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60:不要问我是谁,蝼蚁!

    260:不要问我是谁,蝼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来阿斯兰特只是看到战斗激烈,担心妖娆安危才发出传讯信息,但阿斯兰特万万没有想到妖娆与龙觉等人此时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入秘穴内大肆扫荡起来。

        “爹爹,我很好,你才要注意安全,不要受伤了?!?br />
        妖娆握着传讯水晶手有一些抖。就算先天能左右爹爹意志,但此时,百分之一百五,爹爹心魂完全属于他自己。

        “嗯!你爹爹是谁,哪可能被臭魔族打伤?哼!你等着看我们大破入口,待魔族与诛神人族召唤师都进入洞穴之后,你再慢慢跟来,不要急于一时?!弊孕庞牍厍杏锲焕牢抟?,让妖娆倍感温暖。

        阿斯兰特还以为妖娆正站火山口极远之地观战,所以如此唠唠叨叨地叮嘱。

        “嗯……好?!毖卮鹕敉系美铣?,而后掐断了与阿斯兰特传音。

        妖娆杵原地,眸光内暗芒流转。

        因为不想让先天大帝离极道幻器太近,所以她本不想让爹爹过早进入地下秘穴。

        可是此时……她却十分担心爹爹安全。

        虽说先天一定会拼死?;ぐ⑺估继?,但战争总是残酷,与魔族强者战斗持续时间长了,难免有什么意外会发生。

        “要是告诉爹爹地穴暗门存,只怕没有于发财老头儿治水纸符,爹爹也无法寻到入口,那么让他远离千幻魔主办法只有一个……”

        妖娆心中暗道:

        “那便是把大阵逆冲地脉破坏,让所有聚集火山口入口人族战神们都冲入地穴里来!这样,也不至于让先天大帝一人得到先一步接近极道幻器特权?!?br />
        妖娆想得没有错!千幻魔主兽神召唤兽虽然强大,但狭窄地下很难发挥百分之百战力,何况召唤时间也一定有限制。所以只要逆冲地脉被破,那么人族战神们一直被魔族打压场面也会立即得到扭转。

        莫说阿斯兰特能立即避开危险,如果火山口处煞气消失,所有人族强者们都会受益。

        此时妖娆等人已经走过刚才那被龙觉称为“逆冲阵眼”赤红血池??墒茄踉?,她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那邪恶狰狞血池旁。

        “我得把爹爹给放进来啊……”

        妖娆站离血池不远地方,感受着那血池透露出大凶大煞之气,而后淡淡地感叹道。

        眼前血池高不过一米,由一座白骨堆砌而成“手”托起。

        骨手之上,静静放置着一只白玉圆盘,玉盘直径约有一丈,薄而扁平,里面盛放着犹如鲜血一般咸腥赤红液体。

        那浓烈颜色虽然只是薄薄一层,也足以掩盖玉盘底色,只盆内透露出一种极端邪狞。

        以此骨手托盘血池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弥漫着淡淡血雾与一股强大威压,既是一种阵法煞气强大体现,冥冥之中也是一种威胁!

        威胁妄图靠近它无名小卒们……不要拿自己性命来试探它力量!

        只不过向血盘靠近一步,妖娆便感觉到自己脊背上陡然压下千斤重担!

        “好惊人!”她目光顿时一闪?!肮蝗缌跛?,想要挑战这逆冲地脉阵眼,我们还嫩了一点!”

        那要怎么办呢?不靠近血盘,谈不上破坏。

        妖娆以自己百分百力量爆发出一计破天指,可是那凌厉剑意没入血池方圆十米之内后立即无声地转向,沉沉地坠入地面,根本连血盘边都碰不着。

        而且祸不单行!

        她与爹爹对话还有端详血池这些时间内,一直跟她身后那些毛都没有捞到,气得肺叶都爆开魔族天人强者……也赶上来了!

        可以想象那些一直看到被人掏空药库,被人践踏兵器库,被人连根拔起花草树木……这些魔族天人强者到底有多撕心裂肺,歇斯底里。

        明明凭着入口煞气阻拦了人族垃圾们脚步,而他们阵营里,却还有一个比人族垃圾让他们冒火无耻败类,对宝物嗅觉异常敏锐,而且像蝗虫一样一丁点好处也不给后来者留下!

        太无耻了!

        要是找到那家伙,众魔一定把他顷刻之间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妖娆!”龙觉微微有些焦急地呼唤了一声妖娆名字,想把她从失神中拉回来。

        因为空气里弥漫着魔王气息越来越浓烈,带着一股让人窒息压迫感。

        众人已经察觉到不远处有数股强大力量正急急向自己所位置疾速飞驰而来……傻子也猜得到,那些什么都没有捞到魔族强者定然是锁定了他们气息,急着来泄愤与夺宝!

