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2:混战(二更)

    322:混战(二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322:混战

        黑逵子老头好意劝说之下,妖娆与泠仍旧选择继续原地战斗。

        现凡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魔战要比预想激烈,天门宗弟子与长老已经大量前来支援,所以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弟子一个也不敢后退。

        这种危难之下,谁先后退一步岂不是给其它三宗召唤师们留下千古笑柄吗?

        开玩笑!

        这些平日里自顾风雅三宗精英弟子也不是没有血性,知道自己生命已经没有十足保障,但他们宁可死天门险关之外,也不回去给师门蒙羞。

        有人开始陨落。

        天空中魔影重重,众人只有从风影间隙内才能眺望到矗立于远方五座天门关主塔。

        血气天空中弥漫。

        妖娆眼前飞过一位十阶战神魔将,他手里抱着一只狼系幻兽,直接残忍地将这哀鸣幻兽撕成两半,又手掌一挥,吸来那狼系幻兽主人,用他那还沾染着狼血手轻轻地扼男子脖子上,似乎是想将他同他那狼系战兽一样……野蛮地撕成两半!

        这身体打抖天门宗弟子脸颊上浮现出视死如归表情,他咬紧牙关,一句求饶声都没有发出,闭上眼睛,等待死亡来临那一刻!

        “你丫!”妖娆顿时一皱眉。

        反正众人已经混战成了一片,人人自保而不及,根本没有人有暇去顾及别人小动作,所以妖娆顿时像一道狂风,冷笑着扑向那面目狰狞撕人魔族,他错愕目光中五指成爪,带着蝎毒与专属于天人二衰强者强大气息顿时从魔族天灵拍下,击入他肌骨与气海,将他身体内部结构搅了个稀巴烂!

        拍瓜!

        做完这一切之后,妖娆又如鬼魅一般飘然遁入远方。

        天门宗小弟子闭着眼睛等了良久都不见预料中剧痛出现,所以他鼓起勇气又张开眼看了一眼。却惊恐地看到扼着自己脖子邪恶魔将已经双瞳震裂而死,正带着他身体急速坠落大地。

        吓!

        吐着舌头天门弟子立即将魔将尸体推开,晃着脑袋左顾右盼想知道到底是谁用了什么手段救自己于生死关头,只可惜身边只有激烈交战人族强者与魔族战神身影,根本看不出有谁刚才能分身支援他战斗。

        这天门弟子身边一个昆山弟子脊背上被魔鹰铁爪剜出了一个窟窿,灼热鲜血顿时喷了天门弟子一身,被咸腥气息刺激,天门弟子不再拘泥于小节,立即鼓着脖子上青筋,大吼地去帮助重伤昆山弟子。

        所有人都没有固定对手,无非是一场又一场地进行战斗。

        这是一种体力消耗,也是一种实力比拼。

        应天情身边环绕着数十位魔族战神,他们不断被应天情身侧召唤出战兽斩杀,但又有不断魔族参与到围剿应天情队伍里。数量只增不减。

        妖娆与泠倒是对手少人族召唤师。

        因为实力高魔族懒得去注意两个身上一直只带有七阶战神威压小蝼蚁,而弱一些魔族还没来得及妖娆面前呲出牙就被“拍了瓜”。

        所以她与泠二人干脆战场上穿行,看到哪里需要帮助就上前给一巴掌。

        不过这种救援根本无法逆转战场上艰难。

        许多天人一衰二衰天门宗长老出动,与魔军中强魔王纠缠一起,就算妖娆爆发她所有力量,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寻常魔兵实力有高有低,魔族出生率远低于人族,照理说魔族数量要远少于人族才是,但大量魔族与初元世界原本就存魔兽魔怪联姻,催生了许多半魔半妖异生种,修罗,地魔,妖巫……包括数量惊人,不需要契约就天生带着强大攻击性各种魔化野兽。

        所以数量上人族已经不占有绝对优势,何况魔王级魔族大能召唤出虫兽又极具有破坏力!

