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70:夺到宝的伊家人(万)

    270:夺到宝的伊家人(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并不是第一次与天人强者对战,但却是第一次看到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使用终极幻技。

        空气顿时被一股极为骇然力量笼罩。

        妖娆看着伊泽身上迅速出现衰竭气息与天空中骇然力量显现相互呼应态势,额头上冷汗也瞬间流了下来。

        “喵了个咪,这些天人强者怎么这么难搞定??!”

        “回来!”

        原本张起六灵大阵,已经让妖娆极为吃力,但感觉到莫大?;?,妖娆还是于第一时间大叫龙觉与被纳多多放出兽魂回归。

        所有人都躲六灵阵后,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眼前那嚣张老头儿身上爆起刺眼光晕。

        从伊泽身上爆发力量排山倒海向众人扑打而来。

        不像洪荒秘境,妖娆只需要护着自己。那些被放出兽魂数量何其众多?所以六灵阵幅被妖娆放大到极大地步。

        她不是那种危险中就能随意舍弃朋友兽魂召唤师,所以可以想象此时为了?;に惺藁?,她身上力量急剧消耗。

        “妖妖!”龙觉顿时担忧地大叫。

        不会说话那些惊魂未定小兽魂们也万分感激地看着它们这位主人主人……

        它们本来都是已死之物,成为兽魂那一刻起就做好了随时被炮灰准备。但眼前这位主人主人,却给了它们不一样感觉……

        就算没有心跳与血液,被纳多多契约兽魂们顿时身上也有了久违温暖。

        天人第一衰强者终极幻技何其恐怖?

        瞬间犹如黑洞一样抽吸了天空中所有生机!

        这才是天人强者恐怖一面。伊家弟子纷纷踉跄倒退,要是换了他们,只要微微触及那恐怖风涌一瞬,他们身体便会立即被绞成骨渣!

        “不要担心我。你们?;ず米约??!?br />
        妖娆咬着牙说道。

        其实她这样说也只是为了让龙觉放心。她自己也不知道六灵大阵能扛到什么程度。

        因为火灵珠与风灵珠并没有完满。所以大阵残缺,难保有防无可防漏洞。

        轰轰轰!

        惊天动地响声地穴内爆起,天空落石如雨,若不是极为接近魔王地穴中央,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莫名邪气?;っ乜獠皇苋魏瘟α扛?,只怕整个地穴都要伊泽老头这一击下完全坍塌。

        “哇哈哈!小畜生,去死吧!”

        伊泽十分笃信自己力量,仰天疯狂大笑。虽然发出这一击对他消耗而言十分巨大,可是换来结果却是很有意义。

        现他就等着硝烟散,他去尸骸堆里捡灵珠了。

        恐怖力量众人眼前爆炸……那震耳欲聋巨响之后是诡异平静。

        伊家弟子眼前硝烟弥漫,看上去刚才那群不长眼妖女和她小弟早已经身体四分五裂。只有六灵半极道幻器……还散发出暗淡光芒。

        妖女与她姘头不见了。

        地面上散落着四枚小小灵珠,有静止不动,有还地面缓缓滚动,仿佛刚才那惊人爆破中它们脱离妖女手,四散飞溅地面四处。

        那寂寥感觉……仿佛还怀念它们已经逝去主人。

        虽然伊家死了不少弟子,不过这代价还是值得!

        伊泽看到半极道幻器终于落到自己手里,脸上立即升起一股不加遮掩贪念!几乎来不及思考,这老头立即得瑟地冲上前去拾起离自己近一枚黑色灵珠!

        灵珠入手,一股澎湃暗力顿时浮动于他掌心!而且伊泽并没有从暗灵珠上感觉到妖娆精神烙印,有此凭据,伊泽立即笃定那该死小妖女已经自己绝技下见了阎王。

        “哇!果然是好宝贝!”此时伊泽双眼,已经无法用星辰来形容,里面闪烁着赤果果贪婪!

        “那该死小妖女,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得到这么强大幻器!哈哈,不过她运气,见到我伊泽这一刻,就走到头了!”

        “老夫给伊家立下汗马功劳,那先能享用这灵珠好处,自然也是老夫吧?”

