股狂风中涌动着极为浓烈土黄光芒。

        那黄色光芒出现瞬间,妖娆脚下又传来一阵微微大地悸动。

        土系幻技是对力量加持幅度大元素属性,这样恐怖暴熊裂地之拳,出招之前已经威压隆隆,真难以想象完全爆发时会出现怎样惊天动地一幕。

        百代明珠看着桌前不断震动茶杯,茶水漾起水光他眼底荡漾。

        “地裂龙卷!”

        远山白席上响起一声得意长啸声,熊主发话了。

        与此同时,暴熊黄光湛湛左拳也积蓄完后力量,于四丈开外直接向小啪嗒挥出夺命一拳,意欲结束这无聊也没有胜负悬念第一场战斗。

        轰!

        一道滔天土浪翻飞而起,因为暴熊一击而真正于天地间掀起一股龙卷风!

        风中夹带着于地面卷起碎石木屑。

        咔嚓!咔嚓!

        不但风中有异象,就连靠近金席一座小山从山底至山峰都豁然被土元素震裂开一道极为恐怖缝隙,像是地狱黑暗于冥冥中突然张开了一道不复往生大嘴。

        那恐怖力量直接对着啪嗒身体轰击而去!

        妖娆手心一紧。

        “啪嗒!接住它!”

        ------题外话------

        今天暴雨也出门了,不知道等下能不能拍到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