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86:去个最好的地方

    386:去个最好的地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吕二少出现车驾前“车夫”位上着实让人惊愕。

        因为初元蓝魔海上层年轻人圈子里,这吕氏二子也算是一个出了名奢侈少爷。每次出席各种宴会都会换坐辇,常常为了一些不必要小物一掷千金,也算得上是有头脸人物。

        特别是此次霁雾城少爷聚会又是他昆梧大陆地界上,众人本以为他如果不是光华湛湛如众星捧月般出现,也必然也要踏云乘风潇洒而来,至少不可能坐车头,为人驾车而出现众人面前吧。

        “吕二少,今日你车内坐是哪位客人???”

        立即就有好事者迎了上来。

        来者短眉长脸,油头粉面,一头长发梳得一丝不苟,像是擦了桐油一般油光可鉴,后都整齐地盘入头顶花色宝石繁复发冠里。

        长衣飘飘,也与吕二少一样衣服至少穿了五六层,袖口与领口透露出来都是一层压着一层绣金边丝袍??蠢凑馊ψ永锏兆庸竺嵌枷埠谜庵址彼鲎笆?。

        此男子走近之后,又有一美女也迎了上来。

        此女眼下有泪痣一枚,却长长睫毛衬托下显得风情万种。

        “哟,二吕,这车里坐难道是一车娇滴滴美人儿?让姐姐看看啊……”

        这种场合下,也许有人暗中嘲笑吕二少装模作样,也许有人讥诮吕二少自降身价,但这些负面情绪众人都会以良好修养压制心底里,真好奇或者假好奇地凑上前来。

        “是几位朋友啊?!?br />
        吕二少风骚地甩了甩长发,潇洒利落地从车头跳下,完全没有任何吃了一路风不愉,以优雅姿势随手将车门拉开来,体贴迎接车内人出现。

        先于众人眼前出现……是一只脚趾间夹着只草编木屐赤足。

        脚踝有些细,皮肤也光滑得近乎于透明,但突出骨架还是说明这是一双男人脚。

        而后这脚主人就“乒乓”一声踩着他那与地面撞击会发出清脆响声木屐子落到了地面上。

        百代明珠跳了出来。

        之比于四周年轻召唤师们那华丽繁重衣饰装束,他行头可以说是随意得很。

        一件斜襟上浸染着犹如水墨画般浓淡相宜深浅有致黛青色写意花纹。这斜襟松松地穿身上。长发后分出一小簇编成小辫子,而后以那细细辫花取代发带,于侧边束起他所有发丝。

        长发并没有刻意打理,也不像吕二少那些人一样梳得笔直,而是天然就带着些卷曲,所以蹁飞碎发耳后与肩头盘出些许异域风情。

        双手??泶笮浯?,长长脖子与前胸大部分都直接暴露衣外。但是从细微处仍能看到此人奢侈华丽,比如随意挂腰间,福禄寿喜四色玻璃种玉牌,以及抬手时可以看到衣襟下露出内画精美鼻烟壶。

        随意中精致。

        仅此二物价值,就已经抵得上迎面而来一男一女从衣到脚行头。

        百代明珠就那样目光朦胧地拢手站着,身上慵懒出尘高贵气质自然吸引着众人目光。

        而紧跟他身后水伯,妖娆,百里尘也一一出现。

        水伯身上不加遮掩天人四衰强者气息,还有他对百代明珠恭敬态度都顿时让场所有人立即狠狠地向着自己肚子里吞口水。

        好惊人!

        看来吕二少为这样人驾车,真一点都不失面子!

        “这是……这是……这是……”

        之前凑上前来男子连说了三个“这是”,但就是叫不出百代明珠名字。因为百代明珠历来很少出现大庭广众之中,并不为所有世家弟子熟稔。但是他气场已经让四川周远远观望人们都微微猜到了他身份。

        “这是百代少主?!甭蓝僖槐菊亟樯艿?,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得意。

        虽然同是少主,怎么不见其他人有天人四衰超级强者?;??

        所以说少主与少主之间也是有区别,百代家主虽然失踪,但百代明珠依旧有着远远超越于众人身份和地位。世人都说百代崆峒已经死亡,但是如果有一天百代崆峒又回到初元,那么那个时候,任凭谁再来巴结百代明珠只怕都巴结不上了。

        吕二少为自己远虑而骄傲,不过他也不至于草包到把这些小心思都得瑟地放表情里。

        “嘶!”

