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4: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天

    334: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334: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天

        天人二衰强者渡劫十分罕见。特别是这种云雷散去,渡劫者气息尚存异相。

        空气死寂中沉淀着一股幽香,云开有和煦阳光从低低浓云后穿透而来。刚才巨响雷霆山巅上,一股比一股稳健呼吸声轻风中扩散。这种律动连接着山川与河流。让人感觉到源源不断生机。

        所以妖娆渡劫气息立即引来无数魔域强者们觊觎。

        这对于魔族来说可是一件天大好事,意味着能与人族四宗上位者分庭抗礼同胞又多了一位!只可惜他们并不认识山上渡劫那位强者,所以从四方疾驰而来魔族召唤师们无不热血沸腾。

        他们抱着与其结识一场,或者好好讨教一番心态急匆匆地向山上赶去,有魔王甚至因为走得太急而让自己衣物与空气摩擦出了火花而不自觉。

        场面异?;鸨?。隆隆黑影从各个角落向山巅涌动。

        此时他们心存敬畏,但半刻之后,当这些满心激动魔族强者们看到一个浑身肌肤白嫩如雪,墨发如瀑,唇红齿白娇美人族女子沉睡于巨大落雷坑底,不知道又会带着什么精彩表情?!

        也许愤怒与仇恨会立即让从各地汇聚而来他们立即爆跳如雷,根本不需要解释情况下立即将没有知觉妖娆瞬间轰灭成渣!

        “嘿嘿!老哥,你说这二衰巅峰家伙,是哪里来?”魔王们一边前行,一边好奇地相互打听。

        “我怎么知道?按理说这种边缘地带,接近战场,是不会有渡劫者隐居避世而后独自迎接天雷,不过怎么说呢,这世上总有些不可理喻疯子,他这么干了又成功了,所以咱们不能不服啊?!绷硪桓瞿跻⊥酚值阃?,心中满是困惑与赞叹。

        有胆这种鸟不拉屎遗忘之地渡劫魔族强者,真他丫牛气冲天!

        抱着这样念头,这次说什么他也要一窥那疯魔真容!

        大概所有急急赶来魔族召唤师们都抱着这样念头,他们之中有**阶战神,也有身上带着天人之气强大魔王。

        密密麻麻,越来越多,位于队伍前者,很就要翻越山头,走近妖娆沉睡落雷坑内。

        妖娆并不知道自己周遭发生一切,她五感封闭,全身心地投入到疗伤与自愈过程里,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她气海,就会发现四枚灵珠围绕气海中央缓缓旋转,将从雷光中摄取力量迅速而有效地转化为自身元素之力,而后再推动余威妖娆周身各处流动。

        这个过程对于入定中幻修者十分,倘若此时有人惊扰她脆弱神经,只怕不需要魔王联手向她发出攻击,气流身体内乱窜就足以让她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没有人给她护法,独自面对天雷之前为了防止魔云长老们见她危急冲出驭兽环世界,她又锁死了驭兽环世界出口。驭兽环内魔老头们根本不可能洞察她现情况,也无法摆脱驭兽环世界紧闭大门束缚。

        趴地上沉睡妖娆,此时就像是一只美得让人窒息待宰羔羊。

        “倒底是哪位前辈,老子之前有没有与他打过交道?”第一个翻过山头魔族强者好奇地向落雷坑内伸头看去。

        可是他目光还没有聚焦那一刻,眼前突然一晃,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就已经被一道恐怖力量轰了出去!

        吓!

        紧跟这魔族强者身后众魔们摸不到头脑,只听到一声轰响后就看到有同行者撅着屁股,从天空中以一种极为丑陋狼狈模样倒挂着飞过……

        大家看不清这魔族强者是怎么飞起来,只记住了他扭曲面容与手足无措慌乱模样。

        那显然不是这魔族强者想众魔面前标立异地出风头,而是他毫无防备情况下被人偷袭了!

        “什么情况?”

        感觉到不妥魔族强者们立即下意识地挺直身体,粗壮胳膊上青筋爆起!眸底升起隐隐血光。

        一股战意这雷威刚逝半山腰上凭空乍现,所有魔族沉沉呼吸声都立即汇成交织于山林间风动……剑拔弩张!

        所有吃了一惊魔族战神们抬头一看。

        明明原本一片晴朗天空下,此时却无端端地出了一道漆黑身影!

