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6:战斗升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冰封老怪癖好真是无情又恶毒。蝎老八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吞……

        一咬牙?!班邸钡匾簧?,仅剩一只手也被蝎老八自己震了下来。虽然可以用药长出来,但也需要静养多时,何况什么东西都是原装才好哇,这种撕心裂肺痛,简直不能用言语来描述。不过失手总比失掉小命来得划算吧?

        呜呜呜呜……

        一边哭蝎老八一边把自己手主动送到冰墙上,去与自己另一只胳膊做伴了。

        两次来冰封城都没有讨到半点好处,反而把自己整成了无臂人,谁又懂得蝎老八心中凄苦?这其中怨恨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简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老十!??!”蝎老八一面泪如雨下,一面睚眦欲裂地看着木讷站一旁蝎老十。

        “?什么?”

        蝎老十这才回过神来。

        “留一只手,或者留下性命,你选一个!”看到呆头呆脑老十,蝎老八急得跳脚。

        “我……我也要?”蝎老十顿时被吓了一跳,脸色也突然惨白起来。

        “当然要!”虽然那变态冰封老怪没有发话,可是恶毒老八却不想只有自己一人变成无手神棍。怎么着也得拉一个下水心理才平衡吧?

        这个要求自然让一直很安静蝎老十表情一阵纠结,不过当他还没有做出反应之际,冰封城上低沉声音又传了出来。

        “咦?这次谁要你送手了。我也不是不讲道理人,这次你们得罪我,我已经贴了一个胖子上去,不需要你手了,本尊是想要钱,要你自己动手把钱交出来。剩下那个有手,麻烦你把没手那个身上金铢取来给本尊。真是……一点都不聪明。本尊不喜欢跟没有头脑人讲话?!?br />
        妖娆那埋怨语气差点没把蝎老八肺气爆!

        我靠!不要手,早说??!现手没了,还要钱!你他丫是故意整我吧?连老十手都不要,我却活生生缺了两只!

        就是故意也没有办法……蝎十听了冰封老怪要求,挑着长眉,一脸纠结,目光阴郁地看了远方很久,仿佛想透过云雾看清云下之人,不过对方仿佛就是有混淆一切神识能力,除了与他近战者,谁也看不到他真身。

        犹豫一下,这性子安静蝎老十还从正吐血蝎老八怀中取出储物袋,乖乖将里面金银珠宝都抖落于大地上,而后提着嗷嗷大叫老八向远方逃遁。

        看着那散落了一地金铢宝石,妖娆眼睛瞬间瞪得浑圆。

        “哇!还真是有钱主??!早知道应该再让那瘦子也把储物袋交出来?!币坏亟鸸馍辽?,远远看去没有千万也足有数百万。

        “出来捡钱了!”妖娆用传讯水晶向麒麟王发出一道传讯,而后揉了揉有些发酸太阳穴。

        看来那一窝赤蝎还真是有些来头家伙,单是一个被她欺负得气爆蝎老头就带着这么多金铢,想必他身后势力不逊色于初元任何一个小型世家。

        这样一想,妖娆心中顿时有些隐隐期待无手赤蝎下一次到来。

        来吧!来吧!本姑娘正缺冤大头……

        与妖娆闲适相比,蝎老八与蝎老十心情就相当糟糕。

        跪赤蝎堂内,双袖空空蝎老八自然哭天抢地,狠不得主上面前一头撞死。而蝎老十却一脸阴霾,看上出一语不发,实际上却以秘语跟赤蝎之主汇报起来。

        “对方是谁,到底有多少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散发出威压虽然比蝎四低上一境,但对战时一直压着蝎四殴打。好像是借蝎四实力历练自己,本没有杀戮之意,后来因为蝎四看了他真容,触了他逆鳞,所以把蝎四给招秒了?!?br />
        蝎十言简意赅,三言两语将事情过程描述出来。

        “招秒?!”赤蝎之主震惊了!

        “是,确是招秒,而且后一招瞬间发动,并没有准备时间,也没有引动天地灵气异常波动,仿佛突然出现,立即消失,完全让属下寻不到眉目,也感觉不出气息?!?br />
        原来这蝎十虽然不被蝎八待见,赤蝎中排名也低于蝎八,但实际上观察敏捷,头脑冷静,是赤蝎之主真正左膀右臂。

        “你意思……冰封城那位,还隐藏着实力?”

        “那倒未必,如果有隐藏实力,根本无需蝎四喂招磨砺自己,属下认为只是一种一次性禁术,这样才可能不引动力天地灵地大范围波动?!毙宰鞔厦鞯厮档?。

        这些目光短浅怎么知道妖娆神兽有多厉害?只不过一般召唤师如果有幸契约到那么牛掰幻兽后通常对自己身手就不再进行苛刻锤炼,反正自身灵气足够进行召唤就可以,其它都留给幻兽去做,自己找那些苦头干什么?但妖娆却偏偏意自身固有力量提升,倘若有一天小白与炎凰都不身边,她岂不成了无兽可用任人宰割小羔羊?

