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41:天榜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妖娆回到符山,满心心事,也没有去问二师兄为何离开符山这么多天只背了一大堆石头回来。

        她甩了甩头,把一切困扰自己琐事都抛到脑后,只专注于应天情刚才告诉他那个秘密。

        应氏巨擘陨落!

        “如果是一对一之战,应氏老祖无法力敌血老头,所以使用了一种特别强大封印之术将他镇压,借此消磨血老头生机,那么应氏老祖所使用禁术未免也太强横了!”

        妖娆心底暗道。

        “那化龙血池,不但镇压血十三,还连万年之后他追随者们一并诅咒,令邪火子邪冰终生无法晋阶诛神。我还是头一回听闻这么变态符!”

        “如果真是符术一种,空空贼老头也看不出端倪与破解之道,难道那应家老祖符力远远超越大宗师级符师?”

        “不知道钟林子老头对此秘闻是否了解一二。我道要去套套他话??纯此抢镉惺裁聪咚??!?br />
        妖娆如此决定,便向钟林子老头儿闭关山洞走去。

        自从钟林子老头从她手中得到七师兄背上五道火符详细阵法回路之后就一直闭关于符山后山山洞里,仔细研究参详这五道叠加符破解方法。希望能通过修改部分回路细节,令七师兄能掌握这种变态破灵邪火。

        不过当妖娆走近钟林子闭关山洞之后,却看到了一地狼籍!

        原本这就是只供钟林子老头儿专修地下洞府,虽说是凿石而建,但里面陈设倒也符合一山之主规格,有华丽桌椅,墙上镶嵌宝石魔晶。

        但此时……

        桌椅凌乱地砸倒地,满地纸屑,还有茶杯碎片。

        一个苍老老头子,颓废地坐地上,一语不发。

        吓!

        “这是怎么回事?”妖娆顿时目光一暗,第一次看到钟林子老头这样落魄无奈一面。

        原本妖娆来到符山,并不曾想此地留下什么牵挂,但钟林子悉心教导,二师兄貌似冷冰冰关心,七师兄唧唧歪歪呵护……还有所有师兄们给她温暖,让她心也渐渐与符山连了一起。

        所以看到钟林子老头现模样,妖娆心中立即暗暗一痛。

        她步奔上前去,把那个颓然坐地面上老者从地上拉起来。

        “师傅,您怎么了!”

        妖娆焦灼地问道。

        “是那五道符没有破解之道吗?”

        妖娆心中暗自寻思,钟林子老头专攻是攻击符印,如果他对火符研究不深,那么她便回白川找空空贼老头与他坑爹四师兄帮助好。

        看到小徒弟突然出现自己面前。钟林子老头愣了愣,这才抬起腥红眼,收敛了脸上说不清是怒还是悲表情,苦笑着对她说道。

        “小玉啊,为师解是解开了那符印,还给那符添加了一些回路,有可能让你七师兄永远避免被火焚烧之苦,成为火符之下,破灵邪火攻符第一强符师?!?br />
        咦?解开了?这不是好事情吗?妖娆顿时一愣,而后眼底幽芒闪过。难道钟林子老头遇上是别麻烦?

        果不其然,钟林子老头抽搐了一下嘴角,而后愤愤地说道:

        “这火符改良,必须一种特别环境下进行,为师必需激发老七身体内五符出现同时去重绘制五道符印,这平常时期是绝对不可能办到事,而神宗内部有一处高级禁地,名为秘火玄天禁,此禁能满足为师修改火符所有条件?!?br />
        “那是自神宗立派以来就存上古禁地,其中火力一层比一层刚猛,所以无人能深入核心地带,但所有异火符师与异火召唤师进入禁地之后一身火力都会莫名失效。如果为师能带你七师兄到禁地边缘,就能将他身上符印改写?!?br />
        钟林子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聪明妖娆立即想到,必是那进入秘火玄天禁地事出了问题!

        “那师傅为何不带七师兄去那秘境?”妖娆明知故问。

        “哎!”钟林子长叹了一口气?!澳敲鼗鹦旖?,乃是第二主峰宝地,所以第二峰弟子皆穿红衣,多修火系召唤术,就是因为他们坐拥秘火玄天禁使用权?!?br />
        “我与第二峰封山尊者素来不合,再加上秘火玄天乃宗门大禁地,一般也只有第二峰核心弟子与宗门上层长老才有资格进入,今日我求他们网开一面,照拂符山弟子,放我与你七师兄进去打坐一日,结果却被第二峰长老们……哎,羞辱了一番才赶回来?!?br />
        “他们说为区区小符山里一个命比狗贱小徒弟敞开禁地大门,是对他们火神不敬!”

