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68:追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到混沌神宗锁山大阵自己眼前缓缓张开,妖娆深吸一口气而后又缓缓吐出,把自己淤积肺叶中浊气呼出,顿时神清气爽,万分舒畅。

        一出神宗地界,她就立即返回冰封城去!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好好修整一番。

        所以看到锁山大阵豁口扩张到一人大小,她立即毫不留恋地大步向前踏去!

        火纹子眼见眼前妖孽杀不死,心中一阵焦灼难耐,原本想以自己力量先将它镇压再另想办法。但是五感通达他追击不死妖邪时候却突然查觉到了一种异样感觉。

        他自己之前掐灭血腥味儿再次涌入鼻腔。

        仿佛眼前不死妖邪也一直追随着飘散空气里淡薄血腥味不断向前!

        “为什么会这样子?”

        火纹子心里一个咯噔,暗叫原来如此!

        “也许进入酒山秘境敌人不只一拔人马!而那妖物踢开光屁股修士直奔鲜血涌动之处前行,十之**是去追寻前一拔离开酒山秘境真正罪魁祸首!”

        心思好缜密火纹子!

        单凭湿婆心无旁骛行动就推算出大概事实真相!所以有此念头心,火纹子竟也收手不再扰乱湿婆前行方向,紧紧跟它身后,倒要看看这不死妖邪想要寻找是什么人!

        妖娆正一脚迈出神宗锁山大阵,刻意显示出不慌不忙姿态,然而就此时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尖唳声!

        那熟悉凄厉叫喊声着实让她心瞬间悬了嗓子眼上!

        蓦地回头……

        妖娆果然看见了湿婆那张如地狱恶魔一样恶心烂脸扑面而来!

        因为数次都没有把盗取天门宗重宝小贼撕个粉碎,湿婆脸俨然扭曲一起,没有瞳孔雾白眸子内爆发出一股毁天灭地凶残!

        那些正给妖娆开界神宗弟子突然看到一个如此骇人影子疾速飞来,不人不鬼比魔物让人肝胆俱裂,顿时张大嘴巴,胃液翻滚地连连狼狈后退,甚至有胆小者直接哇哇大叫着一屁股坐了上地上!

        虽然惊愕于湿婆为何能逃出正坍塌应氏老祖埋骨之地,不过妖娆此时紧张是湿婆身后看到了火纹子老头身影!

        悄悄观望林家大火时她已洞查那黑衣老头神宗内尊贵身份与地位,能仅靠一吼之震将林源老祖震退四衰大能,她亦无法正面对抗。

        此时从火纹子身上散发出来强大威压已经沉沉压来,掠得她脸颊隐隐作痛。

        “喵叽!湿婆你这邪物,居然把人家神宗太上长老也引来了!”妖娆顿时缩了缩脖子,可不认为自己火纹子怒火下能比林源老祖强多少!

        与这种绝世巨擘冲撞简直是想死!

        二话不说,妖娆立即纵身向神宗锁山大阵外扑去!

        “拦住她!”

        火纹子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脸覆轻纱女修,因为脸与手脚都隐藏朦胧纱织下,所以根本分辨不出她实际年龄,但是别人嗅不到,他却能嗅出源自那女修身上淡淡腥咸之气,还有一股说不清楚熟悉!

        “难道是熟人?”

        火纹子皱着眉头,眉心上火纹不断跳动!他忘记了自己秘火玄天禁地内数次与妖娆神识交锋匆匆会面,但忘记不了这种熟悉感觉。

        火纹子数千年龟缩无人火焰下,所以对自己熟悉气息尤其意!

        “那女修是本尊进入秘火玄天禁地之前认识人?这大有可能!因为就凭她身上威压,也应该是已经进入天人第三步强者!这样女性修士整个初元都不多见!是她盗取了酒山秘境下东西吗?”火纹子双眸狠狠一缩,顿时加急切起来!

        虽然吼着“拦住她”!但是一干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神宗弟子早被湿婆模样与火纹子威压吓得不轻,哪里还有实力去阻拦妖娆逃遁身影?

        妖娆自看到湿婆与火纹子向自己冲来骇人场面后,右手立即伸入驭兽环内去掏自己传送卷轴!

        离开神宗锁山大阵便不再被神宗禁传阵力量束缚,她大可自由捏碎各种卷轴依靠传送力量离开封神大陆。

        可是当她手指拂过那些空空贼老头交付于她冰封传送卷之后她身体陡然轻轻一抖。

        因为湿婆与火纹子御空速度着实惊人!只不过一个眨眼就直接冲入她方圆十米之内!而且火纹子手里一张火焰大网正带着嗜杀气息向自己当空罩来!

