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45:生有傲魂,死亦傲骨

    245:生有傲魂,死亦傲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二师兄话正合妖娆本意,如果与二师兄同行,只怕她有很多避火底牌不敢拿出来。

        妖娆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二师兄一眼。心中轻笑:“只怕二师兄现跟我想得一样吧!扮猪吃老虎人,我看远不只我一个?!?br />
        看到妖娆亮晶晶眼,泠那没有表情双眸微微一缩。虽然脸上冰冷线条没有被空气中弥漫炙热气息融化,但眸底却陡然泛起深邃而梦幻浅笑。

        反正双方心思都明了,泠也不再假惺惺地捏起雪符。而是轻轻向妖娆问道。

        “玉魑,你会守护师尊与符山吗?”

        被二师兄一问,妖娆倒觉得这家伙太直接了,明明刚才小默契感觉挺好,干什么还要问这早就知道答案问题?

        “护我者,我之亲人,伤我者,百倍奉还?!?br />
        妖娆一字一句说道,脸颊上带着极为郑重表情。她如果不牵挂符山,也不会自找麻烦非要进入秘火玄天禁地,虽说纯火能滋养她身体,但她心中重要事还是先解决血十三困境。她原本并不觊觎神宗禁地,只不过是这时间紧迫情况下还心中顾及着符山师兄们。

        天性使然,绝不让任何一个被自己珍重人受伤害。

        泠很喜欢妖娆答案。

        “那师兄……会一直护你?!?br />
        泠手轻轻妖娆头上揉了一把。

        “阿九,去吧。我走另一边进入火池,你自己注意安全?!?br />
        泠手指掠过妖娆细软发丝,而后?便转身朝秘火玄天火池另一端走去,因为蒸腾雾气缭绕天空中,只要走到另一端,隔岸二人就再也看不到彼此所使用避火手段。

        只要知道对方与自己一样报着对符山与钟林子感恩之情,她是谁,她从哪里来,她想做什么?一切都不重要。

        “嗯?!?br />
        妖娆点头,望着二师兄远去背影,突然泠身影没入火雾后一刻向他秘语传音。

        “二师兄,我们来第二峰也未见什么阻拦,我总觉得林家不会这样大度,所以……你要小心?!?br />
        身体半隐入火雾泠听到妖娆秘语之后,身体微微一僵,而后对妖娆挥了挥手以示无妨,便消失一片迷离火光中。

        妖娆沉下心,丹田内久被压抑灵力缓缓地施放出来!

        中级诛神力量空气中一出现,立即逼退了围绕妖娆身侧灼热火力!

        明明刚才还大汗淋漓,但此时只见妖娆妖瞳五色,身体轻轻一震,那些粘附于衣物上尘埃与泪水便转眼不见了踪影!

        嘶!嘶!嘶!

        脚下沸腾火海因为此时突然出现妖娆身上威压而变得驯服起来,再也不像凶残野兽般暴虐地掀起火浪重重,而是以妖娆为中心,火池内泛起鳞鳞波痕,仿佛迎接她到来!

        妖娆张开口,狠狠地向天空一吸,无数精纯火元素立即由她呼吸涌入她心肺内。

        “好精纯!”妖娆脸上突然洋溢起满足笑容,而口中呼出气流却化为了赤红火焰之光!

        这等火灵气,只是一个呼吸就能让人精神振奋,那么整个身体都浸入火池内,不知运转全身经脉一齐炼化火灵气,又将得到多少惊人好处!

        妖娆一边想一边步入为她而平静火海里!

        火焰一寸寸没过她脚踝,大腿,纤腰,直至头顶!

        无法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仿佛环绕自己身旁不是灼热燃烧火,而是一股温暖洋流,顿时让妖娆兴奋地打了个哆嗦。四肢火海里自由地舒展开,好像回归母亲怀抱一样惬意徜徉。

        没有人看见,妖娆肌肤上瞬间亮起无数星辰之光,一条条与大穴相连经脉被火光点亮!

        那无以计数火线经脉于顷刻之间开始疯狂地吸取火池内精纯火力!

        因为这过于迅猛吸力导致火池内瞬间出现了四个巨大漩涡!

        四枚直径三丈火海漩涡让人触目惊心!要是第二峰内门弟子看到平日里暴虐火池突然出现如此惊人一幕,非要吓得吐血不可!

        天空与血池内蓄积着精纯火力以不可思议速度迅速减少,四枚涌动漩涡发出阵阵黯哑咆哮!远远听去犹如层云中酝酿雷霆!

        “妖孽??!”

        一直闭目于火池中泠陡然张开眼睛。唇角微微地勾了一下,仿佛是想象妖娆此时搅动火海模样,那声势浩大声响居然都越过千米,传到了他耳朵里。

        “小玉,你可不能把我火灵气都抢走啊?!?br />
        原本对阿九猜测还要上一层楼才行!

