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13:雷,不灭我身

    313:雷,不灭我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313:雷,不灭我身

        妖娆神识中很就出现了几道不弱气息。

        麒麟王果然是一个靠得住男人,不但如约前来,还极为嚣张地天空中掠起道道云浪,那蒸腾云烟纵长百丈,气势惊人。云中犹千军万马奔腾嘶鸣,好不狂妄!

        轰轰轰!

        推云而来,声势浩荡,虽然威压并不明显,但以这种拉风阵势出行召唤师必定是一方霸主,毫不顾忌旁人感受。

        “我曾爷爷来了!”

        妖娆一脸狂热地抬头看天,其实脑海里想象到是麒麟王费灵力才好不容易搞出这么大场面那累得憔悴脸。

        麒麟王前辈哟……伦家对不起乃……

        看到正主出现,一直帮妖娆防备着目光阴毒蝎荼蝎木老头这才松了一口气,慈祥地对妖娆挥了挥手。

        “玉小友,你去吧,代老夫感谢你曾爷爷?!?br />
        “好!我也祝蝎木爷爷成功渡劫,一举成为一衰巅峰强者!”这种恭维话谁都爱听,不过妖娆是真觉得这蝎老爷子人很不错,让她助他一臂之力,她心中没有一点抵触心情。

        “是哪些小辈,意欲渡劫?”

        云海之中麒麟王冇足了力气隆隆吼出这惊雷般长啸!

        妖娆嘴角掠起一丝笑,轻点足尖便要向云浪中飞去,而就此时,那一直脸色不佳蝎荼却突然双手像毒蛇红信一般迅速地出手,一只胳膊突然扼住了妖娆脖子。

        另一手手掌翻动,顷刻之间已经握着一把碧绿带毒小刀横妖娆脖子上,阻止了她前行。

        “蝎荼!你干什么?这不是存心让人家记恨我们吗?”

        蝎木老头儿被自己同伴疯狂行为吓了一大跳,气得脸色都瞬间变得酱紫一片!

        老头儿身上瞬间腾起道道凌厉风刃,仿佛是一种特殊风系奥义,但无奈蝎荼刀离“玉小友”脖子太近,他根本不敢这个时候救人。

        而云后麒麟王与百里尘也明显愣住了?不是说是寻常交易吗?这是什么情况?

        “冰封尊者,莫怪我蝎荼失礼?!?br />
        男子扼着妖娆,咬牙切齿面色狰狞地对天吼道。

        “我听说您助人渡劫,成功率有高有低,所以晚辈这里需要前辈一个承诺,助我百分之百渡过雷劫,不然……”

        随着那声意味深远“不然”二字,绿色匕首逼近妖娆脖子,仿佛下一秒就能刺破她皮肤,将那匕首上剧毒毒素抹她伤口上。

        “不然这毁灭幻修者经脉剧毒只有晚辈有毒门解药,如果我死雷海里,或者死您老手里,这如花似玉丫头……也别想活!”

        好狠蝎荼,不想把自己生命交付于别人手里,所以干脆主动抢夺主导权!

        反正感觉那天空之上什么狗屁老怪只空有其表,威压着实干瘪。如果自己手里不握有什么靠得住砝码,渡起劫来也不安生!

        可惜他如意盘算打错了地方,手里匕首还没有碰到女子肌肤,她发丝内突然窸窸窣窣地钻出来一只分外小巧水晶蝎兽,蓝中带紫尾针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狠狠刺入他手背皮肉里!

        站一旁蝎木老头蓦然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

        那……那不是他百代后山特有水晶蝎吗?

        怎么会玉小友身上?

        水晶蝎可是蝎兽中强大也难被契约王族生灵??!

        蝎木老头思绪转得飞。

        看来家主对冰封城客人真很看重,甚至赐给玉小友一只色泽不纯杂交小蝎以示友好。

        一直隐居深山,不知道蝎洞与蝠宝一事蝎木老头也把啪嗒当成了血脉不纯杂交货。不过他如此推测之际也暗暗赞叹。

        这小蝎子虽然色泽不纯,但好像机灵得很哩!

