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0:杀戮之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血婴灵中灵大概是因为妖娆夺走了供自己补给鲜血仆从,所以怒不可遏地向妖娆瞪去。

        那阴毒目光根本不像婴儿,甚至可以列为妖娆平生所见凶煞前十。要是换了平常人,只怕被这诡异血婴瞪上一眼,不死也要吓得想吐,但是与这血婴打斗了这么久妖娆却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恐惧。

        所谓“恐惧”,一小半来源于外界真实邪怪之物,大半却源自自己内心。

        无论眼前敌人有多让人不可理解,但只要能消弱它力量,毛骨悚然感觉就再也无法扼住她神经。

        “既然血婴要血……那我就断了它所有后路!”

        一边想妖娆一边迅速飞到剩下魔战神头顶之上。

        把剩下魔战神都杀光,看那血婴还能吸什么精血?

        此地所剩下蓝铠魔战神已经她刚才那计天人绝技之下死伤大半?;钭乓踩勘坏厣仙鹜该髂指砍闪唆兆幽Q?,他们惊恐地尖叫,恶毒地诅咒……但这些没有杀伤力挣扎根本无法阻止魔藤从他们身上吸走精血。

        透明魔婴手瞬间都变成一只只带着粘稠血浆杀戮之手!

        真是悲哀……

        妖娆摇了摇头,虽然憎恨这些阴毒魔族战神天门战场上屠杀了那么多人族强者,但同样也为他们境遇感到悲哀。那俨然已经丧失理智魔王眼中,他们这些跟随了他多年属下们任何时刻都是可以毫不犹豫牺牲对象。

        对待出生入死同伴如此凶残无情,可见魔王有多凶残。

        第二血婴感觉到精血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涌来,顿时得意地对妖娆扬起下巴,亮出尖锐獠牙,那嚣张模样仿佛是说他们之间战斗还远未结束。因为“魔女”一计“衣垢”幻技并没有完全抹杀所有魔战神存,那么接下来就算是天人二衰强者,也没有别方法瞬息之间斩断所有提供鲜血魔族生命。

        只要能吸够血,它立即就能恢复到巅峰时期战力。

        不过这份得意并没有魔王与血婴心中留存多久,因为妖娆心口突然涌出一大团幽蓝色光芒。自这诡异幽光一出,时空便像是被寸寸冻结,就连风也停驻于半空之中。

        杀!

        剩下二百多魔战神,刚好是妖娆能瞬息解决数量,她又召唤出二毛与炸毛小鸡同时践踏。时间被停顿瞬间直接向地面魔战神们展开了利落收割。

        心中充满天门宗战场上眼睁睁看着孔方死去那种伤痛,妖娆下手尤其狠辣。左手张开水晶骨刺,右手高举噬魂魔枪,她所过身之处,满地都是刺眼爪印与枪芒。

        幽蓝时空领域之下,那些魔战神们表情依然凝固愤怒与恐慌之中,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看见魔王血婴吸血**,然而这一次这种厄运居然要降临到它们身上,他们自然惊恐万分。

        妖娆脸颊剧烈抽搐,右腋下伤口还隐隐作痛,维持丑丑化藤与方圆千米内魔婴手战斗已是极大消耗,再加上使用幽蓝领域力量……这瞬间时间停滞几乎立即耗了她所有灵力。

        “我可不会给那恶心血婴木灵留下半滴血来恢复力量!”

        她双眼中倔强光芒一闪,身上即将消失蓝光又骤然点亮!

        此次使用幽蓝领域,是她维持时间长一次。所以这完全脱离现实时空而存时间陷阱,正与空气摩擦发出细小火花。

        “这些蓝铠魔族里,还有暗杀了孔方师兄那个畜生,这些家伙一定要死我手里!”

        时间延长至六个呼吸……负担幽蓝领域妖娆身上甚至响起体力耗,不堪重负骨碎声!

        “……后一个……”

        咔嚓!