        泠沉浸火海中轻轻呢喃,而随着他低吟,泠身边也暴起五枚漩涡,与妖娆激烈地争抢起正急速消减秘火能量。

        感觉到到身体四周萦绕火灵气越来越少,陷入半入定状态妖娆下意识地逆着火池下暗涌冲来方向,向着深邃内部漂流而去!

        秘火玄天火池之深,传说一直深入神宗总坛地脉里,是由一脉地火蓄积千万年力量应运而生。但因其深处恐怖火力,还有错综繁杂分流而一直没有被人探查到深处。

        渐渐,妖娆身侧火由红变黄,但温度却瞬间呈现几何倍率地提高。

        被环境剧变刺激,妖娆意识顿时从半入定变成清醒!

        而就她感觉到炙热难耐前一秒,她身体内炎凰火也自动地爆发而出,她肌肤表面形成了一圈?;そ峤?!

        炎凰火火力无比强大,又与妖娆心脉相联,顿时缓解了妖娆身上腾起血脉燥动感!

        “看来这秘火玄天禁地……还真是不容小觑!”

        妖娆吓了一跳!

        不敢再如刚才那样恣意飘荡,而是认真地顺着嶙峋隧道来寻找逝一步下潜通路。

        眼前火海,不是妖娆能想象之广袤,而且自从她由第一重赤火之海进入第二重明黄火海她才意识到,秘火玄天,果然不只是为内门弟子准备。

        “那第一重赤火之海,大概正合适九阶战神修炼,而这第二重火力,却只有小部分诛神强者能够承受……那么火池之下,是否还有第三重?第四重?”

        带着心中无数疑问,妖娆浮出火面,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又继续向下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矗立明黄火海中泠一阵蹙眉,以他敏锐五感,居然无法感知阿九此时身处第二重火海何方!

        没有一点能量不正常地流动,也没有半点灵力漩涡闷响轰鸣……

        “阿九,你是没有来到火池第二重,还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一个念头泠脑海中一闪而过,泠突然又想起与阿九分别时她那声秘语。

        “师兄,小心林家有诈!”

        心中回想着这句话,泠精神力立即汇聚于五感,冥冥之中,他仿佛真碰触到了什么恐怖阴影,所以他立即一个俯冲,直接把自己隐藏滚滚焰海之下!

        妖娆眉心炎凰印如这青色烈焰中唯一一抹亮色般汹涌澎湃青焰中静静燃烧。

        就算周身被白火包裹,妖娆还是能听到自己骨骼不堪重负,咔嚓作响声音!身上流下汗水已如瀑布般浸湿所有衣物,并咸湿地包裹自己皮肤上?;肷砩舷?,无一处不火辣辣地剧痛!

        这种强横地刺入经脉火力,已经无法以“炙热”二字来形容!

        有炎凰白火相助,妖娆已经远远离开泠所明黄火海,跨越数道火海,深度潜入一片青焰之中。眼前似乎还有路,但此地已经是妖娆能负荷极限!

        她明白一旦炎凰火被破,那等待自己必然是立即灰飞烟灭下??!

        妖娆信手从驭兽环内取出一件还算不错天阶幻器,轻轻向眼前青焰一抛,连迟疑机会都没有,那珍贵天阶幻器离开妖娆手中白焰?;は乱幻?。它便发出“嘶”地一声轻响,一眨眼功夫里,扭曲成一团黑烟,袅袅地升入天空!

        连渣都不留!这一幕简直看得妖娆毛骨悚然!

        “有什么生灵能这么恐怖火场下生存?”

        妖娆一边心有余悸,一边于心中暗叹。

        “这秘火玄天禁地,还真是给了我一场不小惊喜!只怕神宗强者,也未必能将它用到极限吧?”

        妖娆猜得不错,能走入青焰者,神宗内已经少之又少!

        烈火灵气强烈地刺激着妖娆全身大脉,一些寻常从来没有开辟过细小经络她身体下缓缓游走成形。不过她此时关注已经不再是自己经脉,而是眼前那突然出现于火焰中一丝璀璨之光!

        “咦?!那是什么?”

        按妖娆估计,只怕如果没有炎凰火或者逆天幻器?;?,就算天人第二衰渡劫强者也不一定能深入这秘火玄天禁地如此深处。

        可是此时,她眼前却闪烁着一些分明不属于青焰淡淡光芒。

        为了能看得清楚,妖娆咬着牙继续向前走出几步,终于寻到了玉光源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真正地把妖娆给吓到了!

        “我天??!”

        就算是见过无数大场面妖娆也忍不住倒吸冷气!

        此时耸立她面前,是一具高有千丈却被深度掩埋于火焰中巨兽骸骨!

