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4:试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既然原本手到擒来冰封城碰了钉子,赤蝎老头儿自然不想再这倒霉地方多待一刻。

        他带着满心愤怒与不甘疾速御空远去,一边狂奔一边想着如何向主上汇报,然后把刚才打伤他陌生天人强者搅成碎渣!

        而就他怨念地逃出千米,回头吐口水那一瞬。他左肩突然狠狠一痛,整个左臂立即从身体分离下来。

        粘稠血簌簌而流!身体一分之二……

        妖娆又出手了!

        “你……你……你……”赤蝎老头痛得脸颊抽搐。

        看着一道狂风裹挟着他手臂向冰封城方向倒卷,而后钉了那四十多具赤蝎死士身体旁。那留下一手横于冰墙之上,与那些血肉模糊尸体做伴,顿时显得极为滑稽可笑。仿佛所有与冰封城为敌人,都要冰墙上留下些曾经来过痕迹才好。

        突然没有了手赤蝎老者面目狰狞,又气又畏地指着冰封城方向说不出话来!

        那坐镇冰封城天人境大能太霸道了,居然嘴上说让他离开却又暗中扯掉他一只手!

        他心中对整个冰封城仇恨达到了极致,但同时对那坐镇冰封城莫名大能又隐隐生出前所未有畏惧!

        “那家伙,狠得不是人!”

        “我什么我?”

        妖娆长啸声又一次天地间激荡。

        “本尊虽然好意放你条生路,却没有说过不计较你忤逆本尊大罪,今日只取一手,便宜你了!”

        霸气荡气回肠,引得万里风雪飘摇。

        “还不给我滚!”

        惊天地泣鬼神。

        后一个滚字震得失去手臂赤蝎老头天空中向后一滚,连连跌了几个囫囵才勉强爬起来,蓬头垢面,满脸血污,模样要多落魄有多落魄,简直惨不忍睹。

        上牙与下牙剧烈地碰撞,赤蝎老头根本止不住自己身体颤抖。

        现也顾不得形象,连心里再唾骂冰封城妖孽勇气都没有,狂飙着鼻涕眼泪比狗爬还难看地踉跄消失远方。

        妖娆收回目光,轻抚二毛大头。

        众人眼中,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唤出二毛又压低嗓子吼了几句而已,却散出天人境威压,将那原本不可一世敌人打得报头鼠窜。

        太惊人了。

        雪无只是用目光掠过妖娆威压肆虐眸,就顿时觉得胸闷气短,仿佛身上瞬间背负巨山!

        她身上蕴藏力量,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想象。

        “这样……你满意吧?”妖娆突然轻轻笑起来,声音恢复清脆动人女子声音。

        “满意!”

        雪无拼命地点头。哪还有他不信机会,人家都晋升天人境了,根本是他抬头都眺望不到高度。

        “以后你干什么我都满意?!闭饣蹙癖谎现卮碳?,已经完全只会顺着妖娆思路回答。

        “好了,那就乖乖回去养病,等我以后来根治你?!?br />
        妖娆拍拍雪无呆滞脸,而后甩着长发,踏着轻盈步伐消失众人凌乱目光中。

        一连二日,妖娆并没有继续追杀残留白川内赤蝎死士,也没有回到冰封城自己居所内,而是独自一人盘踞冰封城上空天幕中央,一边入定一边等待接下来逃不过大战。

        她将自己威压注入冰封城锁山大阵中,所以整个冰封城阳光下泛起一股金黄且神圣色泽,空气中带着一股沉寂与庄严。

        雪无身体被妖娆上次火息注入,依稀恢复了些血色,他跟随麒麟王身后,一起平心静气地处理着冰封城公文与大小琐事。

        “知道吧?开始让你和元方那小子代理白川之主位置,我心里是不甘心?!?br />
        雪无一面喝茶一面平静地对正看汇报麒麟王说道。

        “喔?”上场语气。

        麒麟王眼睛从密密麻麻报表上抬了起来。

        “是真?!毖┪奘种谢构纳喜欢吓??!拔疑踔亮疾幌嘈?,只是因为她握有白川领主大印,又持有白川当时大战力多民心,就连盖聂都相信她,所以我才不得不暂时臣服?!?br />
        “嗯?!摈梓胪跬凶畔掳?,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边作事,一边吐槽雪无。只发出“嗯”,“啊”声音来回应他话。