        只见那身影悬停山巅落雷坑正上方,明明身下无物,却扬着墨羽大氅以一种极为慵懒享受姿态靠空气中,仿佛托着他那英俊挺拔身体……是一张透明玉床。

        黑发垂于背脊,比肩头墨羽光泽亮,狭长眼半闭半张地假寐。眸间流转幽暗冷光,唇色红中带紫,与一身黑衣交相辉映,这诡异寂静中透露出一种极端狂邪俊美。

        看清来者魔族强者们纷纷呆立于当场,身体犹如被灌了水泥一样沉重,挺直背早已经情不自禁地弯下,简直不敢直视凭空出现魔王脸。

        第一个想要窥视落雷坑内场面而被打飞魔族强者也坠入大地,扑打了好一会儿才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不过此时他心中没有一丁点不服气感觉,敬畏地低下了自己高傲头。

        嘶!

        众魔倒吸冷气!

        一面震惊为何此地有幸遇见这位黑衣黑氅大人,一面纷纷张开双臂,就势想要高呼这魔王名字。

        可是面对眼前无以计数狂热信徒,黑衣魔王只是左手捏拳撑着太阳穴,右手纤长食指伸出,嘴边做了一个“嘘”动作。

        那轻盈而优雅动作立即迷醉了所有魔战神心,他们立即像被灌了哑药一样呆呆地站原地,把已经提到嗓子眼里呐喊声活生生憋到肚子里。

        “滚?!?br />
        压得极低极轻声音,还是如魔魅一般毫不费力地飞到每一个魔战神耳畔。

        “呼啦!”

        这金口玉言之下,山腰上爬得满满都是魔族强者们立即像得到了神启示一般嗖嗖嗖地一眨眼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那瞬间不约而同消失,实乃战场都难看到整齐化一,须臾之后,只有青山上不正常大幅度摇摆草叶花枝还记录着刚才魔影攒动真实场面。

        此时山风萧瑟,哪里还寻得到半点魔影?

        乖乖!太听话了!一点废话都没有,安安静静退出此山百里之外。

        半依空中魔影早已经习惯眼前一切,他木无表情地伸直身体,而后身体向前一倾,直接无声地向趴落雷坑底妖娆纵身飞去。

        妖娆小脸贴碎石断岩地面上。

        呼吸平稳,表情恬静。

        她脸前半米,先出现了一双墨云缀珠履,而后那黑衣魔王缓缓地她身旁蹲下了身子。

        魔王目光妖娆被雷轰得露出光洁肌肤脊背上极慢地扫过一圈,而后嘴角突然扬起了一丝极为诡异冷笑。

        他就这样蹲妖娆身旁,一点也不急躁,仿佛思考什么,又仿佛享受什么。天空中还闪烁着一些朦胧魔影,想来必是这魔王随从,不过这些随从并没有显露真身,也没有催促黑衣魔主兴完成他现想做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魔王突然伸出纤长苍白手,毫不犹豫地直接搭妖娆脖子上。

        不是爱抚,而食指尖直接叩了妖娆脊椎上方大椎穴上。

        只要轻轻一个用力,将此穴捏碎,正运气妖娆立即会灵气错乱,全身瘫痪。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是低低笑声,而后难以遏制大笑声从魔王性感唇间发出,震得他宽阔胸腔隆隆作响。

        “妖娆啊,妖娆,你怎么这么惨?你那些所谓不离不弃同伴们都去了哪里?”

        魔王手指妖娆颈后来回摩挲。压低了嗓音嘲笑,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把你一个人这样狼狈地丢魔域里,啧啧,太可怜了,你龙少呢?你那无微不至相好去了哪里?”魔王极所能揶揄,语气中带着不加遮掩嘲讽。

        不过仿佛只有“龙少”二字能勾起妖娆情绪变化,所以之前一直保持沉睡她突然若有所感地微微一笑,幸福地撇了撇嘴,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睡。

        魔王手指徒然一抖。

        狭长眸蓦然大张,眸底有一道极为繁杂怒火瞬间升起!

        杀气现!

        魔发狂舞,伴着交织与魔光中道道诡异红芒!空气立即随着爆怒魔王情绪变化而压抑起来。那神经质手指按妖娆大椎穴上,微微向下,皱眉提起,又微微向下。

        杀与不杀……

        他犹豫!

        要是此时妖娆是醒着,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

        她所认识姬天白,哪有这么墨迹时候?这个变态心思,从来都只隐藏于他那扭曲到根本没有人能触及到皮毛黑心之下。

        犹豫……本是他字典里没有词语!

        没有想到这家伙会以这种姿态,这个时刻出现自己面前,倒霉落姬天白手里,想必此时还对一切懵懂不知妖娆,也很想吐血吧?!

        “殿下!此女对您是极为有用!”

        就姬天白杀气四溢之际……此时突然有一道嘹亮叫声从空中响起,那些之前就环绕于姬天白身后暗淡灰影中,终于踏出一个清晰影子!

