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87:猜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先对蓝破魔说了一句“你有四只眼睛”莫名奇妙之话,又脸色凝重地把话题拉回刚刚湮灭魔祖身上。

        众人顿时一愣。而后除了脑袋一条筋蓝破魔,所有人都瞬间明白了妖娆想要表达意思,而后沉寂下来。

        是??!

        远古魔祖出世,这种过于劲爆消息只怕因为它本身惊世骇俗,反而会被人当成一场小辈们为引起长辈重视滑稽闹剧。

        口说无凭。就跟妖娆信口胡诌蓝破魔是四眼妖孽一样。

        现万兽墙坍塌,魔祖之魂湮灭于巨大爆破中,没有任何实物证明七人所言属实。就算他们能把一切描述得声情并茂,也不免落下哗众取宠结局。

        应天情额头落下一滴汗水。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此时他是不知情神宗圣王,乍听到一个连极道幻器争夺战都没有参与弟子一脸笃定地向自己汇报初元大劫难将要来临消息,恐怕第一时间心中升起也不是紧张认真备战情绪,而是……怜悯!

        “啊……这可怜孩子黑暗魔气影响下,八成是疯了……”

        对!

        那些久经风雨已经很难被情绪左右上位者们,一定会这样想!

        人就是这种生物,遇见并非自己亲眼所见超越自己认知事物,第一反应是怀疑而不是相信。所以这消息有多劲爆,落到旁人耳中就有多滑稽可笑。

        众人瞬间都能想象得到自己愣头愣脑地冲回自己师门汇报这惊人消息结局。

        不是被师尊强行关到后山小屋内静心养伤,就是被父辈们拼命灌下什么醒神草药……不会有人相信他们话,不会有人意他们仓惶表情。他们反而会被世人当成疯子。

        “那怎么办?”泠一脸凝重地看着妖娆,迟疑地问道:“难道不要说?”

        说出来虽然没人会相信,但是不说出来,谁又知道魔族上位者们有没有针对魔祖死亡而起下一步疯狂报复计划?如果因为他们隐瞒事实而让接下来大战人族处于劣势,众人绝对不会心安。

        “不……还是要说。只不过要换一种方法,不要提到我用万兽墙杀了第一魔主经过,只是把十星天魔子出世,还有你们听说第一魔祖自报家门事散播出去。我相信……这世上有人会注意到?!?br />
        想到那些云端后强者,她觉得初元世界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简单。

        “而且……我还有一个猜想?!?br />
        妖娆扶着额头,不断理清自己脑海中思绪。

        众人此时都认真地聆听妖娆声音。虽然不可思议,但冥冥之中,他们都觉得眼前这浅笑女子身上带着一种让人相信并追随力量。

        “帝岚,你给我说说,你事吧?!毖挥兴底约翰孪胧鞘裁?,却先换了一个话题。

        相比于聒噪众人,被妖娆解救帝岚确一直异常安静。

        妖娆唤他声音将他从呆滞中唤起,他身体轻轻抖了一下,没有先回答妖娆。而是抬起蓄满泪水眼睛看向妖娆,有些颤抖地问道:

        “妖娆,我是不是一个很无耻魔族?明明生为魔族,却反抗被魔族所有召唤师认为荣耀使命。让魔祖自己体内重生,是一件多么光荣事?可我却一直想着……背叛他……我……是败类呢……”

        帝岚眸底闪着一丝血光,从那忽明忽暗眸色中透露出一种混乱到几乎崩溃情绪。

        于理,他万万不应该向妖娆求助,因为第一魔祖存,事关魔族兴衰,无数魔族大能无无羡慕嫉妒他身体能奉献给第一魔祖,成就惊世霸业。这是身为魔族一员荣耀。

        于情……他却希望自己能不再背负什么强加于身使命,他只想……做自己!

        事实就是这么纠结,妖娆解放了他灵魂。这让帝岚感觉到自己得到救赎同时,身上突然背负起一副沉重枷锁。

        罪恶感深深将他吞没。

        太矛盾了!

        一面是自己无法忽略故土与血脉,一面是自己拼命想要活下去本心。

        苏苏眼色一暗,他以为妖娆救了帝岚,这银发魔族一定会感恩戴德。没有想到此时……帝岚这货还纠结于自己身份,他这么问,是要站人族立场上妖娆怎么回答?

        原本妖娆与魔族就不应该挂上关系,现帝岚却要妖娆站魔族角度替他考虑问题!

        太过份了!