        正因为追求不同,导致赤蝎核心成员对她实力再一次估计错误。

        “嗯,那就好,如果真是天人二衰,可不能随意对待?!?br />
        “明白,他也不是穷凶极恶之徒,看样子似乎不想把事情做大,言语中有袒护我而恶整蝎八意思,看来是被蝎八和开始一点也不顾忌他存那些赤蝎小辈惹毛了,所以现张口闭口都是要补偿。说明我们估计已经逼近他底牌?!?br />
        “补偿?哼,想得美。他还真能开口,若不是天人二衰,本尊连正眼都不可能瞧他一下!”听到这里,赤蝎之主又发怒了。

        不是二衰强者,怕个毛??!

        赤蝎有得是强者,就算全布出洞诛神,都能吐口水把那嚣张家伙淹死??此胝薪跄苡眉复??一个人英雄,永远压不倒有组织流氓。

        “主上,要不……再去试试?”对于实力强大者,蝎十也十分好奇,可是鉴于刚才那个情况,他觉得自己还是先向主上汇报得好。

        “去吧,带上蝎二,蝎三。见机行事,我知道你懂得分寸?!?br />
        赤蝎之主以秘语吩咐完蝎十,又开口缓缓对大倒苦水蝎八说道:“蝎八,蝎十,你们带着蝎二,蝎三再去看看?!?br />
        噗!

        听到主上命令,蝎八一口气差点堵嗓子眼里出不来。

        还要他去,一次一只手,这次要是再失败,丢可只有脚了,想象一下自己手脚全无只剩下一个光杆模样,蝎八自己都毛骨悚然。

        “主上……能换个人去啵?”苦着脸,以打商量语气问道,却立即被幕帘后一道凌厉杀气给活生生地憋了回去。

        “呃……我去……我去还不成吗?”蝎八踉跄站起身来,被蝎十拖出了秘室里。

        而此时妖娆也托着下巴纠结着自己下一步行动。

        她原以为喜欢送人手臂那位赤蝎老头回去后能把赤蝎正主带来瞧一瞧,可是没有想到只带了个帮手,而且那胖子帮手还是个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那这就意味着赤蝎真正力量远远超过天人第一衰巅峰。

        “原本不是听说人这世界上能进入天人境强者都很稀有吗?为什么突然又蹦出来这么多?”

        妖娆郁闷地戳着手指,自己再不想点办法,可真要雪无面前出糗了,曾经自己是那么信誓旦旦为冰封城立威。

        其实世界本就如此,很多不为人知秘密之所以被称之为“秘密”,正是因为其隐秘性,不走到那一步,永远无法窥视其中真相。要是青魔海召唤师知道蓝魔海强者都强到了什么境地,哪里还有人管理领地与宗门?

        估计那些还努力攀越诛神境召唤师们知道他们穷半生,才刚刚爬到起步位置,非但不受到鼓励,还得道心崩溃而亡。

        现妖娆觉得天人境已经相当厉害,估计某一天等她走到高度,又会发现许多厉害人,回首再看,天人第一衰巅峰,也不过浮游尔耳……

        “我得感想办法让自己强一点?!?br />
        妖娆可不没有把握下次来临倒底是继续来喂招,还是来痛扁她!

        “肿么办?”

        手指天空中画着圈圈。

        别看妖娆表情此时是发呆,其实内心思绪转得飞,谁也不知道他鬼畜小脑瓜子到底想些什么东西。

        “要不……试试那个吧?”

        灵机一动,妖娆突然跳了起来,从驭兽环内摸出几张黄纸符咧着嘴神经质地狞笑起来!

        此时捏妖娆手指间,正是从于发财老头儿那里打劫到纸符,经过两次打劫,其中雷符数量已经有数十张之多,除去必需留下几张给空空贼老头研究,其它用来挥霍也绰绰有余。

        妖娆弹着手中纸符,抬头看天。

        “啊……老天爷哇……你说我现到底是天人第一衰初期?还是天人第一衰渡劫后期?”没有人能回答碎碎自问。

        从技术上说,妖娆早已经渡过一场威力不逊色于天人二衰一衰雷劫,是当之无愧,板上钉钉天人第一衰巅峰强者。但是就现实来说,因为二次分身,她此时能发挥战力,又远远低于天人第一衰渡劫巅峰,表现出一衰初期气息。

        “我若再渡一次一衰之劫会如何?”

        一个疯狂念头妖娆心中爆发!