        又是熟人。

        妖娆实不应该此时入定,这么多熟面孔出现眼前,多意思风云聚会?

        慕容玺皱着眉头,一看到地上那妖美女子,就觉得自己魔角好痛!

        那坑爹人族女修……不知道曾经割了他分身多少次头,以至于其后,他都不敢再去得罪她!但她身上带着远古魔祖气息……所以无论魔神殿真魔神将道统传于那个什么白虎帝裔帝岚还是眼前这人族骄子姬天白。他还认定那名为“妖娆”女子如果能去真魔殿走一遭,这些所谓十星天魔子们,通通都得靠边站!

        他跟着姬天白,但他灼热心,却一直为那女子,默默燃烧。

        “其实殿下现力量复苏得很好,那女子对于殿下而言,根本没有实质益处。不过若是万邪殿下身为……呵呵……身为姬天白殿下那部分记忆喜欢拿这女子取乐,那月依自然支持殿下随意处置她……随意哦……想干什么都可以?!?br />
        一道香风吹过,伴随着铃儿轻响,好久不见月依魔主,也从慕容玺身后一闪而出,吐气如兰,语气暧昧到了极至。

        她与慕容玺意见相左,因为与妖娆洪荒秘境裂口有过一战,妖娆负火御雷模样现还经常出现她噩梦里,所以说是随姬天白处置,但她瞥向妖娆眼中,还是带着无法遮掩杀意。

        二魔并立于姬天白身后,除了发表自己观点之外,态度都恭敬万分,没有半点逾越举动。

        看样子他们畏惧不是姬天白,而附身于姬天白身体内远古魔魂!

        帝岚身上,他名千幻,姬天白身上,他名万邪!

        每一个被古魔附身强者,都是一尊无暇灵魂容器,以自己骨肉与灵气,滋养那古魔分身之魂自己体内成长壮大,并终吞噬自己所有记忆,完全被复刻为一尊旷世魔王!

        经过千万年演变完美传承机制,帝岚一旦脱离魔族束缚,身为替补姬天白立即被推上魔族神坛。

        也许他能让魔魂壮大得,也许他亦如之前百代被选中天魔子一样,终死于过度膨胀远古魔王魂威下。

        他身体破碎之前,他都是魔族珍贵宝藏!尊贵王!

        只不过有些离奇是,月依与慕容玺现身前,万邪自言自语对妖娆嘲笑,完全与姬天白没有半点区别,即使被远古魔祖附身这么长时间,姬天白身上依旧没有出现如帝岚那般完全失去自我表现。

        是因为他对妖娆怨念太深?还是一时刻,万邪对这身体控制力突然前所未有虚弱?

        慕容玺与月依姬天白……不,可能说是万邪魔王合适,万邪魔王耳边一吵,顿时停止了他手指妖娆大椎穴上摩挲动作。

        “这女子对本尊有用?”

        冷俊长眉一挑,他仿佛这个瞬间完全忘却刚才自己对妖娆说所有话。

        自己肩头一扯,连束锁骨上结都没有打开,万邪魔王野蛮而霸气地扯下墨羽大氅,呼地一声空中扬起,让它轻盈地盖妖娆身上。

        没有了墨羽披风遮蔽,他一身璀璨银光又如月华一样静静洒下,就算魔族也抹不去这独属于姬天白银光,神圣与邪狞混杂一起,将他惨白肤色,红中带着乌紫唇,衬托得分外摄魂。

        还是圣子姬天白时期那分外俊美五官,但又有什么东西他身上打破又重建起来。气势截然不同……也许加让人蚀骨沉沦。

        “本尊喜欢你建议,月依?!?br />
        万邪轻挑着拧了一下月依尖尖小下巴,而后右手一张,迅速将被自己大氅包裹妖娆卷到了肩头上。

        “本尊就是心里放不下这丫头……该死容器记忆!”

        纤长五指盖自己脸上,指尖露出姬天白凶残目光与森然冷笑。

        “本尊要好好了结这个心结,先带她……玩一玩。任本尊处置,这真是一个好想法……呵呵……哈哈哈哈!”

        嗖!

