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4:唔,我看得见

    374:唔,我看得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于是乎省略了“看一眼”也要钱步骤,那废铁一般残刀众人手中一一传阅起来。

        没有人发出声音,因为之前对此物轻视因为那刀主执着有了本质变化。

        刀主反驳卖出女奴强者时散发出雄厚威压让人可以猜测出他幻阶不天人三衰以下,这么一位实力惊人巨擘放任何地方都算得上是举足轻重高人,如果上四宗,必是封山尊者一类人物,如果放世家里,那至少也是明面上家主。

        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对一柄破刀有如此深重执念,导致百年荒废修行。

        这刀上吸引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因为有着刀主之前承诺,有人能破解刀奥义或者出价购买,他愿出手此刀,也算是了却他百年心魔。所以众人无论是看出来什么或者没看出来什么,都保持着沉默。

        而百代明珠把这残刀放手中把玩了许久,终是没有看出此刀到底有什么特别地方,明明就是废铁一枚,于是便把残刀向妖娆传递。

        只不过他把刀向妖娆递去瞬间,他突然诧异地扬了扬眉头,因为就此刻,他听到了一声急促呼吸……

        妖娆呼吸!

        百代明珠可以保证,此声急促呼吸很轻很小,如果不是坐妖娆身边以及他实力达到天人境……任谁也抓不住妖娆此时倏忽即逝情绪波动!

        但百代明珠聪明地没有问为什么,而是默默地把残刀交到了妖娆手里。

        如果说所有人都看不出这破铁有什么价值,而唯独妖娆一人一眼之间便找到了它秘密所,那只能说明机缘由天而定,物择主而栖。

        “果然是有大运势人?!卑俅髦樾睦锇抵邢氲?,庆幸自己之前火纹子和妖娆之间选择。

        妖娆握着残刀,竭力压制着自己内心悸动,因为自那残刀出现那一刻,她驭兽环内朔月就开始颤抖!

        她一直没有挪动身体,也一直没有发表言论,不是被震惊得无法移动,而是这坐皆为老奸巨猾地下拍卖会场内,谁先暴露自己情绪……谁就输了。

        妖娆指尖摩挲着残破刀身,而目光却直直地落还算完整刀柄上。

        “好精妙设计,这根本就不是一把刀!”

        她心中激动地大叫!

        此时妖娆才明白之前一些卖家抛出奇怪物品她没有觉得不凡,而有些买家却立即视为珍宝并不是故弄玄虚,而是有些不同寻常宝物真讲眼缘!

        她看到此刀第一眼,驭兽环内朔月便开始无风自舞,于是她漆黑眼底,开始投影一片华丽到无法形容刀芒!

        朔月刀灵与这柄残刀共鸣!

        如果此时有人能透过重重黑雾看到妖娆眼,便能看她瞳内倒映着连续刀影。

        光影斑驳……光怪陆离!大量纷乱信息飞速涌入妖娆脑海里,刀光招招璀璨如流星,照亮了妖娆眼,同时也悸动了她心!

        时间她身上停顿,须臾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人持刀黑夜里狂舞,刀尖轨迹如惊鸿游龙,鱼跃龙腾起手式后突然向天跳起,举刀划开天穹,瞬间迎着万丈星光坠入大地!

        这一刀万夫莫挡!

        之比于先天对妖娆演绎过山势水势行云势蓄积强大威力与天道,仿佛鸿蒙一势蛮荒顿开撕裂。令自诩窥见天道所有后世武者都愧不能言!

        好惊人!

        妖娆陷入呆滞,久久回不过神来!

        只不过就是这短暂一瞥就给她带来这么大冲击感!可想而知这残刀内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她心中大声咆哮!

        “这是一套刀法,一套绝世武者即将死亡前以毕生心血凝结而成刀法秘籍!”

        妖娆心跳连连加速,血液也跟着躁动起来!因为自己机缘下看到了比先天刀意不得了武技!

        世上超越寻常人想象东西总是存,一般人看到此刀破破烂烂模样,只会把它往破损严重,如何修复方面去想,就连那刀主都以复原此刀曾经光芒万丈为己任,根本没有把这铁器向除了幻器之外方向思考。

        悉不知有些武招武技,除了以文字和书籍方式传承,还能镌刻不灭兵器上!

        一柄以残刃为形态存世秘籍!

        断刃确无用,真正有价值是乌黑刀柄!它承载着前一位主人毕生武道精华!

        妖娆眼中不断掠过刀意使她极度兴奋,她甚至有一种立即抱着这柄残刀将它占为己有冲动!