        她本就是随性人,想到什么立即就做,即使这个想法完全不合乎天地理法,跳出世俗常理。

        一般人对天罚是唯恐避之不及,而她却非要自残身体,没事被雷劈着玩玩!

        要知道不是每个渡过劫天人同级别雷霆下都能再次渡过!神宗就曾出过那样一次乌龙:有一个已经渡过天人第一衰长老围观自己好友渡天人第一衰雷劫时突然好奇心大发,非要装逼凑上去看。想显示一下自己无畏雷霆勇气。结果这货一进入好友雷劫范围便浑身冒烟。没有因自己雷劫而死,却被别人同级雷霆给劈了个外焦里嫩,活人炸鸡……

        这充分说明一个道理……好运气不是天天有。

        妖娆自身气息原本再也引不用天人一衰之雷,而离引动天人二雷霆又有很大距离,不过为了配合她疯狂……她手里正巧就有能召唤恐怖天雷黄纸符。

        “试试看……反正等赤蝎时间也很无聊?!?br />
        妖娆随手捏碎一张雷符,也不规避脚下泛着水晶之光偌大冰封城,如果这次她不能完全消化从天而降雷霆,那脚下冰封城可要跟着遭殃。不用能赤蝎来抢,直接会被妖娆劈个一干二净。

        不过她倒也不怕,要是走远了,赤蝎来了无人能拦怎么办?反正自己拦不了雷,还有四灵大阵不是?

        随着那单薄纸符破碎,符力瞬间从纸面上散发出来。

        轰轰轰!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沉闷雷声,这巨大声响中夹带着一股让人心莫名躁动力量。

        “哟,难得白川也打雷了,平常天天下雪,打雷日子倒是很少见?!毖┪尴蛞伪晨咳?,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呵呵……”麒麟王刚端起茶杯想好好抿上一口??墒潜痈站俚娇诒咚俏⒄烹畴抵许油蝗幻偷卮笳?,噗出一口水,转瞬双手丢开他心爱杯子,狼狈地从凳子上跳起来,连衣容都没有整理好便发疯似地冲出房间!

        “雷!”

        “渡劫之雷!”

        麒麟王已经顾不上昔日从容不迫风度,慌张攀上高空,发出一声响彻整个冰原大地清朗长啸!

        “护法!”

        啸声如狂浪一般一**向远方推进!穿透云层,拨开雪幕掠起天地线上一丝浮光!

        刃部战神们自然不需要麒麟王提醒,他们早初就感觉到了天空传来异常。黑衣战神们轰地一声御空而起,踏地飞升姿态是那么地整齐化一,瞬间雪原上踏起一片气旋,优美气浪直指苍穹!

        雪无看着地上打碎茶杯,石化长桌前。那半边圆圆杯底还地上不断晃动,发出咯噔咯噔轻响,一声急过一声。

        关于妖娆实力,众人并没有听闻多少,虽然她曾经殇城地穴内出现过,但是看到她渡劫活人,除了守口如平苏与应天情等人,就只有上交了命魂伊华老头。

        所以此时冰封城众人还以为妖娆以自己实力引动了天人第一衰审判之雷!

        “太凶险!”

        “怎么能这么仓促情况下渡劫?”麒麟王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没有准备渡劫,不只渡劫者身陷险境,就连她方圆千米内一花一草,所有生灵都有随雷霆变灭为灰尘趋势。

        即为妖娆担心,也为冰封城担心,此时麒麟王心情简直焦灼得无法形容。

        但这些脆弱表情都没有出现他脸颊上。

        他迎风站立,背朝妖娆与那座阳光下湛湛发光美丽城池,面朝一望无垠雪原与如女神之泪般晶莹不冻湖水。

        双手拢衣袖里,宽大袖子兜起了狂风天空中向上飞扬。他清浅入鬓眉仿佛雨后远黛,带着氤氲飘逸。嘴唇紧闭,脸颊绷出刚毅线条。

        眸中迸射视角悠长落于远方,不知道投入万里云后哪一处。浸渍着一股无法言喻苍茫滋味!

        虽然天人境强者渡劫,好有比渡劫者实力强大亲友师长护法守卫,以净水洗身,鲜花焚香,隐居山林,摒除尘世方为安全妥当办法。

        但此地没有比妖娆厉害召唤师,又位于人口稠密城池上空,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边,但即然妖娆要突然渡劫,麒麟王与刃部战神们便义无反顾地护她周全!

        “收起所有杂驳气息,收敛威压?!?br />
        麒麟王身上气息瞬间降低到极致,只留下足够支撑自己御空力量,而后从储物幻器中抽出一柄庄重长剑。竖于身前。

        剑尖刚好与足尖平齐,剑柄悬于拢起双袖前。麒麟王一头墨发纷飞。他缓缓闭上眼睛。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字……

        “守!”

