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12:离开百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除了蓝镰与白鸟两个分支家族家主闹个不停,其它家主都保持沉默。

        赤蝎之主一直对百代宗主忠心耿耿,不过出了这件让外人进入幻兽穴事情后,大家心中天平确发生了偏移。

        “对于这件事,这位姑娘有何解释?”

        一个面色威严金衣中年男子向妖娆看去,眼前女子不卑不亢从容模样很博他好感。

        与赤蝎一脉约定自然不能说,要是说她用保天人第一衰渡劫不死方法换赤蝎金铢与幻兽卵,那还不立即被眼前这些都急着扩充力量天人二衰强者们吃了去?

        不过她倒也不急,不是还有紫蝠那货手里什么蝠宝吗?看那小子一直隐而不发拼命向自己挤眼睛,妖娆便知道他想些什么。

        所以她微微一笑。大方地对蓝镰与白鸟反问:

        “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解释,不知道蓝少与白少蝎洞里看到我做了什么损害百代世家事了?”

        听到“玉姑娘”傻兮兮地又把话题向蝎洞引,蓝少心中顿时大喜,反正没有人为她作证。他大可极描述一番她兽穴里暴行!不过相对而言此时白少却有一些迟疑,因为当日夜袭失败那女子轻易击败他场面还历历目,他父亲虽然想借此机会一举扳倒赤蝎,不过他看着玉姑娘低头浅笑娇容,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寒从脚升感觉。

        无论白少第六感有多敏锐,此时已经阻止不了蓝少大放厥词。

        气势汹汹蓝少已经走到妖娆面前,伸手指着她面门,指尖都戳到她眼睛,得意扬扬地说道。

        “我见你鬼鬼祟祟被蝎老十送入蝎穴,所以暗中尾随,本来外人进入百代山兽穴就已经犯了大忌,但我万万没有想你还偷盗兽卵,妄图把我们百代世家独享幻兽资源带到世俗世界里去!”

        其实百代世家发家史也是依靠贩卖幻兽卵积累财富,百代山内幻兽流入初元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只不过这种贩卖经过一个外人手,就不得不让百代分支家主们去联想赤蝎一脉叛乱用心了!

        哈哈哈哈!

        妖娆心中想狂笑,虽然眼前蓝镰少主是个二货,但没有想到他信口胡诌竟然也与事实差个**不离十。

        不错,本姑娘是抢了蝎卵,还抢了蝠卵呢,你能把我怎么样?

        面对蓝镰少主质疑妖娆面不改色,淡淡地问道:“还有呢?”

        吓!还有?蓝镰少主把眼珠子转得飞。

        一项“盗兽”之罪就足以把她屁股打得开花,深锁百代世家地牢里剥夺自由身,没想到这女人还让他继续编。

        那你就不要怪本少无情!

        蓝镰少主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狰狞色泽。

        “我与白鸟还亲眼看到你于紫蝠进入了兽穴禁地!我们试图阻拦,却被你们打伤!”

        要玩就玩大,干脆把紫蝠一脉也拉下水!蓝镰少主对着妖娆凶恶地咆哮!

        紫蝠此时抱着蝠宝安静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只要他把蝠宝亮出,一切细微末节自然无人再有兴趣问津。他等待玉姑娘与白少,蓝少争论,无非就是希望自己拿出蝠宝之前完全与白鸟,蓝镰划清关系,让他们亲口说出与玉姑娘和自己过节,免得这些臭不要脸看到蝠宝又突然改口是他们从旁协助得来宝贝。

        原本是这样打算,但是看到玉姑娘只是一个眼神就完全明白自己意思,还那么从容不迫地周旋众人之中,那优雅又自信风度让他自叹不如。

        而且看着她明艳笑脸,他突然头痛欲裂……

        有什么记忆片段脑海里不断闪现!

        自己挂冰冷石墙上等待死亡……一位女子冲上前来……晶莹璀璨水晶铠甲……纤美娇小身体与巨大蝠王为战,那威武之姿深深地烙印他心底!

        “紫蝠,别死,我们走了?!蹦鞘煜ど舳诓欢匣氐?,而后是玉姑娘明艳笑脸!