        钟林子老头越说声音越小,仿佛一想起当时场面就气得血冲天灵。

        妖娆都能想象那憋屈愤怒,身为堂堂符山之主,为弟子性命拉下老脸去求人,还被人无情地用冷屁股给顶回来。这是一件多让人吐血羞辱!

        “师傅,我们不去求他们!”

        妖娆顿时捏着拳头把银牙咬得咔嚓作响。

        “我身怀异术,不怕七师兄身上火,你把火符教我,我来替他改!”

        奶奶个腿!

        妖娆怒了!反正她有炎凰火与水灵珠,上次就没能让七师兄身上火伤她,她才有幸记下了七师兄背上符纹。

        “小玉??!”钟林子慈祥地摸了摸妖娆头。

        “你以为师尊是傻吗?看不出你上次一定用了什么特别方法才留老七身边?第二峰那些老王八蛋把师尊嘲笑得一无是处之时,师尊第一个想到就是你?!?br />
        “但是你不知这看符与改符不同,改符时候,老七身上邪火不能出现,但符印必须浮出,不然邪火丛生之时篡改,老七身体只怕会引火入体,五内重伤??!”

        “那些曾经老七身上烙印火符疯狂符师们,是以一味特殊药封印他身上火焰而后烙符。而那特殊药剂,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其制作者知道配方。所以除了弄到同样药以外,世间只有秘火玄天禁内环境,满足不让老七邪火丛生但能激发他身上火符出现条件了?!?br />
        钟林子老头一席话当即说得妖娆无言应对。

        她炎凰火,确能?;に皇芷呤π中盎鹑肭?,但那一夜,七师兄烈火,本就是因为炎凰火悸动而疯狂爆发,所以想以炎凰火熄灭七师兄身上火,简直是不可能事。

        而水灵珠倒是有安抚作用,不过水灵珠一出,除了邪火之外,可是能连五道符纹一直逼入七师兄身体,对于所需时间很长改符过程而言,是一无事处。

        钟林子老头说得没有错,如果要满足改符需求,只怕普天之下,唯有神宗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

        “哈哈哈哈!”看着妖娆那陷入沉思脸。钟林子一阵狂笑!

        “早知道还不如解不开那符!”钟林子愤愤地朝书架一指。

        整个洞府都一片狼籍,唯有书架上几张画满计算符白纸整齐光鲜。

        “明明拯救老七方法近眼前,只差一步,老夫就是办不到……办不到??!为师是个没有用师尊!”

        钟林子摆摆手示意妖娆退下。

        这个心中百感交集,万分苦楚老头仿佛还想要多时间独自平复一下自己受伤心情。

        妖娆虽然此时心中也愤怒无比,很想立即杀去第二峰,把嘲笑贬低符山乌龟王八蛋通通践踏到茅坑里去,但是现不可能做到事,即使她恢复中级诛神战力……

        第二峰上位者之强大,不是她现凭一己之力能动摇。

        她无比明了此时钟林子老头心中愤怒,只怕这事,就连王戟师伯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她此时只得乖巧地扶起歪斜凳子,把钟林子老头扶上坐凳,烧上热水,沏好热茶,这才轻轻掩上门,默默退了出去。

        这种情况之下,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追问钟林子老头知不知到世上恶毒封印诅咒?

        光是七师兄与那秘火玄天秘境事,都已经搅得她一个头肿成两个大。

        “阿九!阿九!你终于回来了!我饿!”

        符殿前,可怜兮兮地蹲着一脸无辜七师兄。

        钟林子不允许他靠近任何与火有关东西,自然无人做饭时,这家伙就会一脸凄苦地眼巴巴蹲符殿前等妖娆回来。

        抬头一看正是七师兄。妖娆顿时收敛脸上凝重,明媚地笑起来。

        “哟,阿九只有吃饭时候才会被七师兄想起来对不对?”俏皮语气妖娆用得很自然。

        其实满心同情,妖娆看着七师兄那一直乐天脸,眼底流淌着情不自禁关怀。心里压抑怒气也越来越浓烈!

        第二峰!我日你大爷!

