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44:小轮回化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炼药本来就不是至阳强项,再加上妖娆对至阳火也很难立即运用得当,所以第一口原材料完全报废。

        “这有什么,反正碎砖我们多得是?!卑⑺估继嘏淖胖裂艏绨?,好像兄弟一般安慰它低落心情。

        “我觉得吧……也不算完全失败?!?br />
        疯子爹爹安慰完至阳鼎灵时候,妖娆突然趴鼎身上,皱着眉头说道。

        她手指毫无征兆地伸向鼎腹,轻轻那些烧光砖头后残灰上一抹,而后把黑乎乎手指放鼻尖下细细地闻了起来。

        面对未知东西,她现依靠完全是自己鼻子。

        仔细分辨,妖娆目光越来越湛湛有神,而后一抹喜色突然浮上脸颊,她情不自禁地对阿斯兰特大叫:

        “是熟悉气味,虽然很淡很淡,但与我身上之前驱虫药香一模一样!”

        身为药师妖娆,绝对不会记错这股味道!

        “什么?”

        正准备去别地方搬砖再来烧阿斯兰特一时之间有些呆滞,但是很地,他便身体一抖,也一头扎入至阳鼎内内拼命地吸着气!

        虽然不知道妖娆所说之前她身上驱虫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把头没入至阳鼎内,阿斯兰特确闻到了一丝丝奇异香气残留。

        这很明显是焚烧石砖带来异物,因为像至阳鼎灵那样肌肉发达大老爷们是绝对不可能擦香水!

        “这真是驱虫药?”

        阿斯兰特立即伸出头对妖娆大声质问道。

        妖娆笃定地点头,细细把粘附于至阳鼎内壁上黑灰一点点刮下来收集一张方帕内,而后摊开掌心将黑灰送到阿斯兰特面前:

        “这些东西一定有药性,爹爹,我去试试?!?br />
        只要站石砖废城边缘,将鼎灰抹身上,跳入黄沙荒原,吸引虫蝇注意力,就能根据以往经验判断出抹灰与不抹灰区别。

        这种危险事阿斯兰特当然会让自己宝贝女儿去做,所以他立即一把抢下妖娆手里方帕,瞬间就已经奔跑得无影无踪,妖娆只徐徐吹动夜风中听到爹爹模模糊糊吼出一句叮嘱:

        “你……继续炼药!”

        一回头爹爹已经不,妖娆暗暗捏着自己拳头。

        好!

        炼就炼!

        因为找到了熟悉气味,妖娆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信心百倍!

        这恐怖虫蝇禁地一定会有破解之法!只要她思路没有错,即使把整个废城都炼化,她也一定要带着所有人一起出去!

        爹爹与先天大帝可以进入驭兽环世界躲藏,但二傻与她自己,必须配比出三人份药量!

        妖娆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断壁与碎石,拍着至阳鼎烈火澎湃鼎口认真地说道。

        “兄弟,接着烧?!?br />
        阿斯兰特步奔向石城废墟边缘,为了节约药灰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衣物基本扒光,把那方帕内零星黑灰涂抹自己胸口,其实只抹了一把就完全把黑灰用,但阿斯兰特依旧无畏地纵身跳入沙地里。

        神经绷得绷紧,用细小火苗热度令胸口黑灰继续散发淡淡香甜,阿斯兰特半弯着腰,一双狮目黑夜里闪动着灼灼野兽之光。

        他五感此时极为紧张,一旦有地下虫蝇爆起,他就会立即挥出火焰奥义自救而后疾速跃回身后石台上。

        但是现双脚下已经传来沙砾粗糙绵软触觉,不过预想中虫豸风暴却并没有那么迅猛地突然出现眼前。

        “看来妖妖说得是真!”