        记忆苏醒!

        嘶!

        紫蝠顿时差点叫出声来,他怔怔地看着眼前与蓝镰对峙女子身影,咬着舌头把自己那声想要狂吼出来“啊”憋胸口。

        找回自己迷失记忆之后,紫蝠手指不停抽搐,有些明白为什么玉姑娘会选择隐瞒,因为她不想要被人注意,或者说她根本不屑于百代世家什么谢意。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

        紫蝠一边想,一边悄悄把手中蝠宝一分为二,将其中一半藏了自己储物戒指里。

        此时妖娆还与蓝镰对峙,待蓝少加深污蔑她程度之后她又转向一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白鸟少主。

        “是这样么?白鸟少主?”妖娆无视蓝镰少主扭曲脸,笑着问道。

        “是……是这样吧……”白少郁闷地回答,他一直隐隐觉得不安,但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脱离事外。

        要说编故事本领,蓝家少主可不是盖,虽然他根本没有亲眼所见妖娆与紫蝠做为。但这些被他极力描述“恶行”确妖娆都做过。

        “这还得了!让一个外人来毁我族规!与赤蝎联手盗取兽卵已经是大罪,居然还闯入禁地里惊扰兽王!”

        众分支长老顿时暴怒,一些不信赤蝎叛变,或者与紫蝠交好分家家主都横眉怒目地瞪着一脸酱紫赤蝎之主与此蝠之主。

        “他们说到底是不是事实!你有没有助外人进入兽穴禁地?”

        紫蝠家主率先沉不住气,已经不再怜惜紫蝠一身伤痕。暴怒地对紫蝠大吼。

        “是,父亲大人?!?br />
        紫蝠“噗通”一声跪倒,面色愧疚地对所有表情冷峻分支家主说道:“我是与玉姑娘进入禁地了……”

        “你这个孽子!”

        紫蝠家主顿时气得七窍冒烟,挥起手掌就要一巴掌把紫蝠扇飞。

        但紫蝠却机灵地这千钧一发瞬间举起自己手中布包。大叫道:“儿子知错,但是我与玉姑娘此行,是为了寻找蝠宝,现蝠宝手,请父亲与赤蝎之主先去救少宗主吧!”

        轰!

        晴天一声惊雷,顿时将所有人炸了个外焦里嫩,血脉凝固!

        紫少这关键时刻可是抛出了一计毁天灭地大绝招,整个场面因为他这短促有力一句话而完全颠覆!

        紫蝠家主手僵直半空中,再也没有力量向下挥动一寸!

        场所有家主都或多或少知道少宗主中毒实情,只不过碣于各方利益牵扯,再加上蝠宝到底有没有解毒功效,又是否存于百代山内某个蝠王兽穴里?这些都是不确定因素,所以这些自诩“忠心”家主们都没有真正把精力放寻找蝠宝上。

        只不过此时这传说中解毒圣物现却出现紫蝠家小子手里,立即改变了所人态度!

        他找到了缓解少宗主毒发圣物!

        数十位分家家主大眼瞪小眼,皆露出不可思议神情……场面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百代世家忠心者无不欢欣雀跃,立即把紫蝠当成大功臣般看待。而那些一直期待少宗主早点去死老家伙们此时也不得不顺应局势脸上挤出生硬欢笑。

        “做得好!”

        赤蝎之主终于扬眉吐气,本来害怕自己与冰封城交易曝光,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冰封城玉姑娘运气这么好,与紫蝠家少主参合到这样一件大喜事中,那么刚才对她和赤蝎责难顿时不攻自破!

        “赤兄,刚才多有得罪!”一些分支家主们立即上前对赤蝎之主视好。

        还有人走到石化紫蝠家主身边羡慕地拍着他依旧僵直肩头。

        “紫兄,你有个好儿子啊,哈哈哈哈!”

        所有人中只有白鸟与蓝镰两位家主被人瞬间孤立,他们二人气得嘴角直抽!

        我靠!紫蝠与赤蝎那来历不明丫头简直运气太好了,原本不把话说那么绝,紫蝠拿出蝠宝之后他们两个傻儿子还能一口咬定自己也是协助者,去分享那“舍身救主”荣耀。但现可好,之前把话说得那么死。现白少与蓝少简直成为阻碍忠良败类代名词,看他们气得翻白眼脸就知道他们此时心里有多憋屈!

