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53:朦胧的世界真实(一更)

    253:朦胧的世界真实(一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到先天似乎是想以他身上刀意唤醒黑刀。

        妖娆淡淡一笑,随手从驭兽环内祭出朔月。

        这刀随她多年,因她而催生灵智,洪荒秘境前断裂,又殇城魔域重铸。每一丝刀魂,都镌刻着她印记,已经完全与先天大帝无关。

        所以无论先天大帝怎么努力,也万万不可能凌驾于她意志催动黑刀。

        “它已经重铸过了?!?br />
        妖娆手指是划过黑刀与月般弯曲而细长刀身。

        看着眼前与记忆里完全不一样刀,先天先是一愣,而后从容地大笑起来。

        时过境迁,他也不是万能且无敌。

        “哈哈哈哈!有意思!是阴阳炼器火气息。妖妖,你太有意思了?!毕忍齑蟮垡槐咝?,一边以自己右手二指向妖娆眉心点来。

        妖娆见过这个姿势,当日神宗小天榜赛上,泥绾子大长老也是这样并指向她,表示惜才纳徒之意!

        她没有想到先天大帝会有这样举动。不过她还没有回答之前先天已经把手指缩回,仿佛不急于一时答案。

        先天甚至好像只是为以这个动作夸赞妖娆。所以将手缩回后又立即把话题拉向了别处。

        “现,趁我们四个都,我们就以朱雀帝裔名义,商量一件大事?!彼谱颇抗饪聪蜓?。

        妖娆明白,八成这“大事”爹爹与刑墨早就知晓,接下来所有话,应该大部分都是为说给她听。

        四人盘坐于苍穹之上,邪冰与魔云四长老本欲前来,而看到妖娆与三位强者面对面坐着议事之后,立即恭敬地后退千米,默默为四人护行。

        先天对空一指,一道无声结界便瞬间笼罩众人身上,有结界?;?,他们接下来所说所有话,都不可能被外人以神识探知。

        先天大帝对妖娆也并没有防备,单刀直入,一开口就直接切入主题。

        “此地将要出世极道幻器,我势必得?!?br />
        妖娆目光一缩,暗中感叹先天大帝对极道幻器出世敏锐嗅觉。

        “不过妖娆……”先天看向妖娆脸,表情里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繁杂情绪:“你知道我为何需要极道幻器吗?”

        “世上能者求强,既然前辈您是必定要屹立苍穹之巅峰人物,那自然也需要这世上锋利神兵相伴?!毖凳鞘祷?,不过其中也夹杂着一点点拍马屁意味。

        妖娆干脆而笃定声音顿时搏得先天一阵大笑。

        这丫头恭维之心他哪里听不出来?只是他喜欢她八面玲珑小性情。

        “是……也不是?!?br />
        先天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之所以朱雀大陆时被天道封印,其实只因为一个很简单原因。我看到了初元世界繁荣,却并没有像以往任何一位先帝一样,欣喜若狂地抛弃一切过往,欣喜若狂地奔向天地?!?br />
        “说实话,第一次了解到初元存时,我满心愤怒!”

        先天大帝动人声音此时突然一沉,那缓缓从他唇角中流淌而出声调里夹带着一种明显能让人感知情绪波动。

        “为何我故乡那么贫瘠?我一生都致力于将朱雀带向一个好未来,可是那一日,我回首,却蓦然发现自己曾经坚持不懈努力过东西,都初元世界繁荣之中荒废成一地微不足道垃圾!”

        眉心有怒意升起。

        “朱雀灵气,一直以缓慢而让人不查速率流向初元,所以朱雀大地,修养百年才勉强孕育一帝,但初元人族却坐享其成,出生既为战神!这些初元人族甚至不需要努力,根本无法体会从破凡境进入战神境种种困难,便与生俱来地成为强者……这一点我永远都无法接受!”

        “若是世界法则原本就这样不公平也罢,我先天逆得了朱雀,只怕无力逆这世界,但是……就我当年悲愤交加之际,朱雀又它不经意之间向我透露了一个秘密,那就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域,本来就是初元世界一部分,只是因为洪荒之前一位纵世大能莫里斯,心血来潮实验自己能力而活生生从初元世界割裂四片疆域!”