        阿斯兰特顿时一阵兴奋!要是换了之前没抹灰时候,只怕自己双脚还没陷入沙地就会被密密麻麻虫蝇包缠成一枚鲜肉棕子吸得浑身是包。

        蓄着精芒双眸一闪,他稳稳地矗立滚滚沙流中。

        直到两息之后,阿斯兰特才听到耳边传来嗡嗡虫鸣,远方无黑暗中,仿佛有什么比黑暗邪恶罡风拔地而起,必然是饥饿得想要饮血虫蝇再次嗅到了他身上鲜血滋味。

        听到虫鸣,阿斯兰特顿时跳回身后石台上,疾速后退至安全距离。

        胸前余灰已经淡薄得几乎找不到痕迹,虽然只是这短短两个呼吸,但已经彻底地打破了一直被困荒原中僵局!

        阿斯兰特欣喜若狂地欢呼跳跃!

        只要石砖烧成黑灰足够多,绝对能让所有人安全地离开虫蝇包围圈!

        “我得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家妖妖!”

        连衣服都没来得及重穿戴好,阿斯兰特竖着中指对那些漫天飞舞急切想要吸食他鲜血却又畏惧石砖废墟百万虫军们比出了一个“操你们十八代祖宗”姿势,而后嗨嗨地向妖娆跑去!

        嗖!

        黑暗中阿斯兰特矫健身影犹如一头刚出笼猎豹!

        他想象中,此时妖娆一定与至阳鼎灵亲密地配合,高效炼化顽石,所以一边跑向废城中央阿斯兰特一面嗷嗷大吼。

        “妖妖,臭丫头!还真被你给说对了!那黑灰真有驱虫效果哟!”

        挥舞着手中衣物,阿斯兰特灭哈哈大笑着一步跳入废城中央。结果还没等到妖娆回答,却又看到了出人意料一幕。

        空气混乱而狂暴,阿斯兰特一出现,那两个不知道属于哪个门派两个傻子立即像是惊吓过度小白兔,一哭一笑地扑上前来,动作迅速地躲了他身后。

        “呜呜呜呜……有妖怪!”爱哭师叔抱着阿斯兰特腿。

        “哈哈哈哈!打起来了!真有趣!”看来那爱笑师侄比他师叔还疯狂几倍。

        什么情况?

        阿斯兰特顿时一惊,看到妖娆正站高台上满头黑线地大叫:

        “轮回,别闹了。哎哎哎……”

        是轮回鼎吗?

        阿斯兰特目光被天空中光影吸引。

        天空中有一道带着暴虐之气白影极速闪动,先围着正喷火至阳鼎疯狂旋转三圈,而后张起野蛮力量“咚”地一声无耻地将眼睛被晃晕了至阳鼎灵一锤子砸倒!

        哐铛!

        一声巨响,至阳鼎连同它鼎腹内流火,和刚刚淬炼了一半点碎砖顿时倾倒于地。滋滋火苗黑夜中妖冶地跳动。

        “叫你勾搭我主人!”

        “叫你无视我存!”

        天空中响起一声声刺耳而爆怒咆哮!因为情绪过于激动,那破了音大叫几乎立即把妖娆和阿斯兰特耳膜震破。

        汗滴滴!

        阿斯兰特脸颊上立即升起与妖娆一样无奈表情。原来是自己不时候,妖妖轮回鼎突然苏醒过来。

        轮回鼎绝对不是一个好安抚家伙,刚才因为鼎火不旺盛而被妖娆暂时搁置于一旁,鼎灵苏醒后看到妖娆居然弃用自己转而借用它看不顺眼至阳火鼎力量,刚恢复意识轮回立即发了狂一样扑上前来与至阳鼎拼命!

        这货吃醋了!

        身为这世上邪恶黑暗骄傲自豪尊贵强大……未来还将帅气鼎灵!小轮回绝对无法接受自己主人与别丑陋没用头大无脑肌肉男它背后搞暧昧关系。

        这一幕深深地刺伤了它骄傲小心脏。

        “你这个臭不要脸,居然抢老子生意!”

        啪!啪!啪!啪!

        小轮回掀起狂风狠狠地从不同方向把至阳撞了个东倒西歪,然后冲入刚才被至阳倾倒而出碎石堆上大口吞噬起来!

        “这些都是我!我家圣女只能用老子炼药!”