        还没把四灵珠都拾起来。伊泽已经心里盘算着自己小九九。

        拾起暗灵珠之后,伊泽又立即兴高采烈地冲向光、水、土灵珠。很,四枚晶莹宝珠都被伊泽紧紧握了手心里。

        “啊……好东西啊?!?br />
        伊泽老头拿起光灵珠,对着天空有光之处照了照,那灵珠晶莹珠身光芒照耀下立即泛起湛湛波光,看上去灵动异常。

        “好……美?!北徽庋惫馍钌疃笞判幕?,伊泽老头没有防备光灵珠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光芒!

        谁能想到此时无主灵珠还会有异变产生?

        光芒之极烈,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如同幽暗地穴内突然升起了一枚炽热太阳!

        “??!”

        原本一直行走黑暗地穴里,眼睛早已经适应这地穴幽暗光华,现看到突然发光灵珠,就像是双目被利剑刺透,那水灵珠毫无预计极光立即给没有防备伊泽带来了短暂失明!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灵珠上明明没有妖女精神烙??!”

        伊泽想错了,六灵珠是什么级别幻器?平常连妖娆幻阶都能隐藏,又何况一个区区天人一衰老头儿面前伪装妖娆镌刻于身痕迹?

        光灵珠爆发出极烈之光后立即从伊泽手中飞出,与迎面而来暗灵珠撞了一起。

        这自然是妖娆授意,虽然很别扭,但是暗灵珠与光灵珠还是相互碰触前一秒,同时散发出自己强力量!

        轰轰轰!

        一股强大力量顿时疯狂天空下酝酿!

        光与暗原本就不共存,所以二力强行扭合,就绝不仅仅是一加一强度!

        何况又是伊泽近身处。暂时失明伊泽老头虽然看不清眼前场面,但还是因为自己身上陡然出现恐怖力量而瞬间吓尿了!

        他感觉,就好像一个与自己同阶敌人,正像他小腹击出毁灭一掌!

        伊泽顿时大退,捂着眼睛疯狂大叫:“小们,上啊,看到有敌人地方,给我自爆!”

        伊泽看不到攻击自己人为何物,但伊家小辈们却顿时面面相觑……

        “介个……”众人一头黑线,居然很有默契地没有移动。

        话说他们从小就被当成随时都可以献身死士来培养,自爆是没有问题,但是现……要他们去爆什么呢?难不成去爆那个他们千辛万苦才抢来灵珠幻器?

        “家主?!?br />
        一个冷静伊家弟子顿时激灵地点亮了伊华传讯水晶,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时候,伊家弟子只听从伊华一人指令。

        这冷静伊家弟子迅速把伊泽长老现面临问题对伊华详细地描述了一番。

        正向此地赶来伊华听到这个消息,不怒反喜。

        他曾听闻,一些灵性极强幻器即使契主死亡之后也不会立即进入重认主阶段。想必那逆天四灵珠也是如此,它们心知杀死自己旧主人是伊泽,所以就算失去了旧主生命联系,也要拼死给杀主之敌沉重一击。

        “不急,灵珠这是泄愤,你们帮着它把伊泽杀了,让他配合一点,出于感激,那四枚有灵性灵珠一定会认你们中一人为主?!?br />
        没有想到伊华居然下了这样一个指令,他是吃屎长大吧?不过要想想伊家发家史,其实一贯如此,牺牲宗内高手,从来不是鲜事,因为每次牺牲,都能换来大利益。

        站上伊华角度上想,问题其实很简单。反正灵珠上已经没有了旧主精神烙印,那两个实力不过诛神境小妖孽必定已经死亡。

        那么灵珠板上钉钉是伊家东西。

        与其强扭,不如牺牲一个灵珠“仇人”,换来灵珠愤怒平息与忠心。退一万步说,就算灵珠不会因为伊泽死而死心塌地跟着伊家,那损失一个天人一衰长老试试,也没有多大关系。反正灵珠手,想制造多少天人一衰渡劫强者都可以。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灵珠是有灵性东西,能分辩善恶,此时不献媚,难道等它跑?

        要是妖娆知道她灵机一动会让伊家掌权者做出这样决定,只怕一口憋心头老血都要飙出来!