        “以牺牲小部分人利益为代价,换得初元一片灵气澎湃,繁荣富饶之景,对于当时上位者们而言,也许是一件极让人喜悦改变。但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域被历史无情牺牲人们呢?”

        “被屈辱地称为‘奴部’,被无情地剥夺灵气……我并不因自己是逃离樊笼那一个大帝而欣喜,相反,自那一天起,我耳边充斥满满都是朱雀召唤师们痛苦哭喊!”

        “这个世界不公平!”

        先天大帝说到激动处,豁然站起!狠狠地捏着自己拳头,气恼到浑身战栗!

        妖娆顿时骇然!

        原来这就是世界真相!

        四平行世界是被莫里斯抛弃疆域!

        以四域灵气供养初元贵族,这种无情手段确符合某些从不体味世间疾苦上位者们办事风格。

        其实灵气平分之后,朱雀世界召唤师们与初元战神并没有本质上不同,只要努力,晋阶战神便不再是百年一梦。人们阳寿会绵长,生活能安逸。不过这些人……却因为生于朱雀,白虎……这些边疆而被抛弃。

        出生既为奴,不容任何分辩。

        妖娆再一次想起初元战神们称她为“奴部种子”时那种倨傲与理所当然。心底蓦然升起一股强烈愤怒!

        因她也生于朱雀,走到过世界巅峰,所以不用先天细说,她能明白那种为天下而大伤悲痛苦。

        只是因为一道莫里斯海沟,将大地灵气转运于初元,导致那些无辜生于朱雀,玄武,青龙,白虎人族……终生窥不见战神大道!

        “所以我要打破它!打破莫里斯布下世界壁垒,把四平行世界,重拉回初元来!”先天大帝气冲山河长啸声顿时拉回妖娆思绪。

        动辄以整个世界为筹码!

        先天大帝好大气??!

        难怪当年朱雀要无情地以九戟天罚封印先天,因为他这是要……打破莫里斯海沟,消除朱雀世界与初元之间不可任意往来通路!

        太吓人了!

        这份宏大梦想,想想都觉得脊背酥麻,不可思议!先天是要媲美……远古大能莫里斯!

        看到妖娆因此世界真相而动容表情。先天顿时压抑着自己情绪,以低沉而缓慢语气对她问道:

        “妖妖,怎么样,与你爹爹一起来帮我。只要汇集四件极道幻器,我有把握震碎莫里斯海沟壁垒!”

        这是一种不容拒绝邀请!这是一道摄人心魂仙音!

        朱雀四帝齐聚场面下,朱雀世界光明未来,仿佛成为四人肩头不可推卸责任与重担!理由也充分,气氛也火热!

        何况,先天已有震碎莫里斯海沟把握!于初元而言……这是一场翻天覆地大变革!

        要是换了当年妖娆,那必然毫不犹豫一跃而起,宣誓为此伟大事业而贡献自己力量!

        但此时,她却狠狠地压抑住自己内心澎湃热血。收敛极度震惊表情,对先天大帝抱歉一笑。

        “前辈,今日听到东西对于我这种没有什么责任感女人而言,冲击力实是太巨大了,你能……容我想一想吗?”

        先天大帝一愣,倒也没有表现出失望表情,只是一直没有说话,将自己掩盖一片黑雾中刑墨尴尬地扭了扭脖子。阿斯兰特皱着眉头看向没有立即给出答案妖娆。

        “哈哈哈,想一想是好,毕竟这是一件逆天大事,我相信你有一天会想明白?!?br />
        先天轻笑着打破僵局,他心中与生俱来带着一种感怀天下苍生王者仁心,所以洞悉世界之不公正时候才会突然催生起强烈到极端愤怒!

        他不管打破莫里斯海沟之后初元强者们会有多愤怒,于灵魂深处……他只是渴望一份世界大同公平,这才不枉费朱雀民众们敬畏地称他一声“大帝”!

