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3:求解心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买龙强者飞也般地跑出暗室,生怕别人追他身后抢走它幼龙一般。

        而妖娆却轻轻地挑了一下眉头,幼龙被抱起那一瞬间,她清楚地看清了幼龙尾巴。

        “不是纯血真龙,那是蛟尾巴?!?br />
        只有真正仔细观看过炎身体妖娆才能马上看出真龙与似龙区别。这些坐买家纵然阅历深厚,只怕也有眼浊时候。

        “就算是龙蛟,也是一只不错小家伙,还是那买主占了便宜?!?br />
        妖娆心里,珍爱幻兽永远是无价,所以就算那买家日后察觉自己今日买下“真龙”不值当,妖娆看来得到那样一头斗志昂扬幻兽都是契主幸运。

        妖娆与百代明珠,邪冰,水伯立即入座,刚才燥动已经平息,下一场拍卖又将上演。

        如果说这间升了级拍卖场与之前暗室有什么区别?除了门口烛火不亮,房内空间加宽敞,就只剩下明显一点特点。

        妖娆落座之时,突然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威压向自己轰轰压来!

        虽说每个人身上披带着黑色斗篷都屏蔽了个人气息与容貌,但显然那些实力异常彪悍者还是能透过重重黑雾激射出强大威压!

        因为人参与到他们拍卖中,所以早已经落坐卖家与买家们纷纷以自己独特方式来欢迎妖娆四人到来。

        这是一种无声而且有效考量。

        虽说金铢不嫌弃人低贱。但是只有实力强大者才能接触到好物品并把这些物品带到黑市来,所以能落坐于这间高级拍卖厅内人,必须具有扛得下威压考验资本!

        这种试探性威慑,自然难不倒妖娆,她轻松地入座,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空气骤然变化。

        百代明珠与水伯亦不话下,只有邪冰一人微微抖了一下身体,但也咬着牙把屁股贴了板凳上。

        “看来场都是诛神以上强者?!毖睦锬厥耸?,于眼前攒动人头不会超过二十五。

        “好了好了,下一场开始?!?br />
        一道淡淡声音响起,那一定是这个房间内庄家。

        此话响起同时,妖娆身上笼罩强大威压也顿时烟消云散,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有一件好东西要出手?!?br />
        随着庄家语毕,一道朦胧中带点邪气声音立即响起,一个坐角落里黑影有货要出手。

        因为之前有人买出一条龙兽,所以现场气氛已经被炒得很高,众位还对那龙兽离开而意犹未买家们无不热切地期待自己把金铢留到后能买下比龙兽稀有东西。

        只见那要出货黑影弹了个响指,随着一阵铁索窸窸窣窣声音响起,一件东西便被锁链扯到了看台中央。

        虽然已经经历了卖玉卖木头渣渣卖幻器卖草药卖鼻烟壶等各种离奇买卖,但是妖娆这才第一次发现黑市拍卖真很没有节操……

        喂!连大活人也卖!

        被扯上看台中央是一个大铁笼子,笼内坐着一个千娇百魅女子,那女子手脚都被银质铁链紧紧束缚,一双惊恐大眼睛正含着眼泪无辜地看着场所有黑影。

        嘶!

        这女子有多美呢?这世上简直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这一刹那娇柔旖旎!

        她身穿一袭粉裙,但没有做过多装饰,头带银花,长发盘地。从裙下伸出*小足盈手可握,皮肤白里透红甚至能看到皮下细细血管,瞬间撩拨起众人心弦!

        就连身为女子妖娆都心跳猛然一,她甚至同时听到了自己身边百代明珠吞口水声音。

        别觉得百代明珠很没有定力,他吞吞口水已经算是不错了,因为那奇美女子抬头瞬间,甚至有几个拍卖场内买家直接从凳子上滚下来!

        拍卖场气氛立即陷入一种不安燥热中。

        这个当口,水伯声音幽幽传入妖娆,百代明珠,邪冰耳际。

        “清心凝气,这是媚术中高级一种,摄魂无形?!?br />
        妖娆倒不至于因为看到一个美人而发疯癫狂,只不过她原以为媚术都是风流暴露,搔首弄姿艳美,果然不是水伯提醒,她还不知道世上有这样一种不可理解高级媚术,明明那么清纯,却能直接令人心魂崩毁!

        好恐怖人间凶器!如果不是因为场人幻阶强大见多识广,只怕见到这女子瞬间神识都会一片空白!