        只不过她理智告诉她,此时众多强者面前自己只能以静制动,千万不可以露出急不可耐情绪让人警觉。

        每个人观看残刀时间都差不多。若是她再拖拉,则很有可能那么多双凌厉目光下露出端倪!

        所以即使恋恋不舍,妖娆还是佯装一无所获地迅速把残刀递到了邪冰手里。

        “为何只有我看得见刀柄上刀意?”

        妖娆挠头开始激烈地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接下来要做事,便是分析清楚局面,而后把这残刀立即收入自己口袋里!

        “也许与我本身武修不低,先天点拔下窥见过各种精妙刀法。再加上朔月本身刀有器灵。所以那刀柄上传统刀法便自然向我打开大门?”

        妖娆这样猜测,也*不离十地与事实相符。

        其实场黑影中,必然有比妖娆强大人,就连那刀主本身实力亦不她之下,不然也不可能一人独闯毒池,把这残刀从见血封喉毒池中挖出来。所以她能窥见残刀上刀意武技,肯定有着与众不同原因。

        这残刀主人,自己后一战生命力大为折损又逃生无望之际,决绝地将自己毕生心法凝入残刀,并没有其上设置什么禁制,只不过是要求本身练刀武者,持有刀灵情况下才能窥见。

        秘术只传有缘人。

        如果此残刀被纯幻修者得,纵然后者实力高达五衰巅峰,不能感怀刀意境,便不可看到刀中记录武技。

        如果此刀被武者得到,还要看他手中是不是持有有灵性刀灵,自身刀意修为又哪个层次。正如一种特殊语言一样,不入门者,亦无法感怀到残刀中镌刻意境。

        也许妖娆武技与朔月觉醒程度,刚刚好满足踏入残刀意境大门高度。

        妖娆看着邪冰一头雾水地把残刀传给下一个黑影观看,便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放了刀主身上。

        此时刻她有些忍不住想要赞叹:刀主你也是一个牛人耶!

        作为一个纯幻修召唤师,根本没有办法与残刀意念相通情况下依旧以敏锐第六感笃定此物为纵世异宝。

        只可惜他本身修炼方向限制了他看到真相目光,导致抱着这件宝物数百年,还是无一所得。

        初元世界修炼界比四平行世界修炼界不重视武技,通常情况下,强大召唤师是会“炼体”,但是强化身体过程中也只是学会以皮糙肉厚方法抵御外部冲击,并不会真正花时间研究精妙“体术”。反正真正撕杀都由近战幻兽与远攻奥义解决。

        所即算此时围坐于拍卖暗室中纵世强者中有兼修武技者,亦不一定重视刀意境。即使财力雄厚者拥有有刀灵神幻器,也不一定能是引起残刀共鸣,两者兼有者……依旧不一定两者同时达到窥见残刀幻影门槛。

        妖娆目光仿若无意地扫过全场,其实内心不断盘算,座二十余人中,是否还有与自己境遇相同人?

        虽然之前刀主许诺,只要能为他讲解此残刀内到底蕴藏着什么秘密他便将此刀分文不取地转赠出去。但是这话对于妖娆而言,是不足以取信。

        想必场老狐狸们亦没有一人把这话当真。

        如果残刀真只是一柄绝世神兵毁灭后模样,那刀主释然后放手送人倒也还合情合理。

        但此刀真相是它是一段强大武技传承,要是让刀主知道这段强大武技甚至能与天人境绝技媲美,他还可能坚守自己承诺吗?

        不可能!

        地下黑市交易,尔虞我诈才是第一规则。

        别看每个卖场都有庄家坐镇,其实人人都是以假身份加入到这场利益链条滚动中,若是刀主得知残刀果有逆天价值,把刀一卷,人一飞,气息隐入其它房间内一模一样无数黑影中,他爹妈都找不出来。

        要是真发生这么不要脸事,妖娆哭都哭不出来。

        “我要用钱买下来?!毖崆岬嘏淖抛约捍釉κ藁纺谌〕銮?,满心祈祷不要有人与自己争抢残刀所有权。

        时间过得很,座二十余人都认认真真把残刀放自己手里端详了一番。残刀重回到刀主手里。

        这不过片刻光阴,对于妖娆而言却是犹如煎熬。

        “那么,众位朋友怎么看小弟这柄残刀?”刀主带着期待语气向众人讯问。

        “这个,恕老夫直言,也许老夫眼浊,完全没有看出这柄残刀特别之处?!币坏离识岳仙袈氏认炱?。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早就说过这是一截废铁了!”那之前卖出了女奴阴森男子又一次爆发出嘹亮大笑。