        幽蓝时间领域力量到达极限。

        利落枪锋斩过后一个魔族战神脖颈。笼罩魔王,第二血婴与百余魔战神身上幽蓝之光顿时带着轰轰雷鸣爆破声向妖娆身体倒卷而去。

        这六个呼吸对于妖娆而言是艰苦卓绝战斗,而对于魔王与第二血婴来说却根本无法理解与感知。

        血婴狞笑声还妖娆耳边回荡,它无数透明魔手正覆地面上那些被包成粽子般属下们身上,吸吮着活血向它身体源源不断涌来!

        可是下一秒,它却被自己大力抽吸,给狠狠地翻了几个跟头!

        所有透明魔手同一时刻断裂,因为没有第二股力量与它相互作用,所以一个用力,它就自大过头地把自己向后砸了过去,大脑袋磕到地上,咕噜咕噜狼狈地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发生了什么?

        被摔得头昏脑胀第二血婴与魔王蓦然抬头一看,这才吐血地发现……跪一旁原本打算当献血祭品属下们头颅都以一个诡异角度缓缓从脖子上滑了下来!

        如果是一人斩首也罢,数以百计魔战神不知道被什么未知力量砍头,顿时组成一幅极为邪狞画面。

        凌厉嚎叫声停止,空气沉寂得吓人,而数以百计温热魔首却像是皮球一样咕噜滚下来,地面上沾满沙石还不断晃动……

        这一时刻,连自诩为凶邪异物血婴自己都惊悚了!

        它认知里,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事,它受惊地盯着妖娆,仿佛重认识自己对手,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美丽魔女,原本才真是一个大凶大恶之徒!

        被定住血婴与魔王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只有妖娆自己知晓。她时间领域与美蓝并不完全一样,与美蓝控制时间时身处于幽光中被定身人能看到施术者行动不同,妖娆似乎能单方面决定被困者是否意志清明。

        “啊啊??!”

        计划挫败魔王顿时发出一声惨痛嚎叫!

        如果血婴木皇还没有吸到鲜血,供体就已经死亡,那精血力量立即随死者而去,即使剩下满地血浆,血婴也半点好处也得不到!所以此时他顿时感觉到一种大限将至感觉。所以目光中顿时浮现出怯战星火。

        生死战斗中怕胆怯,因为这种孱弱心情立即会传递到召唤兽身上。

        看到第二血婴也露出迟疑表情,妖娆立即命令着丑丑继续向它发起暴风骤雨般攻击!

        而站一旁魔王明显有想逃跑趋势。妖娆并没有立即把这已经被耗得没有什么余力反抗魔王斩杀于当场,而是耐心地与他绕着圈子逼他留下一口热气。

        丑丑明显是想对那血婴做些什么事情,所以她一定要保证契主不死,血婴才会一直坚持到丑丑完成他心愿那一刻。

        没有后续鲜血供应又完全失去争斗之心血婴明显被丑丑气势压制,它尖叫着不断反击,然而还是躲不开丑丑疯狂攻击。

        不断被丑丑“扒皮”!

        双拳头大小第二血婴又被丑丑扒了数次血皮,每扒开一次,都会喷出大量浓浓血污,身体变小,皮肤颜色也渐渐变淡。

        “求求你……求求你木皇大人……留小一命吧……”

        已经淡得几乎透明血婴只剩半个巴掌大小,不过依然四肢五官皆,脸上露出凄楚表情,开始低声下气地求丑丑放它一马。

        “您大人有大量,我只是一个卑微小植物,饮血不强行晋升什么,都是我那魔王主人意思……您懂,像我们这种忠心植系幻兽,是绝对不会反抗主人意念?!?br />
        “放我一命吧,我们都是同族,这世上雄性木皇太少了,您可一定要放我一条生路??!”

        血婴木皇求得凄楚,字字肯切低微,要是心软一点人恐怕真要被它唤起恻隐之心,与之前强横嚣张完全不一样。妖娆以为一贯善良丑丑此时会咬着手指回头以目光讯问她意思。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丑丑突然此时滴下了一滴口水……

        而后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插入了正苦苦哀求血婴木皇眉头,吧唧一声从它眉头里抠出了一枚蚕豆大小植系幻兽魔核。

        一本正经又让人吐血地说道:

        “可是我想吃了你?!?br />
        这一惊变就连妖娆都没有反应过来,原来丑丑之前那么郑重地乞求自己不要召唤小白或者炎凰那种杀伤力极惊人兽神降临,就是为了不让小白与炎凰野蛮地直接把血婴魔核烧个一干二净。

        他像一个挑剔食客,先一层一层扒掉血婴身外那些腥气十足血皮,而后妖娆大脑当机情况下,像吃糖豆豆一样咔嚓咔嚓地把血婴魔核给咬了吞了!