        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捏碎了返回冰封城传送卷轴,来不及瞬间消散传送之光也会同时把湿婆与火纹子卷到冰封城去!

        “不行!不能把这两个家伙引到白川为祸!”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迅速把手移到冰封城卷轴一旁,那里还有一张形单影支传送卷。

        妖娆狠了狠心,直接利落地把那张卷轴迅速碾碎!

        麒麟王话还耳边回响:“妖娆,你如果有空,也来昆梧大陆霁雾城看看,昆山派拍卖会上,你需要什么冰封城都鼎立支持你买,这里有一张前往霁雾传送卷,你把它带身上!”

        轰轰轰!

        一道璀璨传送阵立即出现妖娆脚下,精美而湛亮能量回路比一般世人得见传送阵法加精简清晰。

        通往昆山拍卖会时空甬道妖娆面前展开,本从未想过去拍卖会一游妖娆此时为了不将湿婆与火纹子引到冰封城为祸,睿智地打开了前往昆梧大陆霁雾城通道。

        即将开幕初元世界盛大拍卖会霁雾城内,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人潮汹涌气息杂驳,如果自己潜入霁雾,纵使火纹子有一百个鼻子也未必能找到自己隐匿位置!

        “有种你们来??!”妖娆一阵冷笑,而后立即头也不回地钻入了深邃而黑暗时空甬道内。

        此时湿婆鬼爪与火纹子火网也刚好堪堪地划过妖娆衣襟,刚好一人扯下了她一片裙角。

        妖娆身影呼地一声银光湛湛传送阵内消失。

        对她报着必杀之心湿婆立即毫不犹豫地冲入了力量还未消失传送阵内,而一脸纠结火纹子亦踌躇了一瞬,而后咬着牙跳入阵中。

        虽然不知道自己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但火纹子还不信初元大地有何处能为难到自己。

        耳边狂风呼啸。

        妖娆顿时被卷入传送通道,这次传送时空做得十分稳定,所以头晕目眩感觉极轻,她很就冲出重重光怪陆离光影,一个鹞子翻身,直接挺入了一片繁花街市上空!

        霁雾城是昆梧大陆有名主城之一。

        它并不是人族俗世君王皇城,但将它称为霁雾大陆第一商贸之城一点也不为过。

        传说俗世万年前出现了一位极聪明贤王,因为非正统皇室血脉而自小被分封昆梧大陆极偏远小城内,他体内灵气不浓郁,出生时与平民一样都没有超过一阶战神境,而且还是先天双足残疾。

        但上天总是公平,虽然没有给这位贤王强大体魄,却给了他一个聪明绝伦头脑。

        十多岁起这贤王便兢兢业业把自己封地治理得井井有条,区区十九岁就被召回皇城辅助君王治国,年轻时曾驻守昆梧数个主城,将每个主城都带上了兴旺发达道路,并与昆梧大陆各地宗门教好,甚至以凡人之身得到了昆山派太上长老青睐与友谊。

        有了昆山派太上长老认可,虽然这贤王不过是一个四阶战神,却也用灵丹妙药维持了悠长阳寿。这霁雾城就是老贤王生命后百年定居城池。

        有他过人才智,一生阅历还有他宗门忘年之交们情谊,原本完全不出名山野小城霁雾百年间迅速扩张为昆梧大陆第一主城!

        其中阡陌交通,传送阵与水道陆路通达,成为宗门弟子与俗世百姓们津津乐道一处巨大商贸之城!也是开创初元世界第一大拍卖会发源地。

        贤王之名永垂昆梧大陆,甚至比昆梧现世君主赫赫有名。

        而且贤王作古之后并没有让世人留碑纪念,而是把自己骨灰名后人撒了霁雾河内生生世世与自己守护城池同。

        这种大义让阳寿绵长宗门幻修者也自愧不如,所以越发地暗中助力,把霁雾城打造成了一个介于幻修界与俗世之间小乐土仙地。

        此时妖娆,正疾速地扑向这片乐土之地。

        从身后还未关闭时空甬道内传来嗖嗖声中妖娆明白湿婆与火纹子一定正追击而来。所以她一入霁雾便毫不拖沓地直接向灯火为辉煌高楼玉阁内飞扑而去。

        即使此时是本应该万物安寝后半夜,但是号称“不夜之城”霁雾城街道内依旧人头攒动。许多人感觉到了天空上突然张开传送大阵气息,顿时纷纷抬头,随即看到一个被纱织裹得密死密严风影从那违规传送阵内一闪而逝!