        男子与那眼下有泪痣女子顿时倒吸冷气。

        如果此时换成是他们家老祖场,未必会把百代明珠放眼里,不过对于世家继承人来说,百代明珠这名字还是十分有杀伤力。

        毕竟就算百代崆峒已经死了,但他名下还直接挂着一个偌大世家??!

        “今夜真是幸运能见到百代少主真容?!背鱿致蓝倜媲岸诵闹邪蛋迪氲?。

        “幸会幸会!”

        一边这样想,一男一女顿时极为热情地与百代明珠打着招呼,着急地自我介绍,只是听到一旁其它同行者吆喝声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们不向吕二少一样能直接进入会场,还得办些别手续才能顺利进入。

        “这到底是什么盛会???”

        百代明珠丝毫不觉得四周灼热目光对自己有任何影响,只是好奇吕二少把他们带到这个地方到底是要干什么?

        如果只是认识一下各地世家继承人,喝酒吃饭寒暄一下,那可老没意思了,被人当猴子看,还不如回家睡觉。

        “哎嘛!不要问那么多嘛。先跟我走,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走走走……”

        吕二少还是那幅打死不说模样,好像接下来安排一定会让百代明珠与妖娆满意得尖叫一样。

        他拉扯着百代明珠直接离开车驾熟稔地向人潮多地方走去。

        不断有华丽车驾从天而降,但是刚才认识吕二少人们心中依旧心怀羡慕。

        众人目光虽然都被百代明珠与水伯吸引,但也没有忽略妖娆与百里尘存。

        百里尘是因为幻阶太低,而妖娆则是因为容貌清丽而且装束也与参加聚会世家女子不同。

        一般来这宴会上什么“少主”,“小爷”们都会邀请女宾陪伴,有时候女宾容貌美丽程度直接代表着“少主”“小爷”们蓝魔海内身份地位高低。

        而与吕二少请来男子同行女修,既不穿轻纱层层花瓣长裙,也不戴头步摇首饰。

        不过是上穿紫红暗花对襟短褂,*着纤长双手。下穿百褶孔雀蓝圆裙,长发垂地。除了左臂古朴金圈饰品,身上再无任何珠宝装饰,却以曼妙身姿,冷与野性混合气质,一汪清水般双眼让人越看越觉得神秘美丽!

        这样女修,身上带着朦胧诱惑力,即使吕二少不说那脚踏木屐男子是百代家少主,单看这位陪同他们二人女子,也知道与吕二少同行男子身份地位不凡。

        女伴姿容与实力,是参会男子们一种身份象征。

        这是幻修界一种约定俗成惯性思维。

        虽然说灵气不分男女都可以修炼,但以女子娇弱体质与不喜争战性格特点导致越到幻阶高级,能与男子媲美女修数量越来越低。

        所以十阶战神以上,大部分女修渐渐成为一种男性附庸品。别看此地莺莺燕燕成群结对,十之*都是做为陪客来衬托某一世家嫡子而存女子。

        这些女修,要不是宗门主峰出身不好弟子,就是世家不受宠女眷,已经晋升到自己瓶颈之处,再无晋升可能,来此聚会,早抱着联姻或者屈于人下心情来为自己寻找好出路。

        真正强大女修,都不愿也不屑参加这些纨绔子弟聚会。

        当然,这一点妖娆此时并没有体会到,而那胡乱猜想妖娆身份与百代明珠关系吕二少显然也会错了意。

        “哟!吕家少爷到场。不需要身份铭牌!这几位都是您朋友?来来来,请上坐?!?br />
        刚走到一个隐藏黑暗中巨大花门前,一个小厮模样精瘦男子就速地冲上前来招呼吕二少。

        吕二少带着妖娆与百代明珠来地方很古怪。

        除了一片巨大,刚好能安放数千驾兽车广场之外,就只剩下这么一个由不知名鲜花挽成巨大拱门!