        那大刺刺模样,仿佛一开始就把对手当成开胃小菜。

        “呃……”吞了血婴魔核之后,丑丑打着满意饱嗝对着妖娆纯良地一笑。

        那一脸无辜笑容顿时引得妖娆腋下伤口是疼痛……

        我圈圈你个叉叉!本姑娘这么艰难地战斗,就是为了找糖豆给你塞牙?

        妖娆顿时郁闷地抽搐着脸颊。

        众人都只知道帝岚是个吃货,可是他们都没有发现丑丑才是一位远远凌驾于帝岚之上“吃帝”般存……不是因为他能吃,而是因为他几乎什么都吃,特别是越怪越吃,什么缚人幻器,杀人毒液,巨树晶核……这次又是半妖半魔血婴魔核。

        妖娆此时特别想问丑丑特别煞风景一句:“你这家伙为毛不拉肚子哇?”

        不过就那血婴失去魔核生机消之际,它身体立即失去灵气,瞬间枯萎成为一团不透明木头疙瘩?!芭距币簧痈呖章湎?,而后坚硬地面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咔嚓……咔嚓……

        方圆百里内透明手状草头像是被一种莫名毒素侵染,顷刻之间大片倒伏,像是急速失水一样立即卷曲着叶片焦黑于尘土之间!

        浑身是伤魔王木讷地站半空中,想要保住自己性命与妖娆一搏,但是无奈早已经消耗了自己身体内后一丝力量。

        无论是天人二衰还是天人一百衰……只要身体内灵气空虚,就如被拔了牙缚了爪野兽一样,再也没有蹦跶本事。

        所以只不过几个过手,他就被还有余力尚存妖娆直接拧断了脖子。

        妖娆站天空中粗粗地喘气,神识像是筛豆一样一遍又一遍地掠过脚下死灭之地每一寸草泥。

        这些是攻打天门宗先头部队,此时已经完全葬送她一人手中。

        为此她也付出了极大代价,身体灵气接近空虚,右手带伤还需一日完全恢复。

        是胜利吗?

        妖娆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烦躁。

        她本以为自己为孔方师兄报了血仇之后却立即驱散心底那抹郁闷情绪,可是出乎她预料地……她焦躁心情不因此而平静,反而加混乱起来。

        杀戮……

        她早看透这场人魔历时千万年大战,根本无从追溯谁对谁错,也许魔族先入侵初元是错,但千万年前魔族大地荒芜似乎又与远古之前人族修士脱不了干系。

        就像噬魂枪一样,远古魔族手中时屠人,她手上又兴奋地屠魔。

        杀戮已经没有理由,只不过是千万年前历史洪流向前推动一只巨轮。它永远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我欠纳多多一个答案?!?br />
        妖娆挑着长眉头。

        “我说过……虽然自己不知道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他跟着我,我一定努力让他看到一个不一样世界?!?br />
        “但是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我只不过是段历史见证者……除此之外,与其他召唤师没有任何不同……我以任何方法都想不透自己给自己设这个局应该如何破解?!?br />
        “初元如此之大,大到超乎我想象……我要到哪一日,才能拥有左右世界力量?又应该如何化解人族与魔族间仇恨?”我连自己心中仇恨都无法渡化……又何谈让所有人族与魔族强者都放下仇恨,停止无止无杀戮?“

        一想到这里,妖娆脸颊上顿时闪过一丝厉色!

        这才是妖娆此时心中难以逾越心魔!

        俗话说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她连自己都无法劝解,又能用什么苍白力量相信这无战斗能有一个圆满公平终结?

        此是她因孔方死,而屠魔但不得解脱……这引起了她心魔瞬间滋长!