        这声守字令所有腾入天空战神们纷纷收敛气息,手持武器,整齐而安静地背对妖娆,绕城而立!

        收敛气息以平息俗尘对妖娆干扰,剑尖向外以防御任何可能打扰妖娆渡劫危险。

        天空中顿时出现一幅庄严而肃穆恢弘场面。

        每个人脸上坚定表情取代那些显而易见威压,给人一种比威压震撼人心执念。

        而因为一时兴起而引动这场骚乱始作俑者妖娆却没有这个觉悟,因为她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被雷劈伤……简直没有这个概念……于是直接忽略了那些环绕着她身,准备生死相随兄弟们此时又惊又畏又豪情万丈心情。

        她只是兴奋地指着天空中摇摇欲坠天雷,开心地呼道:

        “来!”

        噼里啪啦!

        一道巨大闪电像割裂天空长刀,瞬间朝妖娆天灵骨当空斩下!

        那粗如水桶闪电远远看去像是把她整个身体都吞没,带着一股无法拒绝地狱邀请!千米之外,感受到这股毁灭巨力麒麟王与刃部战神们都忍不住狠狠打抖。

        而就此时,苦着脸蝎老八,阴郁蝎老十又带着蝎老二,蝎老三出现天边。

        还没有开口,他们就立即被此时笼罩冰封城上滚滚雷海给惊了个瞠目结舌!

        我擦!

        眼珠子鼓出眼眶,见过嚣张,没见过这么嚣张!活了这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听说有人敢俗尘那么纷乱城池上空引动渡劫雷霆!

        这岂不是要让渡劫者与下面城中百姓一起灰飞烟灭?

        “渡劫……该不会是冰封老怪吧?”蝎老八一声怪叫,立即转向同样震惊不已蝎老十。

        “正是他!”蝎老十分辩得出那相似气息。

        而且果然不出他所料……

        那冰封老怪招秒蝎老四手段一定是什么不为人所知禁术,所以才能以天人一衰初期强者实力与蝎四对战,并他们离开后强行渡劫提高实力以应对下一轮战争。

        “他实力止于天人一衰渡劫,当然……这个评价也得看他有没有命扛过雷霆?!?br />
        蝎老十脸上地扬起一丝释然笑意。

        “何况他一定已经没有与蝎四战斗时那种保命绝招了。我们无需再顾忌他任何话语,因为他一直虚!张!声!势!”

        “他以为渡劫是好事,没有想到恰恰向我们暴露了他底蕴。待那雷劫停止,我们就去让他好好反省一下之前错误!”蝎八看到此情此景,顿时又甩起长袖得意扬扬起来……脑海中想象着传说中虐杀敌人残忍手段。

        这场雷劫对妖娆而言确没有伤害。

        她驾轻就熟地按照上一次经验吞雷入体,小心淬炼身体,天空虽有雷海翻滚,但她没有放过任何一丝击入冰封城内繁华街道。

        雷霆身体内流走,仿佛给寂静气海注入了一道鲜活力量,雷力顺着肌肉向骨髓内蔓延,又有杂质从骨髓深处震荡而出。

        虽然还是疼痛,但疼痛之余妖娆也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畅淋漓。

        还好她一直制造云雾遮蔽自己身体,麒麟王与刃部战神们只能看到她朦胧身影,若是让他们直接看到她吞雷入腹场面,真不知道要瞬间吓晕多少人。而远天边赤蝎四人,连她身影都看不清楚,只知道滚滚雷云下有人正经历天道严苛考验!

        雷声虽大,但一柱香时间后竟也慢慢消退。

        没有焦黑身体从天空坠落,隐藏云层之中天人气息只强不弱!

        麒麟王顿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脏总算是找回了跳动感觉。妖娆这个臭丫头……每次都要把人吓个半死才甘心。他一面宽慰自己,一面举起长剑,恶狠狠地盯着迎面而来四个面色不善老者,冷咧说道:

        “无论几位为何而来,出于幻界规矩,也得等渡劫之人缓口气再拜见?!?br />
        见到冰封老怪……不不不……那个故弄玄虚垃圾刚渡劫完,四只赤蝎立即气势汹汹地御空而来。

        脸上一阵青白,麒麟王知道眼前四人一定与妖娆这几天屠杀与揶揄赤蝎死士有关,他刚放下心又紧紧地揪了起来!

        是……

        于道义而言,一般是不会有人去打搅刚刚渡劫,心力憔悴幸存者,但是寻仇……就不一样了!

        “你给老子滚开……”蝎八这句“滚开”“滚”字还没有来得及吐出嘴角,不可思议一幕突然发生!

        气息……变!

        浓云内……仿佛突然多了一人!而已经归于平静苍穹……让人睚眦欲裂地……又有天雷汇集!

        ------题外话------

        现是凌晨5点。我终于可以睡了…雾…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