        原本只是潜伏于地面泥土之下,等待伊泽被光暗灵珠混合爆发力量重伤,而后再叫出魔云长老与龙觉,纳多多一起把剩下杂鱼挫骨扬灰。但是打死她都没有想到,自己一时规避锋芒之计,却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大大良机。

        所以趴地上看到一个又一个自杀式自爆战神,身上点亮自爆之光向伊泽扑去,妖娆与龙觉差点惊得破了功!

        这也……忒脑残了吧?

        “脑残好啊……世上都是聪明人,我们还肿么混?”龙觉瞪着眼睛心里安慰自己,不过脚下瞬间还是升起一股冰寒。

        他已经能猜到眼前自残敌人们做什么,是讨“无主”四灵珠欢欣!

        说傻是傻……说恐怖也是极恐怖!

        天人第一衰强者是什么人?一般世家里,怎么说也是家主级人物了吧?可是这里,几个弟子随意点了点传讯水晶,就立即开始对那被光刺瞎眼老头发出了同归于攻击。那就说明,他们身后正主,对牺牲一个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甚不以为意!

        这种果断无情,这种不可想象奢侈,只能近一步说明盯上妖娆势力……极为强大!

        龙觉看了妖娆一眼,看她眉头紧锁模样,只怕也早想到了这一层。

        荒古世家也有强弱之分。虽然自远古一直流传到现世古老家族都能称为“荒古世家”,它们因远祖留下幻兽,秘籍或者特殊血脉维持着昔日辉煌,但随着时间流逝,有些世家小辈接续不上,镇宅幻兽死亡,秘籍遗失甚至子代中血脉之威稀薄到再也无法传承老祖神威,那也意味着荒古世家没落。

        世上有许多没落家族,如那火山入口大开之前,被极道幻器一击轰死上官家一样。当老祖上官之还时,就算上官家门丁稀少,它也是能震慑一域恐怖荒古家族。当老祖上官之一死,上官家根本没有半个可以接续之人,那么它蓝魔海偌大基业便瞬间化为泡影,从此甚至没有人能再想起蓝魔海封神大陆还曾存过一个上官家。

        而有荒古世家……却凭借着领导者聪颖头脑,铁血手段,不但远远超过先祖成就,甚至得到上四宗巨擘们尊敬。这种世家之中,天人强者不乏其人。

        “难道盯上妖娆,是这种巨头?”龙觉心里越想越堵气!

        他丫,自己为毛不能再强一点?也成为震慑初元巅峰巨头之一?

        听到家主回答,伊泽老头心已经冷得像冰。好吧……没有想到自己贵为家族八大天人强者之一……到头来还是被舍弃命运。

        不过自小根植于脑海里绝对臣服意念强大而不可动摇,所以万般无奈下,他还是选择了停止逃遁,不加防御地让自己身份直面光暗二灵珠冲击!

        轰轰轰!

        光暗交织毁灭之力立即毫不留情地撕开伊泽皮肤,刺入他筋骨,搅碎他五脏六腹!

        要是光灵珠与暗灵珠会说话,它们此时一定会狠狠地啐一口口水,大叫一声:“呸!傻叉!”

        伊泽顿时如破树叶一样凋零地。肠子与内脏乱七八糟地流了一地,不过即使受了这么重伤,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若是想活,依旧活得下去,只要身体百分之五十以上部位完好无损,吊着一口气,灵药滋养下,他仍有自愈能力。

        但受到家主之命自杀式伊家弟子,无视这伊家尊贵长老惨样,依旧目无表情地一个个扑上前来。

        “得罪了,伊长老?!?br />
        “能陪着你死,是我们荣幸?!币桓龌迫棺右良疑倥砩仙了缸抛员饣?,一脸恭敬地跪被光暗力量震倒地伊泽身边。

        “啊……”伊泽还有力量,但却不想再起身,只是闭着眼,愤愤地对剩下数个没有点亮自爆之力伊家弟子说道。

        “等灵珠戾气发泄完了,一定要完好无损带它们回到伊家?!闭馐且猎笠叛?。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四道极为耀眼自爆之光顿时伊泽身边四个年轻伊家战神身上亮起。而后毫无停顿地,将以伊华为中心方圆百米地轰成了一片废墟!