        “哪里,七师兄可是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心里思念着阿九!”七师兄一脸猥琐地靠上前来,离妖娆不到半米时候,一直背身后手突然伸出。

        一把亮丽如星辰山野花顿时出人意料地绽放妖娆面前!

        明艳黄!青翠绿!

        生机扑面而来!

        带着一股不屈意志。

        花之怒放,给人沉重心一股怒放澎湃!

        瞬间让妖娆感觉到太阳照耀!

        “怎么样!怎么样!”

        七师兄看到妖娆表情瞬间呆滞,立即得瑟地吼吼大叫起来:

        “开心吧?惊喜吧?哇哈哈!老二那冰脸说你今天不开心,所以我专门上山下采花花哄你开心,阿九开心吗?阿九开心就笑一个!”

        看着七师兄那没心没肺得瑟笑脸,妖娆扑哧一笑,眼眶里却突然有一丝丝热热东西流淌。

        七师兄……明明自己过得那么凄凉?;挂?,她开心不开心……

        “开心!开心!”妖娆立即收下花朵,脸上绽放出极为兴奋甜美笑容。

        “师兄,不要关心我,你呀你,要是能把火符控制就好?!毙挠兴?,妖娆自然而然地顺口提到了火符。

        “原本阿九也这么挂念七师兄呀!”无耻家伙立即向妖娆肩头揽来?!懊挥泄叵?,早就以为自己要被烧死了,结果还活到现,能遇上师傅还有符山师兄师弟们,七师兄已经很开心了,现又有阿九来。师兄要努力活着。不能让火烧死了让阿九哭红眼?!?br />
        看着七师兄对自己挤眉弄眼,妖娆又是扑哧一笑。

        是了!她心中暗道。

        “阿九也不会让你被火烧一辈子!”

        妖娆手捧着鲜花,与特地来逗她开心七师兄一起向符殿内走去。

        而后山钟林子老头洞府,轻掩门扉又被人轻轻推开。

        “师傅,是我回来晚了吗?你怎么搞成这样子?”

        泠皱着眉头,关切地看着瘫倒椅子里钟林子。

        “不是你问题……”

        钟林子无力地挥了挥手。

        “是为师太弱,原本只是想依靠神宗混个悠闲日子过过,所以不醉心于权力,也未给符山找什么光明出路,结果现有难才发现,区区进入个禁地,都是这么困难事?!?br />
        “那秘火玄天,由第二峰林家老祖亲自镇守,只怕以我之力,强闯还有些难度,再加上秘境里,传说有神宗太上长老入定,那才是真正不能碰触禁忌?!?br />
        淡淡无奈弥漫空气里。

        “那又如何?”

        泠突然咧开嘴,胸有成竹地笑了。

        “硬闯不成,我们便让他们请我们大摇大摆走进去?!?br />
        “你说什么呢!”听到泠突然出此狂言,钟林子老头顿时目露精芒,从椅子里一跃而起!

        “哼哼……”泠冷笑?!拔颐欠?,参加不了专门为主峰核心弟子准备豪华盛宴。但小天榜赛还是可以参加?!?br />
        神宗天榜赛下,同时进行还有一场小天榜。那是专门为鼓励外门弟子和非主峰旁门弟子准备。大天榜都是主峰纵世奇才,首座弟子争抢。而小天榜则汇聚符师,药师,膳食弟子,外门弟子中优秀人才。

        这也是发现好苗子一场大浪掏沙。

        一些家底身世不行小弟子因为从来无人悉心教导,也没有什么财力购买药丹淬炼自己经脉,所以战力稍显孱弱,但是这种小天榜比赛中,一些主峰强者还是会眼尖地发现他们潜质,并有可能将这些有潜力小弟子从外门接到主峰去。

        所以多旁门与外门弟子关心还是小天榜比赛。只不过核心弟子大天榜赛声势太惊人,表面上掩盖了小天榜光芒。

        “你意思是!”听到泠回答,钟林子老头愕然大叫起来!

        “放心,师尊,符山事就是我事。虽然我刚把石头运回符山,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练习基本功,但我幻力……付出一点点代价,还是可以解除封印?!?br />
        泠冷静地说道:“小天榜第一,能宗门条件允许情况下,向宗门提出一个合理要求,到时候,我们便要求一日秘火玄天禁地使用权好了。带上符山所有人,去禁地洗髓!”

        “明日开赛,我战场解封!”