        之前六位簇拥千幻魔主身旁六个强大魔影还让人记忆犹,他们实力都已经达到天人二衰渡劫之高,其中约有半数千幻魔主召唤黑暗兽神之前便已经冲入火山口内,向人族强者们表示过浓浓鄙夷。

        那些魔族强者恐怖威压他们还一直深深地记心上,要是与这些邪恶又强大敌人地穴里正面碰撞,龙觉没有把握能?;ぱ胨腥税踩?。

        “不好!我们之前抢过头了!”苏大叫。

        “哼!本来应该都是我家圣女殿下东西?!毙氨蕹苋衔郎虾诎凳粜灾锒寄г谱谕持沃?。

        “我们得走了,甚少得避过那些魔族天人二衰渡劫强者锋芒。打碎逆冲阵眼事不用急于一时。等他们离开我们再来?!?br />
        龙觉拉着妖娆胳膊,想将她立即带走!

        再不离开,他们将要面对无路可退囧境。

        “嗯……”为今之计,也只有规避冲突。

        妖娆眨了眨眼睛,原本已经任由龙觉拉扯自己向后疾速退去,而就她将要迈出第二步时候,数股极为强悍力量突然进入她神识千米之内!

        晚了!

        没有想到魔族强者居然突然莅临!这样速度简直让人睚眦欲裂!

        “哪里来没有规矩家伙,哪里逃???把你前面药库与兵器库里东西通通给本尊吐出来!”

        身后传来低沉声音带着一种让人灵魂悸动魔力!顿时震得整个地穴都瑟瑟发抖!

        好强!

        四人立即感觉到自己身体内血脉沸腾!

        天人二衰渡劫魔族召唤师!其力量远比同阶人族召唤师强大一些。这也是为什么人型魔战神数量远比人族战神稀少,但魔族势力依然让人族大能们头痛不已原因之一。

        龙觉听到这出人意料咆哮,顿时双眸一紧!

        好有心计魔族大能,一直以相对稳定速度他们身后追赶,让他错误地估计了被追上时间,而那一直算计他心理惯性魔族大能,却后一刻爆发出缩地成寸逆天修为,直接站了他们面前!

        就算他们提早避让,只怕也超越不了这惊人速度!

        迟早会面对这一幕!

        四个年轻召唤师,平均战力还不满诛神,却要与一个身经百战魔族天人二衰强者……以及他跟随者们进行正面冲突!

        吓!

        大?;?!

        不用妖娆与龙觉多说,邪冰手指立即扣了广寒弓上,而苏苏也立即摆出准备战斗姿态!

        龙觉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目光幽暗地向前看去。此时唯一值得庆幸是他们四人身上皆被浓郁暗力笼罩,那魔族大能并没有认出他们是人族,不然只怕连讯问与怒骂都没有就已经向他们发出生死击杀!

        此时他们将要面对魔主是谁?

        屹立于众人面前,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魔族男子。

        只见他上身**,身形异???。

        左肩与左胸上还附着着一层厚厚青鳞!不是妖兽皮革制成护心甲,而是由这魔族强者身体那刀剑不入魔鳞幻化。那褐中带青皮肤犹如青铜器般给人一种牢不可破感觉!

        过份巨大化双拳,若有只手捏碎人骨骼骇人力量!那些从臂膀与手背上冒出来虬劲青筋随着他呼吸体表一张一息。那不动之间亦让人心生畏惧,仿佛下一秒他那巨大手掌就能捏碎自己头骨。

        看那魔族大能目露凶光眼,龙觉知道不管自己是不是“魔族”对方也已经对他们四人下了必杀之心!

        拖延不如出奇不意!

        火!

        脚下龙火乍起,就龙觉将要冲破暗灵珠?;?,完全释放他真龙召唤师强大力量前一刻……妖娆温柔小手却突然拍了拍他胸口。

        妖娆平静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看着妖娆那自信笑,龙觉心里咯噔一响,原本酝酿于身上龙火也无声中淡淡散开。

        虽然不知道妖妖想要做什么,但他从她眼神内看到了安抚。

        他妖妖,小脑袋里八成又想到什么坑人办法了。一想到这里,龙觉不由自主地唇角一勾,任她恣意轻狂。

        “你们这些小畜生是哪个魔主麾下魔将?”众人眼前魔主语气鄙夷而愤怒地问道。

        这些化型小魔族们之前蝗虫工式掠夺方式已经深深地激起了他杀意!他只不过是碍于面子,先问清四个嚣张败类派系,然后再先斩后奏!

        随着魔主大声质问,站他身后随行魔战神们眸中立即升起腥红血光,不约而同地向妖娆等人一步踏来!

        轰!

        整齐步伐顿震得空气发出闷闷破碎声。

        恐怖震慑力!

        “你们这些小畜生死定了!”