        她由记得老亚姆寻梦人生,她由记得魔族昏暗红日荒芜黄沙……但这一切与她有屁个关系?她内心已经因为失去一个孔方师兄而气不打一处来,要是魔族有一日伤了她龙觉,她爹爹,她其它重要伙伴。这些什么谁对谁错,放下仇恨还有什么意义?要说屠天天下魔族,到那时候她一定扎着白头巾冲第一个!”为何我要被夹中间?!“

        妖娆突然仰天长啸!那强大威压中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矛盾!天空中浓云顿时被她啸声层层推开!

        要是她不认识帝岚,没有遇见另一面纳多多,从未发现半魔化泠……她便可以没心没肺地推着这历史巨轮滚滚继续向前。

        但她不能!

        她不能放弃人族羁绊,又不以帝岚,纳多多,泠为耻,她也渴望世界,所以这一场场魔战中,她越来越感觉到一种停止战斗无力。

        怎么做,都是错!手中噬魂轻轻震动,给妖娆一种耐人寻味暗示……

        渴血。

        这种不明不白燥动,仿佛只能以浓烈魔血来压制!”管他!反正我已经想不清怎么止战?干脆一杀到底算了!“

        妖娆握着悸动噬魂,感受着魔族大地四起阵阵暗力,恣意地宣泄着自己内心嚣张与疯狂!”看一看肆无忌惮杀戮……是否能平息我内心怒火!“

        这是妖娆被心魔折磨瞬间做出一个疯狂决定!这是一直没有好办法,甚至无法说服自己之后做出一个极端应激反应。

        也许是被魔域弥漫黑暗之气刺激,又也许是因为长久郁结于心底困惑爆发……这道心魔,妖娆必须自己来过!

        就她魔气四溢,目光开始由明转暗之际,地面上一枚蓝色晶体因为不断发出明亮光芒而引起了她注意。

        妖娆顿时身体一闪,瞬间站了那枚半掩入草丛间传讯水晶前。

        弯腰拾起传讯水晶,妖娆立即分辨出正是魔王出现众魔族战神前手里捏着那一枚。她看了看地上传讯水晶,蓝色水晶上还镶嵌着一枚彩色小石头做装饰?!钡笔彼孟裾胍桓鼋惺裁础紊醵曰啊剿朗焙蚧挂晕沂悄紊衫窗邓闼缘?,其实奈生是什么来头?呵呵……我也不知道哇?!?br />
        妖娆一边想一边好奇地把自己力量注入传讯水晶里。

        这时站一旁震惊地观看完整场大战泠也急冲冲地走了过来?!卑⒕?,我看我们得赶回天门宗告诉大家,魔族还有后续部队要继续攻打天门险关?!?br />
        无论血脉中带着多少魔族烙印,泠还是一个彻头彻尾为人族着想家伙?!蔽蚁质盗σ丫指吹侥芤啬ё逄卣髁??!?br />
        只见他迅速收起头上弯弯魔角,脸颊上月光色魔鳞,只是一只眼睛还带着点青红斑驳颜色。好像顶着现这幅模样,就急着回天门宗一样。

        就泠对妖娆说话时候,妖娆手中传讯水晶终于认可了她力量……激发里面留存声音再次于空气中响起来,立即打断了泠声音,成功地吸引了妖娆注意力?!蔽埂角跋扰龈鐾?,商量一下天门那些老儿防御与他们后极道幻器怎么破。那大概要我们十三个同时出手,三日午后陨王坑见,大家分别从不同方向去,先到就耐心等等,还是老规矩……鸳鸯石亮者是同伴?!?br />
        就这么断断续续一句话,却给了妖娆极大信息量!