        “嗖!”

        就所有人因为这件大喜事而相互道喜之际,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破空声!

        所有人都没有提前预知,就连妖娆也微微诧异,只是一瞬间,只见一个须发皆白,浓眉盖住眼帘布衣老者突然出现紫蝠面前。

        虽然老者身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看上去就像是族内负责打扫后山落叶老仆人,但是他出现,突然让所有分支家主们不由自主地同时向后连退三步?

        以紫蝠为中心,瞬间腾出一大片空地。

        “这是……什么人?”妖娆于心中暗道。

        她也看不出布衣老者实力,但是她第六感却清晰地告诉自己,这个老头……比所有分支家家主加一起都恐怖!

        有些意外!

        不是说百代宗主失踪了吗?难道眼前这位,还不是百代宗主?

        妖娆脑海里一堆问号。顿时对百代世家底蕴有了些好奇与想法。

        而空气也因为这老者出现而瞬间凝重,所有人都面露古怪,屏息凝气。

        老者佝偻着脊梁却是一步上前,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地收走了紫蝠手中托着蝠宝。

        “小子,做得不错,这分忠心,老夫会如实汇报宗主与少宗主?!崩险呱焓峙牧伺淖仙偌缤?,看得紫蝠家主一阵心惊肉跳!

        因为这老者是宗主位时就一直长伴宗主左右人物,即使现宗主失踪,少宗主中毒,这被百代后辈称之为“水伯”老头依然是百代世家中不容小觑人物!

        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不过能跟随两代宗主老人……一定很强!

        原本少宗主中毒他就很少出世,近年来是传言他离开少宗主也不知所踪,所以现百代内部才乱成一团麻。

        此时水伯现身彻底打碎分家家主中图谋不轨人野心!完全是一计当头棒喝。

        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紫少手中蝠宝竟然由他老人家亲自来??!难道这蝠宝,真是让少宗主康复关键吗?

        仿佛一瞬间,百代世家内一切颓势都此刻悬崖勒马,又蒸蒸日上起来!

        变化得让人琢磨不透,各种心计涌上众人心头。

        紫蝠激动地看着眼前老者,曾经只是远远眺望过他存,然而此时他本人却这样靠近地站他面前。

        激动之余紫蝠嘴角又荡漾起一丝苦涩,这其实都是玉姑娘功劳,要是没有她,别说蝠宝了,就算是他小命也要断送兽穴里。所以就算知道玉姑娘不乐意出头,他也不能这么无耻地独占了这份功劳。

        “水前辈,其实弟子没什么本事,都是因为玉姑娘大力帮忙弟子才这么幸运地取到了蝠宝?!?br />
        紫蝠手指指向远远站角落妖娆。

        因为他这个动作,原本早已经将她遗忘记人们顿时又把目光火辣地投射到了妖娆身上。

        “多谢姑娘相助百代家事?!?br />
        紫蝠话声刚落,出人意料地,众人错愕目光中,这一直被各分家家主奉若宗主之影水老头突然对那来历不明姑娘恭敬地一拱手。

        这让赤蝎之主内分家家主们顿时大跌眼镜,就连妖娆都瞬间有些诚惶诚恐。

        “前辈太客气了,晚辈只是侥幸有些时候刚好助了紫少一臂之力而已?!?br />
        妖娆对眼前慈祥老者分外恭敬,倒不是屈于他深不可测实力,而是因为凡是对她礼遇者,她都会加倍友好。

        “你‘侥幸’对我百代世家来说却是‘大幸’,为什么百代后辈那么多,也只有紫蝠,赤蝎两脉与一个与百代无关丫头才有‘侥幸’一试念头?”

        水老头对妖娆抱以笑意,而后突然猛地抬头,对着站一旁面如土色分支家主们恼怒地咆哮!他对妖娆礼遇有佳,一方面是真感谢,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狠狠地恶心那些无所作为分家家主!