        “啊……啊啊啊啊啊……”

        蝎荼被啪嗒一扎,顿时痛得把手里匕首丢了抱着手腕嗷嗷大叫!这不是普通刺伤,而是极为蛮横蝎毒体内腐蚀骨肉。所以他抱着右手此时已经由那小小伤口内腾起浓浓毒烟,整个手臂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发青!

        好霸道毒!

        害人不成反把自己毒了个半生不死,也算是个教训。

        小啪嗒顿时得意地抖着它那依稀有些变淡尾钩,啪嗒啪嗒又爬入了妖娆挽起发髻里。

        噗!

        为了防止毒素进入心脏,一脸狰狞蝎荼只得把自己中毒右臂中所有血液都逼了出来。幸好他伤口只是手掌而不是胸口,不然根本没有保命机会。

        一时间鲜血飞扬,带毒血水阳光照耀下泛着诡异紫芒。

        妖娆带着轻蔑笑意震开双袖直向云端飞去,刚才没有避开蝎荼钳制,只不过不想自己实力蝎木老爷爷面前暴露,像蝎荼这种货色,交给小啪嗒解决就好。

        啪地一步没入云中。

        麒麟王与百里尘顿时一脸气愤地走了上来。

        “妖妖,把那个不长眼杀了?!摈梓胪醮耸北砬樗挡怀龅刂V?,手指指着云下,仿佛不杀蝎荼,誓不罢休!

        那个无耻家伙看到事情没有成功,立即捂着手上伤口向远方逃走。

        “让我看看被刀划破没有?”百里尘却先强势地掰着妖娆脖子,把脸凑到她下巴窝里一寸寸检查她身上伤口。

        “没事,百里?!北蝗险姘倮锍径旱弥毕胄?。妖娆咧开嘴说道:“要是我这么容易就受伤,这么多年日子就白混了?!?br />
        “先不管那两个?!?br />
        妖娆拍着麒麟王胸口帮他顺气,而后从怀里掏出了蝎老十临别前赠给她储物戒指,放麒麟王手里。

        “这里面有元方索要所有金铢,木料,幻器,金属……”

        妖娆眨了眨眼。

        “幻兽卵只有两种,刃部每人两种兽卵都必须成功契约,如果有谁灵气不足契约幻兽,就把他们丢到白川寒冷地方苦修两三年再回来。剩下,冰封城暗袭部队精英团契约紫色蝠卵,强袭部队精英团契约透明蝎卵?;褂形迳?,则前辈看着封赏士卒吧?!?br />
        飞蝠对于隐藏气息有奇效果,适合侦查,暗袭与潜伏。水晶蝎铠化防御则适合硬碰硬大战。

        妖娆对刃部要求是能潜伏能硬战,所以两种幻兽都必需契约,只不过一般召唤师契约数量是有限,而且妖娆从来不请允许抛弃弱小幻兽行为出现,所以一些刃部战士势必要为成功契约蝎兽与蝠兽而加倍日夜苦修。

        “这些幻兽会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好处?!?br />
        超额完成任务,妖娆仅把从老蝎王那里索要来“问题少儿培养费”存到了自己驭兽环里,分出一些兽卵给魔云长老们使用,其他物品通通交到了麒麟王手上。

        别看储物戒指小小,里面分量可是不轻。麒麟王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责任。他紧紧握着手中戒指,给了妖娆一个肯定目光。

        “放心,这些东西通通会被用到冰封城需要地方去!”

        麒麟王承诺时候也有些汗颜,白川蹲守了妖娆那么多亲信,但是原始积累还是得靠妖娆从各地强抢掳掠。

        真是对不起这丫头!

        等冰封城一切都走上正轨,他一定要让她大吃一惊!