        天河师尊还与那绿铠魔王交战,他们战斗隐于云层之上,只有不时撕开云角能让人看见那白衣老者手掐雷电,脚踏白鹿,怒目竖眉狰狞模样。

        绿铠魔王坐下百足百眼毒虫也地面造成了不小混乱。

        众人发现毒虫精神攻击只对幻兽有效之后纷纷收回召唤出战兽,祭出各种奇形怪状幻器与之一较高下。值得庆幸是天门宗弟子大多幻武双修,所以即使不凭借幻兽帮助他们依旧能生龙活虎地战斗。

        相比于这一点,其它三宗弟子就差了老远。

        妖娆双眸一紧,看到司徒醉芙幻兽已经浑身冒出毒烟,可是她却根本不会像天门宗弟子那样收起幻兽近身武战,所以手足无措地呆立天空中,不知道自己是进是退好。

        泠顿时摇头。

        “没有一点战斗经验无知圣女?!?br />
        说是这么说,虽然他脸上带条条黑线,但还是向司徒醉芙飞身而去。因为数个魔战神见她慌乱,正不怀好意从她身后靠近,早乱了方寸司徒醉芙根本没有察觉到不断逼近自己危险。

        烦人女人!说到底与自己还有些渊源,所以可不能让她死此地。泠心中暗道。身体犹如鬼魅一般滑向前方。

        正当司徒醉芙身后魔族战神突然挥刀爆起时候,一道暗光蓦地飞驰而过,那仍狞笑魔族突然挂着僵硬笑意与他手中魔刀一起裂成两半从天空中落下。

        嘶!

        紧跟这魔族战神身后魔将立即倒吸冷气连连后退,只可惜根本逃不过妖娆围堵,于一息之间全都下了地狱。

        此时听到风响司徒醉芙才扭过头看到泠冷凝眸子出现自己背后。

        “你实力,完全是靠吃药堆砌起来吗?”泠无情揶揄。

        司徒醉芙好歹是一宗圣女,幻阶比应天情差不了多少,也是诛神境召唤师,但实战能力却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我没有……”

        泠讥笑下,司徒醉芙顿时红了眼睛,小脸憋得通红。

        “那就好好给我战斗?!?br />
        泠语气越来越重,出人意料地将毒舌至极司徒圣女大人骂了个哑口无言。

        给了司徒醉芙一个鄙视目光,泠立即丢下她带着妖娆向另一侧飞去。

        “哟?!毖戳吮砬槟劂鲆谎?,开玩笑地说道:“看不出来嘛二师兄,你对星月圣地圣女大人还挺上心?!?br />
        “别乱说?!崩肟就阶碥街筱隽成呕汉拖吕?,二人立即又投入到一轮战斗中。

        然而就此时,天空云端之后突然惊起一道恐怖落雷声响!

        一个身体焦黑人影撞撞跌跌从云后掉出!

        “师尊!”

        天河一声咆哮声顿时将所有正激战人们注意力引到天空上!

        什么?

        看到那浑身狼狈白衣老者,众人立即心惊肉跳地以为天门宗封山尊者败北!

        完了!要是第一战就输给绿铠魔王,那人族战神们士气必然大打折扣。

        封山尊者已经算一宗之内顶尖存,难道这白衣尊者不敌魔王就此陨落?那面对此时辽阔战场,还有谁来率领四宗弟子与魔族对抗?

        一直战斗于魔战场东域应天情,轩辕狂沙与云秋眼眸中都出现了片刻震惊与伤痛。

        不过就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寒从脚生之际,只见又有一团漆黑物体从云后跌落!

        “呼!”

        绿铠上火焰还没有熄灭,那倒栽冲而下黑影正是刚才与白衣老头交战绿铠魔王。

        两败俱伤?!

