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1:最不想见的相遇

    231:最不想见的相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好聪明!”

        蓝破魔对着眼前这个顶着水果筐子避过臭鸡蛋攻击姑娘敬畏地竖起大拇指!

        看来钟林师叔祖找来小徒弟就是不一样!居然用这么简单办法避过了疯子女人们枪林弹雨。

        妖娆易容之后那张平凡圆圆脸儿不能给人惊艳感觉,但却让人因为她灵动眼,轻浅笑而让蓝破魔平生好感。

        “我叫蓝破魔,以后是你师侄了?!?br />
        蓝破魔友好地对妖娆伸出手。钟林老头神宗地位不算高,但辈分却高得出奇,所以拜钟林门下妖娆一入门就立即一跃成为蓝破魔师叔一辈!

        真是混乱关系,这么算来,应天情也是蓝破魔师叔。

        “蓝……蓝破魔?!”

        我擦!魔障了!

        妖娆顿时惊得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她完全忽略自己那荒谬师叔身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脸笑意蓝破魔。

        眼前男子一身利落战士打扮,紧身幻甲,蓝色长发俏皮地头上高高束起,肩头上带着刺状软猬甲。耳后斜插几根羽毛。背后一张弓箭,却是正闪烁着淡淡青色荧光。

        五官精致,第一眼给人利落敏捷感觉!

        与她记忆里那个傻不拉唧猪头……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喂!

        应该是同名!

        妖娆狐疑地绕到蓝破魔身后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蓝破魔背影,没有那猪头贵气。

        “哈哈,师叔,你绕圈圈干什么?”

        蓝破魔生性就是一个顽皮好动长不大男子,所以立即跟着妖娆转了起来。

        “我看看城主府里有什么好东西,把我师侄养得这么俊?!毖购谝恍?,就此掠过这个话题。她已经笃定,这男子不是两天前猪头。

        哟?!蓝破魔一扬眉头。

        这貌似单纯小丫头说话还挺逗!

        被妖娆拐弯抹角夸了一把蓝破魔顿时极度得瑟起来,门外都是撕扯着嗓子嗷嗷叫着应头牌疯女人,现好不容易有一个正常能够欣赏他帅气。蓝破魔自然立即对妖娆加热情起来!

        “哇呀呀!师叔你太会说话了!”

        其实叫妖娆“小玉”也不失礼,但是蓝破魔觉得这样叫让玉魑脸一阵阵红得特别有意思。于是着重了语气一口一个“师叔”地嗷嗷大叫。

        “钟林师叔祖劝架呢,没有空去门口接你,又怕你这个他心头宝被门外那群母狼给不分青红皂白地撕了,所以专门派我来接你?!?br />
        确,妖娆一边听着蓝破魔话一边轻轻皱眉。

        于空气中传来气息,她确是能嗅到两股极为钢猛力量正冲撞。

        “是谁打架?”妖娆好奇地问道,这弥漫天空中混战之力并不是寻常诛神强者能散发出气场。颇有一种不凡感觉。

        “还有谁?自然是应天情那货打他师叔啦!”因为对应天情这几天来一直闷房间里有气,蓝破魔不由自主地站了先挑事王戟一边。

        哦!

        原来这殇城第一公子不但油头油脸欺负花姑娘,还这么无耻卑鄙,连自己师叔祖都打!太不是东西了!

        妖娆顿时心里暗道。

        应天情原本妖娆心中小到几乎能被蚂蚁碾死那么一点点形象也这一瞬间被完全抹杀。

        要是应天情知道傻蓝无心之中给他做了这样一件“好事”,估计杀人心情都要有!

        “应天情可不是个好东西,师叔你要小心?!?br />
        蓝破魔妖娆身旁跳来跳去,挤眉弄眼,进一步强化着妖娆心中对应天情厌恶。

        不过换一种理解方法,蓝破魔话也没有错。因为无论应天情刻不刻意,他存对于所有女性生灵……就是一种纯天然威胁。

        “我懂了?!毖淅湫ψ?。她真懂!如果那传说中应天情大少爷敢来招惹她,她就立即扒了他皮!

