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7:我们是来送礼的

    297:我们是来送礼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吞雷停止之际,余光已经看到四只蝎子又不怀好意身影。

        不过这次她并没有急着出手阻止,而是腹黑地一笑,继续着自己那疯狂念头。

        “我是因为分配灵力凝聚分身实力才坍塌至天人第一衰初期。现好不容易恢复,那么加上我分出两个分身,实际力量应该已经超过了当初于魔王地穴内刚渡过雷霆时期……如果现我分出第三个分身……情况又将如何?”

        妖娆捻着自己长发妩媚一笑,手掌瞬间翻风,自己胸口拍打了一下!

        啪!

        一声清响,与她一模一样第三个分身应声而出!

        像照镜子一样,妖娆面前立即出现一个自己。

        气息说相同吧?又有些不同……一样五官,眉宇中却夹带着一股凌厉锋芒,仿佛浑身上下都飞舞着瞬间至人于死地霸道刀光!

        “那些垃圾又来了,还是那么趾高气昂,我去杀了他们!”第三分身战意隆隆,刚穿上衣服就把嗜杀目光投向远方。

        “哟!这个是爱打架分身!”

        妖娆顿时轻笑,手指按住那急不可耐向云外冲去第三分身。

        “嘘!安静?!毖种甘角??!暗纫换岫颐窃僬宜峭??!?br />
        此时分出第三分身,妖娆力量又瞬间从刚成功渡劫完天人一衰强者坍塌为一衰初期,失去渡劫中激发磅礴灵气。

        不过此时她却没有浪费半点时间,立即捏碎了手中第二道雷符!

        轰轰轰!

        巨大雷霆再一次于天空涌现,不是前一场余威,而带着相比于之前雷霆疯狂混乱一种情绪。

        “又渡劫?”

        没有手无臂神棍蝎老八顿时吓得一弹!像刚下锅老虾米,瞬间从麒麟王鼻尖前瞬间向后弹出十余米!

        那充斥于空气中细小雷弧刚刚就差点把他双眼亮瞎!

        “我靠!原来冰封城不只一个天人一衰……还渡劫者??!”蝎老十也吓得不轻,他目光划过同样凌乱于风中蝎老三,蝎老二。而后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汗水。

        蝎老十心里暗打起小鼓,要是冰封城内真不止一位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那他们四人优势便立即减弱。真他丫坑爹!为毛之前只有一人应话,害得他又预计失误?

        噗!

        要不是麒麟王经历千年风雨,着实精神彪悍,只怕立即便会四人面露狐疑赤蝎强者面前破了功!

        这四个来找碴赤蝎强者是被第二次渡劫之威给唬住了,但是他知道啊……知道云内明明只有妖娆那个小丫头一人!

        就算她驭兽环内还隐居着魔云宗强大长老,但那些人被化龙血池诅咒束缚,是万万没有可能迈入天人境地!

        “那么这第二道雷……难道是妖娆仿照出来?”麒麟王脑袋里此时是一片浆糊?!安欢园 羲凳欠抡?,也不可能第二道雷气势比第一道还强上三分吧!就算有伪装,也应该是第一道假,第二道真……不不不……第一道雷劫之后,云后明明出现了货真价实渡劫后期威压,我虽然估计不准确,但那么强威压又如何造假?”

        搅脑汁想,麒麟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率领着刃部战神们纷纷将他们为妖娆护法范围又扩大了一圈,防止这第二次雷劫威力大,把他们也卷进去!

        蝎老二,蝎老三呆了半晌,后只能瞪着虎眼狠狠地盯着傲立于空中麒麟王脸颊。想用目光一寸寸剜过他皮肤,从他表情细微变化中找出一丝端倪。

        这种尴尬对峙必然结果就是空气渐渐沉重,大眼瞪小眼瞪到抽筋。

        “说!冰封城内老怪到底有几人?”诡异寂静中,蝎老十突然出人意料地大吼一声。

        麒麟王心中像是打小鼓,但与妖娆相处这么长时间,本人又睿智无比,怎么会被这种小小心理战术吓得一个哆嗦把实情吐出来?