        看来预谋天门一战十三位魔头并没有全部见过面,也怪他们时时刻刻喜欢把自己大头包裹浓云之下,所以靠传讯水晶内不清不楚魔影还认不清对方身份?;挂渴裁础痹а焓拔恢窒嗳习岛??!笔裁词窃а焓??“妖娆下意识地一问。

        泠顿时跟看妖怪一样看着一脸迷惑妖娆。

        这不能怪她,别看泠也长得年轻,但怎么着实际上也比妖娆老个近千岁,妖娆对很多稀奇小东西并没有涉猎,但是泠却比她多了很多阅历?!贝端舷馇妒褪窃а焓?,从同一枚母石上分割下来碎片相互靠近时会发光?!般鑫抻锏囟匝占盎局??!蹦呛芎?!“

        妖娆被这突如其来好消息刺激得一阵兴奋,身上杀气也因此而加浓烈起来!”阿九……你没事吧?“

        泠也感觉到了妖娆身上那股不同寻常战意,原本以为她为孔方与天门战场上死去同伴们出了气之后就会平息怒火,结果没有想到她非但不释怀反而好像陷入了大心魔中!

        泠哪里知道……妖娆要渡心魔,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小困惑。

        她因为看得太多,洞察远古历史黑暗,所以此时内心矛盾就越沉重!

        这不是一人之道,而是千万年魔战一个悖论……她若不能解开自己仇恨郁结,多将来成为一个屠魔族人族之王,而无法兑现自曾经向老亚姆与纳多多许下承诺……去寻找一个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天地?!倍π?,你先回天门宗吧,我还要魔域多待一段时间,一定会第二次天门魔战前回去?!?br />
        妖娆也不回答泠疑问,因为她自己也无法解答,手里捏着那枚镶嵌着鸳鸯石传讯水晶,她犹如得到了第二次生!因为这水晶上小小五彩石子,将引着她奔向多魔王聚首地点!

        她此时内心只有一个念头……用冰冷魔血,狠狠冷却一下自己躁动不安心情!

        她要找到那十三位魔王!并将他们一一杀之!”嘶!你要干什么?“

        泠对妖娆此时坚定与决绝感觉到十分意外,看她杀气四溢模样又无法横下心离开她身边,于是立即抛下了他之前念头,扯着妖娆衣袖?!蔽腋闹饕饬?,我不回天门宗,还是跟你一起走得好?!啊辈还业么吨恿质Ω?,让他点向天门宗预警?!?br />
        泠刚拿出自己传讯水晶就被妖娆拦下?!蔽揖醯弥恿质Ω邓祷暗胤椒至坎蛔?,只怕传到天门宗就已经晚了?!把皇亲柚广龃?,只是指出泠无法预计问题,真实本来就是……他们符山师尊地位实太低。

        如果钟林子劝告被神宗长老们当成笑话,那这个重要讯息就根本没有办法正确及时地传到天门宗里?!蹦窃趺窗??“泠一惊,也拍着脑门发现自己失误。他神宗本来也算是无名小卒一枚,这就显得钟林子消息没有值得让人取信地方?!蔽艺伊礁鋈恕?br />
        妖娆摸出自己传讯水晶,站一旁认真地交代了几句,而后才带着泠急匆匆地飞入魔域妖冶瑰丽苍穹。

        现她所急切……就是找个认路魔族,先带她前往落王坑!

        第二日正午。

        身处于魔域中妖娆与泠正提溜着一个苦逼魔族向那神秘落王坑飞去之际,天门宗外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但很少人知晓事件。

        一个一脸清秀,气质不凡年轻男子与一个鹰勾鼻子,蓝眼睛糟老头一同出现天门宗锁山大阵之外。

        这两个没有灵气波动人一点也不出众。

        要说有些强者可以随心所欲收敛威压伪装成寻常百姓,但那些人身上还是会沾染着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飘渺大道之息。某些时候可以被明眼人发现漏洞。

        但是此时出现山门下二人,明显绝对不可能是那个极别高手。

        年轻男子儒雅高瘦目光清澈但无强者争胜之心,老头畏畏缩缩左顾右看不是成大事底版。

        但是护送两者前来一行人就明显给人一种莫大威压!