        “纳命来吧!”

        那弥漫于天空向四人压来强大魔息直白地述说着这些赤果果杀念。

        就苏与邪冰额头上滴下冷汗这个瞬间,妖娆突然捏着脖子上一片废铁片儿旖旎转身,向一片以目光威胁她魔族强者们瞟了一眼。

        只见她下巴高扬,长眉轻挑,长长睫毛覆于暗芒璀璨黑眸上,殷红嘴角挂着一丝狂邪冷笑。那嚣张姿态,那从容步伐,不由地让人想起黑暗深处被赤血浇灌绽放极烈曼陀罗……

        一步一摇曳,妖娆踏着从容曼妙步伐向那她一直忌惮逆冲阵眼之血池走去!

        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手天空中奏响迷醉摄魂乐章!

        “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跟千幻身边小小蝼蚁?!毖缸拍翘烊硕デ空吣谴糁土城岷?。

        魔音重重……余音绕梁!

        蛊魅声音却带着冻结人心房温度幽幽传入所有魔战神心里,让这些魔族瞬间觉得有魔光自己眼前出现,又深深地为眼前妖冶之花嚣张而气愤得双颊通红!

        这半醉半醒状态之下,一个魔族随行战神咬碎了舌头才恢复清明,啐着口里血指着妖娆大骂:

        “你这小小妖女,活腻了吧?居然敢对我们魔主大人……呃,我滴妈妈咧……”

        “咚!”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这强出头魔族战神就突然被眼前陡然异变一切吓得翻着白眼一口气背过去了!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嘶!”

        就所有魔战神于风中凌乱那一刻,就连苏都差点瞬间呕血!

        “那是什么?那他丫丫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睚眦欲裂目光中,妖娆自己嚣张大笑声中,她身上气息突然发生着质蜕变!

        中级诛神……高级诛神……诛神巅峰圆满……毫无阻碍地打破诛神壁垒,一股蛮横天人强者之息,突然犹如晴天风暴一样疯狂地洗卷众人脆弱心理防线!

        “我擦!那妖女怎么也是天人境强者?”

        “不会吧……哇呀呀!老子明明把咱阵营里所有天人强者名字都背过一遍!”魔族战神们因看到眼前惊变而纷纷惊得不淡定地大叫起来。

        顷刻之间将魔族战神们心中那高人一等心理优势烧了个灰飞烟灭!

        “她是谁?”

        刚才还气得想要杀人黑暗魔主顿时为之动容!

        天人强者与诛神虽然只隔一境,但实力差别上,却远差千山万水,不知道历史上有多少诛神境天才魔族终生止步诛神壁垒前,就算有五衰指引,有魔晶灵药消耗但还是抱憾一世,再无窥见真实天道机会。

        而眼前黑暗妖女……

        虽然这场猎宝之战前他从未遇见,而且她行事手段未免也太稚嫩嚣张,但毋庸置疑,她天赋……真是鲜有地让人……想要吞噬占有!

        黑暗魔主看向妖娆目光中顿时多了一丝意味深重光芒!他兴趣……被提了起来。

        为何妖娆此时身上会散发出天人一衰力量?

        这又得好好感谢那还被白金角蟒苦逼追杀着于发财于老头,第一次初见妖娆时,他正是以一片诡异铁片儿幻力伪装功能把自己打造成神宗第三封封山尊者游龙子,后来骗局败露之后他几张风符,雷符,水符,护身软甲……还有那挂脖子上经常用来行骗铁片片都被妖娆扒了个精光。

        这突然被魔族天人二衰强者夹击情况下,妖娆脑海里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这差点被她遗忘行骗圣物!

        “呵呵……于老头真是本姑娘命中福星啊?!笨吹街谀д缴袷?,妖娆忍不住心中大笑。

        “不要问我是谁,蝼蚁?!?br />
        妖娆威严声音,还有她嚣张蔑视黑暗魔主语气直叫人睚眦欲裂,五内重伤!

        就算是个天人一衰妖女又怎么样?二衰渡劫大能面前也不收敛得瑟态度,不一样是找死吗?

        “畜生,你知道自己说什么?”

        即使对妖娆有兴趣,黑暗魔主也忍受不了她这样不长眼挑衅,所以那一身肌肉黑暗魔主顿时青筋爆起气冲天灵地御空向妖娆冲来!

        而见此情景,妖娆不惧反喜,因为她已经走入逆冲血盘十米范围之内!

        所以她无视天空中那正向自己前胸发出毁灭幻兽冲击波,而是伸手成爪,一脸狂狞地向乖乖蹲一旁龙觉抓去!

        “骚包,你跟了我许多年了,我很爱你……所以化为我力量吧!灭哈哈哈!”妖娆凌厉纵声狂笑!