        心情不能强加于它人。

        也许对眼前女子来说,她确无法此时震惊中找到自己本心,但先天相信,出自朱雀大帝,终有一天会认同他信仰!

        “就算你暂时没有办法追随我,但我大门一直向你敞开?!?br />
        先天伸手摸了摸妖娆长发,亲切又如长辈怜爱。

        “若是真到那一天,就算你一直不我身旁,我也希望你能以你身负半极道幻器,来助我一臂之力?!?br />
        妖娆持有灵珠幻器消息虽然是上四宗秘密,但想必先天有什么不寻常手段,将她所有底牌都摸得清清楚楚。

        “好,此事也我想明白之后给您一个答复?!?br />
        即使先天退让之下,妖娆也没有丝毫地松口。这不是她倔强逞强,也不是她不给先天面子,而是她明白自己一诺之重,也清楚这一诺之下,世界要承受多少巨大变革!

        不能不郑重,不能以她此时感性上对先天大帝认同和欣赏而草率答应!

        没有想到退一步要求,还是被妖娆一语带过!

        先天大帝倒是连连点头默许,但刑墨身上却蓦地地腾起一股对妖娆排斥之意!

        刑墨妖娆倒并不意他感受,可是出乎她意料是……爹爹却脸色难看地揉着她长发,略带责备地喝道: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是翅膀长硬了穷得瑟是吧!”

        宠溺中带着一股严苛。妖娆被阿斯兰特话一激,眸光一闪,唇角立即扬起一丝俏皮弧度。

        “哎呀!前辈啊,你不要生气?!毖挥谢赜Φ鸨?,而是嬉皮笑脸地爬到先天大帝身边,拉着他手臂摇晃起来。

        “你也知道,我就是个二货,要不是想跟着我爹爹一起,也不会瞎猫碰上死耗子,误打误撞地冲到初元来。我这个大帝之名是假,从来都不思考什么天下苍生,世界公正,您突然跟我说这种要翻天大事,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没有能力干得了……不过如果前辈看得起我,有需要您管提!”

        妖娆眨着眼睛,脸上升起纯真表情。

        其语气之自然,表情之诚肯,倒是立即让气氛缓和下来。

        刑墨身上不满之意瞬间消退,只是于黑雾之中淡淡传出两个字:“算了,你就是个头发长见识短丫头,太年轻……”

        “是太年轻?!?br />
        先天拍着妖娆头,将她被阿斯兰特揉乱长发轻轻梳好。

        离着这么近,妖娆才发现先天虽然外表年轻俊美,但他眼睛……眼睛里却积蓄着一股深邃如宇宙,带着岁月沧桑与大哀伤光芒。

        妖娆心弦轻轻一动,几乎心中答应立即要脱口而出,但她还是死死抠着自己大腿,让自己理性压过感性!

        “前辈,给我些时间,到那一天,您再来问我。到时候,我一定给您一个确定答案?!背钟邪爰阑闷餮?,有这样对先天说话资本!

        她需要时间,衡量利弊!

        “好!”

        先天璀璨一笑,目光繁杂地看着妖娆。那奇怪表情带着一种说不出意味。

        “此期间,你要多看看世间丑恶与疾苦,就能慢慢体会天地正义,妖妖你要明白,宿命让你站这么高位置上,给予你多不是权力,而是责任。你已与一件半极道幻器有缘,其实那也是冥冥之中天意给你指点……把它用,正确方向?!?br />
        此时先天于妖娆,真于一位良师般耐心而无所求地交换着身为强者人生感悟。

        这分真诚,妖娆用心能感觉得到。

        心里对先天大帝敬,也深几分。无关于她对打破莫里斯海沟计划保留态度,她是发自内心,被先天吸引。

        “丫头,终有一日你会明白?;褂写舜瘟员?,你可得助我们一臂之力?!毙棠挚谒档?。

        “这没有问题!我一得到幻器出世具体消息与地点,就传讯我爹爹?!?br />
        妖娆答得干脆,拒绝人家两次,这点小小要求还是可以满足。反正“助一臂之力嘛”,手能伸长度才叫一臂之力,她伸长些就是长助,伸短些……就是短助了!