        那被自爆之力爆出深坑足有百米深,里面除了袅袅升起黑烟,四个伊家弟子不见了,居然还剩下伊泽那千疮百孔尸体。

        这么恐怖自爆中,天人强者虽死而身不灭!足见其筋骨强大!

        妖娆看着那恐怖老头尸体,瞬间挂了一头黑线……这次真不是她故意阴人,她就是打不过了避一下,喘几口气,谁知道人家那么猴急,连解释都不带解释地,就把自己家老头轰成了骨渣渣……

        她第一次觉得,主意太果断……仿佛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去看看。伊长老死了,灵珠怨气还不?”

        一个白衣伊家男子,表情痛楚地对一旁小弟说道。此人正是刚才与伊家老祖传讯之人,算是伊家小辈中皎皎者,伊泽不了,众人自然听他指挥。

        “是!表哥?!?br />
        几个小弟分别向又从伊泽手中散落四枚灵珠走去。

        看来家主说得没有错,惩罚了杀死灵珠旧主“仇人”之后,四枚灵珠身上气息立即平静了许多。

        “太好了!总算不枉费我们付出这么多努力!”

        一个伊家弟子手刚要拾起滚落地土灵珠,出乎他意料是……一只苍老如柴手,突然从地下伸出,像钳子一样狠狠地夹着他手腕,那巨大痛楚还没来得及传到他心中,这苦逼伊家弟子就惊悚地发现……自己手臂与手掌已经痛地分家!

        噗!

        从断腕内喷出温热之血爆了这睚眦欲裂伊家弟子一脸,他吓得一屁股瘫倒地上,连移动一下力气都通通从身体内消失。

        “谁敢动我家圣女圣器?拿你们那肮脏爪子亵渎它?找死!”

        四道黑暗魔影突然从地下冒出!

        拍拍身上沾染石屑,四位魔云长老脸颊上都挂着阴郁与咒怨表情!

        “啊啊啊??!”伊家弟子们顿时吓了一大跳,不知眼前四个暗力缭绕“魔族”究竟从何处而来,但他们身上携带惊人威压,实是吓死个人!

        伊家弟子虽然自爆时候无所畏惧,但排除世家里那些铁血教义,他们也是活生生人。也会害怕那些隐藏于黑暗之中,他们不敢碰触邪恶。

        “不要与他们多说,杀?!鼻謇渖舸尤硕咻肴幌炱?,只让人心跳结冰。

        一阵泥土簌簌,妖娆也解除闭气龟息之力,从石屑下摇摇晃晃地站起。

        看到妖娆那张妖冶嗜杀脸,伊家弟子这才一阵疯狂战栗!

        妖女没有死!

        她居然没有死!

        那她半极道幻器,为什么没有了精神烙?。??

        “你好毒??!”有伊家弟子指着妖娆与龙觉吐血!

        “居然装死,还把没有精神烙印鬼东西拿出来骗人,无耻!”伊家弟子吐着口水。

        妖娆眉头一皱,顿时怒气四溢!

        要是她阴了人,她不会不认,但这次,想要杀她夺宝也是伊家人,后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把自家长老给爆了也是伊家人。为毛后这些债都算到了她头上去?!

        什么叫“人至贱则无敌”她今天可算是真正领教过了,曾经遇到那些什么皇甫风华之流,简直是这些无耻之徒家小弟小弟??吹揭良也灰?,那些自诩“无耻”家伙们一定都会顿觉人生无光,顶礼膜拜。

        魔云长老们也气得不行,把他们圣女欺负成这样还有脸说?要是他们身上没有化龙诅咒,什么天人一衰破烂货儿?他们不照样跟掰树枝一样把那老妖孽掰成两段?

        可恶??!简直比魔云宗还恶!一想起连“大恶人”头衔都被人抢走,四个魔云长老心情便加不爽了!

        四个长老天空中疾速游走,一伸手就捏死一个敌人,淡淡黑影于天空交织成肉,空气内只传来“嗖嗖”破风声与清脆骨裂声响。

        对于这些无耻之徒,理论根本就是白费啧啧口舌!

