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54:不一样的王者心

    254:不一样的王者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圣女大人……”

        邪冰看到妖娆惨淡脸,顿时疑惑又关切地冲了上来!妖娆圣女不是明明与阿斯兰特尊者待一起吗?为什么去时候欢欢喜喜,回时候却像是大病一???

        而且……并不与阿斯兰特至尊同行?!有他们战力,与上四宗强者争夺极道幻器机会也大一些??!

        妖娆疲惫地摆了摆手,示意邪冰退下。

        “容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br />
        妖娆缓缓走到冰鸟宽大脊背上,席背坐下。

        她眼前,正是东方红日生,天光骤然明亮美好景致。

        那巨大炎阳,升起头脸之前就将强烈金辉洒向昏暗大地,立即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生感。轻风拂面,乱舞青丝妖娆脑后恣意飘??!

        妖娆微微眯起眼睛,迎着日光眸子,此时依旧蓄满星光。

        “这个世界,真很美?!?br />
        她轻轻感叹,并不是心中没有天地,所以无法承载先天大帝霸业,而她深刻地明白……

        正是因为手握改变世界力量,才不能轻易去改变!

        这是身为世界尊主一种责任与义务。

        莫里斯大能创造四平行世界时,确对四平行世界人族召唤师很不公平,如果时光回溯,她能与先天重返那个世界剧变年代,她一定会不遗余力帮助先天阻止莫里斯恣意妄为。

        但是现……

        现时光早已经平复当年世界阵痛,虽然此时朱雀灵力不足,但那里召唤师们早已经习惯那样生活。只要不与初元比较,他们之中依旧有叱咤风云尊王,百业欣荣,一个相对和平大环境里,各自寻找着生存真谛。

        这样很好。

        其实世上没有绝对公平,也不是所谓每个人都享受一样灵气一样待遇就是公平,而是人人能自由环境下满足自己对天道需求,这才是小世界内公正。

        只怕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界后裔们已经无人能记起当年自己远祖被驱逐屈辱历史,现先天如果要打破这种平衡,那么……

        战火……势必要迅猛燎原!

        “我能理解先天心情,站他高度,确会有一种渴望众生平等大慈悲,但是……爹爹……”

        妖娆眸光一闪,脸色骤然暗淡下来!

        “爹爹不会因为我忤逆先天大帝而苛责我,虽然那苛责中还带着呵护,但那不是爹爹作风!搅起战火,也不会爹爹想法!”

        妖娆皱着眉头,额上渗出汗水越来越多。

        “我以许多只有疯爹爹知道东西试探过他,爹爹回答里并没有半点纰漏,只有对先天大帝态度上……他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狂热!”

        “这是我错觉,还是有什么疑点我没有看出来?”

        妖娆咬着手指,心中不断回忆刚才与爹爹和先天相处每一个细节,因为爹爹所表现出来不寻常,才是妖娆不敢与他们三人同行真正原因!

        “先天,为什么要先看我刀?”

        妖娆回想着先天大帝脸上表情变化,那种她朔月不为他所驱使惊愕,她与他之间对话时……出现了不止一次。

        虽然她没有感觉到先天大帝身上带着阴谋气息,但是冥冥之中她能感觉到……他细致地观察她。

        “先天大帝应该不是坏人……但他……想干什么?”

        无数理不清麻线妖娆脑海里交织,而每一个疑问,她都找不到答案!

        时间过去良久,就当妖娆深陷于思考,觉得自己要完全被未知各种疑问吞没之时,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模糊光!

        稍纵即逝!但她却牢牢地捉到了它!

        “丑丑!”

        就妖娆召唤同时,天空中微光一闪,花雨纷飞!一个紫发男子顿时出现妖娆眼前!

        站远方守望妖娆邪冰先是一愣,而后分辩出那俊美紫发男子其实是妖娆幻兽,这才放松浑身肌肉,把已经搭弦上手指放开。

        “丑丑?!?br />
        妖娆看着丑丑那张依稀带着先天大帝之气俊美容颜,眸光内闪烁着奇异星火!

        “丑丑,你能踏着花瓣御空而行吗?”

        妖娆抽着嘴角,突然对丑丑提出了一个奇怪要求。

        “可以啊,主人?!背蟪笪氯嶙享醋叛?,莫说踏着花行走了,就算是让他整个人化为花海送给主人他也乐意??!

        “那你去远方,给我走走看?!毖焓种赶蜃约赫教羯鸱较?。

        “嗯?!贝永床欢辔恃裁闯蟪罅⒓从斩?,没入日光一片金辉里。

        而后不消一瞬,一股香风向妖娆迎面扑来。一个被金光镀得有如天神紫发紫眸男子……便风姿绰约地徐徐向她走来!足下踏花,一片潋滟旖旎!

        妖娆心脉剧震!

        就是这种感觉!