        “但我现是明白了,你们目光都比我长远,比我适合成为白川领导者?!?br />
        雪无清淡眸子闪了闪。

        “妖娆比我看得长远得多,借赤蝎来立威,扬名,巩固民心都很重要,一味隐忍只会将好不容易凝聚冰封城又推成一盘散沙?!?br />
        “而你们是睿智,都默默地支持着她想法,只有我那么惹人厌烦地让她费心?!?br />
        说到这里,雪无一皱眉头,手不自禁地用力捏笔,笔下字顿时写歪了大半。

        “呵呵,我们不是睿智,只是相信她而已,那丫头从小起,从来只做让人吃惊事,而且说出话无论多困难,都会她手下变为现实?!摈梓胪跹鄣琢魈势鸹匾涔饷?。

        “只是……相信……”雪无嘴里轻轻咀嚼着这几个字,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

        “你看着她长大?”雪无看着麒麟王脸,突然升起饶有兴趣表情。

        “好啊……反正时间长得很,我慢慢说给你听?!摈梓胪跤职涯抗夥帕俗狼肮纳?,有茶香从他身侧袅袅升起。

        妖娆紧闭双眼静坐于天幕。

        她很明白,这是一场不能后退对决,无论输与赢,她这一役,要让白川封地四周觊觎冰封城力量收敛贪婪目光,不再有事没事放些苍蝇来惹人心烦。

        不过因为一次凝结了两个分身,她此时力量并没有达到天人第一衰渡劫巅峰。她知道上次丢了手老家伙也只不过是一个下属之类小人物,这次要来,就算不是正主,也应该是一个比较厉害存了。

        希望自己上次造出声势能让对方有所忌惮才好。

        一般真正高手,反而都不是鲁莽性子,如果她一开始就低调示弱,根本引不起对方注意。反倒是大放厥词,扯了那赤蝎老头一只手,倒还能让对方忌惮三分,处理方式也会上得了台面一些。

        妖娆想得一点也不错。

        虽然那赤蝎老者一回到自己地盘就对自己主人嚎啕大哭,举着自己失去一手肩膀声泪俱下地控诉着冰封城强者们恶行,但是出人意料地,这次脾气火爆赤蝎之主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勃然大怒,也没有立即带上长老们就冲到白川冰封城与那冰封城大能血拼。

        而是沉默了半晌之后,冷冷地对赤蝎老头说道:“蝎八,你确定冰封城内只有一位天人一衰老怪?”

        “是……呜呜呜呜……主上,您可要为属下报仇??!”原来赤蝎老头名为蝎八,他用仅剩下那一只独臂抹鼻涕与眼泪都应接不暇。心里早已经把妖娆凌迟了上万遍。

        “好了,是你自己没用,这次先让蝎老四与蝎老十与你一起再去看看!”幕帘后传来一声不可质疑声音。

        “只有老四与老十两个吗?”蝎老八目光中透露出嗜血神色,原本还以为主上会采用迅猛打击!

        “老四与老十还不够吗?对方太嚣张,不过能晋升天人境老怪也不傻子,我们再试探一次?!?br />
        听到主人终指令,蝎老八也只能打碎牙齿向肚子里咽。要是能给他个数百人马,他一定把整个白川冰封城都踏成平地……不过主人说得也没有错,老四毕竟是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就算单枪匹马,也能瞬间斩杀那个嚣张冰封城老怪!不过……要老十干什么?那家伙比自己还弱吧?

        心里狐疑,嘴上却是不敢再问了。

        “是!”