        小粉拳袖口里紧紧握了握。

        “嗯!就是!”蓝破魔看到说教有方,得意地打了个响指,带着妖娆向内院走去。

        应天情别院已经一片狼籍,虽然有各种结界?;?,但整个院子还是被他与王戟轰成了一片碎渣。钟林老头不敢与这两个疯狂二货怒火正面冲撞,只敢老远地站对面楼顶上扯着嗓子大叫:

        “不要打了!应城主回来会发飙!”

        “屋子垮了!要压到人??!”

        “天情!跟我们回神宗吧,不然我与你王师叔下个月都没有俸禄发了!”

        “哎呀妈??!我次奥,你们两个不要脸不要拿鞋子丢我一个老人家!”

        好苦逼大叫,钟林老头老眼里甚至泛起晶莹泪花花。

        王戟老头也是一个头变成两个大,与应天情对战,他把自己实力压到中级诛神,发现居然克制不了这个妖孽!老脸都挂不住了,要是他此时又出尔反尔不再收敛气息,只怕会被小辈笑掉大牙。

        “天情,你个妖孽!你不回神宗给第一峰争气,难怪圣王会气得吐血!”

        王戟郁闷眼,一直盯眼前那不知道为什么气得七窍冒烟妖孽脸上。他想不明白天情为什么气得七窍冒烟一边追着他打一边怒吼着:“还我花花!”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话。

        “我哪里搞坏了你花花?”

        王戟老头很无辜地眨着眼,一边打一边随手从院子里捡起了一朵被幻兽踩扁木棉花伸到爆怒应天情鼻子下。

        “喏,还给你?!?br />
        烂花应天情眼前晃来晃去,却激起了他无限怒火。

        “老家伙!不是这朵!”应天情对王戟老头一贯亲近,所以出口话也口无遮拦。

        正当应天情呲牙咧嘴时候,蓝破魔刚好带着妖娆从远方走来。

        “喏,那就是殇城第一公子应天情,你看看,也不咋样吧?”蓝破魔带着酸溜溜语气对妖娆说道,而后又向天空努努嘴。

        妖娆抬头一看,目光不由自主悠长起来。

        一位身姿犹如仙尊年轻男子正御风而起,他身侧吹起轻风即使他爆怒时候依旧恰到好处地掀起优美弧度。

        眉峰如剑,向两鬓高高飞扬,末梢不是浓黑,却带着一抹魅惑深紫。眼眸深邃,狭长而有神眼让人一看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因为目光中带着一种奇异亲合力,不是霸道,也不是宁静。而是介于静与动之间一股天地神光。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妖娆顿时目光一震!

        原来头牌真是有当头牌资本!

        世人都说眼神是人第二张脸,可以看出内心与想法。

        妖娆虽然看不出那应天情此时心中所想,但是不需要求证她便知道,此人奇筋异骨,底蕴精纯通灵,与生俱来便是修炼奇才。无论哪位强者,看到这样眼神,都会不由自主于心底升起敬畏与惜材心情。

        这夺天地神光眼眸,自然也是秒杀一切芳心初动少女神兵利器。

        还有那高挺鼻梁与因为生气而紧紧抿一起唇。无不让人叹息天神为什么对这个男子这么眷顾。多一分太多从容,少一分太少英武。五官如刀刻斧凿,巧夺天功。

        紫袍绣金,这浓重而奢侈色泽也许用别人身上会觉得恶俗,但这身紫金幻袍依旧压不住这男子身上浑然天成无边贵气。一条深紫腰封上镶嵌着各色宝石,阳光下闪烁着华丽光泽。

        太阳穴两侧长发轻轻束脑后,只留两束长长鬓角垂于胸口。战而不乱,激烈战斗中依旧保持着这从容大气风度。

        俊美非凡,而且这风度中带着一种寻常人没有金贵感。

        妖娆知道与这应大少爷对战老头正是那日与钟林同行天人二衰渡劫强者——王戟老头。

        虽然王戟碍于于自己小辈切磋所以收敛了威压,把自己幻阶降低到与应天情一样高度,但是从这老头扭曲面部表情上看,他根本没有应天情身上讨到什么好处,反而让自己战得十分辛苦。

        能把一位收敛威压天人二衰强者逼到这种地步,应天情实力真是远远超过妖娆预料。

        战力颇高,神采飞扬!