        所以自己心中根本也没有答案麒麟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甩了甩长发……咧开嘴角四人期待目光下阴森地狂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哈哈……哇哈哈哈哈……”

        那长得几乎断气怪笑声虽然有故作玄虚感觉,但落心情大动赤蝎强者耳中却是分不出这层刻意,反而有一种突然被莫名魔咒扼上喉咙,难以呼吸局促。

        妖娆无暇了解雷海之外发生一切,也不担心冰封城众人安危。因为她明白,只要天罚之威不灭,赤蝎四人就不敢妄自对麒麟王等人做出过激行为。

        身体沐浴雷光中,妖娆明悟到为何天人渡劫强者要远远强于未渡劫强者原因,因为这天雷不但有考验之意,其中同时也蕴藏着巨大能量,如果能抗雷而身魂不灭,就相当于身处于一个比初元灵气浓郁千万倍聚灵宝地内汲取雷力,这一柱香时间,比百年清修获得天地灵气都要精纯数十倍。

        是以她不断吸雷威又凝分身,看似威压不断渡劫前与渡劫后上下起伏,实际上每次于雷霆中获得力量都完好无缺地蕴藏分身内。

        她有一个大胆猜想……

        当她分身与吞雷之力到达极限,而后将多次凝结分身重召回体内,那些同时被分身带入身体力量将瞬间达到一个骇人听闻高度,有可能立即让她找到迈入天人第二衰契机!

        天人境每一步走都是相当缓慢,虽说没有诛神破天人那么条件苛刻,但是一般强者也要用上百年千年光阴,妖娆魔王地穴雷火加身也不过是一个月之内事情,想这么短时间内迅速摸到天人第二衰层次,只怕也只能像她现这样……剑走偏锋,于常人不敢为也不能为路径中,创造属于自己机缘!

        第二波天雷很过去。

        居然也没有焦黑尸体从天空中落下,那混厚有力渡劫强者气息货真价实地传出。着实让所有矗立于天空战神们目瞪口呆!

        “又一人渡劫!”

        四只蝎子把妖娆二次渡劫当成了两个人。

        “这……这冰封城渡劫成功率……实是太高了吧?”蝎老十简直睚眦欲裂!

        难不成幻修界内一直流传渡劫纲要是假?其实身沾世俗越多,引雷时机越没有经过计算……这成功渡劫几率就越大?简直有违常理!

        但事实摆眼前,就一个时辰内,两个冰封城云中强者顺利完成了由青涩到巅峰蜕变!

        “这样算来,我赤蝎有三个天人,冰封城有两个……情况不妙??!”蝎老十额头汗水越来越密集。原来他也是天人境高手!只不过赤蝎组织之内人人都以为他只是实力渣老幺。

        而就赤蝎强者们觉得棘手之际……雷死人不偿命妖娆瞬间凝出第四分身,毫不犹豫地捏碎第三张雷符!

        天罚也怒了!

        一天之内让它同一地点降落三次!刚刚没入云端雷海顿时发出震耳欲聋咆哮!

        轰轰轰!

        粗大雷霆九霄盘桓,一股夹带着愤怒力量从天而降!青而极烈,像解砥天之柱天兵锋芒!

        “啊啊啊……”围冰封城上空众人顿时被身后恐怖力量瞬间拍飞!

        他们狼狈地退却千米,一脸敬畏地看着那把白昼照得一片白炽雷海!

        “还……还有第三个要渡劫?”蝎老八咬着大舌头,差点把自己舌尖也咬断了糊冰墙上。

        蝎老十与蝎二,蝎三仿佛被人身后狠狠地打了一闷棍,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要说一个拥有三个天人强者势力,血红大陆附近也应该是小有名气吧?可是直到现为止,他们竟然根本不知道将要面对敌人是何方人物,就已经多次跟人家结下了梁子!

        “不妙??!”蝎十眼底精光闪烁。

        一种微妙情绪众人心中滋生。

        麒麟王与刃部战神们脸上都挂着如出一辙诡异笑容,按这种反复增强,气势越来越盛情况推断,一定又是精灵古怪妖娆搞什么名堂,但是她是如何办到多次唤雷?这一点却无人知晓。

        四只大蝎子脸上颜色可谓是精彩纷呈,红红绿绿青青紫紫,像是打翻了染缸一样缤纷五彩。

        他们对冰封城天人境强者估计已经由一变二,由二变三……而且眼前场面,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确三次分身亦不能满足妖娆野心!