        其巨大,足以以山峦来形容!只不过青焰海过于宽广,再加上火雾扑朔迷离,若不是妖娆正巧经过巨骨正上空,只怕就算生有火眼精睛也于这澎湃烈火中找不到这巨兽骨架痕迹。

        此时让妖娆震惊是兽骨那高高昂起头颅,空旷眼窝之中,仿佛还闪动着一股不屈战意!

        双眸剧烈一缩!连退三步!

        与它空旷眼窝对视,妖娆只觉得双目刺痛!瞬间有一种灵魂从回到那巨兽身体,而她却它藐视目光中卑微地匍匐于地面,如蝼蚁般残喘错觉!

        妖娆身体剧震!看清这庞然大物全貌之际,她便于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摧城焚河,气冲九霄大凶煞!

        王者!

        瞬间时空错位!

        妖娆眼前一片迷离!

        她仿佛看到冰封巨山拔地而起!一只巨大蓝甲巨兽甩动着它背脊上飘逸鬃毛与尖锐倒钩,如君王一般引颈长啸!

        天地激荡!

        一声啸!万里雪花倒卷入云!

        二声啸!红日冻结,日月无光!

        三声啸!世界冰封!

        于炙热烈火之中,妖娆忍不住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为自己刚才看到一切而觉得心脏结冰!

        “这是它活着时候幻影?”

        此时妖娆也分不清到底自己看到是真实还是幻觉,只觉得自己心脏上一刻差一点儿跳出喉咙!

        太惊人了!这冰封巨兽为何会陨落一片火海之中?

        妖娆继续细细端详。

        巨兽死前还保持着攻击模样,而那出现颅骨之上,深入眉头重伤,也许正是夺去它生命罪魁祸首。

        “唉!”妖娆顿时一声长叹!

        无论生前多么强大,死时候,也只能陨落这世人无法瞻仰膜拜无人火海之下!

        为王者之殇,妖娆轻轻地低下头,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一样繁杂难述。

        此火中巨兽遗骸给她带来震撼,不亚于当日雪峰之巅,窥见八岐巨蛇陨骨悸动!

        而眼前巨兽玉骨……却没有任何?;さ毓洞丝植狼嘌嬷?,不但不腐不灭,反而玉质骨架上,淬炼出了一层淡淡钻石光晕!

        妖娆回想起自己刚才抛出天阶幻器瞬间青焰中扭曲成烟模样,再看看眼前这副巨大,但保存完好巨兽骸骨,顿时又有一股敬意涌上心头。

        不错!

        王者,其生也傲!为傲魂!其死也傲!为傲骨!

        热血突然心中澎湃,妖娆又从这巨兽目光所指处刨出一些破碎玉骨,手中玉骨明显与巨兽那璀璨如金刚石骨架强度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妖娆眨了眨眼睛,顿时将所有线索串联了起来。

        “八成是很多年前这冰甲巨兽无人能杀,所以一些初元强者便秘谋将其引入秘火玄天青焰海下,封印了它一身冰力,这才联手抹杀了它生命?!?br />
        也许这惊天一战,发生比神宗建宗荒古过去,没有人知道起因,也没有人记录过程。一切都湮灭于滚滚青焰中,只有沸腾火,亘古不灭地燃烧。

        妖娆捧着那些疑似为强者陨骨玉片,脸颊上突然升起一丝繁杂笑容。

        “千万年前,人类仿佛战胜了强大而不可一世敌人,千万年后今天,巨兽傲骨仍,而人族陨者却已经灰飞烟灭,这场战局胜负,仿佛因那傲骨,于时间中催生了结局?!?br />
        妖娆丢下手中残破玉骨,伸指向那桀骜不驯庞然巨骨轻轻一点。

        “我今日遇到你,是你我缘分,以后,你跟着我吧!我们重回巅峰,支手遮天!”

        没有办法与那陨落多年冰封巨兽好好商量,妖娆便把它沉默无耻地当成是一种默许!

        只见妖娆左臂一振,喜欢搜罗好东西驭兽环便毫不犹豫地于火海之中将那巨大兽骨吸入了腹内!

        火海震动!

        因为这深陷地下巨物沉寂千万年后第一次被渺小人类触动,所以仿佛就连这火海都瞬间爆发出恼怒啸声!

        不过一切都动摇不了妖娆取宝决心!

        天地异宝,不说本就是有实力者强取豪夺,就算它归属神宗,现它也……姓妖了!

        收取完巨兽之骨后,妖娆又是一阵踌躇,这青焰海以下,仿佛就连炎凰火也无法继续抗拒,她灵力即将用,再不返回第一重赤焰海,她肉身可没那刚刚收下兽骨避火,只怕瞬间就会被烧得渣也不剩。

        不过远远眺望那秘火玄天禁地深处澎湃蓝紫烈焰,妖娆心中却不那么愿意就此放手。

        “今日离开,他日可不知道还有什么机会能再进入这神宗第二峰禁地里?!?br />
        妖娆暗自叹息。目光依旧留恋那火海深处。内心矛盾交织。

        “水灵珠内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灵力,不知道它能避火多长时间?”