        众人都皱着眉头,对于魔族而言,帝岚确是一个背叛者,不过这话因为立场不同,他们说不出口。

        妖娆眨了眨眼睛,眸底立即泛起一丝繁杂光泽。

        她伸手捧着帝岚执念到有些扭曲脸。微微一笑,轻轻说道。

        “如果说‘想要活下去’这种渺小念头也是一种罪恶,那么这世上就根本找不出美好愿望了?!?br />
        说到此,妖娆又咧开嘴,无比邪恶地舔着自己干涸唇角。凶巴巴地咆哮道。

        “不要命是白痴!喵了个咪,如果谁要取我命,就算天皇老子我都杀!不要说区区一个魔祖!还想什么人啊魔啊干什么?自己活着,不才重要吗?”

        看着妖娆那认真捏拳发誓动作,众人立即喷了!

        噗!

        听到妖娆回答,帝岚瞪大了眼睛,身体狠狠一滞,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浅笑与轻语中瞬间得到了极大安慰!

        无关于他是谁,他站什么立场……他只是努力地,卑微地想要活下去而已……无论对方是人是魔,是远古先祖!任谁都不能那么恣意轻率地取走他生命!

        释然笑突然浮现帝岚脸上。他偏着头,用手盖着妖娆那覆于脸庞小手。

        “妖娆……你真好温暖呢?!鼻崆崮剜?。

        帝岚眼底红芒消散,取而代之是清澈光泽。

        看着银发魔族此时贪恋圣女大人小手表情,邪冰顿时挤上前来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横帝岚面前,透出他森然虎牙。

        “喂……你还没有说,那魔祖是怎么夺舍你身体!”

        众人看着一脸漆黑邪冰还有风华绝代帝岚,一时之间只觉得邪冰才是魔族,而帝岚则是无辜小绵羊……

        “嗯?!?br />
        帝岚对妖娆点了点头,平复内心矛盾与焦灼之后他也下定了决心,以后魔族是回不去了,他只有一直留妖娆身边,他一定会把自己知道一切都告诉她。

        帝岚清朗声音众人耳中回荡:“魔族自古一直人族与魔族中挑选名为‘天魔子’召唤师,不受种族与实力影响,只要得到‘门’认可,就会被天魔力量胸口烙印魔星。魔星数量多少,标志着天魔子传承机率大小?!?br />
        “等等!门?”

        妖娆与应天情几乎同时打断帝岚叙述。

        “难道是魔族三件极道幻器之一……修罗骸骨巨门?”应天情对魔族极道幻器很是敏感,此时只听他高声大叫。

        “你也知道?”

        帝岚侧头看了应天情一眼,而后说道:“算是……也不是,那只是复制品,每个负责寻找天魔子魔使手里都会有几枚修罗骸骨巨门复制品,我到现也没有接触过手持修罗骸骨巨门魔尊,不知道那极道幻器有什么特殊地方,不过它那些复制品后都保存着一股极阴毒力量,门后犹如修罗般伸出审判一指,能天魔子身上画下传承魔星?!?br />
        回忆起那段黑暗记忆,帝岚简直不寒而栗。

        门……

        妖娆咬着手指,她记忆中“门”居然与帝岚所说场面**不离十,八成就是一件东西。这也同时印证了一件事,就是千幻后气息与魔门后气息相似并不是她幻想……都是与第一魔祖有关东西。

        于是妖娆没有继续发问,而是给了帝岚一个请他继续眼神。

        帝岚颤巍巍地继续陈述:“我一早觉得成为天魔子感觉很怪,因为不时有一些不属于自己混乱记忆出现脑海里,特别是夜深人静时,仿佛身后总跟着一个打量我内心幽灵,他可以随意地触摸我身体与灵魂?!?br />
        哇……好恶心!

        被帝岚一说,蓝破魔头发都爆起来!那些邪恶又暧昧字眼,让他瞬间联想起一系列极为不好幻想,所以连带着他看帝岚目光也渐渐变得怜悯。

        帝岚打了个寒战,弱弱地对众人说道:“从那时起,我就有一种不好念头。我曾听说有一些将死强者,为了延续自己生命而使用禁术吞噬别人灵魂,所以才把自己本魂放盒子里交到妖娆手中,希望如果自己真遇上这种事,灵魂能躲避被完全吞噬厄运?!?br />
        “原本我还有一丝侥幸,因为那次姬天白……”

        帝岚抬头看了妖娆一眼。

        “那次洪荒秘境里看到姬天白魔星异变为超九星,我还以为他才是天魔甄选中真命天魔……结果后一次进入天魔殿时,天魔神像力量还是选择降临我身上?!?br />
        “可能我魔族血脉与黑暗灵根比姬天白人族血脉要迎合第一魔祖大人胃口,毕竟姬天白……是光属性??!”