        反正每次渡劫后雷霆都会给她身体注入力量,所以促使她分身能力此期间也达到了极致。

        “要玩就玩大,我倒要看看用雷符后,我十尊分身回归本体,能让积蓄于我体内灵气瞬间飙升到怎样地步!”

        妖娆凤眼一挑,脸上顿时升起决绝表情!

        疯狂!

        这场妖娆另寻蹊径自我淬炼仪式,落众人眼中立即变成彻头彻尾疯狂!

        一,二,三,四,五……

        蝎老十口喷鲜血,已经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神智能承受极限。

        那一次次消失又重现雷霆海,那一道道成功渡劫浩荡威压……他小心脏已经忘记跳动节奏,他咽子眼里不上不下!

        蝎老八大张着嘴,只可惜没有手去扶一下他要撑掉地下巴。一个区区白川荒原城池,居然盘踞多于五位天人第一衰强者,他们不但同一天渡劫,还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百分之百成功率!这不能不说是场神?!?,让他肝胆俱裂神迹!

        有乳白色东西从蝎二,蝎三头顶冒出来。

        呃……这两个二货是早已经被惊得灵魂出窍!已经再生不出与冰封城作对勇气!一两个天人境也就算了,对方可是数得出来就有五六人!再加上数不出呢?这是一支何等强大恐怖组织!无论放血红大陆任何地点几乎都能横行不败!

        相比于赤蝎四人组魂飞魄散,麒麟王等人震惊之余脸上惊讶线条已经麻木。

        也不想想这一切始作俑者是谁……反正跟妖娆拉上关系人或事件,必定惊世骇俗!这场大戏……妖娆真放足了地料,就等浓汤翻滚,掀盖惊世那一刻!

        所有人一生都没有经历过时间如此漫长但激动人心雷劫!这里“一生”,指得是他们过去,现,与未来冗长时光。

        直到红日落下,黑夜降临,那天空中噼里啪啦肆意横行雷光依旧不消减丝毫雷威。

        不过显然冰封城内被震耳欲聋雷声鼓噪了一天百姓们也适应了这有点吓人,又有十分有趣“轰隆隆”。

        三三两两歇业石刻匠人与小商贩带着自己家人们坐街头巷尾,相互依靠着抬头看天。

        被黑夜衬托,不断划过天幕粗大电弧竟给人一种妖艳美!

        真是难得一见奇景!

        “爷爷!爷爷!你看,那里雷光电弧好漂亮!”小龙扯着爷爷袖口兴奋地哇哇乱叫。

        “呵呵!是啊是??!”佝偻老者啧啧称奇,摸着自己山羊胡须笑得合不上嘴?!罢饣鹦亲勇医γ幌氲揭舱饷疵?,一定比传说中那什么放烟火好看!”

        噗!

        要是让初元世家强者,宗门长老们听到这一句狂语,八成立即爆血而亡!

        那可是五衰渡劫之恐怖变灭大青雷!居然被无知庶民当成烟火来看……简直辱没先人!辱没天道!

        没错嘛!反正有妖娆?;?,人民安乐,他们不懂什么是叱咤风云,什么是生死劫难,他们就是单纯而美好地聚一起,劳作之余开心欣赏一下小火星而已。

        被妖娆极其手下一干变态妖孽们引领白川后人,悠长初元历史中曾被冠以“牛逼一族”称号。因为当他们走出白川之后,经?;嵊氤踉渌舐侥昵岷笊欠⑸庋曰埃?br />
        “我爷爷可给天人强者当过小厮!哼,怎么样?有面子吧?!哇哈哈哈哈!”

        “切!这算个毛线??!不过给人端茶倒水而已,想我爷爷当年正襟危坐于朗月稀星之下,让十个天人强者,轮着给他老人家花炮哩!”