        泠说话,霸气无边!

        而钟林子虽然面露喜色,但眉心里依旧带着一抹化不开愁。

        “泠,让你破除誓言,提前解封,为师心里也不好受……何况你解封代价……哎,是自伤??!”|

        “不怕,我第一个誓言,乃是守护您,如果遇上麻烦,我自然以第一誓言为重。至于自伤……我就算是缚了双手双腿,只怕小榜里,也没有人能伤得到我吧!”

        “泠……以你身份,其实不用为我这一个老头子做这些……”钟林子满脸都是凝重。

        “师尊,我之所以守护您,是因为那日我孱弱时,您救我性命,护我安危,那时您并不知道我是谁,虽然那时您只是出于对一个遇难少年下意识怜悯。但于我……却是一生第一次得到关怀。所以我心甘情愿这里,还有那些总说我冷冰冰师弟们,都很可爱。至少对着你们,比对着我爹强?!?br />
        泠咧了咧嘴。

        这表情顿时让钟林子毛骨悚然……

        老头惊恐大叫:“泠!你笑了……我擦!你丫居然也会笑!”那不是单纯咧嘴,而是眼眸底流淌着温暖笑意。这感觉,钟林子老头一时之间还适应不了。

        “老东西,我笑笑不行??!”男子冰冷声音冲散了弥漫天空中阴霾。

        第二日,整个神宗都沉浸一股极为紧张但热烈气氛之中!

        天榜与小天榜赛!

        同时……开赛!

        宏大神宗竞技场上空,盘踞着一圈以风水二系奥义堆砌幻云!

        那仙人之境,只怕只有梦中才能想象!

        云中流光溢彩,如有仙乐响起,澎湃灵气把天幕渲染出一片霞光。

        有黄金坐辇,五色琉璃变幻云中乍隐乍现,其坐辇上那些看不清容貌人影,是给人一种无形却无法抗拒威压!

        抬头便眼睛阵痛,头脑晕眩!

        远远望去,即使走到封神大陆边际,都能远远眺望到天空中央那团高高升起,散发出变幻色彩光芒!

        这便是强者气??!令整个神宗内匆匆行于地面弟子们皆敬畏地低头而行!

        只怕神宗十八主峰强者,甚至神宗圣王本人都隐于云中,默默关注着这场旷日持久比赛!

        所有神宗弟子,无论是否有资格参加这场比赛,都倾巢而出,簇拥每个擂台之下,为自己山门参赛选手加油打气。

        许多平日里见不到主峰内门弟子都会今日齐齐现身,他们有如应天情那般极富盛名,极家世与战力于一身,获得门内从多异性弟子青睐。有却神秘无比,是近十年来才出现人,被主峰封山尊者牢牢?;?,只到后一刻才肯亮出底牌。

        妖娆觉得主峰弟子中谁强大与自己并没有半点关联。她随着钟林子老头与符山一干师兄弟们低调地顺着人潮,向小天榜会场走去。

        符山历年来是放弃参赛资格。只是做为观众去看看其它旁门弟子战力到底怎么样。

        传说五师兄上一届比赛硬着头皮打了几场,原本有希望进入前三十强,只不过太高兴就被三师兄灌了酒,一觉睡到比赛结束才清醒过来。于是便再也没有提过打比赛事。

        从这些往事上妖娆可以看出,五师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倒霉蛋,不是让二师兄做饭给毒倒了,就是喝酒喝到比赛都忘记了……他还真是一个苦逼家伙。

        妖娆一边这样想,耳边一边传来一阵排山倒海尖叫声!

        抬头一看,天边正好飞来一只无比高雅巨大白鹤。

        那白鹤尾羽拖曳出旖旎风涌还带着一阵让人心旷神怡幽香!

        因为天榜开赛,所以神宗内规定,赛期只有主峰参赛弟子与长老,大长老级强者才能御空而行,其他弟子一概禁空。

        所以看到有鹤东来,妖娆四周人群顿时爆发出巨大惊叹声!

        鹤首静坐一紫衣男子,其长发只留双鬓两缕垂于胸前,其它墨丝随风狂舞,犹如谪仙。挺拔背脊散发出一股无形雍容华贵之气,仿佛他光芒之下世间一切珠宝都黯然失色。

        那浓烈长眉,蓄着神光眼眸。简直一眼就能让人痴狂!

        应天情!