        “嘿嘿嘿嘿……”

        看到那三两个从凳子上滚下来黑影,声音有些阴毒卖家得意地大笑起来??蠢此苈馀耸庇斐隼淳诵Ч?。

        “我这丫头是天生魅惑之体,她没有半点灵气,却与生俱来这种与领域相似能力。生于泽国一个偏远小山村里,老夫可是折损了大量弟子与幻兽才把她抓起来。她若开口说话,叫人死,人不得生!叫人跳崖,人不会反抗。无论是放身旁当暗卫还是成为双修炉鼎,都是这世上举世难寻货色!”

        卖家开始极绘声绘色地描述起与这女奴有关所有事宜。

        不过似乎场众人都没有把那些抓捕女奴凶险故事听耳朵里,他们灼热目光正全心全意地投射女子脸庞上!

        “邪冰,你好像没有受影响?!?br />
        妖娆此时好奇却是明明四人实力弱邪冰亦没有像百代明珠那样吞水口呼吸急促。

        “圣女殿下……”邪冰顿时哀怨地回应妖娆质疑?!澳阋恢泵挥锌闯隼绰??我也是天生魅体……所以对媚术是有绝对防御?!?br />
        我倒!

        听着邪冰那凄凉声音。妖娆真是想一锤子挥上去。

        他也是天生魅体?她怎么没有看出来?!

        “那女人感觉很不好,不要招惹?!钡P难樾姆豪?,想要去解救那笼中女子,所以邪冰吐槽完之后不忘立即义正言辞地警示妖娆。

        “放心,我不可能做那样事?!毖裂笱蟮匕炎约合葑?,目光却不曾离开笼中女子脸。

        且不说她没有那个好心肠见人就救,就单是那女子长相就令她下意识地想去排斥。

        虽然五官是不同……

        但眉宇间气质……真好像月依魔主!

        看着目光发直百代明珠,妖娆还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知道他那孱弱小身板消受不起这么凶残美人,所以伸腿踩了百代明珠一脚。

        秘语传音道:“这个女奴,不要碰?!?br />
        “嗯嗯嗯!”百代明珠立即点头回答?!安慌霾慌?,虽然比你美一点点,但是太难相处了?!?br />
        喵叽!

        听到百代明珠回答,妖娆顿时鄙视地竖起一根手指。

        后那天生绝世魅体女子被一个财大气粗强者以极高价格买下,看那卖龙者气息混乱就知道这美人儿价钱开得只怕比他绿龙还高。

        这世界上强者中穷凶极恶者也不乏其人,对于刚才绿龙战兽还踌躇着要不要出手,可是一看到美女便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一掷千金!

        买下美女强者交钱取人之后也匆匆离场。不希望自己离场后有人发现自己真实身份。

        那美人离开后又凄美而无辜地扫视了一眼全场,立即再次引得众人倒吸冷气。

        这次妖娆早有准备,避免了那种心魂荡漾失魂感觉,所以这次她才全场范围内感觉到了数股根本不为媚术所动气息。

        这样人,包括水伯与邪冰内一共十一人。虽然不知道这十一人身份与幻阶强度,但一定都是定力十分恐怖大能!而且这些人刚才美女拍卖过程里,也完全没有出价意图。

        本来就是如此。

        那卖出美女阴阳怪气者为什么不自己消受这样美人而要把她买出?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探究问题。

        不过这就是霁雾城地下黑市,只要有人买,就有人敢卖各种有违人道东西,就算拍卖东西是人,是兽,是黑暗禁制……只要钱是真,一切都不被禁止。

        接连龙兽,美人……把这场拍卖会气氛推到了*,所以接下来几件药鼎与灵剑拍卖中众人仿佛都失去了一些兴致,随着时间推移甚至有人开始离开。

        但直到此时,妖娆与百代明珠还没有一件器物入手。只有妖娆小试牛刀地把驭兽环内一些带着黑暗属性又被魔云长老与刃部挑剩下远古魔族幻器卖出了几件,小小赚了些钻石币。

        而就所有卖家与买家情绪归于平淡之际,那之前犹如鬼魅一般带着百代明珠与众人来到这间拍卖室庄家男子再次于门外牵来数个黑衣人。

        人加入,带来期待。

        这些黑衣人与鬼魅交谈了几句便分散开来向坐席靠近,来黑影看上去并不是一伙人,而是一些零散买家与卖家。他们入坐时候亦得到了来自于妖娆,百代明珠,水伯,邪冰“热烈欢迎”!