        除了一脸兴奋紫蝠家主与赤蝎之主外,所有人顿时如同打了霜茄子一样迅速干瘪下去。

        是啊,他们中大多数人宗主失踪,少宗主中毒之后就根本没想着怎么好好维持百代家业,寻医问药给少宗主解毒,而是想着怎么出人投地,趁机壮大自己力量。

        所以此时被水伯一吼,这些人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

        “老夫暗处观望你们一年有余,你们自己说说,你们都做了什么事情?”水伯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句话差点把蓝镰与白鸟家主吓得跪下!

        我勒了个去!

        原来自己那些机密宏图大业人家眼里就是一场玩笑而已……

        一身冷汗顿时流下来!

        妖娆眼眸微微一缩,也为白发老者心机与言语震惊。

        看来这些权力与利益斗争永远是没有头。

        身份特殊水伯这个当口出现,不仅是来取紫蝠手中蝠宝,重要还是给那些不安分分家家主们一计当头棒喝。

        很有意思。

        这少宗主中毒中得好!

        老爹失踪多年,他干脆也来个养病归隐,待下面小杂碎们野心膨胀,放浪形骸后谁忠谁奸一目了然,抓到不忠者把柄后再一锅端掉,这种以逸代劳手段真是高明得很。

        看来这百代少宗主与这水伯,都是极聪明人。

        今日之事是个必然,就算她不来百代,一直隐藏于众人身后白发老者也会寻一个其它机会结束这场家族内部动乱。

        一样一想,妖娆顿时觉得对百代少宗主佩服得很。

        不过这是人家家事,她没有义务也没有兴趣去管,接下来应该是水伯继续向各分家家主发难时间,所以她还是赶避嫌好。

        “诸位前辈,晚辈百代山打扰了很长时间,是时候离开,特向诸位辞行?!?br />
        念头脑海里一闪妖娆便立即向赤蝎之主走去。

        她对着还发愣没有从一系列变故中回过神来赤蝎之主亲呢地说道:“前辈哟,你说好了派人送我回家。派吧……”

        能这么严肃场合说出这么不严肃语气人也只有天不怕地不怕妖娆了,不过那负手而立水伯却并没有皱眉,甚至极为欣赏地又对妖娆一笑。

        这外族丫头也不知道是赤蝎从哪里请来,不但大闹蝎穴连他都听到了蝠王哀鸣,而且这么有眼色他训斥百代分支家主前立即选择避嫌离开。

        是个有潜力晚辈。

        赤蝎之主被妖娆一问,先是呆滞了几秒,这才明白她是暗示赤蝎与冰封城之间交易!

        无论她蝎穴内有无斩获,待她离开百代,就会先将两个要渡劫赤蝎长老送至冰封城由冰封老怪护其渡劫。

        这本是约定好事情,但却因为玉姑娘不但蝎穴内救了紫少,还带出了蝠宝,已经给赚足了脸。所以一时之间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再把人送到冰封城去了。

        “这……”

        “说好事,别犹豫啦,没有人送我,我不敢回家?!?br />
        妖娆可不喜欢反悔自己承诺。

        “好?!背嘈餍闹卸偈倍匝屑び屑?,打定主意以后与冰封城再无间隙。从这年轻不大玉姑娘身上就可以看出,冰封老怪一定也是个言而有信坦荡之人!

        如果赤蝎之主知道他心中赞美无数次冰封城老怪就是自己眼前一脸纯良女子,不知道会不会立即中风癫狂而去。

        给了蝎老十一个眼色,蝎老十立即小跑上前,一脸堆笑地带着妖娆离开百代后山。

        因为这里所有人,接下来等待着将是水伯暴风骤雨般摧残。

        “我也要去养伤……”

        紫蝠吐着舌头也一瘸一拐地离开,他本是小辈,而且又是有功之人,自然可以不旁听其他家主被训斥过程。

        “喂!等等!”