        安静静坐姿态与强大气场掩饰了他微微有些苍白脸。

        一位容貌极为美丽白衣女修正紧紧地坐于应天情身后,朱唇轻启,语笑嫣然。虽然众人听不到她对应天情说些什么,但从那女修笑脸上猜都猜得到,那必然是极讨好话语。

        嘶!

        众人顿时倒吸冷气。

        “那不是子衿吗!第七峰首座弟子,神宗众男弟子心中女神!子衿大师姐!”

        她居然也与应天情搅了一起!看来应天情魅力,真是无人能敌!

        知道这几日风波神宗弟子们看到几位身着符衣符裙身影从自己身边擦过,顿时以怜悯……或者幸灾乐祸目光向妖娆扫来。

        看来那其貌不扬小符师女子再也嚣张不起来,因为她也是一个被应天情华华丽丽消遣女子!

        感觉到众人不怀好意嘲笑目光,泠与符山众人们顿时极有默契一语不发地簇拥了妖娆身侧,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符山师兄身影,把比他们矮半个头妖娆紧紧围中央,既看不到其它人讥诮脸,也不让她被人看到。

        妖娆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心里并没有什么不平,但她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微不足道事,符山从师兄们其实早已经知晓,而且以这么低调但细腻方式……守护着她!

        当下妖娆心底就涌起一丝暖流。

        无论恩仇……百倍奉还!

        应天情玉扇插腰系,仙鹤上蓝破魔倒没有被人认出来,因为他脸此时早就肿成了猪头,不用问这是谁手笔,应天情拳头现还红着呢。

        妖娆也抬头,默默看了天空一眼,看到应天情身边那极为美丽白衣女修,心中默默叫好。

        这才是正常应天情,一切都回归正轨是好。

        地面上正向天榜与小天榜赛场拥挤而去弟子多如潮水,密密麻麻连人头都分不清。但是应天情突然张开眸子却毫无困难地直接落了人潮中那抹梨黄娇小身影上。

        眸底如海,瞬间波浪滚滚咆哮。

        他以为伤透了心,就不会再想,但是一切冰封与无情防备,却还是这一眼下悉数如烧毁沙墙,须臾分崩离析。

        “应师兄……呵呵,子衿说事有不有趣?”耳边传来清妙天音此时落应天情耳里就像是青蛙哇哇乱叫。

        这女人是什么时候靠得这样近?

        应天情顿时大为光火!要是妖娆看到,又要嘲笑他花心薄情了!

        哼!

        冷冷一哼!

        “??!那是怎么回事?子衿大师姐怎么从仙鹤背上滚下来了?”

        一个狼狈白裙女子天空中滚了三圈,才好不容易御空定住身影,但那蹁飞仙鹤早已离她百米。只剩下她一人瞪着惊愕眼,呆呆地矗立于半空中。

        只不过众人因为此剧变而惊叹不已时候,妖娆已经随着符山众人拐入了进入小天榜擂台赛通道里。

        小天榜赛事没有大天榜那么严苛。

        不会事先排好哪一脉弟子对战哪一脉弟子排名。因为这本来就是从草芥弟子中发现人才一种筛选,所以赛制有点像混乱擂台赛,凡是神宗弟子,觉得自己实力不错,都可以上场一试。胜者积分,十日后,积分高者问鼎第一。

        这是一种实力考验,也是一种耐力比拼。战力不高者,咬着牙从第一天一直打到后一天,就算输多胜少,积分也能混个不错排名。要是被某个欣赏耐力长老看上,说不定还能得到一场大造化。

        小天榜分为上百个擂台,每个擂台之上都有一位实力至少战神九阶神宗长老坐镇。

        “小天榜赛……开赛!”

        一声洪亮长啸顿时响彻云霄!

        早已经摩拳擦掌弟子立即疯狂地向那一百个擂台冲去!

        钟林子默默地看了泠一眼,而后者刚理了理衣襟站起来。

        符山众弟子身侧便蓦地扫过一道香风!

        一个梨黄曼妙身影踏着轻风,如蝴蝶般轻盈地落离众人近一个小天榜擂台之上!

        那清脆声音简直震碎了众人心尖!

        “符山,玉魑,应战!”

        素手纤纤,振袖抬手!

        ------题外话------

        因为心情不好,似乎这几天文带着伤悲了。所以今天又晚点,一直写到上扬时候才敢断点。

        我会好,再给我一点点时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