        轮回鼎哇哇哇地把妖娆丢入至阳鼎内碎石通通吞到了自己鼎腹里!

        好扭曲忠心!

        被打肿脸至阳鼎灵到现都没反应过来到底什么事发生自己身上,他呆呆地坐地上抬头静看发狂中轮回。

        妖娆顿时又气又好笑。她也只是不想惊醒轮回,又不能因为等它成功化形之后才炼药,所以退而求其次地借用了至阳火息炼砖头,没有想到却因为这么小小细节引发了轮回暴怒。

        不管它能不能发挥百分之百力量,她从来没对别药鼎产生过兴趣喂!

        “主人,你看我炼得多?炼得多好?”

        被砖头塞得满满轮回艰难地飞到妖娆面前,摇着哐铛直响鼎腹向她邀功,反正一切都是该死至阳鼎错,他那戳瞎人眼六块腹肌蛊惑了妖娆圣女判断力。

        妖娆是爱它滴!只爱它一个滴!

        应该把至阳轰成骨渣渣!

        轮回一面高叫着一面鼎底升起熊熊大火!不过此火不再受妖娆火息影响,而火焰诡异地由红转青,远远看去,像极了森然骸骨堆上经常升起幽幽鬼光!这才是轮回鼎炼物极致之火。

        咔嚓咔嚓!

        清脆声响疾速鼎腹内响起,袅袅青烟无声地述说出此时轮回鼎腹内石砖被淬炼迅速有多激烈。

        “我是好滴!”轮回鼎对着妖娆撒娇,语气中还带着一股深深怨念。

        妖娆立即抱歉地对还呆坐地上甚为苦逼至阳鼎灵抱歉一笑,而后轻轻托起自己面前求安慰轮回,拍着它鼎身认真地回答。

        “啊……我家轮回是好?!?br />
        因为轮回鼎多年饮血杀戮,又内藏黑暗气息,性格即顽劣亦疯狂,独对妖娆情有独衷。所以就算它刚才嚣张地殴打了无辜至阳鼎灵,妖娆还是内疚地把错误归究自己身上,耐心地安抚气得直冒烟轮回鼎。

        得到妖娆肯定答复,轮回鼎憋了一肚子怒火却没有消减。

        它本来不是这么小肚鸡肠性子,但因为急着化形又一直没有进展,所以看到妖娆对着至阳鼎浅笑样子它心里某条神经就立即不受控制地爆炸了。

        它骄傲,绝对不能让讨厌至阳鼎抢走。它懊恼自己这段时间沉寂,居然让妖娆放弃用它炼药,转而寻求别火鼎力量。

        它绝不允许!

        “老子要化形!”种种愤怒与委屈心中汇聚成爆发火山!

        “嗯,轮回一定行,你看你,已经可以发出声音了?!痹缏只赝幢庵裂羰焙?,妖娆就发现了这一微妙变化。

        之前轮回鼎多与自己产生心灵联系,可是现却能发出朦胧通用语,这种变化已经令她十分开心。

        “不!老子……要化形!”

        不想再入定后再被至阳或者别家伙钻空子,轮回鼎奋力挣脱妖娆手掌,用力地跃入夜空!深深渴望与蓄积了多日底蕴终这一刻完全爆发!

        吓!

        妖娆与阿斯兰特蓦然张大双眼,就连一直躲阿斯兰特身后爱哭师叔都心有所动地止住哭泣,若有所思地抬头眺望夜空。

        因为凡是五感敏锐召唤师都必然会此时洞察到天地间灵气异常流动!

        夜深重,漆黑夜空让人看不清风涌来痕迹,但神识却众人脑海里勾勒出一幅恢弘画面,方圆百里之内黑暗元素兴奋地跳跃!