        也许“绝世”二字,用此男子身上,真算是实至名归。

        “嗯,还可以,也就那样?!毖皇乔崆峥戳艘谎?,便毫不忐忑地回答了蓝破魔反问。

        妖娆从来不是外貌协会忠实会员,虽然不否认这应天情她平生所见男子中长相能排前三而且战力非凡,但她看人第一眼都内涵上,如果此人性格下流乖张,那么她眼里,也不过就是养眼一点人渣罢了。

        真不知道如果应天情知道自己妖娆心中定义是这样,会不会把他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好哥们蓝破魔那破嘴给撕个稀巴烂?!

        蓝破魔听到妖娆回答,诧异地挑了挑眉!

        他嘴上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却从来不认为这世上有任何活着女性生灵能抵御应天情魅力。玉魑要是双眼冒星星也罢了,她居然说“也就那样”?

        蓝破魔认真地看着妖娆那波澜不兴脸。

        其实曾经也有不少自恃身份高贵,故意装矜持世家嫡女出言对应大少爷进行贬低,但是他悄悄从应天情房子里偷出去黑市上卖内衣,玉扣,毛笔……这些小物件从暗中渠道打听,都是被这些口是心非女子花大价钱买去。有时候为了争抢一件鲜出炉应少爷牌出浴毛巾,甚至还会引发大规模街头血斗……

        那玉魑又是不是其实早已经心花怒放,但嘴上故意平淡掠过呢?再怎么说,应头牌论家景,论人品,论战力,论长相都堪称初元大陆蓝魔海受世人瞩目前三甲!

        蓝破魔越看妖娆表情越觉得琢磨不透。

        妖娆目光并没有对天空中那与王戟老头针锋相对男子有过多留恋,而暗暗计算自己战力,如果不用枯骨王座与两只兽神,只怕她与应天情对战也讨不到什么好。

        这样强大同辈,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战场相见?

        妖娆不认为那高高上被众人视为绝世天才男子会注意到平凡而渺小自己。所以她轻盈地起飞,直接飘落那站房顶上苦逼大叫符师老头钟林身旁。

        “弟子玉魑,拜见师尊?!?br />
        妖娆一咬牙,含糊地给钟林老头曲了曲身子。

        她心中,师尊永远只有法伊与血十三两个,不过为了进入神宗寻找帝岚所说关于化龙血池秘密,她也不得以这么乖巧地唤钟林老头为“师尊”。

        因为经历山云子与山崖子杀人炼器一事,让妖娆对神宗长老印象大打折扣。

        她心中暗道:“钟林老头,不过是看上我符力与手中麒麟,相互利用而已,我不会对这神宗长老付出太多感情,谁知道他是不是也是只笑面虎?”

        一想到这里,妖娆笑靥如花,血温度……却冷了下来。从此时起,她目只有一个!那就是神宗寻找打开化龙血池钥匙!

        “哟!我好徒弟??!”

        钟林老头根本不计较妖娆那打马虎眼儿半跪半起,一看到这丫头他就打心眼里觉得欢喜。

        “起来起来!你有没有被外面那些……咳咳……那些有点失态姑娘们伤到?”

        谁都知道应大大门外疯狂场景,钟林慌忙扶起妖娆,仔细地左看看右看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师尊是这里有事拖住了,所以没来得及去接你过来?!?br />
        其实说直接一点,钟林老头也没有蓝破魔那种用平底锅接臭鸡蛋好身手,所以每次应家大院有客人来临,都由可怜蓝破魔接应。

        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一块大石头就突然向妖娆狠狠砸来!

        怎么办?

        妖娆石头飞来之时就敏锐地感觉到了危险,不过现她只是一个实力刚到七阶战神境小符师玉魑。不可能有那么迅速感知力。

        “那就硬抗吧……”妖娆把心一横,双眼一闭,准备接受那石头撞击。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钟林老头一扬手,头也没回,一道符力就打退了从应天情与王戟老头对战场中飞溅起碎石?;ぷ×搜硖?。

        那边打斗还继续,所以乱石不断飞溅,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王八羔子!”