        狂笑声未落,黑色身影已经扛着妖娆淹没于光影迷离昏暗日光里。

        ……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安抚了上四宗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来兴师问罪长老之后,天门险关外又隐隐有魔族大军魔角攒动。十三魔王聚首,并不妨碍先头部队先出现于战场之上。

        “多谢百里小友把这么消息传到天门宗来?!?br />
        天门宗奇峻山巅上,一个青衣飘飘老者,对恭敬地站一旁百里尘说道。

        此次百里尘受妖娆嘱托前来天门宗,表面上是贩卖疗伤圣药,其实一点,还是将妖娆从魔王传讯水晶中听到十三魔王聚首共谋大业之事知会天门圣王邈云东知晓。

        这是一件机密,连带百里尘与法伊等人谒见天门圣王天河都不知道。

        “举手之劳而已,好药虽然可以医人,但身为医者,其实晚辈还是希望无人可医?!卑倮锍敬尤莼卮?。与麒麟王相处多年,昔日懵懂少年,今时身上也具有了一股让人舒服优雅风度。

        “百里小友身后白川之主,真是一位深藏不露高人,远混乱之域,却能洞悉天门险关魔域外消息,还如此不辞辛劳地派百里小友来天门秘传消息,这份情谊,老夫记心里,它日天门宗?;媒?,老夫必亲自去白川拜会?!?br />
        邈云东老圣王身为上四宗一代宗王,无论出现初元蓝魔海哪片大地,都是跺跺脚可以震下一片天空强者,但与百里尘交谈之间,却没有半点倚老卖老架子,反而十分友善。

        “圣王大人言重了,我白川之主一直仰慕圣王大人威名,所以机缘得到魔战消息,才派晚辈前来以绵薄之力?!?br />
        百里尘恭敬地对老圣王做了个揖,而后面色担忧地问道。

        “不知道这一次,天门宗各峰长老,又有多少要参与魔战?药品是否准备集全?”

        “呵呵……这倒不用小友担心?!?br />
        天门宗老圣王负手立于山风中,用苍茫目光眺望远方。

        “以你秘报来看,此次魔战规格早已经超过我天门一力可以承担程度,所以虽然三宗不知就里长老还我天门闹事想给他们死去徒弟们讨个说法,但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圣王早已得到老夫传讯,他们后续兵力很就会汇聚于天门险关内?!?br />
        “哦!”

        听到邈云东老圣王这样说,百里尘才恍然大悟。

        其实上四宗,一直就是这种又吵又合矛盾体,这边还有三宗长老吵吵闹闹,那边来参加魔战援军却已经义不容辞而来。

        面对人族大陆有可能被魔族占领危险,什么纠纷都可以通通地推到一边去。

        “准备其全是好?!?br />
        百里尘敦厚纯良地一笑,放下心来,而后捏起怀里五枚颜色各异古怪药丹,笑眯眯地对天门老圣王推荐道。

        “不知前辈对我白川药行推出五合一救命药囊有没有兴趣,这五枚药丹一枚止血,一枚激灵,一枚解毒,一枚令我方幻兽身体膨大,一枚令敌方幻器浑身笨重……实乃杀人放火,屠魔卫道必备良品??!”

        啧啧!百里尘湛湛双眸此时比两枚元宝还明亮。

        这样不好……这表情一定是从猥琐元方那里学来。

        “哦?还有这种有趣东西?”憨厚天门老圣王仿佛对百里尘推荐很有兴趣……立即摸着胡子瞪大眼睛贴了过去!

        二人窸窸窣窣,不知道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喂!你们不觉得忘记了什么十分事吗?

        妖娆怎么办?与泠二人身陷魔域不知是死是活,百里尘一到天门宗就忙着买药,应天情倒是时不时用忧郁目光眺望远方,只不过天门宗混乱情况,也容不得他抛弃同门,去魔域里寻找妖娆身影。泠半死不活地驭兽环世界里被帝岚与魔云长老们死马当活马地胡乱医治着,这货要想以后还能健康地迎接生太阳,恐怕只有寄希望于自己强悍如小强一样半魔身体。

        ……

        妖娆记忆十分混乱,她入定时仿佛听到了各种奇怪响动,各种混乱气息身前交织,但又没有真正威胁她生命东西出现,所以头痛欲裂她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从深度自我修复中清醒过来。

        时而迷糊时而清醒纷乱记忆中,好像有人给她盖上轻软被褥,干渴时候唇边有清凉水,伤口疼痛时候有药香鼻尖萦绕,只不过她低低地呼唤龙觉时候……又他丫有人狠狠揍她!

        “丫!是那个王八蛋搞得我这么痛?”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她意识终于有了要苏醒觉悟!

        ------题外话------

        三天内恢复早上九点……三月时间乱七八糟,我都受不了……

        然后,亲爱们,看到小姬愤怒吧?想吐口水撅屁股吧?那就用月票砸死他好了……对,这种死法丫丫没人性血腥又残酷了……小姬跟死毛,喜欢这种酷刑了……灭哈哈哈哈==

        后呢,是我家火妞又开文了,火妞是谁,就是去西安时候跟我滚床单火龙汐妹纸啊……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友情推荐了,因为她是被潇湘认可,能称得上玄幻类有人品,有品质好作者,不然怎么能去年会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