        麒麟王暗暗发誓。

        “还有,百里,这件东西你看看有没有用?!?br />
        妖娆灵光一闪,赶把那团臭乎乎蝠宝从驭兽环里掏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麒麟王顿时不解地捏着鼻子。

        吓!

        可是百里尘却瞬间把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大!

        “妖……妖妖娆……你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东西?”

        像是恶虎扑食,百里尘顿时扑上前来一把抢过妖娆手里蝠宝,抱着它就地上兴奋地打滚,那跟中了风一样癫狂简直看得人一阵无语。

        要知道百里尘近为了精心炼制一鼎奇药,已经数日足不出户,但每每关键时刻,凝药品质总达不到他希冀那个高度。

        药材原料是充足,因为青霆时不时会带他去药田里摘采一番,糯米姑娘也特别热情。但是药田中所有药草都是植物,凝药过程里总是稍显淡薄。

        殊不知妖娆手中蝠宝乃稀有飞蝠中特别一脉——麝蝠身体分泌一种幻兽油脂。拥有解毒奇效之外还能平衡淡薄草药药性,为解决他现首要问题关键所!

        妖娆瞬间掉了一头黑线。

        她抽搐着嘴角说道:“你喜欢就拿去嘛,不用问从哪里来,这本来就是要给你?!?br />
        百里尘顿时被妖娆话感动得眼泪汪汪。

        各种稀有药材原料,就跟鸡腿之于阿斯兰特和帝岚,就跟金铢之于元方一样,是必杀武器。

        手中握有蝠宝,百里尘恨不得此时就立即奔回冰封城重尝试药!

        三人寒暄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云下风雪中还站着一个脸色尴尬老头。

        蝎木站原地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才好,因为他那脑子被门夹了同伴刚才居然想要挟人家冰封尊者宝贝曾孙女,结果人家尊者还没有出手,蝎荼反而被小丫头一只小蝎兽给干掉了半身血。

        太没脸见人了。

        本来也想像蝎荼一样看到情况不好立即火烧屁股地逃跑。

        但是蝎木老头儿转念一想,要是自己也跑了,冰封尊者岂不加生气?反正自己也是来送死,倒不如此被他迁怒,死了以后也好让他降降火,不要与赤蝎关系因为蝎荼莽撞而变僵。

        所以他梗起脖子憋得脸上一阵青紫,就等着冰封城强者发威呢!

        那视死如归表情顿时看得妖娆一阵好笑。

        世上之事就是这么无奈,明明有许多幻修者心底善良,存有大道,却就是修炼道路上走得不顺畅。

        虽然蝎木老头百代世家中已属于没有晋升潜力遭人排挤老古董,但他品格与作风却让妖娆依旧敬佩。

        长者,有长者宁静,平和,舍己为人风范,不像妖娆之前接触一些老妖孽,为了长生,为了破阶又吸人血又修邪功。

        “这样前辈,如果初元能多几位,又会少多少争端,多多少乐事?”

        妖娆一边心中暗暗感叹,一边压低嗓音,缓缓散出自己天人二衰威压来。

        “你……开始唤雷吧!”

        这低沉而男女莫辨声音犹如天威,顿时苍穹下如水波一样徐徐荡漾开来。

        强大威压激得蝎木老头儿浑身一个激灵!

        他蓦然张大眼,心底狂吼:“人家果然是一直隐藏了力量??!这灵力纯度,简直举世难寻!”

        不敢多说话惹对方讨厌。

        蝎木恭敬地向云中一拜,颤抖地说道:“有劳尊者费心?!?br />
        把心一横,这蝎老头也不管冰封老祖是不是要自己身上讨回蝎荼得罪人家曾孙女仇,直接咬着牙……矗立于风雪中,散开了自己全部力量。

        咔嚓咔嚓……

        朽木崩毁声音响起。

        这沉闷而厚重声音听得妖娆一阵稀奇。

        “这是虾米东东?”