        妖娆走到山下时,耳边又响起紫蝠叫唤,他是为了再跟妖娆说一句话,这才勉强着失血过多身体从山上滚下来。

        “你不要命了,赶给我回去休息!”妖娆看他满头是汗模样,顿时虎着脸说道。

        “哈哈哈哈!没事,我看白鸟和蓝家吃瘪就顿时好了一大半?!弊仙倌幼抛约和??!安还八祷乩?,这个你一定要收下?!?br />
        一边说,紫蝠一边从怀里掏出被他悄悄暗藏另一半蝠宝。

        “本来就是你功劳,这是属于你东西?!?br />
        其实所有蝠宝都属于妖娆也不为过,只不过百代家需要另一半给少宗主解毒而已。所以倒是紫蝠觉得亏待了妖娆。

        妖娆看到紫蝠递上来那黑乎乎东西,微微一愣,这此不是嫌弃蝠宝臭气熏天,而是没有想到紫蝠还坚持到这一步。

        “好吧,我收下,你要好好养伤?!?br />
        她伸手拍了拍紫蝠肩膀,就此道别,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百代世家里作客,不过这紫眼睛少年……她记住了。

        与紫蝠分别后,蝎老十很从赤蝎领地里带出两个被兜帽包裹黑衣人。

        因为二人都是赤蝎一脉早已经感应到天人第一衰雷劫将至而避世修行多年天人一衰强者。所以赤蝎内部只闻其传言,却几乎都没有什么人认识他二人容貌。

        一个天人境幻修者,从感应雷劫将至到真迎来雷霆考验之间都有一段自我调整时间。

        越远离世俗,这调整时间就能拖得长,像妖娆这种一有渡劫冲动就兴奋引雷变态少之又少,一般幻修者都会选择长期避世,用自己好状态去面对终逃避不了滚滚雷海。

        看样子此时出现妖娆面前两人正是因为她提供渡劫机会,这才急急被赤蝎之主从深山无人之地招回总坛高手。

        “蝎荼,蝎木,这位是玉姑娘,你二人随她一起走,她会安排你们与她家前辈见面?!?br />
        蝎老十一边将一枚储物戒指交给妖娆,一边对两个赤蝎高手介绍妖娆身份。戒指中装都是元方索赔清单上要求各种物资。

        “玉小友你好,老夫叫蝎木,这次麻烦你带路了?!?br />
        左侧老者年纪着实很老,看来他达到天人境前一刻已经是他大限将到之时,所以后一刻突破后,强大天道衰老之气顿时将他腐蚀成一位满脸皱纹深重,斑纹点点老头儿。

        这老态龙钟老人家对妖娆倒十分和蔼,也许是看她太过年轻,所以连玉姑娘都叫不出口,于是以亲切“玉小友”取而代之。

        “蝎木前辈好?!?br />
        妖娆能明显这老者身上嗅到一股濒死气息,只怕他真是一位老得不能再老幻修者,就算是上次侥幸进入天人第一衰,又第一衰上停留太长时间,把好不容易获得阳寿再次耗了。

        如果近一两年还不突破,只有寿终正寝归墟而亡。不过从表情上看,这濒死老人却并没有那种强者将死急躁感,苍老而松弛眼睑下一双几近灰白眼中,依稀有岁月厚重与宁静。

        “哼……”

        与这苍老但没有架子老者相比,另一个黑衣中年人就显得相当不耐烦了,看到妖娆如此年轻,干脆连点头都懒得点,直接哼一声算是见过。

        蝎老十一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抱歉地对妖娆一笑,而后步先走到异常苍老老头面前。

        低声而恭敬地叫了一声:“师傅?!?br />
        咦?妖娆顿时侧目,虽然二人说话声音很小,但她还是隐约可以听到。

        “师傅,您这一次一定可以突破,那冰封城老怪力量徒弟见过?!毙鲜沟蜕ひ舳孕纠贤匪档?。

        “老十,你呀你,就是因为这事把为师一把老骨头从山里抬出来……这么好机会,应该留给后辈才是,为师老了,命中有都已经有了,命里不来,强求也没有办法。就算真渡了劫,不迈入天人二衰,为师阳寿也不会增加?!?br />
        老者拍着蝎老十手,此时表情果真有些像严厉师尊。

        “我不管,您得去,您一定得去……”妖娆没有想到那么阴柔蝎老十居然也有这么赖兮兮但很深情一面。

        师尊?

        百代世家内天人强者这么多,果然不可能都是与上四宗达成协议送入宗门修炼破阶,看来百代世家有自己修炼体系,能像大宗门一样把族内弟子培养成天人高手!