        它们被正矗立穹窿之下静静飞旋轮回鼎气息吸引,急急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天地间仿佛突然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生机,好像是借着地气,好像又是窃取了天道,这些鲜活而富有生机精纯之气有节奏地交织轮回鼎鼎身之上。飘渺烟云立即从鼎口升起,仿佛有什么让人心悸力量正烟云中酝酿。

        “轮回……”妖娆呢喃一句就不由自主上前一步。

        她虽然从没见过幻器正式化形,但心中隐隐觉得轮回鼎它心境这样焦躁情况下,于灵气稀薄黄沙荒原内强行借势化形仿佛不是一个很好选择。

        因为幻器化形与天人强者渡劫是一样概念,欲成功蜕变,那么成功前必然需要承受极大痛苦与巨大失败代价。

        也许一次化形不成,鼎灵形态将丑陋不堪,有甚者直接灵智毁,鼎灵不,神器开裂降级。

        她可不想小轮回因为冲动而承受这么大危险。

        “别动妖妖,现是关键时刻?!?br />
        阿斯兰特突然拧住了妖娆胳膊,低低地喝止她下一步行动。

        此时如果没有阿斯兰特一旁阻拦,兴许是妖娆真会强势地干预轮回鼎不记后果危险化形。但是阿斯兰特一段话却奇异地抚平了妖娆内心焦灼。

        “你想想看,轮回本来就是大凶之物,它心里戾气对它化形非但不是阻碍,还是一种助力,气与意念相辅相成,才是器灵成形关键?!?br />
        阿斯兰特看着妖娆眼睛。

        “再加上此地虽然灵气稀薄,但夜色中黑暗元素却极为纯洁,这片魔族大地,绝对不比任何你选人族居处差。有时候捡日子不如撞日子,你药鼎想化形,就让它安安静静化吧?!?br />
        疯子爹爹温暖而有力大手瞬间给了妖娆安定力量。

        所谓家人,就是能肆无忌惮地弹你脑门,却又你慌乱之际给你支持与方向人。妖娆站阿斯兰特身旁,压抑着内心冲动,静静看着正天空中嚣张吸取着浓浓暗力轮回鼎。

        月白鼎身吸取了大量空气中涌动暗力之后却不暗反亮!

        越来越皎洁宝鼎悬浮于黑暗天空下,仿佛一轮银月冉冉升起!

        明明本是那样疯狂邪狞气息,却这轮静谧银光瞬间变得平和神圣。

        妖娆双眼朦胧,星光点点,她不知道是谁给这奇异小鼎起了“轮回”这样有意思名字,现她才发现,所谓“轮回”,并不单单是指它葬送了多少活人,碎尸炼药“助”人魂入地狱,早死早轮回。

        这名字还有深一层意义,它象征着一种光与暗,狂狞与宁静自然交替。

        世间万物皆有两面,邪会某一时刻转化为正义,所需不过是一个轮回契机而已。就像现平复了自己情绪,而突然变得圣洁月白小鼎一样!

        天空中让人心悸混乱与狂躁气息突然一种无法被人理解方式找到了属于自己节奏,有序地灌入轮回鼎正发光鼎腹内。

        鼎身上烟云加浓郁,甚至以肉眼可见速度凝集出能被人辨识出形状!

        “这就是器灵化形?!”

        妖娆站原地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惊叹,就像天地孕育出生命,她灵魂也因为这些弥漫天空中蒸腾向上力量触动,满心激动与热切地期待起来。

        月白光影如坠落天庭月光,呼地一声向着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至阳而去!

        今夜小轮回所有愤怒与自责,都由至阳鼎而起,轮回要向这尊自诩光明刚烈臭屁阳鼎证明……证明自己比他完美百倍!

        “老子比你强!”

        “老子比你帅!”

        “八块腹肌出来!灭哈哈哈哈哈哈……”

        白烟轰然蒸腾,一股排山倒海力量拔地而起,瞬间震得夜空狂风猎猎作响,罡风刮得一旁丑丑枝叶纷飞,大地碎石滚动,好像整个大地都被这股向上力量震撼。

        所有人长发与衣衫都身后狂舞。飞沙迷了眼睛,但轮回鼎上澎湃灵气间,还是渐渐地凝集出了形人影。

        一听那“八块腹肌出来”咆哮,妖娆就蓦然脸色一变,嘴角一歪,而后脸颊剧烈地抽搐起来!