        这心怀怨恨蝎老八只有嘴上称是地急急退下,慌张地去寻找蝎老四与蝎老十。

        白川茫茫飘雪天空中,很就出现了两个御空而行老者和一个一脸阴郁中年人。

        前面带路,正是那缺了一臂蝎老八,只见他一脸愤恨,小眼睛内闪烁着恶毒光芒。

        “老四,就不远处了,你老弟我徒子徒孙包括我这只手,都是被那冰封老怪给扯下来糊冰墙上!”一边说一边吐血!不过为了让蝎老四给自己报仇,蝎老八也顾不得颜面,蝎老四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每一句话再添油加醋极所能地描述一番。恨不得把妖娆描述成一个三头六臂妖孽。

        “哦?这白川竟然也有这等嚣张人物?”

        紧跟蝎老八身后是一个身材不足正常人一半身高大胖子。

        这么奇怪身体比例导致无论横看还是竖看,其实这个人都没有区别……你懂……就是个球。

        不过自这蝎球成名之后便从来没有人敢嘲笑他滑稽身材,因为反是嘲笑过他人,好像传闻都受到了万蝎焚身下场。

        “就是这么嚣张!不不不……比我描述还要嚣张,完全不把我们赤蝎放眼里,甚至还出口辱骂我们赤蝎十八代祖宗!”蝎老八为了加深老四对冰封老怪仇恨,几乎把自己熟知所有骂人话都编了他生动故事里。

        “他奶奶个熊了!”

        一番鼓动之后,蝎老四果然气得不行,肥肥身体就像是气球一样瞬间被吹了起来。皮肤上泛起一圈圈诡异赤芒。

        “老子切了他!老八你等着,四哥一定给你仇!”蝎老四怒气冲天地大吼起来!

        蝎老八看到老四被自己点起战火模样顿时窃喜不已,老四可是天人第一衰渡劫后巅峰强者,只需半步,便能踏入二衰境地,对战一人区区白川无名人氏,简直绰绰有余。

        两道赤色身影,天空中疾驰。仿佛二人都忘记了孤单被远远甩身后瘦小中年人。一个区区小诛神蝎老十……来也只是混日子罢了。

        一直紧闭双眼妖娆蓦然张开眼睛。

        她神识已经捕捉到天空中两道不怀好意气息。一道很臭很熟悉,与被冻城墙上手壁一个味道。一个很腥很陌生,应该就是大蝎子带来帮手。

        不……是三道……那第三道远,带着飘渺味道。

        妖娆皱了皱眉,知道考验自己时候到了。

        她张开嘴:“喔……已经想到怎么赔偿我冰封城了吗?”

        妖娆压低了嗓音,声音不遗余力地展现着她天人之威,让这恢弘气势天空中徐徐震荡开来!

        确是个天人境召唤师。

        蝎老四听到这声呵斥立即停下脚步,暗暗吃惊自己还没有靠近冰封城百里情况下就被对方发现。

        不对对方果然如老八说一样……是个不折不扣嚣张混蛋!

        他们还没开口向他索命呢,他却开口就谈什么赔偿?

        “赔你个毛线??!老子是来打架!”蝎老四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地骂了回去。

        “哦?”

        妖娆冷笑,那蝎老头果然不是盏省油灯,回去一定大放厥词又引来牛人与自己对战……不过对方也只派了两个对手前来,其中一个还是打酱油诛神,说明对方心中还是存有顾忌。

        有顾忌就好……正合她心意。

        “我说那个一只手家伙,你这鼠辈是怎么回去传话?上次跪地上舔我鞋底说求来奇珍献我换得你小命……这就是你求来‘奇珍’?”妖娆说话矛头暗讽蝎老八与蝎老四。

        不要忘记,她编故事水平丝毫不蝎老八之下。

        “我草!谁说老子求过你了,你这妖孽不要血口喷人!等我四哥把你大卸八块,我把你切碎喂狗!”蝎老八顿时气得爆跳如雷。

        “技不如人时低贱求饶,带了个帮手来却又趾高气昂翻脸不认人,明明上次已经说好带你们主上来向本尊道歉,现却出尔反尔带来什么四哥找本尊麻烦……本尊也烦了,罢了!那个什么老四,你这小辈若是来送死,就来让本尊送你归西?!毖钠狡?,语气却格外嚣张。