        就她迟疑之际眼前发生一切就直白地回答了她疑问。

        只见灵气越来越浓郁,那脸颊皱纹深入干涸大地蝎木老人双颊渐渐泛起红润生机。

        咔嚓咔嚓……

        他佝偻背脊以肉眼可见速度挺直,瘦小身体也因肌肉复生而变得高大挺拔。

        仿佛一个瞬间就完全换了一个人似。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还没有渡劫吗?那老人家为什么有变年轻趋势?”麒麟王与百里尘也好奇地挤了上来。

        “这是不敢渡劫天人强者为了避雷而不断隐藏自己生命力表现?!?br />
        妖娆张口说道:

        “气息越弱,越不易引起天雷注意,现他把隐藏生机全部唤回身体,力量达到巅峰,天雷自然会立即出现,因为这雷……找了他好久了!”

        一边说妖娆一边猛地抬头,天穹深处,果然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抹璀璨雷光!

        “雷威不小,看样子是很认可蝎木爷爷力量?!?br />
        妖娆有所期待地一笑。

        经过她多次亲身经历,她才得出这样一个鲜为人知规律。当天雷判定一个渡劫者值得淬炼时,雷威会比寻常雷劫加浩荡。

        当然……

        无情天雷有时候下手太狠,不知道劈死了多少极有潜力强者,但是能这种力量极强雷威下活下来天人境召唤师,今后道路才会走得长。

        “麒麟王前辈,百里尘,我先走了。从神宗出来后我再与你们联系!”

        看到天雷将出,妖娆突然扭头对身旁两人说道,还没有等二人依依不舍地话别,她就化为一团光影,直接向那云下正正襟威坐,等待经历生死关口考验蝎木老头扑去!

        “??!”

        一声惨叫!

        源自突然被妖娆提着后颈衣领蝎木老头。

        他正等着送死呢,因为冰封老怪即没有给他吃什么药又没召唤什么避雷幻兽,他八成是要独自对面雷劫。

        可是正这样想瞬间,自己身体就突然被一道巨力掀起,一个趔趄就飞入云中,疾风耳边如刀子一样刮着,前行速度得让他无法想象,所以他只得下意识地发出一声破了音“啊……”

        “啊啊啊……”惨叫声天空中回荡,只不过麒麟王与百里尘目光所及方圆万米内早已经没了妖娆与蝎木老头身影。

        “吓!真是!”

        麒麟王摸了摸额头上汗,已经下定决心要闭关破阶追赶妖娆了。

        所以见妖娆离开,他便带百里尘向冰封城返回。

        要渡劫人影突然消失不见,天空中正酝酿变灭大青雷顿时愤怒地蒸腾!

        丫丫!又遇上胆小鬼了,居然以为能逃得过天雷打击?

        青光一闪即逝,开始于云海中开展了对猎物疯狂追击!

        难道冰封城尊者避雷方式是——逃跑?

        只要跑得过雷速度就能避免被雷打到?

        这是蝎木老头儿闪过脑海第一念头,但是这个想法很被他自己给否定了!

        因为迅猛狂风此时已经把他吹得头昏脑胀,他不能笃定再狂奔下去,自己会不会被雷劈中前就骨头散架。

        背后有一团浓云。

        看不到云后身影,只感觉到云内散发出一股异常强大威压,还有一只冰冷手,正提着他衣领御空疾行。

        蝎木心中疑问重重,可是这种御空速度下他一句话都问不出来,因为一张嘴好像嘴皮子都能被狂风撕裂。

        不过数息时间,蝎木就明白了冰封老祖想法。

        因为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身影!

        我勒了个去!

        蝎木老头顿时倒吸冷气!

        因为只需一眼他就分辨出来,此时出现于自己视线中人影,正是那威胁不成反被玉小友放了血仓促逃走蝎荼!

        好恐怖神识!

        蝎木老头顿时对身后浓云内大能加敬畏三分!

