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9:是还债的时候

    329:是还债的时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329:是还债时候

        “这是植系战兽?”

        妖娆手持轮回鼎极速后退,看着满目招摇“小手”,心底升起一股恶寒。倒不是因为此植系战兽身上带着一股级为强大威压让她觉得对手难以攻克。而是那些人形婴儿小手让她打心眼里有一种恶心感觉。

        仿佛世上邪狞之物展现自己眼前,妖娆感觉到四周天色也因此而暗淡下来。

        耳边也响起仿佛幻觉响动。

        “姐姐……姐姐来陪我们玩吧……”

        随着朦胧幻听,那些肉乎乎透明小手从四面八方向妖娆裹挟而来!

        噌!

        妖娆目光中精芒一闪,身上顿时白焰沸腾!那灼热火息瞬间逼退了如闪电般迅速“手”状植系藤条,但就妖娆侧身唤火之际,异变又立即出现!

        只见一只被白焰沾染火意,开始痛苦扭曲“手”,突然颜色一变,从掌心内疯狂地涌出大量液体,而后像毒蛇一般迅猛地向妖娆后心窝恶毒地刺去!

        虽然植系畏火,但同样,痛觉低下植系却有着让人难以想象再生能力。

        “小心!”

        “心”字还卡泠喉咙里,就只见那恶毒小手绕过啪嗒化成水晶铠甲,直接扎入了妖娆右腋窝之下!

        鲜血顿时流下!

        妖娆痛得吃紧,心中一惊,反应速度却是极,她一边暗叹对手出手之,一边用左手立即掐断了“小手”枝干。只不过小手一端光杆虽然风中萎靡不振地飘摇,另一端却迅速地没入她身体!

        “该死!还能动!”

        妖娆抬起右臂一看,那邪恶植系草头咬着她血管而下,被掐断一端已经隐隐要完全没入她身体里。

        “绝对不能让这么恶心东西进到身体里去?!?br />
        妖娆两枚手指向草头短短断尾夹去,但无奈它尾端滑腻如泥鳅,还是很地游过了她指缝!

        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一瞬!

        看到妖娆大惊模样,魔王顿时阴冷地大笑,他那魔婴手一旦进入人体,就能把一个大活人内脏与脑浆顷刻之间撕得粉碎,从外面看还是人模样,身体内却化为一团肉靡,绝对逃不过惨死命运!

        可是就他嚣张大笑之际,他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悄然升起一根细嫩枝桠,不是无色婴儿小手,而是开着紫红小花一藤蔓。

        因为本就置身于一片植系藤蔓中,所以这细嫩幼芽根本没有引起魔王警觉。

        不过这弱肉强食世界,原本看上去无害东西很多情况下,却偏偏都是能置人于死地强大杀伤力!

        细小藤攀上魔王脚踝,顿时轰地一声呈几何倍疯狂膨胀!

        咯吱咯吱!

        天空突兀地出现一片遮天蔽日绿藤,向泰山压顶一样瞬间将得意忘形魔王一把掀飞而后像包包子一样把他卷入了无以计数突然凭空出现坚韧枝条之下!

        “这是怎么回事?”

        被莫名其妙俘虏了魔王蓦地向地面张望,吃惊地发现他“魔婴手”已经不是这片大地主宰,许多斑驳红与绿如同病毒一样不知从何时开始侵占了近一半土地!

        又一株植系!

        被缚身魔王顿时气得咬牙切齿,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魔女居然也召唤出一株植系战兽与自己抗衡!魔族植系战兽中,他魔婴手向来战无不胜,没有想到一个乳臭未干臭丫头也敢他强项上向他挑衅!

        “哼!被束缚又如何?你还不是一样要去死?”

        从魔王眼中爆发出一股咒怨光芒,他驱使着那截没入妖娆身体内草头蚕食她身体!

        果不其然,妖娆脸颊一阵扭曲,腋下伤口内顿时喷出一缕粘稠黑血!这场面看得泠心惊肉跳,他猛地向妖娆扑来,想用自己力量助她一臂之力。

        可是出人意料是,随着大量鲜血喷出,那截刚刚没入妖娆身体内草头也随之怏怏地被完整喷了出来!