        飘渺如风,每一步,每一个呼吸都融入自然,没有半点与周围环境不合而产生唐突感!而那些于空中幻化花朵,也带着真实枯荣之气!

        她开始以为那是幻修极致,但现看来还有一个可能!

        妖娆被自己想法惊得一跃而起!

        她张大嘴巴傻傻矗立于风中,那面容扭曲模样吓了丑丑与邪冰一跳,让此二人不知道是靠近还是让妖娆自己回过神来才好。

        木皇!

        “先天重生后,是木皇!”

        肉身变灭!哪有那么容易再聚奇筋异骨之体?

        青莲为种,苦海涅槃!不过是把他魂从死亡地狱前拉扯回来,以绝世莲皇转生,化为先天木皇!

        妖娆眸中爆发出璀璨精芒,其灼灼之色,简直无法让人直视!

        “主人,你怎么了?”丑丑关切地靠近妖娆。

        不过妖娆一见丑丑那神似先天脸,心中顿时升起无限焦灼!

        “丑丑!木皇是不是一定有契主?!”妖娆嘶哑声音吓了丑丑一跳!

        “这个……我不是天生木皇,只是后天得到了各种机缘,特别是朱雀云中海陆上遇到那小童,才感觉自己身体内隐藏力量被激发了出来。不过我总觉得,自己与主人心脉相连,才能滋养出这么完美身体。所以,木皇有主,应该是一件必要事情?!?br />
        丑丑认真地回答。

        “而且主人忘记了,初我与你契约时,受到黑暗之力影响,还你脸上烙印过狂花,只是后来你纳多多记忆里因为那个什么魔族大贤者感召,改变了对黑暗认识,我们之间这抹关系被掐灭,所以近就算你爆发黑暗属性……那狂花也不见了呢”

        丑丑戳着手指,有些可惜地看着妖娆脸。

        仿佛妖娆身上带着他印记才是一件重要大事。所以一边回答,丑丑一边暗自思考自己下次要妖娆身上刻什么图腾。

        嘶!

        爹爹!

        满身青莲!

        我勒了个去!

        妖娆听到丑丑这么说,顿时大骇!

        因为初元召唤师中也几乎没有几人拥有木皇幻兽,所以以她平生之所学,她根本就不知晓木皇与契主之间还有一层关系!

        如果说爹爹满身青莲都是先天所绘,那是不是意味着……爹爹是先天契约者!

        疯了!

        妖娆被自己疯狂想法吓得忘记呼吸,她凌乱许久才继续对丑丑问道:“那么木皇,是不是有左右契主内心力量?”

        “这个……我还是不知道,不过一般而言,都是契主影响幻兽吧?”丑丑觉得自己什么问题都回答不出来,生怕妖娆嫌弃,急得紫色眼睛都开始融化。

        “不!刚才关键时刻反驳我,一定不是爹爹本心!”

        妖娆目光一寒,对丑丑下达命令:“来,试一试左右我心灵?!?br />
        吓!

        妖娆这个要求吓了丑丑一跳,他立即跳起身来慌忙摆手?!安灰?,不要,刚才一整夜,主人都我耳边若有若无地呢喃,让我进入你心脉。我不要……”

        听到丑丑此时拒绝,妖娆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一整夜?

        一整夜要求丑丑进入心脉?

        她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聊又危险事?

        看着丑丑有些涣散目光,俨然是他灵魂也那一夜之见经历了许多压力与胁迫。导致记忆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心狂跳!有什么呼之欲出!

        “没有事了,丑丑?!?br />
        妖娆顿时拍着丑丑肩头,给了他一个温暖拥抱,而后召唤出纳多多,让这个从小看着丑丑长大坑爹魔仆带着丑丑去驭兽环世界休息。

        此时又只剩下妖娆一人矗立冰鸟宽大背脊上。

        她轻轻地摸着自己左脸颊。那原本是每次暗力爆发狂花都会出现地方。

        “我懂了……”

        妖娆脸颊上浮现出繁杂表情。

        “就是左右人心力量……如果契约木皇本身……足够强!”

        “先天,赠送给丑丑机缘同时,也把他一丝本源隐藏了丑丑身体内,如果黑刀没有重铸,如果遇到亚姆之后让我对黑暗又产生理解,如果与丑丑之间建立黑暗狂花联系没有掐断……那么只怕他邀请我瞬间,我灵魂也会违心地向他低头吧?”

        “如果我猜得没有错,重生先天木皇自愿成为了爹爹契约者,若问这契约从何而起?应该是爹爹先天帝库内杀死先天前世那个瞬间!”

        “只是这场契约中,万里无一……木皇成为了二人灵魂主导者!而他甚至还想通过丑丑……影响我!”