        六个黑衣人一脸冷凝地站二人身后,五男一女,身上无不透露出让人畏惧威压。

        远远看去,好像这六人才是正主,因为他们这个极别高手,着实不应该当平民随从,但事实就是这样,六人无比认真小心地?;ぷ派砬耙焕弦恍〔皇苋魏瓮饨缁肪成撕?。

        两人即使被这样强者?;ぷ?,脸上也没有明显倨傲神情是,他们只是略微有些腼腆地站原地,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药香。

        刚刚从战场上回来天河又被派往山门守门。

        鉴于大战刚刚结束,四宗弟子还留山门内为逝去同门凭吊。再加上他实没有看出眼前八人除了组合上有些特殊之外还有什么值得关注地方。

        于是疲惫又有礼貌地拒绝了眼前那眸子犹如沾蜜琥珀一样男子请求?!闭馕恍痔?,我家圣王大人近公事繁忙,无法见客,还请见谅?!?br />
        百里尘微微一笑,知道自己与法伊老头这种没有灵气波动人还能得到天门宗守门弟子如此委婉拒绝,已经是对方给了自己天大面子。

        他心有好感,但还是再次试探地一问:”那请问贵派现有哪位封山尊者有空,可以接见下与下同伴?“

        妖娆是传讯让他们来救人与赚钱……

        本来一封密信通报,还有一筐灵药放山门口等着卖,就达到了两个要求终目,不过这卖药价钱……该赚多狠银子……一切都得视天门宗弟子与长老反应而定。

        这一点上,妖娆与百里尘看法是一样。

        遇上顺眼,白送都可以,遇上不顺眼?那对不起了,不把你姥姥都赔出来,休想得到一枚救命药!

        天河一愣,心中暗道:”这群家伙到也执着!“

        不喜欢打弯弯,天河干脆语气礼貌地回答道:”说实话兄弟,是因为我们天门宗近内务太多,而且没有一个长老表示听说过什么‘冰封药行’所以估计你们找哪位长老,他们现都忙得无法见客?!?br />
        哦!

        百里尘一点头,顿时明白过来。

        殇城魔王地穴外,邪老头是打着”冰封药行“名号把大量伤药买给了上四宗弟子与长老们,强力药效立即得到了那些好不容易脱离战火战神们狂热追捧。

        但是这些狂热分子里……却鲜少有天门宗门徒身影。

        极道幻器抢夺中,只有寥寥无几天门宗长老与弟子参与,而且因为他们没有力争夺幻器,所以死伤极少,大多都打完回家睡觉,所以对”冰封药行“这个药界贵几乎没有印象。

        这名号如果放到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一定倍受礼遇,可是到了天门宗……人家忙着打魔战,都没有时间顾虑他们喂!

        百里尘似乎是明了一切,所以微笑着对一直站身旁修斯点了点头。

        后者立即从袖袋中飞出一枚白影,隆隆地向天河所方向飞去!”好强手劲!“

        天河顿时大惊!因为那丢出暗器男子明显不是绝顶高手,但是虽然没有用那暗器撼动天门宗锁山大阵,但也瞬间将那轻软暗器逆风直上,从地面直接不疲软地弹到了自己所万刃山崖之上!”这惊人手劲只怕是个狞脖子好手?!?br />
        天河看又看了修斯一眼,觉得此人与之前说话和蔼男子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人,因为他他与其它五位黑衣人身上可以看到一股难以形容刀剑之气,仿佛他们联合一起,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绝世神兵。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之后,天河这才想起抬头看一眼那已经弹到自己眼前”暗器“。

        此时白影已经停止疾行,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看到”暗器“原貌?!边??原来是一枚小小白玉药瓶?“

        天河顿时加迷惑,不知道底下人丢药上来做什么?”这位师兄,麻烦你再以此药通报天门圣王,不需要说任何东西,他老人家一定会见我?!鞍倮锍鞠蚯耙还笆?,神秘地对天河一笑。

        这自信又恬静笑容触动了天河内心心弦。

        他微微一凛,顿时伸手破开锁山阵一角,将那温润玉瓶捏了自己掌心里?!彼挡欢ㄕ庑┤苏媸鞘裁床坏昧巳宋锬??!?br />
        天河小心翼翼地打开药瓶,闻了一下其中味道。

        只是一缕药气入鼻,天河顿时双目瞪得浑圆,张大嘴巴呆了足足半秒!

        虽然分辨不出药功效与成份,但一直也被当成核心弟子来培养天河自小服丹无数,还从来没有见过只是一闻就让人神清气爽,气海澎湃药丹!

        果然是神药!