        没有伊泽?;?,妖娆想灭此地伊家弟子,可不跟切瓜一样简单?

        不消半刻,一个魔云长老利爪已经紧紧地扼那白衣伊家弟子脖子上,现除了他之外,一地都是脖子被人掰断伊家人尸体。

        一股淡淡自爆之光从这白衣人身上升起,看来他也是绝望中才想起自爆这一招。

        妖娆鄙夷地看了这一脸倔强男子一眼,魔云长老心领神会,另一只闲下来手立即白衣人丹田上猛敲了一下。

        噗!

        只听到一声轻响,一股精纯灵气顿时不可逆转地从男子七窍中冒出。

        莫大疼痛,如电流般流过全身。

        男子惊愕地瞪大双眼。

        不会吧???这么就废了他功!好狠手段啊啊??!没有了灵气,还自爆个屁?。??

        他又不知道,魔云宗长老当年是干什么吃饭!折磨人手段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好,魔云长老若想让人不死,好好把心里东西吐出来,任爪下人怎么挣扎,绝不可能妖娆还没有过瘾时候把人整死了或者让人有机会自杀了。

        留一个活口,就是用来逼供。

        “我身上标记,如何除去?”妖娆也不废话,一上来就捏起了白衣男子下巴。

        “哼!”男子哼哼了一声,摆出一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表现。

        果然是经过特训战神,连自爆之死都不怕,自然也无畏妖娆小小威胁。

        “好啊,你们伊家人倒还有些骨头!不过别以为一句话不说,本姑娘就你身上挖不到消息,不把标记除去,本姑娘再也受不了你们伊家一次又一次追杀了,所以我要用世上邪恶手段,从你嘴里翘出答案!”

        听到妖娆失态咆哮,白衣男子心中却一阵莫名嗨爽。

        自己这拨人失败了又如何呢?妖女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她很气愤,她很焦虑,这次也受了不少伤,还有下次……下下次……只要她身上带着标记,就会一次又一次被伊家追兵重伤,而到了后,她实力会跌落到一个小小七阶战神都能推倒孱弱地步。到时候,他们伊家……一定会带走灵珠,为自己报仇。

        “哈哈哈哈!你说得没有错,我们伊家,各个都是硬骨头,你就乖乖地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伊家老祖莅临吧!”白衣男子一脸狂狞,还想看看妖娆魔女继续抓狂表情。

        不过这次白衣男子却失望了,因为自己赌气说完,那原本扭曲着五官恶狠狠看着他女子却突然退后一步,厌恶地松开他下巴,用小手帕擦了擦手。而后焦躁表情徒然归于平静。

        平静?

        嗯,没有错,就是那种波澜不兴平静。

        变脸如变天,瞬间由暴雨转为晴朗,让人不但心脏停跳,有一种末日来临之前让人不安恐惧。

        “确认完了,杀了吧?!毖滦∈峙?,头也不会地转身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你确认了什么?”感觉到扼自己喉咙处利爪越来越紧,白衣男子憋着后一口气,瞪着赤红血眼沙哑咆哮。

        他意识离开身体后一秒,他耳边只响起幽幽一段话。

        “像你这种小喽啰,就算知道我身上标记从何而来,也不一定知道解法,而且本姑娘现不想解除标记了,我要你们人通通追逐我而来!你放心去,我已经确认你是蓝魔?;墓偶易逡潦先恕热荒忝且一闷?,就让你们伊家老祖,做好全族陪葬准备吧!”

        妖娆刚才朦朦胧胧听到白衣男子说什么“伊家”,为了确认才留他一命。

        像她这种性格,岂是一味逃避,任人鱼肉脾气?

        不!

        只要知道幕后到底是谁捣鬼,无论敌人势力有多强大,她都要百倍地把加诸于自己身上痛苦……百倍奉还回去!

        “不……可……能……”说这句话时候,白衣男子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内心里充满了彷徨。

        仿佛被这妖女一说,伊家巨擘头顶上立即笼罩起一片阴翳乌云。不可能……明明只是实力这么低微小妖女,区区诛神,遇到伊家老祖时……让她等着哭吧!