        居然不慌不忙地任蝎荼逃走这么长时间,还能轻而易举地再把他找回来!

        “??!不要……我不渡劫了!你不要过来!否则就是与我整个赤蝎为敌!不不不……你这老怪根本不了解我底蕴,我所世家天人二衰强者就足有数十位,你若伤我,他们必定踏平整个冰封城!”

        感觉到从身后追来力量,一回头就看到一团浓云带着蝎木老头以不可思议速度向自己飞来,蝎荼顿时吓吐了!

        事以至此,他便慌不择词地把整个百代世家底蕴都供了出来。要是换做平时,妖娆只怕还要迟疑一下,可是现……

        哼!百代数十位分家家主我又不是没有见过,还有那比分家家主强水伯,若是他们会为了你这种小喽啰而迁怒冰封城那才有了鬼呢!

        “去吧!不要离他太远,两个人站一起?!?br />
        妖娆手腕一震,顿时把无辜蝎木老头像炮弹一样朝着仓惶跑路蝎荼丢去!

        不过出手力道非常妙,蝎木老头倒不觉得有什么不舒适,但是刚好被他坐屁股下蝎木却苦逼地喷出一大口血!

        轰轰轰!

        天空中徒然响起震耳欲聋雷动声!

        因为蝎木身影稳稳坐蝎荼身上,速度减慢,所以他身后变灭大青雷就立即捻了上来。

        任何人……都绝对不可能过雷速度!

        被巨力撞得吐血蝎荼挣扎扑打着想要对蝎荼大喝一声:“老不死,滚!”

        只可惜那声滚字还没有发出来,他小眼睛立即瞪得浑圆,眼眶俨然有开裂飙血趋势,而嘴也大大地张着,啊啊啊地就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看到天空雷威,他甚至比蝎木老头加手足无措。

        因为……天罚共鸣了!

        他体内隐藏多年渡劫冲动被蝎木雷劫完全激发!就像冬日太长,荒野一见阳光立即就有细小而繁多嫩草拔地而起,瞬间覆盖整个雪原!

        “不要!”

        蝎荼嘴上喊着不要,但身体内汩汩力量已经不由他所控制,疯狂地从肌骨内涌出。而后呼应起天幕这后专属于他自己那道审判之雷!

        轰轰轰!

        二人渡劫雷光同时出现天空上,其联合范围足有千米。云上阵阵盘旋,发出刺耳雷鸣!

        无法逆转,就算心里有一百个不愿,身体有一千个拒绝,蝎木与蝎荼二人都再也无法拒绝接下来雷劫考验。

        蝎荼脸色白得像纸,看来冰封老怪不屑亲手杀他,于是借用天雷力量!

        这对他是大大不利,要是换了平时也罢,反正他总是要经历这一天,但是现不一样,因为他刚中蝎毒放了自己半身血,力量与状态根本不巅峰时期,现强带逼他渡劫,那简直是让他立即下地狱!

        “这该死雷!”

        咒怨恶毒冰封老怪同时,蝎荼也愤愤地看着一脸无辜蝎木老头背影。要不是这个老不死唤起雷劫,又怎么会连带着影响他也陷于雷海?

        与蝎荼气急败坏不同,蝎木老头此时已经一脸平静。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听天由命吧!

        “冰封老怪,你这个贱人!居然用天罚来坑老子!我若成功渡劫,第一个就把你斩落马下!”反正生机渺茫,蝎木干脆完全撕破脸皮,一逞口舌之了。

        他心中暗暗诅咒,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就蝎木与蝎荼二人各有心思之际,天空浓云后那低沉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本尊答应赤蝎一脉助你们二人渡过雷劫,自然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会顷所能搭成约定,本尊从来不是无信无义小人,言出必行。所以你这杂碎立即给本尊闭嘴!给本尊专心渡劫!”

        妖娆大吼声与满天落雷同时苍穹上爆响!