        不过街头行人们对此场面已经见怪不怪,因为越是临近拍卖会开幕,从初元各地赶来霁雾城卖家与买家越是数量惊人,城内传送阵群已经每天十二个时辰满负荷运行,可是还是不能满足源源不断想要挤入城内各地修士们需求,所以那些财力雄厚者,干脆用这种违规城内传送卷直接进入城内。

        只要这些乱用传送卷轴召唤师们不滥用武力惊扰他人,镇守城内纠察使们便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妖娆到来并没有让霁雾城内行人有太多惊讶,只有一些御空而行却差点撞上突然出现她召唤师们看着她远去身影破口大骂!

        “哪家不长眼家伙,居然连招呼也不打就这么野蛮地从小爷眼前冲过,要是小爷没来得及止步,一下把你撞个缺胳膊断腿,是让小爷陪还是你自己甘愿倒霉???”

        一个被妖娆倏地飘过而原地打了个转身长衣男子用手里画轴掩着口鼻,怏怏地骂着,他那些难听话,很就湮灭细小人潮窸窸窣窣中。

        这只是霁雾城不夜城内一个小小插曲。原本根本没有人会把此事发心上,可是就众人以为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又有一道黑色人影从之前那以纱裹身修士凭空出现地点疯狂冲出……并刹时间掀起了一道腥臭风暴。

        湿婆追寻着妖娆气息疾速跃出传送阵来!

        浑身上下带着必杀邪意。而且肩胛骨上诡异伤令此时他加疯狂。

        根本没有人来得及看清那黑影模样,只觉得一阵让人恶心罡风吹过,而后那刚刚还用污言秽语辱骂妖娆无理男子便呆呆地矗立天空中,手里用来遮掩口鼻画轴已经那倏然掠过身前腥风直接腐蚀撕扯成了无用渣滓片片零落。

        看着手里刚刚用重金收来名画此时已经只剩下一个光杆子,那衣着华丽男子先是一呆,而后脸上迅速升起无比愤怒表情!

        他怒了!

        月不黑风不高,人头攒动,治安良好霁雾城内,居然有人胆敢如此嚣张地撕毁他财物!这真是太没有天理了!

        他顿时“嗷嗷”地大声嚎叫起来!

        “我日你十八代祖宗!昆山派长老们不是已经坐镇霁雾城内了吗?怎么也不管管流氓与夜盗,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屁民们过好日子了?我不干??!你们要不把那毁了我名画贱人挖出来,小爷我到时候找我祖爷爷出面,让你们昆山派不得安生!我堂堂小刀门嫡长子霁雾城都会被人欺负!我看你们什么狗屁拍卖会也不要开了!”

        男子一阵哇哇乱叫还真惊动了坐镇于霁雾城四方昆山长老,拍卖会开始之前昆山派就已经派出无以计数长老与弟子前来维持霁雾城安定。

        因为这场举世闻名拍卖会,不单代表着昆山派初元蓝魔海地位与面子,还关乎于供养昆山天宗大量财富!

        立即有数道强大气息从霁雾城四方升起,疾速向着高叫着男子所之地急急飞来。

        感觉到了空气中燥动气息,被湿婆浑身戾气撕毁画卷男子加耀武扬威,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再次从他身后亮起传送之光。

        妖娆单手捏碎传送卷符力强大,瞬间能量爆涨中直接传送了三个人。

        妖娆与湿婆已经没入黑暗星空,然而火纹子却吃了个暗亏,即将消失时空甬道内好一阵折腾才头晕脑胀地被传送之光吐了出来。

        那正嚣张地站半空中挥舞着光溜溜画轴男子犯了一个极大错误,就是自以为还身处自家势力称王海外山头,遇事不避锋芒也不小心观察四周气氛。所以根本没想着自己再一次拦住了那已经飞出两位强者传送阵出口!

        站街道上众人们刚想开口提醒,悲剧就已然上演!

        神识早已经锁定湿婆火纹子踏出传送阵后感觉到目标正远离,立即连看都不看便直接向前冲撞而去!

        这实力高达天人四衰恐怖神宗太上长老又如何可能去意不长眼小蝼蚁是否安全地退避到他行进路线两侧。直接张息着狂燥风暴向湿婆消失方向隆隆飞去!

        就连神宗第二峰林家老祖都经不起火纹子威压,又何况一个毛都没有长齐小蝼蚁?那正哇哇乱叫男子背脊正对着火纹子御空方向,所以转瞬之间就被火纹子掠过风暴野蛮地拦腰撕裂,表情凝固破口大骂瞬间,但鲜活生命已经远远地离开了他!