        白衣男子还没有想完,就听到了自己脖子发出咔嚓声。

        “伊家,准备好覆灭吧!”一道幽暗冷光顿时从妖娆眸底划过!

        她终于知道背后觊觎自己幻器无耻之徒是什么身份背景。这就如同黑暗迷雾中终于找到了宣泄方向!

        开始一直是她明,伊家暗,但现,她明白了什么人才是自己击打目标!

        想着想着,突然一团浓郁血腥之气向自己咽喉冲来。

        妖娆一下没有忍住,哇地一声吐出一口浓浓鲜血。身体也陡然软了下去!

        “妖妖!”龙觉顿时发了疯一样把妖娆抱起,看着她瞬间变得雪白小脸,终是明白六灵大阵因为罩住太多人而留下了缝隙,妖娆早被伊泽渡劫绝技震成重伤!

        “我们走!此时不可久留?!?br />
        龙觉抱着妖娆,气得把嘴唇都咬出血来。

        自己真没用,陪她身边,还让她受了伤!

        虽然气得不行,龙觉还是敏锐地感觉到有数股混乱气息正向此地疾速涌来。大概是被四灵珠气息还有刚刚巨响不停自爆声引来。

        贪婪强盗们都是这样,嗅到血腥气味就会刺激他们疯狂神经,此地灵力爆发,打斗声不断,自然会引起那些自恃强大又内心贪婪凶残恶徒们注目。

        只怕这些无以计数疯狂涌来强者们,都是感觉异宝出现,想来一探究竟!

        如果照他与妖妖现这一个中毒,一个重伤模样被人发现,那还不是立即被人斩成几块任人欺凌宿命?

        不说?;に牧橹榱?,就连妖妖都?;げ涣?。

        “走!”

        魔云长老与纳多多也瞬间簇拥妖娆身侧,随着龙觉一齐向远方逃去。

        “不走!”

        晕倒妖娆怀里妖娆突然愤愤地张开双眼!

        她紧紧地扯着龙觉衣襟,脸上露出无比坚毅表情。

        “妖妖乖,现不是逞强时候。我们先避避风头,身后就算不是伊家人,看到这里这么多尸体也会怀疑你身份追上来,到时候我们要面对,就远远不是伊家人那么简单了?!?br />
        龙觉虽然内心焦急,但还是温柔地向妖娆解释。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让她气火攻心。

        他听说过荒古伊家,很庞大一个超级世家,家主实力至少天人二衰渡劫以上,族内天人强者林立,其势力甚至能与神宗或者天门宗一座主峰相提并论。这世家势力中,已经算得上是十分惊人了!

        要知道一个宗门,也是由许多不同强者世家组成,比如神宗林氏,应氏……而伊家一族力量已经能与神宗一个主峰力量抗衡。那就说明如果神宗一个姓氏血脉弟子通通出山,也不过是再造一个伊家罢了。

        光是魔王地穴内应对这样初元巨擘一族之力就已经让龙觉郁闷到可以吐血,要是再让其他家族也来追逐妖娆,那就算把他撕成一百份,也不够用??!

        “不!我不走龙觉!”

        妖娆从驭兽环内掏出几枚丹药塞入口里。表情坚毅地说道:

        “我已经被伊家那些跳梁小丑给追腻了,他们放火烧我,我要让他们引火烧身!”

        看着妖娆眼底凌厉光芒,龙觉知道此时妖妖心中怒意已经达到鼎盛!

        是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云中海陆上只知道追随疯爹爹足迹毛头小丫头,也再不想重温昔日那些无论昼夜都担惊受怕日子。

        伊家又如何?她能把那么多原来看上去强大到不可碰触强者踏脚下,那么今日伊家,不过将是她一块踮脚石而已。

        “你有办法?”龙觉龙目呼应着妖娆湛湛明眸,忽而闪动起鬼畜光芒。

        一股邪狞无耻气息顿时拔地而起。

        二人脸颊上腹黑冷光顿时看得纳多多与魔云长老一阵毛骨悚然。

        “你跑得吗龙龙?”妖娆贴龙觉耳边淡淡地问道。

        龙觉一愣,听到妖娆那暧昧不明疑问,顿时衡量了一下自己中毒程度,认真地回答:

        “如果只是半柱香时间,天人一衰强者,跑不过我?!?br />
        龙觉没有托大,他御空速度本来就不是一般,而且现虽然四肢无力,但被灵气推着飞还是可以,就是姿势难看了一点而已。

        “那就好?!毖倘灰恍?,抱着龙觉脖子蹭了蹭,而后他耳边如是说道。

        被妖娆这么贴身地抱着,龙觉身体立即一抖,而好不容易听完妖娆“妙技”龙觉是抖得停不下来。

        太毒了!