        此混乱中,妖娆一言未发,刀主亦是保持着沉默,看不出他表情失望还是愤怒。

        正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时,有一人却出人意料发出了不同声音。

        “兄弟我看你别这柄已经毁坏幻器上耗费心力了,列位朋友们都说这件东西再无琢磨价值,那它便真不可能还有秘密?!?br />
        说话之人声音浑厚,言辞恳切,不禁让人顿时好感心生。

        “幻修之境无极限,对天道追求远比借外物提高自己实力强很多,我看今日你抛下心魔也是好事,笃定此物无用之后,你定能重归大道,重拾旧日辉煌?!?br />
        实是太感人了,即使没有人能看得到说话之人隐于斗篷之后容颜,一个白发苍苍慈祥长辈模样也已经通过这番话映入众人心房!

        妖娆眨了眨眼睛……辨明这正说话人正是开始挑起残刀传阅之人后,脸庞上立即扬起一丝冷笑。

        “我就说呢,黑市里怎么可能有‘亲切可人’?”

        “那正循循善诱老头只怕与我一样,残刀出现瞬间就发现了它不同凡响地方,那么他接下来……一定会诱导那刀主把残刀以低价让给他!”

        妖娆一边想一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下巴。

        果不其然,妖娆这么想下一秒,那正劝慰刀主苍老声音就突然把话锋一转。

        “既然朋友你有心摆脱心魔,那么老夫自甘出价十万金铢,不是买你这残刀,而是买你这放弃心魔勇气。将此刀奉于我主宅正厅内,劝戒后世弟子莫玩物丧志,早日回头重归幻修大道?!?br />
        这家伙说得太好了!

        小理由编得让人心花花直放??!一件废物,还能拍出十万金铢价格!比那些不常见丹药于寻?;闷鞫家罅巳?。

        但那“慈祥”老者又十分狡黠,根本不明说这是买刀钱,而是深情阐述他是为了警示后世弟子觉得意义难得,同时也为了帮助刀主摒除心魔才开出这么高友情价格来!

        如果心无防备者,或者是之前已经被他言语所软化者,只怕完全已经陷入他“温柔”陷阱里!

        把废物与心魔抛弃,并能换下一大笔参加昆山拍卖会资本,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下来!

        “噗哈哈哈哈……真是有钱没有地方花??!”那之前卖出女奴男子再次鄙视地讥笑起来。

        “这为兄台胸襟实属罕见?!背∫嘤腥丝荚尢境黾壅卟拼笃钟胛铀锒锹窃都?。

        “这……”刀主声音开始动摇了。

        听到刀主出声,妖娆知道自己必然不能再保持沉默。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淡淡地说道:“这个价低了?!?br />
        此言一出,立即全场愕然。

        十万金铢,虽然对场所有人来说都不算是什么特别大一笔支出,但是并不是所有有钱人都脑袋被门夹了,因为自恃财大气粗就能胡乱烧钱。

        十万金铢买一件废铁,无异于美女看上了癞蛤蟆,妓女倒找钱给了嫖客……对于刀主而言完全是一种人道主义施舍,哪可能有价钱低了说法?!

        唰!唰!唰!

        一时之间暗室里目光通通向妖娆所方向激射而来,空气中甚至传出噼里啪啦声响,温度骤然升高!

        就连水伯都偏着头,诧异地盯着这不按常理出牌“冰封城主”。

        妖娆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成败此一举。

        她要赌!赌刀主执念于残刀百年心魔与傲气!

        她明白那种明明觉得自己只差一步,却无论如何也捅不破那层纸憋屈!这刀主不是闭着眼睛想来把刀割舍,他只是来印证一下,自己百年执念,没有错得那么离谱!

        平复心情,妖娆平静地发出声音。

        “那位兄弟,我说一句话,不知道你认不认同。当某些夜深人静时候,五感通达,万籁俱静,你抚摸刀身,闭上双眼,冥冥之中眼前就会闪过一些从来不曾有光芒。那光芒仿佛述说着此刀被毁前湛湛绝世,摧城焚河强大场景,所以你以为这是此刀留给后人一个讯息,它好像呼唤你……助它恢复昔日锋芒?”

        妖娆胡诌本事可不比那以训诫后世子孙为由老头差!