        那上位者不屑一顾气势顿时惹得蝎老四狐疑地瞪了老八一眼,这才蓄积着力量向冰封城上空云雾中冲撞而去。

        管他……先杀了这冰封城老怪再说。

        蝎老八被妖娆胡言乱语气得肝胆俱裂,但是他又畏惧妖娆威慑而不赶跟着蝎老四同去,只是缩着脖子以滴血眼看着那依旧冻结冰墙上自己胳膊,心中恶毒祈祷老四能把那冰封城内无名强者立即斩杀下来。好把他头也冰冻自己胳膊底下,这样才能一解他心头愤怒。

        “哼哼,老十,我早说过,那冰封老怪是个嚣张又该死畜生了吧?!倍宰藕貌蝗菀撞鸥系缴肀咝鲜?,老八为了掩饰自己尴尬这才漫不经心地搭了一句话。

        蝎老四蛮横地冲入冰封城上空冰雾内,气势汹汹地大吼:“畜生,纳命来!”

        妖娆站起身子,却让冰晶将自己身影包裹,让对方看不出自己身形。

        蝎老四大喜,看到对方果真只有一人站天幕下,而且气势确没有自己强大。

        “我就说嘛?!毙纤陌底远宰约核档溃骸跋癜状ㄕ饷椿牧沟胤?,又哪里会突然出现什么极强高手?不过是这什么领主城花大价钱从外面请了一个天人老怪坐镇吧?不过要想请一个天人境强者守城,只怕这一人就能吃空冰封城所有财富。哼哼……那冰封城主也真舍得。老子干脆杀了这天人,霸占冰封城,以后让白川成为我主附庸之物,这岂不美事一桩?”

        一想到这里,蝎老四顿时连废话都不想多说,立即闭紧嘴巴,身体暗暗用力起来。

        “别废话,拿真本事来!”

        妖娆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面前胖子,倒不是因为这对手有多稀奇,而是默默欣喜。因为她也正寻找继续突破之路,苦于白川并没有与她实力相当对手喂招。但眼前胖蝎子却刚好是一个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对于现实力倒退她而言高出一个层次,却又没有超过她能承受极限。

        当真是十分合适练手。

        因为这一点,她都突然有点想感谢那嘴上无毛又心肠歹毒独臂蝎老头了!

        何况眼前胖子召唤技还有些诡异!

        她分明感觉到了对方召唤阵乍起气息,但是古怪,这胖蝎子身前身后却并没有出现让妖娆熟悉召唤阵图,但是与此气息出现同时,这胖蝎子身上却荡漾起一圈圈诡异赤芒。

        妖娆寻了一会,这才吃惊地发现那些出现于胖蝎子皮肤之上赤芒才居然就是他召唤阵!

        繁杂而扭曲赤红召唤符这老头儿肥硕打颤皮肤上蠕动。一声声嗡嗡声蓦然传入妖娆耳际,以肉眼可见,一只只手指大小红色飞虫从胖蝎子皮肤下钻出,很他身侧萦绕出一层淡淡红雾!

        邪恶召唤术。

        不是将幻兽寄放幻兽空间,而是以血肉将它们圈养自己皮肤下。吸食惯了人血味道,怕是精钢都能穿透,只为把敌人连皮带肉一起撕扯吞入腹内。

        世上除了肥蝎子之外,谁也不可能这些虫豸侵入身体后还精神奕奕地活下去。

        噗噗噗噗……

        仿佛是皮球瘪气声音。因为这数以万计飞虫冲出,所以肥蝎子浑圆身体便立即干瘪下去,松弛皮肤像抹布一样有气无力地耷拉地上,一层叠着一层,模样好不怪诞。

        妖娆心中一阵恶寒,真不知道一个召唤师需要多大勇气才会修炼如此恶毒幻技。

        “去吧!我宝贝们!”肥蝎子一挥手,狞笑时亮出森然白牙倒是很明显。

        嗡嗡嗡!

        弥漫于天空中虫豸们顿时不要命地朝妖娆飞扑而来。

        妖娆这才看清每一只虫豸模样,锘大口器足足占了它们躯体三分之二大小,四扇副翅像轻薄金属,于摩擦间发出金属铿锵脆响!