        因为蝎老十与蝎木几句对话而得到这样结论,妖娆很是惊讶,看来百代世家势力已经有与上四宗媲美地方,虽然从来没有初元世界听过“百代”名号,但它内部力量居然如此惊心动魄。隐藏世家……隐藏得真深!

        而恐怕整个初元,还有不只一个这样世家存!

        念头一闪,妖娆又看了蝎木老头一眼,这位老者明显属于晋升潜力已经枯竭幻修者,虽然前半生很达到诛神境,但进入天人境几乎耗了他所有阳寿,而且一直停滞不前,乃至于他徒弟都可以后来居上成为比他强大渡劫者。

        如果不是遇上她送给赤蝎一脉避雷机会,这位目光平和老者铁定是要两年内生机枯竭。

        其实老者说得没有错,让他去享受避雷渡劫确浪名额,因为就像他自己说,就算侥幸渡劫,不些步入天人二衰,他阳寿依旧无力回天。

        不过妖娆却很佩服老者平静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想起麒麟王。都是那么从容面对死亡,只不过麒麟王是追求生命有终点而从容,眼前老者则是经历了无数晋升失败后,依旧保持了一枚安宁心境。

        不知道老者为什么无法破阶,反正妖娆觉得这份安宁就是一种很不得了生死大道。

        看到老者还推诿,妖娆直接走上前去。

        “前辈,去吧,我曾爷爷也不经常能成功,尤其休息很久第一次出手时百分之八十会失败,您去了其实是解救赤蝎其他渡劫者,让他们成功率高一些?!?br />
        妖娆这话说得太难听了。

        简直就是直接说:“你去给人垫脚吧,我们就需要这种老不死给人开道?!?br />
        蝎老十听到这话差点没把自己眼珠子给瞪出来甩妖娆脸上!

        你丫!坑人是不是?

        不过暴躁蝎老十看到妖娆脸上腹黑笑意立即又明白过来,合得是这聪明得让人想犯贱丫头用激将法???

        不行!得配合一下!

        “我草!原来是这样?!那师傅,您不能去了,我们回家,我再找个人来!”蝎老十立即大叫着反对,还恶狠狠地上前想扇妖娆大耳刮子。

        本来蝎木就是一个活了冗长岁月老人精,根本不会轻易被妖娆忽悠,但是看到自己徒弟这样惊愕愤怒,顿时笃定这不是一场诓他去渡劫戏。而是真如玉小友说,开始时失败率很高。

        要不说呢,世上哪有百分之百避雷之法?要是真有这种力量存,还不早把天都翻了过来?

        反正都是要死人了,给赤蝎小辈们再垫一次脚也是好事!

        “我去我去我去,不要拦我了,玉小友,我们马上走!”

        老头大义凛然地拉起妖娆手就御空而起,身上蓦地腾起一股准备就义浩然正气。

        妖娆乐得嘴角直抽,不过对这蝎木老人善良之心再次打动,她打定主意,不会让这个可爱老人家陨落雷海里。

        二人身影很消失不见,只有一身戾气蝎荼还站原地不动。

        蝎老十此时喜笑颜开,心里已经把妖娆夸了无数次。

        “太聪明丫头,我都差点被她气爆了!真不知道她脑瓜子里装什么东西……冰封城有此女为嫡传弟子,实乃大运势??!”

        再抬头,突然看到蝎荼还没有动。蝎老十顿时上前不满地喝道:“蝎荼,还不去?!”

        “哼!反正老子去了,也是给别人垫脚罢!”