        “第一次夺舍完全我不知情情况下发生,当我意识进入我身体灵魂居然是伟大第一魔主时已经晚了?!?br />
        帝岚握着妖娆袖口,表情无比认真。

        “那时我想通知你,千万不要与模样与我一样人为敌,因为他实力实过于强大。但那时……我已经没有任何身体支配权了?!?br />
        看到妖娆冲向千幻那一刻帝岚实是吓得不轻,要不是妖娆有万兽结界这种上古遗物把千幻绞杀,他可真要自责而死。

        “嗯,我知道,都不帝岚错?!?br />
        听完帝岚话,妖娆表情非但没有放松……却加凝重起来。

        她仰天长叹了声。

        “哎……果然是这样?!?br />
        看着妖娆那略带愁容脸,众人疑惑不解。现事物来龙去脉已经搞清楚,千幻就已经死灭,妖娆还有什么好叹息?

        “呵呵……”

        妖娆知道众人心中所想。微微地勾起唇角。

        “魔族寻找天魔子,也不是这一两年才有事吧?”她清丽声音不由地让人身体一振。

        “初代魔祖不可能是第一次夺舍魔族后辈身体,帝岚之前,一定也有被成功附身之人?!?br />
        不知道为什么,妖娆下意味地想到了血老头,以血老头性格与天赋,八成是比帝岚适合成为魔祖灵魂容器。而岁月悠悠,漫长年月里,人族魔族强者是迭辈出。血十三与帝岚绝对都不是特别那一个。

        “但这些人,为什么没有成功地成长为震惊初元世界魔祖?”

        妖娆拖长了语气,给人充分遐想空间。

        “我猜想曾经也有如帝岚一样魔祖负身者出现,只是他们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陨落了,或者世俗看不见云端之后,其实人族还有强力量,将那些对初元有威胁附魂天魔子给抹杀了!”

        “但这些魔族消失于历史之后,第一魔祖还能附身于帝岚身上……你们想想,这是为什么?”

        妖娆声音,一字一句,如重锤一样狠狠地敲击众人心头上!

        一股莫大寒气瞬间涌上众人心头。

        妖娆想要表达意思已经显而易见:

        那千幻虽然确代表着第一魔祖意志,但不代表它全部!

        千幻……多是一个分魂!

        从远古一直蛰伏于今日第一魔祖,将力量种子寄生于他所认可身体容器内,强化身体实力同时,一步步把自己剩下灵魂填充到容器内。

        对于帝岚这种实力才提升到天人二衰渡劫容器,第一魔祖并没有一次投入全部力量!

        “千幻是死了,不过我没有杀死第一魔祖,非要说,也只是削弱了一部分魂威,相信他恢复之后,还会寻找转生容器?!彼档酱耸?,妖娆眸底已掠起点点精芒。

        有意思……

        从远古明战,到现世暗斗。这第一魔祖,果然强大得很!

        “吓!什么……还……还没有死……”一回想起刚才万兽墙坍塌,威压毁天灭地场面蓝破魔就已经四肢抽搐,现妖娆居然还要告诉他那恐怖第一魔祖没有死透,如何不让他头顶天雷滚滚?

        “有这么强魔族召唤师吗?仿佛比我听到远古传说加不可思议,这样强者……难道已经超过天人五衰极致?”这么定义魔族初代魔祖实力,就连说出这话苏自己都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他可是连天人第四衰渡劫强者都没听说过,不要说什么天人境之上境界了!

        世上真有那种天道吗?

        泠一直没有说话,但看着妖娆目光不由自主地湛湛发光。

        妖娆环视了此时坐自己身边众人一眼。

        苏,是她敬重朋友,洪荒秘境中同生共死已经让她们彼此有了很深羁绊。

        邪冰不用说,她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属下,但她知道,为了她梦想,魔云宗会为她付出一切。

        帝岚本就是她倾力?;ざ韵?,如果二人间没有信赖,又怎么会跨越种族之仇成为莫逆之交?

        与泠相识时间虽然不长,她也看得出他身上带着许多秘密,但这个亦正亦邪二师兄,却出人意料地给人一种值得依赖感觉。

        还有应天情和蓝破魔……虽然自己立场与这二人为尴尬。不过妖娆知道二人都是初元世界这一辈中出众天才!