        恐怖威压瞬间爆发!

        有人稳稳坐下,有人颤巍巍坐下。亦有一个黑影被震得一滚,直接吐着血沫儿被众老买家威力拍飞出去。立即被站一旁鬼魅庄家引路人愧疚地拖下场去。

        此时没有人意那小小插曲,对于没有资格同坐于一起家伙,场众人都很吝惜自己注意力。他们与其把目光放吐血倒地人身上,不如立即紧密注意来黑影。

        人总会带来惊喜,所以人落坐之后,那一直主持大局庄家立即精神振奋地开口讯问。

        “不知几位来朋友手上有什么稀奇东西想要出手?”

        问了一句之后,居然没有人立即应答。

        气氛一时之间陷入了尴尬。

        一般进入一间拍卖会场人,都是有买有卖。但谁也不能提前预估每个时段进入人到底是想买多还是想卖多,所以如果遇上这种冷场局面,只怕今日高级拍卖会就要草草结束。

        庄家心中默默地盘算了一番,刚才数笔交易无论是绿色幼龙还是天生魅体美女,都是成功成交惊人大单,所以从这些交易里抽水也能赚个盆满钵盈,此时收尾稳赚不赔。

        只不过商家都是唯利是图,哪有心里觉得赚够时候?

        所以庄家沉吟片刻之后再次缓缓开口:“如果列位手里没有明确想买出东西,也可以祭出一些自己不需要亦不知用途物件来给朋友们开开眼,如果朋友们觉得价钱合适,相互交易一番也是一桩美事?!?br />
        庄家说话技巧极巧妙。无非就是煽动众人搅脑汁去回想一下自己储物袋内有什么占地方又不用闲置物品,如果真有这样东西,拿出来以物换钱也好为自己积攒一些财力避免刚才那种抢龙或者抢美女没有竞价成功窘境。

        庄家鼓吹之下,果真有人开始蠢蠢欲动。

        来黑衣人中,有一位不安地扭动起自己身体,而后迟疑地说道:

        “小弟来此,是想换些金铢参加接下来正式昆山拍卖会,所带所有兽卵与幻器都其它房间内拍卖一空了,本来手里再无货物,来此房间内也不过是为了长些见识,但见坐列位都是不同凡想人物,所以小弟现干脆拿出一样困惑我许久物品与朋友们共赏一番,如果有哪位朋友觉得合眼,给个价收去便是?!?br />
        这男子说话声调由迟疑到笃定,而且声音中气十足浑厚有力,看样子亦至少是一位天人境强人。

        他一边说一边将怀里某个物件掏了出来,抛看台中央风涌之上!

        众人黑影抛出物件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特别气息,所以定睛再看,才发现此时静悬于看台上……是一柄残破刀。

        为什么说它残破?

        那是因为它满身窟窿,几乎完全不成刀形!

        刀柄剩下比较多,上面依稀绘有一些小小花纹,不过不近看谁也不知道那是花纹还是锈迹。柄头挂着一截已经腐烂锈穿刀身,完全不能使用,甚至早已经腐朽成渣,长度还没有那黑乎乎刀柄长。

        “朋友……这是什么东西?”

        庄家看了一眼台上黑乎乎废铁,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一般卖家抛出东西,不是让人一眼就能看穿明物,就是完全让人看不出所以然怪痂。

        众人看得透东西,只要有人喜欢,比如刚才龙兽啊,天生魅惑之体美人啊……给得出高价都有成交机会。

        众人看不透又仿佛有点什么小意思东西,比如带着些天道气息残玉啊,从未让人发现过药草啊……只要够胆大,有眼光与勇气去赌宝,亦能让人险中求富贵。

        为何怪痂有成交机会?那是因为其中带着赌性质,它有可能是逆天异宝,也有可能是垃圾一团,所以才极大地刺激了众买家们入手捡漏兴奋感。

        而此时卖家抛出东西……则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这物件就是个破东西,没有带着任何疑似让它赌涨气息……

        一截破成渣铁皮呈现众人眼前。

        要是刀刃长度再长一些,众人还有理由猜想这刀经过特别方式灵气催动会刀光重现,削铁如泥,但此时这刀柄上残留刀刃不过半个巴掌长短,业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旧鲜粲诿挥性偈褂眉壑滴锲?。

        没有想到等了半天,拍卖物品居然是这个货色,庄家还有些委婉地提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问题,而场其它人,则甚至发出轻轻嗤笑声。