        一直做好人钟林老头挥开碎石后勃然大怒!因为那二个傻叉差点伤到他收小徒弟,所以这平日里性格温和符师老头突然爆发了!

        “我打扁你们这两个疯子狗头!”

        爆怒中钟林子一改和颜悦色,脸颊上迅速泛起层层青芒,一圈圈诡异青蓝之光从他皮肤下渗透而出,双手臂上凝结出水波一样波痕。

        妖娆陡然瞪大眼睛,她钟林子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诡异但极为强大符力!

        符术四大分枝。无非是:破,防,传,攻!

        “破”与“防”是天生一对,也可以笼统地归为一类,无非是布阵与解阵之术,只不过有些人精于布阵,有些人精于破阵而已。像空空贼老头家几兄弟,就是破阵与布阵高手。

        而“传”符师很少,能通感天地之力,精通空间奥义符师世间难寻,通常一个主城传送阵都为上古遗物,或者需要集结数以千计“破”,“防”符师之力,久经年月,才能一个主城内建立出数枚运转正常大型召唤阵群,而那百川少年阿吉,可以算是异类中异类,只凭一人就能感知时空奥义。所以颇受空空贼老头重视。

        但妖娆眼前这位钟林……

        是世间少有“攻”符大宗师!

        他符力中带着一股浑厚战意,而以手画符速度,简直让妖娆眼花缭乱!

        第一次为一个符师而感到如此吃惊,只见钟林灵巧手不断虚空点拔,不一会儿一道蕴藏着肃杀之意符之巨印便空中迅速凝结。

        “炸我徒弟!你们找死哦次!”

        钟林老头儿吹须瞪眼,符力大印天空中于须臾之间爆涨到方圆百丈,如同一座碧水巨山一样沉沉地向着应天情与王戟老头二人砸来!

        “我勒了个去!”

        王戟老头眼前一黑,抬头看到天顶上那座是巨大得无法形容大山,顿时寒毛乍起!

        “钟老怪真生气了!”

        他立即拍着屁股也不管应天情是生是死,立即拿出自己看家本事疯狂向后退。真是个没有义气老东西。

        应天情骇然!

        他听闻钟林老头是个草包,神宗内辈分颇高但地位平平,符师门内并不受重视,但奇怪是几大封山尊者都对他客气有佳。他一直没有见过钟林老头真本事,还以为几位封山尊者敬畏来自于他们对钟林老头辈份尊敬,但是这样看来,他这符山一现,其威压可不逊色于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

        他也急退!

        急退之间还不忘记迅速向钟林老头儿所墙头观望,他听闻今日钟林师叔殇城收一个小徒弟会到达自家大院,而后与钟林,王戟二人回神宗去。

        他很好奇……

        能让从来不爆发钟林师叔捏出碎地山符小符师,到底是什么模样!

        符力巨山沉沉压来!遮天蔽日,那山峦上流动青蓝之光简直遮蔽了太阳光芒。其巍峨,堪比任何一座自然山脉,其气势深厚如大地,没有丝毫徒有其表感觉!

        它掠起狂风迷乱了应天情眼,透过飞沙乱石,他只朦胧地看到了一袭白衣。

        白衣女子乖巧地站钟林老头身侧,怀里抱着一团青白色光团。长发及地,看不清容貌,但他却突然因此……而心跳狂乱起来!

        不……不可能!

        应天情蓦然瞪大眼!

        符山狠狠砸入大地,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巨响!原本应天情与王戟战斗中,应少爷别院虽然建筑坍塌,但至少还保持了哪里是房哪里是院哪里有井格局。但此符山一下,所有还分辨得出形状东西瞬间便碾碎成渣!

        轰轰轰!

        尘土飞扬!

        大地悸动!

        无数应府亲卫兵驾驭巨兽应声而起!纷纷以战备状态将应天情别院层层围住,还以为有敌人暗袭应天情性命,而看到巍然耸立大地上,一半陷入大地下青蓝符山,还有呆立一旁应天情少爷,所有人顿时弱弱地吐了吐舌头,而后悄然退下。

        这还是第一次,少爷自己家里吃了这么大瘪!