        看到天空中突然骨血飞扬,一旁围观行人们顿时捂着自己张得老大嘴凌厉地大叫起来!

        就管见过无数次杀人,也从未见过如此霸道亦藐视生命厮杀!

        “啊啊啊??!”尖锐大叫声夜空中回荡,霁雾城大街上顿时乱成一片!

        嗖!嗖!嗖!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直到此时数道守护霁雾城昆山长老们才一脸郑重地出现以火纹子为中心四周房顶主梁上空。

        六道飘渺身影散发出雄厚威压,顿时震得房顶瓦片咔嚓破碎,但是直到此时六人才郁闷地发现,就算联合其它五位老朋友力量,也全然动不了被他们围住老者一根汗毛!

        地上残留着一人死不瞑目年青人尸体。

        血案已然发生,可是这制造一切罪魁祸首身上正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天道意境!

        火纹子也死死地皱着眉头,他无意杀人,只是没有想到那被不死妖物追击修士情急之下并没有返回她老巢,而是极为聪明地将他引入闹市来!还无端端地让他又撞死一个小辈!

        一想到今夜之境遇,火纹子当真要气得呕血!

        “敢问前辈是何方来客,又为何我霁雾城内大开杀戒?”

        感觉得到对方实力深不可测,给自己一种蝼蚁窥视大象敬畏感,所以从远处急急赶来昆山长老们根本没有提及地上死人问题,而是换着恭恭敬敬语气对火纹子问道。

        感觉到眼前六个小辈衣饰有些眼熟,火纹子也不好当场发作,只是不耐烦地挥着袖子冲发问人吼道:

        “本尊神宗火纹子,这死了小辈要是有人来找麻烦就让他们上神宗找老夫,现你们这些娃娃阻了老夫路,老夫若是跟丢了对手,你们长十人头都不够老夫砍!”

        听得火纹子张狂,六位昆山长老是不知所措。

        所以相互对了个眼色,急急捏碎袖中传令牌,召唤自家正主前来调停事端。

        虽然眼前眉心有火纹老者实力深不可测,又自称神宗之人,但他们昆山地界上不还来客们一个说法,行人路上就会被莫名其妙碾杀,那昆山生意也别想继续做下去了!

        就此时,天边已然升起一道天人之威!

        “悦儿!我悦儿啊啊??!”

        一声苍老嚎哭声急急而来,嚎哭声中好似夹杂着天道,顿时令场所有耳闻哭声者心乱如麻,大悲之情涌上心头,眼眶之内也有滚滚热泪不由自主倾泻而下。

        满街顿时悲哭一片!

        那横死街头男子止不定就是此时天空中震响嚎哭声中呼喊“悦儿”,只见北方夜幕之下,一个风仙道骨老翁捏着一枚破碎命牌急急升起,根本不由分说就挥出天人第一衰绝杀之技“衣垢”向火纹子所地点疯狂袭来!

        璀璨而明亮灵气爆破焰火瞬间划过长空照亮世人眼,那恐怖力道直接掀来了数十栋高楼房顶,令空气亦带着隆隆震波向火纹子轰杀而来!

        生死无常,但只要有足够实力,还是能叫仇人血债血偿!

        这么多天人强者现世!霁雾城内一阵疯狂!

        不但那六位前来调解昆山长老身上都带着极强威压,就连那死者祖爷爷都是一位平日实难见到天人境强者,而且一出手就是究极杀招!

        簇拥街头围观者非但不怕引火烧身,反而都从入梦中匆匆醒来,以几何倍数增涨飞速递增着围观人数。

        火纹子亦暴怒无比!

        “老子只是追人而已,分明是你家不长眼小子冲撞老子威严,傻傻站老子传送阵出手等着送死,他死关老子屁事!我那神宗仇人要是被跟丢了,你们又能赔得起吗?”

        怒火火纹子胸腔内隆隆震动!

        他根本没有抬头就经余光瞥见那疾速向自己头顶当空而来“衣垢”绝杀之技!所以火纹子敏捷地反手一计拳风,未用绝技相敌,而是随意地挥出一道流火冲天!

        恐怖火威经过千年秘火玄天禁地内锤炼,带着一股万夫莫挡雄壮!

        此火一出,所有沉寂于霁雾城内万年老怪们纷纷诧异地睁开眼睛,那六位原本合围着火纹子昆山长老是惊得连连后退!

        “不得了啊不得了!霁雾城又来了大人物!”

        ------题外话------

        灭哈哈~昨天升了银牌作者啦啦啦~

        为毛要写符山师兄去拍卖会啊~因为伦家要写霁雾城啊~不是废话不是废话~碎碎念~()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