        不好!

        很不好!

        心跳蓦地加,第一次这么清晰地听清小轮回声音,妖娆却瞬间寒从脚生,汗如雨下,身体瞬间陷入冰火两重天折磨中!

        我滴神!

        “轮回……回来!”妖娆顿时双颊通红地尖叫,从驭兽环内扯出一张大毛毯就向正得瑟地向至阳鼎挑衅轮回鼎扑去!

        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轮回鼎自己根本没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得了大事。

        双眸睁开,立即从距离自己一米远至阳鼎灵眼中看到了自己比黑夜深邃幽暗双眸。

        不错!

        轮回顿时嚣张地一咧殷红唇,舒张四肢得意地欣赏自己完美无暇双手皮肤。

        果真是比那恶俗金光肌肉男美丽太多,比雪还洁白肌肤上银光点点,比经过渡劫天雷淬体天人境强者还要丰神俊美。

        手指尖尖,看上去没有至阳肌肉男那么有力,但筋骨特异,静美均匀,比起那一团一团让人胆颤心惊小山堆般肌肉,轮回还是满意自己这种精致细腻。

        啧啧啧,老子才是绝世宝鼎!

        外貌说明不了强大,因为它能感觉到不断流淌于自己四肢与躯干内……力量!

        化形真好!

        得偿所愿,轮回顿时心花怒放,得瑟地贴着至阳鼎灵鼻尖摆出各种展示自己力与美姿势。

        “老子比你这二等货强多了吧?!”

        挺胸抬头捻长发,无所不其极地搔首弄姿。

        轮回鼎不断地用自己言语和姿势表达着化形喜悦与揶揄至阳鼎恶趣味。直到……直到眼前那个金光灿灿呆瓜红红鼻血爆了出来。

        噗!

        一声巨响。

        血量惊人鼻血从至阳鼎鼻腔内疯狂喷发出来!两道鲜艳井喷天空中划出两道戳瞎人眼瀑布!

        那对手突然不战而败模样先是惊得轮回鼎灵一滞,而后嚣张大笑:

        “灭哈哈哈哈!臭至阳自愧不如老子!飙血死了!”

        看到至阳爆血,轮回顿时插腰大笑,嚣张得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下。心中高兴得要疯掉!

        原来自己英俊程度已经达到可以气死人地步了!

        完全沉浸个人幻想中……直到看到至阳鼻血长喷不止,轮回这才想起自己人个卫生,生怕完美无暇身体沾上了至阳恶心血沫子,所以急急去拍自己胸口。

        “喂喂喂!恶心脸儿,你脏血不要溅到老子身上!”

        拍拍……

        这不拍还好,一拍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轮回突然心中升起一丝对自己疑惑。这手感……这气氛……

        “怎么腹肌长胸口了?还这么软软滴?圆圆滴捏?”轮回自己捏啊捏,揉啊揉。

        咔嚓!小心肝破碎。

        我日!

        回过劲来轮回,顿时像是被万年冰雪覆盖,顿时大脑当机呆呆地矗立原地石化。

        此时已经挂了一脑门汗妖娆才举着大毛毯呲牙扑了上来。

        轻软毯子呼啦一声完全包裹住轮回身体,因为妖娆一直把毯子举得极高,也同时遮蔽了爷爷与二傻视线,刚才轮回得瑟那一幕,只有正飙血至阳看清。

        “傻姑娘,你得瑟腹肌个毛??!”

        妖娆呕血长啸,她抱着被毯子裹得严实轮回,纵身猛跃,顿时远离至阳鼎五米远才急急停下来。

        一头灰黑长发从毯下露出,那一般都灰而无光发色轮回肩后却散发出珍珠一样色泽。

        那标准瓜子脸,圆润额头,殷红樱桃小嘴,还有奇异极为纤长睫毛,无处不说明妖娆现抱着成功化形轮回鼎器灵……

        是货真价实滴姑娘一枚!

        ------题外话------

        羽毛知道。好多亲爱已经猜出来了~()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