        太爱了!

        只有我家妖妖,才能想出这么牛逼手腕啊啊??!

        得知伊泽与小辈们已经把妖女轰杀,现正讨好灵珠过程,从远方急急而来伊家老祖伊华简直急不可耐!

        “不知道杀了伊泽之后能不能平复灵珠幻器怨气?不不不……也有可能平复之后它看不上我伊家小辈能力,所以还是不会乖乖跟他们回伊家,老夫得赶到出事地点,老夫威压之下,那几枚灵珠一定臣服!”

        伊华心中贪欲极度膨胀。心越急,脚下御空速度越,何况他强大神识勘探之下,前方正有数十股不弱气息仿佛也正向自己目地飞奔而去。

        “哼!你们以为我伊家弟子是傻吗?”

        伊华心中讥笑前方不知情强者们。

        “待你们去,我伊家弟子一定早就把灵珠藏好,所有死了人只外称是内部矛盾械斗而亡,量你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而后我们伊家……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半极道幻器偷偷运出去!让那些只想着一窥黑暗极道幻器家伙们,通通见鬼去吧!货真价实好东西,我们伊家要了!”

        首当其冲,是黄天海散修姜云,紧跟其后,有天门宗第十峰长老大刀,荒古世家长老廖成河与廖成海。他们都是诛神巅峰或者天人一衰强者。

        附近猎宝时候感觉到了此地不同寻常能量波动才嗅着气味急急赶来。

        “姜兄,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好宝贝???”

        廖家家主廖成海好奇地问道,几人中当属于姜云实力高,天人第一衰已步入很久,不日便会迎来渡劫之雷,这些日子姜云甚至天天都能感觉到雷霆死光向自己招手。

        一般感觉到渡劫将要来临强者们都会找一个没有人又灵气浓郁干净地方静心等待,怕沾染世俗过多雷威重,毕竟是要成为神一样存,总要与普通召唤师拉开距离嘛。

        但这姜云听闻极道幻器将出,还是咬着牙来到殇城魔域内沾染俗事来了。

        因为他没有把握能平安渡过雷霆,自己又不是上四宗人,只能把希望寄托魔王神殿内找到什么宝物,助自己渡劫一把。

        正因为心里抱着这样念头,所以姜云对于宝物追求就加穷凶极恶。而又因为他只离渡劫只有一步之遥,所以远比一般未渡劫强者强一点。自然得到了如廖家家主这类人附庸。

        “我也不知道,只是隐约地,觉得那宝物还行?!?br />
        姜云没有把话说明白,其实感觉到那转瞬即逝宝物之气后,他身体内每一根神经都突然疯狂地叫嚣着:“我想要我想要!”

        虽然只是第六感,但姜云笃定前方出现宝物,必然对自己渡劫大有好处!

        死人,才会对能让自己生存东西,抱有如此深重执念!

        一看姜云那虽语气不重,但异常认真表情,廖成海就心里冷笑?!昂俸?,姜老狐狸,要不是好东西,你那老脸绷那么紧干什么?没有关系,好东西分给你,不过我廖家兄弟也不是吃素,你要分配公平我也不说什么了,要是分配不公……那就……”

        与姜云一行人几乎同步到达气息异常地点,还有几拨魔族大能与人族天人强者,因为各走各路,从不同甬道而来,所以直到冲入目地,他们才看到了彼此身影。

        不过就算人族与魔族有血海深仇,现也没有时间找对方算算总帐。因为就他们看清眼前一切时候,所有人都被眼前东西很很地震慑了一把!

        一股黑暗兽神气息天空中蔓延,满地尸体与血水,自爆深坑,凌乱渣,漫天死意……

        无处不述说战斗惨烈!