        那铿锵言辞立即激得蝎荼浑身一抖,心脏瞬间跳到嗓子眼里?

        “什么?那故弄玄虚冰封城老东西不想杀我?”

        蝎荼简直被眼前场况逆转而搞昏了头!

        看来这冰封城老怪还真是有度量,为了完全约定并不把之前过节放心上?;故撬的潜怀莆坝裱就贰迸薷揪筒槐凰??真是迷一样强者。

        不过一切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那些让他灵魂都害怕得骨头里缩缩变灭大青雷已经朝着他天灵骨劈打而下!

        天空中青光刺眼,恐怖雷光混合着巨大响动天与地之间激荡!

        还好白川冰原了无人烟,不然千里之外都能感觉到这威力强大雷动与力量澎湃!

        蝎木老头抬头看了一眼从天而落青雷,瞬间一股死意涌上心头。

        他承认自己一直有一道不可磨灭心魔长存于道心之中。

        他晋升天人境那段漫长岁月里,他一直与自己阳寿横赛跑,别人用了数百年时间将周身道道经脉碾碎,令气海归一。但他却灵药充沛条件下足足花了一千五百年才完成这场蜕变。

        将死后一瞬破阶。没有半点晋升喜悦……只觉得自己潜力用,生也是死……一定会陨落下一场死亡与晋阶考验里。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因为他生机早已经遗失悠长岁月里。

        没有希望了……

        “唉……”长长叹了一口气,蝎木老头闭上眼睛!

        就天雷击入他天灵后一刻,一直站浓云后妖娆突然将手一挥!

        光,暗,水,土四枚灵珠顿时从她身上激射而出,被滚滚浓云包裹着向漫天雷海奔腾而云!

        “雷退散!”

        妖娆身上蓦然腾起一股让人惊叹力量,四灵珠结成大阵与她所藏身浓去连一起,加上她身上突然涌现力量,很容易让人误解浓云掩雷是他本人某一种强大禁术!

        不过这一次妖娆并没有把灵珠大阵张得很大,而是只凝聚了一团五米见方洁白云朵!

        这裹挟着妖娆气息与四珠浓云轻轻飘到蝎木与蝎荼头顶,遮蔽了二人头上飞雪与日光,也同时阻隔了雷霆极烈之光。

        “就这样?一团云避雷?”

        直到此时性格乖张蝎荼还是全然不信,一脸倨傲,只不过下一秒,当两道初雷轰落,二人提心吊胆之际,那天空中轻软云层却并没有如果预计一样被恐怖雷光瞬间撕裂。

        而是不可思议地托着雷光,没有后退一步!

        轰……轰轰轰!

        滚滚落雷打得云团云浪翻滚,但就是无法将其完全穿破,小小云朵……它承受住了雷!

        那诡异场面立即惊得蝎荼与蝎木二人陷入石化!内心惊愕与澎湃仿佛比自己被雷击中加激烈刺激!

        神之幻技!

        心中兴奋啸声呼之欲出!

        原来打死他们他们都不相信,但现却是信了!

        不但相信,甚至感动与敬畏得想要跪地膜拜!这简直是颠覆初元幻界千万年世俗常理好不好?!

        避雷!

        这等绝无可想事居然货真价实地发生了自己身上!

        未被雷霆劈中,但身旁空气中已然遍布细碎又不伤人雷力与浓郁灵气!二人情不自禁疯狂地吸吮起这难能可贵馈礼!原本经历雷霆加身时才有机会被这些弥足珍贵力量洗礼,但此时他们却不费吹灰之力地获得了这份宝藏!

        一时之见从地狱走到天堂。

        这种天地调个全盘颠覆简直让人心脏负荷不了!

        此时此刻,胜过人生中任何一次惊喜!

        蝎荼抬着头,眼内闪动着幽暗光芒!

        ??!

        冰封老祖真是个白痴??!这么逆天幻技如果投身上四宗或则隐藏世家,不知道会得到多么惊人优待!