        “介不可能……介不可能……”

        第十分身已成,妖娆只觉得自己体力疲乏到了极致!不断同化雷霆力量,又分神凝结分身,她身体负担不小,精神力消耗是吃不消。

        但是值得她欣慰是萦绕自己身侧十尊分身上都积蓄着浑厚浓郁力量!这些力量每一次吞雷过程中早已经转化为不被她身体排斥精纯灵气。只待她一声令下,十分身归入本体那一瞬,将十次第一衷渡劫雷威中力量悉数吸入气?!枵饪窭酥?,一举冲击一衰巅峰,向二衰迈进!

        “再……再来一次!”捏碎第十一张雷符,天空中雷威顿时扑天盖地而来!

        那恢弘气势早已摒除了终年弥漫于白川大地雪,如怒吼蛟龙狂狮,亮出锋利爪牙奔腾疾行。妖娆驾轻就熟地将它们引入体内,不再是痛苦地隐忍,而是舒畅叫嚣,让雷光补充自己身体每一处干涸细胞。

        “老二,你说……这一切是不是太假了?”失掉左右手但脑子依然够用蝎八终于回过味来。

        这咧着嘴,歪着下巴,掉口水吃惊表情可是足足维持了一个下午。不过心中震惊也由初极度疯狂畏惧渐渐找回理智。

        哪有可能十人渡劫而无一人陨落怪事?要是如此轻松,初元早已经遍地天人!

        “我也觉得……”蝎老二摸着下巴一脸精明模样?!笆遣皇俏颐强吹绞腔孟??为就是把我们吓得不战而退?”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嚣张惯了蝎老三,蝎老二顿时气得双颊泛红!

        这不是把他们当猴耍吗?要是他们此次真被这种下三滥手段给唬住了,以后老脸还能往哪里搁?

        “你爷爷!不要再劈雷光演戏了,正主出来给老子看看!”这蝎二脾气也十分暴躁,几乎不用蝎八教唆,立即挽起袖子指着即将消散第十一次雷劫大骂起来。

        一直不曾离开护法之地麒麟王一滴汗水顺着挺拔鼻梁向下滴落。

        一动不动他并不觉得累,但即要担心妖娆,又要防备眼前这些蛮横而不讲道理赤蝎强者,他坚持了半日,精神早已经紧张到了极致。

        有多紧张呢?紧张到一心想要早点自然耗阳寿他再一次难得地认真思考起提高自己幻阶事来!

        “不然妖娆不情况下,我实难独自坐稳冰封城?!?br />
        “唉……麻烦啊……”麒麟王心中郁闷地叹息。

        其实说实,这家伙也是个天赋逆天主,只不过一生对力量没有追求,也不醉心权术。所以蝎二,蝎三,蝎八,蝎十面前,战力就显得太弱小了。

        这一次妖娆吞完雷霆之后并没有再次分身,而是雷威尚未完全消散之际对自己分身们都下达了回归本体指令!

        “拍死他们!”三号分身帅气地甩着长发给了妖娆肩头一拳,而后轻盈地融入她身体,将同化过力量毫无抵触地送入妖娆气海内!

        轰!

        妖娆身体猛震,仿佛听到了一声毁天灭地爆破!

        其实什么声音都没有出现,但她平静气海却因此而掀起惊涛骇浪!圈圈强大灵气激烈震荡!妖娆原本力量就十足精纯浑厚,所以能这么气势浩荡地翻动她气海力量,足见其威力强大!

        这种迅速融合并没有结束。

        第三分身后是第四第五……直到第十分身没入,妖娆身体已经颤抖得无法停止下来,此时她明显陷入一种半入定状态!

        如此多灵气灌入,抵得上别人千年甚至长时间苦修积蓄,如何不让人气海沸腾?如果有人长着一双能看透他人气海双眼,必能错愕地看到她五色气海此时已经不分彼此,爆发出阵阵耀眼金光!

        “啊啊啊??!”

        妖娆振臂长啸!

        爆棚了!

        力量极速攀升!身体内一些从未被灵气打开暗门悄悄绽开,另她周身灵气畅地四肢与气海中恣意翻腾咆哮!

        “我要晋升第二境!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冇着一口力气,妖娆强行要求蓄积于自己体内澎湃灵气瞬间完成别人百年也未必有机缘冲破那层一衰与二衰分水领!