        妖娆兀自吞下一枚伤药,素手一扬,那被逼出体外草头立即被他左手食指与中指夹住,瞬间一团明亮火苗中痛苦地扭曲着燃烧殆!

        怎么可能?

        被束缚魔王眼皮一跳,还从来没有见过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把他幻兽草头从身体内逼出来对手。

        心中顿时升起一个念头!

        这……魔女体内有比魔婴草凶险邪物!

        煞气冲煞气,魔女胜一筹!

        魔王顿时骇然,即使他身为魔族,也很少听闻有魔族会把大凶之物藏入自己体内,除非是本命幻器,或者是不为人知禁物。

        妖娆体内自然有大凶之物,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枯骨王座凶残?斩人性命,毁人灵体肉身,还要把骨头留下来供她端坐。此间无边邪狞,又岂是一般魔物可以比拟?

        那婴儿草头一进入妖娆身体,还没有来得及得瑟,就被隆隆压来枯骨王座与暗灵珠同时碾压,落荒而逃自动退出,后惨死妖娆手心里!

        手里还捻着草灰,妖娆毫不迟疑,手掌向上一扬,那早已经将魔王层层包裹木藤便开始用全力疯狂地绞动,那强大绞合之力若不是魔族这样堪比幻器身体,早已经四分五裂,化为一团分辨不清容貌烂泥。

        此时魔王一定经历极为痛苦极刑,不然那些丛生于方圆千米内透明魔婴手也不会突然呆呆地矗立于原地,既不攻击也不消失,明显说明此时他们契约主已经抽离了投射于它们身上精神力。

        失去契主指挥植系战兽战斗神经是迟钝,所以这些魔婴手才僵硬于半空之中。

        远远看去像是地狱战场一角缩影,无数怨婴小手无助地伸于天际,而它们之间却横生着一道刚猛烈火,虽然听不到凄厉号哭声音,空气中隐隐浮动着一股让人汗毛乍起阴毒。

        火!

        趁藤蔓碾压魔王之际,妖娆并没有闲下来,而是挥起火焰疯狂驱除那些魔族怪草,空气并没有因为火焰燃烧而灼热而起,相反地……妖娆甚至感觉到背后乍起冷风。

        不对劲!

        妖娆猛地一收掌心之火,突然发现自己烧毁魔草灰烬落入大地后并没有随风散去,而是诡异地聚合于一处,以它们残存能量滋养起一枚巨大草头!

        眉头一紧!

        妖娆对丑丑下达了指令,令藤蔓以强大绞力把围困于藤中魔王绞成肉泥。

        一股又一股黑暗之息不断从天空中那团由绿藤紫花组成荆棘牢笼下散出,从牢笼剧烈震动来看,被围困魔王正疯狂挣扎,想以蛮力挣脱刺藤束缚。

        已经不断有藤蔓被腐蚀,震断,焚,一截一截枯枝与毒水从刺牢内流下,只不过妖娆向丑丑输入灵气惊人,所以它藤条正以速度重生,不断填补束缚魔王消耗。

        这是天人二衰强者灵力比拼,如果妖娆力量绵长,她就能将魔王永远困棘刺之下,如果魔王力量强横,他就能冲破禁锢对妖娆进行疯狂报复。

        妖娆一面注意着刺牢情况,一边捂着伤口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不断膨胀巨形魔婴手花头!

        邪狞!

        火烧不灭,水浇不湿,刀剑不入!

        她心底涌出这样一股感觉。

        一阵风吹过,那已经瞬间膨胀到三米长宽巨大花头突然层层打开!

        就像是一只掌心异生出十二枚手指怪手一样,那透明花头突然绽放,而后于掌心中央出现了一尊小小……血婴!

        “血婴出世了!主人用绝招了!我们再退退!”

        “那魔女也真本事,居然逼着主人用绝招了!”