        “哎,想来小弟也一定会被朋友们嘲笑?!?br />
        那抛出残刀卖家一声叹息,有感而发。

        “小弟也只是想靠众位朋友摒除自己一道心魔罢了,这残刀是小弟数百年前从一处荒废古迹中寻出,当时那古迹仿佛是一个战场,有激烈打斗痕迹,至少存世万年以上?!?br />
        卖家声情并茂地描述让场诸人又静心聆听起来,一般有玉骨残留远古遗迹内,确容易出现些有价值东西。

        “小弟那古迹中寻找数日,并没有发现我之前还有人进入遗迹痕迹,看那战场规模又十分浩荡,方圆百里完全被毒液包裹,只可惜探寻了十几日,只毒池下找到了一残刀一把。刀身已灭,刀柄残留,于一具唯一还能辨别形状玉骨旁所握。所以小弟欣喜若狂,便将这残刀带出古迹日夜琢磨?!?br />
        这卖家描述得合情合理,看上去也是一个古迹中挖宝高手,一般遗落气息强大玉骨旁古幻器,都是价值高东西。何况那玉骨与刀还毒中浸泡万年,能残留形状已经十分不容易。

        “战场环境恶劣,其它兵刃与参战者都被毒水炼化,只有这柄刀柄失去主人灵力滋养依旧有形,遗落一个生前至少是三衰大能身旁,并被玉骨紧紧握住,所以此刀万年前风彩很是令我好奇?!?br />
        “原本只一种小小好奇,却百年间化为小弟一种执念,每夜我将它拿手上,都有一种声音告诉我……它是无双利器!”

        “可是无论我滴血认主,以灵气滋养,还是用各种方法去破坏刀身,都没能令残破刀身再次绽放摧城焚河光芒?!?br />
        卖家描述声中,百代明珠又以余光瞥了瞥那静悬半空中刀柄一眼,确发现乌黑中泛着油亮,像是有人长期不断摩挲产生光泽。

        “这东西跟了我许久,我也未能破解它秘密,所以今日拿出来,是希望朋友们助我一把,如果看得上眼,将它买走也好,或者慧眼识物,告知小弟此物奥秘,小弟分文不收,只为了却一个心魔?!?br />
        说到这里,卖家一声苦笑。

        “不瞒列位,小弟醉心研究此刀百年,导致幻阶百年丝毫未进,根基荒废,所以此来霁雾城,就是把一些玩得久了物件折价换成金铢,也好昆山拍卖会上多入些洗髓激灵丹药,重修炼?!?br />
        看来这卖家着实因为玩物过度而相当苦恼。

        只不过地下黑市里,任何人说任何话都只能听一半丢一半。

        看到古战场与远古玉骨人只有那买家一人,所以其实众人也可认为此人是随意找了块破铁而后编了个凄美故事来忽悠人钱财。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这卖家说是真,这已经被毒水毁成这样幻器又还会隐藏什么秘密?

        “来,你不是来骗钱吧?”

        之前那个卖出女奴黑影极不给面子地讽刺道。

        “兄弟,话不是这样讲?!蹦遣械吨魅擞锲写乓??!拔冶揪兔挥锌黾鄹?,无非就是执念此物不凡想寻个答案而已。你看不上,可以不接小弟话?!?br />
        残刀主人气势巍然,竟也一时间震慑全场。

        众人一阵沉默,而后不知哪位大能打破寂静,缓和气氛地说道。

        “反正今日看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要拍卖,这位朋友如果真是对此物心有执念,又提出只要能破解此物奥义分文不取也可,那不如给我们坐二十人一一细观,集合大家阅历,必能给这位朋友一个合乎情理答案。说得出此物不凡之处者,或者对此物竞价高者,可以把此物收入囊中?!?br />
        这话立即引起了场大部分人认同。

        “这样也可,毕竟我们都不是初出茅庐少年,如果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还感觉着一件破东西有价值,那十有*有些理由?!?br />
        又有人随声附和。

        所有能进入这间拍卖暗室中人,只要脱下斗篷,势必都是初元大陆蓝魔海内跺跺脚亦能震得大地隆隆响大人物。何况于这些缓和气氛与附和者都是刚才拍卖美女时完全不受媚术左右人。

        他们此来地下拍卖会,不过是为寻一些稀奇之物,所以有人拿出看似破旧东西并笃定它一定是宝物,那么这些眼光毒辣老妖孽们不妨好好看看这块废铁到底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