        有雷鸣余威掩护,众人听不到妖娆痛苦呐喊,倒是立于天空中蝎老二已经耐烦地对麒麟王动起手来。

        “你这个顽固不化后辈,一直堵着爷爷路!好吧……你要送死,老子先送你下地狱!”

        麒麟王知道自己不是四位赤蝎强者对手,但他万万不可能从妖娆身前让开,让这四个嚣张老东西畅通无阻地去找妖娆麻烦,是以知道自己有可能遭遇危险,他依旧一脸平静地站四人面前。

        不进……也绝无退避可能!

        “好小子!”蝎老二无情力道顿时带着一定要取走麒麟王性命阴毒向他心口探去!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比闪电迅猛鞭影突然从消散雷云中冲出!如蛇之毒信一般电光火石之间绕蝎老二手腕上,“哗”地一眨眼将他整个人身体都拖入密密堆堆云层内!

        得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嘶!老二去了哪里?

        “敢对我人再动杀念?”

        妖娆压低声音再度传出,顿时激起蝎老八双肩伤口剧痛,一双小腿没有出息地哆嗦起来。因为这熟悉又威严声音明显向场所有人传递着一个信息。

        他怒了!

        这次真怒了!不像上次还有谈判余地,不像之前还有调侃心情!

        蝎八可以笃定是这次蝎老二想一巴掌劈死俊美男子,才是冰封老怪真正逆鳞!

        “你们有胆啊……敢对本尊威严一而再再而三挑衅!”

        这声愤怒长啸带着数层重音!但不是他真吼了数次,而是与这啸声一齐爆发威压震得天空与大地隆隆颤抖!激荡余威扭曲了声波!这隆隆于众人耳中激荡吼声,直白而凌厉地展现出发出此声音者强大与威严!

        噗!

        力渣蝎老八直接这啸声中伤口迸裂,鲜血直飙!

        而让人睚眦欲裂是那刚被鞭影拖入云中蝎老二也突然向是冰封老怪玩腻垃圾一样“啪”地一声被甩到了冰封城百丈高墙之上,抽搐了几下,瞪着惊恐异常眼……死了!

        一时之间气氛诡异地寂静!

        因为除了蝎老二瞬间毙命给众人带来震惊之外,让人肝胆俱裂是随着天空浓云一卷一舒,一道浑厚力量顿时像潮水一样从云后涌出,仿佛欲张显自己无与伦比地位和力量,这威压潮毫不保留任何秘密,就是那样宣泄着百分之百力道直接向众人迎面扑来!

        轰轰轰!

        云浪后浪推前浪,顿时发出震耳欲聋闷响,仿佛天庭直接开了一个豁口,又好似有什么惊人异物从天空中凭空而出!

        腰沉得不堪重负想要伏首,蝎老十睚眦欲裂地感觉着肆虐于空气里骇人威压!

        这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他认知……

        额头瞬间渗出黄豆般大小汗水!

        他本是天人第一衰巅峰强者,离第二步仅一纸之隔,但是被笼罩这冰封老怪威压之下,他体内灵气却大有野畜窥见万兽之王惶恐,谁强谁弱,谁高谁低,立见分晓。

        对方是第二步者!

        天人二衰!

        “我勒了个去!谁说冰封老怪实力只有第一衰?”蝎老十俨然忘记自己正是那个信口开河罪魁祸首?!熬尤皇堑诙秸?!太惊人了,再加上他手下数十位一衰渡劫强者,这冰封城力量……简直足以横扫血红大陆一域嘛!该死老二,好死不死刚才还想拍扁人家城主,现他是冻冰墙上解脱了,老子怎么办?”

        “还有这老八!”蝎十愤怒眼立即又向那一脸煞白不断颤抖蝎八看去,心中疯狂怒骂:“这个傻逼带着徒子徒孙来白川捣乱也罢了,干什么非要顶撞上这变态冰封城老怪?还匡骗着老子三番两次来此‘试探’,这不纯粹是自杀吗!”