        两个黑影跌落速度同样,只不过所有人目不转睛目光中,白衣老者去摇摇晃晃地找到了平衡,坠入地面后一刻擦着嘴角鲜血终于凭空再起,御空立定。

        而那早已经失去知觉,奄奄一息绿铠魔王却是毫无减速地一头栽入大地,爆起百丈黄沙,瞬间地面冲撞出一个方圆百米巨大深坑,一阵震耳欲聋爆破声后,那还荼毒众幻兽百足百目毒虫发出一声悲惨叫声,轰地消失地面上!

        那悲惨叫声不似虫鸣,倒似万马齐齐嘶吼,那恐怖威压顿时又震伤了数以百计召唤师与正与魔族对战幻兽,不过恐怖百足百目虫终消失不见。地面除了留下一个荒凉虫形沙印之外,只剩下堆砌两旁不忍直视毒腐兽尸。

        绿铠魔王死了……

        所以他召唤兽才会同时消失!

        “我们赢了?”事到此时还有人不敢相信眼前惊变,这种大起大落着实不是一般心脏可以承受负荷。

        “我们赢了!哇哈哈哈哈!”狂热地看着那浑身是伤却依然坚定地挺立于苍穹下白衣老头,所有四宗弟子立即喜极而泣,抱头痛哭,不管他们剩下魔族有多少,只要主帅阵亡,那些魔族蝼蚁不过是一盘散沙。

        “咳咳……咳咳咳咳……”

        白衣老头用力地咳嗽,清出嗓子眼里后一丝淤血。

        振起被撕扯成碎布条衣袖傲然向前一指。发出一声惊天动地长啸!

        “四宗弟子,听本尊号令,给我……一个不留!”

        “哦哦哦哦!”阵阵排山倒?;逗粲敫胶蜕谔斓丶渲枞换叵?。所有人族战神仿佛这一刻被赋予了生机与力量。

        所有人立即向魔战场深处疾驰,再次爆发出自己全盛时期灵力对那些失去了统领魔族战神们反扑而去!

        妖娆与泠奋力向前,眼瞅着三个九阶魔将正围剿一个身着昆山宗衣饰高大男子。

        以一敌三,就算这男子是个十阶中级战神,也免不了吃些暗亏。

        三魔召唤八只魔兽,把那男子与他两只战兽围了个水泄不通,你一掌我一刀,纵使男子有百般幻技也难免身上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伤口!

        只见这被魔族围攻男子一头天然卷曲浓密长发不羁地散身后,腰间与寻常战士不同是……别不是刀剑,而是满满几壶好酒,足见此时好酒如命性格。

        不过此时这狂野汉子气息越来越低微,而被鲜血刺激魔族战神们却添卷着艳红舌头露出兴奋表情。

        这个人我见过!

        妖娆顿时想起那日天门宗外应头牌带她认识许多人面孔,用力想了想,她便想起了此人名字。

        “孔师兄,我来助你!”

        右手凝着风符,妖娆左手被铠甲包裹手指已经凝集了满满蓝紫色蝎毒!

        先以乍起罡风吹乱魔族战阵脚,泠雪符迅速侵入,而后妖娆一爪捏着一头独目魔猿后背,将纤长妖治铠甲毒刺直接插入魔战神召唤兽心脉。

        其速度之,下手角度之刁钻,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三个魔战神惊得连连后退,只不过妖娆一计明面上寂灭指又打断一个魔战神腿骨,他还来不及喘息瞬间,那姓孔昆山弟子没有辜负她厚望,立即手掐水元素化剑,直接把那身形踉跄魔战神插了个透心凉!

        剩下两个魔战神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一个被泠雪符包裹,僵硬之际被妖娆一脚踢断心脉。一个则直接被孔姓男子两头骁勇幻兽撕成了渣渣。

        “干得漂亮!”

        脱离险境之后孔姓男子立即挥着粗壮拳头给了妖娆与泠两拳头。

        “下昆山宗孔方,多谢二位相助!”