        众魔族战神睚眦欲裂目光中,只见那邪狞无比红裙妖女捏过自己一个小弟,瞬间掐断他生机……把他生命献给了那矗立他们面前,那个不知用来做什么,但散发出一股大凶大煞之气恐怖鲜血盆子!

        “为你死……我心甘情愿,让我生机,化为你永恒仆人,守护你一生一世……”龙觉眸中带笑,吐着番茄汁,血雾十米处如秋叶凋零……

        妖娆那一句“我爱你”,也许是演戏必要台词,但听骚包龙耳朵里,像是妖娆不加思索时下意识表白,所以他心中顿时扬起无限得瑟之意,灭哈哈地疯狂大笑起来!

        妖妖,你爱我??!比你想象还要爱!

        听着龙觉那深情陈情,妖娆顿时耳后一热。

        她刚才真是下意识,但此时看到龙觉那双炙热眼,她却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涉世未深小丫头一样……心疯狂地跳了起来。脸上被人点了一把火!

        大火深入灵魂!心跳……两个人心跳同一个频率!

        妖娆眨着蓄着星光眼。

        “他是认真……”

        “认真告诉自己。一生一世,生死相随?!?br />
        只有风骚如此龙大少爷才会这种被层层魔族大能包围,生死只一念之间情况下依旧如此不羁地向妖娆坦白他真挚心。

        妖娆死死地捏着手心铁片,收敛着自己内心感动,“捏死”龙觉瞬间,继续爆发它伪装之气!

        她所有举动,可是决定着她与龙觉,邪冰,苏苏接下来命运呢。

        我勒了个去!

        邪冰与苏差点爆血!

        “妖娆与龙觉到底是两个什么妖孽?不带这样玩!为毛随身还会带着番茄汁?骗子!随时准备好骗人骗子二人组!你丫大脑什么构造?”

        自己人睚眦欲裂中所有魔战神也疯狂了!

        “妖孽!”

        “变态!”

        “幻象!这不可能是真!”

        因为就那无情妖女捏死自己一个小弟瞬间,她身上那原本就让人无法接受天人第一衰强者之息中陡然出现了一道明显雷意!

        我擦!

        天空并没有出现天人第一衰渡劫雷霆,而那红裙妖女力量……瞬息暴涨至……天人第一衰渡劫!

        一股货真价实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威压妖娆身上绽放!瞬间搅动风云,发出震耳欲聋爆响!

        疯狂!

        不但所有魔战神石化于原地,就连那刚刚还一脸杀意御空向妖娆奔来黑暗魔主都顿时犹如被人身后狠狠打了一闷棍,一脸震惊地呆立于天空,下巴张得老大,几乎要掉到地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眼前一切根本就无法用‘逆天’来形容!”

        “一个天人强者,怎么可能不经历雷劫而渡劫?不!这一切一定是假!”

        就这黑暗魔主心中狐疑达到巅峰时,妖娆突然又抬头蛊魅一笑,那妖冶笑,把“你是蝼蚁”鄙夷之意瞬间放大到极致!

        “小样儿……让我……侵蚀你魔心?!毖Φ梅缟?。

        “嘶!”

        错愕黑暗魔主顿时想起这红裙妖女之前种种不合常理作为,顿时双眸一缩,终于将自己血腥目光投了妖女身前那邪狞万分,带着毁灭与天地大凶大煞血腥血池上!

        “圣物!”

        他脑海里如电光一闪!终于陷入妖娆局里!

        “那妖女以自己随从献祭,献出一个,实力立即爆涨一大截!这一定是一种不为人知禁术祭台!让魔族实力瞬间暴涨逆天圣物!”

        黑暗魔主激动地对自己说道:

        “我神??!难道这东西就是魔族还未完全苏醒极道幻器?”

        黑暗魔主顿时为自己这样想法而疯狂!

        “来吧……继续沉沦?!毖崆嵋恍?,又所有魔族战神滴血目光中伸手对邪冰一指。

        其实此时逆冲血盆十米范围内致邪气息早已经刺得她内息混乱,气海逆行。但她依旧咬着牙,维持着轻软笑。以她那蛊魅魔音对邪冰一指。

        “小冰,把你命,也献于本尊?!?br />
        “啊啊??!”邪冰顿时疯狂地扭曲着身体,心中暗道:我虽然没有番茄汁,但也不能表演得比龙少爷差!

        “殿下……我一切,都是你?!?br />
        邪冰嗷嗷大叫着,一头把自己撞晕地,同时迅速收敛了自己所有生机!

        轰轰轰!

        一阵惊天地泣鬼神恐怖震动中,众魔族强者眼前恐怖妖女……已经带着让人毛骨悚然,心跳结冰天人二衰强者!

        她幽暗眼,带着蔑视天下众人睥睨!

        ------题外话------

        好久不运动…爬山伤命啊…睚眦欲裂中…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