        蹲一旁围观魔族战士们顿时哇哇乱叫起来,争先恐后地向后退却,混乱嘈杂魔语中也混杂着一些泠依稀能辨通用语。

        “阿九!”泠顿时警觉地大叫。

        其实根本不用泠提醒,妖娆光是看到那“血婴”第一眼就有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只见它生得四肢圆润,本是一幅可爱模样,却浑身鲜血淋漓,犹如被人扒皮,一双直勾勾眼睛直直地瞪着自己,而后诡异地一笑,突然露出婴儿不可能拥有尖锐牙齿!

        “放开!”

        血魔指着包裹魔王藤条大喝道。仿佛自己是不所不能木皇。

        不过丑丑哪里会受它影响,依旧不遗余力地绞杀着魔王。

        原本信心十足,看到束缚自己主人藤条丝毫不为所动,血婴狂邪脸颊上立即升起震惊表情!

        “这不可能!”血婴后退一步。

        以它木皇之息,应该是能号令天下植系强大存才对!可是为什么,对方居然不为所动?

        就血婴这样想时刻,刺牢上突然绽开一朵巨大紫色牡丹。

        一阵香风乍起,花瓣片片飘零,一位紫发紫眸,一身天地灵光俊美男子突然从花中踏出,稳稳地战立了刺牢之上。

        他平静目光与血婴相对,立即引得血婴一阵战栗!

        我靠!

        对方居然也是“皇”级!

        “好脏??!好脏啊……”丑丑咬着手指以厌恶目光盯着血婴,突然向妖娆转过头来。

        “主人,别召唤小白或者炎凰,把它交给我?!?br />
        丑丑纤长手指,直直地指向了血婴,以低沉嗓音说道:

        “这家伙是饮血而强行提升至‘皇’级木灵,大概曾经痛饮人族召唤师精血,以血引动天地煞气,凝结了这么一个似皇非皇,似魔非魔妖物!我要净化它?!?br />
        听到丑丑解释,妖娆这才明白眼前血婴来历,顿时心中对刺牢中魔王恨多了一分!

        这家伙不知道曾经抽了多少人族召唤师精血,才母驯养出了这么一头邪狞至极妖物!

        妖娆明白丑丑用心,顿时豪放地一挥手说道:“你去吧!”

        话音刚落,丑丑便振着衣袖,向那盘踞于十二指花台上血婴飞扑而去。

        “这也好!木皇,本尊若是吞了你,那才会变成完美木皇!”血婴心中忌惮顷刻之间化为无穷杀意,看到丑丑那么无瑕俊美身体,杀戮情绪顿时取代了其他任何意念头。

        轰轰轰!

        就丑丑起身离开刺牢那一刻,以他与妖娆力量凝结成刺牢突然一阵痉挛,而后像是打气过多气球,一股疯狂气旋开始内部左右游走,后终于不堪重负地轰然爆炸!

        “衣垢!”

        一个血肉模糊身影从棘刺下撞撞跌跌地冲出,浑身上下没有一片好皮好肉,浑身黑烟四起,手掌中还萦绕着刚刚施放了天人第一衰强幻技余威!

        呼!呼!呼!

        魔王气喘吁吁地吐着粗气,仿佛被浑身伤口流出浓血衬托,他看向妖娆眼也分外赤红邪恶。此时魔王哪里还有刚才意气风发,衣着鲜亮模样?浑身魔鳞乱坠,与那正和丑丑厮杀血婴几乎成了货真价实一家人。

        这一幕看得围观魔族们目瞪口呆。难不成现是他们魔王大人处于下风?

        “贱人!老子要杀了你!”

        魔王吐着血沫儿撕心裂肺地咆哮,不过就算他逃出丑丑束缚,妖娆也觉得没有赔本,因为他已经失去再使用一次“衣垢”之技能力。对于她而言,这意味着她战斗中立即占有了主动权力!

        可以说排除幻兽之外,天人绝学是幻战中杀死同阶对手唯一有威慑性武器!

        看到血婴不能将自己救出刺牢,魔王为了保命,只得使用了这一绝技助自己逃离生天,他若继续被困棘刺中,就算是钢铁铸成身体,也终会被魔成铁渣渣!