        家主也是傻,怎么能跟他定下这么单薄秘密约定呢?

        自信与骄傲突然膨胀蝎荼一边夺取空气里灵气一边突然内心疯狂起来……他是赤蝎难得一见年轻高手,怎么会甘心一直被家主力压一头,要是把这冰封老祖持有奇妙力量消息汇报给所有分支家主,让他们联合将他缚入百代后山囚禁。那么借他之力。百代世家后辈实力将得到质飞越,那他便是百代大功臣!理所应当取家主而代之!

        一肚子坏水蝎荼简直是异想天开。

        与他不同蝎木却一脸感激!

        他其实是太害怕自己渡过天人境时那种游走于死亡边缘感觉再次出现,所以迟迟不能放开手脚冲击雷劫,只要此次成功渡劫,他相信自己不久将来能很步入天人二衰境地。

        笑他懦弱也好,骂他无能也罢。只有真正死过一回人,才会畏惧失败与死亡。

        此时为他避雷冰封城尊者,就好像重赐予了他第二次生命,让他心中瞬间涌起无热血。

        不过……嘿嘿……妖娆自然不会把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

        天雷未过,但她五指一收,四枚灵珠避雷范围顿时从五米直径慢慢缩??!

        原本蝎荼与蝎木二人背贴背完全能凭借着云朵遮蔽勉受雷霆灼烧之苦。但现云团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缩小,转眼间就四处漏雷,噼里啪啦地轰击着二人手与脚!

        那雷光过身痛苦犹如瞬间把人丢入滚烫油锅,顿时让人痛得浑身抽搐无法形容。

        “啊啊啊……”

        二人立即情不自禁地痛苦呐喊起来!

        太强大了!

        蝎荼眼底有惊恐光芒剧烈跳动力,他心中暗道:“要是我没有云朵避雷,开始时候便置身雷海,现一定早被雷霆轰得渣也不剩!不行,老子要活下去!”

        看着头顶上现只剩一米见方避雷之云,蝎荼知道这就是冰封城老怪所谓失败率了!因为他力量不足以避雷同时支持两个人生存空间,所以过了半柱香时间,冰封老怪力量坍塌!

        只能活一个!

        一个决绝声音蝎荼脑海里不断回响!震得他心脉逆行!

        不行!如果只能活一个,那一个必需是我!

        这个念头一出现,蝎荼立即凶残地挥出一道嗜杀幻技,毫不犹豫地把正静心抵御雷霆并吸取雷力蝎木老头儿给打了出去!

        好狠心男子!

        明明是自己爷爷辈老前辈,居然能硬下心肠这么无情地把他推出云朵庇佑,以别人死来换取自己生机。

        噗!

        没有防备蝎木老头顿时喷出一口浓浓鲜血,身体翻滚着完全暴露愤怒雷海之下!

        他擦着嘴角血,内心无比悲愤凄凉!为不是自己死,而是为什么赤蝎一脉后辈里,居然会出一个这样猪狗不如小畜生?!

        感觉到终于有鲜肉可以轰击,漫天雷海顿时激动得发出震耳欲聋声音!

        那些夺命雷光瞬间照亮了蝎木老头儿浑浊双眼与惨白老脸。而就他不甘心地闭上双眼之际,他耳边突然不可思议地响起了一道秘语传音。

        “你有心魔?!?br />
        是冰封尊者那深厚声音!

        蝎木惊得蓦地又瞪圆了眼,发现无耻蝎荼还躲云团之下灭哈哈地大笑,根本没有听到冰封尊者浑厚而清晰声音,这才笃定只有自己与尊者对话。

        “是,老朽惭愧,因为潜力用,又经历过冗长岁月生死挣扎,所以有了放弃之心……”蝎木顿时恭恭敬敬地回答妖娆问题。

        “哈哈哈哈……潜力用?谁说你潜力用?你这老头有趣得很,是不是晋升天人境时候受了太多苦,所以被自己和家族里轻贱了?”