        完全曲解妖娆言语,蝎荼带着满心怨恨与愤怒张起风涌向妖娆追去。

        三人一行,很离开百代世家地界。又是被蒙着眼睛转了好久,三人才辗转于各大传送阵到达白川边缘。

        原本可以直接由白川边缘传送阵进入冰封城,但妖娆不想三番两次冰封城附近引动天人渡劫之雷,这样太容易引起各方势力好奇与觊觎。特别是她发现一些隐藏世家有那么雄厚根基之后,她不敢过分嚣张。

        所以妖娆胡乱编了个理由,宣称自己曾爷爷此时正从其他地方赶来,一直向东走,三人便会与他相遇。

        反正打算带着蝎木与蝎荼向东方御空飞行一夜,而后直接渡了他们。

        三人中貌似妖娆实力差,但她御空速度却并没有让蝎木与蝎荼找到半点可以鄙视地方。

        不过即使如此,一直心有怨念又自恃甚高蝎荼还是进入白川后就爆发了出来。

        “我说臭丫头,你们是用什么办法哄得我赤蝎之主那么信任?我看蝎主也是中了毒?!?br />
        蝎荼语气极为不友好。

        “老子避世多年,这次就为了这个听起来完全是骗局消息被家主叫出关。沾染这么多世俗,这不是让我去死吗?”

        呼啸风雪都掩盖不了这家伙鼓噪声音。

        妖娆脚下速度又了三分,不想与他搭话。

        “喂!丫头……喂,你是聋还是哑?老子说话你听到没?你们冰封老怪到底有什么手段帮我们渡劫?莫不是骗人吧?”

        “前辈不信,可以现返回百代?!毖抗庖缓?,很不喜欢这种乱嚷嚷家伙。

        她又没有求着赤蝎一定要来避雷渡劫,搞清楚状况好不好,现是他们求她喂!要不是之前答应了赤蝎之主,她简直想立即把这口出污言秽语家伙丢茫茫大雪里。给这种人渡劫,不是给世界添乱吗?

        “你这小畜生,是怎么跟长辈说话?我看你是找死吧!”

        妖娆没生气,这蝎荼却已经完全把恶劣态度爆发出来。就因为妖娆懒得理他而恶毒地她身后突然聚集起强烈风之奥义,想要从身后将她打落地!

        “蝎荼!你做什么!她只是个小辈!”

        看到蝎荼居然突然下毒手,苍老蝎木老头顿时又气又惊,一把将妖娆举了起来。

        苍老脸颊因气恼而不停地颤抖!

        “你过分了?!毙净野醉妆⒊鲆坏烙胫澳步厝徊煌坠??!袄戏蚨员芾锥山僦ㄒ灿兄室?,但玉小友只是一个晚辈,你一种为难她做甚?等明天见到冰封城那位,有疑问管问出来,家主决定,从来没有错时候,你若再不收敛自己言行,就是与老夫为难!”

        被蝎木当小孩一样举着,妖娆哭笑不得,要是那烦人蝎荼真敢她身后偷袭,那他就等着死吧!

        不过总算有个正经人为自己说几句,妖娆对这苍老强者印象又好了几分。

        “呸!老不死,你死了是当然,反正也只是废物一个,老子可不同,不比你那蝎老十徒弟差!”

        蝎荼掀开自己兜帽,露出一张未到中年脸,以此容貌判断,此人确比一般天人强者潜力大,年轻轻轻时就步入了天人境地。

        不过再妖孽,又哪里比得上现还水嫩如十八妖娆?

        要是蝎木与蝎荼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涉世不深女修比他们足足强大一境,为货真价实天人二衰大能,只怕立即就能吓得从天空中掉下雪地里去。

        蝎荼继续骂骂咧咧,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蝎木老头话,现发飙也没有用,因为正主还没有出现,一切都是未知之数。所以他只是将恶毒目光盯妖娆背影上。

        自这风波之后,蝎木老头一直有意无意御空飞行妖娆正后方,拦住蝎荼那不怀好意目光。

        妖娆虽然一语不发,但所有一切她都看心上。

        “我们到了?!本灰寡媸窒蚯爸噶艘黄奕司幼⊙┰?。

        她之前已经给麒麟王与百里尘传讯,也让他们来此地一聚,结束手里事,她便可以了无牵挂重回神宗谋取应氏先祖遗骨。

        “哪里?”

        蝎荼警觉地降速,而后左顾右看,神情极为紧张。

        “就前方?!?br />
        妖娆于心中暗暗计算,她让麒麟王来时制造出一些威压与响动,这样她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替换之。

        按时间与距离来预计,麒麟王前辈应该离此地不远了吧?

        妖娆神识天幕下张开,只等着二人出现那一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