        妖娆皱着眉头,踌躇地祭出水色暗淡水灵珠。

        水灵珠不像炎凰火,只要她灵力充沛就能不断外放,四灵球内力量都要靠不断从外界汲取,上次为了抵抗七师兄身上邪火,水灵珠已经使用过一次,还没有来得及给它补充水元素养份。妖娆只怕现水灵珠不但不能避火,反而会被漫天澎湃青火灼伤。

        可是妖娆这一回却想错了。

        水灵珠原本蜷缩她丹田一旁,既不将力量外放,也不让外界任何神识穿透妖娆丹田。所以安静得很,可是此时妖娆刚把水灵珠从丹田内祭出。不可思议一幕就陡然发生!

        水灵珠妖娆手中暴动!

        一股疯狂气息从这小小灵珠内迅速升起!

        它仿佛想立即甩开妖娆束缚,直接冲入妖娆刚才举目远眺过蓝紫火海深处!

        “这是怎么回事?!”妖娆一惊,因为有些承受不了水灵珠突然爆发疯狂气焰而身体剧震,五官扭曲!

        “不好!压制不住了……”

        妖娆双手死死攒着将欲弃她而去水灵珠,但此时水灵珠挣扎强度已远远超过妖娆想象,只不过僵持了数秒,妖娆整个人就被向前横冲直撞水灵珠给活生生拖了出去!

        “哎呀妈妈!”

        妖娆一声苦逼嚎叫,身体就迅捷如风一般直接朝着秘火玄天禁地深处疾速冲去!

        她对这一疯狂行为,没有半点制止机会与权力!水灵珠就像是把它蓄积了多时所有暴虐因子此时同时绽放出来一般,完全脱离妖娆控制。

        “我要死了……”

        妖娆无语哽咽。不是因为水灵珠要带她前去赴死,而是明明知道自己无法抗拒秘火深处蓝紫火焰热力,她还是舍不得放开那枚带着她走向地狱灵珠!

        舍不得??!舍不得??!就舍不得放手!放手了找不回来怎么办?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也出绝招了!”

        妖娆把心一横,疾速冲入蓝紫焰火同时干脆连光灵珠,暗灵珠,土灵珠一齐祭出体外,想以三灵牵制水灵珠疯狂。

        但让妖娆诧异是……其它三枚灵珠完全离体之际,居然不约而同地她身侧交织出一道奇怪土,光,暗之网,而后与水灵珠一起拉扯着妖娆身体,毫不犹豫地加速冲入火海!

        事得其反!

        “喂!坑货们!你们这是集体噬主喂!”

        妖娆苦着脸,虽然有些害怕,但心中还是升起一丝莫名期待。

        四灵暴动……莫非?

        狠狠地摇摇头,妖娆突然郑重地对自己说道:“不想那么多,先集中精力,渡过这层火焰海!”

        四枚灵珠托着妖娆冲入蓝紫火界同时,妖娆体内灵气终于用,炎凰印她眉心虚弱地闪烁了几下,而后不甘心地化为一片虚无。妖娆身侧护体白焰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那些炙热而澎湃蓝紫火焰却趁虚而入,舔舐着狰狞火舌,想把妖娆这块鲜肉直接蒸腾成灰!

        “既然你们拉扯我身体,那总得护我安危吧!”

        妖娆沉下表情,冷冷对四灵轻哼!

        而就她轻哼之际,首当其冲冲入深层火焰海水灵珠突然剧震了一下,从珠体深处爆发出一股轻盈水光!

        光芒并不浓烈,但却使得原本想要簇拥上来吞噬妖娆身影猛火们像是看到了天敌一样,哆嗦地倒卷身子,立即避退于妖娆一丈以外!

        妖娆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实难以接受这样惊变!

        她觉得很热,因为不再有炎凰火护身,但这种炙热感她却又可以勉强承受,因为那转眼就能吞噬人性命恐怖火焰纷纷避她而行,仿佛以她为中心,方圆一丈之内都没有任何火焰可以滋生温床!

        “嗖!”火海之中只听得到一阵破空之声!那是四灵珠带着妖娆疾行。

        咦!

        “今天秘火,不太安份啊,怎么短短几息时间,已经不正常地爆发了几次响动了?”

        紫焰火海深处,一团焦黑“石像”突然不可思议地动了动,于一片干枯之中,传出一声沙哑质疑。

        嘶!

        如此恐怖火焰深处,为何还有人影?!能以肉身承受火力……他是何人?

        ------题外话------

        今天终于…准时了啊…。人品碎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