        应天情之呆滞,不是源于钟林那毁天灭地符山,而是源于隔着他视线符山另一侧,传来强烈他命魂吸引感觉!

        与王戟老头对战时,他一心一意宣泄着内心怒火,并没有把注意放对自己命魂感应上,但此时,他却心悸地察觉。

        她……就符山另一侧!

        急速御空而起,跨过符山,应天情身上爆发出力量震透层层阻挠他视线飞沙!

        心跳得仿佛要跃出喉咙。他能感觉到自己手指颤抖。

        妖娆震惊地看着须发飞扬钟林子侧脸。这皱纹满脸糟老头子此时散发出一股桀骜狂邪气息。

        她第一次看到符师以符力能对战中造成这么大毁灭力,所以心中不由自主对钟林老头升起了一丝好奇与敬畏。

        “不管他是不是如山崖子那样人渣长老,但他符术上造诣,却能撼动天人!”

        妖娆眨了眨眼睛,脸颊升起一丝红霞,目光明媚如桃花。

        “看来到神宗一游,还能有些乐子?!彼闹邪蛋邓档?。

        应天情比王戟老头地冲出层层飞沙包裹。

        他看到第一眼,就令他狠狠地颤抖于原地不可自拔!

        “玉魑!”

        “不!妖娆!果然是你!原来你就是钟林师叔招徒弟!”

        没有喜悦!一股莫大伤痛瞬间击中应天情心脏!

        心中所有对玉魑眷恋曾经有多深,现就有多恐慌!

        应天情明白,神宗与其它上三宗从洪荒秘境起就一直对这身怀异宝奇女子不怀好意,甚至有可能已经进行过小规模围剿?;涣耸撬?,必然不可能对神宗心存好感。

        而妖娆这种极度排斥上四宗情况之下,还要改头换面,挖空心思走入神宗内部,怕是她身后隐藏秘密……

        是他不可承受之重!

        “玉魑,你好只是想借用神宗底蕴晋升天人境,我能理解散修面对天人壁垒无力,但你为何以符师身份出现?要知道,神宗内一个小小符师突然要求天人强者帮忙打破天人壁垒容易引起别人怀疑。如果你要静心修炼,不引起旁人注意,以你现收敛七阶战神之威来算计,你至少要神宗内蛰伏六七百年破天人,才算是一个不那么不可思议速度?!?br />
        “你不会那么傻,也不会那么有耐心……那么你想神宗内要……是什么?!”

        应天情双眸狠狠一抽。

        一股苦涩凝于唇角。

        他不是没有责任花心大少,不会为自己一时心动而抛弃家园与信仰。应天情突然觉得自己那日将青玉放妖娆手上时说那句话太对了!

        “人心不可信赖!”

        如果没有那命魂妖娆手中,只怕为了神宗与应家,他现就会把妖娆身份曝光,而后将她送出殇城。

        “玉魑,我要拿你怎么办?”

        应天情手袖口里捏得骨结泛青。而此时妖娆那无辜又水灵眼却好奇地向应天情瞥来。

        “咦?这应人渣目光……有些怪??!”

        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但此时应天情灼灼瞪她眼神,让妖娆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来感觉,仿佛里面掺杂着怒,掺杂着情,掺杂着无法言喻苦涩。一时之间,情不自禁地,让她心情也落寞起来。

        为……什么?

        妖娆咬着唇,皱着眉头与应天情对望。

        “哈!哈!哈!”

        应天情突而纵声大笑,胸腔里有什么东西随着他引颈狂笑而消弭于虚空中!

        此笑响起,天地神光几乎同时降临于他身上,所有人视线中一切景物暗淡,目光之中,只有这个雍容俊美如仙男子指天疯癫。

        “王师叔!”

        应天情突然于天空一跪!

        声音清朗如仙钟!

        “王师叔神威!天情甘败下峰,愿与王师叔,钟师叔一同……回归神宗!”

        ------题外话------

        居然还有一天,没有收住,多写了些字…。亲爱们,年末爆菊花活动,欢迎用月票参加~