        心中如打翻了五味杂瓶一样心情杂乱。

        妖娆此时想生气,但她一回忆起先天大帝那双蕴藏着沧桑与大慈悲眼眸,心中怒火又不由自主平静下来。

        被朱雀九戟天罚折磨镇压了万年仍不变傲骨千古一帝,不惜以低人一等契约木皇转身,也要完成自己旷古大业……

        这样人,必定心智是有些扭曲。

        他为了得到破碎莫里斯海沟力量,不惜强行扭转爹爹与她心魂,这种做法虽然极度过分,但换一个角度,妖娆也能微微理解其中缘由。

        先天从灵气贫瘠朱雀而来,可以供他拉拢力量少得可怜,所以他才把目光放当时拥有帝运爹爹与她身上。

        当时他表现出了对姬天白排斥,是因为他本心,也不喜欢无情冷酷之人。

        所以他将一身传承直接击入爹爹身体,把与木皇有关力量又种丑丑心中。一切都是为他初元重生做足准备。

        只怕当年先天帝墓,各种困难与传承,都是他精心挑选初元之行同伴一种准备!

        心机之深,难以一窥见底,隐忍之长,岁月跨越万年时光!

        妖娆素来不喜欢被人算计,成为他人棋盘中棋子,但是先天却给她与姬天白不一样感觉……

        无论此时心中有多气愤!但灵魂深处……她还是相信先天善良与仁心。

        “先天前辈,还好你与爹爹是契约关系?!?br />
        妖娆目光一凛,于心中呢喃自语。

        “就算某些时刻你那么狂妄自大地左右他心意,但是……契主死,你亡!所以你不会把他变成傀儡,不会危难时以他生命涉险!”

        妖娆想起刑墨说那句“天人二衰渡劫”,脸颊上表情越发凝重。

        想要与先天正面对抗,莫说他力量无从琢磨,单是要过刑墨那关,就远远不是她现能够抗衡!

        “好!算你狠!”

        “第一场你胜!”先天深重算计激起了妖娆无限斗志?!澳阌惨盼业隳愕吒舱飧鍪澜?,那他被照顾得周全情况下,我姑且把这口气咽了!”

        “若我爹爹有半点损伤,或者待我实力强大……先天,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妖娆手指深深地掐入掌心里,其实做出这个选择真是让她撕心裂肺,但此时除了隐忍,还有别办法可以解决问题吗?

        把一切都捅破?伸手指着先天鼻子一阵破口大骂?还是集结白川所有力量与先天决以死战?

        都没有万全把握能让爹爹完好地归来,还有可能真伤到爹爹性命。

        所以现……让不得不保他以保全自己先天,照顾爹爹。才上策。

        经过激烈内心挣扎,妖娆仿佛瞬间疲惫了不少。这么多年来,时间并没有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却她眸底镌刻了无法掩盖深邃。

        “圣女大人?!?br />
        感觉到妖娆身上繁杂战意与隐忍,邪冰默默走上前来。

        “不用安慰我?!?br />
        邪冰开口之前妖娆就淡淡说道。她回过头来,璀璨对邪冰一笑。

        “我一生,见过无数黑暗阴霾,但黑暗之后总有大光明。能承受多黑暗,就能汇聚多光明……今天,又是一天?!?br />
        王息……

        王息妖娆身侧萦绕,能为人王者,不仅是实力远远凌驾于众生之上,重要是心怀,能把所有坎坷掩埋,永远只抬头向上看。

        看着妖娆离开方向,先天大帝默默站起。

        他轻拍了拍阿斯兰特肩头,真诚地说道:“对不起?!?br />
        如果有人知道这一代绝世妖孽嘴里居然会吐出这样不符合他身份三个字,必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但先天说出来了,而且是发自内心地说出来。

        “什么?”阿斯兰特苍绿色眸子恢复神光,他没有听清先天大帝说什么。

        “我说你有一个好女儿?!毕忍祉б馇嵝ψ?,又踏着莲花悠然远去。

        “我女儿必然是顶好!”阿斯兰特顿时得瑟起来!已经全然忘记自己刚才对妖娆苛责。

        刑墨默默地看着先天大帝那萧索背影,知道他很苦,很苦……一代纵世奇才,放弃了一切,甚至屈辱地以木皇身份重生才逃过朱雀天罚。无非只是想完成,一个朱雀大帝应使命!

        他要给驭部,带去春天,把樊笼打破,让朱雀故乡家人们,看到真实天空!

        所以无论先天大帝心意被不被世人理解,他都会一直忠心地追随他!

        四平行世界若重回初元,大战与浩劫不可避免,但是万年之后……战火会被时光冲淡,那时整个初元,才是一个真正平等人间乐土。

        ------题外话------

        我世界里,不只黑与白。

        不是与主角相背离,都是死不足惜,好剁了喂狗阴险小人。

        世界有黑有白,有红有绿,有色彩,有因为利益而一起敌人,有为立场而兵戎相见朋友,这才是万幻大世界。

        所以我希望,先天依旧被人喜欢~慢慢阅读,会很有意思。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