        天河顿时把药瓶堵上,向百里尘等人激动地一抱拳?!备魑还罂颓氪说群蚱?,我去去就来!“说罢,天河立即火烧屁股一样地消失了众人视线里。

        百里尘一阵浅笑。

        开玩笑,他拿出了一枚为参加昆山拍卖会而特地研制神药半成品,自然不可能不得到天门宗圣王青睐,他炼制这种珍奇药品,本来就是要向上四宗诓宝圈钱来……

        他明白妖娆意图,让冰封城人来向天门宗圣王抖露魔战还有凶险后续之事本来就是让冰封城与天门宗攀上关系,所以既然来了……索性攀个大关系!

        果不其然,还没等一柱香时间,一脸堆笑天河就嗖地一声蹦跶到了百里尘,法伊,修斯,凤狂等人面前……”嘿嘿嘿嘿……“天河兴奋地搓着手笑道:”几位里面请,圣王有请?!?br />
        妖娆并不知道百里尘已经天门宗内混得如鱼得水,她此时已经把带路魔族送回了老家,一身极艳桃花裙打扮,与泠行走一片濡湿水草之间。

        其实离那传讯水晶中所说什么”落王坑“之地还相差很远,但是半柱香时间前,妖娆手中是鸳鸯石却突然弱弱地亮了亮。

        一个个来才好杀啊……

        妖娆仰天感叹。

        要是向之前那魔王一样实力家伙同时来几个,就算把小白与炎凰都招出来她都打不起。

        炎凰无敌威压她还支持不了多长时间,要是把体力消耗得一干二净,她就只有被人切瓜下场了。不过她很喜欢”落王坑“这个地方名字!

        这可是一个不吉利名儿!

        所谓”落王坑“,那不就是意味着魔王一个接着一个死去,而后落坑里无人掩埋吗?

        呵呵……她这次就让这些嚣张魔王,货真价实地把”落王坑“这个名字变成现实。

        看到手中鸳鸯石越来越亮,妖娆干脆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等着对方来找自己?!卑⒕拧闳范ㄒ饷醋??“

        泠对妖娆决定还有些质疑。

        虽然他觉得屠魔是件好事,但这样形单影只地深入魔域孤军奋战实是太危险了?!泵还叵怠把徽罄湫?。心里巴不得它来一群魔族让自己杀个痛!

        果不其然,没等多久,不远处就传来一阵浓烈威压!”嘎嘎嘎嘎……没有想到哇!十三魔主中居然还有妹妹这样小美人!“与那强大威压出现同时,一声淫邪且尖锐笑声立即刺入妖娆耳膜。

        远远看去,向妖娆走来魔族竟然也有二人,看来一个是正主一个是随从。

        只见那正主额头黑色魔鳞密密层层如一块巨癣,癣上生有肉色长角一枚,粗糙魔角螺纹带着锯齿之光,一双魔眼大如铜铃,不是不能人形化,而是不喜欢人形化,这嚣张魔王化形之后像是显摆一样又保留了许多他身为魔族重要标记。

        魔王一看到妖娆,眼睛就立即不会转了,口水都差一点从嘴巴里流出来。

        此魔浑身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不可名状气质。而跟他身后随从也是个目光阴柔无比种。

        妖娆只是一眼就大概打量出眼前这个魔王实力,与之前召唤血婴魔王实力相当!

        而那目光阴柔随从,也是一个不好对付主!”二师兄,你解决一个,我解决一个……你看怎么样?“妖娆盘坐巨石上,侧头淡然地问道?!钡比豢梢?!“

        泠突然咧开嘴笑了。

        他之前因为真身问题,一直无法放开手脚地战斗……但是来到魔域,他却可以肆无忌惮地爆发出自己强大一面!

        二人无需顾忌十三位魔王齐聚落王坑到底会讨论出什么出人意料进攻方式,因为她们一定会让这些秘谋着坏事家伙们有去无回!

        ------题外话------

        这几天上午都要出门办事…第一次见识联合办公…那不繁星一样窗口…果然是一天办不完…吐血。所以这个月接下来几天,文都会是这个时间,反正从外面回来,一直写到十二点,有多少,发多少,群么。()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