        那老头不敢说他亦看到残刀上不同寻常刀芒,所以才编出个貌似有情有义借口想把残刀骗入囊中。

        妖娆此时也骗,不过她技巧却高明一些。

        她笃定刀主百年内必定是感觉到过什么东西,只不过他没有能力看到她眼中那么清晰刀起刀落之影,看到可能是极为朦胧流光,还有撕裂天空气势。

        所以他才把这无上刀意武技,错当成是残刀巅峰时期毁天灭地锋芒。并被这朦胧光影鼓舞,一心想要修复残刀刀身或者唤醒它器灵。

        轰!

        妖娆话声还未落,那刀主便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因为他情绪过于激动,导致他身下坐凳子都他轰然起身间立即化为一地木屑!

        “你也看得见?!”刀主声音都颤抖,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完全破了音。

        不识武技一直走错了路刀主。

        此时内心深处渴望……其实是一种认同感!让另外一个人来告诉他,他百年执念不是梦一??!

        不然纵使能把这刀丢下,他依旧会于今后时光中不断自责自己为何愚蠢地浪费那么多宝贵时光。

        “唔,我看得见?!毖夯旱厮档??!拔已鄣琢鞴坏牢⑿」??!?br />
        她语毕之际,场所有人灼灼目光顿时又疯狂落残刀身上,只怕众人此时都抓狂地寻找妖娆嘴中所说那道光。

        “那这位朋友!你说这刀要如何修复?你说出来!我这刀送给你!送给你!”如果没有中央看遮挡,只怕那激动得不能自持刀主都要纵身向妖娆扑过来。

        “这个我也看不透?!?br />
        妖娆以沉重语气回复道,那拖得老长尾音,让人顿时体会到她深深无奈。

        妖娆才不要什么以残刀秘密来换所有权“好处”,因为她根本编不出复原残刀方法,它本就不是刀好不好。

        这话一定不能说与刀主听,她只能力求把自己话说到既能打动刀主心,又让他心中生不起再对残刀打起兴趣感情。

        当然……冲淡刀主对残刀兴趣,除了她此时提供认同感,还有……钱!

        刀主再叹气之前,妖娆又不慌不忙地说道。

        “因为晚辈也能感觉到那残刀上依稀存气息,所以与刀主前辈一样,也算是这残物有缘人,晚辈眼中,此刀自然比用以训诫后人有价值与意义。所以才口出狂妄地说此刀十万出手,太便宜了?!?br />
        这样一席话,完全把之前出价老者堵得胸口如巨石重压,可能那隐于黑色兜帽下老脸已经憋得一片铁青。

        可是刚才还说自己什么也看不见,现又再来反驳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年轻晚辈……实是拉不下这个老脸。

        “这……这……”被妖娆打乱。刀主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虽然与他一样能看出残刀不凡年轻人说十万太低价,此刀还有琢磨价值,但他这百年来被这刀折磨得食不能安,夜不能睡,精力憔悴,大有走火入魔之势,所以他已经心生放弃念头。

        有特别之处,不代表一定能重唤起残刀昔日锋芒。

        这个道理刀主也知道,特别是被那正确说出残刀异相年轻人支持,他那纠结心也陡然放下一块巨石。

        此时刀主已经不太想让因为这件怪异东西而荒废修为,同时也不想以十万低价钱把刀出手。

        何不找这年轻人为冤大头?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刀主脑海。

        “那这刀小兄弟你要不要?”刀主突然举着刀,高声对妖娆问道。斗篷与黑烟模糊了人声,让那刀主误以为妖娆是个少年。

        “我?”

        妖娆那呆愣声音自然惟妙惟肖。惊愕中带着狂喜。

        “我自然是想要,只是我买不起!如果此刀晚辈手里,晚辈一定竭所能破解它秘密?!?br />
        妖娆尖叫声让邪冰掉下一头黑线。

        圣女殿下又骗人玩了……

        “那你给我一百万,这刀就是你?!钡吨鞣畔滦闹兄茨?,反而开始向妖娆狮子大张口。

        我日!你黑??!本姑娘就是随意夸夸你,你就坐地起价反来我身上赚大钱是吧?

        你怎么知道本姑娘手里只有百万金铢?!伦家要成穷光蛋了!

        妖娆顿时心中鄙视那刀主无数次。以这样人品,只怕刚才有人说出这残刀不是刀,而是刀谱,这货便会立即提刀逃走。

        而虽然心中不耻,但妖娆也不可能此时流露出不爽情绪,因为她着实担心自己多推诿几句,那之前貌似慈祥老者便会不要脸地又进入横插一脚。

        “这这这……罢了……晚辈手里刚好只有百万金铢,便前辈那里讨个便宜吧?!?br />
        果断把钱袋抛出,而后那柄让妖娆期待已久刀谱,便稳稳地落入了她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