        不过提到“传讯”二字,也算妖娆间接表示不会与先天和阿斯兰特同行选择。

        “对了刑墨前辈?!毖蚰?。兴奋地把话题一转:“我一直有一个问题,虽然知道不应该问,但还是很好奇……那个,魔族天魔子,倒底是用来干什么?”

        天魔子一事关乎于血十三,帝岚……还有那个应该没有死绝宿敌姬天白。能亲眼见到刑墨,妖娆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刑墨被妖娆问得一愣,顿了一下才简短地回答。

        “我虽然身为天魔子,也不是很清楚其中隐秘,只知道同期存天魔子中被魔神选中那一个,会突然得到无与伦比魔神之力。这与魔星数量有关,也与个人潜质有关,比如说我,天人二衰渡劫,却一直没有被天魔选中过?!?br />
        吓……

        天人二衰渡劫,妖娆先是为此睚眦欲裂了一番,而后才把注意力放刑墨所描绘天魔子与魔祖传承上来。

        有些模糊回答,好像说了些要害,但又其实什么都没有说明,不知道刑墨是真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无论是哪种,看那刑墨不再说话样子,妖娆知道她所问出已经是极限。

        再转向疯爹爹。妖娆甜腻地抱着爹爹手。轻轻问道:“爹爹,摩格为我去寻找那小礼物,什么时候才能带回来?”

        其实她想说是阿斯兰特分身与摩格分身去青龙大陆为她寻找“青龙之眼”传人事,有什么进展,但她猜测先天大帝与刑墨还不知道六灵珠事,所以特地用了一种隐晦问法。

        即不避讳先天与刑墨存,又不让他们引起不必要注意力。

        “那个,再等等,要他回来才知道呢,不过那一定不是件轻松事?!卑⑺估继卮耸绷臣丈嫌种鼗指闯枘缧α?。

        果然是个小丫头……

        刑墨心中暗道:“关心还是男人所求与那些能让她心花怒放小礼物,这样朱雀大帝,是感觉不到先天尊王心中对苍生仁爱?!?br />
        一想到这里,刑墨顿时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本以为妖娆,是个可造之材。现看来,确如她自己所说,她是一个遇到大事,根本拿不出主意孱弱女流。

        “那……那次你被小百里药倒,藏雪下疗伤却背上依旧痒痒病,治好了吗?”

        妖娆目光一暗,当日爹爹离开白川,正是因为背后以为百里尘药激发出无数隐藏青莲图腾,所以他才满腹狐疑地去寻先天大帝问个明白。

        “那个不用担心?!?br />
        阿斯兰特对妖娆抱以安慰笑。

        “没有问题,不过是一种难得力量而已?!?br />
        阿斯兰特与妖娆你一言我一语,先天与刑墨都把这些稀松平常对话当成父女间温情流露,带着笑,有一句没一句地胡乱听着。并没有真正放心里。

        妖娆就这样与爹爹,先天大帝,刑墨空聊到东方鱼肚发白。

        眯着眼睛看到东方日出光芒,妖娆恋恋不舍地站起。对眼前三人一拜。

        “那妖娆先走了。毕竟魔域这么大,极道幻器气息不好找,一有消息,我就会立即传讯给爹爹!”妖娆声音如玉珠落银盘,分外清脆好听。

        “那你去吧?!毕忍齑蟮刍恿嘶邮?,笑盈盈地示意随时欢迎妖娆再来。

        “爹爹,你也要保重哦!”妖娆嬉皮笑脸地对阿斯兰特一笑。而后迈着轻盈步伐转身走出先天大帝结界。

        踏出结界那一瞬,一滴汗水从她额头渗出来!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一天万,明天不会万字,因为伦家起太早码字,苦逼被感冒击倒。

        这月爆菊花活动很给我鸡血,码字很无聊,有这种鸡血让人十分兴奋,灵感爆棚,所以作者果然是需要围观才有大能量。

        因为为人厚道,不万时候不好意思求票,但今日继续万,还请继续投。容我击倒感冒,再携万字归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