        天空中仿佛张开了一道无边无际黑云,但黑云之后黑暗兽神之威却因力竭而迅速关闭。幽幽虎啸从苍穹下传来。

        “主人,我受重伤……这数月不可能再进行召唤,你……好自为知吧??瓤取?br />
        天空黑云瞬间化为虚无。

        一个红裙身影却狂喷鲜血从云中坠落!

        那墨舞长发,那妖美五官,那唇角鲜血与惨淡微笑,简直让人瞬间小心肝都同时颤抖起来。

        只有四枚色泽暗淡灵珠,黑云减退之后依然静悬天顶上,不甘心地闪了闪……发出四股精粹而摄人心魂元素之光,而后疾速随着红裙妖女身影同时坠下!

        “哼!伊老头,你杀我,也是要付出代价!”

        众人只见红裙妖女天空中挣扎着想要摆正身体,但因为受伤太重,所以狼狈地半空扑打,像是受了极重伤害。

        她那咒怨声音让人们对眼前情况有了近一步猜测与了解!

        红裙妖女身份呼之欲出,所有刚刚站定位置人、魔强者心中瞬间敲响了重锤!

        那个什么!那个什么……那个传说中持有半极道幻器妖娆魔女!

        疯狂!

        一股疯狂气息顿时从众人身上升起!

        姜云死死盯着从天空坠落灵珠!眼皮剧烈跳动!

        就是那个!就是那个!

        心脏要跳出胸腔!

        就是那四枚灵珠!可以让所有天人强者渡劫之时,免除被雷霆劈入地狱危险!

        若得此物,顿时逆天!众人眼底,立即泛起凶恶抢夺之光!

        “长老??!”一阵撕心裂肺哭声打破了天空中沉沉杀意!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抱着一个千疮百孔尸体哭得正伤心。从老者身上残留气息来看,一些天人强者感觉到了伊泽余威!

        毕竟天人强者不是很多,而且伊家又那么有名,所以能分辩这余威人族天人强者还是有几个。

        洞悉一切强者们顿时倒吸冷气!

        我靠!不会吧!妖娆魔女居然连天人一衰渡劫强者都能杀,就算有兽神,就算实力不错,这也不可能吧?!

        “妖女!”白衣男子突然丢下伊泽老头尸体,气愤地指着她从天空跌落身影大声泣血咆哮:“都是你灵珠,什么攻击都能防御,这才耗死了我伊家长老!我伊家人要拿你宝物是你福气,你不但不从,还打死我伊家长老,我伊家玉树临风弟子,一定要给我伊家人报这个死仇,以后你就是我伊家人敌人!我伊家要用你灵珠宝物抵债!”

        所有汇聚到此地人族与魔族战神都被那白衣男子左一个“伊家人”右一个“伊家人”给瞬间吵大了头!

        知道你是伊家人,也不至于这么强烈地强调吧?

        然而就所有人听“伊家人”听得想吐之即,白衣男子突然又做出了让人吐血一幕!

        电光火石之间,所有围观者还没有稳下脚步之时,那白衣伊家男子已经迅速御空而起,一把夺过正从妖女身边坠落四枚异色灵珠。而后……

        甩着屁股疯狂地朝着一路无人之处,嗨嗨地逃了!

        “我草!半极道幻器!被伊家小子抢走了!”人们总算清醒过来,众人中立即有人惊声尖叫,口吐白沫地指着“伊家男子”逃遁方向!

        “这怎么可以!宝物见者有份,不能因为妖女打死了伊家长老,那宝物就属伊家所有!”

        “追上去!老头是伊家,宝物是大家!”

        轰轰轰!御空踩踏声骤然响起,谁也没有去关心一下与伊家长老拼得两败俱伤妖娆魔女,都瞪着腥红眼……疯狂地跟着白衣男子而去!

        像是中了邪一样,所有人脑海里,此时都回荡着那白衣男子轻有力嗓音:“伊家人……伊家人……”

        ------题外话------

        有人强烈要求,万合章…所以今天这样干了,因为伦家每天全力写,一天多也只能写一万字,所以明天时间是调不回九点,还是下午五点左右发文。能改能上午九点时候,再通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