        一想到这里,蝎老十急得直想吐血,眼见着天空中浓云翻滚,一边幻化为光怪陆离各种幻兽奔腾之景,一边气势汹汹地向自己压来!

        光是云中响起闷响就能让人感受到冰封老怪内心愤慨!

        一道又一道粗壮鞭影再次出现于云后,刚才正是这些夺命蛇信卷着蝎老二嗷嗷没入云后,瞬间将他性命夺取,而后拍上冰墙!

        “啊啊啊??!”无论是蝎老十还是老八老三……三人同时被吓得面容扭曲,身上汗毛也纷纷竖了起来!他们可不想跟着老二糊墙皮!

        “前辈!前辈误会了!”还是蝎老十脑袋转得!“我们这次是来赔礼道歉!”他一边抱拳一边急着后退。

        “对对对!我们这次真不是来得罪前辈,刚才老二冲撞了前辈朋友,死得好!死得好!”蝎老三比蝎十没有骨气,为了讨好冰封老怪,连自己昔日同伴也一并辱骂起来。

        不过无论这些垃圾如何自我贬低,如何陈述忠心,天空中暴怒气息都丝毫没有偃旗息鼓趋势!

        好吧……

        蝎老十一咬牙,大手一挥突然提起了蝎老八衣领!

        被巨力一抓,蝎老八这才惊愕地叫出声来:“老十你……你实力……”惊得挤爆眼球!一直看不起老十蝎八这才惊悚地发现老十实力居然隐隐老三与死去老二之上!

        这时蝎八才想起一个传闻……赤蝎蝎一,从来没有以真容出现众人面前过!那么现单手就能挟制住自己蝎老十……难道!

        蝎老十才不管蝎八惶恐表情。

        他举着这残废老头急急大吼。

        “这畜生多次挑拨我与前辈之间关系,组织里胡言乱语,明明是自己冲撞了前辈威严,还非得扭曲事实害我们几次前来惊扰前辈清修,我主示意,一定要让小人带着这个畜生来前辈面前斩首赔罪,以证我们赤蝎诚意!”

        什么?斩首赔罪?

        被蝎十扼着脖子老八拼命挣扎,只可惜根本没来得及吐出半个字便脖子一凉,而后身首分家!

        好苦逼……直接被自己人给牺牲了。

        “嘿嘿嘿嘿……”蝎老十一边讪讪地笑着,一边讨好似把蝎老八尸体整齐拍到冰墙之上,经过前几次教训,他知道这性格乖张冰封老怪有这种变态癖好。

        果然,他以雷霆之速做完这一切时候,那伸向自己咽喉蛇信顿时停顿了。

        “两个垃圾死了,也能稍稍宽慰本尊一点?!?br />
        妖娆低声说道,也不想把赤蝎逼得太死。

        “你说来赔罪,那好,本尊要赔偿呢?”张口闭口都离不开钱,反正妖娆是与这些赤蝎杠上了。

        噗!

        这一问顿时把腿软蝎老三与一脸惶恐蝎老十问得口吐白沫。

        看到情况不对,说是说“赔罪”,但是他们来之前分明是准备找碴,哪里又真正准备过赔礼?这么忽悠对方,不是纯粹又找死吗?

        蝎老三缩蝎十身后,弱弱地扯着他衣角,看蝎三吓得翻白眼模样就知道这厮胆都碎了。

        “这……”

        蝎老十手脚冰凉,但是唯一值得庆幸是脑子转得飞。

        “是这样,我们赤蝎之主早就答应给前辈一个大大赔偿,但是又苦恼于不知道前辈到底喜欢什么物件,是金铢还是美女?是幻器还是药材?所以为了令前辈能充分满意,所以主人特地命我兄弟二人前来详细问清楚前辈要求?!?br />
        你丫,看来不大出血一把,自己是离不开这冻得人蛋痛荒芜冰原了,灵机之下蝎老十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狗血脱身之道,要求妖娆自己罗列赔偿方式!

        哦?

        妖娆觉得这蝎十圆谎能力不是一般强大,不过这也正遂了她心意,上次元方还说赚得不够花,那么这次便刚好狠狠地剁他们一把!

        “这样也好……容我写个清单?!?br />
        妖娆立即老不厚道地应承下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