        妖娆一语道破天机。

        自蝎木花了比别人多数倍时间与天灵地宝才勉强晋升天人境,就一直被四周人耻笑着,若不是有一个一直挂着他好强势小徒弟维护,估计每次世家有什么艰难任务出现,都是被头一拨送出去当炮灰主。

        久而久之,就连他自己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前辈,你活时间比我长多了,应该看过四季变幻,冬夏交替。难道那些秋天落了叶子树,春天就不再发枝了吗?树有枯荣,何况人气运,你只是别人步入春季意气风发时候提前迎来了冬天,走过了一场艰难生死挣扎,但是你为何不想想也许别人步入天人境开始气势低落时,你却能够势如破竹,厚积薄发重焕发生机呢?”

        妖娆笑了笑。而后淡淡说道。

        “这道理你不是不懂,因为你眼神中宁静不是死意,而是透着强者独有天地大道,你只步不前……只是害怕了而已?!?br />
        听着耳边回响声音。

        蝎木老头干涩眼底突然泛起丝丝水意!

        他其实是明白,自己还有力量。他其实是渴望,多力量……只是这冗长岁月里,一直没有人对他说“行!”就连他那关怀他小徒弟,每每凝视他时目光中都只有怜悯。

        他其实只需要……一个肯定!

        蝎木老头脊梁突然挺得笔直。

        他垂手立于雷海,没有再说半句废话,只是面色恭敬地对着浓云后妖娆深深一俯首。而后傲然凝望天空中滚滚而来变灭大青雷,双眸间陡然爆发出久违了强大威严!

        无人相助!

        自己也有一力接受天之考验勇气!

        “雷!不灭我身!”

        蝎木长啸着向那滚滚雷海飞腾而去。

        妖娆紧紧注视着蝎木老头疯狂身影,虽然刚才为他避雷半柱香时间,让他有了先被灵气洗髓机会,但是她也不能百分百笃定这老人家现能独自接得下雷动。所以她打算一看到蝎木老头不济就立即撤开蝎荼垃圾头上四灵去保蝎木老头生机。

        她一早预料到自己收缩四灵珠避雷范围之后蝎荼那垃圾会丧心病狂地把老实蝎木老头推入雷中。不过这才是她对蝎木老爷爷期待……只有真正身受雷霆洗礼,才能称为经过天道认可强者。

        伪渡劫者虽有渡劫之气息,但战力与底蕴远远比不上一真正渡劫者。

        轰轰轰轰!

        雷霆天空中激荡!发出恐怖暴响声,而那小小……漂浮天空中避雷之云,却一直没有变幻方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地终于不再疯狂悸动,那些宣泄完自己怒火滚滚天雷也终于心满意足地遁入虚空,将一片飘雪天空完整地还给白川大地。

        “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老子现是第一衰渡劫强者了!哇哈哈哈!”

        一脸狰狞蝎荼天空中嚣张大笑,手舞足蹈,呲牙咧嘴……疯狂模样无法形容。

        因为头顶一米宽避雷之云一直没再变小,所以直到雷霆结束,他都没有真正意味上地独自抵抗过一丝雷光。现他皮肤上也泛起点点细碎星光,这是强大渡劫者明显标志!

        而就蝎荼嚣张大笑之际,他头顶上也响起一阵咔嚓咔嚓脆响。

        他顿时愕然地抬头。肝胆俱裂地发现一团漆黑炭球正开裂,而寸寸裂开炭灰下,居然从容地走出一个容貌熟悉老者!

        蝎木那个老不死!

        认清人影那一瞬间,蝎荼又顿时迷惑了,这哪里是蝎木?那干瘪老不死哪有这种飘渺如仙气质?面色红润,风清道骨,白发飞飞扬?

        一双灰白色眼眸内闪烁着让人无法直视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