        所以她立即打消了召唤二毛念想,换而呼唤丑丑名字。

        若是血肉之躯,被那虫豸咬上撞上,不碰出个大血洞也至少会瞬间少块皮肉。

        也只有丑丑瞬间恢复能力能与这野蛮蚊蝇一较高下。

        妖娆脚下迅速升起粗状藤蔓,其分枝像海底水草般柔韧茂盛。这忽如其来浓绿苍茫雪原上格外耀眼,就算是远远站一旁观战蝎老八与蝎老十都忍不住双眼蓦然一亮。

        “是植系。能把植系培养到这个程度真不容易,确是克制老四好方法……我记得天人境植系召唤师,可没有几位吧?”蝎老十自言自语地说道。而独臂老八却并没有与他搭话。

        不用小白或者炎凰,一是因为不想身份曝光,二是因为如果过于强力,也便失去了磨砺自己意义。

        肥蝎子看到对方祭出植系幻兽,目光也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要是他此时知道妖娆不过将他当成垫脚石一样存,恐怕要把肺都气炸。

        妖娆试着以火息都无法停滞虫豸逼近,于是抽出朔月黑刀,神情倨傲地临天而立,浑身力量下一秒疯狂地爆发出来。脚下藤蔓与她心意相通,拍打着那些比金属还坚硬小虫,掀起巨风混淆它们前进路线,给妖娆开辟出一条向肥蝎子当头压去宽广道路。

        看着对方果断召唤,凌厉出手,速进攻……蝎老四脸瞬间绿了起来!

        “好凶残!”

        相比战神境战者生死击杀,天人境强者比斗方式“文”一些。

        什么是“文”?并不是指手段温柔……而是说两人初交手几个回合,双方都不会过于激进,因为二人持有力量都毁天灭地,谁生谁死往往不是比力量,而是比破绽!

        谁先试探中找到对方弱点并利用之,谁才是真正赢家,但像眼前敌手这种只攻不守,根本不加试探打击手段……他真是一时之间有一种手足无措郁闷感!

        郁闷也没有用,二人力量天空中迅速碰撞起来。

        轰轰轰!

        天空传来一阵阵激烈爆响,表示战斗激烈。

        蝎老八与蝎老十已经看不清烟云下身影,只能从气息中判断交锋二人高下。

        冰封城内百姓们虽然都吓得不轻,连家门都不敢出,一个个窝被子里不敢动弹,但再也没有人提出弃城而逃主意。麒麟王面前桌子被震得微微有些颤抖,他手侧茶杯内琥珀色清茶也荡漾起微波,不过他与雪无之间对话并没有受到影响,二人依旧你一言我一语地回忆着妖娆朱雀大陆总总趣事。

        几个时辰过去,蝎老八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要是实力相当,交战几日还情有可原,明明于天空中纠缠气息一弱一强,但那属于强者一方蝎老四愣是没有把那顽强冰封老怪一击斩杀。

        蝎老八急得上窜下跳,而蝎老十眼底却一闪而逝一道清亮光华。

        想吐血根本不是老八,而是被妖娆磨得殚精竭力蝎老四,他早不想打了,可是对方根本不给他停手机会,他虫豸已经死伤大半,可是对方半根发丝都没有伤到。

        他也渐渐看出了门道,对方不断挑拨他各种幻技,再一一化解……这好像是一种故意行为……拿他力量磨砺自己爪牙!

        他被当成垫脚石了!

        噗!

        一口浓血喷出!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实力还差家伙当成踏板,蝎老四道心严重受挫。

        “老子倒要看看你这老怪是何方妖孽!”

        蝎老四被打压了这么长时间,心里憋了一口怨念!即使打不赢这场仗,他也一定要看看冰雾之后对手到底长什么模样!不然他也太冤枉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死什么人手里。

        他喷出精血落身前虫豸身上,也许是血中寄主灵气极大地催化了虫豸成长,数十只飞虫体积与瞬间爆涨起来!