        逃出刺牢之后,魔王根本没有顾忌疗伤问题,而是直接将自己幻力与精神力都浇灌于血婴身上。

        妖娆与魔王之间,顿时再次横生出无数透明草头,像是密密麻麻毒蛇之首,警告妖娆不要逾越半步!

        拒绝近身战,看来魔王将剩下所有都赌了血婴头上。

        拼就拼吧!谁怕谁?

        妖娆力量也瞬间向丑丑涌去。

        两个木皇极所能于天空中厮打,丑丑号令紫花刺藤如漫天飞箭一般疯狂地向血婴冲去,那排山倒海阵势震得空气都隆隆作响。而血婴却也无疏漏地以浓密草头接下丑丑暴风骤雨般攻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魔族喷火双眼也由正用各种眼花缭乱幻技打斗木皇身上落到了妖娆与魔王脸颊。

        经过这么长时间召唤,魔女依旧面不改色,不时骚扰魔王。而本来却受伤不浅魔王却已经开始上气不接下气,有一种没有后力相接感觉。

        丑丑找准一个机会?;游枳抛约憾敬毯莺荽倘胙つ净噬硖?!从中间向两侧无情撕裂。

        噗!

        一涌无法想象黑血顿时从血婴身体内疯狂涌出,真难以想象它那小小身体,是如何隐藏着这么浓烈众多血液。

        顿时一声声凄厉大叫声响彻云霄,妖娆只觉得自己耳膜都被这声大叫给震碎!

        地面上丛生透明“小手”顿时大片枯萎,看来血婴木皇受到了致命伤害!

        妖娆拍手叫好,顿时再次向隐藏于浓密藤蔓下魔王发动了又一波狂轰乱打。

        而被丑丑撕开血婴木皇并没有因此完全消失。

        就丑丑与妖娆都以为它被毒刺撕成两半之后,那两半身体内突然又跳出来一尊双拳大小灵中灵!

        只是体积减小,但模样与之前血婴如出一辙!

        而且凶残胜!

        出人意料!

        大概失去太多维系它力量浓血,这第二尊血婴突然一个转身直接向着魔王方向奔去。一般幻战,幻兽与契约主一定会拉开一定距离以保证契约主不受战斗波及,但这诡异木皇却径直向魔王冲去,叼起它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血,而后大地瞬间爆发出鼓噪响动。

        一簇一簇枯黄草头再次生!

        它们倒卷着让人毛骨悚然小手……居然匪夷所思地先向站一旁魔族战神们呼啸而去!

        不好!

        妖娆一皱眉头,自然而然地想到这邪恶植系生物是要吸血恢复力量,刚才散失浓血已经被污染,所以它是要牺牲魔王属下,补充自己力量。

        这一切都是魔王选择!

        反正他败北就意味着自己军队被眼前魔女收编,所以他宁可亲手杀了他们,也不愿自己属下臣服别人脚下!

        好歹毒!

        妖娆眉心一寒,顿时手捏强力,毫不犹豫地唤醒天人一衰巅峰力量,将“衣垢”之技能量迅速集结于手心。而后匆匆地对着正发呆魔战神群丢了过去!

        轰!

        地面像是被刀子刮过一样,瞬间夷为平地,六百魔战神,瞬间死伤大半!

        能有这么惊人杀伤力,自然也得益于愚蠢地用婴手束缚住那些服从命令魔战神血婴!

        要不是它那么迅速地缠绕属下,妖娆一计攻击也不至于轰死那么多本来能跑能跳御空战神!

        看到自己食物与自己藤蔓瞬间蒸发于空气里,连半滴血都没有留下,魔王与血婴木皇同时想要吐血!

        “这些战士也许将来会归入你麾下,你怎么下得了这手?!”魔王愤怒地指责。全然忘记自己也屠杀随从。

        他并不知道,痛屠杀一场,才是眼前女魔女初目标!

        她天门宗失去朋友伤痛,要这片魔域中悉数讨回!

        是还债时候了!

        妖娆眸中因为杀戮之意而充满血光。

        ()d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