        也许初元蓝魔海贵族弟子们已经玩花样花到了疲软,那些什么精致宝石拱门,雕梁画栋已经无法勾起他们内心激动,所以这次宴会,反而以寻常草花结阵,以黑夜中香甜气息吸引着他们向拱门走来。

        拱门另一边,没有什么肉眼可分辨建筑物,不过横生数枚三色传送之阵。

        一为青,一为银白,一为紫金。

        聚合青光传送阵前人多,之前那上来与吕二少打过招呼一男一女此时正捏着铭牌站阵旁等待队伍之前人先离开。

        而此时出现吕二少面前小厮,却不需要吕二少甚至百代明珠与妖娆再办理铭牌,而是直接带着他们熟络地走向银白色传送阵旁。

        “老六,这次我不去银席,带我去金席?!?br />
        吕二少站原地纹丝不动,语气笃定地说道。

        “金席吗?这……这么多人……”

        那带路小厮抬头看了一眼吕二少身后人,顿时目光有些闪烁地说道。

        “我又不是不懂规矩。少了我补给你就是?!?br />
        吕二少不耐烦地催促,并且毫不迟疑地直接从袖袋里丢出一枚金铢口袋抛入那名为“老六”小厮怀里。

        储物袋口是打了钱庄封印,所以没有拆封过就意味着里面钱如袋口所标一样。

        老六接过钱口袋,微微一瞄袋口,立即眉开眼笑,不过笑意只脸颊停留了一瞬,顿时又换上了为难神情。

        “吕二爷,这金席除了金铢……咳咳……”

        “哎哎!知道了,你是不是嫌小爷平常给你打赏少了,所以今天这么左右为难我?”吕二少佯装微微发怒,其实目光已经向水伯若有若无地飘来。

        “哪里哪里,小人怎么敢……只是今日预定金席少爷们实是太多了,小也没有办法啊。一定还要看看吕二爷今天带客人够不够实力与金席上少爷们坐一起?!?br />
        老六自然捕捉到了吕二少目光,那哀怨乞求表情也直接做给吕二少目光所及人看。

        水伯哪里看不出这些小伎俩。

        像他这样强者,原本根本不屑于与这些小辈们玩这些花花肠子,初元地界内,什么地方都可任由着他横着走,什么狗屁吕二爷,贵族地弟盛会?他眼里,不过都是一团团狗屎。

        不过为了百代少主一乐,水伯还是没有半点不悦地立即散发出自己丝丝威压。

        凡是见世面人都看得出来,今日这场宴会分三种级别特席。

        青席低,大部分慕名而来宗门弟子与世长传人都需要领取铭牌排队进入。而像吕二少这种昆梧大陆地头蛇,家世又比寻找人优越家伙,平常都是进入中等银席就坐。而那金席,自是为少之又少,不但财力惊人而且实力必须要寻常强大真正贵族们特设。

        财力并不代表一切,实力才是幻修世界真理。

        这次吕二少带着百代明珠来此地,为了凸显自己诚意,已经咬着牙为百代明珠与妖娆等人自愿交足了入场费用,现还需要水伯老前辈再微微给点力。证明一下百代明珠出身有多尊贵。

        水伯随意地抖了抖身上虱子,那恐怖威压顿时震得老六一个趔趄跪倒地!

        咚!

        双膝着地声音着实惊人,又惊得四周世家年轻弟子们连连抬头眺望。

        “我神??!吕二少你想要小人命吧!”

        老六没有半点被水伯冷不丁压到地上不满,心中反而满满是对无知吕二少埋怨!

        “这么强家仆,带主人不用说必定只能入坐金席,根本不要交钱又来与我商量,害我与这种恐怖强者较劲,不被立即碾死已经是我自己三生修来好福气!你这吕土包子,害死我了!”

        道道黑线从老六脸上掉下来,他顿时连滚带爬地领着众人向那稀少人烟但又为恢弘璀璨金光大阵走去。

        这也不怪吕二少,他本是好意想给百代明珠长脸,而且他既不是长子,又不是现吕家年轻一代中实力强后辈,其实从来没有进入过金席享受帝王般待遇,所以很多不是明面上规矩,他也不清楚。

        说白了,他是来拉百代明珠来做小白鼠。

        因为光凭自己身份,有再多钱也没有机会踏足真正权力巅峰,而有着身份与地位但家主失踪百代明珠便是他好盟友。

        他能以自己暗中影响力减弱百代家衰落颓势,百代明珠能借他声势与他哥哥进行吕家权力争夺。

        所以二人心照不宣,各取所需。

        老六将五人领到紫金传送阵旁便点头哈腰百般热情地叮嘱了半天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去。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些疑惑只是没敢当场问出来。

        就是那吕二少,好像只对那足踏木屐男子热情?

        应该是把那貌美女修与没有太多灵气波动男子当成了随从……咳咳……但是吕二少应该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吧?

        那女修踏入紫金阵时,身上涌起转瞬即逝紫光,与之前震得他直接跪于地老者一样……为浓烈!