        手指粗细小虫瞬间涨至双拳大小,尖锐口器加鲜明,那吧嗒吧嗒张开又合拢颌骨仿佛能瞬间咬碎人骨骼。这些巨大化虫豸连成一线,瞬间穿透了木网交织防御,直扑妖娆面门而去。

        妖娆眼神一变,横刀便拦,只是将那纵身而来虫豸劈成两半之后,这些恶心虫尸上瞬间腾起一道凌厉尸火!

        尸火虽然没有伤到妖娆身体,却趁她大意之间烧融了笼罩于她面门上冰雾!

        她面容与身形蝎老四眸底一闪而逝!

        即使易过容,但蝎老四也认得出她身为年轻女子身份!

        有这个线索,想要查她范围立即缩小不少!

        蝎老四瞠目结舌地呆立于当场,万万没有想到与自己对战了这么长时间对手……居然是一个嫩得可以滴水小姑娘。

        他自然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喂招,他这个好奇心太重举动却让妖娆立即动了杀心!

        “你是……”凌厉长啸声只发出一半便被蝎老四卡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半个字。

        因为一道幽蓝力量已经紧紧地萦绕他身旁。

        “好奇心害死你!”妖娆索性不再遮掩容貌。而是挥开冰雾,横天一指,炎凰通灵之息立即天庭中央打开一道小门。一只巨大鸟爪瞬间从天而降,带着焚世间一切邪狞狂火,瞬间把被定身早被妖娆耗得精疲力竭蝎老四烧成了焦炭,一巴掌拍到了冰墙上!

        闪电一样伸出,闪电一样收回。天空于须臾之间再也寻找不到炎凰气息。

        而蝎老八与蝎老十眼里,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况下……老四焦黑身体突然从云中滚了出来,血肉模糊地被冻了墙上!

        睚眦欲裂!

        蝎老八瞬间觉得自己断臂无比剧痛,他嗷嗷地叫着,但干涩嘴里却不知道应该发出什么声音!

        妖娆舒了一口气,觉得这一战倒也让她毛孔大开,气息畅了不少,只是又用了时间领域,短时间内再无保命地牌,若还有下一战,必然会辛苦一些。

        而她本来也没有想着一定要杀肥蝎子,小弟可以乱杀,这种还算上得了台面战力对于对方而言也是重要属下,其实扯下个手臂大腿什么也能起到震慑作用。只不过对方好奇心太重,她不得不永除后患。

        对着远方石化于天空两个人影。妖娆再次以低沉声音开口。

        “你们以为本尊是软柿子,任意捏吗?本尊容忍有底线,下次再来,好拿出你们赔偿诚意来,我冰封城石匠,不是能枉死?!?br />
        噗!

        蝎老八近日贫血严重!

        奶奶个腿了!还石匠!老子这边死可是个天人强者啊啊??!这样战力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出来,居然说杀了就杀了!又挂墙上。赔……要说赔,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又拿什么赔给我们?

        这样话蝎老八自然不敢说出来,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爷……您大人有大量……下次小人一定拿出诚意来……来给您大爷请安?!毙习肆痴堑猛ê?,噗通一声跪了空中。反正已经被那该死冰封老怪污蔑过他舔鞋底事了,现为了小命,也能不要脸一把。

        哟!

        妖娆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上次还硬得跟臭石头一样家伙现居然给自己行这么大礼,自然乐得一阵大笑。

        上次是上次,蝎老八并没有把她当什么人物正视,而这次她却干掉了比蝎老八强太多蝎老四,虽然依旧想把她碎尸体万段,但心中已经承认他是个极强高手,跪……也没有那么丢人。

        重要是,眼前那个变态冰封老怪仿佛对他们性命不是那么感兴趣,他好像就是想要钱……要钱就需要送信,自己虽然已经来找了两次麻烦,不过小命应该保得住。

        “那……那次自己动手吧?!鼻咳套疟?,妖娆佯装生气地说道。

        自己……动手……

        蝎老八先是一愣,继而憋得脸色一阵青红!

        他知道那变态规矩,凡是不怀好意来……都要留点东西贴墙壁,不是贴自己命,就是贴自己手……

        ------题外话------

        要出门坐车回深圳了…今天先这么多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