        “不客气?!毖愕阃?,要是换了平时,她不一定有心情救死扶伤,只是魔战场上,她心中却升起一股强烈家园守护之情,所以只要是人族召唤师,无论认识与不认识,都是一起战斗同伴!

        “我们是神宗符山弟子,玉魑?!?br />
        “泠?!?br />
        较妖娆热情而言,离开司徒醉芙之后,泠又没有了什么表情。

        “哦!我想起两位了,你们就是应天情天门宗外带着转悠了好久两个神宗弟子!”

        孔方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不瞒你们说,之前我还真没有把你们两位放心上,现看来,是我太失礼了,此向两位赔罪?!?br />
        孔方笑得坦荡,虽然言语中表达了之前对妖娆和泠轻视之意,但是他们一直散发出威压确让人无法不介意。不过妖娆欣赏这人有什么说什么性格,不虚伪奉承,所以把话说开也没有什么芥蒂,反而让人亲近一些。

        “没有什么可赔罪,我与师兄幻阶本来就低微,让孔师兄见笑了?!毖涣匙匀?,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倒是孔方目光一闪,加看妖娆顺眼。

        所以他豪气地拍了拍腰上酒壶,大笑地说道:“哈哈哈,玉师妹,泠师弟,这里有我昆山宗第一酒王爷爷亲自酿造百年玉酿,等下杀完魔族,我们一起喝一杯如何?”

        “好??!”

        妖娆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虽然她不好酒,不过能结识一个爽朋友也是一桩乐事。

        “那一会谁杀魔族多,谁就先尝第一口!”孔方虎目中爆发出两道巨大精芒!

        他仿佛对这第一口酒势必得,所以话声刚落便立即冲了出去,与离自己近魔战神再次激烈地厮打起来!

        有意思!

        妖娆抿嘴一笑,自己不用全力一战,不过是因为这偌大战场之上她力量不过只是芸花一现,并不能立即撼动整个大局,还有可能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连带着泠与应天情,甚至她神宗钟林师傅,师兄们遭殃。所以她宁可此时全心全意地当她“玉魑”。

        用七阶战神力量与符术造诣,看看自己到底能战到什么地步。

        原本单纯想法,此时却因为有人来进行比较而被注入了一层动力。

        “第一口一定是我与我师兄!”妖娆娇笑着向前。

        用敏捷身手追逐着四散而逃跑魔族战神们。

        “我这里多了两个!”

        妖娆举着一个魔战神尸体对孔方大叫!而站她身旁泠虽然一语不发,但也十分配合地举起另一个魔尸。两人亲密合作,杀敌速度惊天地泣鬼神。

        “奶奶滴,老子脑袋被门夹了!居然忘记了你们两小猢狲是两个人!”

        孔方虽然骂骂咧咧,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兴奋笑意,拳下虎虎生风,两只野兽战兽他精神力指引之下天空中蹁若游龙!

        三人时而汇合,时而分道扬镳,他们行进路线上,到处都是魔族战神哀嚎。

        “那一队人马不错?!?br />
        天门中央主塔内几尊人影正仔细地观看着整场战局发展,自第三峰封山尊者大败绿铠魔王之后,战局已经向人族战神这边偏移,而站高处,对整个战场都能一览无遗。所以几股强势破魔气息瞬间就被这几双苍老眼睛捕捉倒。

        其余是强势破魔力量,都带着一股特殊黄金光泽。

        那是属于东,南,西,北四塔授印弟子气息,他们本就是四宗之内精英中精英,杀敌实力自然不话下,但是只有一队……人数既不众多,又没有黄金大印气息。

        “哟!一个诛神,两个……七阶?”

        感觉到此队人马幻阶后,一干隐藏于中央主塔内老妖孽们都惊悚了……

        七阶战神?来这个魔战场本就是一个笑话,没有想到居然还能用符力,相互配合到这个地步!二人合力,可撼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