        她背负东西太多,一个人是永远也无法撑起整个天空,所以此时妖娆希望有一团火,能从她手中传递到初元这一代能相信自己同时又实力卓越同辈们手中。

        这才是宿命让她经历各种浩劫初衷。那纳多多记忆中翻看被遗忘历史,是时候重现于世间!

        即使现上四宗掌权者不信,隐藏这世界各个未知角落里绝世仙尊们不知……但她相信自己眼前这些人,总有一天会成为撼动世界一方无双强者。

        他们有责任知道远古发生一切。

        “啊……”

        妖娆对着苏摇了摇手指。

        “你猜得不过份,要是再把第一魔祖猜得强些都有可能!我这里有一个很长很长故事……”

        妖娆微微一笑。

        “要说可能一天一夜都说不完,你们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

        又是两日,众人沉浸于妖娆叙述之中,妖娆自然没有把纳多多是第二魔祖事抖露出去,只说自己机缘下找到了这么一段遗失岁月中记忆。

        不过那些为封印魔族大军而勇敢献身于毁灭之战人族远古大能们,妖娆一个都没有忽略,她那声情并茂描述令众人热泪盈眶又怒火沸腾!狠不得自己也出生那个动荡年代,把满腔热血献给他们热爱故土与家园!

        不过妖娆连那傻兮兮引起魔族世界浩劫纳塔提小魔族与老亚姆也没有忽略。

        她不想美化魔族侵略战争,只想把真实历史呈现众人眼前。至于如何于评说那段历史,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自己答案。

        当她口干舌燥地停下来,众人已经陷入深深震惊里!

        他们不会去质疑妖娆所说真实性,但这些东西对于他们大脑与心脏来说实是过于震撼,听故事只要两天,但他们消化其中悲痛矛盾……也许却要花上数年或者一生!

        “虽然心情很繁杂,但是妖娆……谢谢你能说出来。这实是……太惊人了?!彼樟臣丈仙鸱痹佑志け砬?。

        “关于人族与魔族仇恨,你选择是?”应天情下意识地讯问妖娆看法。

        妖娆站起身来轻笑着摇头。

        “我不想用自己意念来影响你们判断。你们自己去想,不过第一魔祖是肯定要除去,那家伙满脑子都是杀戮,有他一日,人族与魔族暗战永远都不会停止?!?br />
        “现你们也不用想太多了?;故窍雀髯曰刈诿鸥疵?,我们失踪太长时间了,老占着炎凰休息地方也不好?!?br />
        “大家首先要做是以一种温和方式,先把第一魔祖现世消息隐晦地散播出去,这样即不引起不知情者否定与嘲笑,又能让真正了解魔族势力隐世力量提早警觉?!?br />
        听着妖娆安排,众人也觉得安心起来。

        “你去哪里?”

        应天情本想急切对妖娆说:“跟我回神宗吧!”这句话,但一想起只有蓝破魔这二货不知道妖娆玉魑身份,所以话到嘴边立即又变成了“你去哪里?”

        “我?”

        妖娆一愣,而后浅笑。

        “我得先带这家伙治伤?!彼呈忠话呀坩俺兜搅俗约荷砼?,而后向看白痴一样指着应天情?!澳阏饧一?,我愈伤时候也给帝岚塞了不少灵药吧?你不知道他是魔族?人族灵药对他来说,非但不治伤,还有毒吗?要不是一些话必须先说清楚,这家伙又特别有毅力,是他早就倒了!”

        ??!

        应天情顿时惨叫一声!

        他又不懂医术,只知道受伤就是塞药,本想把这魔族?;ず昧?,让妖娆开心一点……木有想到,这马屁拍得……又到了马腿上!

        应天情小心肝巴巴冷,五脏六腹碎了一地。嗷嗷一声差点羞愧地晕过去。

        “嘿嘿……”

        妖娆没有说实话,帝岚吃了人族伤药,因为应天情药都温和有效,倒不会让他中毒,只不过效果差了些而已,妖娆只是想回白川看看,顺便安排一些事才找了这么个借口。不过应头牌苦逼表情……还是很让人很兴奋呢!

        “泠,我治好帝岚,会去找你?!?br />
        妖娆这话里有话,泠自然明白,妖娆暂时不会离符山而去,虽然此时泠已经深刻明白,这样女子绝对不会永远留神宗那小小地盘。

        “你们先离开这通灵领域,我随后再出来?!?br />
        只见妖娆向前一指,众人立即感觉到混沌虚空开启了一扇重回火山熔岩大门。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