        这是盛会历来一项不为人知但直接分辨金席来客尊贵程度秘法。要是有人闯席,无需交钱或者证明自己身份,只要入阵时有紫光从脊背隆隆升起,进入金席之后不但不会有人来找麻烦,而且还一定会得到优越礼遇!

        能激起阵法那种反应……可不会是一般用来衬托主客身份女伴,以她那样年纪,只怕比金席内其它贵宾们都要尊贵许多!

        “不管这么多了?!?br />
        老六挠着头。以紫芒来判断,自然是老头第一,女修第二,第三强大才是那踩着木屐男子啦。

        “也有可能吕老二其实是那恐怖女修随从,只是看着女主人面子去招待其它朋友吧,所以之前也不敢请自己女主人散发威压?!崩狭拥叵氲?,而后又摇摇头去招待别客人们了。

        也许这些挖空心思找乐子世家弟子们太无聊,直到脚下再次出现坚实大地,妖娆才明白自己到了一个什么样地点!

        绝对已经远离霁雾城地界。而是把数千人直接转移到了初元世界内不知名一片幽静山谷里!

        为何说其幽静?

        因为妖娆踏足之处是一山巅峰,有坚冰冻于地面岩石顶部,白雪皑皑,却风味十足,白雪反射着银色月光,所以反而让视线极为明亮,不是白日里那么温暖光华,但也完全分辨得出绿碧竹子,艳红山花,还有晶莹如玉满地圆石。

        举目四望,视线所及之处苍茫远山至少延绵万里,黛青或者深蓝,完全没有城池与人迹。

        而且近处所有景物,也大可能保存了自然景致,很少能看到人工雕琢痕迹。数张古朴坐椅,摆放一条清澈流动小溪前。只要弯下腰就能随意拾取顺水飘来酒水与点心。

        好宁静,不沾染任何俗事污垢,完全与幻界问道者排斥世俗意境相同。

        此小憩,不但心境会变得平和,连灵气运转都会顺畅一些。

        而对面数百米处,还有一山略低,与此地木桌流水相对,不过却灯火辉煌,人声鼎沸,看上去亦华丽不可言喻,只不过意境与高度上,却远远没有此处稀有精致。

        其实这个山谷呈现是三山对望之势,除了妖娆脚下古朴流水台,对面山略低处奢侈银台。低一山山巅上还有一些人影,那是青席所地界,不过建制就几乎只能达到神宗第二峰林老头摆酒时那种规格了。

        三山围合出一个天然避风谷,山谷深不见底,但谷中仿佛生长着一些黑暗中能发光植物,所以远远看去,一片紫蓝绿荧光随风摇曳,给我一种误入异界迷幻感觉。

        吕二少也是第一次从对面金碧辉煌银台走入这片幽静木桌流水席。

        与他之前想象穷凶极恶之奢侈完全不同,此地金贵地方不于有多贵重摆设,而于能驻足停留此地人……都有着怎样显赫身份。

        吕二少张大了嘴有些无所适从,不过妖娆与百代明珠却跟经常到此一游主人一般直接找了一个十人长桌大摇大摆地坐下。

        他们一个是不把钱当钱花富得流油贵公子,一个是没有钱也能把自己当大爷女妖孽。应付这点小小场面,自然完全不话下。

        看到百代明珠自己招呼自己,吕二少才发觉自己失态,匆匆迎上前去,坐了百代明珠另一侧。

        百里尘倒是对四周人与物不怎么意,半闭着眼睛手指摩挲着药王鼎上花纹,开始解析百代明珠血液中毒性,而妖娆却左看看右看看,竟然也已经落坐人群里看到了一些眼熟人影。

        比如天门宗天河师兄,昆山派封心……一些上四宗主峰强弟子都此地,只是不见应天情与司徒醉芙到场。

        只不过这些人她是“玉魑”时候就与她不熟悉,何况现她又换了另一个模样?

        妖娆微微一笑,原来吕二少打破头想挤入金席,也不过如此,至少一些都是自己旧识。

        大部分上四宗弟子与世家强继承人,实力都已诛神境上下徘徊,像百代明珠这样已经步入天人境人不多,但也隐隐于空气中窥见得到几缕??蠢刺烊说谝凰ナ盗?,已经是四宗地宗与荒古世家年轻一代强者极致。

        妖娆落坐之后,她就感觉到一双*目光盯了自己身上。

        奇怪了,自己这幅容貌,本来应该没多少人知道???

        妖娆抱着狐疑心情向目光射来方向一看,一位陌生但非常美丽金发女子突然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